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植物人妹妹

我有一個妹妹,今年18歲,和我是同父異母,平常在家只穿一件睡裙,然後趴在沙發上看電視而我經常愛坐在妹妹旁邊,偷偷的看著妹妹衣領下垂而露出的胸部,妹妹人不大,胸部發育得卻非常好,兩個玉兔看著總想拿捏在手中。

有一次看著妹妹的胸,不自覺的硬了起來,我拿著手中的書蓋著,看向妹妹的眼睛,還好沒被發現,然後馬上跑進客廳衛生間(每個房間都有衛生間,換洗的衣服都放在客廳衛生間裡)

拿著妹妹剛換下的絲襪,套在雞吧上,想著跟妹妹做愛,絲襪上還殘留著妹妹的味道,聞得我心猿意馬,隨後將精液射在妹妹褲襪的襠部,濃稠的精液從絲襪的縫隙裡滲透出來,怕被發現,我在洗手池裡放滿水,然後用肥皂洗了一遍心裡對著子孫說得「我一定會讓你們留在妹妹的子宮裡」

我抑制不住這個想法,於是開始尋找機會,某天,我在網上買了幾個微型攝像機,趁妹妹不在放在妹妹房間裡和妹妹房間的衛生間裡,剛走出妹妹房間,妹妹回來了,「哥,你幹嘛呢」

我被下一跳「沒啥,找個東西」

「哦,熱死了,一身臭汗,我要洗澡了」

「快去吧」這時我才注意到妹妹的打扮,一件白色露肩T恤衫,黑絲小短裙,頭上紮著馬尾,細密的汗珠佈滿妹妹的額頭,妹妹的一雙細腿被絲襪包裹著,看著妹妹雙手朝自己扇風,吐舌頭的樣子,我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一身是汗,可有損你女神的形象啊」妹妹在班上可是名符其實的班花,人緣很好。

「哎呀,別老是亂摸我的頭,髮型都亂了,今天碰到好多色狼,一直盯著我的腿看呢,還有一個居然偷拍我」

「誰讓你的腿又細又直,穿著絲襪短裙讓男生最沒抵抗力了」我心想然後笑著說「快去洗洗吧」

「那我去洗了」說完妹妹回房間了,我看著妹妹的背影,也回房間打開電腦監視器,觀看著妹妹的一舉一動。直接妹妹先進了衛生間,然後拿起毛巾洗了一把臉,然後脫下絲襪露出雪白的大腿,然後把絲襪放一邊,看得我直接硬了起來吞了口口水,繼續觀看妹妹妹妹又將短褲脫下和絲襪放一起,然後走回房間,來到衣櫃前,拿起一件白色睡裙和一條卡通內褲,之後又回到衛生間,關上門,然後脫下上衣,解開胸罩,只見妹妹胸前一片雪白的雙峰,「真想握在手裡啊」

妹妹又脫下短裙,妹妹的身體完整的暴露在我面前,妹妹的下體只有稀疏的幾根細毛,看得我雞吧充血十足,妹妹開啟熱水器沖澡,一手抓著蓮蓬頭,一手遊走在身體,從脖子到胸前,在到腹部,然後是小穴,「我搓著雞吧,再也忍不住,對著鏡頭下妹妹的小穴開始噴射出精液,精液打在屏幕上,向四周濺射,看著屏幕中妹妹被精液覆蓋的身體,我關上了視頻,回到客廳看電視了,過了一段時間,妹妹穿著睡裙出來了,濕漉漉的頭髮,「我幫你吹吹頭髮吧」

「好呀好呀」妹妹直接在我面前低頭半彎腰,衣領下垂,我透過妹妹的頭髮可以看到裡面的雙峰在口中搖動,我一手抓住妹妹的頭髮,一手拿著吹風機,邊吹邊欣賞妹妹的雙峰,「好了,干了」

「謝謝哥哥,明天又要練車了,好熱的天啊」說完妹妹又趴在沙發上看電視,而我坐在妹妹旁邊看她的胸部。

當天晚上,我看著妹妹洗澡的視頻,將雞吧套在妹妹今天剛換下來的絲襪上,又射了一次。

第二天,我在家看著妹妹洗澡的視頻,突然電話響了,是爸爸打來的爸爸語氣很急「你妹妹出車禍了,現在在XX醫院搶救」說完就掛了我呆了一會馬上出門,來到醫院妹妹還在搶救,而媽媽已經哭成淚人,爸爸眉頭緊鄒,「怎麼會出車禍?不是有教練嗎」

