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系列之無法收拾的殘局

『男人,是一種只用下身思考的動物。長在頭上的腦袋通常是單線程,和性有關的程序一律優先處理』

以上是小玲的媽媽從小對她的諄諄教誨。小玲是私生子,據說爸爸是香港影壇赫赫有名的武打明星。他不顧自己已婚的身份,追求小玲的媽媽。嚴格的說,那可能不是追求,而只是肉體上的慾望。阿姨偷偷告訴小玲,那男人迷戀小玲媽媽參賽港姐選拔時曲線畢露的豐胸翹臀,媽媽則愛上了他全身緊繃的肌肉,性感結實的體格。倆人在晚宴認識之後,就像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不幸的是,當媽媽發現懷了小玲之後,他扔下了幾千塊在她面前,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她。媽媽從來沒有正面承認這件事,所以小玲並不知道爸爸到底是誰。

所幸媽媽祖傳的遺產頗為豐厚,她不需要靠男人也能靠銀行利息過活。於是她任性地辭退演藝圈的工作,隱姓埋名躲到廣州鄉下生下小玲,獨自扶養她長大。

媽媽對小玲的管教十分嚴格,下課後立刻回家,不許和任何同學朋友在外鬼混。

生日那天,特淮可以帶一位女同學回家慶祝,但是吃完蛋糕就可以走人,不許逗留。至於男性朋友,那根本是門都沒有。有一次英語補習班下課後,媽媽來接她,卻看見她和男同學聊天,從此之後,小玲被禁止參加一切補習或課外活動,以免她誤入歧途。

除此之外,媽媽還會不厭其煩重覆告戒她:和男人上床前,在高級餐廳用餐,上床後,只有在草地上野餐,至於懷孕後,那可能就得一個人,連個餐都沒得吃了。男人,永遠不會承認自己的始亂終棄,就算認錯,也要硬說那是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這些抱怨,小玲早就耳熟能詳,閉上眼睛都背頌的出來。在這種軍事化的教育下,她押根沒有機會認識異姓朋友,她早預料這輩子她會獨守空閨。

媽媽雖然在管教孩子方面非常不近情理,但是那完全是因為愛之深、責之切。

為了讓小玲有良好的學習環境,她辛苦地申請澳大利亞投資移民,花下大筆金錢鋪路,在小玲高中畢業前就幫她選好了悉尼大學的電腦資訊糸。還陪同她一塊到悉尼檢視學校的環境,確保她一切安置妥當之後才回香港。

剛開始的幾天,小玲就像是逃出牢籠的小鳥,自由的空氣多麼甜美!她可以自行安排自己的生活,終於脫離那快令她無法喘息的日子。美中不足的事,悉尼的景色十分優美,但太安靜,不如香港的生活那麼多彩多姿。加上小玲在這裡沒有任何朋友,特別覺得寂寞。開學之後,她多半待在宿舍裡上網、做功課,沒有安排節目。這天,她在網上的聊天室裡,和一個男孩子相談甚歡。他說他叫阿德,從香港過來唸書已一年了,兩個人發現彼此竟然在同一所大學就讀,欣喜若狂,馬上邀約出來見面。

阿德的身材不高,並不是小玲心中的白馬王子。但是在異鄉認識,倍感親切,加上同時就讀悉尼大學,在浪漫的校園內每日相遇,越來越親密,幾乎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小玲曾電話裡告訴媽媽自己交了男朋友的事。媽媽頗不以為然,又再次告誡她年紀還小,不要浪費在男女情愛之事,初戀通常都沒有什麼好結果。

更何況年輕的男孩子,性慾旺盛,性愛對他們來說,就只是像一時便急,要找尋公共廁所一樣,乾淨不乾淨不重要,要緊的只是發洩而已。小玲其實早就對媽媽這樣的言論深覺反感,但是她知道媽媽太愛她,過度緊張,只好岔開話題,從此不再提及阿德的事。

兩情相悅,愛到深處的時候,又怎麼能理性的控制?一個雷雨交加的晚上,阿德懇求小玲留在他宿舍,明天再送她回去。小玲有些天人交戰。雖然他們之間彼此親吻、愛撫,但每次在最後關頭她都臨時止步。阿德總是說他會尊重她的意願,不會強迫她。今天晚上如果留宿,會不會出事?外頭的風雨實在太大,她也不忍讓阿德在寒風中送她回去,還要再獨自回來宿舍。於是她點了頭同意了。

