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愛如山

(一)第一次對媽媽的身體產生異樣的感覺是在十歲。

那次是在晚上,我躺在蚊帳裡睡覺,媽由於淋了雨進房間換衣服,有點急,沒發現我在裡面,開著燈她就開始換了。

我當時是醒著的,看到她進來換衣服,我突然就心裡一緊。

媽媽一會兒就脫得精光,她完全沒注意到蚊帳裡一雙眼睛正貪婪地盯著她成熟的裸體在看。

媽媽當時也就三十歲,正是一個女人最成熟的年紀。

她滾圓的乳房,白花花的身體,還有飽滿的陰阜上的那叢陰毛,讓我的陰莖一下就豎了起來。

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什麼性不性的,只感覺嘴裡發乾,心跳加速。

我打小膽子就小,從來就不敢一個人睡,而我家裡唯一的兄弟姐妹就是姐姐,她就大我一歲。

按理我和姐關係應該很好,但我和她從小就玩不到一塊,我甚至拒絕和她在一個房間睡。

我從小很依戀媽媽,和她在一塊才睡得著,所以到十歲了,我還是和媽媽在一床睡,而且是一頭睡,爸爸反而睡在另一頭。

農村人沒那麼多講究,沒有誰對一個十歲的男孩還和媽媽一起睡感到奇怪。

而且,我從小就有個壞毛病,不摸著媽媽的乳房就睡不著,到十歲了還是那個樣子。

媽媽也不覺得這是個問題,我是家裡的唯一男孩,她最寵我了,在她眼裡我還是那個吃奶的孩子,一個孩子摸他媽媽的奶子當然沒有什麼,在那次偷窺以前我也覺得沒什麼。

不過在那次偷看了媽媽的裸體之後,我摸在媽媽奶子上的手開始感覺異樣起來。

我開始不滿足把手光放在她奶子上,我開始用手捏她的奶頭,來回在她奶子上愛撫。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深夜她睡著我沒睡著的情況下做的。

漸漸地,我又對只摸她奶子不滿足了。

一個晚上,我摸了一會媽媽的奶子,手開始下移,摸了一會她的小腹,接著懷著緊張的心情,手慢慢插入了她的內褲。

首先觸到的是一叢軟軟的毛髮,當時我也隱約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但是這個念頭非但沒讓我停下來,反倒是讓我越發興奮起來。

我知道我摸到了媽媽的屄毛。

就在我的手想繼續往下探的時候,媽媽大概是有點醒了,她把我的手捉了出來,背過身繼續睡了。

過了良久,我又嘗試了一次,但還是手剛插入她的內褲她就醒了,媽媽又一次把我的手拿出來,但也僅僅如此而已,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她仍舊接著睡。

後面我也熬不住了,也不知不覺睡著了。

後面的一段時間,我還有過幾次嘗試,但過程和第一次差不多。

一來二去,我小孩心性,畢竟還是糊里糊塗對性沒什麼認識,所以也就到此為止了。

再過了一兩年,我漸漸大了,也就不再和媽媽睡了,這事就算結束了。

十六歲那年,家裡讓我到外地去上中專。

頭兩年還好,我把心都放在學習上,也沒談女朋友。

按說我長得不錯,在學校裡找個女朋友不成問題,但從小就靦腆,加上保守的思想,我唸書時居然和女生們沒什麼過多的接觸。

一切都按部就班,生活既正常又顯得有點乏味。

中專念到第三年的時候,家裡的經濟條件大為改善。

說是方便我學習,媽媽作主為我買了電腦。

正值青春期,又沒人管,我漸漸迷上了色情網站。

對著那些眉目生動的女優陰部特寫,我一遍遍發射,一遍遍想著從各個角度操爆她們。

不知從何時起,十歲那年媽媽裸體的記憶在我腦海裡逐漸清晰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己經算是基本長大了,人倫世故也不像小時候那麼無知了。

我極力克制不去往那方面想媽媽,我知道就是往那方面想一想都是禁忌的,都是可恥的。

我開始也不敢在網上看那些亂倫小說,覺得那真是變態無恥,怕自己看著看著也會成一個變態的人。

約束越強,反彈越大,終於抵不住誘惑,我看了一篇母子間的亂文,沒想到,這篇亂文給我帶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入迷了。

不過在開始的時候,我自瀆還不敢把媽想像成女主角。

人的膽子是越來越大的,不知哪一次,在腦海中,我想像著是在和媽做,這次反應很大,我興奮得差點沒背過氣去。

我食髓知味,自瀆時,邊回憶媽媽赤條條的樣子邊念媽媽的名字,這樣的每一次都帶給我上天的感覺。

終於暑假回家了,我發覺自己已不再是那個懵懵懂懂的少年了,我狼一樣的眼光不時瞟向媽媽的敏感部位,媽媽依然一無所覺,她還以為我是她懷中的那個乖小孩呢,她不知道我已存下了怎樣驚人的念頭。

一個炎熱的中午,爸爸外去有事,姐姐在外間睡著了。

我走進媽媽的臥室,她在床上也睡著了。

房間開著風扇,媽媽睡得很沉。

雖然快四十了,由於勞動,媽媽的身材保持得還是很好。

媽的腿不算太長,但白皙豐滿很有肉感。

媽媽的睡姿很不雅觀,大張著腿,手放在兩邊,呈一個大字形,一副挨操的樣子。

風扇把她的睡裙時不時吹起,讓我對她的下身一覽無遺,她穿著一件窄小的白色三角內褲,飽滿的陰阜把內褲撐得高高的,在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兩瓣陰唇留下的印痕,還有一些陰毛從內褲的邊緣露出。

