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遲來的結婚證

「媽,高興嗎,這是咱們的結婚證書。」

我懷中抱著母親肥美的身子,看著剛剛從民政部門辦回來的結婚證書心情激動的對母親說,此時的母親眼眶中早已被激動的淚水所模糊,她的臉上泛著激動、幸福和略帶羞澀的紅暈,「這是真的嗎?我有點不敢相信,這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是真的,不信你看看這紅紅的印章。」我們深情地對視著,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悅,熱烈的吻了起來。

我出生在一個很偏僻的小山村,在這個貧瘠的地方,我幸福的成長,和別的農村孩子不同,我沒有兄弟姐妹,在農村這種製造人口的地方,我家裡惟獨只要了我一個孩子,並不是父親和母親生理上存在什麼原因,而是母親的堅持,和別的農村女人不同,母親是我們周邊村落唯一的才女,她是文革時期的高中生,要不是文革的影響她還要繼續讀大學,但是母親家庭的成分不好,所以輟學了,也無奈的嫁給了父親,一個本分的農民。母親思想觀念很新,認為孩子多了是負擔,她的堅持下,父親做出了讓步,我也能在父母全心的關懷下幸福的生長,比別的農村孩子幸福多了。

尤其是母親對我的關愛,也勝過其他人的母親,母親雖然生長在農村,但從來就沒幹過任何農活,她生得端莊秀麗,皮膚白皙,除了穿著上沒有城裡的女人講究,一點也沒有那種土氣,而且在氣質上比很多的城裡女人強多了。父親也很愛護母親從不讓母親干地裡的活,只是讓母親幹幹家務,照顧好我。我從小幾乎天天和母親呆在一起,母親用故事的方式教會了我很多東西,我很喜歡聽母親講故事,我認為母親是世界上知識最多的人,相比我就比同齡孩子懂得多。

母親因為有文化,文革後她當上了鄉里的民辦教師,她上課時也總帶著我,我在邊玩中就學到了很多的東西,我6歲上小學時學的也特別快,同時我在班裡年齡最小,(在城裡這個年齡很正常,但在農村一般上學都比較晚)我幾乎一直在母親的班上上到初中,鄉里只辦到初中,因為母親的緣故我養成了愛學習的好習慣,我也從不參與農村孩子瘋野的玩,我多是和母親呆在一起看書,聊天。

初中畢業時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城裡的高中。和我曾經一起上學的農村娃都已經不上了,回家結婚生子開始務農。也是因為母親的堅持我仍然繼續著學業。

母親不止一次的鼓勵我要爭氣,走出農村,遠離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我也很珍惜學習的機會,一個人來到了城裡讀高中。但我的成績在鄉里第一在城裡就算不上了,甚至還不如人家的中游水平,我的學習壓力大極了,同時,隨著年齡的增長,生理上和心理上開始有了變化,不在單純的考慮書本了,我開始有了心思,一種無名的欲活在我心中燃燒,我的心處在躁動不安的狀況下,尤其是每星期回到鄉里,看到曾經的同學有的早已經抱上了孩子,我的心理產生了極不穩定的念頭,我開始做性夢,遺精,我的成績開始下滑。

雖然母親是我最親近的人,可這種事我又不好意思找母親傾訴,只好憋在心理,我和母親的交流也變的少了起來,母親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她關切的問我最近是怎麼了,我慌說「沒什麼,」就在那一剎那我突然感到臉發紅,我試著看了母親一眼,我當時就楞住了,母親生得太端莊了,她充滿慈祥母愛的臉上正露出甜甜的笑容看著我,白皙的面孔上兩個橢圓的酒窩淺淺的掛在臉上。和母親眼神相接的一剎那我的臉頓時發燒起來,我不好意思在看下去,生怕母親注意到我異樣的目光。

事後我才敢在一旁仔細的打量著母親,年近40的她身材中等,像其他村婦一樣長長的頭髮用髮簪定在腦後,粗布的衣服掩蓋不了她美麗的身型,我也只能用美麗來形容,她是那種女人的不能再女人的人了。