「教練去上衛生間,讓你妹妹自己練習,結果你妹妹把油門當剎車,一下子衝出去,腦袋撞到方向盤昏過去了,哎」

在過了幾個小時之後,手術室門開了,媽媽馬上衝上去,妹妹躺在移動床上,雙眼望著天花板「女兒你說話啊,有沒有事」「醫生,為什麼我女兒她不說話?」

「命是保住了,只是現在可能醒不了了,病人腦袋受到嚴重撞擊,我們只能保住她的命,對不起」

「什麼叫保住命卻做醒不了?」

「就是你妹妹變成植物人了」

醫生說完就走了,在妹妹病房裡,妹妹還是一臉呆滯,穿著寬鬆的病服,突然一陣臭味飄出,妹妹失禁了,因為妹妹變成植物人,無法控制排便,周圍的人都鄒著眉看著妹妹,「這麼漂亮一菇涼怎麼會拉在床上」

最後,受不了別人的話語,我們帶著妹妹回家了媽媽清理好妹妹的大小便,給妹妹換了一身連衣裙,為了方便,沒有穿上內褲,當晚,我從房間出來喝水,發現妹妹房間門還開著,媽媽還在和妹妹細聲說些妹妹小時候的事「媽,很晚了,睡吧,說不定妹妹明天就醒了」「嗯,你也早點睡」說完媽媽回房了。

我看著妹妹呆滯的表情,關上妹妹房間的燈回去睡了可是不管怎麼翻來覆去都睡不著,妹妹呆滯的表情,微微張開的小嘴一直在我腦海裡出現,我偷偷來到媽媽房間,聽了聽,爸媽都睡著了,然後悄悄來到妹妹房間,打開房間的燈關上門,妹妹還躺在床上,我拉起蓋著妹妹的被子,看著妹妹無神的面孔,就像一個娃娃躺在妹妹的床上,我從妹妹的衣櫃裡拿出一條絲襪,看著妹妹的小嘴開始套弄,我套了一會,慾望開始侵佔我,我不自主的吻上了妹妹的小嘴。舌頭伸入妹妹嘴中,開始品嚐妹妹的小嘴,我越親越忘我,雙手開始抓住妹妹的胸,「我終於抓住你們了」我開始揉著妹妹的胸,吻著妹妹,舔著妹妹的臉,脖子,額頭,我的身體不自覺的壓在了妹妹的身上,堅硬的雞吧自動對著妹妹的小穴,開始往妹妹的小穴裡擠進去,剛進去一點,就被套在雞吧上的絲襪堵住了,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姿勢,我抬起頭,妹妹青春的臉上全是我的口水,妹妹面色潮紅,我以為妹妹醒了,輕聲叫了句「妹?」

妹妹沒有回應我,我知道她還沒醒,歎了口氣,繼續欣賞妹妹被我玩弄的身體,妹妹的睡裙被我捲到胸前,雪白的胸部被我捏的通紅,然後是小穴,我的龜頭頂著絲襪已經進去了一點,我連忙起身,只見龜頭前連著一絲銀絲,我詫異的看著妹妹,原來植物人也有生理反應。一看時間,快6點半了,爸媽快醒了。

我只能套著絲襪,快速搓動,我看著妹妹,不能插你小穴,就先幫哥哥口交吧,我抬起妹妹的頭我套著絲襪的雞吧開始頂進妹妹張開的小嘴,妹妹的嘴被我頂開了,我的龜頭帶著妹妹的絲襪一起進去妹妹的嘴裡,我開始在妹妹的嘴裡抽查,連帶著絲襪,絲襪沾上妹妹的口水,來回在妹妹的嘴裡進進出出,就在我快射時,我將妹妹腦袋靠著牆將絲襪往後一拉,雞吧用力一頂,嘶的一聲,我的雞吧穿破了妹妹的絲襪,直接和妹妹的小嘴接觸了,妹妹的舌頭突然一動,我被一刺激,深入妹妹嘴裡開始射精,而妹妹這時卻開始允吸,將我射進去的精液吞入胃裡,可是我射出的量遠比妹妹吞吸的量多,不一會妹妹嘴裡全是精液,精液沿著妹妹嘴角流下,我將被我雞吧穿破的絲襪放在妹妹下巴,接著妹妹嘴裡吞不下的精液射了好一會我才停止射精,而妹妹還在不自主的允吸,就像妹妹想幫我清潔剛射完的雞吧,被妹妹吸了一會,我拔出軟下的雞吧,看著精液在妹妹口中被吞下,在妹妹把精液全部吞下後,我拿起頂在妹妹下巴的絲襪,擦乾妹妹嘴角的精液,以及臉上的口水印,清理好妹妹臉部後,我將妹妹睡裙拉下,拉到小穴處時,看到妹妹小穴流了好些水,又用絲襪擦乾後,把睡裙全部拉下,然後把妹妹平躺在床上,蓋上被子,我又吻了吻妹妹的小嘴,然後才關燈回房。

