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凌辱的女強人母親

我在對面樓拿著望遠鏡,一臉呆滯的望著對面一位正在5P的人,4男1女,只見一個少婦在他們中間,熟練的翹起了自己肥大豐滿的屁股,不斷的搖擺著,好像在乞求著什麼,手裡也不斷的套弄著另外一個人得雞巴,嘴巴更是一刻也沒有閒著,奶子也讓人不斷的搓圓搓扁,這時另外一個人也把雞巴放在了屄上面不斷的摩擦,那個婦人一臉春意的搖著自己肥大的屁股,那男的嘿嘿的笑了一下,把他的雞巴一下子插到最裡面,全場一頓哄笑,只見中間那個美婦人像一匹被馴服了的母馬,臉色痛苦的把頭仰起,她兩隻手被另外的人拿在他們的雞巴上面,口裡也含著一個,不斷的吞吐著,還有一個人也把自己的雞巴往婦人鬆軟的奶子上面頂,咖啡色的奶頭驕傲的挺立著......我在對面的樓房看著這一切,我不可思議的看著對面的美婦人,這還是我媽媽嗎,平時溫柔強硬的漂亮女干部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我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感覺自己彷彿是在夢境中一般。

沒錯,那就是我媽媽,我媽媽以前是一個很漂亮知性的人,如果不是今天偶然要出去吃宵夜,碰見了媽媽偷偷摸摸的往外面走,我恐怕根本不會懷疑媽媽會是這樣一個慾求不滿的騷貨,想想也真是,爸爸出差五六年了,一個正常的女人怎麼可能一直自慰呢,我根本沒有去買宵夜,而是跟著媽媽的後頭,媽媽那是只穿了一件風衣,在大冬天裡面來迴繞著,一臉警惕的看著旁邊,我偷偷的跟在後面,跟著媽媽,終於媽媽進了一個很偏僻的巷子,裡面昏昏暗暗的,月光根本照不進來,我也毫不猶豫的閃身跟了上去,這時候媽媽就脫掉了自己的風衣,我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雖然是從後面看,但我還是看到媽媽的奶罩是透明的,內褲深深的陷進了屁股裡,我不敢相信,我記得以前翻過媽媽的衣櫃裡面,從來沒有這樣暴露的衣服,沒想到媽媽盡然會有T字庫,只見媽媽敲了敲門,門打開了,一個胖男人淫笑著把門開了,然後抱住媽媽的腰就把門關上了,我早就知道會這樣,立馬跑到對面樓房,就看到了前面的那一幕,我心碎的坐到了地上,還有一種微微的興奮,我暗暗發誓一定要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接著我就回家睡覺去了。

第二天,媽媽仍舊還是像往常一樣的叫我起床,如果不是我昨天親眼看到了媽媽像個騷貨一樣在男人的雞巴面前不斷的搖著自己的騷屁股,我根本不會懷疑到媽媽居然已經出軌了,我理智的壓著心中的怒火,我已經放寒假,8點媽媽出門上班去了,我立馬起來到媽媽的房間,想找到昨天看到的奶罩和T字褲,這樣我就能證明了,很遺憾,我什麼都沒有找到,我喪氣的一屁股做到媽媽的床上面,口裡罵罵咧咧的說道:「難道真是我看錯了?」