我血一下衝上腦門,雞巴一下就翹了起來。

我也不管死活了,回身把房門反鎖了,然後爬上了床。

我三兩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也不去脫掉媽的睡裙和奶罩,直接把她的睡裙擼到她腰部,然後褪她的內褲,我也不管會不會弄醒媽媽,高漲的淫慾讓我不顧一切了。

為了把媽媽的內褲脫下來,我不得不搬動她肥大的屁股,可能是太累了,她還是沒醒。

雖然以前從來沒有干過屄,但從錄像上我早已學會了種種姿勢。

我赤紅著雙目,雞巴此時象鐵一樣硬,我把媽的大腿分得更開,用龜頭先在媽的陰溝裡滑動了兩下,找準了陰道口,緩緩推了進去。

啊,好爽,終於插進了媽的淫屄。

沒有淫水潤滑,媽的陰道有點澀,可這更加強了我龜頭和媽陰道內壁的摩擦的快感。

媽的陰道好緊,加上人世間最禁忌的母子倫常被打破,我差點一插進媽的屄裡就射了。

我可不想一下就結束這個世界最高的享受,平靜了一下情緒,我把媽肥白的雙腿扛到了肩上,在媽的陰道裡開始了緩慢推進抽出。

不敢抽插得太快,我細細品味著媽媽陰道的夾緊。

真是不可思議,媽媽在這種情況居然還沒醒。

這種干屄姿式有一個好處,就是邊操邊可以觀察雞巴在媽的陰道裡進去,實在很爽。

操了一會,我想再玩玩媽媽的奶子。

我放下媽的雙腿,不過雞巴還留在她的陰道裡。

我要把媽脫得精光,再慢慢操她。

就在我想從媽的頭上把她的睡裙脫掉的時候,媽突然睜開了眼睛。

她開始好像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她的兒子正在操她的屄。

我也大吃一驚,不知道她會怎麼反應,開始干的時候沒想太多,這時我害怕起來,她喊怎麼辦。

媽沒喊,我馬上明白了她比我還害怕被別人知道。

她用手開始用力推我,腿也往回抽,想把我的陰莖從她的陰道弄出來。

我只剛開始一瞬間害怕了一下,明白了媽不敢聲張的道理,我哪裡還會放了到手的肥肉。

我索性把媽往我懷里拉,把她的雙手緊緊抓住反到她的屁股上,再摟住她的腰,採用對坐而操的姿勢從下往上繼續幹她。

媽媽拚命掙扎,我幾乎要抓不住她了,我低聲說:「你再動,你再動外面姐就聽到了。

」媽果然不敢再劇烈掙扎了,但她還是不配合,渾身扭來扭去。

豈知她越是這樣越是增加了我的快感,我用一隻手繼續抓住她,一只手騰出來把她的奶罩徹底脫了,用嘴來回叼著她的奶頭。

太刺激了,強姦的快感、干自己親生母親的亂倫快感、媽媽的大奶子來回晃蕩的視覺快感、媽媽的緊屄夾擊的快感,一時統統向我襲來,我知道自己快射了。

我也不管媽的雙手的亂抓了,騰出雙手抓牢她的肥臀,一下一下狠命快速地衝擊她的陰道,雖然媽還在掙扎,但生理反應是控制不住的,她陰道裡淫水多了起來,我的陰莖越來越硬,在媽的陰道裡抽插越來越快,床板都被我弄得彭彭作響。

終於,我的精液射進了親生媽媽的淫屄。

操完媽媽之後,我放了手抽出身子,媽媽則有點還沒回過神來的樣子,赤裸裸地呆坐在那裡,眼光也不和我接觸。

我也不想解釋什麼,穿了衣服就出去了。

滿床淫水的嘖跡,管它呢。

我走出媽媽的臥室,姐還在那睡。

她可真能睡,我操媽都操了接近二十分鐘,發出的聲響那麼大,她都沒醒。

我有點慶辛,她發覺就完了。

(二)我睡了一下午,醒來時已是吃晚飯的時間了,我心裡有點忐忑,怕出點什麼事。

還好,一切如常,晚飯還是媽做的,她表情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就是避免和我眼光有什麼接觸,話也不和我說了,平時媽是喜歡和我說話的。

爸是一貫的馬大哈,不說媽外表沒露出什麼,就是媽再不正常一點他也感覺不出來。

姐呢,她笑我書沒讀多少,人倒越來越懶了,到吃飯時才起,她也根本沒發現什麼。

我放下心來,知道中午的事就算過去了。

心裡又開始暗暗盤算,什麼時候找個機會再會會媽媽,她的屄我還沒操夠呢。

自從那次操了媽之後,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對待她,沒事就喜歡粘在她身邊,顯得親近又依戀。

剛開始幾天,媽不太搭理我,但我毫不灰心,一如既往地表現得像她的好孩子。

漸漸地,媽媽和我的關係又恢復到以前的狀態。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接受這個事實,就是到後來,我也沒問過她。

畢竟媽也有她的尊嚴,有些事是不能問的。

真實的原因,我猜想,可能和媽從小生活在一個封閉的環境有關。

媽從小就在一個落後的山村長大,又沒讀過什麼書,對社會的規範沒什麼太多的概念。

母子亂倫,在大多數頭腦中人可能是滔天大罪,是寧死也不能接受的,而在她,只是認為這是一件不能讓人知道的秘事罷了,僅此而已。

她確實又很溺愛我,我就是犯了再大的錯都能原諒我,所以她很快就想通了。

爸雖然對她不壞,但他們間絕談不上愛情,在媽的潛意識中,也許把我當成了某種感情的替代品吧。

媽原諒了我之後,我一直在找機會和她再來一次,但一直沒找到適當的機會,搞得我越來越慾火焚身。

機會終於來了。

一天,爸分派我和媽到一塊地裡去割麥子,他和姐去另一塊地割,都帶飯,中午就不回了,就地休息。

爸對他的安排很得意,說兩邊齊頭並進可以加快進度,男的有力氣,所以一邊安排一個,爸媽有經驗,也一邊安排一個,這樣安排最是合理。

我連忙隨聲附和,說老爸沒讀過書卻知道統籌,太聰明了,老爸很高興,我也很高興。

我知道爸為什麼高興,他卻一點不知道我為什麼高興。

我和媽負責的那塊地我知道的,離家很遠,在一座山後面,旁邊就是湖,而且孤零零的就我們家一塊地在哪,旁邊也沒別人什麼地,平時基本沒人去,是一個僻靜的好地方。

在那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沒別人的,更妙的是,就我和媽兩個人去,我當然要大讚爸爸英明了。

