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小姐的潛規則

濱江市某高級酒店的多功能廳內,人聲喧沸。這裡即將舉行一場為期三天的全國性健身小姐比賽。

濱江作為新興城市能承辦這樣的全國性賽事,自然是重視非常,市文化局主任董昆作為客座評委,親自作陪來自體協的各專業評委。

除了董昆,評委還有另外五個人。其中兩個引起了董昆特別的注意。

第一位是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名叫蔣中義。蔣中義看上去油光滿面,留大背頭,大腹便便,穿一件惡俗的鱷魚polo衫,腕上還帶著塊金光閃閃的手錶,像個十足的暴發戶。很難想像這樣的人居然和陽光健康的健身健美有什麼關係。不過由於他是協會主席,掌握了健身健美系統的很多錢和人脈資源,其他評委都比較買他的面子。

另一位名叫李穎,今年三十六歲,曾是專業健身小姐,拿過全國冠軍。李穎身材高挑,一頭大波浪披肩長髮,一身灰黑色職業套裙,把胸和臀部飽滿的曲線包裹的恰到好處。圓潤的腿上一層薄薄的黑絲襪,腳底踩一雙亮皮黑色細高跟鞋,不但看上去專業幹練,而且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女人風韻。

董昆和各位評委已經見過,寒暄之後在前排一一落座。

時鐘指向晚七點,燈光轉暗,人聲漸弱,主持人出場。經過簡要的介紹和致辭,比賽終於開始了。

第一個項目是健身小姐B組(1米64以上)的自由展示,也就是每個選手自選動作,身著比基尼和細高跟鞋走台步,向觀眾全方位展示自己的各種美麗身姿。展示的重點無非是女人身上幾件寶:修長玉腿,飽滿翹臀和酥膩美胸。選手設計動作需要最大限度的展示給評委和觀眾這些女人味的曲線。

董昆本來以為健身小姐比賽和選美差不多,可其實健身小姐們性感的多。這一來是由於健身小姐大多經過專業的塑身訓練,因此身體更凸凹有致,身姿更挺拔。二來,健身小姐有不少選手都是大學體育教師或來自各大廠礦。看這些良家人妻身著幾乎衣不蔽體的比基尼以另一種面目示人,頗有新鮮感。

伴隨富有節奏感的音樂,第一個上場的是某大學體育老師,名叫余婕。

董昆拿到的資料顯示,她今年三十一歲,是上兩屆比賽的亞軍,在選手中算是年紀較大的。

按照比賽規定,選手們是要著比基尼和高跟鞋的。余婕頭髮在後面挽了個發髻,瓜子臉,化了不太濃的彩妝看上去嫵媚卻不失端莊,眼波流轉,人顯得神采奕奕。她選了一套金色高叉比基尼和水晶細帶高跟涼鞋。比基尼的胸罩和褲衩實際就是幾片可憐的布片加上一些繩子連接而成。這些僅能勉強遮住余婕的羞處的布片,恰到好處的凸顯了她的身材。柔軟的腰肢,結實修長的大腿和褲衩下面若隱若現陰部頓時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

伴隨著動感而有力的音樂,余婕這個人民教師動情的展示著自己作為女人最性感撩人的一面,叉腰、扭臀、挺胸……每一個動作都勾得場下觀眾拍照留念。

董昆坐在最前排,余婕騷俏的玉足看的一清二楚,他隱隱能感受到余婕走過時身上那種成熟女人特有的味道。董昆甚至還從細窄的褲衩知道這個女人一定為這次比賽仔細刮過陰毛。雖然見過不少大場面,作為場上離這個成熟女人最近的人之一,幾乎觸手可及卻又要控制自己不能失態,董昆的雞巴還是不聽話的致敬了。