過了半個多月,我自從上次在妹妹口中射出精液後。半個多月來,我每天晚上都偷偷來到妹妹的房間,插著妹妹的小嘴,然後在妹妹嘴裡射出精液,妹妹吃了我半個月的精液,我感覺妹妹比以前更有誘惑力了,一天早上,我在睡夢中和妹妹做愛,迷迷糊糊聽到爸和我講,「我帶你媽出門幾天,照顧好你妹妹」

「哦~」我應了一聲,然後又開始了美夢,直到「砰」的一聲關門聲,我一下反應過來,爸媽出遠門了?也就是說家裡只有我和植物人妹妹了?

想到即將到來的性福生活,我的雞吧一下硬了起來。

我迫不及待的起床,來到妹妹房間,果然,妹妹還躺在床上,我上去用力親了會妹妹的小嘴,「爸媽出門了,這段時間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就用你的身體來作為照顧你的回報吧,我的好妹妹」

在這之前,吃飽再說吧,吃完我回到妹妹房間(我不知道植物人怎麼維持生命的,大家自動忽略吧)

妹妹依然躺著,表情呆呆的,我上前脫光衣服躺在妹妹的旁邊,抱著妹妹,手臂壓在妹妹的胸前,我的腿蹭著妹妹光滑的大腿,膝蓋頂在妹妹小穴上,慢慢的,我的雞吧硬了起來,我翻身雙手撐著身體,和妹妹垂直,,目視妹妹,然後對著妹妹的唇吻上去,身體也全部壓在妹妹身上,雞吧對著妹妹的小穴一點一點插進去,有點幹,不好插進去,我起身將雞吧對著妹妹的小嘴,插了進去,經過我半個多月插妹妹的小嘴,現在只要我一插進去,妹妹就會自行允吸,然後分泌唾液,我插了一會,妹妹的嘴裡開始變得濕潤起來,我多在妹妹的嘴裡停留的一會,讓雞吧在妹妹的唾液下變得濕潤起來,我覺得差不多時,我將雞吧從妹妹嘴裡拔出,啵,的一聲,我的雞吧離開妹妹的小嘴,我滿意的看了看雞吧上的液體,夠了吧、然後在一次壓在妹妹身上,看著妹妹一點一點把雞吧插進妹妹的陰道裡,有了妹妹口水的潤滑,我很容易就插進去了一部分,直到妹妹的處女膜擋住我的去路我在妹妹嘴裡吸了一口氣,然後下身用力一頂,我整個雞吧全部插進妹妹的陰道裡了,頂在妹妹的子宮口上,我藉著妹妹的處女血和唾液的潤滑,開始在妹妹的陰道裡抽插,我的雙手也沒閒著,盡情的揉捏的妹妹傲人的胸部,妹妹的胸部在我的雙手下不斷變化形狀,這時,妹妹的臉開始泛紅,我感覺妹妹的陰道在變得潤滑,到後面,我抽插時可以聽到我和妹妹的交接處傳來水聲,「啪啪啪」

我喘著粗氣看著妹妹開始泛紅的脖子,親了上去,忘我的親著妹妹的脖子,下身不斷侵犯妹妹的聖地,突然,我感到妹妹身體在抽動,然後只感覺妹妹的子宮死死的吸住我的龜頭,好像要從我的龜頭裡把精液吸出來,陰道也收縮不讓我拔出去,我用力吸著妹妹的嘴,雙手死死抱住妹妹,下身用力頂進妹妹的體內,恨不得整個身體進入妹妹體內,然後在妹妹還未接觸任何異性的體內開始射精,這一次的射精是我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多到妹妹的子宮裝不下。精液想往外流,可是子宮口被我的龜頭堵住,而且龜頭還在往妹妹的子宮裡噴射精液。妹妹本來平坦的小腹開始隆起,我射完後,將龜頭拔出子宮口,然後頂在子宮口上,讓我的子孫在妹妹溫暖的子宮裡住下,射完後我感到一陣疲憊,抱著妹妹睡著了,雞吧還深深的埋在妹妹的陰道裡。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看看時間,已經快晚上了啊,此時我軟下的雞吧已經不知不覺被妹妹緊致的陰道擠了出來,我看了看妹妹的小穴口,沒有精液流出來,我的精液已經在妹妹的子宮裡住下了!