阿德並非像他外表那麼老實。早在香港念高中時,他就真槍實彈和那時的女友做過了。他打開電腦,提議一起看些A片,還準備了一些零食、紅酒助興。在舒適環境中,兩人一邊看色情影片、一邊喝酒。在影片的煽情內容與啤酒的交互作用下,兩人開始熱情的受撫,親吻。阿德想進一步擁有小玲,但是他的性愛技巧並不成熟。動作不流暢,一下子接吻,一下子愛撫小玲蜜穴,一下子用力搓揉她胸部,中間並不連續,似乎哪裡不夠就補哪裡,抓不住小玲真正的感受,只是憑著腦中的性知識,剝下她的三角褲,強行插入,做著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性愛體操。

小玲覺得被肉棒這樣粗魯抽插,有些疼痛,不禁說:「阿德,我們不要這樣,你弄痛我了……」

「怎麼可能會痛,應該很舒服才是,你的下面都濕了,難道你不想嗎?」

「阿德,我很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我可能需要一些心理準備,不要強迫我好嗎?」

「我已經厭倦了你每次推脫的理由,不是還沒準備好、就是等結婚後再說。

我不管,今天你非給我不可!「說完,又更粗暴地攻擊小玲。抓著她頭髮,要她學影片裡的女主角把腿抬高,讓他更深入。

「阿德!不要!真的好痛,求求你……啊!不要……啊!」小玲叫出聲,但窗外雷聲大做,隔壁宿舍的學生都不在家,沒有人聽見她的喊叫。

「女孩子家,就喜歡這種欲拒還迎的方式,對不對?啊……你的小穴好緊,真的好爽,比我以前的女友緊多了!」

「不要,不是這樣……停下來……」她推不開阿德,全身氣憤地發抖,一點也使不上力氣……

阿德學影片內的男主角,強迫地把她雙腿緊緊夾住抽插,雙手用力擠壓她的嫩胸,小玲不停哭叫都沒有用。他很享受這樣的快感,像只發情的野獸一樣爆發!

因為太興奮刺激,來不及抽出肉棒就射在她的嫩穴裡,然後就攤軟在她身邊,滿足地睡去。小玲全身也虛脫了,在A片女主角的淫聲浪語中,,哭著哭著漸漸也睡著了。

第二天,小玲光著身體,縮在棉被裡,在迷迷糊糊的睡意中,覺得有根熾熱的肉棒在她蜜穴外游移時,她還來不及反應,阿德又強硬地插入,她大叫:「阿德!不要!放開我,不要進來!好痛……」

「好了,不要口是心非,昨晚你不也爽了,還裝!」

小玲氣極敗壞,沒想到阿德這樣下流可惡,她想反抗,拳打腳踢……一回生,二回熟,阿德已經習慣她的反抗,他把她壓住在床上,趴在床上動彈不得。阿德用力把她雙手緊緊箍住,從她身後恣情肆意的進出她的小穴,啪啪啪地幹她。小玲覺得自己快被撕裂了,一點也不享受。阿德根本不懂女人的身體,只顧自己的性慾,把她弄痛極了。他粗魯地強暴她後,根本沒有任何歉疚,就哼著歌去浴室洗澡了。

這件事之後,倆人再沒說過話。校園內見到面也形同陌路人。小玲不想再同這種無恥之徒有任何瓜葛。阿德也不在乎,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他可以找下一個大一新生下手,反正網上的聊天室裡多的是寂寞的留學生,相約出來解決一下慾望並非難事。

小玲為了這失敗的戀情,心情低落了好一陣,她不敢告訴媽媽,以免她失望。

還好她後來加入攝影社,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終於走出了這個陰影。她想買輛車代步,因為可以開車到處照相取景,但媽媽不許,總覺得她年紀還小,開車太危險。小玲決定自己打工賺些零用錢,就不用經過媽同意。這時,她無意中看到TVBS單位誠邀悉尼各地符合參選資格的佳麗參加選美。條件似乎蠻簡單,只要17至26歲,從未結婚、生育,具中學以上教育程度,無犯罪紀錄,不受任何合約約束的華裔女性均可免費報名。冠軍的獎金總值澳幣$ 120,000,而且入圍佳麗可飛赴黃金海岸拍攝特輯。小玲覺得不妨一試,如果能入圍還可以免費去黃金海岸玩,那兒海景那麼美,應該可以照出很美的照片。