余婕下場了,留下一個三十一歲女人特有的有著萬般嫵媚成熟風韻的背影。

董昆久久回不過神來,心裡盤算:「余婕,這娘們穿的這麼騷,能不能搞到啊。」雖然他已經結婚,可在官場浸淫多年,對在外邊搞女人這件事卻絲毫不以為意。

在內心深處,他是很喜歡這種輕熟女的,三十到四十歲左右,如果保養得當,是女人魅力最足的時候。想到這,他瞟了一樣旁邊的李穎。李穎看起來也不錯,成熟幹練,不過她是健身健美協會的副秘書長,估計更不容易得手。

余婕的美妙身姿彷彿過眼雲煙。雖然有些權力,也搞過局裡的秘書和歌舞團演員之類的,可對余婕和李穎這些另外一個系統的人,董昆自量大概是沒機會的。想到這裡,董昆心下悵然。

後面其他的選手一一陸續登場,但余婕的影子始終在董昆腦子裡揮之不去。其他人和余婕比起來顯得太稚嫩或者太骨感,缺少歲月積澱出來的豐盈的女人味,這是董昆最欣賞的。

比賽結束,董昆滿腦子裡想的還是余婕的媚影,冥思苦想著怎麼能搞到她,於是便到酒店大堂吸煙散心。

這時突然有人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兄,這麼晚還不睡?」回頭一看,原來是蔣中義,手裡也拿著一隻煙。

「哦,單身一人,無心睡眠啊。」

「哦?」蔣中義聽出來話外之音,把董昆拉到一邊。

「是不是哪個健身小姐太迷人啊?我們的董大主任,哈哈。」蔣中義果然閱人無數,也夠直接。

董昆笑笑不答,心下卻一動。

蔣中義壓低聲音接著說,「老兄,來我的房間,今天有好戲看。」

董昆狐疑,覺得蔣中義話裡有話,卻很認真不像說笑。於是二人很有默契的來到了蔣中義的套房。

房間頗寬敞,裝修極奢華,有一張雙人席夢思大床和一張三人真皮沙發。窗外是濱江市璀璨繁華的夜景。夜幕降臨,對一些人來說,精彩才剛剛開始。

蔣中義招呼董昆坐下,拿出了威士忌酒。閒談幾句,蔣中義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裝作漫不經心對著電話說,「喂,余婕嗎?」

董昆聽了一愣,蔣中義這個老狐狸到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看樣子是打給余婕?這可巧了。

「余婕,你今天的表現很好。」

董昆豎起耳朵聽。

「嗯,沒什麼。不過你如果想拿冠軍的話可要把握機會哦,呵呵。」蔣中義接著說,「錯過這次機會,不但獎金大打折扣,你的職稱恐怕還是要出問題咯。而且這次之後,我不會再幫你了。」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

「你想想看吧,我的房間是608,我等你到12點整。」

說著蔣中義掛斷了電話。

董昆猜出了大概,蔣中義是在用這次健身小姐比賽冠軍來吸引余婕。而他作為東道主,自然樂得順水推舟分一杯羹,尤其這個人是他「一見鍾情」的余婕。

可余婕真的會就範嗎?五萬元獎金自然不是小數目,對余婕來說這個冠軍頭銜還能讓她盡快晉陞副教授,得到其他實惠比如廣告和產品代言。另外,別小看這個冠軍,它也是在健身健美協會混個一官半職的敲門磚。在中國,混個官當的意義有多大恐怕也不用細說。不過儘管有這種種的誘惑,對余婕是不是會那麼隨便,董昆還是有大大的問號。畢竟,看余婕的年紀應該已經做了媽媽,又在大學做老師肯定好面子有虛榮心,突破底線恐怕沒那麼容易。

