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地吞吐著我的雞巴

加了一晚上的夜班,直到早上8點我才疲憊地回到家。妻子留了字條,說和女兒出去買東西。我一頭扎進沙發,準備大睡一覺,這時門鈴突然響了。可能是女兒的同學,我極不情願地起來開門。

門開了,我的眼睛一亮,果然是女兒的同學。她叫芷雲,今年19歲,大約165公分,苗條的身材,一頭烏黑的長髮,32C的胸脯使她顯得自信,是個可愛伶俐的美女。由於天氣的原因,她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衫和短褲。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膽量侵犯她,但我還是忍不住偷看她那誘人的身體,她只是我打手槍時的幻想對象。

「叔叔你好,請問秀秀在家麼?」她問,眼睛閃爍著微笑。

「不在,她可能要一個多小時才回來,要等她麼?」

「好吧。」

我和她坐在沙發上。我偷偷地瞟了她一眼,感覺雞巴開始充血,為了不引起尷尬,我準備借口去洗手間手淫,但是一晚的加班使脖子和肩膀感到很酸痛,於是我不停地旋轉頭部。

「你肩膀痛麼?」她問。我有點吃驚,點點頭。

「我可以幫你,我的奶奶曾經教過我如何治療肩膀酸疼。」

我還來不及反對,芷雲已經站起來走到我身後,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開始熟練地揉捏。我感到緊張,和肌肉的酸疼交織在一起。她揉捏的很好,不,真是太好了,手指好像會導電似的,讓我感到渾身酥軟。伴隨著她肌膚散發的柔軟的氣味不斷地飄進我的鼻孔,不知不覺地,我的雞巴慢慢地勃起,直到把褲襠塞得滿滿的。我意識到應該借口去洗手間了,但剛準備站起來,芷雲卻把我按了回去,說還沒按完呢。

我的雞巴已經搭起了帳篷,我感到驚恐。如果她認為我準備強暴她或者其他什麼的該怎麼辦?我感覺芷雲的雙手慢慢地從肩膀滑到前胸,揉搓起來,並把下巴搭在我的頭上。我渾身僵直,我能想像她的胸部現在浮在沙發的靠背上,我渴望觸摸它們。芷雲的身子更加前傾,雙手滑到我的腹部,然後停留在雙腿間的帳篷處。我感到兩個柔軟的肉球頂在肩膀上。

「又有個地方需要放鬆。」芷雲對我耳語,嘴唇擦過我的脖子。

我雙手伸到背後,找到她的雙乳,用力擠壓,她發出呻吟聲。不能再等了!

我快速地轉過身,跪在沙發上,面對著她。芷雲笑了,雙臂舉過頭頂,我急速地脫掉她的T-恤,扒掉她的乳罩,一對造型完美C罩杯的奶子像碗一樣扣在雪白的胸脯上,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已經翹然豎立了。

我含住其中一個乳頭,用手指捏住另一個,芷雲發出「mmm」的呻吟,用手不停地愛撫我的肩膀,這時我又含住了另一個乳頭。芷雲的雙腿不斷地摩擦沙發的背面。玩了好一會兒,我釋放了她的雙乳,告訴她可以把短褲脫掉了。她解開短褲的紐扣,連同內褲脫在地上,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被整齊濃黑陰毛覆蓋的陰埠。

我的一隻手移到她的陰戶上,手指找到陰蒂輕柔地揉搓,另一隻手的中指探入潮濕的陰唇,插入她的陰道。伴隨著中指快速地抽插,她的喘息聲也越來越重。

我站起來,對著芷雲解開褲子,把壓抑已久的雞巴放出來,它趾高氣揚地挺在空氣中。

「給它消消腫。」我對她說。

芷雲急促地喘息著,跳上沙發並跪在上面,美麗的明眸閃爍著驚訝,羞澀地盯著12公分長的大雞巴,然後伸出舌尖舔了舔龜頭上滲出的精液,張開嘴緩緩地把龜頭含了進去。

「嗚……」,我的喉嚨低吼著。

芷雲皺著眉頭把我的雞巴全部含了進去,我感覺龜頭已經抵到她的咽喉。我的妻子不喜歡口交,但是芷雲喜歡,她用雙手輕揉我的睪丸,頭一前一後地擺動,有規律地吸吮著。快感一陣一陣從下面穿上來,我感覺精關快要失守,連忙把雞巴從她口中抽出,我可不想這麼快洩掉。

「我要做愛,」我用嘶啞的嗓音說,手裡握著漲大的雞巴。

「我也想,」她說。

我仰面躺在沙發上,芷雲跨坐上來,用小手抓住陽具,把龜頭抵在桃源洞口,然後緩緩坐下。開始她還戲弄我,剛把龜頭插進去,卻又擡起身子,我看到龜頭與小陰唇之間連著一條細細的粘液。我乞求她趕快把雞巴插入她的又緊又濕的小穴。終於,雞巴完全消失在她的身體裡。她發出尖叫,我也愉快地低吼著。

我這個位置真好,可以飽覽青春少女最隱秘的地方。芷雲的陰埠肥厚,陰毛烏黑髮亮,原來整齊的排列被我摸得淩亂不堪。通紅的陰蒂已經完全勃起,兩片小陰唇被雞巴帶得翻進翻出,淫水不斷地從雞巴與小穴緊密的縫隙中滲透出來。

我原以為她應該像個天使似的優雅地做愛,但是她卻瘋狂地上下吞吐著我的雞巴,還不時前後左右擺動著屁股。她的眼睛緊閉,秀麗的黑髮自由地懸垂著,隨著她的動作來回地擺動。我抓住她的乳房,讓它們在手中跳動。芷雲達到了第一次高潮,陰道的痙攣衝擊著我的雞巴。

即使不太可能,我也想努力控制節奏,芷雲已經兩三次高潮了,每一次都比前一次強烈。我感受到最猛烈的一次已經逐漸在她和我的體內形成,慾火已經燒到極點。芷雲狂野地起伏著,在我身上跳躍的勁道之大讓我擔心會把沙發搞壞,我盡量迎合著她,性器結合處淫水四濺,發出「啪啪」的聲響。她柔軟彈性的乳房上已經滲出汗水,閃爍出淫穢的光亮。芷雲開始發出高亢的呻吟,我知道她已在極度高潮的邊緣,我告訴她我快射了。瞬間過後,她弓起背,「啊,啊」地大聲尖叫,陰道強烈地收縮,我狂叫著朝她的子宮深處噴出大量的岩漿,連續發射了五次,她的陰戶裡充滿了滾燙粘稠的精液。

我們的歡愉時間是短暫的,因為我知道妻子和女兒很快就要回來。我們非常迅速地整理好淩亂的沙發,穿好衣服。沒過多久,妻子和女兒開門進來,可這時芷雲卻還在洗手間!她們看到我悠閒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你的同學芷雲在這兒,」我對女兒秀秀說。芷雲這時從走廊裡出來。

「Oh,對不起,芷雲,讓你等了那麼久,」秀秀抱歉地說。

「沒關係,沒等多久,」芷雲純真地笑著回答,同時極快地瞟了我一眼,她表演地真好。

芷雲和秀秀走進臥室,而妻子卻忙著敘述今天購物的趣事。哎,女人真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