她的胸脯鼓脹的程度是我見到過女人中最大的,她的臀部渾圓肥大,蹲下身時褲子都有要繃開的感覺,我看著母親在屋裡忙活著,就一直跟著她不住的看,下身勃起物已經將褲子頂的幾欲伸出,我回到自己的房內關上門,掏出雞巴,幻想著母親的樣子手淫,直到一股濃濃的精液噴薄而出,射了1米多遠,我急忙找來衛生紙擦去射到地上的精液,又擦乾淨龜頭上的殘留物。

當天晚上我夢到和母親進行苟且之事,我射的內褲都是,我才意識到自己在思想認識上出了問題,而且是大問題,我開始自責,我覺得對不起母親無私的關懷,我害怕見到母親,但是內心又急劇的想見到母親,我陷入情慾與倫理交織的陷阱中無法自拔。

我開始有意識的躲避母親,我減少了回家的次數,我原來一星期回家一趟,變成兩星期回家一趟,甚至三個星期不會去。

另外我減少了在家的時間,最多住一個晚上就回學校。想通過這樣來躲開母親,盡量化解對母親的思戀,但我發現這根本不可能,我的思緒裡裝的全市母親的影子,我的夢中全是和母親交媾的場景,我也想通過轉移視線的方式來擺脫這種矛盾心情,但發現除了母親我似乎對其它的女人提不起興趣。

我的成績一瀉千里,落到了全班的殿底,老師讓我家長去學校一趟,我把情況告訴了母親,母親和我來到學校,瞭解了我的實際狀況後,把我單獨叫到一邊,「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成績怎麼下滑這麼快,這不是你應有的水平呀。」我怎麼說?我無言以對,我只是重複著對不起,我知道為了支持我上學,母親與父親間發生過爭執,母親說不希望我的將來象父親一樣只知道種地。況且家裡條件確實不好,擠出錢來讓我上學的確很不容易,但我匯報母親的是什麼呢?我因為對她想入非非而耽誤了學業,我此時更加的後悔,我哭了,母親也哭了,她把我抱在懷裡,「孩子,別哭,媽知道你會努力的。」

說實話這還是我第一次和一個成熟的女人貼的如此的真切,而且是我最喜歡的,我清楚的感覺的到母親身體的柔軟和母親身體的氣息,我那根東西卻在這時舉了起來,正好抵在了母親的小腹上,我想把身子往後撤已經來不及,我能感覺到母親身子因吃驚而顫抖另外一下,我用餘光看到了母親紅紅的臉,我心中當時既緊張又激動,短短的幾分鐘過去,我索性將身子進一步壓迫母親的身子,我的胸口可以明顯的感到母親胸口柔軟的感覺,我門這樣摟了大約十幾分鐘,我們沒有說話,我感覺我和母親的呼吸及心跳都在加速,母親在我的學校住了兩天,我們又恢復了以前的交流,但是感覺總是怪怪的,我們似乎都不太敢接觸對方的眼神,尤其是母親的眼神,失去了往日的慈祥卻憑添了幾分嬌媚,我的心中開始泛起春波,一種談戀愛的衝動湧上心頭,母親的笑容顯得很靦腆和保守,不像以前那樣放得開。我心理開始打鼓,難道母親和我一樣有想法。

母親走的那一天我去送她,從縣城到村裡要有幾十里路,其中下車十里路需要步行,我捨不得母親,決議送她,母親竟也不推辭,這也不向以前的她,在車上我們緊緊挨在一起坐著,其實我們之間還是有距離的,但似乎誰也不想主動分開,一路上我們很少說話,但我感到我們的都在偷偷的打量著彼此,我們下車後,天色已經近黃昏,在夕陽的照射下,我們走在鄉間的小路上,看著離家越來越近,我們的腳步都不約而同的慢了下來,村裡人現在忙完都歇了,舉目遠望除了遠處的農房上飄著青煙,四處根本沒有任何人,我緊跟著母親的身後,看著她肥美的身子,走動起來嬌柔無比,當走到一處石橋時,我提議歇一下,對於農村人來說這點路實在算不了什麼,但母親似乎也特別累,連說:「好、好。」

