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死從子記

村口大槐樹下住著一個寡婦,她生的皮膚白皙、身材豐盈,年輕時便是村裡排得上號的美人,即使如今年過40,仍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寡婦有個獨子,今年已經高三了,不僅品學兼優,更是出了名的孝順,只要得空,就去田里幫寡婦做農活。

這天正是週五,寡婦在村口的長石凳上和一幫鄰居曬太陽聊天,老遠的看見兒子放學回來了,她和眾人說了句要回家看著兒子學習去,便轉身回家了。眾人目送著寡婦離去,紛紛羨慕的說,寡婦命好,他那個兒子也爭氣,將來一定能為她們家改換門庭。

寡婦家的書房,門窗緊閉,窗簾也拉的嚴嚴實實的,隱約還傳出「不要……不要……放開我!「這樣斷斷續續的聲音。屋裡,寡婦的褲子已經褪到了膝蓋下,她此時正手扶著書桌,撅著雪白的大肥腚任由親生兒子從後面肆意的姦淫,她雖然嘴裡含著不要,可是卻沒有一點想要制止兒子的樣子。

我從後面肏著媽媽的屄,手也不閒著,一手托著媽媽臃腫的肚腩,一手捧著一隻豐碩而下垂的大奶子盡情的揉捏。

猛地,我從媽媽屄裡抽出了碩大的雞巴,烏黑的龜頭還拉著粘液,迅速挪到了媽媽的肛門,藉著媽媽淫水的滋潤,一下子捅進了媽媽的屁眼裡。在屁眼裡只抽送了幾下,隨著一聲暢快的悶哼,終於在媽媽的直腸裡一洩如注了。

而寡婦隨著兒子的射精也高潮了,她身體一陣抽搐,老屄裡噴出大量春潮。

高潮之後媽媽雙腿一軟,我趕緊抱住她,不讓她摔倒。

緩了一會,媽媽終於恢復了體力,掙脫開我扶著她的雙手,佯裝生氣的道:「小冤家,看你幹的好事,大白天的就肏人家,也不怕被外人聽見!」

我憨憨的一笑,道:「對不起媽媽,我下次不敢了。」

「小冤家,真拿你沒辦法。」媽媽說罷用食指輕輕的戳了一下我的額頭,心滿意足的捂著屁股出門去清理屁眼裡的精液去了。

其實,今天這樣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我初中畢業那年,我去瓜地裡幫媽媽幹農活。天氣炎熱,媽媽穿的很清涼,而她身上那中年婦女特有的汗香味一直縈繞在我鼻息間。我從小就有很深戀母情結,那天也許是被曬得有些暈了,竟然把媽媽撲倒在地就要強姦她。媽媽拚命掙扎,終於推開了我,她起身跑進了瓜地旁的瓜棚裡,而我也追了進去。

那瓜棚是一間普通的青磚大瓦房,瓜熟前的幾個月媽媽每天晚上都會在瓜棚裡看瓜,屋裡各種日常應用之物一應俱全。

我進了瓜棚,只見媽媽坐在床上,手裡拿著一隻廚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這樣的場面嚇得我一下清醒過來,我撲通一聲跪在媽媽身前,愧疚的哭喊道:「媽媽,你不要這樣啊。剛才是兒子鬼迷心竅了,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會做出這種事,你放下刀,要打就打我吧!」

媽媽見我如此,也就放下了菜刀,她顫聲問我,「兒,你剛才是不是被什麼東西給附身了啊?嚇死媽了。」說著摟著我一起抱頭痛哭起來。

哭了一陣,我抬起頭,鄭重的向媽媽表白了一直以來對她的愛慕之情,還解釋說我剛才好像失去了意識,完全只能憑本能行事了。事實也確實如此。

媽媽聽了我的話,臉上一片紅暈,沒想到自己都這麼大歲數了,兒子居然還對自己愛慕如此之深。她沉思了片刻,對我說道:「兒啊,你用情至深媽媽很感動,可是我們畢竟是母子啊。你剛才要是真的肏了媽媽,媽媽就沒臉活了。」

