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趙天雲專賣店再度被凌辱

這幾年X市經濟都不是太好,失業率更是不斷上升,貨品即使減價,也不容易增加生意額。江總的公司是一間售賣售賣電腦軟件及電腦遊戲的零售店,老闆為招來生意,將女同事的制服來個大改變。

制服改變了後,女同事們雖有怨言,但找工作困難,所以也是敢怒不敢言,被逼穿上新制服上班。新制服的設計是這樣的;上身是一件小可愛胸衣型的白色幻彩半透明衣服,領口是大V設計,因此,一半酥胸都暴露了出來。而下身是一條又緊又窄的鮮橙色幻彩超短裙,只能剛好包著臀部,最後配一對白色高跟鞋。公司的女同事大多樣貌不太出眾,身材又是平凡,只有兩個是樣貌及身材都超乎標準。

其中一個是天雲,天雲一頭又長又直又烏黑的秀髮,高度170cm,25歲,肌膚雪白無瑕光滑柔嫩,身型纖細修長,三圍是34C,23,34,樣貌很像大明星景甜,但動人的嫵媚中多了幾分冷艷高傲。

另一個是王萍,24歲,很鮮嫩,一頭長髮,三圍不是太突出,34B,21,33,勝在樣子清純甜美楚楚動人。身高162cm,樣貌很像劉濤的樣子。

劉濤和景甜都是老闆江總平常性幻想的超級偶像。因為這樣,她們倆常成為顧客們眼神及行動上非禮的目標。事實上她們也是江總性幻想的對象。

她們倆都是sales,負責推銷及介紹公司的產品。換上新制服後,店裡的生意額的確是大幅增加,顧客來往不絕。有不少都是被她們倆的「美色」吸引而購買產品。

顧客們會扮作不太懂得產品的資料,要她們倆講解,他們站在她們身旁,手臂貼著手臂,而他們的目光就定點在胸部和臀部。有些更大膽的,會撫摸她們倆的大腿,還不時像不小心似的用手碰撞她們的臀部和胸部。

想不到江總卻因此目睹並參與她們倆失去寶貴的貞操。那天,有三個中年男人同時走進店舖;他們是朋友,也不時來看看一些新推出的軟件,不過多看少買,但購買時都是買三份,而且都是一些中高價錢的貨品。

他們一向都是由天雲推銷的,今次也不例外。天雲本來想帶他們去看新產品,但他們說想找一套比較冷門的軟件,而且更是少數軟件公司會入貨的軟件,於是就走到店舖最角落房間裡面。

那個角落被另一排架子遮擋著,不是故意走進去,別人是沒法窺見的。而且只要鎖起來,其他員工通常都不會進來,他們三個進來時便立刻鎖門……

正因這樣,天雲也就成了他們的「玩具」 .江總從監視器目睹,立刻從暗門來到那個房間可以清楚看到的隱敝處。

他們三個圍著天雲,她講解著那件貨品,他們貼緊她的身軀。其中一個已把手伸進她的超短裙裡,隔著白色蕾絲的T字型內褲輕撫著她又翹又粉嫩的屁股及柔嫩的花瓣。

「不要……不要這樣…嗚…求求你們…放過我…」

另外兩個分別站在她左右兩旁,把她的背心沿手臂拉低,露出她白色蕾絲的胸罩,及雪白幼嫩的大半酥胸。

他們三人看到,面目開始變得淫賤。在天雲後方的一個猥瑣肥胖的禿頭,急不及待的把天雲的T型小內褲拉下,褪至大腿中間,並把她的超短裙拉高至腰部,淫猥撫摸她的渾圓結實緊繃高翹的白嫩美臀。

左面是小鬍子,右面是全身肥肉的肥豬。小鬍子看到,立即把天雲左邊的胸罩吊帶拉下,肥豬也一樣,他們拉下她的胸罩,暴露出她的一雙雪白鮮嫩的美乳。

「啊……不行……求求你……不要這樣住手啊……嗚……求求你…」

天雲輕聲哀求他們停手,他們卻不理會她,還說:「你實在太漂亮,我們欣賞你的身材很久了,也幻想過無數次觸摸的感覺,現在終於有機會了,放心,我們撫摸完後,定會替你購買許多套軟件。」

