偵探柯南毛利蘭

早晨七點,毛利蘭收拾妥當准備前往學校,她來到二樓的偵探事務所向父親毛利小五郎告別。爸爸我走了哦。咦,柯南呢?毛利小五郎一見女兒下來,立刻性奮叫道:那小子說他有事先跑了。不說這個了,蘭,你快來,快幫我解決這家伙,要是等會讓客人看見就不好了。

只見毛利小五郎赤裸著下身,一根接近一尺長的大肉棒直挺挺的暴露在空氣中。毛利蘭雙手叉腰抱怨道:爸爸你真是的,我都要走了你還這樣。毛利小五郎抱歉道:不好意思啊,麻煩你了啦。快點吧,要不然你上學就晚了。

毛利蘭沒辦法的走到小五郎身前,蹲下身子一口就將那碩大的肉棒吞入嘴中,毛利小五郎一陣怪叫,不愧是你啊,蘭!技術還是那麼好啊!嘶~~啊!小五郎突然倒吸了一口氣,然后大叫了一聲。

原來毛利蘭完全將毛利小五郎的肉棒吞咽進喉嚨中,利用喉嚨緊緊擠壓著肉棒。強大的吸力使得毛利小五郎險些射了出來,不過小五郎畢竟是身經百戰,很快就調整好自己的狀態,享受起自己女兒的侍奉。

毛利蘭賣力吸允了十幾分鐘,見自己的父親絲毫沒有射出來的跡象,只能無奈的吐出肉棒,說道:爸爸,你真壞,知道人家趕時間還這樣子。毛利小五郎嘿嘿笑道:嘿嘿,還不是蘭妮太出色了,爸爸我想要多享受一會。

毛利蘭只好站起來將自己的裙子撩到腰間,只見毛利蘭並沒有穿內褲,使得小穴和屁眼完全露了出來。毛利小五郎說道:蘭,你真是越來越色啊!居然連內褲都沒有穿!毛利蘭嬌嗔道:還不是爸爸你昨晚那麼粗魯,害的人家今天都沒有內褲穿了!

呵呵,這樣不是挺好嗎。不僅涼快,而且更加方便了。毛利小五郎色迷迷的摸了摸毛利蘭豐潤的圓臀。毛利蘭緩緩起身,背對著毛利小五郎,雙手扶著桌子,跨坐在毛利小五郎的身上。碩大挺直的肉棒緩緩的被小穴吞噬,就在這時毛利小五郎突然猛地向上一頂,肉棒重重的插進毛利蘭的小穴中。

啊!毛利蘭一聲嬌呼,渾身無力險些摔倒,只能勉強的將上半身趴在桌上,承受毛利小五郎的猛烈抽插。毛利小五郎一改剛剛被動的方式,積極猛烈地抽插著。每一次抽插都頂到了小蘭陰穴的最深處,幾乎頂到了子宮口。毛利蘭只能發出一陣陣嬌吟,口水不受控制的從嘴角滑落。

猛烈抽插了數百下的小五郎也忍不住了,他狠狠地頂在小蘭的子宮口上,射出了大量的精液。被這麼一激,早就失神的毛利蘭也同時達到了高潮,大量的陰精混合著精液從小穴中流出。毛利小五郎將肉棒從小穴中抽出,滿足的坐在地上。

小蘭足足緩了半天才回過神來,看了下時間才發現已經七點半了,不由叫道:啊!真是的,爸爸都怪你,我都快要遲到了!說完也沒清理滿是精液的小穴,將撩在腰間的裙子放下,就沖出房門。只聽見毛利小五郎大喊:蘭,路上小心啊!

毛利蘭來到樓下,早就在這等候的鈴木園子立刻叫道:太慢了,蘭!再不快點,可就要遲到了啊!毛利蘭連忙道歉:對不起啊,園子。都怪我爸爸,非要讓我幫他解決問題。園子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是嗎?又是那個好色大叔啊。蘭,你也不要太慣著他了呦,要好好管教一下他才行。

好啦,園子,快走吧。不然就要遲到了。毛利蘭說完,一把拉起園子的手跑了起來。慢點啊,蘭!我跟不上了啦!園子一邊大叫著一邊快步跑著。

經過一番奔跑,蘭和園子終于來到了地鐵站。買完票后,兩人坐上地鐵。啊,累死我了。蘭,都叫你不要跑那麼快了啊!滿頭大汗的園子不滿的抱怨著,實在對不起了啊,園子。是我不好,我道歉。不過要是又遲到了,肯定又要受到懲罰了。蘭一臉賠罪的表情,不停的向園子道歉。

算了,我鈴木園子大人就原諒你這次的過失好了,哇哈哈哈!園子誇張的笑著。

毛利蘭也放心的舒了口氣,然后她才發現這節地鐵的人都聚集在一個地方,她奇怪的問道:好奇怪啊,大家怎麼都跑到一個地方去了?園子也是一臉莫名其妙,說道:咦,真的啊?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啊?蘭我們過去看看吧。好吧?

不忍拒絕園子的不斷懇求,毛利蘭只好跟著園子一起向著人群過去。來到人群不遠處,就聽見一陣陣女人的呻吟聲從人群中傳來。蘭和園子對望了一眼,沒有停下來又走近了一些,這才看清人群中一名女子正被眾人奸淫著,渾身沾滿了精液。

毛利蘭仔細看了看那名女子,突然大叫道:媽媽,你怎麼在這里?原來這位被眾人奸淫的美女正是毛利蘭的母親——妃英理。

妃英理吐出含在嘴里的肉棒,說道:蘭,你怎麼也來了?你不是還要上課嗎?唔~妃英理話剛剛說完,嘴就又被另一根肉棒堵上了。毛利蘭看著被眾人猛干的母親,只覺渾身發熱,小穴似乎已經濕了。勉強說道:我今天出來晚了,要做地鐵趕過去。

妃英理好不容易擺脫身上的肉棒,示意眾人等一下,起身來到毛利蘭身前。說道:又是因為小五郎那個家伙嗎?真是的,都這麼大了,也不多為女兒想想。聽著母親的抱怨,毛利蘭猶豫的問道:媽媽你這是怎麼回事啊?