「媽媽,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把對你的愛深埋在我心裡。」我低下頭,痛苦的說。

「唉,這也不是辦法啊。你心裡面還愛著媽媽,你能保證今後不會像今天這樣喪失理智嗎?」

「這……」我無言以對了,今天發生的事就不是我的本意,我怎麼能保證以後不會像今天一樣失神,「媽媽,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嗎?」

「媽媽倒是有個想法,只是有點不好開口。」

「媽媽你快說,兒洗耳恭聽。」

媽媽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開口了,「咱們村古時候曾經有過夫死從子的傳統。按照傳統的規定,你可以娶媽媽過門做你的女人。」

「好啊媽媽,那我就娶你做我的女人!」我不禁脫口而出。

「可是這個傳統只是老人們口口相傳,已經大概幾百年沒人遵守執行了。」

媽媽面帶憂色的說道。

「如果幾百年沒人執行,這傳統必定不會流傳下來,想必是很多人在秘密的遵守這一傳統,只是不願被外人知道罷了。」

媽媽想了想,也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便說:「可是媽媽畢竟比你年長二十多歲,將來……」

「媽媽你別說了,」我斬釘截鐵的打斷了媽媽的話,「既然知道了有這樣的傳統,那我發誓今生非你不娶!若能娶到媽媽做老婆定是兒子我幾世修來的福分。」

「唉,小冤家,你這是要逼死媽媽啊!」

「媽媽,我的好媽媽,兒子是要愛死你,」說著,我付到媽媽耳邊輕輕的又接了句,「肏死你。」

媽媽俏臉一紅,她背過臉去,飛快的整理了一下情緒,然後轉過身來對我說:「既然如此,那媽媽跟你說一下這個傳統的詳細規定,如果你能接受,那……媽媽就從了你便是。」

於是媽媽詳詳細細的為我解釋了一下我們村夫死從子的傳統。原來,古時連年征戰,壯年男子戰死無數,許多年紀輕輕的女子紛紛成了寡婦。當時的寡婦是要終身為亡夫守節的,許多寡婦的兒子不忍自己母親年紀輕輕便孤苦終老,為了對寡母盡孝,便有了這個傳統。

傳統規定待兒子發育成年後可自行與寡母拜堂入洞房,經過一系列不是很復雜的儀式之後,母親便可以把身子交給兒子。洞房選定的房間便是母子倆今後的愛巢。只要在愛巢裡,母子倆便是夫妻,出了愛巢,便仍是母子。母親地位如同兒子的正妻,將來兒子若要另行婚娶他人,須得為妾。凡不肯娶寡母的兒子,視為不孝。不願嫁予兒子的寡母,即是不給兒子盡孝的機會,視為無婦德。

聽了媽媽的介紹,我迫不及待的說:「好媽媽,原來天下竟有這樣的妙事,我們這就回家拜堂可好,兒子已經迫不及待要向您盡孝了!」我故意把盡孝二字說的很重,害的媽媽又是一陣陣的臉紅。

「兒啊,你別這麼猴急嘛,媽媽還有三件事要對你說!」

「媽媽你快說啊,別說是兩件,千件萬件我都答應。」

媽媽抿嘴一笑道:「沒有那麼多件,三件事便可。這第一嘛,今時不同往日,過去男人又三妻四妾,如今卻是一夫一妻,你若娶了媽媽,今後就不能再招惹別的女子了!」

「沒問題媽媽,我本來就決定今生非你不娶了。」

「這第二嘛,規定裡雖然是允許媽媽為你傳宗接代,可是現代醫學已經證明近親繁殖的後代很容易有缺陷,媽媽不希望出現這種事情,所以今後你要注意避孕,可不能肏大了媽媽的肚子,你可願意?」

