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醉駕後的遭遇

柳婉被男友騙走初夜之後沒幾天,就被甩了,鬱悶之極,買醉到了深夜,想想傷心,就開著車上高速狂飆,發洩心中的怨恨。不料被個胖胖的交警攔下醉情朦朧的柳婉被帶到警室,「小姐,你超速了,而且是醉酒駕車,你死定了!」

「對不起,警官,我失戀了,我借酒消愁……」

「這不是理由,最近查這嚴,你還敢酒駕,還超速?剛才查過你的駕照和你的有關資料,你也是個人民教師呢,明天通知你們學校領導來人吧。這種明知故犯的人,怎當得了教師。」

「求你了,不要立案了,你要怎樣都行,我什都可以做的。」柳婉聽說要通知學校,立刻傻了眼這時,窗外傳來一聲怒吼「老劉你快點,又不是三陪女,扯那多干什,銬起來明天通知她單位領人。你快出來,我們配合派出所的兄弟們去抓三陪。那有的罰款。有你一份!」

「好的好的,陳警官,我馬上就來。」

「你要走?先放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柳婉知道,這個老劉一走,到了明天自己就完了,單位就會知道。說不定,工作都沒得做了柳婉見老劉取來了手銬,立刻下了決心,以最快的速度脫下自己的上衣,露出自己的乳房。「警官先生,我……我美嗎?」

老劉眼睛眨也不眨的看這對美乳,肉棒立刻硬了起來柳婉本來就是個少見的美人,加上醉意朦朧,臉上紅通通的,現在又是裸露上身,用眼神挑逗老劉,老劉豈有不硬之理,肉棒頂得褲子尖尖的「好漂亮的妞。」老劉忍不住摸了下柳婉的奶子。柳婉立刻握往老劉的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反正自己已經被男友甩了,就用這身子保住名譽吧,哦,還有駕照,還有身份證「啊,警官,你的手,摸得妹妹好舒服啊。啊……用力啊……妹妹好喜歡……」一邊故意浪叫一邊甩掉自己的鞋子,風情萬種的看著老劉老劉一激凌,抱起柳婉,放在警室的舊沙發上。順便扯下柳婉的裙子,柳婉已是全身赤裸「嗯……快點……」柳婉還想著早點完事自己好早點脫身「小寶貝,你怎生得這漂亮。」老劉解開褲子。柳婉乾脆閉著眼睛浪叫,「老公,快點,人家想你的大雞巴嘛……」並忘情的扭動起來「真是個寶貝,一個尤物啊,比A片上的妞更騷啊。」

「啊……快點啊」柳婉只想早點完事,就用手指在自己的逼縫邊滑動「啊,你居然開始手淫了,好淫蕩的小美人。」老劉把自己的警服扔在地上。把自己的手指伸入柳婉的逼裡,快速的攪動,指肚在陰道壁上揉著。「玩這個,我可是老手。以前玩三陪女就這練出來了。」

「啊……啊……你好…厲害。」柳婉畢竟沒有被玩過幾次,哪裡受得了這種刺激,立刻淫叫起來。「嗯…嗯……好…哥快操我……啊……操我……啊……」並用力挺起逼,「求你,別玩了,快操我吧」

「呵呵,這話從個三陪女嘴裡出來很容易,從你這漂亮的女孩嘴裡出來,真是太淫賤了。好,今天我這個人民警察就要玩玩人民教師了,不,你這個婊子教師,哈哈」

「啊,我就是一個婊子,一個爛婊子,快點操我啊,我受不了,快,求你。」

「放著好好的老師不當,卻要當最賤最賤的賤逼婊子,你真賤得可以啊。」

柳婉顧不上老劉的羞辱,從沙發爬起來,跪在地上,二話沒說,含著老劉的雞巴吮吸起來「唔,吱滋……」

「好好伺候這根雞巴,等下它可是要狠狠操你的,聽到沒有,你這個賤婊子,啊不,你這個婊子老師,哈哈。」老劉突然拉扯起柳婉的頭髮,用力向前頂去,頂入柳婉的喉嚨「唔!!!」柳婉鼻尖碰到了陰毛。「唔!咳!」臉漲得通紅。努力的嚥著老劉的肉棒,雖然很不熟練,但從A片看過深喉,柳婉決定用嘴巴讓老劉射掉,這樣,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逼。於是努力的吃起老劉的肉棒不料,老劉竟沒干幾下,就在柳婉嘴裡爆射起來。「啊,太爽了,小婊子,你太會玩了,你哪是個教師啊,你比妓女還會玩啊。」

柳婉沒想到自己這快就完全了任務,很是得意,於是對著老劉淫蕩的微笑起來,用不著老劉說,她就自然的嚥下了老劉的全部精液「這下,該放我走了吧。」柳婉滿心歡喜,「可以還我駕照和身份證了吧。」