我滿意的親了口妹妹,「你果真是我的好妹妹,我的精液就交給你保管了」

吃過晚飯,我翻開妹妹的衣櫃,從裡面拿出了妹妹高中的校服,在校服的褲襠部位,用剪刀開了個口,然後給妹妹穿上,此時妹妹變成了以前那個清純的女高中生,除了褲子開了一個口露出的小穴,渾身上下透出一股青春的味道,我把妹妹抱起來,讓妹妹面靠強站著,然後我貼著妹妹的後背,雙手從妹妹腋下穿過直接抓向妹妹的胸,隔著校服開始玩起妹妹的胸部,因為沒有胸罩,妹妹胸部的柔軟透過校服傳達到我手上,我將妹妹雙腿分開從後面插進妹妹的陰道裡,經過下午的開苞,妹妹的陰道稍微鬆了一些,我不一會就全部插進妹妹的陰道裡,我開始撞擊妹妹的子宮口,雙手不停把玩著妹妹的胸,妹妹的陰道馬上流出愛液,使陰道更加潤滑,我越插越快,妹妹被我頂的就向在小跳一樣,妹妹被我往上一頂,然後自由落下,就像妹妹在配合我做愛一樣,讓我異常激動,就在我玩得興起時,妹妹的手機響了,我從後面抱起妹妹,雞吧還插在妹妹的陰道裡,就這樣走向妹妹床頭,一看,是妹妹的閨密,長相身材都不輸給妹妹的一個美女,第一次見就想和她做愛,我讓妹妹怕在床上,拿起電話接聽「喂」然後我壓在妹妹背上,將雞吧插進妹妹的陰道裡對面一聽是男的,明顯呆了「我是她哥,XX出車禍了…」

「啊?」對面驚呼一聲我聽到這聲音,插著妹妹,幻想著正在插著妹妹的閨密,「XX現在怎麼樣了?」

「腦部受傷,現在已經變成植物人了」

「啊?怎麼會這樣,什麼時候的事?」

她吃驚的語氣讓我更加快速的插著妹妹,就像真的在插妹妹的閨密一樣,妹妹此時也被我插到高潮,收縮的陰道讓我一陣舒服「半,半月前」我壓制著快感,斷斷續續的說道「怎麼會這樣,我要回去看她,555」

 

 

 

 

 

 

居然哭了

聽著她的哭聲,幻想著她在我胯下無力的哭泣,一下沒忍住,在妹妹的陰道裡射了出來「我再過半個月就回去看她」

「嗯,好,好的,哦」

我一邊在妹妹的陰道裡射精,一邊回答她,可能是她太傷心,沒有注意我的異樣,並不知道她的閨密在她哥哥的胯下承受著她哥射進她陰道的精液。

「那先這樣了,拜拜,555」就這樣掛了電話,而我也剛好完成射精我拔出雞吧,妹妹的小穴開始流出精液,一大團精液沿著妹妹的小穴流到床上,而妹妹此時側著臉,流著口水,一身校服被弄的鄒吧吧,下體流出精液,再沒有往日女神的模樣,只剩淫亂的畫面,我將妹妹的腦袋移到床邊,將還沒有軟的雞吧插進妹妹張開的口中,妹妹又開始自主允吸著我的雞吧,這時,我的手機又響了,是我爸打來的「喂,你妹妹現在怎麼樣,還好嗎?」

