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台故事之三甲的代價

到了,就在眼前,不就一晚上,挺過去,將改變我一生的命運,張雅站在201房間門前,暗自對自己說。

「叮咚……」開門的是一個明顯發福的中年男子,他拿掉嘴裡叼著的雪茄,「哈哈哈哈……張小姐,我等你好久了,快來,哈哈哈哈……」

說著,讓進了張雅,轉身在吧檯到了兩杯紅酒,將其中一杯遞給張雅,張雅沒有接。

「哈哈哈……看來張小姐還是不放心哪。實話告訴你,三甲之中有冠亞軍已經內定,那是中南海的關係,我也沒有辦法,但是這季軍,我說了還是算的,如果張小姐看不上,乾了這杯酒就當交個朋友,我也不勉強」

張雅的盯著中年男子遞過的酒杯,腦子一片木然。張雅出身南方小鎮,父母都是教師,也算書香之家,但父母的思想並不固守,父母從小鼓勵張雅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17歲時,張雅就出落的亭亭玉立、身材傲人,身高167cm,體重只有50kg,胸圍達到D。張雅當初走上模特這條路,是受其表姐的影響,經過幾年T台訓練及參賽,張雅發現自己愈發熱愛這個行業,考上北京的大學後,張雅更加刻苦的訓練,也多次參加選秀大賽,甚至一度影響學業,無奈模特這個行業水太深,每次的名次都在三十名之外。這次能挺進前十強,已是最好成績,況且這是大陸知名度最高的模特比賽。其實張雅也知道,自己一沒關係二沒錢,肯定無緣三甲。但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張雅被星皇娛樂公司老闆,也是本次大賽唯一的投資人林向看中了,張雅知道這可能是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張小姐?」林向有點不耐煩,提高了聲調,紅酒杯在張雅眼前晃了晃。張雅被拉回了現實,緩緩地接過了酒杯。林向微微一笑,仰脖將紅酒喝乾,又續上一杯。

「張小姐,我這有一樣東西,你一定會感興趣的」說著,林向將IPAD遞給了張雅。

「匡……」紅酒杯掉在厚厚的地毯上,染紅了一片。「這不可能!」張雅瘋了一樣,憤怒的盯著林向。

「哈哈哈哈……沒有不可能!每張5萬,你男朋友賣給我的!沒想到張小姐在床上也是如此婀娜多姿,哈哈哈哈……」

「不!不可能!」張雅拿出手機,哆哆嗦嗦的播出了一串再熟悉不過的號碼。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張雅瞬間覺得天旋地轉,踉蹌兩步,坐在了床角,眼淚順著臉頰滴在傲人的雙胸上。林向看時機已經成熟,褪去睡衣,赤裸著向張雅走去……

張雅仰面躺在寬大的床上,頭扭向一側,眼淚不停的流著,不知是因為背叛的悲傷還是失身的屈辱。張雅兩隻修長的腿被林向架在肩膀上,隨著抽插的節奏,張雅兩隻碩大的乳房有規律的竄動著,林向時不時伸手抓一把乳房,肆意的將其揉捏成各種形狀。張雅毫無配合的姿態讓林向有些憤怒,同時林向也覺得yd越發乾燥,抽插越發沒有快感,於是拇指和食指夾住張雅粉粉的乳頭略微一用力。

「啊……」張雅疼的大叫,屈辱的感覺湧上心頭,但仍沒有主動配合林向的動作。

「媽的!」林向心裡罵道,從張雅體內出來,下床倒了兩杯紅酒,趁張雅不注意,將一小包粉末倒進了一杯紅酒中。張雅抱著雙膝,蜷縮著坐在床上,接過紅酒。林向自己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根雪茄。

「想知道你男朋友現在在哪麼?」

「請你不要提他!」

「哈哈,好……等你想知道的時候,可以來問我」

說著,林進將紅酒喝掉,兩步走到床前,拿過張雅的紅酒,一把抓住張雅的秀髮猛地往後一拉,張雅驚訝的張開嘴,林進沒等她呼喊,將紅酒一股腦灌進她的嘴裡。

「你幹什麼!」張雅一邊抹著嘴角流出的紅酒,一邊憤怒推開林向。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抽打在張雅的臉上。

「媽的!還沒有女人敢這麼跟我對我!」林向也惱了,抓住張雅的手臂反擰過來,從床頭抽屜裡拿出手銬在背後銬住,將張雅面朝下推倒在床上,然後抓住手銬一拉,張雅的屁股就撅了起來,臉緊緊貼在床上。

「老子今晚要讓你知道,三甲不是那麼好進的!」說著,碩大的屌硬是插進了張雅乾燥的體內。

「啊……疼……」張雅感到乾燥的yd內壁像是被刀刮一樣的疼,扭動著屁股,想讓林進出來。林進不管這些,雙手狠狠掐住張雅柔細的小腰,大力的抽插著,還時不時在張雅的翹臀上打幾巴掌,不一會,張雅右邊臀部已經紅腫起來。

張雅被動的忍受著,林向為了讓她老實,還時不時把她拷在背後的胳膊抬高一下,為了避免更大的疼痛,這時張雅只好盡量弓腰,抬高臀部,這正中林進下懷。

漸漸地,張雅覺得渾身燥熱,心裡有東西在抓一樣的癢,呼吸漸短而且愈發急促,呼出的氣不由自主的在嗓子裡撥打著聲帶,發出沉悶、靡靡的呻吟聲。對於林進的抽插也不再那麼牴觸,竟扭動著腰肢主動迎合起來。林進也察覺到了張雅的變化,知道起了藥效,故意放慢了抽插的節奏,開始九淺一深的玩了起來。