我們在離橋附近不遠的林子旁坐下,我們依然不知道說些什麼。

我鼓足勇氣:「媽,我喜歡你。」

母親聽完臉上發紅,但還是要故做鎮定,「媽也喜歡你啊」。

我一聽母親說出這句話,立時抓住機會,伸手拉住母親的手,「媽,做我的女人好不好。」

她吃驚的想抽回手,但被我死死的抓住,「快放開,讓人看見多不好。」

見母親的反映不激烈我順勢,湊近她。「媽,你知道嗎,我成績上不去,完全是因為你,我滿腦子都是你的影子,我已經不能離開你。」

母親臉上變的通紅,我伸手環抱住她,摟在他肥軟的腰肢上,母親閉上了雙眼,我大膽的低頭去吻她的面頰,接著吻她的唇,伸手直奔我渴望已久的母親的胸脯上摸去,我隔著母親身上單薄的衣物,成人以來第一次接觸到母親柔柔的乳房,我的手顫抖著,興奮的加大揉摸的力氣,母親發出哦、哦的輕微叫聲,突然母親伸手環抱住我,主動和我熱吻,她的舌頭進攻性的伸進我的嘴裡和我的舌頭粘連著,我們互相吮食著對方的唾液,我們的呼吸交織在一起,我控制不住動手去解母親的衣扣。

母親輕輕推了我說:「別慌,這裡不行。」

她起身拉著我走向林子深處,在一棵大樹旁,母親回過身,我立時驚呆了,此時母親前胸的紐扣已經打開,沒帶胸罩的奶子直接從衣服的束縛中蹦了出來,一對大的讓我無法置信的奶子顫悠悠的掛在母親的胸前,是那麼的圓,那麼的白,兩個黑紅的奶頭堅挺的嵌在咖啡色的乳暈中央,我撲上去跪倒在母親的面前,摟著她那肥肥的屁股,臉緊緊的貼在母親滾熱而柔軟的胸脯上,仔細聞著乳香,張開嘴含在渴望已久的乳頭上,我試著張大嘴想把多含進一些,可母親的乳房實在大的夠嗆,我的兩隻手都無法全部覆蓋住母親的一隻乳房,我興奮的在母親的奶子上咬著、舔著,母親的聲音加大了,喘息聲更粗了,我將母親的上衣很輕易的脫了下來。

母親已自己解開了褲帶,我也早忍不住了,下身的東西快要裂開了。我索性褪下母親的褲子,把母親放倒在地上,母親瞇著眼睛看著我,我飛快的脫下全身的衣服,趴到了母親光裸的身子上,那種肌體摩擦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快點來吧,兒子,媽受不住了。」我從母親身上爬起,手握住碩大的陽具,母親已經張開她肥白的雙腿,露出她神秘的溝壑,此時我看到溝壑中早已經被一種白色的液體覆蓋,出於好奇我再次俯下身將臉貼近母親的神秘地帶探詢液體的源頭,我已經聞到母親的騷味,一種很提神的騷味,我終於看清楚流水的地方,一個小小的洞口處已經沾滿了白色液體,我試探著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有些酸澀,但不是想像中的味道,我用舌頭來回在上面舔食了起來,母親雙腿緊緊的夾住我的頭來,回的摩擦,他的手撫摩著我的頭,從嗓子裡發出的聲音越發的迷人,我將母親的溝壑舔了個乾淨,在母親的不斷請求下,我將陰莖放到了母親的洞口,當龜頭與她洞口觸碰的一剎那,母親用身子往前一頂,只聽母親「啊……」的一聲長歎,我只感覺雞巴鑽入了一個粘滑狹窄的洞中,母親的身子來回前後的與我的雞巴摩擦著,那種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動啊,孩子,動啊。」