的確,現在妃英理渾身沾滿了精液,而平時穿在身上的那身精干的律師服,更是早已不見了蹤影,絲毫沒有法律界女王的樣子。妃英理滿不在乎的說道:哦,這是為了我的委托人。這些先生答應我,只要滿足了他們,就會為我的委托人作證。哦,蘭既然你來了就一起來吧,幫幫我好了。

毛利蘭還沒有來得及說話,一只手已經從背后伸進了她的裙子里。啊~毛利蘭立刻淫蕩的叫了起來。真是的,小穴好像已經濕了嘛,而且居然沒有穿內褲,你可真是個騷貨啊!咦,好像里面還有精液,居然都這麼快就濕了,看來你還沒有滿足啊!背后的男人癡漢A大叫道,手指更是塞到蘭的小穴中,不住攪動。

啊~~啊~蘭完全已經沉迷在男人的玩弄中,根本說不出話來。一旁的園子也被數名男子包圍起來,身上的衣物立刻被人剝落,露出了和小蘭一樣沒有穿內衣赤裸裸的身軀。

癡漢A隨手將蘭的裙子和校服脫下,露出了蘭那散發著青春氣息卻並不稚嫩青澀的胴體。他從背后伸出手不住揉捏著毛利蘭的乳房,不時舔著蘭那美麗的臉頰。癡漢B則蹲在蘭的陰戶前,伸出舌頭仔細舔弄著陰穴周圍。

蘭好像渾身的力氣都不見了,如果不是勉強抓著頭頂的把手,早就癱軟在地上了。伴隨著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蘭突然呻吟一聲,到達了高潮,大量蜜液從小穴中流出,都被癡漢B一絲不漏的吞了下去。還沒等蘭恢復過來,另一批人已經湧了上來,不住伸手撫摸著蘭的每一個敏感點,蘭無力的嬌吟再次響起。

很快忍不住的眾人便紛紛將肉棒插進蘭的小穴、屁眼和嘴中,就連乳房也被人摩擦起了肉棒,蘭身上所有可以被玩弄的地方都被人占據了。眾人高大的體形完全遮蓋住了蘭的身影,只能聽見蘭那痛苦與快感並存的嬌吟從中傳來。

園子被癡漢C從后面抱坐在自己身上,癡漢C狠狠地將肉棒頂進園子的小穴中,同時伸手玩弄著園子的乳房。隨著癡漢C的每一次挺動,園子都發出淫蕩的呻吟,引得一旁的癡漢D、癡漢E和癡漢F再也忍不住了。

他們挺著肉棒來到園子跟前,癡漢D一把按住園子的腦袋,將自己的肉棒塞進園子那不斷發出誘人呻吟的小嘴中,使得可憐的園子只能發出無助的嗚嗚聲。而一邊的癡漢E、癡漢F則分別用自己的肉棒摩擦起園子飽滿的乳房,不時用力頂撞,豐滿圓潤的乳房在兩人的擠壓下變幻出各種誘人的形狀。

過了片刻,癡漢D終于忍不住了,他猛地抽出肉棒,然后緊緊抓住園子的頭,精關大開,白濁色的精液噴的園子滿臉都是。而癡漢E、癡漢F也忍不住,紛紛射在了園子的乳房上。插著園子小穴的癡漢C也在十幾幾秒后,射在了園子的小穴里。

而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毛利蘭的媽媽——妃英理,此時也重新被一眾癡漢壓在身下。滿是精液是臉龐,一副無比滿足的表情,看上去淫靡到了極點。那成熟豐滿的嬌軀相較于女兒充滿青春氣息的身軀,可以說是不相上下。跪趴在地上的妃英理,在身后癡漢G大力抽插下,發出誘人的呻吟,吸引著更多的男人去征服這位看上去高貴無比其實淫蕩非常的熟婦。

過了近一個小時,這場淫戲終于完結了,癡漢們拿出妃英理原本穿在腳上的高跟鞋,用它裝滿了眾人的精液,讓妃英理和蘭、園子她們喝下去。妃英理拿著高跟鞋,端起來一口氣喝了下去,從喉嚨里傳來咕嘟咕嘟的聲音險些讓一些意志不堅定的人又射了出來。一邊的蘭和園子則喝光了另一只鞋里的精液。

妃英理站了起來說道:那我就要跟這些先生們回去作證。蘭,你好像遲到了啊。毛利蘭這才醒悟過來,不好,完全忘記這回事了!媽媽,我走了,以后有時間我再去找你。園子,快點!蘭匆忙套上校服,連身上的精液都沒擦,就拉著園子跑出地鐵站。

妃英理在后面喊道:蘭,小心點啊!知道啦,媽媽!蘭頭也不回的回到。這孩子還是那麼粗心啊!從新穿好衣服的妃英理歎了口氣,也與身邊的證人離開了地鐵站。

唉,果然還是遲到了。毛利蘭無奈的歎了口氣,雖然飛快的跑了過來,不過還是在九點時才來到學校。慘了,又要被那些家伙懲罰了。蘭垂頭喪氣的向教室走去,園子安慰道:嘛,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可是會陪著你的啊!畢竟我也遲到了。

