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惠虹堂姐

惠虹堂姐是我三叔的獨生女,今年二十二,大我整整七歲,一對奶子有柚子那樣大。她手腳修長纖細,鵝蛋臉非常的漂亮且性感,細看還真有點兒像翁虹呢﹗

我雖然才十五歲,但體格狀碩,膨起的小寶貝也有近六吋多。我身高大約五尺二,跟惠虹堂姐差不多。我從小在三叔家過夜時,都是睡堂姐的房間,而且還是睡同一張大床。可能我有‥一副娃娃臉,因此三叔一家人還當我是個不懂事的小孩,也不在意。至今留下來時,還是叫我跟堂姐同房共睡。

那天,由於是週六,便又到三叔家來倍他老人家打打乒乓球。他老是說沒人要倍他這老人打,一直催我來。其實三叔也還沒到五十,那會老啊﹖況且打乒乓還是我輸多贏少。聽說他還曾是校隊的呢﹗今天在五回合的戰賽裡又輸他三局。過後,三叔硬留我住一宿,並在晚飯後直聊他下午嬴我的風光回憶。

到了十點左右,我便到房裡睡覺去。也不知睡了多久,竟被今天整天都沒見人影的惠虹堂姐弄醒。看‥她時,她正好換好睡衣,一件露出深深乳溝的細肩帶連身襯衣裙,長度只遮住臀部。幹您娘,如果早些醒來就有好東西看了﹗哼,繼續裝睡,或許會有意外收獲啊﹗

惠虹姐一直憂鬱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在床上或坐或臥,顯出她身裁的苗條娉婷與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膚,加上柔軟纖細腰枝與修長挺直雙腿,更令我看得直發呆,想入非非,寶貝也膨脹得極為辛苦。

她淡白色的連身襯衣裙,衣料透光率其佳,在燈光映照下,近乎半透明,飽滿的乳房老撐的襯衣鼓漲,胸前兩點暈紅嬌嫩的乳頭也明顯突出。那時,只見她竟從衣櫃裡拿出了一瓶紅酒,就這麼的連瓶帶喝,不久後酒精就將她漂亮的臉蛋醺染成白裏透紅,當真明豔動人。

酒後濕潤的紅唇,微酣的雙眼,散發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韻味。今晚覺得喝了酒的堂姐更變得特別的嬌豔,害我一邊幻想著﹑一邊偷偷地把手伸入被窩裡抽動‥小寶貝,且不時的半張開眼偷瞄‥堂姐。

也不知過了多久,惠虹姐就把一大瓶的紅酒喝個清光,有點醉醉的趴在床上,跟著滾到我身旁來,緊搖晃‥我的肩膀,哭啼啼地把我給叫「醒」,向我訴說自己被心愛的男友背叛了,而那第三者竟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我被她突而其來的動作搞得不知所措,連握‥小弟弟的手都沒機會拿開來,傻傻的盯著她。惠虹姐就在那兒一直不停的自說‥,一陣子激動的破口臭罵﹑一陣子又淚流滿臉,她此時真的有些歇斯底裡。她說‥﹑說‥,不久就睡‥了…不,應該說是醉倒了吧﹗

我悄悄然的下了床,開房門往外看,希望三叔他們還在,告訴他們堂姐醉了。只見客聽早已經一片寂靜漆黑,而他們的臥室門底下也沒有燈光,看來都已睡著了。看了看客聽的大鐘,都清晨兩點多了。

我只好走回房裡。只見死躺在床上的堂姐,這時的睡相非常狼狽,輕巧睡衣的細肩帶已半脫落,整粒的大奶子幾乎都露了出來﹗平常在學校裡就常常與班上的女同學亂搞,加上在家裡常偷看借來的A片,早就對女體十分的感興趣。

看‥惠虹姐那深深乳溝和半露的乳暈,我忍不住的輕輕的點弄了她的大奶奶一下。嘩﹗彈性極佳,是極品啊﹗惠虹姐那本來就很短的裙,如今己翻至腰部間,整個圓臀對‥我,細柔的小內褲似乎還向我噴發出陣陣悠香味。之前我還只是在幻想‥,如今一切都已成真了。哼﹗是哪個王八說神是不存在的啊﹖

我試探地用力地搖‥惠虹姐的手臂,她只是「嗯嗯」哼了兩聲,沒什麼其他反應。我趕緊去把房門關好並上了鎖。然後回到堂姐身旁,開始撫摸堂姐的纖細皎白的足踝,輕輕的以手指輕柔的隨著她的曲線由足踝向上探索。我現在已失去了理性,根本不管什麼親情或亂淪,我已變為一隻沉溺於情慾遊戲間的幼獸了﹗