一路上我特別高興,和媽有說有笑,她任我說個不了,自己一聲不吭,只是帶著深明底裡的神氣嗔了我幾眼。

一到地頭,我看看周圍沒人,就一把抱住了媽。

媽也不再退縮,只是示意我們到麥地的中央去。

我小心地在地的中央壓平了一塊地方,鋪上了我的衣服,媽也脫下她的外套鋪了上去。

麥子很高,我們就是貓著腰外邊的人都看不見,一坐下來更是沒人看得到了,我和媽都心情大定。

我把媽抱住,舌頭探入她的口內,媽也配合著和我吻了起來。

我手到她背後解開了她的奶罩,手忽托忽罩、忽捏忽夾、忽揉忽握,配合著接舌吻,把玩起我小時候就把玩過的奶子來。

這次情況和上次已大大不同,我要好好享受媽媽的肉體,要把媽媽的淫慾全調動起來,這樣以後再操她就容易了。

經過我這一吻和玩奶,媽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身子也微微顫抖起來,一朵紅暈飛到了她的臉上。

她手開始在我的身上摸索起來,我把她的手引到我的褲襠,我也摸進了她的褲襠。

不像小時候,這次她不再把我的手拿出來了,她把陰部往前靠了靠,方便我的撫弄。

媽的陰部已經是一片滑膩了,我撥弄撥弄她的陰唇,撫弄撫弄她的陰蒂,手在她屄上好不忙碌。

媽在我耳邊輕輕地呻吟起來,她抓住我勃起的陰莖,身子往地上慢慢倒去,她這是暗示我可以開始操她了。

我把她放倒在麥稈和衣服鋪好的「床上」,接著把她的長褲和內褲也脫了下來。

媽雖然算不上美女,但身材一流,滾圓的奶子,細細的腰身,豐滿的大屁股,肉感緊並的大白腿,配上陰阜的一叢黑毛,成熟極了,誘人極了,我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

媽白花花的身體此時乖乖地躺在我腳下,她要隨便我玩弄了,我當然不會客氣,我發誓,這次要把她操得死去活來。

把媽脫成大白羊後,我自己也脫得精光。

媽此時微閉著眼睛,她正等著我把雞巴插入她的屄內。

我卻不想這麼早就進入主題,反正今天有的是時間,我要慢慢搞她。

我分開媽媽的雙腿,把臉湊近她的陰部,開始細細地觀賞她的屄。

媽媽的屄好美啊。

黑黑的陰毛,除了陰阜上細密的一蓬外,大陰唇上間或也有幾根,比那種光溜溜的白虎更讓人有干的衝動。

畢竟已經被爸幹過那麼多次了,她屄的顏色已不是少女的那種紅了,而是紅裡透黑,黑中帶紅,這種成熟的顏色卻讓我更為衝動。

媽媽的陰唇很肥厚,肉肉的現在已掛有幾滴淫水的露珠。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媽媽的肥臀又墊高了點,再把她的腿曲起來,把頭埋入她的胯間,伸出舌頭,從媽媽的陰道口沿著她的陰溝直舔到她的陰蒂,一下一下,我像發情的淫獸,瘋狂舔著媽媽的屄。

爸可能從來沒這樣舔過她,加上現在是她的親兒子在用舌頭孝順她的屄,在這種淫糜的刺激下,媽嘴裡發出了哦哦的呻吟,下面的淫水也越流越多。

淫水越多,媽陰部腥臊的味道也越濃,但這非但沒讓我噁心,反讓我越來越興奮,我越舔越勇,時不時把舌頭卷在一起,淺淺地插入媽媽的陰道。

媽媽的喔喔聲越來越大,我的雞巴也越來越硬。

媽這時可能忍受不了陰道的空虛,抱著我的頭往上拉,她要我用陰莖插入她多水的淫屄。

我卻還不肯罷休。

我爬了起來,把媽再一次放平,這次稍稍墊高了她的頭。

我虛坐在媽高聳的奶子上,雙手搬住她的頭,猙獰的龜頭觸向她的嘴唇。

媽這時臊得不敢睜眼,估計以前她沒玩過這種姿勢,所以她不知道此時應該張開嘴配合我。

我輕輕一用力,龜頭頂開媽媽緊閉的嘴,插入她的口腔,她的腮幫子一下就鼓了起來。

我定了定神,緩緩地抽插起媽媽上面這張淫嘴來。

太陽這時已悄悄探出了頭,和熙的陽光灑在媽媽散在雪白膀子的黑髮上,幻出星星點點五彩的光芒。

一陣微風吹過,金黃的麥浪在我頭頂緩緩起伏。

我騎跨在媽媽身上,往前探,龜頭直到媽媽的喉頭,往後抽,屁股和媽媽的大奶子來回碰擦。

媽媽在我的進攻下唔唔連聲,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享受。

身旁的如詩如畫、身下的婉轉嬌啼,我到這時才真正懂得了什麼叫欲仙欲死。

抽插了百八十下後,我感覺龜頭越來越熱,再幹下去就可能要射了,媽的下巴可能也有點酸了,不如讓她休息一下。

我從媽媽嘴裡抽出了陰莖,示意她在我們的「地床」上跪爬著,把屁股撅起來,我要從後面幹她。

媽媽這時也是淫興大發,我說什麼她聽什麼,她乖乖地把肥白的屁股翹起來,等著我用公狗干母狗的方式姦淫她。

肉感的大白屁股,褐色帶幾根肛毛的菊花蕾,飽滿象河蚌的陰戶,垂掛的雙奶,這一切的一切,讓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扶住媽媽的細腰,灼熱堅硬的陰莖從後面緩緩推進了她的陰道。

