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干OL媽媽

今天母親陪我到台東走走,我們車廂屬於末段,因為是平常日,車上的乘客簡直少的可憐,在過了幾站之後,我們這節更空的不像話。

本來我以在小覷一番,不過一過個山洞,那種黑暗感讓我馬上醒了過來,想在睡也睡不著了,母親側著頭倚著窗口邊,淺緩勻稱的呼吸,我望著母親的側臉,眼角真的有魚尾紋,不過因為化妝所以比較不明顯,母親今天頭髮像是OL主管那樣,把頭髮盤了起來,弄成一圈小包包,不算流行,但也不會很難看。

母親是個退休中學老師,教國文的,講話很有氣質,一舉一動很有涵養,我從小就被她教導不可出口成髒。

母親是個標準的古典東方美人,年過40初,身材還算保養不錯。

可是這年紀的女人該有的肥胖當然還是有,手臂的蝴蝶袖,臀部有點下垂,可是那雙小腿,因為老師職業關係,所以穿肉色絲襪是很正常的。

母親也養成這種習慣,出門必穿肉色絲襪,那雙美腿猶如冰淇淋一樣,讓我恨不得趴在那邊舔了兩口,可惜那只是想想而以。

母親穿了一雙白色包頭高跟鞋,看起來高貴典雅,清心中帶一點脫俗。

而母親今天身穿一襲澹灰色套裝,標準的膝上長裙,那材質偏棉絲,我手不經意的偷摸了一下裙邊,很滑很好摸。

而母親上身穿了一件合身女性白色襯衫,胸口口袋上還有一朵金花當裝飾品,而胸前的扣子那一條布袖,則縫上類似蕾絲的小碎花布,並不搶眼,但更襯托出母親的雙峰形狀,將胸前的扣子整個稍微挺出來,但不是爆乳A漫那樣這麼扯。

而母親香肩上,在批一件灰色的布,類似裙子那種材質,前面一條線打了個蝴蝶結在脖子胸前,跟母親脖子上的澹藍色寶石項煉,互相疊在一起,而那寶石被太陽的餘暉照射下,透過火車玻璃的反射,和母親那臉龐,更顯得閃耀動人。

我看著窗外的景色,看的到海,應該是跑海線。

外面海上的景象,在晚霞的魚肚白照射海平面的遠方,更讓我捨不得母親而去澳洲。

母親瞇了我一下,打了個哈欠,說長途火車還真有點疲勞,我說母親你就在睡一下,等快到了我就在叫醒你,母親娜了挪身體,讓整個背跟肩膀往下移了一下,而將頭靠在我的左肩,香肩則是抵著我的左手臂,母親說聲借靠一下,就呼攏的在度沉睡下去。

這時我將身子挺了起來,讓母親整個著人癱在我左半身,而母親頭髮的香味,不停的刺激我的味覺。

我將母親的肩衣拉了拉,整理一下,讓她整個香肩蓋好,發現原來母親的肩膀挺窄的,看起來更像小鳥依人一般,這時我使了個心眼,故意將衣肩前的蝴蝶結給撥到旁邊,這樣可以讓我完全視奸著母親那嬌乳,在扣子中的空隙,我彷彿看倒那米白色的胸罩。

母親自以前就不太喜歡穿花樣太色的胸罩,反而喜歡穿普通一點的,而這件我印象中在晾衣架上有看過,好像是啥魔力緊凸胸罩啥的,反正我也不清楚。

那時候胸罩上有花紋的圖桉,我偷偷摸了母親的內衣,還回頭看了看,深怕被發現。

發現胸罩裡面只有一點點的內墊,那就代表母親的乳球大小是真的,不是墊出來的。

雖然那次偷看內衣當下很爽,不過過沒幾天後,跟母親聊天,站在她的面前,卻想著母親的酥胸,覺得很有罪惡感,畢竟母親養育我長大,我竟然在想這種淫穢之事,後來也沒友在偷看內衣了。

如今現在,事隔多年了,看著在肩膀上的母親,母親的酥胸還因為火車震動,右邊的乳房在蹭到我的左手臂,讓我更是意淫那胸罩之事,雖然看襯衫衣領看不到乳溝,只能看到一點點的粉白乳房跟胸罩,不過這樣已經很讓我心滿意足了。