謝謝你啦,園子。好,我也不會認輸的。到了。毛利蘭打開教室大門,深吸一口氣一鞠躬說道:對不起,我遲到了。請原諒。后面的園子也跟著鞠躬道歉。

哦,毛利同學,這可是你本周第三次遲到了,你說我們該怎麼處罰你呢?說話的人是班長伊藤和次,他淫笑著看著毛利蘭。

我知道啦,我會接受任何處罰的。毛利蘭無奈的說道。一邊的園子也說道:我也會和蘭一起承受處罰的!那就跟我來吧。伊藤和次說著轉身在前邊帶路,毛利蘭和鈴木園子無奈的對望了一眼,只好趕忙跟上伊藤和次的身影。

毛利蘭和園子跟著伊藤和次來到了教學樓后面的倉庫前,伊藤和次推開倉庫大門,對二女說道:進來吧兩位,對你們的懲罰就在這里面進行。說完他首先邁進了倉庫中。毛利蘭和園子也跟在他的后面進入倉庫。

一進到倉庫中,毛利蘭就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呻吟聲,她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驚訝地叫道:朱蒂老師,你怎麼會在這?原來不斷發出呻吟聲的人正是毛利蘭班新來的英語老師茱蒂。聖提米利翁。只見她雙手被綁在一起,然后被一條繩子將身體向上吊起,使得她只有踮起腳尖才能挨到地面。兩名男生一個抽插著朱蒂的小穴,一個玩弄著朱蒂的菊花,正一前一后的夾擊著朱蒂。

伊藤和次笑眯眯地說道:朱蒂老師主動為我們英語成績不好的同學進行課后補習,真是個好老師啊!

啊~~!伊藤同學說的,啊~沒有錯,啊~我是主動為他們補課的,啊~他們都學得非常好,啊~~~朱蒂老師一邊喘息一邊對蘭和園子說道。只見朱蒂身體因為身體向上吊起,僅僅腳趾能挨到地面。于是在兩名男生的激烈抽插下,朱蒂可以說整個人都掛在男生的身上,全靠插在小穴和菊花的肉棒支撐。

這樣一來,兩名男生的每一次抽插都重重的頂在了朱蒂的花心深處,帶來的刺激更加強烈。就在毛利蘭和園子進來沒一會,她就大叫一聲高潮了。大量淫液順著大腿流到了地上,從濕潤程度上看來,朱蒂已經高潮了很多次。但一旁的男生們並沒有給她休息的時間。抽插完的兩名男生剛剛退下,另外兩名男生立刻接替了原先空位,朱蒂老師的呻吟聲又再次響了起來。

伊藤和次笑著對毛利蘭、園子說道:好了,對于你們兩個的處罰就在前面哦。快點走吧。毛利蘭和園子跟著伊藤和次繼續前行,終于來到了伊藤和次所說的處懲罰地點。

好了,這就是你們所要接受的懲罰。伊藤和次對著毛利蘭兩女說道,同時用手指向一邊。

毛利蘭和園子順著伊藤和次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兩輛自行車並排放在一起。有點像室內用的健身自行車,但有所不同。這兩輛自行車上用各種線路相互連接,而且在原本座椅的位置上多了兩個碩大的假陽具,一看就知道是要坐在這上面。

好了,毛利同學和鈴木同學快騎上來吧。伊藤和次笑著說道,哦,對了要脫光才行哦。他笑眯眯的補充道。

毛利蘭和園子無奈來到這兩輛改裝過的健身自行車前,脫下身上已經滿是干涸精液的校服,光著腳踩在腳踏上,對著兩根假陽具緩緩地坐了下去。啊!兩聲動人的嬌吟從蘭和園子的嘴里發出,只見前面碩大的假陽具被陰戶吞噬,后面那個稍小的假陽具則被塞進了肛門中。毛利蘭和園子立刻感到下身塞得滿滿的,忍不住淫蕩的喘息著。

伊藤和次說道:這兩輛自行車是經過我們學生會精心改裝過的,就是為了懲罰你們這些違反了校規的女生。這兩輛自行車只要踏動腳踏,車座上的假陽具就會自動抽插,帶給你們連續不斷的高潮。而且這兩輛自行車,各自的腳踏分別控制著另一輛車座上的假陽具,因此你們想要休息只能靠你的同伴不在踩動腳踏,不過……

正說著,蘭和園子的腳就被邊上的男生綁在了腳踏上。腳踏樣子很怪,就像成人的腳一樣,剛好容納了蘭和園子的腳底。伊藤和次又在一旁說道:可不要小看這個腳踏哦,它可是與邊上的發電機相連的。一但啟動自行車,只要你們停在踩踏踏板,腳踏就會發出電流刺激你們的腳底,而且是專門對准幾個穴位的,可以立刻讓你們爽翻天。所以要是想讓自己的伙伴休息,自己可是要吃苦頭的哦!

另外,這個假陽具也是特制的哦!它里面是中空的,下面連著精液儲存罐,一但你們高潮了,它也會做出反應射出大量的精液。至于精液的來源嘛,說著伊藤和次回頭看向了朱蒂老師,就要辛苦我們的朱蒂老師了。你們放心絕對會是新鮮的。我們那麼開始吧。

說完伊藤和次來到邊上打開電源,毛利蘭和園子在電流的威脅下開始踏動各自的踏板,粗大的假陽具開始在兩女的陰穴和肛門中快速抽插起來。強大的刺激立刻讓毛利蘭和園子兩人大聲呻吟起來,短短幾分鐘兩女便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伊藤和次說道:那就請兩位慢慢享受吧。你們可是要騎三個小時的哦。你們幾個可要照顧好她們啊,可不要過了頭。那麼毛利同學、鈴木同學下午再見了。說完伊藤和次就離開了倉庫。