媽媽陰道內的淫水早已是氾濫成災,我的龜頭輕而易舉就沒入了媽媽陰道的最深處。

我的雞巴還算粗大,媽媽的淫屄也算緊,所以插起來是次次著肉、唧唧有聲。

我陰莖往外拔時,帶動媽媽陰道內壁的嫩肉也往翻。

我陰莖往前推時,媽媽的大屁股就往後湊,好讓我插得更深。

陰莖在媽媽陰道裡一個來回,我小腹也就和她肥大的屁股拍擊一次,啪啪的聲響很大,幸好周圍沒人會聽見。

我們越干越歡,細小的泡沫在陰莖和陰道的交接處也越聚越多,媽媽喔喔的呻吟也越來越響。

摩擦著媽媽的陰道內壁,最深處又直碰到媽媽的子宮頸,龜頭傳來的快感越來越強烈,我不禁斷斷續續低低地叫道:「媽………麗鳳,………你的屄好緊」,媽的名字叫張麗鳳。

聽到我大膽的淫話,她更加興奮了,嘴裡發出類似哭泣的嗯嗯聲。

她還是有點羞澀,不敢也叫著我的名字說淫話。

邊叫著媽媽的名字,邊操著媽媽的淫屄,我原來的想像都成了現實,太爽了。

世上還有比操自己親生媽媽屄更爽的事嗎?我看是沒有了!扶住媽媽的腰盡情快速插了她兩百來下後,我手換了個地方,改握住她垂下的奶子,放慢節奏一下一下捅她的肥屄。

抽的時候只留半個龜頭在媽媽的陰道裡,插的時候連根塞進,恨不得陰囊都擠進她的淫屄。

我火力很猛,媽媽逐漸敗下陣來了,她屄裡滲出的淫水把我們墊在麥稈上的衣服都滴濕了,她快高潮了。

她含混地吩咐我加快速度,和她一起射。

我不敢違抗母命,手收回來固定好她的腰,嘴裡叫做媽媽的名字,陰莖發了瘋般在媽媽淫屄裡進出,媽媽的屁股上的肉還沒來得及彈回就又被我的小腹拍扁,媽象垂死的人啊啊地大聲叫了起來。

她渾身都軟了下來,沒有我的強力固定,她就要被干趴下了。

媽媽的陰道開始頻繁地放鬆夾緊,放鬆夾緊,她馬上要高潮了,我的陰莖在媽媽泥濘的陰道裡也越來越硬,越來越酸,終於插了五十多下後,我低吼一聲,精液全部打在媽媽陰道內壁上,媽也噢的一聲撲倒了,我和媽都狂潮了。

經過這樣的激戰,我和媽都很累,休息了很久才開始割麥子。

工作的時候,我們表現又像正常的母子了。

剛才的事,好像根本沒發生過。

經過麥地的這場戰役,我知道媽以後是再也不會拒絕我了。

不過,在此之後的一段時間,這樣的好機會再也沒有重新出現過。

我就像偷過腥的貓,知道了魚的美味後,就再也不肯放棄了,不是偷過一次兩次就不再偷了,而是在想怎樣才能偷到更多。

爸晚上總是在家裡,晚上是不可能上媽的床了。

白天他倒是有時候不在,但有一個姐總是在家裡進進出出,也沒機會。

去外面搞?再也沒有那樣不會有人發現的場地。

經過用心的觀察,我發現只有在媽洗澡時才有機會達成心願。

我家沒有專用的洗澡間,媽洗澡都是晚飯後在廚房用大木盆坐浴,而且是全家最後一個洗。

廚房是一間單獨的屋子,挨著我家住房並排而建,單獨開門,在裡面進去,在主住房根本不知道。

在媽洗澡時溜進去,把門一反鎖,在裡面就是操翻了天,外面也不知道,太妙了。

我把我的想法偷偷告訴了媽,媽同意按我的辦法行事。

發現這個竅門後,我總是趁爸和姐沒注意時,先在廚房藏好,然後媽再進來。

爸和姐對我在晚上總是消失一段時間一點都不在意,以為我外面玩去了,而他們自己,在那個時間總是在房間看電視。

用這個辦法,我幾乎天天在廚房操媽,操完後,看看周圍沒人我再先溜出來,而媽負責清理戰場。

一個晚上,我正像往常一樣抱著媽媽的肥屁股從後面狠狠地操她,門突然有動靜了,先是推,沒推開,接著敲。

聲響不大,聽到我和媽耳裡,卻像響雷那麼驚天動地。

媽顫聲問道:「誰~~~啊?」,我也嚇得要死,當時正插在媽媽陰道裡的陰莖死蛇一樣軟了下來。

是爸,他說他要進來。

我聽到是爸,人嚇得更是要癱了。

爸說要進來拿東西,還好,聽他的口氣,不像他發現了我和媽的秘密而特意進來「捉姦」。

媽叫他等她洗完澡後再來拿,爸說等著急用堅持要進來。

我稍微緩過點神來,火速穿好褲衩想從後面的窗戶跳出去,到了跟前才發現窗戶用鋼筋封得死死的。

怎麼辦,廚房就這麼大,根本沒地方躲。

爸一進來就得發現我,到那時,他就是再馬大哈十倍也會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急得白毛汗一下流了出來。