禿頭不斷撫弄天雲的嫩唇,用指尖不斷輕捏她的陰核。小鬍子和肥豬就分別把玩她的乳房,除了用手揉搓,更用口舌又啜又吮。

天雲被他們弄得越來越痛苦,她呼吸急促,輕聲啜泣;而且更按捺不住輕聲呻吟起來,又怕被別人聽到,感到很羞辱,痛苦非常。

天雲啜泣:「啊……不行……求求你……不要這樣嗚…放過我…求求你…」

然後禿頭走上前來撫弄她的胸部,肥豬則接替禿頭位置,繼續輕捏她的陰核,還用手指淺插她的陰道。

天雲還是良家少婦,卻在店舖中,被三個陌生的男人看盡身體,更被他們熟練地挑逗著,又怕被人發現,令高傲的天雲感到非常羞辱,大大提升了男人興奮的感覺。

小鬍子說:「我很久沒碰過乳頭還是淺粉紅色的女孩子了,而且乳房還這麼白嫩,又堅挺,又圓有彈性,真是令我愛不釋手。」

肥豬接著說:「就是嘛…你們看,她的陰毛烏黑有光澤,柔軟又濃密,必定是非常適合做愛。」,禿頭又說:「這還不只,她剛才只被我輕輕撩弄,已經淫水溢出,更源源不絕,滑得溜手,極品呀!」

禿頭說完,肥豬立即蹲下來,拉開天雲雙腿,低頭欣賞天雲的嫩唇。被他們這樣評頭品足,更「仔細」地觀賞研究,天雲羞愧得想找個洞鑽進去。

突然,肥豬用舌尖舐天雲的陰核,再掰開她的嫩唇,鑽進她的陰道內打圈,然後又游到她的陰核,又吮又舐。禿頭小鬍子也不甘示弱,不斷搓弄她的乳房,吸啜她的乳頭,忽然禿頭捧著天雲的臉,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舌頭伸出來!」

他舔弄吸吮天雲的舌尖,不停攪動她柔軟的舌頭,天雲感覺十分噁心。他一面強吻著天雲,一面搓弄她的乳房,然後強迫她蹲下,再把肉棒送到她嘴邊。丑陋的粗大肉棒,長足20公分,帶著噁心的腥臭,呈現在天雲的面前。

「不……不要…饒了我吧…」禿頭按著她的頭:「我受不了啦,你實

在一臉欠人干…給我乖乖地吃,讓大雞巴舒服,待會幹起來才夠力。……」天雲帶著淚水,用自己的嘴唇壓住肉棒的側面,然後移動香唇在各處親吻,接著攏起落在臉上的頭髮,在禿頭碩大的龜頭上輕吻。

然後,他按著天雲的頭,將已勃起的20公分粗大雞巴塞入她的櫻桃小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

禿頭撥開披散在天雲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天雲的嘴裡進出的情形,清麗秀美的臉因羞辱而發紅,沾上唾液發出濕潤光澤的肉棒,將她的櫻桃小嘴當成小穴一樣激烈地抽插。

江總興奮極了,一面手淫。簡直像景甜被強迫拍A片的現場。

幾分鐘後,禿頭把肉棒抽離她的嘴唇,小鬍子立刻將腥臭的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禿頭在後面用手指猛搓天雲的花瓣,撩起她的超短裙,淫猥撫摸她渾圓結實緊繃高翹的白嫩美臀,他的超碩大的龜頭則從後面磨擦著她濕淋淋顫抖的花瓣。

「求…求你…不要…不要…嗚…放過我…嗚嗚…

。求…求你…放過我…」,「我最喜歡干少婦了…像你這麼漂亮又一臉欠干,還是極品小少婦…我們一定干死你…」禿頭抓著天雲的白嫩美臀磨擦了她的花瓣一會,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天雲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們…不要…嗚…

天雲鬆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著,她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她的哀叫楚楚可憐,聲音嬌柔銷魂,是男人聽了會更興奮勃起的聲音。

艷紅的鮮血混著淫水從天雲的雪白大腿流下,禿頭噗滋噗滋狠幹,小鬍子則繼續將她的櫻桃小嘴當成小穴一樣激烈地抽插。肥豬躺在天雲下方,一手抬起天雲穿著白色高跟鞋的腿,一手搓揉著她的白嫩胸部,舔著她鮮嫩可口,因感覺惡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啊…啊…啊…嗚…好痛啊…啊…會死嗚…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搞我了…不要…嗚…啊…啊…會死啊…不要……嗚嗚。

