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岳母的戀情

回想著昨天,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把美麗的岳母搞到手。想著想著,在迷迷糊糊中睡去。於是,在日常的生活就變得很精彩。我總是尋找一切方法來勾引和挑逗我的丈母娘,首先是找機會和丈母娘做身體上的碰撞和摩擦,我總是有意無意地用身體去摩碰丈母娘的肥屁股或乳房。每次丈母娘都紅著臉避開。

經過一段時間以後,我發覺丈母娘對我神情發生了一些變化。丈母娘有時任由我把肉棒貼在她豐腴的臀部去摩擦,就像上次在地鐵上一樣,但這僅限於只有我們兩人的情況下,近來我發現丈母娘越來越注意打扮,看我的眼神也有些迷離,以前我用熱烈的目光望著她時,她都裝作若無其事地避開我的目光,可現在她也能和我對視一會兒。好像說:怎麼樣?小伙子。

從潛意識裡,我可以感覺到,岳母春心已動,但我還不敢突然有大的舉動。

一天,吃晚飯時,隔著餐桌,我又把腳放在岳母的小腳上,雖然隔著薄薄的拖鞋,但可以感覺到小腳上傳來的溫暖。岳母的腳沒有動,任由我的腳在她的腳背上摩來摩去。岳母仍然一付若無其事的樣子,和我及曉麗有說有笑。

我的腳一點兒一點兒地從她的腳背向上,開始摩擦她白晰的小腿,因為在家的緣故,她並沒穿絲襪,我只覺得她的腿很光滑,也很柔軟。摩擦了一會兒,我裝作一不小心的樣子,把筷子掉在了地上,俯身去拾,看見岳母的兩條小腿略略向兩側分開,短裙包著的是白光光的大腿依然是那麼豐腴,大腿盡頭是一條白色的小短褲,短褲中央是鼓鼓的陰部,隱約可以看見陰唇的輪廓。

岳母可能已發覺了我的企圖,趕緊合上了雙腿,我坐了起來,發覺岳母的臉又紅了。

一個休息日,我上街回來,看見岳母正在廚房裡,今天的岳母穿著一件米黃色的短裙,上面穿著一件低領的T恤。由於曉麗忙於公司的事務還沒回來,所以我的膽子就變大了。

我悄悄地來到岳母的身後,身體貼在了岳母的背部,手向前包繞著她的腰部放在了岳母的小腹上,在岳母的耳邊輕輕說:「媽,你在做什麼?」

岳母可能已知道我回來了,但還是裝作被嚇了一跳,說:「小雷,你回來也不說一聲,真是嚇死媽了。」說著,身體向後靠了過來,緊緊地依偎我的懷裡,肥嫩的臀部也向我的胯間靠了過來。

我用半硬的肉棒頂在她的臀上,不停地摩蹭著。手則在她的小腹和乳房的下緣摸索著,岳母的小腹已不那麼平滑,略向前凸起,但仍很柔軟,我不敢直接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因為以前我曾經試過,但都她拒絕了。我的嘴輕輕地吸吮著岳母的耳垂。岳母在我這麼挑逗下,呼吸已變粗。

岳母說:「小雷,你看把媽嚇得現在心還跳得厲害呢!」說著抓著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這麼一個好時機,我當然不會錯過了。心想,這個騷貨終於忍不住了。我的手在岳母的乳房猛烈地揉著。岳母的乳房肉鼓鼓的,握在上面有一種握不住的感覺,花生米粒一樣大的乳頭在我的揉搓下正在慢慢的變硬,我的另一隻手向上卷起了岳母的裙子,在岳母的大腿上來回地撫摸著。

岳母此時半閉著眼睛,小嘴微微上翹,一付滿足的樣子。我此時在也忍不住了,我搬轉她的身子,對著她的嘴吻了過去。岳母開始還掙扎了一下,但隨即就抱住了我。整個身子向上挺起緊緊貼住我,讓我感到她乳房的熱量。我感覺到岳母嘴唇和舌頭的柔軟,也許很長時間沒有和人親吻了,我明顯地感受到她的舌頭的狂野,在我嘴裡不停地攪動,我也配合著使勁吻著她,我可以感覺到從她口腔中和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香氣。