「好著呢,有我你們放心吧」

「嗯,過2天你安安姐會過去幫你照顧妹妹」

「啊?不用了,我可以的」

「什麼可以,你怎麼幫你妹洗澡?」

我聽完心裡想著,精液都射進妹妹體內了,還不能幫妹妹洗澡?可惜不敢講出來「那好吧,安安姐來住幾天啊?」

「到時候再看吧,先這樣」

掛完電話,我的雞吧還在妹妹嘴裡被她允吸著,「唉,妹妹,我們的性福生活快結束了,讓哥哥這幾天好好愛你吧」

說完我身體一抖,將精液射進妹妹嘴裡。

當晚,我又在妹妹子宮裡射出2次才心滿意足的抱著妹妹睡著了,第二天清早,電話鈴把我吵醒,「喂,誰啊」

「臭小鬼,是我,我後天早上就去你家」

「噢,安安姐啊,好啊,要麻煩你了」

「不客氣,掛了」嘟嘟嘟…

唉,真是的,幹嘛要打擾我們這兩天我和妹妹瘋狂的做愛,每一次都射進妹妹的子宮裡,2天至少射了8次在妹妹的體內,到佳佳姐來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妹妹身體上奮力衝刺,而妹妹面色潮紅,依舊是表情呆滯,臉上沾滿了我的精液,嘴角流出的精液已經干了。

現在的妹妹再不是以前男生的女神,而是我射精的工具,妹妹兩條絲襪腿架在我的肩膀上,黑絲上全是精液的痕跡,現在妹妹的房間裡沒有了以往女生房間的清香,房間中飄著一股精液和妹妹淫水的味道,「啊~」我低吼一聲,將精液射入妹妹的子宮我摸著妹妹的臉,「妹妹,我們的性福生活要結束了」

我拔出雞吧,把妹妹小穴流出的精液擦去,從妹妹衛生間拿出毛巾,脫下妹妹的絲襪,把妹妹從頭到腳擦了一遍,剛擦完突然門響了起來,「臭小鬼,開門」

「完了,安安姐怎麼來了?」

我慌忙把妹妹擦乾淨,然後套上一件新的睡裙,把被子給妹妹蓋上,然後打開門「安安姐,你不是明天才來嗎?」

「我要給你一個驚喜呀,驚喜吧」

「你快嚇死我了」我心想「驚喜啊,進來吧」這時我才打量安安姐,藍色襯衫,一條超短熱褲,黑色絲襪包裹著一雙美腿,右手拉著行李箱,安安姐比我大2歲,剛在讀大學。在大學裡安安姐也是受人追捧的女神。

安安姐進來就問我「你妹呢?這麼多天沒洗澡我幫她洗洗」

「啊,哦,妹妹在房間」聽我說完安安姐便進去妹妹房間,一進房間,似乎聞到了什麼,安安姐鄒著眉頭吸了吸,然後看了我一眼,

 

 

 

 

 

我心虛的看向一邊

安安姐忽然冷聲到「我幫小妹洗個澡」然後把門關上,我知道她發現了什麼,不安的來到房間,打開監控,看到安安姐把妹妹的被子拿開,然後用鼻子在妹妹身上聞了聞,我知道壞事了,安安姐眉頭緊縮,抱著妹妹來到衛生間,只見衛生間裡安安姐把妹妹放在椅子上,把妹妹的睡裙退下,然後伸出2個手指插進妹妹的陰道裡,安安姐微微撐開妹妹的陰道口,看了看,然後把中指深深插進妹妹的陰道,突然安安姐像是發現了什麼,把中指在妹妹陰道攪了一會,然後伸出來,果然,從妹妹的陰道深處流出了一股白色液體,而安安姐的手指上也有一些我的精液,安安姐把蓮蓬頭打開將手上的精液沖走,拿著蓮蓬頭開始清洗妹妹的身體,我關上視頻,知道我強姦妹妹的事被安安姐發現了,怎麼辦?我走出房門,坐在客廳沙發上,不知過了多久,安安姐走出來,看了我一眼,沒有說一句話,然後坐在沙發上我不安的坐在沙發上,突然安安姐手機響了,「喂,親愛的,我在我弟家幫忙照顧他妹妹,」邊說邊往陽台走去,我看著安安姐的背影,心裡一發狠,走進妹妹房間衛生間,將一條電線剪開,把銅絲連在蓮蓬頭上,另一邊連在插座裡,然後重新回到客廳坐著,這是安安姐打電話回來了,看著我說到「我會將事情告訴舅舅,你自己好自為之」

然後走進妹妹房間,關上門,我回房間看到安安姐從行李箱裡拿出一條蕾絲群和一條內褲,走進衛生間,我冷眼看著,安安姐把襯衫脫下,又解開蕾絲邊的胸罩,露出比妹妹還豐滿的胸部,然後脫下熱褲,安安姐只剩下褲襪在身上穿著,然後安安姐脫下褲襪,放在一邊,安安姐又把蕾絲邊的內褲褪下,安安姐全身裸體的出現在我面前,下體濃密的陰毛遮擋著安安姐的小穴,安安姐走向蓮蓬頭,我的心提了起來,安安姐手一下握住蓮蓬頭,我只看到安安姐全身開始抖動,然後倒下,蓮蓬頭被安安姐握得緊緊的一起掉下,我從監控裡看到安安姐渾身抽搐,不一會只見安安姐的小穴裡噴灑出尿液,安安姐失禁了!