蔣中義倒是顯得滿不在乎,一邊和董昆閒聊一邊隨手調著電視頻道,看起來已經胸有成竹,「我幹這行二十多年啦,對這些運動員瞭解。穿成那樣在台上走來走去的,說是體育項目,其實比妓女都浪。哥不是吹牛,上過的健身小姐至少一個加強排吧!」頓了一頓,他接著說:「余婕還是有點性格的,家裡條件也不差,圈內外看上她的不是一個兩個,楞沒人能搞定。不過今天她要是敢過來,不管軟的硬的,怎麼也得把她辦了!」

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過去了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已經接近12點了,蔣中義似乎沒那麼淡定了,一杯接著一杯的喝酒。不過他還是故作輕鬆的和董昆說:「老弟,今天爭取盡興。」

董昆想還好蔣中義剛才電話沒有提到自己,否則吃不到魚還可能沾一身腥氣了,那就麻煩了——混官場的人警惕性果然高一些。

眼看只剩兩分鐘,董昆想就再聊一會就告辭。他想:「看來沒戲了,余婕沒那麼笨,也或許,這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沒底線的。」

這是突然傳來輕輕的篤篤的敲門聲。董昆和蔣中義相視一笑。魚,上鉤了。

蔣中義打開門,慇勤的把余婕讓到門裡。只見余婕身著一襲黃色包臀短裙,戴絲巾,著超薄肉絲襪,踩著白色細高跟魚嘴皮涼鞋站在那裡。健身小姐的身材的確沒得說,屁股結實飽滿,大腿勻稱修長,稱得上前凸後翹,被包臀短裙映襯的更是曲線畢露。余婕的彩妝還沒有卸,妝容和臉上沁出微微的汗在一起,性感非凡。

和比賽是一樣,余婕仍然挽著髮髻,目光流轉,風韻楚楚。只是當她掃到董昆也在這裡時,臉上稍微一紅,掠過一絲尷尬。

余婕微微俯身,「蔣老師,董主任,你們好」,算是打過招呼。

說話間,蔣中義已經把門帶上,「不要多說,今天只要陪我們的董主任玩high,其他都好商量。」

董昆眼看程序進入了既定的套路,已經急不可耐,也不客氣,起身準備去抱住這個媚姿萬千的女人,好好褻玩個夠。

其實接了蔣中義的電話後,余婕思慮很久,本以為只是單獨來見蔣中義的。

這次比賽還算豐厚的獎金和連帶的好處,諸如職稱和代言,這些事業上的誘惑讓余婕覺得值得鼓足勇氣來和蔣中義交流一下。

余婕已經想好,萬一蔣中義想揩油,她如何能盡快脫身,甚至實在不行用別的條件讓蔣中義放自己一馬。用身體換去利益的事情,對她來說還是太齷齪了。

而眼下余婕明白事情超過她的預計,蔣中義開門見山毫不掩飾,分明是要自己淫蕩的姿態被兩個人同時欣賞,這太尷尬了!雖然因為工作需要經常穿很性感的比基尼做表演,可那畢竟是她熱愛的健身健美事業。作為受過高等教育的女人,一個妻子和母親,她豈能不知何為廉恥?想到這裡,余婕下意識的往門的方向退。

可那還容得她跑!蔣中義堵在門口,一把從身後抱住了余婕,不由分說把她往屋子裡面擁。兩隻肥碩醜陋的大手從後面伸過來,撫住余婕的肚皮還不老實的亂摸,雞巴立起來正好從下面頂住余婕的圓滾滾的屁股。

「乖,別害羞。」蔣中義說。

余婕穿著高跟鞋足有一米七多,豐盈高挑,而蔣中義只有一米六出頭,矮胖猥瑣。這場景看起來就像一隻白天鵝被癩蛤蟆死死叼住!本來健身小姐為了塑造形體進行力量和體能訓練,體質比普通女人要強許多,余婕掙脫蔣中義也並非不可能。怎奈余婕面對這架勢一來已經慌了神,二來潛意識裡由於對前途的重視她也怕得罪蔣中義這個健身健美界說一不二的大佬。於是余婕微屈著絲襪美腿,撅著屁股,被硬生生推進了兩三步,送到了董昆面前。

董昆看的獸性大發,上去啪的扇了余婕臉一巴掌,「臭娘們,還他媽裝!」

這一下余婕懵住了。作為大學老師、國家級運動健將和兼職健美操教練,她有著還不錯的收入和社會地位,平時習慣了受人尊敬。在家裡,老公和父母也一向縱容她的一些小性子,呵護備至。她那裡見識過這個?