正在沉醉高潮中的蘭和園子根本沒有心思回話,粗大的假陽具完全插入了兩女的前后兩穴中,將噴湧而出的淫液完全堵在了陰道中,同時從龜頭的縫隙處射出了大量精液,充滿了兩女的陰道和肛門。

啊~好多啊~射了好多啊~~肚子……肚子都要滿了……啊!蘭和園子的淫叫此起彼伏,惹得邊上的男生欲火叢生,只好拿可憐的朱蒂老師來瀉火,反正要靠她來提供精液的嘛。

只見一名男生把朱蒂老師原本面前夠到地面的兩條腿拉成一條直線吊了起來,使得朱蒂的小穴和菊花完全暴露出來,也使得抽插朱蒂小穴和肛門的肉棒插的更加深入,每一次幾乎都頂在了花心上。一旁沒有輪上的男生則不停的摩擦著朱蒂滑嫩的大腿,不時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淫靡的絲線。

很快就過去了一個多小時,蘭和園子仍在這無限高潮的地獄中掙扎著,啊~蘭~你……你蹬得慢一點,我……我受不了……啊~~園子喘息著說道,她的上半身已經完全趴在車把上,除了腳仍在踩踏外,只有被假陽具猛烈抽插的屁股不住聳動著。

對……對不起啊!園子,我停不下來。啊~~園子你也慢點……啊~~蘭正說著卻在假陽具的抽插下又達到了一次高潮。蘭勉強扭頭看著幾乎不動園子,一咬牙停止了蹬踏,想讓園子稍微休息一下。

只是她剛剛停下,就從腳心傳來一陣麻癢的感覺,下身以感到無比刺激,蘭忍不住使勁踩了下去想減輕一下這種感覺。卻立刻聽見邊上的園子大叫一聲,她一下子直起身子,雙眼翻白,即使被假陽具塞滿的小穴也流出大量淫液,可見這一下的刺激十分的大。

一旁的男生笑道:毛利同學這自行車如果沒有關掉電源就強行停止,再踩動可是會帶來更大的力量。請你小心一些啊!要想讓自己的朋友休息也要考慮一下自己的承受力,不然只會讓她高潮的更厲害。

蘭歉意的看著園子:對……對不起啊,園子。已經完全沒有力氣的園子只能搖了搖頭表示沒有怪她。園子……啊!蘭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源源不斷的高潮打斷她的話語,很快兩人的呻吟聲再次響起。

在伊藤和次離開三小時后,伊藤又准時的來到了毛利蘭和鈴木園子的面前。他關掉自行車的電源,笑眯眯的對著二女說道:好了兩位,處罰時間結束了你們可以下來了。毛利蘭無力的白了伊藤一眼,連續三個小時的高潮早已搾干了她的體力。而高潮的淫液和假陽具噴射的精液都積聚在蘭和園子的肚子中,只見她們兩現在的肚子好像懷胎七月一樣鼓脹起來,根本沒有力氣動彈。

伊藤和次依舊一臉笑眯眯的表情,他指揮著邊上的幾名男生將毛利蘭和園子從自行車上放下來。只見蘭和園子剛從假陽具座椅上抬起,就有大量的精液混合物流了出來。伊藤和次看著突然笑道:這麼寶貴的精液浪費豈不是太可惜了,我來幫你們保存好吧。說完他就掏出兩串珠鏈,每串都有七八顆珠子。

把這個塞進她們的屁眼里,不要讓精液流出來。伊藤和次紛紛道。兩邊的男生接過伊藤手上的珠鏈,不顧蘭和園子無力的掙扎,撐開她倆的屁眼將珠鏈塞了進去。

啊~!好漲!蘭不由叫道,那幾顆珠子的表面並不光滑,而是有寫粗糙。強烈的摩擦刺激的蘭原本就很敏感身子一陣發軟,差點又洩了。

伊藤和次說道:這串珠鏈你們只有等放學時,才能取出來。明白了嗎?哎呀,看你們把朱蒂老師弄成什麼樣了,真是太過分了。只見朱蒂老師滿身都是精液的懸掛在半空,雙乳一片紅腫,已經失去了意識。

唉,都是因為你們兩個,才害得朱蒂老師受了這麼大的罪。說完伊藤和次指揮著幾名男生抬著早就暈過去的朱蒂老師離開了倉庫。

蘭,你沒事吧。緩過氣的園子關心的問道,蘭搖了搖頭說道:我還可以,園子你呢?園子道:我也還行,只要這樣撐到放學就沒有問題了。不過蘭,你不是還得參加空手道部的活動嗎?你這樣沒有問題吧?

毛利蘭無奈的說道:沒有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去了。那園子放學見了。說完蘭穿好衣服離開了倉庫。

換好衣服的蘭來到空手道部的活動場地,她對著早已來到其余的部員道歉道:對不起,我來遲了。空手道部部長山本才三淫笑著看著毛利蘭說道:毛利同學又被懲罰了啊。看來你被整得很厲害啊!一邊說著山本一邊用手撫摸著毛利蘭如同懷孕七月的肚子。

毛利蘭被他撫摸的嬌喘道:是……是的,我很抱歉……啊!毛利蘭突然大叫一聲,原來山本才三伸手到毛利蘭的屁股后面,抓住露出來的珠鏈末端,突然拔了出來。大量的精液從毛利蘭的屁眼中噴射而出,濃稠的精液在毛利蘭的身下不斷積聚,轉瞬就形成一片精液的水地。

突如其來的強大刺激,使得毛利蘭渾身無力,如果不是山本才三抓著她,她早就趴在精液中了。山本才三淫笑著揉捏著毛利蘭的乳房,一邊伸手將蘭身上的衣服脫下。他笑嘻嘻的說道:毛利同學你現在感覺舒服了嗎?我們的訓練可以開始了吧?