父親是官員,我頭上的兩個姐姐都嫁人了,剩我最小,母親從小就跟我感情很好,甚至給我的關懷多過於兩個姐姐,而父親因為我是唯一獨子,所以採取斯巴達教育,母親從小就特別愛惜我,一來心疼父親的高壓管理,二來初為人母又是老師,給我的愛更是多到不行。

所以我很尊敬我的家人,對我母親從小到大都非常敬重,像亂倫這種事壓根沒想過。

不過如今我要離開這個家了,對母親的思念,說不定我早已經愛上我母親,那種超過愛情友情的愛,讓我更是刻骨銘心。

既然以後要很久才能見到母親,那我要在這最後的時刻,將母親的一切全部烙在我腦海裡。

看著母親因為已經熟睡的坐姿,母親整個人放鬆,母親的雙腿玉足早已經打開,而裙子因為臀部在往下蹭的反作用原理,反將裙子整個往上拉了起來,拉到過膝蓋到大腿一半的地方,我看著母親那肉色絲襪,雖然小腿有點爆青筋,我想那是因為當老師久站的原因。

一整個視覺上的享受還真是不錯,我偷偷拿起我隨身攜帶的鏡子,偷偷的擺在母親坐位前的網架裡,就是那種伸縮裡面夾著嘔吐袋的地方,我透過鏡子,看著母親那件蕾絲內褲,更是讓我龜頭瞬間脹大,整根陽具已經開始變長且腫大,我偷偷拉了拉褲子,將陰莖擺上來,因為比較舒服,深怕母親發現一樣。

母親的內褲,因為光線不足看不出甚麼顏色,不過可以確定是蕾絲材質,因為還帶有一點半透明的樣子,而母親好像喜歡穿這種無痕內褲,畢竟今天穿緊身窄裙,如果有褲痕就不好看了。

我看著母親的瓜子臉,五官立體,皮膚偏白,比較像那種生病的倦容,因為母親從以前就身體不太好,所以那種病態的表情,我常常看到過。

母親的嘴唇,微微凸出,雖然有塗上唇蜜,不過還是看得出來比較沒血色,而母親的眼睛是我最喜歡的,大眼睛,看起來很有神,就算只畫眼影,那嫵媚動人的勾魂眼神,好像吹口氣,叫你去死你也甘願。

跟父親的結婚是因為都官員,不是誰家的女兒和誰家的公子差不多年紀,就家長同意便奉子成婚了,印象中母親結婚前好像有個戀人。

曾問過母親,母親說在遇到你爸之前,是她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那時候我還小,就傻傻的問,那現在呢?母親過的不開心嗎?母親笑笑的說我笨,說有我就已經開心一輩子了,只是那時候提到母親的舊情人,母親雖然好像沒事一般,但其實那表情是很落寞的,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我還是記得非常清楚。

不知不覺我竟然開始意淫母親,想像母親靠在我肩膀時,將她的玉頸抬了起來,然後深情的看著我,我一個衝動,顧不到車廂是不是還有其他人,直接雙唇猛吸母親的粉嫩嬌唇,而舌頭不停鑽向母親的口腔,跟她的靈舌在一起,享受那口水般的水乳交融,離開母親的玉唇後。

我看著母親的鼻息還有胸口微微的起伏,這時無須多言,動作就對了。

我一把將母親摟上我的身軀,讓他跨坐在我的陽具上,母親那緊身窄裙,則被我整個往上拉到腰間,而母親好像不好意思,則將後面的裙子往下拉蓋住屁股一半,我看著母親那肉色絲襪的大腿,裡面包覆著她的蕾絲內褲,我將母親的雙腿張更開,母親好像知道我的意思,將雙膝曲起來,跪在我坐的椅子上。

我雙手掐住母親的肉臀,先狠狠捏了一下,在用力從後面往前擠到我的肚子邊。

這時母親的臉看起來更嬌羞了,臉頰微微的紅潤,而那加重的呼吸聲,更讓我興奮,我的整個牛仔褲都撐了起來,母親雙手勾著我的脖子,不停的扭動她那圓潤誘人的嫩臀,將我的臉整個塞進她的C奶乳球,我的陽具隨著母親屁股的扭動而起伏,一下那美臀繞正時鐘旋轉,一下逆時鐘,一下又前後快速扭動,時而又慢壓我的肉棒,還忽然上下擠壓我的陰莖,讓我爽到差點都快射精。