還得說媽鎮定,向我指了指門後,我急忙躲了過去。

媽拿了爸要的東西,門開了一道縫,一隻手用毛巾摀住胸部,堵在門口不讓爸進來,通過門縫把東西遞了出去。

爸拿了東西咕噥了兩聲就走了。

媽重新反鎖了門,我才長出了一口氣,好險。

經過這次險情,我再也不敢在廚房裡操媽了。

沒過多久,我就開學回學校了。

(三)在學校的日子真難熬,操過屄的人都知道,一下從有得操到沒得操有多麼難受。

好在我並不是一個只知道操屄的人,我用心地讀起書來。

專心讀書轉移注意力的方法還真管用,不知不覺一學期就結束了,放寒假了。

在我讀書的這個學期,姐出嫁了,她嫁到了縣城。

姐夫好像蠻有錢,一結婚他們就買了兩室一廳的房子。

姐結婚時我沒回來,所以寒假放了還沒幾天,她就打電話叫我和爸媽一起去看她。

爸不願走動,叫我和媽去。

和姐她們在外面玩了一天,我心不在焉,感覺時間好慢。

終於,到晚上了。

吃過晚飯,安排住處時,姐叫媽睡客房,我睡客廳沙發。

自然,她們夫妻睡主臥室。

等姐轉過身去的時候,我眼睛瞟了瞟媽,媽其實看見了我施的眼色,但她裝沒看見。

她也明白我什麼意思,因為白天趁姐姐姐夫沒注意的時候,我就好幾次偷偷用雞巴蹭過媽媽肥軟的屁股。

睡到大概十二點的時候,我隱隱聽到姐姐房裡傳出些微響動,一定是姐夫正在操姐姐。

我情慾大起,披了衣服悄悄地來到媽房門前。

輕輕一推,如我所料,根本沒上銷。

我心裡暗暗一笑,媽開始還裝得真象。

反身輕輕把門鎖保險打上,我摸到媽床前,媽在裝睡。

我輕輕推了她一把,俯下身附在她耳邊輕輕說:「她們那邊開始操上了,我們也開始吧。

」我伸手把床頭燈打開了,媽緩緩睜開了眼。

我要媽幫著把被子搬到地上,就在地上操,省得等下席夢思響得驚天動地。

媽媽下地的時候,我才看清她上身只有一個小小的奶罩,只勉強罩住了奶頭的那部分,下身一條窄窄的三角褲,露出大半個白屁股,原來她早就準備好了。

媽媽默不作聲,協助我在地板磚上鋪好了被子。

不等媽媽先躺下,我一個餓虎撲食就把她抱倒了,媽掙扎著要去關燈,我攔住了,開著燈味道更好。

我的衣服我要媽脫,我勃起的陰莖把褲子撐成了一個小帳篷,褲子很難脫,她費了不少事才把我脫光。

比起暑假,我雞巴又粗了不少長了不少。

一脫掉媽媽的內褲和奶罩,我朝思暮想的肥奶和肥屄就出現在我眼前,我吞了一口口水。

也不先接吻了,我把媽媽翻到我上面,我頭對著她的屄她嘴對著我的屌,用六九式先熱下身。

我扒開媽媽的雙腿,把頭探向她的陰部,舔起她的屄來。

我雞巴微一上頂向媽媽嘴唇,她稍一猶豫,但還是用嘴含住了我的陰莖,開始來回舔弄。

我們娘倆比著賽似的舔弄,你快我也快你慢我也慢。

還是媽先盯不住,她陰部越來越滑膩,水越來越多。

這樣搞了一會,我讓媽虛坐在我臉上,換個姿勢讓我繼續舔拭。

媽這時騎跨在我臉上,兩條肥大腿夾住我的頭,我雙手扶住她的肥臀,時而舌頭舔,舔肛門、舔陰道口、舔大小陰唇、舔陰蒂、時而用牙齒輕輕地咬媽媽的陰蒂、時而用舌頭插入媽媽的陰道,時而對著媽媽的陰道吹氣,媽媽淫水如雨下,灑得我一臉都是,媽媽想叫又不敢叫。

隔壁姐姐她們操完了沒有,誰管她,現在我只想操老娘。

媽媽激動得有點腿軟了,她的肥臀越來越往下坐,我知道她撐不住了。

我讓媽坐在地上,我則坐在床沿上,我捧住她的臉,陰莖又深入她的口腔來回地抽插。

間或我抽插停一停,用大腳趾夾夾媽媽的奶頭,用腳心揉揉媽媽的肥奶。

雞巴塞在媽嘴裡,腳踩在媽奶子上,這種有點暴虐的姿勢帶給我極大的滿足。

雖然刺激,這種姿勢還是不能久持,我放下腳,站了起來。

扶住媽的頭,也不管媽的感覺了,把她的嘴當屄快速地抽插起來。

由於被我手捉住了,媽的頭退讓不了,每次插進去都插到了媽的喉頭,讓媽有想吐的感覺,她喉嚨裡幾次喔喔連聲,泛上些酸水,眼睛也睜大了不少,她大概是很難受,媽的痛苦卻讓我又有些變態的快感。

真讓媽吐出來就不好玩了,我從她的嘴裡把雞巴抽了出來。

該慰勞慰勞媽了,我讓媽繼續躺倒,我趴下身去繼續舔她的屄。

我發現自己有舔媽媽騷屄的癖好,不是舌頭有多舒服,而是這種極度亂倫性動作帶來的淫糜感,給我的興奮感太強了。

媽也非常享受被舔,因為沒過一會兒她下陰的水就又氾濫起來,她插在我頭髮裡的手也激動地抓來抓去,只是不敢出聲。

媽水流得夠多了,看看差不多了,我就著燈光,把媽大腿又一次分開,把陰莖緩緩推入了她的陰道,媽終於還是忍不住,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