我的手慢慢探到了她的大腿根處,隔著內褲,我的手掌整個覆蓋到她飽滿的陰部,內褲中央已經濕透,粘粘的液體粘在我的手掌中央。岳母兩腿緊緊地閉合,挾住了我的手。

我抱起了她,走到了她的臥室,把她放在床上。

我快速地脫掉了我的衣服。岳母吃驚地問:「小雷,你……你要幹什麼?」

我輕笑著回答道:「幹什麼?媽,你說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起會幹什麼?」

岳母忙紅著臉說:「不,不,小雷,我是你媽媽,我們不能幹那種事,我和你擁抱、接吻已經……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正常關係,如果……如果我們那麼樣,我們就對不起曉麗。」

我看著她不禁笑了,笑得岳母有些莫名其妙,我說:「媽,你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對你這麼感興趣和為什麼這麼大膽嗎?是曉麗鼓勵我這麼幹的,她說你一個人很寂寞。需要一個男人來安慰。」

岳母有些不相信說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我說:「我騙你幹嗎?曉麗有一次看到你自己在……在摸自己,就鼓勵我來安慰你。」看著她仍有些不相信的樣子,我說:「媽,你要不信,你自己去問曉麗。」

趁著岳母有些走神的時候,我又把嘴印在了岳母的嘴上,這次我不再使勁,只是把舌頭探入她的嘴裡去吸吮,慢慢地品嚐她舌頭的滋味。一面吻著,我一面解開岳母的衣服,這次岳母沒有阻止我,當我去脫她的小肉褲的時候,反而抬起屁股配合我。

脫掉衣服的岳母平躺在床上,羞澀地閉上了眼睛。我欣賞著美麗的女人,岳母的身體依然那麼白晰,雙乳雖然有些鬆弛,但還是渾圓碩大,乳頭明顯地比曉麗的大了一號,且呈紫黑色,岳母的腰已有些增粗,小腹上已出現了一些贅肉,濃密的陰毛蓋住了整個三角區,兩條光滑渾圓的大腿還是那麼性感。

當我用嘴含住岳母的粗大的乳頭時,岳母身體一顫,用雙手抱住了我的頭,把我的頭壓向了她的胸脯。乳頭在我嘴裡開始變大應硬,我也使勁地吸著,舔著。同時我把手伸到岳母的肥大多肉的屁股上,輕輕地捏著,當我把手指從岳母的屁股溝伸進去,發現兩腿中間的地方早已濕透。

我從岳母的乳房向下舔,越過微突的小腹,來到了陰毛叢生的誘人處。我把岳母的兩條雪白的大腿分得開開的,我跪在岳母的兩腿中間,凝視著岳母的神秘之處。

上面是鼓鼓的陰阜部,上面有發出黑色光澤的茂密陰毛,下面是紫黑色的陰唇,陰唇很厚,向左右分開,內部早已濕潤,陰戶口周邊黏著許多發白的粘液。

陰戶口有如玫瑰花瓣,有複雜的璧紋,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岳母在我目光的注視下,俏臉上佈滿了紅韻。從紅嫩的小肉洞口慢慢地流出了花蜜。

「啊……小雷……你……你別看了,羞死人家了……」岳母的兩腿想閉合,但在我兩手的支撐下反而分得更開了。

看著岳母那成熟女人的陰部,那種美麗的景色使我陶醉。

當我的頭靠近陰毛和恥丘時,聞到了誘人的氣味,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和少許的尿騷味混合在一起,像牛奶發酵的味道。雖然我也品嚐過曉麗陰部的味道,但都沒有岳母的味道濃烈。

岳母陰部淫亂的氣味使我更加興奮。我的嘴靠近陰核,伸出舌頭,輕舔著腫大的陰核。並向下把兩片已經充血的紅紅的陰唇含入了口中。

岳母的屁股不斷的跳動,呼吸也很急促。嘴裡無意識地發出「啊……啊……」的聲音。

我的舌頭在肉洞口輕舔著,逐漸向肉洞裡面進軍。岳母的肉洞越往深處越熱,越更加光滑濕潤。岳母的肉洞中不斷的溢出新鮮的蜜汁。都流進了我嘴裡。

說句老實話,和曉麗相比,我更喜歡岳母的味道,因為那裡的味道很濃,有一股強烈的腥騷味,更加激發了我的性慾。

我慢慢的品嚐著岳母的陰部,舌頭在肉洞裡緩緩轉動。

「啊……好舒服……別……別舔了……」又一股濃濃的陰液湧入了我嘴裡。

岳母的整個陰部已經沾滿了淫液和我的唾液,黑亮的陰毛和紫紅的肉唇在光線下閃閃發亮,此時我的肉棒早已硬硬的,我看著岳母的不停張合的陰唇,再也抑制不住,用手扶著我的已經硬硬的肉莖,用手分開的兩片肉唇,頂了進去。頂得岳母「啊……」地叫了一聲。