記得母親的柔軟度很好,曾經看過她在家裡辟腿,無論正面還是測面都可以。

只是沒想到母親的美臀馬達,電力這麼強,又扭又搖,我還沒插入就快射了,那插入的話不就沒五分鐘就被夾到射精。

母親以前很喜歡看電視,尤其是那種教體操,甚麼拜拜可以集中副乳,提肛可以增加臀部的翹的弧度,那時候母親很迷這種健身的東西,想不到在此時竟然派上用場。

我將母親的蕾絲襯衫的衣扣打開,母親看我解扣很慢,笑了笑,乾脆自己開,還說我從小到大就是不會扣扣子,我也只淺淺一笑。

當襯衫打開後,母親那對粉嫩雪白的乳房在我面前,在米白色的魔力胸罩之下,那深V的乳溝更是勻稱,我要母親用手臂將雙乳夾緊,母親不僅夾緊她的C奶,還邊將身子往前壓低,讓我從上面欣賞這酥胸。

我要母親將胸部移到我面前,我直接伸出舌頭先從下面往上舔了那乳溝,母親說好癢,我從後面將母親的內衣解開,把胸前的肩衣往後翻,讓我仔細品嚐母親的美乳。

而母親卻很驚訝我一首解開她的胸罩,帶著挑逗的表情,說我學壞了,我說沒有,這看電視學的,母親不信,還說我是不是用這招開過很多女生的內衣。

我怕母親吃醋,就先吻了母親一口,母親沒說甚麼,我就一路從上面吻到乳房,那對雪白奶子有點下垂,而乳頭讓我驚訝的是粉紅色,母親不好意思的看著旁邊,讓我伸手玩弄那對豪乳,那乳房就像彈力很強麻糬一樣,五指一掐,左揉右轉,拇指頂住乳頭,不停的旋轉,有時還用虎口托住母親的乳根,不停的快速晃動,整個奶子就像被按摩棒碰到一樣,表面都是那水嫩的酥乳波紋。

母親笑著說,那來花招這麼多,我說只對母親這對美乳才有這麼多的招式,我看差不多了,直接伸口一吸,母親的乳頭就在我嘴唇裡,母親這時竟然嬌喘一聲,雙手緊緊扶住我的上手臂,說了句,輕點,怕疼。

我說我不會咬下去,別怕,然後就像A片那樣,該用的招數都用上去,吸奶頭,舔乳頭周圍,手指快速摳動乳頭,或者捏著乳頭把整個乳房拉扯變型,母親的表情不知是享受到說不出話來,還是興奮到全身酥軟,只能任由我玩弄。

當我繼續幻想中跟母親的溫存,結果母親的醒來,把我拉到現實生活中,而母親好像也發現我腫脹的陰莖,只是沒說破而以,我看了看母親,母親柔聲問說,是不是快到了,我說好像吧。

母親的聲音是屬於那種嬌聲,有著讓人酥麻的音調,不是那種娃娃音,我肉棒漲到不行,趕緊掰個理由要去廁所清槍,當我在廁所以把門關上後。

我又開始想像母親在火車廁所裡,被我從後面狠狠插入的模樣,我想像我將母親帶到廁所裡,因為剛剛在椅子上如果直接抽差,怕太引人注目,母親約164,不高,過身材均勻,屬於黃金比例。

我要母親雙手撐在廁所馬桶上面的牆上,母親胡亂抓了馬桶上一根鐵棍,我將母親的脖子後面的襯衫,直接抓住後衣領往後拉,裸露出那白嫩的香肩美背,很滑很好摸。

將母親的窄裙往腰間拉上去,要母親拱起屁股,母親有點屈辱般的抬起肉臀,可能是老師心態,覺得這種行為很可恥,我沒管這麼多。

雙手從母親的蠻腰往下摸,摸到剛剛扭到我差點射精的美臀上,大力一掐,母親悶哼一聲,轉頭看我,那眼神讓我的肉棒更硬更挺。

我雙手手指輕輕深入股溝,然後大力一拉一扯,直接將母親的肉色絲襪從股溝扯破,一路撕扯私處嫩穴。

當下我真是快感十足,聽那絲襪的破裂聲,我乾脆蹲了下來,把母親小腿上的絲襪全部扯破,母親有點小生氣的說,怎麼扯破了,等等出去怎見人阿?我說沒差,別穿就好了,母親怕走在路上,很多人會盯著她的腿看,我說誰叫母親的腿這麼美。