我這才反應過來,瞬間轉入猛烈的抽動中,母親開始發狂的叫喊著,似乎已經不在乎身邊的一切,她的雙乳隨著我抽動的頻率有節奏的來回的晃動著,我抓在上面用力的揉著捏著,我們瘋狂的享受著,母親更是抱著我大口的喘著粗氣大聲叫著,並將我按在身下,騎到我身上晃了起來,我無法形容母親當時的瘋狂,只知道和平時比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人,我也無法形容她的美,雙乳的劇烈晃動讓我在視覺上美美的享受了一番,母親晃了不到一分鐘就渾身用力,脖子上的青筋都能看見,而且整個人擯住氣息,眼睛上翻,突然啊的一聲長歎,似乎積蓄的能量一時間完全的爆發,晃動的更加猛烈,嘴裡喊著「給我,給我,快給我。」

我也不清楚母親是怎麼了,但自己在母親的用力晃動下,和她不斷的請求下,我不在控制只感到一股熱流從我體內猛烈的噴出,射的母親啊啊的叫著。

這或許就是女人的高潮,(事後得到母親的證實)母親整個人像一團泥一樣癱軟在我身上,急促的喘著粗氣,她的乳房緊緊的貼住我的胸口,我愛撫著母親。

我感到肩頭忽然熱熱的,看到母親嘩嘩的淚水湧了出來,我急忙扶母親坐起來,「媽,怎麼了,是我對不起你。」

我以為母親為這事哭泣,「媽不是難過,媽是太高興了。你讓媽感到自己還是個女人。」

我詫異了,原來,父親和母親之間並不是看起來那麼美滿,首先在文化層次上,母親和父親沒有共同語言,就是在整個村裡也只有我能和母親交流,其次,父親長日的勞作應該對身體的損傷較大,在男女方面的事情上已經不行了,我和母親的第一次前母親已經半年多沒有過房事了。

她畢竟只是個40多歲的女人,需求還是非常的強烈。這一切為我順利的實現夢想奠定了基礎。我對母親說著男女之間的情話,保證這輩子愛護她照顧她,母親滿意的躺在我懷裡。

我們有做了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我的雞巴裡再也射不出東西,我們一次比一次配合的默契,母親到了多少次也無從算起,當我們從林中走出來時天色早已月掛正中,照的大地很亮潔,回到家時已經快11點了,我和母親謊說車子半路壞了走回來的。

母親又借口幫我收拾一下屋子,特意到了我的屋裡和我抱在一起親吻撫摩纏綿了很長時間。當天晚上我睡的很香,連續很長日子裡沒睡過的塌實覺終於又回來了,夢中我回放著與母親激情的一幕。

第二天是我返城上學的日子,我沒有讓父親送我,和母親又來到小樹林裡享受了魚水之歡,也就是這時我說了將來一定要有出息,並且和母親真正意義上的結婚,在我上車時我看到母親再次躺出的幸福的淚。

但說實話下身還真有些酸,我和母親確立了新型的關係,在外人面前我們是母子,在私下裡我們是夫妻,我努力的讀書,同時一有機會就近乎瘋狂的和母親做愛。

幾個月後的一天,母親突然來學校看我,我帶母親到學校後的林子裡,我們親吻撫摩,一享快樂之後,母親告訴我她懷孕了,我當時驚呆了,作為一個高二的學生,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吃驚,母親問我怎麼辦,我考慮再三還是決定把孩子流掉,母親哭了,我安慰她,向她保證以後有機會,我在藥店裡買了一些藥,和母親再次來到第一次的小樹林,母親吃藥後,整整兩個多小時才排下來,她痛苦極了,可以這麼說我是抱著母親流掉了我們的孩子。