初次進入岳母的肉洞,感覺到岳母的肉道很狹窄,也很柔軟。岳母也在我進入的一剎那,大腿和屁股的肉也繃緊了。

岳母可能是很久的時間沒有和人做愛了,肉洞很緊,反應也很強烈。

我的肉棒在緊小的肉洞裡進出了幾次之後,岳母已經適應了我肉棒的大小,同時我了感覺到岳母的肉洞越來越順滑,我抽插了幾下,一使勁,肉棒的頭部終於頂在了岳母陰道盡頭的花心上。岳母的身體一顫,「啊……」了聲,聲音因為過度的興奮而變得有些沙啞。

岳母把兩條大腿盤在我的腰上,混圓的玉臀左右擺動,在我插入時,兩片漲大的肥肥的陰唇不停地刺激著我的肉棒根部,抽出時,每次都帶出了少許淫水。

岳母在我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

用力……我要死啦……

我只覺得肉棒被四周溫暖濕潤的肉包繞著,收縮多汁的肉壁帶給我無限的快感。

我現在感覺很幸福,不但漂亮的曉麗任我玩弄,現在就連端莊的岳母也在我的跨下呻吟。

看到岳母又是害羞又是享受的模樣,我的肉棒漲得更大。我把肉棒抽出來,再很很地頂進去,每次都向射門一樣,很很地頂在岳母肉洞深處的花蕊上。頂得岳母身體直顫,再也說不出話來,嘴裡只有「啊……啊……」的亂叫。

頂了幾下,我停下來,微笑著看著岳母。岳母的臉頰含春,滿足地瞇著眼睛說道:「啊……你……你壞死了,頂得人家都動不了了。」

我又開始輕抽慢插,一連氣干了四五十下,岳母此時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兩條腿一條放在我的肩頭,另一條雪白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盤在我的腰部。伴隨著我的抽送來回晃動。

「啊…哎呦…嗯」我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陰道口,在一下插進去,我的陰囊打在岳母豐滿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岳母此刻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著她不停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啊…嗯…對…就是那兒……」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彿是痛苦,又彷彿是舒服。

「啊…啊…啊……」岳母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我只感覺到岳母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上,已濕了一片。岳母一對豐滿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樣在胸前湧動。

好一陣子以後,我終於在岳母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身體裡。岳母渾身不停的顫抖。

當我從岳母的身體裡抽了已變小的陰莖時,岳母仍躺在那兒一動也不想動。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她微微腫起的陰唇間向外流出。

我摟著岳母,岳母無力地靠在我懷裡,我的手輕撫著岳母的乳房,我看著岳母紅韻未退的臉,問道:「媽,好嗎?」岳母用手輕撫著我的胸膛,嬌羞地說:「好,小雷,你剛才差點把媽弄死了。」

從此,岳母和我的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當曉麗不在的時候,我們瘋狂地做愛。岳母嘗到了甜頭之後,再也放在下了。

一天晚上,我和曉麗睡下後,曉麗突然問我:「雷,你和媽的關係怎麼樣了?」

「什麼怎麼樣,還不是老樣子。」我回答道。

曉麗突然翻過身看著我,神秘地說道:「今天我看到你在廚房裡摸媽的屁股,媽不但讓你摸,還一副享受的樣子。你說你是不是已經把媽那個了?」

看到曉麗好奇的模樣,我只好承認,把和岳母性愛的經過和曉麗說了一遍。

我發現在我說的過程中,曉麗不時地挾緊雙腿,兩條大腿還不時蹭來蹭去,我把手伸進曉麗的腿裡一摸,發現那裡已經是一片汪洋了。

我把沾滿淫液的手拿到曉麗面前晃了晃,曉麗羞紅了臉,拉住了我,嬌聲說道:「老公快來嘛!」

當我把肉棒插入曉麗的肉洞,沒插幾下,曉麗就已高潮。事後我發現,只要一提我和岳母做愛的事情,曉麗就特別興奮。

我們三人就這樣,互相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都沒有說破。只是我,周旋在兩個女人之間。