趁著余婕恍惚的瞬間,董昆已經一下把余婕的包臀短裙貼著渾圓的屁股掀到腰際。霎時超薄連褲絲襪下的一雙滑膩修長的大腿和兩瓣結實飽滿的翹臀暴露在空氣中,包房內一下艷光四射!

余婕下意識的扭動屁股,嘴裡還發出「唔唔」的聲響,試圖擺脫這種尷尬的境地。

蔣中義和董昆不由分說一個推一個拖,把余婕摁在了真皮沙發上。在兩個男人的挾持下,任余婕再用力掙扎也是徒勞,因為女人的力氣終究有限,而她隱隱的希望事情還會有轉機。

余婕挽著俏麗髮髻的頭被董昆摁下去,為了不跪在地上她雙手只好扶住沙發坐墊,這樣她蹬著高跟鞋的兩條結實長腿伸的筆直,圓盤似的大屁股也不得不高高撅起。健身小姐余婕這時就像一隻等待征服的俊美母馬,相信哪個男人看了都會熱血沸騰!

「乖,聽話。」蔣中義一隻手用力壓住余婕的腰,讓她保持這種難堪的姿勢,另一隻手則伸到余婕的胯下,隔著薄肉絲褲襪和三角褲衩扣弄她的屄和肛門。

董昆也沒閒著,扳過余婕的頭,開始和她美美地親起嘴來,另一隻手像情侶一樣幫余婕把亂掉的頭髮理好。

董昆邊親邊說,「大美人,你這麼漂亮性感,還穿超小的比基尼出來秀,你確定不是在勾引我們麼?嗯?」

余婕的檀口被董昆的舌頭攪來攪去,被迫交換著彼此的唾液,說不出完整的話來,只能努力搖頭。想到像董昆這樣猥瑣想法的觀眾恐怕不在少數,健身小姐余婕的臉上感到一陣發燙。

余婕幾次試圖掙脫,因為這太羞恥了。不能想像自己以這種醜態被兩個並非親密的男人玩弄。

蔣中義和董昆死死的把住余婕,讓大美女繼續保持撅著光屁股的姿勢,同時不緊不慢的在那摳屄親嘴,享受著絲絲入扣的肌膚之親。他們不愧是歡場老手,余婕雖然是已婚少婦,並非不經人事,此時只覺得麻酥酥的電流一波一波的從胯下傳來,每一波都欲仙欲死!不一會兒,余婕的胯下已經濕的一塌糊塗,把窄小的三角褲叉浸成半透明,透過絲襪能依稀分辨出她略微發黑的大陰唇。余婕發出「哦……哦……」低低的呻吟聲。

蔣中義和董昆默契老辣地逐漸加碼。在持續性快感的刺激下,那層薄薄的窗戶紙被捅破,余婕僅剩的羞恥和矜持終於蕩然無存!交織在突破道德邊境的愧疚中,性的歡愉讓她更難以自拔。

余婕不由自主的晃動肥膩圓潤的大屁股去迎合蔣中義扣弄的節奏,嘴也和董昆橫豎交接難分難捨,親暱之態彷彿久別重逢的小兩口。整個屋子裡,只聽的撲滋撲滋的水聲不絕於耳,空氣中都瀰漫著余婕這個成熟女人下體的騷臭混合著Dior J’ adore香水的味道,實在淫靡不堪。這香水本來是余婕老公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可他肯定做夢也想不到,這份價值不菲的生日禮物竟會在某一天催動著兩個陌生男人的情慾,讓他們玩弄自己老婆時更加性意盎然、獸慾勃發!