才從剛剛強大的刺激中緩過氣的毛利蘭無力的說道:伊藤班長說過要放學后才能拔掉珠鏈的。山本大笑道:伊藤那家伙真是的,不知道你還要訓練嗎?我會和他說的,那麼你准備好了嗎?我們開始吧。

說完,山本才三也不等毛利蘭回話,他自顧自得說道:你被懲罰了那麼久一定很累了吧,我來替你補充些營養吧。去把東西拿過來。他扭頭吩咐邊上的一名部員道,然后他就直接將毛利蘭的身體放在滿是精液的地板上。

前往取東西的部員手上多了個箱子,他將箱子放到山本才三的身邊。山本打開箱子從里面拿出了幾個瓶子,他對毛利蘭說道:毛利同學你知道嗎,男人的精液可是和牛奶一樣是最有營養的食物了,特別是對于你這樣的女生來說更是不可缺少的營養品。這可是我們為你精心准備的精液牛奶混合液,就讓我幫你補充一下營養吧。

說著山本才三拿起了一個灌腸器,吸取大約500ML的精液混合液,慢慢的灌進了毛利蘭的肛門中。冰冷的精液混合液在火熱的體內給毛利蘭帶來了極大的刺激,她的身子開始不斷痙攣。

山本才三注射完手里的精液混合液后,拿起了一個肛門塞堵住了毛利蘭的屁眼,然后他一把抱起毛利蘭,使她像狗一樣趴著。山本才三挺直肉棒對准毛利蘭不住蠕動的小穴,狠狠地插了進去。

啊!毛利蘭失神的大叫一聲,山本灼熱的肉棒與冰涼的混合液僅僅隔著一層嫩肉撞擊在了一起。強大的刺激令毛利蘭徹底的失去意識,她雙眼翻白,口水不住滴下,小穴劇烈的痙攣著。

爽啊!小穴夾得可真緊!山本才三爽的大叫著,劇烈蠕動的陰道不住擠壓著他的肉棒,帶來強大的快感。山本才三再也顧不上毛利蘭,他死命按住毛利蘭的屁股,大力抽插著,只聽見啪啪的水聲不斷響起。蘭的上半身完全失去支撐趴在地上,圓潤的雙乳被地板擠壓變形,下意識張大的小嘴留下一絲絲口水。

山本才三抽插了數百下后,終于忍不住要射了出來。他猛地一頂,使肉棒牢牢頂住毛利蘭的子宮口,然后才放開精關射出濃稠的精液。啊啊!大量的精液射進了毛利蘭的子宮當中,使得本來就敏感的蘭再一次達到了高潮,淫液與精液混合在了一起。

山本滿足的放開毛利蘭的嬌軀,抽出肉棒時淫靡的發出啵的一聲。然后他以小孩噓尿的姿勢抱起毛利蘭,來到了一個臉盆前,伸手在毛利蘭的肛門處將肛門塞一扯。毛利蘭立刻發出一聲大叫,劇烈的抽搐著。只見大股大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液從毛利蘭的肛門中噴出,全部都流到了臉盆中。

山本才三聞了聞盆里的精液混合液,大笑道:不愧是毛利同學啊!你的后面可真干淨,一點髒東西也沒有。好了,現在我們的特制牛奶已經加熱完成了。毛利同學請你把它喝完吧。

毛利蘭仿佛知道山本會這麼說,她爬到臉盆跟前,像狗一樣伸出舌頭舔食起盆里的精液混合液。山本滿意的看著毛利蘭舔食光盆里的精液混合液后,才說道:營養既然已經補充完畢了,那麼我們就開始訓練吧,毛利同學。

說完,他拿起了一條繩子仔細的綁縛在毛利蘭的身上(呃,沒辦法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描寫繩縛╮(╯_╰)╭)。只見毛利蘭的雙乳被緊緊的纏了好幾圈,使原本就豐滿的乳房更加堅挺,而兩個乳頭也各貼上了一個跳蛋。而蘭的下身處也被繩子勒過,繩子深深陷入蘭的陰戶內。山本才三同時還往小穴和肛門里各塞了四五個跳蛋,被繩子緊緊的堵在里面,毛利蘭突起的陰蒂也貼上了一個跳蛋。

處理完這些后,毛利蘭穿上了為她特制的練功服。只見在練功服的胸口處被大幅度的擴大,使得毛利蘭的雙乳完全裸露出來。而褲子則在陰戶出開了一個大口,小穴和屁眼也都暴露在空氣中,看上去淫靡無比。

山本才三等毛利蘭穿好這一套淫靡的練功服后說道:空手道最基本的就是忍耐力,現在我們就要訓練你的忍耐力。好了,那我們開始吧。

毛利蘭晃晃悠悠的走到場地中間,部員A早已准備就緒。他等到山本才三一聲開始后,立刻向毛利蘭發起進攻。部員A一腳直踹向毛利蘭裸露著的陰部,毛利蘭一個閃身正准備躲開這一擊,就在這時邊上的山本淫笑著打開了毛利蘭身上所有跳蛋的開關。一瞬間強大的快感就傳遍了毛利蘭的全身,她渾身發軟險些跌倒。

這一拖延部員A的攻擊毛利蘭再也躲不開了,只聽見啪的一聲部員A一腳重重的踢在了毛利蘭的陰戶上。啊!毛利蘭大叫一聲,大量的淫液流了出來。原來毛利蘭被這一下刺激的直接高潮了。