我身子象泰山一樣壓向媽,胸膛壓著她飽滿的奶子,小腹貼著她的小腹,陰毛絞著她的陰毛。

身上的重負讓媽很習慣,她彎過雙腿夾在我屁股上,雙手緊緊抱住我後背。

從熟練程度上看,媽大概經常做這個動作,爸肯定總是用這個姿勢操她。

姿勢還是這個姿勢,不過這次壓在她身上不斷聳動的不再是爸,而是她的親兒子。

想到爸平常也是這樣操媽,我的慾火騰地一下竄得更高,陰莖一邊在媽陰道裡快速沖擊,一邊在媽耳邊低低地重複:「媽……騷屄……賤屄媽媽……兒子要……操……操爛……你的……爛屄」,媽被我話刺激得淫慾也越來越高,她盤在我身上的腿夾得更緊,嘴裡不敢發出呻吟,卻一口咬在我肩膀上,而且力道越來越大。

顯然,媽被我操得很舒服。

我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媽媽也盡力迎湊,我下插她就上挺,我和媽配合得嚴絲合縫。

儘管沒有床墊吱吱呀呀的聲響,我和媽小腹和小腹撞擊的啪唧聲,在寂靜的深夜顯得還是很驚人。

也不知道插了多少插,我只感覺媽陰道裡越來越熱,越來越滑,她咬在我肩膀上的嘴裡終於忍不住,還是發出了含混的呻吟聲,她也不管隔壁會不會聽見了。

天氣那個時候已經蠻冷了,我們也沒蓋被子,就在地上赤條條操,但我和媽媽身上都大汗淋漓。

每次和媽操都是這麼激烈。

我是不用說了,操自己親娘帶來的快感簡直無與倫比。

媽也很盼望我操她,亂倫的快感讓她也是越陷越深。

在我龜頭持續有力的摩擦下,媽陰道又開始痙攣起來,我知道她快高潮了。

我讓媽站起來,扳過她的身子,讓她扶在床沿上翹起肥臀。

媽知道我要從後面作最後衝擊了,幾乎每次我都是用這種隔山取寶的方式射媽的,山就是媽的大白屁股,寶就是媽的肥屄。

一到抱住媽肥臀從後面操她的階段,我就再也不控制陰莖在媽陰道裡抽動的速度和力度,能多快就多快,有多大的力氣就用多大的力氣,目標就是一起達到高潮。

陰莖在媽陰道裡活塞般高速來回,小腹拍得媽肥白的屁股起了一陣臀浪。

趴在那讓我幹的是親媽啊!觸覺、視覺、心理我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覺再插幾十下,我就要射了。

就在這時,有敲門聲,姐在外面說:「媽,這麼晚了還開著燈,沒睡啊?」不知為什麼,不像上次,我這時一點都不害怕,陰莖在媽陰道裡的抽動停都沒停,只是放慢了些速度。

媽邊被干還邊要盡量裝出平靜的聲音:「還沒……呢,什麼事?」「弟到哪去了你知道嗎?沒在外面睡了啊」。

媽一時語塞。

我輕聲指點媽,就說我出去到網吧去了。

「他十點多的時候說……睡不著,去網吧了,他帶了……鑰匙,怕吵醒你就沒跟……你說」,媽回答。

「我沒穿衣服,不……開門了,你別管他了,睡去吧」,媽打發姐走。

姐可能是剛操完屄去廁所,沒看到我才過來問的,她遺傳了爸馬大哈的性格,這樣的解釋很合理,姐肯定不會懷疑什麼。

但我剛才小腹拍擊媽屁股的聲音蠻響的,姐聽見了嗎?估計沒聽見。

就是聽見了她也不會多想。

我挑起拇指贊媽謊說得好。

等姐一走,我又恢復了速度、力道,陰莖在媽陰道裡橫衝直撞起來,好事差點被撞破的緊張,讓媽和我又添加了一層刺激,又在媽陰道裡進出了三十多下,我一瀉如注了。

(四)從姐家裡回來直到我畢業,我又找了幾次機會和媽激戰。

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們,找不到安全的場地,總怕人撞破。

在這種情況下,我和媽也就放不開手腳,感覺每次都沒完全盡興。

直到我畢業,這個問題才算解決。

我早說過,我並不是一個只知道和媽操屄的人,不是吹牛,我的能力還是很強的,雖然我的學歷並不高。

我在省城找了一個蠻好的工作,後面又一個人租了一套小面積的單元房。

我有自己的空間了,以後再和媽做就不必擔驚受怕了,興奮。

我也不交女朋友。

多個女人在身邊轉來轉去,秘密遲早要露餡,我才不幹這種傻事。

有媽這個表面上正經骨子裡淫蕩的騷貨就夠了,至少目前是這樣。

九月的時候,家裡不太忙了。

我打了個電話回家,叫父母都過來看看我,住一段時間。

爸不願做客的脾氣我是知道的,他肯定不會來,家裡也離不開人。

果然,只有媽來了。

媽已完全沉迷在我們這種亂倫關係中了,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她差不多和我一樣慾火焚心了。