蔣中義和董昆在玩女人這件事上分外心有靈犀。眼看余婕失守,蔣中義心中十分得意,停下來拍拍余婕的大屁股,「寶貝兒,乖,跪在沙發上。」

迷亂的余婕真的聽話的像母狗一樣跪在沙發上。

蔣中義一把從檔的地方扯開了余婕薄薄的肉絲襪,撥開她濕的不成模樣的三角褲衩檔下的布條,然後用力分開余婕的兩瓣肥膩滑白的大光腚,露出微黑的大肉屄和淡褐色的嬌嫩屁眼兒。由於興奮,余婕屁眼周圍細膩的褶皺都有節奏的一張一合,像一張小嘴兒,把蔣中義和董昆看的兩眼放光血脈賁張。

余婕臀縫傳來一陣涼意,才發覺自己最羞於見人的部位被看的一清二楚,這是連丈夫都不會讓看的地方啊!

余婕一隻手慌亂的伸到後面想去擋住,「不要啊,很髒的。」

蔣中義卻順勢抓住這只滑滑軟軟的手,然後把另外一隻也抓過來,來了一個老漢推車式,「嘿嘿,來吧,妹子。哥喜歡你多少年了,你他媽一直給我裝。今天咱們好好玩玩,臭騷屄!」

這時余婕的圍著精緻的絲巾,亮奶光腚的跪在沙發上,兩隻手被從後面把住,黃色的緊身裙子都纏在腰際,露出寬闊豐盈的屁股高高撅起,濕漉漉的三角褲衩被扒到膝彎,屁眼兒不知羞恥豁開著,細膩柔嫩的褶皺一鬆一緊慢慢蠕動,三寸高的白色細高跟魚嘴涼鞋還掛在腳上,說不出的狼狽和淫靡!

「蔣……蔣老師……不,不要……我……我一向……很尊敬……您……的啊,放……放過我吧……」余婕羞的說不出話來。從小一帆風順,因為健美操特長報送大學,年紀輕輕便留校任教,雖然沒有拿過全國比賽的冠軍,她一直以為靠自己的努力只是早晚的事情。可沒想到出人頭地是以今天這種方式。雖然有不好的傳言,她也一直以為比自己大二十多歲父親一樣年紀的蔣中義是一個可親可敬的長輩,卻沒想到真實的他是這樣的衣冠禽獸。性的快感,對丈夫的愧疚和職場女人宿命般的悲哀,幾種情緒交織在余婕的腦子裡,此起彼伏。迷亂中沒有一絲力氣去抵抗了。

蔣中義扒開余婕兩瓣雪白大屁股的時候,董昆扯開余婕的領口,兩隻手老辣的捏磨起余婕挺立起來的乳頭,「大美女,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迷住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賤,屄黑不黑,屁眼兒臭不臭,哈哈哈……」

「啊……啊……」余婕實在受不住來自胯下和乳頭的雙重刺激以及下流的羞辱,叫出聲來。

這時的余婕,如果看到自己在兩個男人中間丟盔卸甲的淫態,一定會羞的鑽到地下。

董昆和蔣中義兩個人,一個對余婕「一見鍾情」誤打誤撞,一個是覬覦已久早有謀劃,此時看著已成胯下敗將的余婕,雞巴早都硬梆梆立的老高。

蔣中義解開褲子,掏出雞巴,一用力後入式直搗余婕的濕潤爽滑的屄芯子,一邊抽插,一邊用手扣弄她的嬌嫩屁眼兒。

董昆看蔣中義玩起了下面兩張「嘴」,不甘示弱,按住余婕梳了烏黑油亮發髻的臻首,先把滾燙的雞巴在余婕精心化過妝的臉上蹭了蹭,然後撲的送進了她的嘴巴,接著用手繼續撥弄她的兩粒漲起來的大乳頭。