我請了兩天假,在家裡陪母親。以後的日子裡我們非常的小心,在母親的排卵期做愛時我是絕對不會把精液射到她體內的,不過嘴裡和肛門中例外。

說到著有必要細說,我的餓第一次給了母親不假,但母親也有很多第一次是跟我在一起時發生的,比如口交和肛交,母親流產後,我在家實在難受,看著母親就在身邊卻不能搞事,我在書中和電視中看到女人為男人吮吸雞巴,就提出要母親幫我吮,母親有些猶豫,在她心中這是變態的行為,她從來沒有試過,但為了我她頓下了身子,張嘴將我的雞巴裹入口中,母親適應的很快,她的舌頭把我的雞巴舔的舒服極了,尤其站在上面的我看著雞巴從母親口中出來進去的樣子,有著強烈的征服感。在十幾分鐘的舔吸下我把精液射進了母親的嘴中,母親大口的喝了一口後,耐不住嗆人的氣味,差點嘔吐出來,但還是很自細的餓把我的雞巴舔乾淨,自言自語「以後就習慣了。」

我當時心中很欣慰,心中對母親更加的愛護。通過這次我又提出和母親肛交的要求,母親也如願的滿足了我,不過母親痛的實在厲害,我只是用唾液替她潤滑,我也很是費力才將雞巴整根差進去,出來後竟然龜頭上還沾著屎,我也同樣完成在肛門中的射精任務,一般肛交很少,有時在母親月經來了才採用,不過每次都會先灌腸後在弄,要不又要鬧第一次時的笑話。直到今天我和母親一說起當天的肛交往事都會忍不住發笑。尤其是想到事後母親的窘態更別提有多有意思了。

我的成績也開始逐步好轉,母親看在眼裡,喜在心裡,我們之間的男女愛情越發的紮實,已經基本上代替了母子之情,母親也全身心的扮演起好妻子的角色,尤其在性的問題上只要我提出要求,母親就是身上來了也不會拒絕我,雖然她不喜歡我對她進行肛交但也完全答應。

就這樣我們幸福的過了一年,轉眼我參加高考了,考入了一所離家很遠的大學,我和母親都有些犯愁,我們都不捨得離開對方,但我的學業關係到我的前途,母親還是支持我上學,此時父親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母親基本上承擔起了家裡的一切活,但由於上學需要很多錢,我見母親實在辛苦,就決定放棄,母親堅決不同意,在母親的堅持下我背起包來到新的生活環境,一所很大的城市,我很珍惜學習的機會,也很注意節省每一分錢,我知道我所花的每一分錢都是母親辛勞的血汗,我也時常的掛念著母親,但家中沒有電話,我只有通過寫信的方式和母親保持聯絡,到整個環境都熟悉了,我開始勤工減學,我打好幾份工,再加上學業很重我確實很累,但每當我回到寢室裡拿出母親的照片仔細的端詳就會憑添許多力量,我還記著對母親的承諾,一定要通過努力讓母親過上好日子,終於我可以往家裡寄錢了,我想著母親收到我寄回去的錢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母親也從沒有出過遠門,我考慮能讓母親來一趟。

我更加辛苦的賺錢,我給母親寫信,母親來了,母親由於太辛苦她瘦了,皮膚黑了,尤其是手上的皮膚粗糙了,母親見到我也說我瘦了,我們在互相的憐惜中來到我在學校外我租了一間房子,進屋後當然一解相思之苦,我扒開母親的衣服,母親的身子依然是雪白的,她在地裡幹活從不像其他女人露胳膊,後頸的,她知道我喜歡女人皮膚白所以即便身子被汗濕透也是裹覆著衣物,所以身子還是那麼白,我飢渴的抓她那沒有小的乳房,舔她依然堅挺的奶頭,母親的三個眼中都被我射的滿滿的,事後母親告訴我她一想到我都會哭,我安慰她,父親的情況不是很樂觀,成天的咳嗽,我本來想多留母親幾天,但母親實在放心不下家裡,在短短的三天時間裡,我只用了半天帶母親簡單的遊玩了,其它時間多在小屋裡的床上度過,就連大小便也全都在屋內完成。