媽已經四十出頭了,身體的曲線卻依然保持得很好,往我跟前一站,還頗有幾分徐娘半老的風韻。

看到媽成熟的身體,雖然還包著一層衣服,我慾望的火苗又開始升高。

察覺到我牛仔褲裡的鼓包,媽輕笑了一聲。

談了些家常,講了講近況,我和媽的慾望暫時都冷卻下來。

買菜、做飯,時間一下就到晚上了。

吃好了飯、洗好了澡,我們在客廳坐了下來。

門早反鎖好了,窗簾也早拉得密不透縫了。

我和媽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該幹什麼了。

來到臥室,媽不等我脫,自己先脫得精光,爬上了床等我。

等我脫光,媽一把先抱住了我。

熟悉的肉體,熟悉的氣味,不用媽挑逗,我陰莖一下就跳了起來。

先把媽大腿分開到極限,再按住彎向她的身子,她的陰部就高高地呈現在我眼前,我拉過一床被子,在媽身下墊好,以免她保持這種姿勢太累。

還沒開始我最喜歡的舔屄,媽的淫水就從陰道裡緩緩地滲出來了,她早就淫念萌動了。

舌頭一接觸到媽的肛門,她就哦的一聲,再從陰道口劃過沿著陰唇來到陰蒂,媽就已經哦哦連聲了,她太久沒被這樣舔過了,所以一舔就這麼敏感。

才舔了二三十下,媽的淫水就變小溪了。

媽媽再裝不了矜持了,她氣喘喘道:「天兒,操進來吧……,現在就操,操到……媽屄裡來……來操媽媽的屄」。

看媽這麼急切,就依她吧,我拿掉被子。

不等我分開她的腿把雞巴插進去。

媽先把我推倒,騎在我身上,握住我的陰莖,對著她的陰道口,緩緩套了進去。

我抬頭看著陰莖漸漸消失在媽媽的陰道裡,媽也一點不迴避我的眼光,也低頭看插入的過程。

看到她再也不閉上眼睛,我知道媽媽徹底放開了。

等我全根沒入,媽媽開始一上一下用她的陰道套弄起我的陰莖來,我則雙手各握住媽媽一個奶子,邊掐邊摸。

我不用一點力,全是媽媽在那主動。

只見媽媽的屁股忽上忽下,忽前忽後,兩個奶房也隨之跳躍震盪,奶波臀浪翻翻滾滾,好不銷魂。

媽的眼睛也不再閉起,她低頭死死地盯著陰莖和陰道的交合部,欣賞陰道陰莖套入退出的情狀,嘴裡還不時發出喔喔的淫叫,媽媽好淫啊。

媽媽套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嘴裡的淫叫聲也越來越大,淫水更是滴得我陰毛上全是,這種女上男下的姿勢讓媽很興奮。