部員A在山本的示意下退后站到一邊,山本大喊道:毛利同學快點站起來,這就是重點你一定要忍住啊!嘿嘿。說完他忍不住淫笑起來。

毛利蘭掙扎著爬了起來,勉強忍住如潮的快感慢慢站穩。正當她重新擺正姿勢時,山本才三突然把開關開到最大,一股更加強大的快感不停傳來。而部員A卻攻擊了過來,他的每次攻擊都對准了毛利蘭的陰部和乳房。在強大快感的刺激下,毛利蘭完全躲不開只能徹底承受這無比淫虐的攻擊。

短短十幾分鐘毛利蘭便達到了十幾次高潮,終于在被部員A又一次踢中陰部時,一顆跳蛋擠進了毛利蘭的子宮中,這下子蘭徹底軟到在地上。山本才三淫笑著說道:怎麼了毛利同學,這還沒有過去多久你就不行了?這樣的體力和忍耐力實在是讓人擔心啊!就讓我們男部員們勉為其難的幫你一邊補充營養一邊鍛煉你吧。

趴在地上的毛利蘭根本沒有聽清山本說了什麼,子宮里的那顆跳蛋劇烈的振動著,完全失去了意識。山本走到毛利蘭身邊,看著雙眼無光,口水橫流的淫靡場面淫笑了幾聲。只見他拉起拉起跳蛋留在外面的線路使勁一拉。

啊啊啊!毛利蘭瘋狂的大叫著,小穴和肛門里的跳蛋都被山本拉了出來,特別是那顆子宮里的跳蛋也被拉出來。毛利蘭一下子就到達了頂點,大量淫液四處飛濺。山本才三脫光了只見的衣服,將毛利蘭的身體抱起來大干特干起來。

他大笑道:毛利同學,空手道部一百多名男部員你可要好好招待啊!哈哈!很快,毛利蘭再一次陷入到了眾人的輪奸之中。

放學的鈴聲響起了,毛利蘭和園子在學校門口會合后開始了回家的路程。她們兩人走到一處街道旁后,毛利蘭突然奇怪的叫道:咦,那不是佐藤小姐嗎?她這是要去哪?只見前面不遠處一位漂亮的女子跟著一群流氓走向巷子里,而那個女子正是佐藤美和子。邊上的園子說道:我們跟上去看看吧。說完不等毛利蘭反應就已經跟來上去,毛利蘭也只好追了上去。

只見佐藤美和子跟著前面的流氓來到巷子的深處,為首的那名男子停了下來,對著佐藤美和子說道:佐藤警官,你准備怎麼討好我們呢?嘿嘿。說著他已經淫笑起來。佐藤美和子臉紅的伸手解開身上的衣服,襯衣和短裙很快就脫落到地上。讓毛利蘭和園子驚訝的是佐藤美和子衣服下面居然沒有穿內衣,佐藤美和子高挑豐滿的嬌軀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

只見佐藤美和子豐滿的乳房上各穿了一個銀環,在流氓頭領的拉扯下,兩個乳房如同錐子一樣變形顯得異常的淫靡。而佐藤美和子的陰蒂也被穿上了陰蒂環,使她的陰蒂始終保持著突起的狀態。

佐藤美和子不時發出誘人的喘息聲,嘴里斷斷續續的說道:啊~給……給我,快點……給我~啊~

哦,你說什麼?大聲一點,我聽不見。流氓頭領龜田三郎放開雙手,故意裝作沒有聽不見的問道。佐藤美和子的臉完全變成了紅色,身體也呈現出一種誘人的粉紅色。佐藤美和子的一只手揉捏起乳房,另一只則伸進了陰戶內不住地掏挖著。嘴里不停地叫著:啊~快給我大肉棒!我要大肉棒!快來狠狠地干我吧!啊~好癢啊!

龜田三郎淫笑著,說道:賤貨,連怎麼請求主人都忘記了嗎?說完一巴掌拍在佐藤美和子的屁股上。

啊~主人,賤奴的浪穴好癢啊!快點給賤奴吧!佐藤美和子忘情的浪叫著,龜田三郎淫笑道:哦,那賤貨你想要什麼?說清楚啊!哈哈!

賤奴要大肉棒!賤奴要主人的大肉棒啊!快點插進賤奴的浪穴吧!佐藤美和子不住揉捏著自己的乳房,整個人已經完全沉醉在淫欲之中。

龜田三郎哈哈笑著,說道:真是個騷貨。既然你這麼乖,主人我就賞給你一點好東西。說完龜田三郎掏出了一只針管,里面一股淡藍色的液體在蕩漾著。他舉起針管對准佐藤美和子突起的陰蒂狠狠地扎了上上,將液體注射了進去。

啊~~~佐藤美和子淫蕩地大叫一聲,口水止不住的滴下,整個人失神的趴在了地上。

一旁的流氓小弟奇怪的問道:老大這是什麼東西啊?龜田三郎嘿嘿笑道:這可是讓這個女警察變成這樣騷貨的好東西,可是上級發給我的實驗品。正好用在這個老和咱們過不去的這賤貨身上。

說著龜田三郎扶起佐藤美和子的屁股,就這麼狠狠地插入她的小穴大干了起來。啪啪的淫水聲,清晰的傳來,佐藤美和子一臉享受的表情。龜田三郎肥胖的身軀壓在佐藤美和子修長健美的身體,龜田不時伸出舌頭與佐藤美和子舌吻,將自己口水吐進美和子的嘴里讓她吞咽下去。

這時其余的流氓也從一間屋子里牽出了一位女警,她趴跪在地上像狗一樣爬行著。只見這位女警雖然身穿警服,但她領口的扣子被解開乳房暴露在空氣中。短裙好像也被裁剪過一樣,剛好遮住臀部,但只要稍一走動就會暴露出陰部。而在她的肛門處則被插著一條狗尾巴,每一次爬行都會搖上幾下,好像真的是狗一樣。