報名後,主辦單位在一百多名的女孩中挑選了十二名入圍。很幸運地,小玲入選了。接著她們飛往黃金海岸進行了為期兩周的熱舞、才藝、儀態訓練。

到達目的地後,下塌的旅館正對著美麗的海景。第二天一清早,趁訓練開始之前,小玲帶著照相機到沙灘拍照。太陽在海的下邊被慢慢的托起,那樣的圓,那樣的紅。海水慢慢的被太陽反射出一道金鱗鱗的霞光,她用霞光和太陽為背景進行著拍攝,深深為這樣的美景震撼了,真是不虛此行。當她站在海灘欣賞海景時,她發現沙灘上有個中年男子也和她一樣,默默地看著日出。他向她微微一笑,小玲點點頭回應。

後來小玲才知道,那男人是香港來的龍導演,擔任選美的特別指導。他體格十份壯碩,全身的肌肉可以在薄薄的丅恤下顯露無遺。他為人風趣、平易近人,所有的佳麗都喜歡圍繞在他身邊龍導演長、龍導演短的叫,無非是希望被他看中,擔任他下一部電視劇的女主角。小玲參選只是玩票性質,她志不在此,所以沒像其他人那樣做作地吸引他注意。

經過幾天的訓練之後,主辦單位租了艘游輪,安排了海豚島一日游的活動,準備在那拍些精彩的宣傳照。一群人來到了熱情,歡樂的海豚島。首先,乘著四軀車,闖入巨大的沙漠探險,到處是奇花異草,穿越了巨大的沙丘,還欣賞到那千萬年的彩虹沙子。太陽下山時,野生海豚回海灣吃飯,大家輪流餵食鮮魚,能這麼近距離的觸摸海豚,它們在小玲的小腿邊游來游去討食物,在身旁打轉彷彿撒嬌。不用近鏡頭就捕捉到可愛的海豚各角度的模樣,真是非常奇妙特別的經驗。

回程時,所有的人都依依不捨地在甲板上望著這美麗的小島。小玲曬了一天的太陽,覺得有些中暑。游輪載著一行人在海上漫遊,大家飲酒狂歡,在漫天的星斗下熱舞。小玲頭越來越痛,決定到甲版下方的房間休息。不料門一打開,她發現龍導演在房間裡看書。

「對不起,龍導演。我以為大家都在樓上……」

「沒有關係,小玲,我只是在這裡看書而已……你怎麼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

「沒什麼,只是頭痛而已。」

「頭痛?吃了藥沒?」

「沒有,船上只有暈船藥。沒關係,我休息一下就好。」

「我略懂一些按摩的技巧,我幫你按一下,或許就不痛了。」

「龍導演,這怎麼好意思?不用麻煩了。」

「不要逞強了,過來躺下。」

龍導演說話一向很有威嚴,小玲不由自主地順從他,到床上躺下。

他坐在床邊,用那雙粗燥的雙手,輕輕劃圈地按摩小玲的頭皮。那手指似乎有魔力,沒按幾下小玲的頭痛就漸漸消除。他接下來按了幾個肩膀和脖子的穴位,因為太舒服了,小玲不自覺地悶嗯一聲,他看在眼裡,知道這條魚快上鉤了。游輪不斷地隨海浪晃動著,那雙手在她的肩膀搓揉著,她被按摩得十分放鬆,眼睛半閉起來,快睡著了。

那雙手一直沒有停,上下游動,甚至輕輕撫過她的胸前,不知不覺中,他輕輕的拉下她的肩帶,摸索到她的乳溝,甚至觸碰到她敏感的乳尖。小玲這時候才突然驚醒,想用手推開胸前的那雙大手……龍導演的手臂武孔有力,她根本掙脫不開。他用著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她,雙手不停的游移在她的乳房四周,小玲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竟然任這個男人對自己放肆,但偏偏自己的身體不聽使喚,似乎渴望著再進一步……她被撩撥的開始喘息起來,胸部不斷起伏……那雙手上上下下的揉捏她每一寸肌膚,她竟然沒再反抗……

他把自己的心思、體力與感官都在她的身體,一心一意地逗弄她的性感帶。

他看著她細微的反應,每個親密的動作都為了喚醒她最原始的慾望。漸漸地,她全身都酥軟了……他把她翻來翻去摸遍了全身,那麼細嫩的皮膚,那麼青春的胴體,他真感激上蒼的眷顧,讓他有機會到處嘗鮮……小玲的身體受著一波一波的刺激,興奮感一點一滴的持續增高,那雙有力的手把她撫弄地服服貼貼,淫水滿溢而出,她開始呻吟出聲……