「這是我朋友在美國捎回來的新藥,能讓你整晚像個發情的母牛一樣,嘿嘿……」

此時的張雅已經跟幾分鐘前判若兩人,林進乾脆解開了手銬。張雅的手獲得自由後,一隻手撐在頭部,略微抬起了頭,另一隻手竟不由自主的伸向自己的下體,摸索一陣後,中指按住陰帝揉了起來。林進淫笑著看著張雅的一舉一動,依舊九淺一深。張雅的呻吟聲愈發連續且大聲,每當深入的時候,張雅便發出沉悶、悠長的聲音,同時自己緊緊按住陰帝,林進開始淺淺插入時,張雅就快速的揉搓著陰帝,同時將屁股使勁超林進方向移動,企圖吞併整根屌,但無奈腰部被林進掐的結結實實,不能多吞入半分。

張雅被翻過來,拉到床角,墊上被褥和枕頭,調整好高度,兩手分別抓住張雅兩個腳腕,繼續抽插。林進得意的看欣賞著胯下之物,張雅的皮膚很白、很嫩,乳房碩大而堅挺,淺淺的乳暈粉粉的乳頭,腰間沒有一絲贅肉,屁股豐滿而不臃腫,翹的程度讓人一看就浮想聯翩,腿部修長腿型端正,雖然不是處女但yinbu呈淡淡的粉色,可見x生活並不頻繁。這一切,在林進臨幸的眾多女子中確屬極品。

張雅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高聳的胸部愈發挺拔,白皙的皮膚不斷滲出汗水,在脖頸下方由於青筋暴起形成了的一個低窪處竟然積滿了汗水。林進盡情玩弄著那傲人的雙乳,時而揉捏時而摸索乳頭時而用指尖輕輕描畫著乳暈,他已經不需要再扭動腰抽插,因為張雅的雙腿已經緊緊的盤在了林進的腰間,一鬆一緊,配合著腰部的扭動,自行吞吐著碩大的屌,每每吞入時,就有黏黏的體液被擠出流經粉菊,滴落在被褥上。張雅的雙手,緊緊的抓住床單,用力的撕扯著,臉部的表情像是非常痛苦,頭不停的擺動,秀髮凌亂的散落在臉上、床上。張雅已經不是在呻吟,更像是呼叫,死一樣的呼叫,林進感覺特別陶醉,他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的聲音。

突然,張雅停止了呼叫,真個身子像弓箭一樣緊繃著挺起,背部懸空,雙腿緊緊的纏在林進腰間,死命將下身貼緊對方,恨不得將林進吸納進去。

「這藥真他媽管用,老子的jj都快被你夾斷了」說著拿起手機,啪啪拍了幾張。

張雅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抽搐著,一分鐘後,雙腿終於鬆開了林進,林進抽出仍然堅挺的屌,得意的看著仍在抖動的張雅。

「你爽夠了,現在該我了!」林進狠狠的說。抓住張雅的腳腕,拉到床邊,讓其面朝下趴在床上,下身剛剛露出床角,雙腿無力的搭著。看著張雅混亂不堪的下體,林進性致大發,雙手按住她的腰部,狠狠的插進了yd。張雅似乎還沒從剛才的興奮中清醒過來,她並無多大反應,只是輕輕哼了一聲。林進不管那麼多,在張雅腹部下方墊了個枕頭,調整了一下高度,從張雅屁股斜上方開始猛插。

這個姿勢和角度是林進最喜歡的,因為可以按住女人的腰部,防止其亂扭;同時斜上方往下插入,可以借助身體的重量,勢大力沉;因為林進的屌長達18CM,一般可以刺激女人的G點,讓女人保持興奮,總之可以充分滿足林進征服的慾望。

只是幾十下後,張雅已經受不了,身體開始扭動,呻吟聲越發大直至喊叫。

林進愈發的興奮,每一次都抽出大半,然後猛地衝進去,儘管頻率並不是很大,但林進很享受這種衝擊,特別是與張雅的翹臀撞擊的瞬間,讓他覺得正在摧毀她,而摧毀這一個個異常美好的、一般人不可及的東西,讓林進覺得特別滿足。

百多下後,張雅已經無力扭動,她感覺到下身想要被扯開了,只是隨著林進的每一次衝入,喉嚨發出低沉的「額額」的聲音。林進感覺屌愈發的腫脹,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如打夯般劇烈的撞擊讓張雅的全身在都在有節奏的抖動。

隨著節奏的加快,林進感覺渾身充滿力量,他簡直要將她挑起來了,猛烈的幾十下衝擊後,伴隨著狼一樣的呼叫,林進將下身死死頂住張雅的翹臀,盡情的釋放著。林進的灼熱讓張雅身體猛地一抽,隨後像昏死過去一樣趴在床上,除了大口大口喘粗氣,除了不停流出的淚水,再無其他反應。

林進拔出來,將張雅翻過來。到吧檯倒了一杯紅酒,點了一支雪茄,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著一動不動蜷縮在床上的張雅,嘴角掛起一絲滿足的微笑。

雪茄燃至多半,林進從包中拿出一顆藥丸,放在嘴裡,用杯中的紅酒衝了下去,雙腿搭在床榻上,舒展著躺在沙發上。十幾分鐘後,雪茄即將燃盡,而林進的jj卻又略微抬起了頭,林進將雪茄扔進垃圾桶,緩緩走到床邊,抓住張雅的頭髮,將她的頭摁在自己胯部。

「寶貝,我們繼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