我記不情到底多少次射在母親的屄中,我送母親到車站時,我顧不得周圍人異樣的目光,抱住母親親吻了好久。母親雖然害羞,但她的感覺是甜蜜的,我看的出她內心的激動。

和別的男生不同,他們家境好,在學校裡就是泡妞玩耍,他們都說我是現代人中的異類,我沒有朋友,也很少和人來往,只有一個人我們很談的來,她叫陳靜是我同班的女同學,她的家境很好,長的也不錯,就是皮膚有些黑,班上的很多男生想追她,她都不甩,她經常到寢室找我出去散步、聊天,別人都說她喜歡我,可我自己對她真的沒什麼,只是把她當成一個知心的朋友,但我也感覺到她對我的那份情意,她總想幫我,但我不願意接受別人憐憫的施捨,於是她經常趁我出去賺錢時到寢室幫我洗衣服,每次回來看到洗好的衣服,同寢室的人都羨慕的說些酸話,但我置之不理,有一天她晚上來找我,她說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想我陪她一起過,我當然不好意思拒絕,她帶我到了一個相當高檔的娛樂場所,我們坐在一起聊天,吃飯,在桌上燭光的照耀下,我才算第一次細細的看了這個可稱為知己的女人,我這才倒吸了一口氣,她還真是個美女,以前我怎麼就沒有注意過,我脫口而出「你真美」

她臉紅了、笑了,笑的是那麼的甜,我不由的想起母親當時的樣子,我們玩了很晚,回去時寢室已經關上門,她說對不起我,害得我沒法休息,我說是我不好,於是我們在撒滿月光的校園裡漫步,突然她伸手牽住我的手,「你喜歡我嗎?」

我們站住了,她的餓眼睛充滿真誠的深情的看著我。我半晌沒說話,她鬆開了手,長吸了口氣:「啊,算了,我知道了。」我剛才確實被她的餓舉動搞蒙了,現在才鎮定下來我一把拉住她的手:「我喜歡你」她聽完撲到了我懷裡,我們吻著,牽手來到校園中的小樹林,她把第一次給了我,我第一次知道戳破處女膜的感覺。她的身材很棒,身材高條很有型,且很有肉感,雖然不能與母親的相比但我畢竟很久沒做了。

她躺在我懷裡讓我一輩子愛她,不能對不起她。我答應了。我們開始以情侶的身份出現在校園,她在物質上絕對的支持我,我們在校外租了房子開始同居。

一天我接到母親的信,說家裡有事讓我立即回家,靜也要跟我回去,我很為難,母親見到會怎麼樣?但我沒辦法,我們一起回到家中,我下車時,母親已經在路邊等著我,見到母親我吃驚極了,母親的肚子已經高高的隆起,母親已經是個有孕在身的孕婦,見到我母親很高興,但靜突然從後面攙住我的胳膊,母親的臉色一下拉了下來,簡單介紹了一下,我才知道原來父親病重不能下床了,母親知道我今天回來特地走了十幾里路來接我。

我和靜和母親一起往家趕,我也沒法問母親肚子的原因,只是靜好像覺得母親這麼大年齡還懷孕很新鮮,她的想法都刻在她笑的臉上,一路上母親沒有說話,我也沒有找她說,走到我和母親第一次做事的地方,靜要歇一會,我看到母親眼睛盯在林子深處落淚了,她又急忙拭去,回到家我看了父親的病情,父親強忍著病痛坐起來,我沒想到父親看到靜也是突然拉下臉來,多虧靜沒什麼心眼,靜總是挨著我,我到哪,她就跟到哪,我想找機會問母親一些情況也沒成功。

直到晚上靜嫌累了我安頓好她休息才從房裡出來,母親已經站在院子裡,我急忙拉母親到柴房中,母親已經是淚流滿面,我替母親擦淚,問到「媽你的肚子是怎麼回事。」

母親一下爬到我懷裡,「都5個月了。」

她一說我知道了,母親離開我的時間正好這麼長時間,「是我的?」

「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母親哭的更厲害了,我急忙抱著她安慰她,「媽,我知道是我的。」