「願意,媽媽,我一定會注意的!」

「唉,其實媽媽也是沒有辦法,不管是你若娶了別的女人,還是媽被你肏大了肚子,咱娘倆的醜事定會敗露,媽媽一大把年紀了可以不在乎名節,可是你就沒法在村裡見人了。」

「媽媽你真好,第三件是什麼?」

「第三件嘛,在家拜堂難免隔牆有耳,村裡人多嘴雜,很多人喜歡捕風捉影,到時候咱娘倆的好事難免不被人發現,媽覺得這瓜棚裡遠離村莊,從來也沒有人會來此拜訪,不如就把洞房選在這裡,你看可好?」

「好啊媽媽啊,還是你想的周到!」

「既然媽媽選的地方,那你選個好日子把!」

「媽媽,我迫不及待了,咱們今天就拜堂可好?」

「你呀,好吧好吧,既然說讓你選日子,那媽就依了你。不過媽媽今天可是危險期,你今晚洞房,你可不能射進人家身體裡。」

我好奇地問:「媽媽,什麼叫生理期啊?」

媽媽聽了我的問題不禁莞爾,是啊,孩子畢竟還太小,看來有好多事情都要她這個做媽媽的多教教自己的小丈夫。沒辦法,媽媽花了1個小時,以身示教的給我惡補了女性生理衛生知識。

講完課,媽媽說:「好啦,今晚咱娘倆辦事,時間緊迫,媽媽要好好佈置下婚房,你先回家去,等天黑時再回來。」

我想要幫媽媽一起準備,媽媽卻把我推出了房門,說是到時候要給我個驚喜。

我回到家後只覺得時間好像從來沒有這麼慢過,好不容易終於熬到了傍晚時分,就迫不及待的出了門。

來到瓜棚外,窗簾的縫隙裡隱約透出一絲光亮。推門沒有推開,門從裡面鎖住了,我敲了敲門,「媽媽,我來了,開門吧!」

「而你自己來的嗎?」媽媽的聲音裡有一絲驚喜。

「就我一個人!」

「鑰匙在門框上藏著,你自己開門進來吧。」

我依言打開門進屋,只見床頭的桌案上擺著兩隻紅燭,在昏黃的燭光裡,媽媽頭蓋紅蓋頭坐在床邊,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紅肚兜,勉強遮掩住她下垂的大奶子和臃腫的大肚腩,肚兜上繡著一對鴛鴦栩栩如生。而她兩條粗壯而白皙的美腿微微分開,兩腿間那處桃源勝地竟然光潔無毛,白天時依稀見過媽媽胯下濃密的黑森林,顯然已經被她精心修剪過了。

我上去就要揭媽媽的紅蓋頭,媽媽趕緊制止了我,「兒啊,別猴急嘛,今晚媽媽就是你的人了,先把門鎖好。」

鎖好門,回身來到媽媽身旁坐下,我一手摟著媽媽的大粗腰,一手伸到下面摸著媽媽迷死人的老騷屄,「媽媽,你好迷人!」

「小冤家,你喜歡就好。」

「美人,我們現在就來拜堂把,我要你早點成為我的女人!」

「再等一下嘛,母子倆拜堂成親自一套儀式。一會我們這樣……」

按照媽媽的吩咐,我脫光了衣服,和媽媽一起跪在床上,向窗外的方向拜了天地,轉過身面對面的跪好,我又向媽媽跪拜,這叫拜高堂,接著就是夫妻對拜了。

簡單的儀式之後,媽媽終於讓我揭開她的蓋頭,只見蓋頭下的媽媽竟然少見的化了妝,本就風韻猶存的俏臉更顯風姿綽約,看的我早已勃起的雞巴不停的對著媽媽點頭。

「媽媽,是不是該入洞房了?」

媽媽看的忍不住臉上羞紅一片,「小冤家,從今以後這瓜棚就是我們母子倆結為夫妻,在這件屋子裡,你要改口喊媽媽妻子了,再喊人家媽媽了,弄得跟亂倫似的。」

「可是媽媽,你即是我的親生媽媽,又是我的好媳婦好老婆。我覺得叫媽媽比叫妻子更加親密了一層」

媽媽想了想才說:「這樣吧,我比你年紀大,你就叫我姐姐吧,姐姐即是你的好媳婦,又是你的親姐姐,肉姐姐。姐姐的嘴給你嘗,姐姐的胳膊給你枕,姐姐的屄……也隨你肏. 」

「好姐姐!」我在媽媽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哎!」媽媽喜滋滋的答應了一聲,「好弟弟,接下來改喝交杯酒了!」