這時我想起電腦裡面也許有收穫,我打開電腦登陸媽媽的QQ,但是也毫無收穫,裡面都是媽媽和一些機關單位聊天的信息,並沒有別的,我接著打開媽媽的專用硬盤,瘋狂的找尋著一切線索,可我還是徒勞,正準備關閉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些視頻,我還激動的點開,想看看是不是我媽媽那騷貨,結果只是媽媽單位上的監控而已,有單位裡面的也有單位外面的,我歎了口氣,隨即就準備關上,這時候媽媽出現到了鏡頭上面,我微微一愣,看了看右上角的時間,2012年8月23日傍晚3點,離現在都3個月了,我手顫抖著,繼續看了下去,這時媽媽一絲不掛,脖子上面還帶著個鐵鏈子,媽媽則是毫無廉恥的把屁股高高翹起,兩隻手兩隻腳都在地上不斷的往前走著,這期間那個我見過的那個胖男人一直用手拍著媽媽的屁股,我親眼看見媽媽豐滿肥熟的屁股從白色變成紫紅色的全過程,接著媽媽就爬出了監控的範圍,我瘋狂的調取著更久以前的錄像,基本是一個星期就有兩次是這樣的,口味是慢慢變重,一開始還是看見那男的對媽媽上下齊手,然後走到媽媽單位裡面,一個星期之後,就看見媽媽在那裡被他剝下一半的胸罩,衣服也半遮半蓋,內褲也掉下去了一截,可以看到一點微微的陰毛漏了出來,媽媽好像絲毫沒有反感,反而是好像很興奮的樣子,媽媽抱著這個男人的手,走進了媽媽的單位。

一個星期之後,就看見媽媽一絲不掛的出現在鏡頭裡面,可以看出這太快了我媽媽並不適應,她兩隻手抱住了那男人的手臂,碩大的奶子也不斷的摩擦著那男的,那男的把大手覆蓋在媽媽的奶子上面,另外一隻手掐著媽媽的奶頭,不斷的拉扯著,他對媽媽說了一些話,媽媽猶豫了一會,他一拍媽媽的屁股,媽媽開始跑了起來,把頭埋得低低的,肥碩的奶子左右搖動,豐滿的屁股上面也是像波浪一樣的,熟女代表性的小肚腩也是不斷的在動,媽媽一溜煙的進了單位,那時候傳達都在睡覺,根本沒人注意到了媽媽,接著以後就沒有了,這時我聽見了鑰匙的響聲。

我立馬關上了視頻,裝作若無其事的玩遊戲,然後把遊戲開在那裡,接著出了門,看著媽媽走了進來,他身旁居然還有一個人,我腦中像是炸雷一般,什麼?!媽媽居然這麼大膽?(一)這人居然就是調教媽媽的那個男的,我也是第一次近距離的看這個男的,臉是標準的檳榔臉,頭上還有幾絲白髮,其他頭髮的發根也是有點發白,鼻子也是塌下去的,除了眼睛還算有神以外,沒一個地方看的過去,這時媽媽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對我裝作輕鬆的說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我愣了一愣,心裡暗暗想到不能現在說出來,我根本不知道這男的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把我媽媽調教的像母狗一樣,我只好裝作不懂的說道:「我不知道啊,我在你們單位沒見過他,就想想是不是我忘記了。」

這時媽媽好像鬆了一口氣一般,對著我說道:「他姓李,叫李東,最近我們單位上面來了幾說要威脅單位上面的人,特意來幫單位上面巡視的,是一個警察。」

我笑著對那個警察說:「叔叔好。」

我可以看到那男人並不是很友善,盯著我看,這時我媽媽把我緩解了尷尬,對我說道:「兒子,來吃飯,媽媽今天在外面吃飯,給你打包了一些東西,說著就把飯菜放在了桌上面,接著,媽媽對李東說道:「東哥,坐下來一起吃飯吧。」

那李東好像很斯文的拒絕了,我冷眼旁觀他們兩個的雙簧,心裡想到,如果不是我發現了,我還真會被你們給騙了。

接著媽媽坐在了主位置上面,左邊是我,右邊是那個男的,接著就是吃飯了,我心裡也沒在意,我想我在家裡你如果還能把我媽媽給肏了,我就真能算你牛逼。

接著我就夾起了菜,我特意留心了媽媽和那個男的之間的小動作,那男的並不去端碗,而是一隻手夾菜,一隻手放在桌子底下,媽媽則是有時候夾起了菜停頓了一下,才若無其事的把菜吃了下去,也許如果我沒有發現那段監控,我可能根本不會發現這麼一點細節,我心裡冷笑道:「我媽居然連人都帶到家裡來了,還真是膽子大阿!」