。不要啊…嗚嗚…放過我…啊…啊…嗚…啊…啊…嗚嗚…求…求你們…不要再搞我了…」

「好緊…我最喜歡干少婦了……欠人干…好緊…干死你…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禿頭那根粗大雞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紅嫩陰戶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禿頭干的噗滋噗滋,天雲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嗚嗚啊…嗚嗚…不要啊…啊…啊…嗚嗚…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嗚…啊…啊…」禿頭小鬍子2人一前一後幹著天雲,前後猛干,干的她嬌喘噓噓,柔媚可憐的聲音無力的呻吟求饒……

「喔…好緊…太爽了…欠人干…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嘴裡說不要,腰卻搖成那樣…假清純…假聖女…欠人干…干死你…喔…喔…太爽了…干死你…」禿頭雙手緊抓著天雲纖細的腰肢激烈地搖著,噗滋噗滋猛干。

「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小鬍子按著她的頭興奮地呻吟,他撥開

披散在天雲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天雲的嘴裡進出的情形,雪白的喉嚨痛苦地抽動。

禿頭興奮淫叫:「要…要射了…一起射吧…」更兇猛激烈地搖著天雲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天雲覺得自己的纖腰快被兇猛折斷似的。

「不……不要射在裡面…」

禿頭不顧天雲楚楚可憐的哀求,將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小鬍子同時緊按住天雲的頭,使精液射在天雲嘴裡,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美麗清純的臉上。

天雲被迫喝下腥臭噁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濁精液仍從她艷紅的唇角流下,美麗冷艷又嬌媚的臉上噴滿精液配上淒楚受辱的神情,令男人看了更興奮勃起。

「給我舔乾淨!」禿頭和小鬍子要天雲再用小嘴輪流為他們的肉棒清理,他們也輪流與她舌吻。

這時肥豬立刻接棒,從後面抬高那渾圓緊繃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禿頭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

「不要啊……嗚嗚…啊…嗚嗚…不要…不要…啊…啊…嗚嗚…放過我…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天雲哀叫著,她柔媚銷魂的呻吟楚楚可憐,是男人聽了會更想狠狠蹂躪的聲音。肥豬還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天雲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江總已受不了,脫光衣服,立刻握著勃起的大肉棒加入,天雲和三個色狼都吃一驚。

「江總,你……你為什麼……」天雲哀叫著,三個色狼馬上明白我這個經理不但不是來制止,反而是來參加輪姦。我看到天雲哀淒的眼神裡充滿嫌惡,這讓江總更興奮。

江總一向知道公司女同事討厭他猥瑣淫邪的神態,尤其是天雲和王萍因為最美最誘人,所以江總常利用經理權力對她們性騷擾,她們倆對江總一定最厭惡。想到馬上就可以干到夢寐以求的其中一人,她越對江總嫌惡,江總幹起來就越狠越爽。

江總等肥豬強吻完,立刻捧著她淒楚動人的俏臉強吻她鮮嫩的櫻唇,舔弄吸吮她柔軟的香舌,肥豬仍然激烈地搖著天雲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

天雲看起來被幹得很想叫,她柔軟的舌尖抗拒地推擠我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江總更興奮,江總舌吻了一會,粗大的肉棒便插進她的小嘴抽插,真是太爽了。

江總按著天雲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小嘴裡抽插,看著她雪白的喉嚨痛苦地抽動,看著她一面啜泣地口交,一面被背後噁心醜陋的肥豬幹得死去活來。幾個人前後猛干20分鐘,一起射精

天雲整個人被幾個人操到虛脫,柔媚可憐的聲音無力的呻吟求饒……她美麗清純的臉上,紅嫩的小穴和陰毛上黏糊糊的都是他們白濁的精液,看的幾個禽獸立刻勃起,要她再用小嘴輪流為他們四人的肉棒清理,幾個人也輪流與她舌吻。

江總握著勃起的大肉棒,準備好好享受天雲剛被凌辱的嫩穴,門忽然打開,大家來不及反應,只見兩個男顧客一左一右押著王萍進來,看到天雲被四個野獸般男人輪姦的活春宮。

「天雲姊姊……」跟天雲情同姊妹的王萍不敢置信的看著全身精液的天雲。

「不要……不要看啊……」天雲無力的呻吟

那兩個男顧客一個也是中年人,光頭,高大粗壯,滿臉橫肉。另個大概五十幾歲,猥瑣老頭。

光頭嘻嘻淫笑:「我還想另個美人兒怎不見了?原來被你們先干了……」江總的龜頭在小雪濕黏黏的花瓣上摩擦著,想著先干誰好?嘿嘿,王萍不知是否處女,江總決定就賭一賭吧。

「老大,這個先讓我嚐嚐吧,這邊這個像景甜的隨便你怎麼幹。」

光頭淫笑:「反正兩個今天我都要干到爽……」

光頭脫光衣服,露出粗壯的肌肉,以及猙獰的巨根,長足25公分。他按著天雲的頭將已勃起的25公分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激烈地抽插。