平時她跟爸操時大概很少用這招,她要維持正經女人的好形象。

而這次我和媽是在我的私人地盤上搞,只要我們操的時候不把牆撞倒,就不必擔心別人會來打擾我們。

況且世上最下流、最無恥、最淫穢的事莫過於親生母子亂倫,而我們早就亂倫了好多次,所以媽在我面前早就不必裝正經了。

她今天又急又色,完全是一副蕩婦模樣,一點都不奇怪。

媽表現出來的浪勁,讓我再忍不住不動了,我配合媽陰道的下套,陰莖使勁往上頂。

媽媽越套越起勁,越套淫興越高,她吁吁地喘道:「天兒……雞巴……好長……好粗……操得媽……好爽……用力操……操爛媽的屄」。

媽的淫叫,讓我本來就高漲的淫慾沸騰到極點,我甚至能感覺到血液在我耳邊呼呼流過。

嫌她在上面套得太慢,我一把把媽推倒,把她的大腿折向奶子,按住她,以她的陰部為著力點,開始以排山倒海之勢插她。

我赤著目,咬著牙,陰莖象燒紅的鐵條在媽媽陰道裡摩擦擠壓,龜頭像雨點一樣砸向媽媽陰道內壁的嫩肉。

媽媽話也說不出來了,只剩下不成調的哼叫,床隨著我和媽交媾的節奏也吱吱呀呀地響了起來。

媽的陰道把我的陰莖咬得很緊,往裡插的時候,龜頭感覺象推一扇肉門,往外抽的時候,不光泵出淫水,也帶住媽媽陰道嫩肉往外翻。

我邊插邊低吼:「賤屄媽媽……騷屄……操爛你……賤屄……操死你」。

就這樣生插了兩百多下,我又扳起媽媽,讓她下地翹起肥臀扶住了床沿,我在她身後站好。

媽媽知道我要衝擊高潮了。

龜頭在媽媽陰道口又蘸了些淫水,雙手各扒住媽媽的一瓣肥臀,把它們盡力分開,我龜頭緩緩推入了媽媽的屁眼。

媽媽的屁眼從來沒被操過,她沒料到我會插她的屁眼。

異物一進入,媽媽的屁眼一下縮緊起來。

我暫停繼續深入,安慰媽別怕、放鬆,過會就舒服了。

等了一會,媽媽逐漸適應了些,我繼續往裡推,直到陰莖全部沒入。

又讓媽適應了適應,我開始緩緩地在媽屁眼裡進出。

沒過多久,媽就被這種新奇的體驗刺激得興奮起來。

我陰莖在媽媽屁眼裡抽插的速度逐漸加快,快感象潮湧似的從龜頭傳來,我感覺自己快射了。

插媽媽屁眼和插她屄的感覺太不一樣了,說不上更舒服,但絕對更刺激。

又插了二十多下,我不管媽的死活了,插她屁眼的速度幾乎和剛才插屄一樣了。

媽在這異樣的快感的攻擊下,失神地叫起來:「操死媽了……哦……喔……天兒……操死媽了」。

媽越叫越大聲,我陰莖在她屁眼裡進出也越來越順暢,龜頭也越來越酸。

這時,我無意識地側頭看了下窗戶。

窗簾上有兩個模糊的人影,一個女人趴在前面,後面的男人扶住她的細腰,撞擊著她的肥臀,雞巴正在她屁眼裡高速進出。

是燈光把我們的影子投在上面。

看著那個忽分忽合長長的剪影,我興奮莫名,陰莖在媽媽屁眼裡又搗了幾搗,我丹田一熱,射在了媽媽直腸裡。

和媽休戰了兩天。

這兩天,媽睡在另一個房間。

我們需要時間恢復體力和感覺,天天搞只會破壞母子亂倫的快感。

我們要恢復正常母子的感覺,這樣操的時候才能更刺激。

星期五晚上,我帶媽去網吧上網。

媽開始不想去,我說就當出去散散步,她也就同意了。

我挑了一家面積很大的網吧。

九月的天氣我們這邊還是很熱,但由於在地下一層,網吧裡倒是很陰涼。

網吧裡已經擠了一二百人,這麼多人的呼吸讓空氣顯得有點污濁,媽皺了皺眉。

我和媽來到服務台,我叫收銀員給我們開個包間。

收銀員今天不知為什麼是一男的,大概是老闆,三十來歲的樣子。

看到一個蹬著高跟鞋,套著黑絲網襪,穿著裙子的中年婦女和一個小伙子要開包間,他飛快地打量了媽和我兩眼。

見他有些疑惑,我解釋說我媽不會上網,我今天帶她來學學。

聽說我們是母子,他才恍然大悟的樣子。

接過他遞過來的上網卡,我心裡暗罵了一句色鬼。

他剛才瞄媽胸部和陰部猥褻的目光,全被我瞧在了眼裡。

說是包間,其實是一溜用纖維板靠牆隔成的格子,儘管門關上了,前後包間和外面的嗡嗡聲還是不時傳了進來。

和媽看了會電影,我不知怎麼又想起老板瞧媽那猥褻的目光。

我看了看媽,穿了我為她買的這身打扮,媽哪裡還像一個沒出過多少門的農村婦女,完全一誘人的熟女。

我心裡一動,手搭上媽的大腿,在媽的大腿內側撫摸了起來。

媽有些慌亂,就隔那麼薄薄的一層板子,外面有一二百人呢。

頭上的風扇呼呼地響著,我卻感覺越來越熱。

隔著內褲,我手指在媽陰溝裡緩緩滑動,媽的內褲慢慢感覺有點濕了。

我把媽拉過來坐在我前面。

沙發並不寬,我坐在後面,媽就只能屁股搭著一點沙發了,身子的重量倒有一大半落在我大腿上。

環坐在媽媽後面,媽媽肥軟的屁股頂著我的陰莖,濕軟的身子靠著前胸,好過癮的姿勢。

我一隻手插入媽媽的內褲,一隻手插入媽媽的奶罩,開始上下其手起來。

上面的手摸奶,下面的手玩屄,媽媽沒過一會就臉紅氣急起來,下面也更滑膩了。

媽媽的淫水真多,每次都是還沒怎麼大搞,她就奔流洶湧得不成樣子。

我右手食指和中指冷不防插入了媽媽的陰道,媽不禁失聲噢了一下,馬上又用手緊緊摀住了嘴,前面後面外面可都是人啊。

我手指在媽媽陰道裡快速抽插了起來,借助淫水的潤滑,插的速度可比雞巴快得多。

媽媽身上的溫度越來越高,身子越來越軟,媽兩手扶住了電腦桌,防止身子滑下地去。

我手指越插越快,媽淫水也是越流越多。

讓媽站起來脫掉了內褲,我也脫掉下面的褲子。

我把媽的裙子推到了腰間,從後面分開她的大腿,要她的大白屁股往後坐,我從後面頂入了她滾燙的陰道。

媽雙手提著裙子,讓下身赤裸裸露出來好方便我操,我則兩手托住她的大肥腿,隨著抽插媽媽陰道的節奏,一下一下把媽的肥臀往上拋。

這種後坐干法我還是第一次嘗試,不過在這狹窄的包間裡很合適。

媽媽的肥臀連續拍打著我的小腹,陰道裡的嫩肉象緊握的小手一樣夾擊著我的陰莖,我感覺很快就要潰不成軍了。

包間外面的聲音的不斷傳來,門外還不時有人匆匆走過。

在這樣一種環境下躲在一扇薄板後操自己的親媽,我很快就血灌瞳仁。

在媽媽陰道裡又迅猛地插了幾十下,我嗖地射在媽媽陰道裡。

在媽住著的接近三個禮拜時間內,我在廚房、廁所、陽台也不知操過她幾次了。

最驚險的是那次凌晨一點多,我和媽都一絲不掛,走出房間。

我拿靠墊墊住,讓媽媽跪在上面,趴在公共走廊的樓梯台階上,我則從後面狠狠操她。

就在我們神魂顛倒時,有人順著樓梯往上走,還拍了一下巴掌。

我們樓道是感應燈,整個樓道燈刷地全亮了。

我和媽嚇得落荒而逃,提著靠墊飛般地竄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好在早有準備,門是開著的,耳朵也一直豎得高高的,所以下面一有人上來,我和媽能及時脫身。

當時我雞巴從媽陰道裡拔出的速度,媽從跪著挨操到逃的反應之快,現在想想都有點不可思議。

再晚一點點,我們就要被那個住在我們樓上的人看見了,因為我們門剛關上他就到了我們這層。

經過這次教訓,我和媽再也不敢玩這種危險遊戲了。

後面又安安心心在臥室裡操過媽幾回,不過沒留下太多的記憶。

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爸打電話催媽回去。

把媽送進火車站,開始還能看見她的肥臀婷婷扭扭往前移動,後來終於消失在檢票口的人群裡。

我悵然若失。

媽什麼時候回來?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