「好啊,媽媽,啊不,姐姐,我以前還從沒喝過酒呢,不會醉了吧。」

媽媽臉一紅,「不會醉的,因為……不是真的酒,而是……媽媽的尿,這也是夫死從子的傳統裡規定的,抱歉,姐姐昨天沒有告訴你,不過就喝一小口,走個形式。」說著媽媽楚楚可憐的看著我,「你是不會嫌棄姐姐吧?」

「我還當是什麼難事,沒問題!」

媽媽聽了很高興,從桌上取了酒杯蹲到角落的尿盆處就要往裡面小便,我卻一把拉起媽媽,「姐姐,你就直接尿在弟弟嘴裡,只要是你身上的東西,我都不會嫌棄了!」

媽媽本來是不肯的,可是我再三堅持之下,媽媽還是聽了我的。我躺在床上,媽媽蹲在我臉上,騷逼對準了我的嘴,不一會,隨著媽媽「嚀」的一聲嬌吟,淅淅瀝瀝的尿液直接尿在了我的嘴裡。媽媽怕我嗆著,故意尿的很慢,而我卻喝的津津有味,又鹹又澀的騷尿帶著媽媽的體溫喝下肚暖洋洋的一泡尿尿完,媽媽趕緊起身幫我舔舐著我臉上濺著的尿,我隱約聽見了媽媽嚶嚶的哭聲。我捧起媽媽的臉,「親愛的,怎麼哭了?」

「好兒子,你太讓媽媽感動了!胃裡難受嗎?不舒服就吐出來!」

「沒事的媽媽,我感覺從來沒有這麼好過,你看我的雞巴,是不是比剛才還大了?」

媽媽揉了揉眼,仔細一看,果然,兒子那根剛才已經又兒臂粗的雞巴,此時明顯的粗大了一圈有餘,那碩大的龜頭更是紫紅的發亮!

媽媽不禁吃了一驚,脫口道:「天那,原來傳說是真的!」

「什麼傳說啊?」

「傳說親媽的騷尿對於親生兒子來說是最好的催情藥,所以才會在傳統裡有這個交杯酒的環節,畢竟傳統已經太久遠了,姐姐本來還以為關於這個儀式的功效是訛傳呢。」

其實媽媽還有一句話沒說,傳說中親媽的騷尿可不僅僅是了令兒子雄姿勃發的壯陽藥,更是會令兒子癡迷成癮的聖尿,從此以後兒子就算變心只怕也離不開母親了。

「好弟弟,你知道喝完交杯酒下面該幹什麼了?」

「知道,我的好姐姐,弟弟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了。」說著我的手又一次攀上了媽媽的大腿,順著內側輕輕的撫著媽媽的老屄。

「小冤家,可不僅僅是肏屄那麼簡單的。姐姐雖然不能給你完璧的身子,但卻有一個地方能讓你嘗嘗開苞的滋味!」

「好姐姐,什麼叫開苞啊?」

媽媽無奈的搖搖頭,「這麼說吧,兒啊,你這根大傢伙以前肏過別的女人嗎?」

媽媽見我搖頭否認,於是她又接著說:「你的第一次是肏了媽媽,就相當於媽媽給你開苞了。你是從媽媽的屄裡生出來的,所以媽媽不可能等你給媽媽的屄開苞,可是媽媽的屁眼從來沒給男人碰過。一會媽媽就把屁眼的第一次給你,讓你來給她開苞。」