接著我就從我的褲口袋裡面拿出了手機,我媽以為我在玩,也不管我。

我就調出了攝像模式,放在我腿上面,我也不知道會拍到什麼,等了5分鐘,我吃完了,我去拿餐巾紙的時候,聽見了媽媽的一聲小聲的呻吟,我心裡打顫,並沒有回頭。

而是偷偷的把手機放到音響上面,繼續開著攝像模式,對我媽媽說道:「媽媽我肚子痛,去上廁所去了。」

接著便進了廁所,趴在廁所門偷聽外面的聲音,媽媽和李東說:「我說了別來我家,我兒子還在家裡面,來就來了,居然還在把手插進我的屄裡面,萬一被我兒子發現了怎麼辦啊。」

李東說:「發現不了的,就算是被發現了又怎麼樣,大不了告訴那個小雜種你被我玩過了,被我調教成性奴了,還跟我兄弟上床一起玩5P,他能把我怎麼樣,我會怕一個小高中生嗎?老子混社會這麼多年了,還沒怕過誰!」

說著就聽見媽媽一聲驚呼,這聲音太大了,我不問問反而顯得很假,我問道:「媽媽,怎麼了?」

媽媽平靜的和我說:「沒什麼,剛剛手撞到桌子了。」

我冷笑著,心裡想到,手撞到桌子上面了嗎?我看是他的雞巴肏進你的騷屄裡面去了吧,過了5分鐘媽媽敲了敲門,說道:「兒子,我去上班去了,你好好在家裡,少玩電腦。」

接著就聽見了關門的聲音,我連忙拿著手機出了門,看著媽媽從電梯上下去,我也趕緊跟著媽媽。

只見媽媽和那男的坐上一台豐田走了,我也坐著車子跟在他們後面,他們去的方向我想起來了,就是上次他們4人淫辱我媽媽的地方,我手裡忙打開先前的錄像,李東把手插在媽媽的內褲裡面,不斷的攪動著,還把媽媽的內褲使勁往上提,我可以想像到內褲已經陷在媽媽的屁眼和騷屄裡面了,唯一讓我欣慰的是就是媽媽並沒有穿上次的T字褲,而是一件大白褲衩,顯得更加淫靡,接著就是我去上廁所,這時候李東把媽媽抱起來,丟到沙發上面,把媽媽兩隻腳向上壓住,牛仔褲褪到小腿上面,然後內褲一扯,露出媽媽還是乾的騷屄,從自己包裡面拿出一個假陽具,對著媽媽的陰道裡面就插了進去,媽媽痛苦的皺起了眉頭,慘叫了一聲,這時候我就是我在廁所裡面問了,那男的接著把媽媽翻過來,用手扣著媽媽的屁眼,然後捏著媽媽的奶頭,媽媽很平靜的跟我說話,好像李東扣的並不是她自己,我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心裡想有多少次我給媽媽打電話李東都是這樣調教她的,接著李東也沒有繼續動媽媽,而是把媽媽的內褲穿上,媽媽輕輕的說道:「那個,還插在我下面。」

這時候李東說道:「哪個,插到哪裡啊?」

媽媽只好順從的說道:「那個假陽具還插到我騷屄裡面啊,快拿出來吧,一點水都沒有,插得很痛的。」

那男的絲毫都沒有憐惜,把媽媽的內褲直接提到腰上面,然後就用了內褲上面的對著陰道的那塊布把媽媽提了起來,媽媽也不敢掙扎,只能雙腿纏繞著李東的屁股,李東這時手一鬆,媽媽嚇得臉色慘白。