江總強迫王萍雙手扶著牆壁,屁股抬高,雙膝頂開王萍的雙腿,讓王萍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墊著支撐著地面,從她背後緊貼著她,撩起她的超短裙,淫猥撫摸她的渾圓結實緊繃高翹的白嫩美臀,隔著白色蕾絲丁字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

「經理,不……不要……饒了我吧……住手啊。……嗚……求求你……」,

王萍啜泣,她的哀叫柔媚可憐,很是銷魂,令江總想趕快插進去。

「嘴裡說不要,內褲已經濕成這樣了……」江總褪下她的白色蕾絲的T字褲,掛在她的左膝,一面淫猥撫摸她的白嫩美臀,一面把肉棒抵住嫩唇磨擦了起來,「不要啊……嗚嗚…啊…不要…不要…啊…啊…嗚嗚…放過我…啊…啊…不要啊……」王萍啜泣哀叫,嚇得全身顫抖。

一旁已傳來光頭的淫笑和天雲哀絕的嬌喘呻吟,江總轉頭看,天雲這邊正被光頭從背後抱著,淫猥撫摸她渾圓緊繃高翹雪白的幼嫩美臀,特別碩大的龜頭從後面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流出禿頭和肥豬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和艷紅的鮮血一大片,光頭磨擦了一會,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順著禿頭和肥豬灌得滿滿的精液狠狠噗滋噗滋猛干。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們…不要…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求…求你們…不要再搞我了……」

天雲大聲哀叫,蜜穴被25公分巨根猛干,一定痛死了猥瑣老頭立刻將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光頭前後猛干。

江總從背後緊貼著王萍,大肉棒在她股間激烈摩擦那鮮嫩的花蕊,弄得她花蕊濕透,左手搓著雪白幼嫩的屁股,右手撩起背心,脫掉蕾絲胸罩,開始盡情搓揉她雪白幼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感覺噁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

「不要啊……嗚嗚…啊…不要…不要…啊…啊…嗚嗚……」王萍啜泣哀叫呻吟,全身顫抖。

「舌頭伸出來,快點。」

江總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擠江總噁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江總更興奮。

「舌技很棒喔,吃大棒棒一定很爽……」江總淫笑著,強迫她蹲下,抓住她的手來到血脈賁張的肉棒上,強迫她開始輕輕的揉搓。

「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江總強迫王萍用舌尖在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舔舐著,並將肉棒含入嘴裡吸吮,「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按著她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大肉棒在小嘴裡抽插,她的雪白喉嚨痛苦地抽動,舌尖抗拒地推擠他噁心的龜頭,反而讓江總更興奮。

口交幾分鐘後,江總把肉棒抽離她的嘴唇,禿頭立刻將沾滿精液及天雲淫液的粗大雞巴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江總回到王萍背後緊貼著她,大肉棒在她濕淋淋顫抖的花瓣上激烈摩擦一會,雙手抓著那柔軟纖細的腰肢,準備插入。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嗚嗚……」王萍恐懼地哀叫,全身顫抖掙扎。

「你還是處女吧」江總興奮淫笑:「我可是你第一個男人喔,我要你永遠記得我……」

江總噗滋一聲從背後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他的肉棒,他感到龜頭抵住她貞潔的薄膜,「果然是處女,真緊」江總向對面的禿頭淫笑,開始激烈地搖著王萍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

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雪白大腿流下,「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

王萍鬆開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江總狠狠噗滋噗滋猛干,王萍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雪白大腿流下,禿頭按著她的頭,跟江總前後猛干。

「好緊…我最喜歡干處女了…假清純…假聖女…欠人干…好緊…干死你…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江總雙手抓著她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噗滋噗滋地猛干,可憐的美女不但被他開苞,還被他幹得死去活來。

干了15分鐘,江總更兇猛激烈地搖著王萍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他興奮淫叫:「要…要射了…一起射吧…」