這位女警脖子上有個黑色項圈,上面的繩子被流氓牽在手里。這名流氓使勁一拉女警被迫抬起頭來,她居然是佐藤美和子的同事兼好友宮本由美。宮本由美的嘴里塞著一個紅色的塞口球,口水不時從她的嘴中滴落下來,看起來十分淫靡。

龜田三郎從佐藤美和子的嬌軀上不舍的下來,又拿出了一只注射器里面同樣是淡藍色的液體。扯下宮本由美嘴里的塞口球,讓宮本由美的舌頭吐出來。然后將針管打在宮本由美的舌頭上,宮本由美立刻不停的發出淫靡的嬌吟聲。

龜田將宮本由美拉到佐藤美和子身邊,讓她們兩個並排趴在一起,抬起自己的臀部,將小穴和屁眼展現在龜田面前。龜田用力拔下宮本由美屁眼上狗尾巴,不管宮本由美的哀叫,挺著肉棒狠狠地捅進她的屁眼中。猛干了一會后他又插入邊上佐藤美和子的小穴著,就這樣換著玩弄著二女的小穴和屁眼。

你們兩個騷貨就是下賤的母狗!欲求不滿的賤奴!說你們自己是淫蕩的母狗!龜田三郎一邊輪番操著二女,一邊大叫著。

賤奴,啊~就是淫蕩的母狗!就是欲求不滿的騷貨!啊~佐藤美和子忘情的淫叫著,一旁的宮本由美也不住發出淫蕩的呻吟。龜田三郎狠狠操干了數百下后,終于在佐藤美和子的小穴中射了出來。

龜田三郎喘息著從佐藤美和子的小穴中抽出肉棒,退到一旁對著邊上的小弟說道:好吧,你們幾個也讓這兩個女警好好享受一下吧。在一旁早就欲火焚身的眾流氓小弟迫不及待的撲了上去,將佐藤美和子和宮本由美的身體團團圍住,在她們的身上發洩起來。

流氓A先搶到了佐藤美和子的小穴,也不顧上面的精液流氓A掏出自己的肉棒就這麼插了進去。啊~~流氓A和佐藤美和子滿足的歎息一聲,就大干特干起來。另外一邊的宮本由美也被三名流氓圍住,一名插起了她的小穴,一名干起了她的肛門,還有一名則玩起了深喉將宮本由美身上的三個洞都占領了。

佐藤美和子那誘人的紅唇也很快被流氓B堵住,嗚嗚的呻吟聲只能從喉嚨深處發出。流氓C也硬擠到邊上,慢慢的把整只手塞到佐藤美和子的屁眼中,玩起了拳交。佐藤美和子從喉嚨中發出一聲悶哼,身子不住的顫抖著。

正好奇的看著自己的手塞進美和子屁眼的流氓C生氣的拍打著佐藤美和子的屁股大叫道:賤貨安靜點!這可是特殊服務,你可要好好享受!佐藤美和子無奈的停止的擺動,倒是干著小穴的流氓A只覺得小穴一陣收縮實在是爽的不行。

流氓C好奇的在佐藤美和子的腸道中舒展著手臂,絲毫不顧及美和子的感受,只見美和子雙眼翻白,喉嚨里發出慘叫。還是龜田三郎在一旁看不下去才叫停到:好了可別玩壞。流氓C才連忙將手抽出來。

只見佐藤美和子的屁眼淫靡張開了一個大洞,合都合不起來。另外一邊的流氓們將宮本由美拉了過來,再次將兩人排在一起開始了新一輪的凌辱。

毛利蘭看著眼前的一幕無比驚訝,這時她突然聽到園子從后面傳出一聲悶哼,她急忙回頭叫道:園子你怎麼了……可話還沒有說完,毛利蘭只覺得脖子好像被什麼叮了一下,緊接著就失去了意識。而在她徹底昏過去前,依稀間看到了兩名黑衣男子,然后她就完全昏了過去。

毛利蘭緩緩睜開了雙眼,她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類似于地下基地的地方,周圍沒有一個人。毛利蘭試著活動身體,這才發現自己的四肢被人用繩子固定住,整個人呈大字型。毛利蘭顧不上再看,急忙找起了園子。

園子,園子你在嗎?回答我啊!毛利蘭焦急的喊道,空曠的場地回蕩著她的喊聲,這時一名黑衣男子手里拉著一名女子走了過來。這名男子走到毛利蘭的身前說道:你就是名偵探毛利小五郎的千金吧,長得真是漂亮啊!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琴酒。

毛利蘭卻沒有回答琴酒的話,她驚訝的望著那名女子大叫道:媽媽,你怎麼會在這里?原來被琴酒帶進來的美女正是毛利蘭的母親——妃英理。妃英理妖媚的一笑,說道:蘭你馬上也會和我一樣了,歡迎你啊。

毛利蘭奇怪的問道:媽媽你說什麼……話還沒說完,就見琴酒快速的將一只針管的里的液體注射進毛利蘭體內,那針管里蕩漾的是淡藍色的液體。注射完后琴酒微笑著揉捏著妃英理的乳房,說道:很快你的女兒就會和你這個騷貨一樣了!高興吧。

恭喜主人了。而妃英理的眼里只有無窮的欲望。哈哈!那麼該好好准備一下了,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琴酒笑著離開了這里,只留下昏睡過去的毛利蘭留在這里。