接著李東又把內褲重新提了上來,就這樣,媽媽雙腿纏繞著李東,然後敲廁所的門,跟我說她要出去上班。

我興奮的看著視頻,接著目的地就到了,我等到他們下車,接著我也是直接下了車,立馬去上次偷窺媽媽的那棟樓。

早有準備的拿出望遠鏡,那房間裡面還是3個人,李東和媽媽還沒有上來,這3人坐在那裡全身赤裸的打著撲克,這時媽媽上來了,李東把媽媽一絲不掛的抱上來的,然後往大床上面一扔,我撥通了媽媽的手機,想看看媽媽到底是怎麼樣說的,這時我問媽媽:「媽媽你到單位了嗎?」

媽媽在床上,手裡拿著男人的雞巴,上下魯動著,跟我說道:「媽媽到了,別擔心媽媽。」

我心裡冷笑,我擔心你?我擔心你被他們肏死嗎?我回到:「哦,沒事了。」

媽媽正準備掛手機,我接著說道,等等,媽媽又無奈的問:「怎麼了。」

這時李東把假陽具拿了出來,把自己的雞巴摩擦著媽媽的陰唇。

接著毫不留情的刺了進去,媽媽像是狗交一般,豐滿肥熟的屁股對著李東,李東不停地拍著媽媽的屁股,我說:「什麼聲音?」

媽媽緊張的回答我:「剛剛是瓷磚鬆動了,沒關係的。」

我不說話了,媽媽也以為我掛掉了,把手機放到包裡面,可我根本沒關,我一邊拿著望遠鏡看媽媽,一邊聽著他們的對話。

老騷逼,40多歲了。

4個人干還沒把我幹的下不了床?你還真是欠肏啊!一個中間燃著黃毛的人說道,媽媽一臉媚獻的說道:「哪有,妹妹我上次可是被你們干到下不了床啊。」

李東這時候跟我媽媽說道:「老騷貨,你這屁股還真是棒,我玩過這麼多女人了,就你屁股最結實,奶子也大,要不你怎麼能讓我們4個肏你肏這麼久。說著就拍著媽媽的屁股,啪..啪..啪,這時媽媽也沒有多說話,他一口含住了另外一個人得雞巴,頭前後挪動著,李東一邊拍著媽媽的屁股,一邊抽送的更加劇烈,李東整個身體壓在媽媽的身上,肚皮上的肥肉緊貼著媽媽的大腿根部,媽媽的大腿不像一些16.17歲的女孩子,其實媽媽的腿也不短,可是歲月確給媽媽的腿上面留下了些許的肉,看起來更加渾圓,李東拍完媽媽的屁股,開始掐,只見媽媽屁股上面青一塊紫一塊,媽媽並沒有感覺到痛苦,反而把頭努力的往後仰著,雙手抓著床單,背部弓起,從喉嚨裡發出了舒服的叫聲。「不要……太大了……快點……我……我……好舒服」

媽媽的嘴裡呢喃著。

李東更加大力的撞擊著媽媽的下身,發出「啪啪啪」

的響聲。

李東加快的了抽插的速度,媽媽屄裡面的嫩肉像一排排的刷子,來回挑逗著李東的雞巴,李東瘋狂的挺著腰,抓住媽媽棕色的奶頭,不斷的捏著,媽媽的大奶也前後像波浪一樣的晃動,接著李東便打了個冷顫,把精子全部射到媽媽的子宮裡面,這時李東說:「騷貨,干的你爽嗎,要你當時抓我去派出所,不就是偷了你們一點東西,居然還讓我進了局子,我把你強姦了以後拍幾張照,我不照樣讓你在單位門口學母狗叫?脫掉衣服在單位亂爬?」

媽媽並沒有回李東,因為那個本來插在媽媽嘴巴裡面的人也精關失守,精液全部都噴在媽媽的嘴巴裡面,媽媽臉色迷茫,精液從嘴角上面一滴滴跌落,那個黃毛一巴掌打在了媽媽的嘴巴上面,說道:「我的子孫你也敢漏出來?你他媽是還想被玩的狠點?」