此時健身小姐余婕上下的三張「嘴」都被塞滿,樣子狼狽不堪!充實的感覺是那麼的怪異,想要掙脫卻充滿期待……性的快感蔓延開來,屋子裡充滿余婕的成熟婦人的騷氣和男人雞巴的性臭。快感讓余婕不顧醜態,徹底放開,不住前後聳動插著雞巴的大屁股,唆緊含弄舔著另一個雞巴的秀口,雙目微合,沉浸和迎合著上下三處襲來的一波又一波的洶湧浪潮……

「啊……啊……啊……哥哥……

老公……老爸……」愛慾的電流刺激著余婕的每一根神經,讓她神魂顛倒,語無倫次。在兩隻雞巴的夾擊下,余婕覺得全身痙攣,高潮如閃電般陣陣襲來,一種空前的快感貫穿全身。

「啊啊……」終於,伴隨噴射的淫水和兩個男人同時射出的渾厚腥臭的精液,健身小姐余婕浪叫一聲被操的癱軟在沙發上。

看著衣衫不整的余婕昏睡在沙發上,蔣中義意猶未盡。他問董昆,「老弟,還有力氣沒?」

董昆說「沒問題,還有節目?」

蔣中義說,「那好,今天玩盡興!」說著拿起電話,「喂,李穎,來我房間,608,快點。」

董昆吃驚不小,心想這蔣中義莫非早就和李穎有染了?雖說蔣中義在健身健美這個行當裡有一定地位,可李穎怎麼也不像這種人啊。

蔣中義看出他的疑惑,從出一盤DVD,說:「看看你就明白了。」邊說邊把DVD塞進影碟機。

電視上出現的一男一女做愛的畫面,光線很暗,不是很清晰,一看就是偷拍。不過從身形和側臉能看出女的是李穎,男的卻不認識。

「女主角是李穎。男主角嘛,是我曾經的競爭對手。這帶子是我黑道上的哥們幫忙弄到的。男的甭想再跟我爭了。李穎嘛,自然也成了我的胯下的一員愛將咯。」蔣中義不無炫耀的說。

董昆實在不敢相信那個成熟幹練嫵媚大方的李穎,和此時電視上正在撅腚舔雞巴的賤女人是同一個人。然而事實就是這樣,他甚至有一絲絲為李穎感到惋惜了。

外面傳來高跟鞋敲擊地面清脆堅實的聲音,由遠及近。蔣中義去開房門,把李穎讓進了屋子。

李穎還穿著職業套裙,挑染了酒紅色的大波浪長髮,臉上好像補過妝,畫著亮粉色的眼影,看上去仍然是嫵媚大方。超薄黑絲襪和黑色尖頭細高跟皮鞋把她映襯的十分高挑明麗。

看到屋子裡滿地狼藉,電視上一絲不掛的自己,沙發上衣冠不整光腚露乳的余婕……李穎咬了咬嘴唇,明白今天怎麼也是難以逃脫了。而兩個露出直挺挺大雞吧的男人讓李穎尷尬之餘卻隱隱有些期待,不禁覺得渾身的浪肉發燙。

既然彼此赤誠相見,那就直奔主題。反鎖了屋門,蔣中義說:「穎兒,不介意你董哥加入吧?去打個招呼。」

李穎故作忸怩,「討厭……董哥又不是外人。」聲音媚裡帶甜,邊說邊脫去了短西裝上衣,扔在一邊。然後走到董昆近前,擺了個很撩人的pose,「董哥,你名字叫昆,一定很會日屄吧?嗯……」

看起來端莊大方的李穎會是這麼騷浪,搞的董昆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摟過李穎,美美的和她親起嘴來,邊親邊撫摸她套裙下堅實飽滿的翹臀,很快雞巴又漲的又大又硬。