在一個光線昏暗的大廳中,一場無比淫靡的宴會正在舉行,無數社會知名人士正在這;無盡的淫亂著。

只見電視台著名主持人水無憐奈正被一名滿身肥肉的家伙壓在桌子上猛烈地抽插著,水無憐奈的雙腿緊緊的纏在這名胖子的腰間,淫靡的啪啪聲從兩人的交合處傳來。這名胖子又抽插了十幾下后,低吼一聲挺直身子在水無憐奈的小穴里射了出來。胖子將自己的肉棒抽出,又馬上將肉棒塞進水無憐奈的嘴里讓她舔食干淨。水無憐奈絲毫沒有厭惡胖子肉棒上那腥臭的體液,一口就將整個肉棒吞了下去。

嘶!水無憐奈小姐你可真是會服侍人啊!我以前在電視上看見你就覺得你非常漂亮,沒想到你的技術也這麼好啊!胖子一臉爽快的表情說道。水無憐奈吐出嘴里的肉棒,妖媚的說道:豬尾社長,人家可也是仰慕你好久了哦!你可要不要欺負人家哦!說完水無憐奈故意舔了一下豬尾的龜頭上的馬眼。

豬尾渾身一顫,他嘿嘿淫笑道:我當然會好好照顧你的。他挺起已經重新變硬的肉棒又一次插進水無憐奈的小穴中,開始了新一輪的奸淫。

婚前深受男性歡迎的日本最紅的女明星,現在是著名作家工藤優作的妻子——工藤有希子,而她現在正被三個男人包圍著,小穴、肛門和嘴都被他們用肉棒塞住。成熟的肉體上遍布著干涸的精液,顯然已經被奸淫了很久。這三個男人一邊操干著工藤有希子一邊淫笑著說道:我們幾個可是有希子的忠實影迷啊!當初你退出影壇我們可是非常傷心啊,現在真是享受啊!

工藤有希子已經完全被干得失去了意識,被肉棒堵住的喉嚨只能發出意義不明的輕哼。三人嘿嘿淫笑著,絲毫不過工藤有希子緩過氣的機會,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大干特干起這具成熟豐滿的肉體。

著名國際影星克莉絲。溫亞德,同時也是黑衣組織的一員的貝爾摩德,正跪在一名男性的身前,用她那誘人的紅唇吞吐著肉棒。這名男人被貝爾摩德嫻熟的深喉口技所刺激,猛地緊緊抓住貝爾摩德的頭發就在她的嘴里射了出來。大量的精液即使貝爾摩德努力吞咽,但仍有一些從她的嘴角流出。只見貝爾摩德妖媚的用手指將這些精液擦起送進嘴中,還留戀似的用舌頭舔了一下。

這名男子贊道:貝爾摩德小姐真是出色啊,你是我見過最棒的女性了。貝爾摩德笑道:小泉議員說笑了,我們可還要你多多支持啊!說完又將小泉的肉棒一口吞了下去,小泉議員也很快被貝爾摩德的技術所征服。

就在這時,琴酒突然來到大廳的舞台上。他對著場里的眾人說道:歡迎各位參加這次黑夜淫宴,為了感謝各位的到來這里我將為各位送上一個特殊的節目。說完,琴酒拍了拍手。

只見兩名男子各牽著一身美女犬打扮的女子,仔細一看居然是毛利蘭和她的母親妃英理二人。琴酒笑著說道:接下來就請毛利母女為我們表演一下吧。說完他指示手下去舞台后牽出了兩頭體形碩大的大狼狗。

台下的淫男淫女們紛紛停了下來,奇怪的看著這兩頭大狗,而其中一些喜歡變態的家伙立刻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琴酒說道:就讓我們欣賞一下毛利母女大戰猛犬的精彩表演吧!

只見毛利蘭和妃英理分別趴跪在舞台邊緣撅起屁股,同時用手用力分開自己的雙腿,好讓狼狗的大雞巴可以更好的插進來。兩頭大狼狗被手下拉到毛利蘭和妃英理的的身后。它們伸出舌頭不時舔弄著二女的陰戶和屁眼,毛利蘭和妃英理一臉的享受的表情,還往后挺動著屁股好讓狼狗舔的更深一些。

兩頭狼狗分別對准毛利蘭和妃英理的小穴,挺著自己堪稱巨大的狗雞巴狠狠地插了進去。啊!毛利蘭和妃英理母女不由大喊起來,狼狗的巨型雞巴一下子就塞滿二女的陰道頂穿了花心,一下子就頂到兩女的子宮中。這一下刺激毛利蘭和妃英理馬上達到了高潮,雙眼翻白,口水四溢,大量的淫液被狼狗巨大的狗雞巴堵在陰道中。

台下的眾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大聲叫好。狼大的狗雞巴完全將毛利蘭和妃英理的小穴塞住,直接在兩女的子宮中猛烈地抽插著。毛利蘭和妃英理失神的翻著白眼,小嘴大張著口水不住滑落,看去淫靡無比,台下的眾人也忍不住,紛紛展開新一輪的大戰。

琴酒看著眼前亂交的高官名人,又看了一眼正被狼狗猛操的毛利蘭和妃英理。他神秘的一笑,轉身朝一處隱秘的房間里走去。

只見房間里坐在一位男子,鈴木財團的大小姐,毛利蘭的好友——鈴木園子正跪在他的雙腿之間不住吞吐著。琴酒恭敬的向這名男子行禮道:先生一切都按計劃進行,很快我們就能完全掌握日本所有的政治經濟了。

你做的很好琴酒,組織不會忘記你的功勞的。神秘男子表揚著琴酒。這都是因為先生的計劃的關系。琴酒連忙說道。

這名男子微微一笑,他轉過頭通過眼前的屏幕看著外面淫亂的眾人。屏幕上的微光反射到他的臉上,使人一下子看清了這名男子的樣貌,而他赫然就是工藤新一的父親——工藤優作。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