「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

「認了吧……射在裡面才爽呢……全部給你灌進去……」

江總當然不顧王萍楚楚可憐的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禿頭也噴得王萍滿臉白濁男汁。

另一邊,粗壯的光頭也狠狠地將精液噴滿天雲體內,抽出巨根,還是完全勃起的,他走向蜷曲在地上喘息的王萍,魔掌噁心搓著雪白幼嫩的屁股,「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嗚嗚……」王萍微弱無力地哀叫,嚇得全身顫抖。

「剛剛那個穿著白色高跟鞋,翹著屁股的被我幹得太爽了,簡直就像是東京熱裡的輪姦大會,光著身子,穿著高跟鞋,性感啊,老子雞巴都爽爆了,想必她也被我操的很爽吧,哈哈,現在換吃這個……」

光頭掰開她的臀溝,中食二指搓弄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流出江總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和艷紅的破處鮮血一大片,「不要……饒了我……求求你……」王萍伶楚楚可憐的求饒,雪白柔弱的嬌軀渾身發抖。

江總在旁邊看得十分興奮,想著王萍剛開苞的嫩穴馬上被25公分巨根蹂躪猛干,一定痛死她了。

「舌頭伸出來,快點。」

光頭強迫她轉頭,強吻著她沾著精液的鮮嫩櫻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從後面磨擦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抬高她的屁股,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插入,

「啊……好痛……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

王萍慘叫哀嚎,纖細雪白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劇痛令她幾乎死掉……光頭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兇猛激烈地搖著她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

王萍淚流滿面,雪白纖弱的嬌軀因感覺噁心顫抖扭動,小鬍子握著勃起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櫻桃小口,按著她的頭跟光頭前後猛干。江總和禿頭看得十分興奮,不停手淫。

另一邊,猥瑣老頭坐著,摟著天雲噗滋猛干並恣意舔弄含吮她充滿精液味道的柔軟舌尖,天雲跨坐在老頭大腿上,穿著高跟鞋的兩隻腳懸在空中,老頭子雙手抓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搖著她的纖腰,大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干。

江總走過去,站在天雲背後,雙手從她的身後握住她鮮嫩柔美並且塗滿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

5分鐘後,老頭也噴在天雲體內,江總立刻摟著天雲,強制地激烈舌吻,江總強烈感到天雲特別嫌惡跟他們接吻,這讓江總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然後按著她讓她仰躺桌上,江總抬高她修長雪白的,穿著白色高跟鞋的腳,架在自己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大龜頭磨擦她被幹得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白濁的精液仍不斷流出。

「不要啊……不要……嗚嗚……不要……」江總在天雲銷魂的求饒與呻吟中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唇舌,

「嘿嘿……終於被我干到了吧,平常一副聖女樣,還不是被幹得一直浪叫……看我怎麼把我幹死……」江總一面淫笑,一面用力插進她被灌滿精液的美穴。

灌滿精液飽受摧殘的柔嫩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江總的肉棒,強吻著她鮮嫩的櫻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雙手恣意搓揉她鮮嫩雪白的乳房。

肥豬等江總吻完,便捧著她垂下的頭,將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裡猛干。

江總將她性感的高跟腳架在雙肩上狠狠幹了十分鐘,再將天雲翻轉成背後位,讓她繼續為肥豬口交,江總雙手抓著她白嫩的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噗滋噗滋地猛干。10分鐘後,也滿滿地噴在天雲體內。

另一邊,小鬍子正從背後激烈地搖著王萍纖細的腰肢,狠狠的搖著並猛干,然後大量精液狠狠灌滿她的體內。

然後禿頭接棒,禿頭從背後狠狠幹她飽受蹂躪的鮮嫩美穴,一面干一面從背激烈地搓揉她被幹得不停搖晃的幼嫩乳房,小鬍子和光頭則強迫她雙手分別握著剛侵犯過她的肉棒一起放進小嘴裡舔弄含吮。

光頭的巨根在王萍的舔弄含吮下馬上恢復猙獰恐怖的粗長巨大,他走到天雲身後,她正蹲在江總的胯下,被江總按著頭用小嘴「清理」我的大肉棒,光頭伸出魔掌,淫猥噁心搓著天雲雪白幼嫩的屁股,

他將原本就很翹的少婦美臀抬得更高,分開她的臀溝,特別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從後面磨擦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許多男人混合的精液汨汨流下,光頭準備第二次享用天雲的多汁蜜穴。