惠虹姐姐柔軟的雙腿因為我緩慢的動作,不由自主的彎曲著。我細心把玩‥堂姐潔白細緻的腳ㄚ子,逗弄那小巧圓滾滾的腳趾頭,用舌頭一一仔細舔舐,並貪婪的吸吮著,逗得惠虹姐不由自主的發出「嗯…

嗯…」的呻吟,並用另一隻纖細皎白的腳ㄚ子回觸我臉龐。

我嚇了一跳,以為惠虹姐醒了來。仔細觀察,原來是睡夢中的自然反應。哈﹗她可能夢著跟愛人在挑逗吧﹗堂姐似乎很受用我細心地舔舐吸吮的觸麻感,她雖還睡著,但矇矓中已陷入了性慾的陷阱裡不可自拔,雙手竟然自主的把睡衣脫下,連內褲也給她用腳趾頭給慢慢拉了來,露出濃厚的捲曲黑陰毛,身軀光溜溜的裸顯我眼前。

我先是用手大力的壓握‥惠虹姐姐的大奶奶,搾‥﹑揉‥,然後用嘴舌舔舐‥她那深紅色的挺硬乳頭。慢慢地,我的嘴就再順著堂姐的身曲線條滑下那片非洲大草原地帶。

我用手指慢條的撥開那草叢,用口吸啜那丘園中的裂縫。我學‥日本A片那樣,用舌頭輕輕舔舐與吸吮堂姐每一吋肌膚。並用指頭輕撫她皎白的身軀。除了舔拭與吸吮惠虹姐的蜜洞外,甚至還嘗試用舌頭伸入她的屁眼裡舔舐,弄得堂姐嬌喘不已,興奮的屁眼一張一閉,她這時已經不斷地迎合我的進入,受用‥我的舌頭與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挑逗,整個人深陷入情慾的感官世界裡。

「嗯…嗯…啊…啊…」她愈叫愈大聲,嚇得我連忙把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往她嘴裡送去,而她也似乎享受吃甜棒般的舔含‥,才沒繼續叫出聲來,不然就慘了﹗這一招也是我從A片裡學來的。

跟著,我忍不住了,看看堂姐那修長雙腿間的蜜穴早已濕淋淋的,似乎在等待我的入侵,於是便握起了小寶貝想往那裡送去,但意外的堂姐居然醒‥阻止了我的舉動。

「不﹗不能插我的穴穴…來,要插就插我屁眼﹗你沒有安全套,而我又沒作避孕防備,如果精液流入陰道就大問題了﹗」堂姐指示道。

我看到惠虹姐突然起來,還說了這一番話。嚇得不知該如何,呆呆的帶‥恐懼的眼神望‥她。

「來…呆在那兒幹嘛﹖剛才你不弄得很棒嗎﹖令姐姐好舒服啊,連煩惱都拋在腦後了﹗」惠虹姐笑‥引導我說。

惠虹姐要我逗弄她的股部,命令我用指頭輕輕伸入摳弄,她說剛才被我舔得屁眼裡面酥酥麻麻的非常舒服,但也癢癢的,好想讓人插進來看看。我試著用手指沾滿表姐蜜穴裡分泌的愛液,慢慢在她那雪白漂亮的小屁眼邊輕輕摳弄。

堂姐則自己搓揉‥那對白晰飽滿的奶子,「嗯…嗯…」誘人的呻吟聲不絕地從她濕潤的紅唇中傳出。我自己被惠虹姐的呻吟聲逗的心裡好癢啊﹗

仔細端詳堂姐的挺翹的臀部。好豐滿,好有彈性,皮膚雪白又光滑,真是好細緻,乃是上上之選喲﹗看‥﹑看‥,我的手指就抽動的越來越快,堂姐她就叫的越騷,屁屁也不斷地前後搖動,左右扭晃,迎合我指頭的動作。忽然,我想知道惠虹姐姐的屁屁是何味道,就把手指給抽出,聞聞看,其實不太會臭,聞久了還蠻爽的耶﹗

堂姐她轉回頭哼著﹕「喂,別停啊﹗哦…哦…哦…不要停…姐姐好舒服…好爽啊…」

我就不客氣了,這一次連食指和中指都給擠進去。起初還真不太容易進去,尤其是關節處,有點兒困難擠進去。關節進去後,就覺得異常的緊。惠虹姐她也發出異常的痛苦且又盼望的哼聲,叫我放慢,緩緩地前進。抽插了一會兒,堂姐的屁眼也微微地鬆懈開來。這時,我就加快了速度,並享受‥堂姐屁眼的緊度和她放蕩的淫叫聲,優越感一時湧現心頭,覺得很高傲。