媽媽只好把精子吞了下去,幾個人在裡面干了2個小時,我坐在樓梯間裡面看著這一切,心裡早就已經沒有憤怒,反而感到無比的興奮,心裡想為什麼他們不再玩SM,幫我媽媽灌腸?這時終於他們停住了,而是去牌桌上面打麻將,床上只有媽媽一個人,一個屁股翹起,精液佈滿全身,奶子上面,嘴巴裡面,屁股上面,陰道裡面,全部都是精液的美騷婦,全身就好像被精液給泡過一樣,媽媽自己的陰精也一滴滴的往下落,一絲絲的掉在床墊上面。

李東對我媽媽說,快點:「把床單給我收拾乾淨,自己去廁所洗個澡,你這騷屄每次來都把這房裡弄得這麼髒,搞得腥醜的,趕快給我收拾乾淨房間,媽媽只好艱難的從床上爬起來,大陰唇上面被干的通紅的,裡面的嫩肉還在不斷的收縮,媽媽只能小心的移動,因為屁股被干的太激烈了,動一下都能感覺到疼痛,李東不耐煩的拍了一下媽媽的屁股:「快去,別唧唧歪歪的浪費時間,媽媽被他拍的一倒,李東連忙從麻將桌上下來,我還以為他是來扶我媽媽的,結果他一腳踩在媽媽的屁股上面,媽媽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聲,然後把手放在媽媽的嘴巴裡面,媽媽把李東手上的精液一點點的舔乾淨,然後李東狠狠的踢了一下媽媽的屁股,在踢了一下媽媽的肚子,媽媽嘴巴裡和陰道裡精液更加不斷流出了,媽媽也不敢再耽誤了,連忙爬起來,在廁所裡面把全身的精液洗乾淨,嘴巴裡面的早被媽媽吞到肚子裡面了,接著媽媽便開始給他們收拾房間,收拾完以後,媽媽在順從的從廁所裡面爬了出來,蹲在牌桌底下,誰贏了媽媽就吞誰的雞巴,到了晚上,他們終於打完了,這時我以為他們會繼續肏媽媽,結果他們讓媽媽兩腿併攏,露出媽媽的騷屄和大屁股,頓時媽媽磨盤大的屁股和一身的美肉顯現出來,接著他們打開了窗戶,把媽媽放在原本放花的陽台上面,讓媽媽橫著臥在那裡,媽媽和其他花一樣,在上面一動不動,只不過媽媽變成了一朵淫靡的肉花而已。不管是在我這樓層,還是他們那棟樓,只要有人稍微往外面看一下,就能看見媽媽咖啡色的奶頭和媽媽那被干的通紅的淫屄,沒過多久,他們便再次走進了陽台,我連忙聽電話那頭,雖然經過十幾分鐘的恢復,我媽的陰部依然還留著被粗暴論劍的痕跡,大陰唇還是紅腫的,看起來比以前更加肥厚了,小陰唇也是耷拉在外面,腔口還是在不斷的收縮,裸著深紅色的陰柔,他們對媽媽說:「老騷貨,今天讓你不在這個陽台上面呆半小時了,媽媽差異的看了他們一眼,李東對我媽媽說道:「騷貨,只要你在陽台上面自慰,我就放你下來,媽媽說:「你們怎麼這麼變態,我都讓你們給輪姦了,你們竟然還要我在陽台上面自慰,不可能的!」

接著媽媽便掙扎著要離開,但這注定是徒勞無功,別說他們是幾個男士,就是媽媽一身的傷痕,她也無法掙扎,媽媽憤怒的瞧著,她也不敢發出太大的響聲,萬一要是被別人聽到了的話,自己這樣得有多淫蕩啊。