「那你還問。」接著又說:「她(靜)是怎麼回事。」

我無言以對,母親見我為難:「媽不是那個意思,你以後終歸要成家立業,媽懂。」

母親是哭著說完的這些話,我抱著她親吻了起來,母親這才緩過勁,我們吻的很投入,我再次脫下母親的衣服,此時我看到母親的奶子比以前還大,而且鼓鼓脹脹的,我說:「媽,你的奶子比以前要大多了。」

母親破泣為笑:「不大,你孩子生下來吃什麼。」

我很小心的和母親完成了一次,其實我也很累,但確實太久沒和母親做,加上安慰母親也是我的責任。

第二天,父親要和我單獨說些話,母親和靜就出去到鄉里鄰居家看看,我坐在父親身旁,「兒啊,爸沒本事。沒出息,我也沒能給你媽和你帶來好日子,我也撐不了幾天了,你和你媽的感情爸都知道。」

聽到著我大吃一驚,我急忙跪下請求父親的寬恕,父親說:「快起來,爸不是怪你,我瞭解,你媽也不容易。爸要謝謝你,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你媽,你媽現在身子也有了,你還在上學,我要是不在了,她怎麼過呀。你有什麼打算嗎?你媽對你真是太好了,不僅給了你生命,又為你帶來個生命。」

「爸,你別說了,我不會對不起媽的。」談了很多後我讓父親多休息。當天下午父親永遠的離開了。

我在家料理完後,我要接母親離開這,靜也很支持,母親卻不願意,我知道她不想看到我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沒辦法我只好先回去,等母親快生產時在回來接她,我給母親留下一些錢,讓鄰居大嬸幫忙照顧母親。我和靜回去了但我一直對母親放心不下。

我是數著日子過的,快到母親臨產期了,我提前回去接她來到我和靜共同住的地方,我讓靜暫時就別住在那了,靜很聽話。我專心的照顧母親,靜經常抽空來看母親,終於等到我的第一個孩子臨世的日子了,我一直擔心這會是什麼樣的孩子,畢竟我們是如此的近親,我在產房外等候著小生命的誕生,在聽到母親一陣痛吟聲後,終於聽到了孩子的哭聲,謝天謝地孩子一切正常,我和靜走進產房看望母親,母親滿頭大汗淋漓,身子顯得很虛弱,當孩子抱到我和母親面前時,看著母親幸福的樣子我的心理亂極了。

住了幾天院,我接母親回家,所有住院費都是靜付的,我說會還給她,靜說:「你還跟我客氣,你媽不就是我媽嗎?」

靜要替母親請個保姆,我沒同意,我說我可以應付。每天雖然和母親一起,但是我並沒有與母親同床,看著孩子天天吮吸著母親那對白大的乳房我也有興再次品嚐到母乳的滋味,母親的奶子真是乳汁太多了,用手一擠能蹦出1米多遠,這幾個月母親一直幫我口交,幾個月過去了。

我幾乎沒陪過靜,靜也有些怨言,但我又放不下母親。

紙終歸包不住火,那天我回到家,母親關上門,抱住我,「都這麼長時間了,媽沒有盡到責任,現在媽給你」

我轉過身時,母親已經脫的一絲不掛了,我再也按奈不住抱著母親上了床,我們都太瘋狂了,忘記了周圍的一切事情,就在母親騎在我身上爽的叫聲最大的時候,門突然開了,靜出現在我們面前,母親慌的從我身上下來,但已經來不及了,靜呆呆的站在那裡看著我和母親哭了起來,轉身跑了出去。

我穿上衣服去追她,我向她講了我和母親的故事,她不願意聽,她說她不會原諒我。就這樣我結束了除了母親以外最真摯的一段戀情。

我也沒有在這個城市繼續呆下去,帶上母親和孩子離開了,到了另一個陌生的城市,我兌現了我對母親的諾言,在照相館拍了結婚照,到民政部門辦了結婚登記。但我對靜一直虧欠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