我聽的目瞪口呆,「媽媽,啊不姐姐,屁眼也能肏?」

「兒啊,你是不是嫌姐姐的屁眼不乾淨啊?你放心,白天的時候姐姐就已經解了大手,並且用肥皂水灌進去把裡面洗的乾乾淨淨的了!」

「我不是嫌不乾淨,只是姐姐你的屁眼那麼小,會不會弄疼你啊!?」

「放心吧我的好弟弟,第一次也許會有點疼,可是只要開墾出來以後就不會再疼了,為了你姐姐什麼都受得了。再說這開苞本就是傳統儀式裡的一部分。」

最後媽媽還是說服了我。媽媽往自己屁眼裡灌了點香油,然後讓我從後面肏她的屁眼,我的龜頭頂在媽媽肛門上努力了半天也沒有捅進去。

沒辦法媽媽讓我躺在床上,在我高高挺起的雞巴上吐了一大口口水,又用小香舌吧唾液舔勻,這才起身騎在我身上,扶正我的雞巴對準了她的屁眼一點一點的坐下去,藉著媽媽唾液和香油的雙重潤滑,我的雞巴一點一點的插進了媽媽的屁眼裡。

媽媽吃痛的眼角都溢出淚水了,可是她還是強忍著沒吭聲,就這麼坐在我的雞巴上等了好一會才上下的動了起來。

媽媽的屁眼特別緊小,而且腸道裡還時常會有一絲不受控制的痙攣和攪動,第一次肏女人,而且還是肏親媽的屁眼,很快我就一洩如注了。

「好兒子,姐姐的屁眼肏著舒服嗎?」媽媽從我身上站起來,一邊摘下肚兜捂在胯下清理著屁眼裡的精液一邊問我。

「舒服,舒服死了」

「好弟弟,過幾天你就知道姐姐屁眼的好處了!等過幾天姐姐來月信的時候,你可就得靠她來瀉火了呢。」

「媽媽,下面還有什麼儀式呢?」

「儀式已經順利完成,媽媽今後就是你的認了,你可要對媽媽負責哦!」

「媽媽,你是我的人了,我會對你負責一輩子的!」

媽媽調皮的一笑,展開剛才擦拭胯下的肚兜,上面除了白濁的精液和淡黃色的污穢之物外,還有一絲鮮紅的血液,將那對鴛鴦潔白的羽翼都染紅了,「看!你給媽媽開了苞,媽媽好高興啊。這只肚兜媽媽會一輩子珍藏的。」

「好媽媽,你還說不疼,都流血了!」

「媽媽也沒想到你的雞巴這麼大,這次你給媽媽把屁眼開墾出來了,以後再肏就不會疼了!」

「真的?」

「真的!好啦我的好孩子,來肏媽媽吧,今晚你想肏幾次姐姐都隨你!」

「來嘍!」

媽媽任我按倒在床上,她順從的分開雙腿,任我的大雞巴肏進她的老屄裡。

這次我足足肏了她半個小時才射精,射精的最後關頭,我從媽媽屄裡拔出雞巴,大股大股的精液都射在了媽媽的肚皮上。翻身枕在媽媽的香肩上,媽媽和我親了親嘴,讚道:「好兒子,表現不錯。跟姐姐說說,剛才射精前怎麼從媽媽屄裡出來了?」

「姐姐不是說讓我注意避孕嗎?我最後關頭忍得很辛苦啊,差點就射進你屄裡了!」

「姐姐教你個辦法,下次你感覺塊要射精了,就插進媽媽的屁眼裡,這樣你不用像剛才那樣辛苦了。」

「好姐姐,那我們趕緊試試。」

媽媽有些吃驚,「這麼快就又勃起了啊,到底是年輕人!」

「姐姐你快躺下,兒子這就要來了!」

「等一下,好兒子,」媽媽轉過身趴跪在床上,「這次從姐姐後面肏,等快射的時候就插進姐姐屁眼了!」

這一次我按照媽媽教的,先在媽媽屄裡肏了一陣,稍又射精的感覺就插進屁眼裡加快了速度,射在了媽媽的腸道裡。「三次射精之後,我的體力彷彿被抽乾了。趴在媽媽身上一邊吮吸著媽媽的大奶子一邊恢復著體力。