這時李東死了張紙貼在玻璃上面:「快點,要不讓你這麼趴到天黑,然後再大吼兩聲,讓全小區的人看看你的醜態,面對李東的灼灼逼人,我媽媽終於還是放棄抵抗,只好把手伸到自己的陰部,食指和無名指微微撫弄大小陰唇,中指在膣口周圍輕輕摩擦,手掌和大拇指熟練的撩撥陰核,因為爸爸不在家,在認識李東以前都是自己自慰,李東興奮的對旁邊的人說:「我說吧,這騷貨老公不在家,肯定是自己經常自慰!」

媽媽看起來的確象常常手淫的樣子。

4個人一邊欣賞一邊淫笑,不時還指指點點,李東說道撥開陰唇,讓咱看看你的陰肉。

對了--別停!)媽媽就這樣當著4個人的面,還有我,可能還不止我們5個的面手淫,李東不准她有半刻的停頓,我媽媽的雙乳就這樣誘人的輕輕搖晃,幾分鐘後,媽媽的奶頭勃起,陰唇也開始快速的收縮,不斷的有淫水從媽媽的胯間滴落,這時媽媽被他們抱了下去,李東又把自己的陽具深深的插入了媽媽的下體,隨意的抽動著,媽媽臉色泛起紅光,大腿和屁股肉不斷收縮,這次李東好像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插得深,全根莫入,媽媽和李東的生殖器緊緊的節後在了一起,李東一邊用力的抽插我媽媽的淫穴,一邊拖住我媽媽的屁股,媽媽整個人都在李東身上,另外三人不斷的掐媽媽身上的嫩肉,屁股上面已經是大量的淤青了,媽媽的奶頭更是被人重點照顧,不斷的揉捏,好像越捏越長,媽媽一身雪白的嫩肉上下套動,在這個昏暗的巷子裡面,媽媽正在被一群人給輪姦,媽媽像是婊子一樣主動上下扭動,李東不斷拍著媽媽的屁股,讓媽媽多動一下,多用點力,媽媽伏在李東的身上,身體一抖一抖的,隨著快速的抽插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呻吟,接著李東把媽媽抱在沙發上面,開始最後的衝刺,李東幾乎每一次都抽插在最底部,媽媽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樣隨著大力的抽插而搖曳,媽媽的愛液像是泉水一樣,從騷屄裡面落在雪白厚實的大腿上面,很快就把沙發給沁濕了,李東一邊拍著媽媽的屁股,一邊對媽媽說:「臭婊子,讓你下面這麼緊,肏,快點動,爺要射了,快給爺接著。」

李東看著媽媽的樣子,心裡明白他已經徹底的被自己給征服了,這時李東也把雞巴頂到了媽媽的子宮裡面,精液一滴不漏的射在了媽媽的子宮裡,媽媽已經做了結紮手術,又是良家婦女,他們干我媽從來都是內射不戴套,接著李東便把媽媽的頭按在了自己泛著精光的雞巴上面,媽媽把李東老二清理乾淨以後,李東溫柔的幫媽媽穿上內褲,然後粗暴的提起內褲把媽媽丟出門,這時李東又拿了上次的風衣,把媽媽袋子裡面的幾千塊全部拿走,在把門打開,說:「老騷貨,下次多帶點錢來,我就不把我幹的這麼慘了。」

接著便把門關上,媽媽默默的穿上了風衣,連奶罩都沒有,只有一件內褲,穿著拖鞋就從樓梯上面下來,我立馬先一步回到了家中,媽媽看見我在家裡,說自己的衣服在外面勾破了,穿了別人的衣服回來的,然後拿起毛巾就去洗澡,我聽見水聲有節奏的響起,應該是媽媽在自己清理自己的騷屄,媽媽出來之後,吃飯時都是站著吃的,走路都特別小心,早早的就躺在床上對我說:「你去睡吧,媽媽今天工作有點累。」

我也順從的點了點頭然後就出去了。

關上門之後我又聽見了媽媽電話的響聲,媽媽說:「你還想要怎麼樣?:」

片刻的停頓。

媽媽接著說:「好,明天機場,我就幫你去接。」

說著就掛了電話,我不禁回到房裡想想,去接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