「當然了,不過我還得請示一下啊。」老劉打開手機「喂,兄弟,這裡有個婊子,不是三陪,三陪可比不上這娘們騷啊,這個婊子,不要錢的婊子,過來玩啊,白玩的。」

「啊,你,不守信用。」柳婉很憤怒的說

「我可沒有答應你什,是你自己脫衣服求我操你的。再說,我只玩了你的嘴,你的逼可沒有操啊。」

柳婉這時才回想起來,老劉的確沒有答應過她什,用身子換名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你,我都讓你爽過了。你想怎樣,只要你放了我,還我駕照和身份證,不告訴我學校裡,我可以讓你再爽一次。」這次柳婉記住跟老劉講條件了這裡,門被踢開了,闖進來一個彪形大漢

「老劉,這妞就是你說的那個婊子。」

「呵呵,她可是個正宗的老師呢。你看這逼,很新鮮呢,我剛才只玩了她的嘴,就爽得不行了。我把這逼留你玩,上次欠你的賭債就一筆勾消了吧。哈哈。柳老師,你說呢」

柳婉明白老劉的意思,趕快點頭「我是劉警官的婊子,他讓我服侍誰,我就服侍誰,我會讓你爽的,劉警官也會打賞我的。」說完斜眼看了一下老劉,老劉微一點頭,柳婉明白已經達成協議了大漢一把拉起柳婉的頭髮,柳婉痛得叫了起來。「啊……輕點……」並下意識的用手抓住自己的頭髮仔細看了一下,大漢一邊掏自己的肉棒,一邊說說「老劉你從哪兒找來這好貨色,這漂亮啊。能讓你老劉在嘴裡就射掉,這嘴上功夫一定不差啊」

柳婉一想,不如趁機保住自己的逼。於是鬆開手任由大漢拉扯自己的頭髮,做出很淫蕩的表情,「好哥哥,我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我還很淫蕩呢,任由你怎玩都行,要不要試試我的嘴巴啊。只是怕射掉,就直接來操我的小嫩逼吧。」

「操你這個賤貨。」大漢被激怒了。猛得把雞巴干入柳婉的嘴裡「啊唔唔!」柳婉馬上就後悔了,因為這根大肉棒實在太大太粗了,比老劉的強多了。很快就開始翻白眼老劉也沒有閒著,他快速的掏起柳婉的逼,上下的同時攻擊使柳婉翻著白眼高潮起來,淫水直噴「啊,這小婊子高潮了……你悠著點,她白眼了,別把她幹沒了」

大漢醒悟過來,把大肉棒稍稍拔出一點,讓柳婉喘口氣思維渾亂中的柳婉以為大漢要把肉棒拔掉去幹她的逼,為了保住自己的逼,柳婉猛的一嘬「啊……你這個小婊子,……爽啊」

看到大漢很喜歡這個,柳婉不停的嘬動,然後用舌尖繞著龜頭細細打轉,反復舔動,快速的舔馬眼。為了保自己的逼,柳婉使出一切可以刺激大漢的辦法,拚命討好這根肉棒「啊,老劉,這真的是老師嗎,這比最職業的妓女還厲害……」大漢硬忍著「你快拔出來吧,要不然,玩不到她的逼了。這婊子的口技真是厲害」老劉提醒大漢柳婉嚇了一跳,玩這到時再拔出來干逼,自己豈不是太虧了。突然猛的一吸大漢受不了,急急的向外拔,但還是遲了,一股精液射在柳婉的臉上柳婉心裡叫道,「成功了!耶!」

不料大漢報復似的,低下頭猛吸了一口陰蒂

「啊……」柳婉還沉浸在保逼的喜悅之中,根本沒有心理準備,不由得噴水了。這是柳婉今晚第二次高潮,這次高潮太過突然,柳婉感覺有股電流從陰蒂通向全身各處,興奮得差點暈過去「看不出,這妞還是個吸精女王啊。」不知什時候,又進來一個警官老劉和大漢滿臉堆笑,「啊,原來是陳警官。我剛要請您來。您看看,這婊子太騷了,我們馬上就去跟您抓三陪。還是……您也玩玩。」

陳警官職務雖高,但卻是個年輕人,剛從警校畢業,有的是精力。他開始脫褲子,「老劉啊,這好的妞不叫我來,不夠意思啊。」

柳婉直害怕,自己的逼還保得住嗎。於是強做笑顏,「這位警官,你真帥。我好喜歡。可是,我太累了,玩了這久,劉警官還沒有打賞我呢。」眼睛斜視老劉,意思是說,我已經讓這個大漢爽過了,你應該還我駕照和身份證了,而且應該放了我了陳警官捏住柳婉的奶頭,「我知道你的意思,小婊子。但你問問他,我不同意,他敢放你嗎?而且,你的車鑰匙還在我手上呢。這樣吧,你讓老劉玩過了,我們給你自由,讓這個大漢玩過了,我們給你駕照和身份證,至於這個鑰匙,我就留著吧。好不好?」

柳婉嚇了一跳,那車可是借的同事的。要是還不上,自己如何跟同事交待啊。唉,反正被玩了二次了,再多一次又如何。反正盡快用嘴解決掉。柳婉對自己的口技已經很有信心了。但陳警官的一番話,讓她絕望了「這嘴已經被操爛了,我就不玩了,這逼看上去新鮮,好像沒幾個人玩過,我就幹這逼吧。」