「啊…啊…輕一點啊…姐姐又痛…又麻啊…」她求饒‥。

我才他媽的不管她呢﹗反而加快並使力猛插惠虹姐的屁屁,另一隻手則揉扎她的巨型奶奶。在用食指和中指插她屁屁的同時,我也用那隻手的拇指頭撩弄揉綽她的蜜穴﹗這樣玩了約十幾分鐘,接著我順勢把食指狠狠的完全插入惠虹姐的屁眼裡並頂到底,她被我這突來的一招刺激了不禁喊道了兩聲,身體緊繃抽動後又放鬆,最後整個人攤在床上,全身軟綿綿的任由我擺佈。

「來,還有更爽的呢﹗妳還想不想要啊﹖」我笑問‥。

惠虹姐跟著就趴了起來,並將屁股翹得高高的。我把她的屁屁用手使勁掰開,用舌頭伸入屁眼裡舔舐著,而她的臀部也不斷地迎合我的動作,不久後又喊著「乖弟弟…不要舔了,快幹我的屁屁啦…姐姐受不了…啊喲﹗好癢啊…」

我還沒舔夠呢﹗我像小狗一樣,趴在堂姐屁股後方,繼續不停的舔吸‥,差點兒沒把她的大腸都給吸了出來﹗過後又在屁眼裡用手指頭摳弄‥。

惠虹姐又大聲求援說道﹕「哦…哦…哦…好弟弟,親弟弟…不…真的不行了…太興奮了﹗快…快點幹我吧﹗我好想要…要…啊…啊…好酥麻…啊…受不了…要死了…要死了…」

我也受不了,就把手指頭拔出來。此時,惠虹姐姐的屁眼已相當柔軟與濕潤。我把她的屁屁高高的頂起,將陰莖狠狠的插入她屁眼裡。惠虹姐「啊﹗」的一聲喊叫了出來。

我本就已膨脹的寶貝,忽然壓力頓加,更令它硬得入鋼鐵一般,興奮到了極點。第一次順利的插入堂姐的小屁眼裡,這比我插過班上裡的幾個同齡女生的小蜜穴還要緊呢﹗

我開始緩緩抽送起來,體驗惠虹姐她屁屁的溫存。惠虹姐似乎也已經融入了佳境,不時主動的前後抽送,並用屁屁碰撞我的睪丸與大腿,還嬌喘連連的發出「哦…哦…哦…」的幹爽聲,而且自己越加快了前後搖擺的速度。

像那廟裡和尚打敲這大鐵鐘一般,我也用力的頂出聲音,「漱…漱…

漱…」一邊看雞雞在堂姐她光滑的屁屁裡進進出出,一邊搓弄‥她的陰蒂並不時揉捏那對放蕩搖晃的大奶子。

慢慢地,惠虹姐姐好像發狂似的前後擺動她的臀部,披肩長髮也隨著她瘋狂似的搖頭擺腦隨亂舞著,堂姐呻吟的聲音越來越高亢。

「哦…哦…停…停…幹死我啊…快幹死姐姐…哦…哦…」

「喂喂,小聲點…妳想喊醒全家人來觀看啊﹖」我提醒‥堂姐,同時反而更加把勁瘋狂的抽送著。

堂姐的呻吟還是不斷,但總算被她控制住,只見她咬緊牙關,把聲音都吞入肚裡去﹗

「哦…哦…不要…不要停…啊…啊…」她細聲哼到。

她娘的婊子﹗一下子喊停﹑一下又說不要停﹗整個房間裡幾乎充滿我倆抽插的回音。惠虹姐的臀部還一直扭個不停,但我不行了,已興奮得到了頂峰。我從背後將她抱得緊緊的,臀部死命地瘋狂的不斷用力抽刺著,直到精液射在惠虹姐姐的肛門內,才軟趴趴的擁著姐姐,臥倒在床上,昏沉睡去,直到天亮。

事後隔天早上,堂姐把我給搖醒,跟我說:「快穿上褲子啦﹗不然我爸媽進來看你說些什麼﹖」

「哦…我昨晚…」我紅‥臉穿起褲子,不知該說些什麼。

「昨晚﹖…你太粗魯了,弄得姐姐的屁屁好痛,害得我等一下不知能不能便便。以後可要溫柔點啊…」說‥惠虹姐便打開了門走向客廳。

「…以後要溫柔點﹖嗯﹖以後﹖…」我喃喃念道。「嘿﹗這不就是說她還會再跟我「那個」啦﹗」一想到這裡,我就巴不得想個好理由,讓自己今晚能繼續在此留宿,且待會得去買包安全套,就可以再真正的好好幹一幹堂姐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