就這樣過了半年,此時我對曉麗和岳母的身體已經相當的熟悉。每次做愛的神秘感已經沒有了。一天,和曉麗做愛後,我偷偷溜進岳母的房間,發現岳母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透過睡衣,可以清楚地看見裡面什麼也沒穿,岳母也正在等著我。

我撲過去,和岳母一陣熱吻,手不自覺地伸到了岳母的兩腿間,手指進入了岳母的肉洞裡。經過我半年的開發,岳母的肉洞已不像剛開始的時候那麼緊,已恢復中年婦女應該的大小。

岳母也用手撫摸著我已經勃起的肉棒,輕柔地對我說:「小雷,媽今天想和你改變一下方式,但你可不許笑話媽。」

我用手捏著岳母的乳頭,笑著對岳母說:「好老婆,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有時我叫岳母老婆,岳母有時也親熱地叫我老公。

岳母羞紅了臉說:「以前曉麗的爸爸在的時候,他喜歡玩人家的……人家的後庭,這麼長時間沒弄了,人家的後面很想要一下,我想讓你今天也弄一下。」

我看了看岳母,有點不相信地說:「你是說讓我干你……你的屁眼?」說著我把手指伸到岳母的屁眼上摸了摸。

岳母的臉更加紅了,妞妮地說:「你要不要就算了。」

我忙說:「好老婆,我怎麼不想要,我是怕你的後面容不下我的肉棒,如果你自己不怕,我當然想要了。你先讓我看看你那裡,好不好?」

「不嗎,羞人答答的。」岳母說道。

「好老婆,求求你,讓我看一下嗎,」我哀求道。

岳母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沒辦法只好轉過身,跪在那兒,頭貼著床,使屁股高高翹起,兩腿分開,這樣一來,不但岳母紫紅色的肉洞一覽無遺,而且黑色的菊花蕾也暴露出來。

我從來沒有這麼仔細地欣賞過女人的菊花,黑紅的花紋向四周放散著,中央有一個很細小的黑洞,剛剛流出的沾液沿著肉洞流經過這裡,使黑紅色的粘膜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亮,細小的肛門彷彿也隨著岳母的呼吸一張一合,我用手指沾了一點兒肉洞中的粘液,然後把手指輕輕插入了菊花之中。

手指進入之時,沒有太多的阻力,隨後被一層溫暖的粘膜所包繞。

岳母在我手指進入的一剎那,嘴裡「啊……」了一聲,不禁又挺了挺可愛的大屁股。在我手指的抽弄下,一會兒,岳母就晃動起了屁股,並發出了可愛的呻吟聲。現在我才真的發現小小的肛門也是岳母的興奮點之一。

岳母讓我平躺在床上,岳母騎跨在我身上,用手扶著我的肉棒,對著她的大肉洞坐了下去。

岳母把我的肉棒在她的肉洞中套弄了幾下,使我的肉棒上沾滿了粘液,才用手扶著我的肉棒把肥大的屁股向吸挪了挪,使我的肉棒對著她的屁眼慢慢坐了下去。

當肉棒進入細小屁眼的一剎那,我感覺一個小小的肉環緊緊地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緊縮的壓迫感,同時岳母也「啊……」地叫出了聲。

岳母開始輕輕地套動,粗大的肉棒進入美麗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圍的肌肉一陣痙攣。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肛門上的肌肉把肉棒壓迫得有些疼痛,但更多的還是快感,岳母把整個肉棒全部吞入後,又慢慢抽了出來,然後重重地坐下去。

「啊……啊……太舒服了!」岳母逐漸適應了我的肉棒。一面搖著肥大的屁股,一面呻吟。

我的肉棒被岳母細小的肛肉夾得已接近高潮的過緣,但我拚命抑制住射精的慾望,享受摩擦帶來的美感。我的陰部和岳母的屁股撞擊不斷發出「啪,啪」的聲響。

十分鐘後,岳母的身體出現了一陣陣的痙攣。前面的肉洞中更是湧出了大量的淫液。

唔……我感覺到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一點,再也抑制不住,把肉棒緊緊地頂住岳母的屁股,肉棒在岳母的直腸內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精液。

【全文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