「小玲,你真的好美,美得令人屏息,第一次在海邊見到你,就被你深深吸引……我的視線都沒法離開你那誘惑人的胸部,這麼飽滿、有彈性,你男朋友是不是也這麼說?」

小玲聽了這話,臉紅了……「龍導演,不要這樣。我頭痛已經好了,讓我出去。」

龍導演這時已慾火攻心,一面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面說:「所有的人都在上面狂歡,不會下來的。告訴我,你有過性經驗嗎?」

「你……你怎麼問人家這種事?」

「如果做過,我知道該怎麼辦,如果沒做過,我也知道該怎麼對你。你要老實告訴我。」

小玲滿臉羞紅地點點頭。龍導演興奮極了……如果已經不是處女,那就好辦多了。他最恨那種被開苞後就一哭二鬧的典型,甩都甩不掉。於是,他把手慢慢往下按,探入她的沙灘裙裡,伸手入比基尼游褲一摸,發現她已經濕潤透了……

他向來在片場裡都有投懷送抱的女藝人,憑著他渾身結實的肌肉,那些女人根本是手到擒來。他的性經驗太豐富,不論已婚未婚都照單全收,這種年輕女孩他尤其知道怎麼下手-不能用強的,只能用眼神、或言語、或者用冷酷的外型吸引;

或者像今天的絕佳機會,在艙房裡,用著他純熟的按摩技巧,就可以把她完全挑逗到無法拒絕,一切正如他所預料,易如反掌。

他輕輕地用膝蓋分開她修長的雙腿,一面溫柔地親吻她,一面解開褲帶,掏出黝黑肉棒。小玲驚呼了一聲,這陽物又粗又大,她想後悔,但他接著脫下上衣,露出寬闊的肩膀,渾身的胸毛濃密一直沿伸到健美的腹肌,到達肉棒……小玲沒想到他的身體是那麼性感,她正猶豫該繼續這危險的遊戲,還是該理智的拒絕時,他已經扯下裙子裡的比基尼褲,迅速地把巨棒戳進她的蜜穴,那硬物直頂入她的花心,把她完全填滿……她驚叫出來,他用舌頭堵著她小嘴不讓她喊出聲……

就這樣,趁所有人在甲板上狂歡做樂時,龍導演也好好地享受這一場私人的晚宴。他用盡全身解數,讓小玲高潮一波又一波,身體控制不住的痙攣,小穴把他的肉棒包得緊緊的,他再也撐不住了……狠狠拔出,射在自己的手裹!

小玲覺得渾身都鬆散了,她為自己的淫蕩感到訝異……正失神時,他出其不意,突然把手指伸進她的蜜穴快速抽插,小玲沒想到這舉動,剛才高潮數次,她覺得已經沒法再承受任何刺激不禁呻吟出來:「啊……不……不行……」他不理會加快速度刺激她的陰蒂,那種極致的電流傳遍她全身,她嬌喘不已地求饒「不行……我……啊……啊……」終於她再也忍不住,蜜穴在他手指下又達到更高潮!

那天夜裡,下船後,回到飯店房間,小玲第一次真正放鬆自己的心情,彷彿全身的經脈都被打通了。她睡了個甜甜的好覺。

次日的行程是舞蹈訓練,大會租用了一個舞蹈場地,並聘請專業的舞蹈老師教授爵士舞。每個人都穿上了連身三角高叉緊身衣,為了表達胴體的曲線,所有人都不能穿內衣褲。大家排練選美當日的舞蹈表演,一直練習到晚上七點才結束。

小玲正要隨著其他人離開時,龍導演突然把她叫住。

她有些尷尬,從昨天的事之後,她一直不敢面對他的眼神:「導演,有什麼事嗎?」

「小玲,我想請你留下來再多排演一些時間。你跳舞的時候身體有些僵硬,需要改進。我請其他人先回去飯店,你再練習一下,我們等會兒一起走。」

小玲有些訝異,她跳得不好嗎?只好順從地說:「是,導演。」

其他人離開後,他要小玲先在落地鏡前開腿拉筋。她照做了。他站在她身後幫她伸展,調姿勢,調著調著手就開始從舞衣側面高叉處摸進去,小玲一驚,說:「導演,不要,有人會看到……」