柳婉知道,這下子保不住了。有句話說是「既然強暴不可避免,不如躺下享受。」於是柳婉下定決心,用逼換車。再說,妓女幹一次頂多幾百塊,我幹一次換輛名車。賺到啦。就乾脆淫蕩的說,「來啊,我的逼很嫩的,只有我男朋友玩過一次。你要是喜歡,就送給你了,你想怎玩就怎玩吧,最好是把她玩爛了,啊……你一定要把她搞爛啊。快點啊。」不顧羞恥的大聲淫叫起來小陳畢竟是個年輕人,哪裡受不了柳婉這淫詞浪語,用力一干,狠狠幹入柳婉的逼裡。然後全力衝刺「啊……啊……好哥哥…你把小婉的逼逼操爛了哇……啊……」柳婉大聲呻吟起來,更刺激了小陳老劉和大漢也一左一右的狂吸柳婉的奶頭,還用柳婉嬌嫩的手套弄自己的肉棒,希望自己的肉棒盡快再度勃起「啊…啊呀……喔喔……太厲害了你們……啊……干死我了。」

極度興奮之下,柳婉第三次高潮起來,湧出的淫水順著大腿向下流小陳說,「你們兩個,誰硬起來了。」

「我硬了。是不是要玩那個」老劉淫笑著

「嗯,真丟人,我們三個這幹她,還這有精力,今天不把她搞翻,我們就別當警官了。用那方式吧。」

什方式呢。柳婉緊張起來,同時又十分期待

老劉站起來,和小陳並排,調整姿勢和角度,也把肉棒向逼裡插「啊…這個……絕對不可以。」

可是誰會憐惜她呢,大漢摁住柳婉的身子,使她根本無法動彈,老劉和小陳的身子開始同時下沉「痛啊……」柳婉疼得流出淚水。這可比破處還要疼啊「啊……」柳婉被撐得啊啊直叫

很快柳婉就適合了,柳婉很佩服自己的逼了。太強了。這時,柳婉開始了自己第四次高潮「操,這娘們又高潮了……被這干還能高潮的。只你了。婊子。」

高潮湧出的淫水竟混合著血,這次的高潮比前三次要強烈的多。柳婉全身都繃直了,「干啊,干死我吧。全都干到我子宮吧。」

「奇跡啊,陳警官,我們倆人的龜頭一齊干入她子宮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這個騷貨真耐干啊,我們一起射,看她懷上誰的。」

小陳和老劉一對眼色,同時用力猛操起來

幾乎在同一時刻,兩根干入柳婉子宮的肉棒爆射起來,大量精子衝入柳婉的子宮「啊,哥哥們……干死我了」柳婉終於支撐不住了,暈了過去第二天,柳婉在自己的車裡醒來,手上握著自己的駛證和身份證,車鑰匙插在自己的逼裡柳婉痛哭起來,費力的拔出車鑰匙

頭暈暈的,這時車門開了,老劉爬了進來,「尊敬的柳老師,我好像沒有說過還你衣服吧……」

「你……無恥」

「我無恥,你昨天不也很享受嘛。」

柳婉無言以對,自己昨天的確太賤了

「還你衣服很容易,不會操你的。」

柳婉鬆了一口氣。到不是自己不捨得或是不願意讓這些警察干,其實讓警察干,自己也很享受呢。但身體的確吃不消啦「你說出昨天被幾個人幹過,就給你衣服,否則就立刻把你推出去。告訴你,這裡可不是昨晚那個地方了,這裡是你學校門口了,現在是上學時間,人多呢。」

這還不簡單。柳婉定了定神,回憶了一下,「三個,你一個,小陳一個,還有那個大漢」

「恭喜你。答錯了。」

「啊???!!!」

「昨天你昏過去後,我們可憐路上的乞丐,讓他們也享受了你一下。」

「啊,你們竟然!」

「別激動,我們看乞丐們干你時,你嘴還自動吸自動吞精呢,乞丐們干你時,你還宮縮,全自動的喲。」

「啊,不是說只有乞丐嗎,又乞丐們了?到底多少人幹過我了」說到底多少人幹過我這句時,柳婉不禁一陣子激動。好像下體又濕了「20多個吧」

「你們竟然讓20多個乞丐玩我。太過分了。」

「不好意思,你答錯了。我得推你出去了。」老劉打開車門,柳婉聽到了外頭學生們的吵鬧聲「別推我出去,求你了。我今天晚上還讓你玩。讓你隨便玩,無論多少人都可以的。你還可以用我的身體賣錢,我願意為你做雞,做你的雞,我不是妓女嘛,我就是一個婊子啊,讓我做我的工作吧!每天都做!」一邊說,下體卻淫水直流。心裡竟還有一個聲音在吶喊:「把我推出去吧,讓大家看看我的賤樣。」突然一陣猛烈的高潮來了,對著打開的車門瘋狂的潮吹起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