「不要啊……不要……嗚嗚……不要……」天雲鬆開口交的櫻唇,拚命搖頭,楚楚可憐的哀叫著,「老大,你的那根太長太粗了,她會被你干壞掉啦………」我按著天雲的頭,粗大的肉棒重新插進她的小嘴抽插,光頭一面從後面用龜頭磨擦她濕黏黏的股間,一面搓揉她鮮嫩柔美雪白的乳

房,淫笑著:「她已經被干壞了,我要把她幹死……」他用力一挺,凶狠地插入她飽受摧殘的美穴。

「啊……好痛……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江總和光頭在天雲嬌弱無力,淒楚銷魂的哀叫呻吟中,噗滋噗滋前後猛干。

另一邊,猥瑣老頭將王萍抱在懷裡強吻,噁心的舌頭在她滿是精液殘留的嘴裡攪動她的舌尖,老而彌堅的肉棒由下往上噗滋噗滋地猛干她灌滿不同男人精液的嫩穴,舌吻了一會,老頭便低頭用噁心的舌頭舔弄她鮮嫩而且顫抖的粉紅乳頭,還不時含進嘴裡嘖嘖吸吮。

10分鐘後,江總讓小鬍子接手,光頭仰躺地上,天雲坐在他身上,光頭雙手抓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搖著她的纖腰凶狠暴烈的猛干,還不時雙手搓揉她那被幹得上下搖晃的白嫩美乳。

天雲一手握著小鬍子的肉棒啜泣著口交,一手幫肥豬的肉棒手淫。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光頭巨根瘋狂的猛干下,天雲不時鬆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

可憐的天雲,在25公分巨根猛干摧殘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江總叫猥瑣老頭改成背後式干王萍,好方便他的肉棒干她的小嘴,幾個人前後猛干10分鐘,一起射精。

王萍整個人被他們狠狠幹到虛脫,柔媚可憐的聲音無力的呻吟求饒……幾乎沒有休息,肥豬立刻雙手抓著她,將原本就很翹的少女屁股抬得更高,掰開她幼嫩的臀溝,中食二指在她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花蕊裡外激烈地抽插搓弄,許多男人混合的濃濁精液與淫汁不停地流下,王萍一直可憐的哀叫,那麼柔媚可憐,萬分銷魂,然後肥豬站起來,先跟她噁心舌吻很久,再到她的背後,將殺氣騰騰的肉棒順著被灌得滿滿的精液插進可憐嬌嫩的美穴,狠狠地噗滋噗滋猛干。

「啊……啊……求求你…不要……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求…求你們…不要再干我了……啊…啊…」王萍哀絕的嬌喘呻吟,可憐銷魂。

「好緊…嘴裡說不要,卻叫那麼浪…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喔…喔…喔…太爽了…干死你…欠人幹的……好緊…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肥豬狠狠地噗滋噗滋猛干。

15分鐘後,光頭將全身無力的天雲交給小鬍子干,可憐的天雲站不住,整個人趴在地上翹著屁股,讓小鬍子從背後狠狠猛干,干的腳上的一隻高跟鞋都掉到地上了,光頭要肥豬到王萍前面干她的喉嚨,他則用他可怕的超大巨根第二次瘋狂的摧殘王萍的嫩穴。

「啊……要死了……好痛……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放過我…啊…啊…」王萍被光頭的25公分巨根幹得幾乎失去意識,全身痙攣,一面口交一面發出可憐銷魂的嬌喘呻吟。

「好緊…我最喜歡干了…假清純…小賤人…欠人干…好緊…干死你…欠人…干死你…干死你…」

光頭和肥豬在王萍嬌弱無力,淒楚銷魂的哀叫呻吟中,噗滋噗滋前後猛干。

江總在旁邊一面看一面手淫,等大肉棒恢復勃起立刻再加入輪姦。

那天天雲和王萍被6個凶暴的色狼干到店裡打烊還不能休息……兩人奶子上,小穴,屁眼,腳上滿是精液,白色的性感高跟鞋被殘忍的插在天雲的蜜穴和屁眼裡,王萍的小穴更是被一根大玉米塞的鮮血流了一地。

一直到半夜,大家才散去。

不過公司的監視器已經完整拍下整個輪姦過程,所以天雲和王萍以後便任由被江總擺佈了。

平常江總在辦公室裡,一天要強姦她們倆各一次以上,每個月還會在家裡辦一次輪姦派對招待大客戶和大老闆們,天雲和王萍自此成為了輪姦派對的玩具!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