媽媽愛撫著我的後背,柔聲問,「寶貝,你都做了三次了,媽媽都有點累了,咱們睡吧。」

「媽媽,我還沒肏夠你呢。」

「以後咱娘倆的好日子多著呢!」

「可是姐姐,你不是說今晚想肏幾次你都隨我嗎?」

「唉,真拿你沒辦法。這樣吧,姐姐先去尿泡尿,回來用嘴幫你舔舔,看能不能舔大。」

「姐姐,不要去外面尿,尿在我嘴裡吧,我還想喝你的尿!」

「不要啦,人家會臉紅的啦!」

「姐姐你忘啦?剛才我喝了你的尿雞巴就漲大了一圈,這次也許還能有效的!」

媽媽想了想,道:「那……這樣吧,我尿在碗裡,你少喝幾口試試,要是沒有效果就別喝了。」

於是媽媽取了只碗,蹲下把碗塞進屁股底下,滿滿的尿了一大碗。媽媽端起滿碗的騷尿,吹了吹沫子,自己抿了一口,嘴對嘴的餵進我嘴裡。媽媽的騷尿見效很快,一口下肚,我就瞬間勃起了,媽媽也驚喜的「啊!」了一聲。

放下碗,媽媽這次又教了我一個新姿勢,她側躺著,撩起一條腿,讓我從側面肏她的屄。側面插進去雞巴可以插得更深,這次我肏了媽媽足足一個小時,媽媽被肏的高潮迭起,甚至還一度昏迷過去。我嚇得使勁搖晃媽媽的身體,過了一會媽媽悠然轉醒,她不禁臉紅的對我說:「媽媽沒事,就是很久沒有這麼舒服了,一時有點太興奮了!以後媽媽要是再這樣,你不要擔心,只管繼續肏就是。」

最後在媽媽屁眼裡射精時,媽媽又一次高潮,興奮的暈厥過去。

端起桌上的碗,我痛快的飲了一大口裡面的騷尿,感受著尿裡的能量緩緩的作用到雞巴上,再一次勃起,然後把媽媽反過來,後背朝上,在她肚子下面墊了個枕頭,讓她的屁股稍微撅起來一點,然後直接肏進她的騷屄。

等我第五次射精之後,我和媽媽都累得快虛脫了,於是摟在一起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來,媽媽早上起來尿尿,被我拉住喝了媽媽一泡晨尿,喝完我就向媽媽求歡,媽媽說昨天被我肏的屄喝屁眼都腫了,於是用嘴幫我吸出來一次,又用奶子幫我打奶炮幫我來了一次,第二次大奶炮還射在了媽媽臉上。

從此以後我媽媽每天都陪我來瓜棚裡肏屄,外人只以為我孝順,每天去地裡幫媽媽幹農活,其實我比他們認為的還要孝順,我不僅幹農活,還乾媽媽。

轉眼間又到了開學的日子。高中要去鎮上上學,住學校宿舍,週末才能回家。

初嘗女人滋味的我忍不住在學校的寂寞,把學校附近的一個中年妓女給搞上了,這個老婊子比媽媽年輕不了幾歲,身材和媽媽一樣奶大臀肥,只是皮膚比媽媽略黑。明面上她在學校附近開著一個理髮店,可是只要有熟客介紹,便可以嘗試她的特舒服務。

第一次是班上的同學帶我去的,在理髮店後面的小黑屋裡,我把她當成媽媽的替代品,一邊肏她一邊喊她媽媽,足足肏了一個鐘頭,肏的老婊子高潮迭起。

完事之後她給非要認我當她的乾兒子,讓我喊她乾娘。我只當逢場作戲便喊了一聲「乾娘」,她語帶欣慰的答應著,還說自己沒孩子,要是真有孩子,如今也得有我這麼大了。我給她錢,她堅決不收,還說晚上就讓我在她那裡過夜。晚上,我又肏了她兩次,她沒讓我帶套,說自己天生不能生養,以後我再來找她都可以不帶套讓我肏. 可是我那點生活費哪能經常光顧她的生意啊,半個月後,老婊子竟然來學校找我,她對老師自稱是我媽,說家中有事要提我請一天假。可想而知我在老師的辦公室見到她時是多麼吃驚。於是,她就領著目瞪口呆的我來到她店裡。