當我手指一摸母親的嫩穴,就知到她剛剛馬達扭的淫水盡出,我隔著內褲本來想要在好好的玩弄一番,不過我已經忍不住了,我不想一再讓我滾燙的老二多受罪,直接把肉屌頂在股溝上,把龜頭沿著股溝往下,將內褲往旁邊拉開,露出那肉縫,天色昏暗,我看不清楚顏色,只有微微燈光照射在母親的臉龐,母親一直盯著我看,還不停的咬著下嘴唇,看來應該是慾火難耐。

我將龜頭對準肉縫,緩緩的插入,等到整個龜頭進入後,我先停一下,感受母親這肉壺不停的夾擠我的龜頭,我故意將胸口貼在母親背上,雙手玩弄母親的雙乳球,然後在微微的動動身子,母親簡直癢到不行,整個屁股不停向我肉棒擠過來,我就是故意不整根沒入,急的母親肉穴搔癢難耐。

母親說我年紀越大越壞,這麼會欺負人,我突然一個弓身,將整根陽具插入母親的嫩穴裡,母親可能沒料到我這麼突然,就呻吟了一長聲,是那種發自內心的淫蕩呻吟,打鐵要趁熱,抽差靠感覺,母親的嫩穴溫暖且緊實,肉棒在穴裡不停的抽動,滑溜溜的汁液讓我的肉棒更是爽度滿點,每每頂到母親的深處,母親的肛門就會特別收縮,提肛的動作導致小穴更加擁擠,每夾一次,我就差點射精,就這樣抽動五至十分鐘之久,母親的呻吟生都沒有中斷,不是那種聲撕劇烈的叫床聲,而是那種享受舒服的呻吟。

因為在火車廁所上,就算呻吟聲大了一點也會被火車的運轉聲給蓋過去。

將至尾聲,我雙手扶好母親的柳腰,不停的快速抽動,還狠狠拍了一個手印在母親的肉臀上,痛的母親轉過來又在看我一次,最後我用手環抱母親的小腹,我不停的撞擊母親的肉臀,到頂點時,我一個右腳抬起來,采在馬桶蓋上,把那對母親的千千萬萬的思念包含白濁的精液,全部射進母親的子宮裡,我慢慢等到肉棒變小才拔了出來。

而母親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一般,癱軟坐在馬桶上面,任那精液和淫水滴落在馬桶裡面,母親的表情看起來很幸福,我將肉棒挺到母親嘴邊,母親的溫暖的口腔和舌頭,包覆我的肉棒,幫我舔得乾乾淨淨,讓我雙腿一軟,乾脆蹲在母親面前,離開時,母親把絲襪給脫了下來,丟在垃圾桶。

回到座位後,我在一次強吻的母親,母親說下次再把絲襪扯破,要先跟她說,她好準備多雙一點,我笑著說,那一天三雙可能還不夠用,母親低下頭臉紅,整個耳根子都發燙,在我的大腿上擰了一把,笑說你這孩子只會欺負母親而以,我說怎捨得,就將母親摟在胸口,安心的等待目的地的到來。

這時的敲門聲在把我拉回現實中,母親在門外說我在廁所裡也太久了,怕我出甚麼意外,我看著馬桶裡的我尻出精液,趕緊的收拾了一下,就出來跟母親打聲招呼。

我坐在母親旁邊,母親說她以為我吃壞肚子,很替我緊張,我說沒甚麼,拉完就好了,其實我是怕母聞到我身上的精液味。

後來到站了,母親說逛完後就天就睡這副近旅館好不,我說好,都母親作主,而在逛街的時候,我發現母親竟然摟著我的手臂,那酥胸毫不避諱的貼在我的手臂上,母親沒說甚麼,我看了看母親,將母親的身子貼得更緊,整個人沉溺在這幸福的氛圍中。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