蔣中義坐在床上看的也很性奮,「怎麼樣,老弟,這個騷屄夠味兒吧,哈哈……」

李穎臉微微一紅,卻親的更來勁,好像董昆是她老公一樣。

親熱一番後,董昆把李穎拉到床邊,對蔣中義說:「大哥,一起玩。」

李穎媚眼一拋,嬌滴滴的說:「壞,兩個欺負一個……」邊說邊自己撅屁股爬到蔣中義身邊。然後背靠著床頭,貼臀套裙向上一擼,把雙條修長健美的黑絲美腿伸展開分成大大的M型,塗著艷紅指甲油的雙手放在陰戶那裡摩挲,還極富挑逗意味的發出「嗯……哦……」的呻吟。李穎褲檔已經被淫水濕成一片!

蔣中義罵了一句,「浪貨。」把李穎連絲襪帶褲衩一起扒到膝蓋下面,濕漉漉肉乎乎的一張大騷屄頓時毫無遮攔。緊接著蔣中義又扯開李穎的上衣扣子,胸罩向上一推,彈出一對白花花的大奶,直刺的人張不開眼!

這動作一氣呵成,剛才還衣衫完整的李穎一下被剝成任人擺佈的大白羊。董昆雖也閱女無數,卻不得不佩服蔣中義在收拾女人方面的道行。

對著門戶大開的李穎,蔣中義一手扣屄一手摸奶,上面還親著小嘴,發出滋滋的聲音,聽起來舒爽萬分!

「嗯……蔣大哥,人家想死……你了……」,李穎在蔣中義老辣的玩弄下有點嬌滴滴的說道。

「是你的屄想我吧?哈哈……你老公可真放心讓你出來混,啊?大美人兒。」蔣中義戲謔道。

「他?生意整天都忙,哪有時間陪我嘛。」

「我看他是做帽子生意的吧。」

「你壞……」李穎撒嬌似的打了蔣中義一拳,又緊緊的摟住他親嘴,繼續享受魚水之歡。

李穎一身OL系的衣服都還掛在身上,關鍵部位卻一個不少的給蔣中義淫弄,不一會兒就開始鶯聲浪語的叫喚,「老公……受不了啦……舒服死了……」

蔣中義覺得時機到了,抓住李穎兩隻腳腕,高高舉起,然後「嗯」的一聲,把又黑又硬的大雞吧捅進李穎的美人屄。

「啊……」伴隨雞巴的插入,李穎似乎得到極大的滿足,嬌媚的叫聲聽的人骨頭麻酥酥的。

李穎使勁扒著自己兩條修長健美的黑絲美腿,屁股抬得高高的,極力的迎合著蔣中義九淺一深讓女人飄飄欲仙的大雞吧。

此時的李穎美目微閉,臉上一絲紅暈,浮現出做愛時才有的彷彿痛苦的滿足感,看起來不知道有多美。

這個端莊優雅OL范的大美女比婊子還聽話,看的董昆血脈賁張,心想:「看來人不可貌相啊,蔣中義在調教女人方面真有兩下子!」

李穎作為前健美小姐,又是三十幾歲的年紀,性慾很旺盛,一般人非常難駕馭。能把她調教的這麼聽話,不但因為蔣中義的權勢,更和他過人的精力和操屄技術有莫大關係。

董昆瞟到李穎被高高舉起的兩隻穿著黑色細高跟鞋的美腳,雞巴漲的老高,打起了主意。他湊上前,跪坐一旁,抱住李穎的一隻美艷欲滴的玉足來回撫摸。

因為性的刺激和高跟鞋的修飾,李穎腳面繃成一個美妙無比的弧度,透過薄薄的絲襪和白皙的皮膚能看到凸起的血管,充滿了性的誘惑,每個男人都會難以抗拒……

董昆一隻手抱住李穎的腳開始舔了起來,另外一隻手去撫弄李穎美麗的大波浪長髮。

「董哥,你雞巴好大。」李穎媚眼如絲,騰出一隻白皙的手,握住董昆的大雞吧,上下套弄起來。眼波流轉間,這女人的風韻實在妙不可言!