我看著安安姐抽搐的身體,我又硬了,這是,安安姐下體噴出黃色的東西,我知道安安姐死定了,我關上視頻,走進妹妹房間,可以聽到衛生間裡穿出茲慈慈的聲音,我打開衛生間的門,看到安安姐躺在地上抽搐,安安姐看到我,想呼救,可是我又回到妹妹的床上把妹妹的頭對像安安姐,然後壓在妹妹身上,進入妹妹已經被我插得有些鬆弛的陰道,然後看向安安姐,安安姐,安安姐看見我的行為,死心了,而我則看著安安姐抽搐的身體,在妹妹的陰道裡抽插,突然,安安姐呃啊了一聲,便不動了,我聽到安安姐最後的一叫,也低吼一聲,將精液射進妹妹的子宮裡,然後拔出雞吧,把廁所電閘掛了,走進去剪斷銅絲,打開蓮蓬頭,將安安姐的身體沖洗了一邊,我揉著安安姐的胸部將安安姐洗乾淨,然後擦干安安姐的身體,我把安安姐抱在妹妹旁邊,看著眼前兩具美體,我忍不住壓在安安姐身體裡,直接插進安安姐的陰道裡,比妹妹的松,不過感覺不一樣,我在安安姐的陰道裡衝擊著,撞著安安姐的子宮,突然安安姐身體弓了一下,然後陰道開始收縮,我大吼一聲,將精液射進安安姐的子宮裡,將精液填滿安安姐的子宮,突然,安安姐虛弱的聲音傳來「不…要…」我嚇了一跳雙手掐著安安姐的脖子,安安姐無法呼吸,渾身開始做無力的掙扎,我感覺到安安姐的陰道摩擦著我的雞吧,我又一下硬了起來,我又開始在安安姐的身體裡抽插,安安姐此時的臉已經變色了,舌頭伸出來企圖呼吸空氣,雙腿在床上無力蹭著,我加大了掐著的力度,感覺到安安姐掙扎越來越弱,直到安安姐雙腿一蹬,不動了,我感到安安姐死時陰道比高潮還劇烈的收縮,我鬆開雙手看著安安姐,安安姐頭歪向一邊,舌頭伸出來,雙眼裡有不甘,驚恐,我歎了口氣,拔出雞吧,回到妹妹身上,對著妹妹還流著精液的小穴插了進去,「呃啊」

妹妹居然叫了一聲「哥…」

我驚訝的看著妹妹,妹妹此時雙眼流下眼淚「哥,這段時間的事,我都能感覺到,不要在插我了,好嗎」

「妹妹,你…」

「嗯,安安姐?」妹妹看到了一邊的安安姐,發現安安姐狀態不對,「哥!你…你殺了安安姐?!」

「妹妹,對不起」

說完我開始在妹妹體內做活塞運動,「啊~不要,哥,求你了」

我不為所動,繼續插著妹妹,妹妹的反抗幾乎沒有力度,隨著我往妹妹子宮一頂,妹妹和我同時到達高潮,我壓著妹妹,和妹妹一起喘氣,「哥…你強姦了我」

妹妹流下眼淚,我拔出雞吧,看著妹妹閉著流淚的眼睛,我從衣櫃裡拿出妹妹的一條黑絲,纏繞在妹妹脖子上,妹妹感覺到漸漸無法呼吸,驚恐的看著我,我雙手緊緊勒著妹妹脖子的黑絲,壓住妹妹,感受著妹妹身體的扭動,「哥,不…要殺…我,呃啊」妹妹斷斷續續說完最後一個字後,全身一抖,斷氣了,我松開雙松,妹妹的頭歪向一邊,脖子繞著黑絲,不甘心的斷氣了,我看著眼前兩具艷屍,艷屍的小穴裡流著精液,我笑著說了聲「你們都是我的了」

當晚,我瘋狂的和妹妹的屍體還有安安姐的屍體做愛,最後射進妹妹的子宮裡,插著妹妹的陰道,深深睡去。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