在那間小黑屋裡,她一邊脫衣服一邊埋怨我這麼長時間不來找她,是不是負心了。我支支吾吾的說生活費不夠,她卻哭著說:「兒啊,自從那天見到你,我就打心眼裡喜歡裡,你雖然喊我一聲乾娘,可是乾娘卻是那你當親兒子一樣愛的。

你是不是嫌乾娘身份低賤,嫌乾娘身子不乾淨?你可能不知道,十幾年前干娘離婚之後就一直在這裡當婊子,這麼多年來,你還是第一個不帶套肏娘的人。」

「娘,兒子錯怪你了。」我知道,這時一切安慰的語言都不如實際行動管用,輕輕推倒乾娘,開娘順從的分開大腿,小屋裡頓時春光一片。

後來,我就從宿舍搬出來和乾娘住了,乾娘改成只在白天接客,因為晚上,是要留給兒子的!乾媽除了屁眼有痔瘡不能做之外,她的身子都毫無保留的交給了我。我也試過喝乾娘的尿,可是口感和媽媽的類似,卻一點也不好喝,而且也沒有任何功效。、乾媽畢竟是風月場上的過來人,她很快就發現了我和親媽的秘密,可是她一點也不嫉妒,還教了我很多性愛的技巧讓我回家伺候媽媽。

沒到週四,乾媽就不讓我肏她了,因為週五回家需要養精蓄銳。

每次週五回到家,我都迫不及待的想把媽媽拖到瓜棚裡交配,可是媽媽還是很矜持的,她怕被村民們發現秘密,所以每次都裝模作樣的在家等我,然後陪我寫作業,吃過晚飯後才不急不緩的帶著我去瓜棚,名義上還說是去看瓜。

俗話說小別生新婚,老這麼整我哪受得了,後來還是乾媽給我出了主意。她說,「兒啊,你媽媽不和你在家做愛主要是怕你弄的動靜太大被人發現,你只要把門窗和窗簾都關好,給她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你就可以對你媽媽為所欲為了。」

「可是我媽說過,只有在瓜棚裡我們才是夫妻,除此以外我們都是母子啊!」

「傻孩子,不會變通。你不會強姦嗎?你媽害怕被人發現,不會拚命掙扎的,你很容易就能得手。而且你媽把身子都給了你了,她又怎麼會在乎被你強姦,她也不會為此生氣的!」

於是我回家按照乾媽說的試了一次,果然媽媽雖然嘴上不同意,可是卻從來沒有因為我在家強姦她而怪我。甚至到了後來,每次我回到家,家裡都是門窗緊閉,窗簾拉近。我一進屋,媽媽就跟著我進來,回身鎖好門,然後半推半就的認我姦淫。她沒有違背傳統的規定,此時在兒子身下呻吟的她,並不是兒子的妻子,她只不過是一個被親生兒子強姦的可憐母親。

我和媽媽做愛只能靠陰道外射精的方法避孕,可是成功率卻不是百分之百,高中的三年裡,媽媽每年都會悄悄去鎮上大醫院裡做兩三次墮手術。

乾媽勸我帶媽媽去做結紮,可是媽媽不肯,她內心深處,還有一個小小的心願,將來能為我傳宗接代。

高中三年我在媽媽和乾媽的壓搾下,哪有精力學習,最後只混了個畢業證而已。

我灰溜溜的回到家鄉,媽媽倒是無所謂,她原本就想讓我高中畢業後回家務農的。

乾媽偶爾會來村裡找我,每次她都是開車過來才給我打電話。只要有時間,我就會去和乾媽相見。有幾次是在她的車裡車震,大部分都是在樹林子裡,她特別喜歡在野外抱著顆樹讓我從後面肏她,她說特別刺激。