「安靜!繼續練習!」

小玲看導演一臉嚴肅,只好專注地伸展,專注地翹曲,專注地繃直,照著步驟練習,不敢違抗。他看著小玲,一方一寸都在這薄如蟬翼的舞衣下下表露無遺,他毫無忌憚地掃視她的酥胸,雙手不停撫摸她下體、翹臀,再也忍不住,衝動地掏出肉棒開始往小玲下體磨蹭。她又羞又急:「不行,會有人……」她話沒說完,他一手伸入她低胸上衣抓握她的乳房,另一手則撥開下方的舞衣,直接插入……

小玲一隻腿還翹在鏡子前的桿子上,就被他緊緊控制住從後方侵犯……「啊……

啊……不行……「她怕有人進來練習室撞見這一幕,多丟人。在鏡子裡她看見自己羞紅的臉,雙乳被他又搓又揉,乳尖高高的聳起,她的私處在鏡前大開著,任何那根巨大的肉棒進進出出,她的淫水都流出來了……她又羞恥、又興奮,在這空曠的舞蹈室裡被龍導演干到腳軟無力……

黃金海岸訓練結束後,一行人回到悉尼進行選美大會。小玲並沒有得名。

她有些失落,並非為了名次。情竇初開的她,錯把性當做愛。龍導演對她身體的渴求,讓她覺得自己好有女人的魅力,這種感覺她從來沒有過。龍導演回香港之前,留了手機電話給她,她幾次想打過去,又怕他在忙。她不瞭解為什麼他一通電話也沒有打來,他不愛她嗎?他那麼熱烈地追求她,她的心都已經被他俘虜了……

小玲真的忘不了兩個人交纏在一起的美好感覺,她沒辦法專心在課業上。她決定飛香港一趟,找龍導演當面說清楚。到了香港之後。她在TVBS總部的樓下,打了龍導演的手機電話。

「喂……」

「龍導演,我是小玲。」

「嗨,小玲。怎麼有空打來?今天不用上課嗎?」

「你現人在TVBS總部嗎?」

「是啊,我今天在公司。你想我了嗎?」

「能不能抽空出來,我在你公司樓下咖啡廳等你。」

「什麼?小玲……你不用上課嗎?什麼時候到香港來的?」

「我今天早上剛到……想見面跟你談一談。」

「喔……這……我等一下臨時還得開個會。不然你先自己去逛。住哪個酒店?」

「我沒有訂,那我在咖啡廳等你有空再下來。」

「嗯……好……那麼,再見。」

小玲在樓下咖啡廳,等了一整個下午,到了六點鐘,都看不見龍導演的影子。

於是她又打了他的手機。

「喂……」

「龍導演,你還在忙嗎?」

「哦,小玲,對不起!我家裡有點事已經先走。我想,我們應該不必再見面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在澳大利亞的時候,只不過是你情我願的性遊戲,不用太認真。」

「什麼?這是什麼意思?當初,你不是告訴我你跟老婆已經分居了嗎?」

「是啊!我們是分隔兩地,她常常都住在加拿大。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沒空見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說完龍導演就把電話掛了。

小玲沒有想到龍導演竟然是這樣的冷酷無情。她哭了。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站在樓下的公用電話亭,她忍不住打回家跟媽媽訴苦。媽媽接到小玲的電話很是高興,以為她是下課後打電話來的。但是說沒幾句,她就覺得小玲的語調不尋常,詢問了前因後果。小玲噎噎地告訴媽媽,她在悉尼參加選美比賽,認識了一個TVBS的導演,媽媽一聽到龍導演的名字,馬上打斷她的話:「不許你跟這種人認識,離他遠些!」

「媽媽,你怎麼能這麼說。你又沒有跟龍導演相處過,他為人很風趣,又很吸引人……」

「住嘴!你到底在想什麼?」

「媽,那幾天在一起,我已經愛上他了。我要跟他在一起。我已經到香港來了想要找他,可是……」

媽媽已經聽不下去,哭叫出來「什麼!小玲,愛上他?龍導演是你的生父!」

小玲聽到媽媽這麼說,她嚇壞了……話筒掉到地上,她整個人都傻了……媽媽的聲音遠遠傳來,嘶喊著,「小玲,告訴媽媽,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和他……」

小玲已經沒有辦法回應,跌倒在電話亭旁,狂嘔噁心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