董昆鬆開李穎的美腳,湊得更近,索性把李穎的頭扳過來,讓她含住雞巴,雙手美美地薅住美麗大波浪長髮。

這時,李穎下面分著黑絲美腿,屄裡插著蔣中義的滾燙的大雞巴,上面則用嬌艷紅唇在給董昆口交。李穎面頰緋紅,一身浪肉發燙,不住發出「唔唔……」的呻吟,還時不時翻著白眼,其實被干的空前滿足!

看著電視裡循環播放的自己淫蕩的做派,被兩個富有性經驗的男人同時玩弄,恐怕什麼樣的心理防線也早都崩潰了吧!

余婕突然醒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幕不敢相信。這些健身圈的頭面人物們,協會主席蔣中義和副秘書長李穎,正上演一場淫靡不堪的春宮戲……恍然間她明白了一些傳聞其實並非沒有根據,這個圈子真的如此醜陋!而李穎與她對視的目光又是那麼意味深長,彷彿在一瞬間,余婕對健身健美事業從大學到現在十幾年的奮鬥和美好信念轟然倒塌了。

出神的看著伺候李穎的兩根火熱的大雞巴,余婕忽覺胯下陣陣的空虛,然而這個夜晚她早已忘記了什麼叫廉恥。

蔣中義察覺到她醒過來,瞟了她一眼,說:「寶貝,看我和你董哥正忙著和你李姐玩呢。你自己摳屄給我們助助興!」。

余婕站起來,目光空空的,用手理理有些凌亂的髮絲,竟擺出一個媚人的姿勢,和她比賽時的展示美腿的自選動作竟然還有幾分相像。只見她踩著水晶細帶高跟鞋,分開兩條修長健美的大腿,一隻手去輕輕撫摸自己的奶子,一隻手伸到胯下去扣弄自己的陰蒂。隨著余婕的賣力扣弄,那裡發出滋滋的水聲。

「你們看我美嗎?」余婕邊手淫邊說,倒像是在做一次特別的表演。

玩到興起,余婕又坐回真皮沙發。雙腿肆無忌憚的分的更開了,手繼續扣弄著自己黑黑肉肉的屄,屁眼也跟著一張一合的。弄的投入,還忍不住肛門一鬆,撲的放了個響屁出來,惹得董昆和蔣中義哈哈大笑。

余婕和李穎兩個娘們騷浪的叫聲此起彼伏逐漸充滿整個套房。

「哦哦……嗯……」

「浪死我了……屄真爽……」

余婕在性的刺激中high到忘形,騷勁兒上來,平時刻意迴避的髒話都脫口而出,哪還有一絲為人妻為人母的矜持和尊嚴!

氣氛愈加淫靡,高潮也越來越迫近,只聽董昆,蔣中義,李穎和余婕「啊……」的一聲,在這個不堪入目的客房,他們同時迎來了一次徹底的釋放!

四個人衣衫不整一片狼藉,醜態畢現。放眼望去,床上沙發上儘是淫水和精液的痕跡。兩個女人都赤乳光腚,渾身發燙嬌喘連連,把自己最私密的部位盡情示人,好一副媚光四射的畫面!不知她們日後想起這個放蕩的夜晚會做何感想?

幾天後。余婕如願拿到這次健身小姐冠軍,不但拿到了5萬元獎金,還成為濱江市旅遊小姐和健身健美協會候補委員,做到了名利雙收。

記者對余婕進行了專訪,標題是似有深意的「冠軍的路並不平坦——記健身小姐余婕」,配照是余婕身穿那套性感的金色比基尼和水晶細帶高跟涼鞋,手捧獎盃,笑意盈盈。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