經過三年母子性愛的洗禮,媽媽保守的思想也漸漸的放開了,偶爾也會為了尋求刺激主動開闢新戰場,有一次在家睡覺,她竟然三更半夜的要去瓜棚,我知道她時想要了,於是穿衣服起身跟她一前一後出了門,可是走到村口她就坐在村口的大碾子上,說要歇歇腳,再也不肯走了。我看了看周圍,碾盤旁的大槐樹吧這裡遮出一片陰影,黑咕隆咚的,這三更半夜就算有人路過也看不清這裡,於是我裝著膽子上去剝光了媽媽的衣服,就在碾盤上吧媽媽給強姦了。

那次媽媽特別興奮,竟然還潮吹了,尿了一碾盤。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媽媽跟我躡手躡腳的離開了。

可惜好景不長,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有一次,我把媽媽拉近一片苞米地裡姦淫,被幾個玩耍的小孩給撞見了。第二天,村裡的人看我們母子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媽媽知道村裡呆不下去了,可是她又無處可去。她除了種瓜,沒有什麼別的手藝。作為媽媽的男人,我怎能看著媽媽煩惱。於是我帶著媽媽去鎮裡投奔了干媽。

我也終於向媽媽說明了我和乾媽的關係,乾媽跪下向媽媽磕頭說她是真心喜歡我,她願意給我做小,而且她還說自己不能生育,如果將來媽媽生下我的孩子,她願意對外說孩子是她和我生的。

媽媽此時寄人籬下,本來就無法拒絕,而且乾媽最後說的關於孩子的話徹底說道了媽媽心坎裡。她終於答應。

從此我和媽媽就住在了乾媽理髮店後面的小屋裡。而乾媽和媽媽的關係處的像親姐妹一樣。

雖說當初和媽媽的約法三章我全部違反了,可是媽媽並沒有因此怪我,反而更加愛我了。

乾媽沒了接客的場地,只能在前店接客,每次聽到她拉下捲簾門的聲音,我和媽媽就知道她又來客人了。

我和媽媽都很喜歡躲在後面的小屋裡用閉路電視欣賞乾媽接客的場景,看著乾媽被別人肏,我心裡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媽媽喜歡看是因為她知道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會特別興奮,會粗暴的扒光她的衣服,瘋狂的姦淫她。

過了一陣,媽媽跟我商量了一件事。她想在乾媽來例假的那幾天替她接客,她不願意衣來伸手飯的靠乾媽養活。既然媽媽自己提出來,我如果拒絕就顯得對乾媽不公平了。

媽媽第一次接客,我和乾媽在小屋裡看著媽媽笨拙的為一個學生模樣的客人帶上避孕套,我就忍不住勃起了,可是身邊的乾媽正來例假,屁眼又不能肏,我只好忍著。乾媽知道我忍得難受,便脫光了衣服,只穿了一條墊著衛生巾的內褲坐在我身邊,說可以用奶子或者嘴幫我瀉火。當媽媽自己掰開大陰唇,那客人插進她屄裡時,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像平時強姦親媽一樣粗暴的撕掉乾媽的內褲,也不管她下面是不是帶血,就把她給肏了。事後,床單上血污了一大片。乾媽反而安慰我說:「兒啊,沒事,你只管操吧,媽受得了。」

媽媽和乾媽接客的時候都會要求客人帶套,只有和我做愛的時候才能無套插入。其實即使她們不要求,那些客人們也會主動帶的,不是因為自覺,而是因為兩位媽媽的歲數都比較大了,一般這個歲數的妓女的健康狀況都比較讓人擔心。

轉眼間又是一年過去了,這一年我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媽媽再一次懷上了我的種,為了讓孩子能夠有個正常的出身,乾媽和我去領了證,媽媽以干媽的身份,也就是我名義上合法妻子的身份辦理了住院手續,十個月後,一個健康的女嬰誕生了!

有了孩子,兩位媽媽都不願意繼續做皮肉生意,我們搬家到了北方一個陌生的小村莊,買了一套大宅院,從此一家四口過起了幸福快樂的隱居生活。

(全文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