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求求你,綾音……輕點,外面……啊……還有人……」

我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出了討饒的話,可身後的少女卻是充耳未聞,在我小穴中來回抽動的肉棒還加重了力道,帶來了更為強烈的快感,這令我不敢繼續開口,生怕一個沒忍住會叫出聲。

見到我強忍喘息的樣子,將我頂在牆邊用背入式干我的綾音不懷好意的一笑,「莉醬,忍著可是很辛苦哦,所以還是叫出來比較好。」說完,藍發少女伸出小舌頭在我脖頸上舔了舔,然後一口親了上去,在我白皙的肌膚上又留下一個淺淺的吻痕。

怎麼能!被快感折磨卻不能發音的感覺是很難受,可我和綾音在的地方是體育館的器材室,外面就有剛結束社團活動的排球社成員在收拾場地,叫出聲的話,很可能被她們發現的!我根本沒法想像若被其他學生發現我和綾音的秘密會有什麼後果!

可是,綾音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憂慮,雖然我們的關係沒收到之前那件事的影響,但藍發少女還是有哪裡不一樣了,最明顯一點就是她對我佔有欲變得更強烈……因為和弟弟發生了不倫關係,所以在家裡時候,一有機會他和琥珀她們就會與我作樂,浴室、客廳、臥室、廚房等等,家裡的很多地方都留下我們歡愛的痕跡,雖然我仍為這種荒誕的亂倫淫愛關係感到惶然,可自己那敏感的體質以及歡愛時的愉悅,卻像一針麻醉劑,慢慢讓我的抗拒變得遲鈍、無力抗拒。

綾音大約是察覺到了我和佐籐的關係,從那兒以後,少女便不再堅持要我放學後去神社解決雙方的慾火,取而代之的是在校期間對我更大膽的索求。

就像今天,早上剛到學校,我就在鞋櫃中發現了綾音為我準備的東西,一件體操社紫色韻律服和不透肉白絲襪,還附上一張紙條,要我放學後穿上它們去體育館的器材室,並且特別註明,只允許我穿韻律服和絲襪,不准在韻律服裡面穿丁字褲和胸墊遮掩。

當我發現綾音準備的東西,僅僅看了大概,就羞恥不已合上了鞋櫃,狼狽的姿態還被周圍的學生發現,以為我身體又什麼不適,好容易才糊弄了過去。

這不是第一次了,最近綾音的行為越來越大膽,從刻意躲避其他人偷偷地和我做,逐漸變成故意選擇一些危險的時機,比如在女廁所中令我面對面坐在她腿上套弄,或者在天台的陰影處要我為她口交……那種隨時可能被人發現的緊迫感壓得我有些喘不過氣,但由於綾音的強勢和身體的需求,自己的反抗顯得很無力,偏偏在這種境況下自己的感官變得更為敏銳,好幾次都達到了比平時做愛更為激烈的高潮。

發展到現在,綾音又多了不少奇怪的趣味,像是使用跳蛋以及這種學校內的cos 玩法,而且我也確實換上了啦啦隊服和學校泳裝與綾音發洩了一通。

不過今天這種堂而皇之將東西放在鞋櫃那樣不保密地方卻是第一次!想到這點我就是一陣羞惱,來到班上後氣鼓鼓地對綾音比劃一個『X 』手勢,暗下決心要好好地拒絕少女一次,省得她越來越無法無天。

可惜,我在綾音面前根本沒有絲毫優勢,她不費吹灰之力地點中了我的死穴……

整整一天,綾音都沒有碰我,讓慾火灼燒的我無從發洩,甚至我午休時躲到廁所想自慰一下,綾音不知道給班上女生說了什麼,令她們糾纏住我,沒給我一絲空隙……等到放學時,我自己就乖乖地來到了器材室,不料藍發少女比我還早一步,手裡拿著韻律服和絲襪,指了指放在中間的軟墊,意思不言而喻。

說起來,我和綾音對於彼此的身體早已不陌生,但像這樣在青梅竹馬面前脫衣服還是第一次,不僅讓我產生一種異樣的情感,羞怯之意火辣辣地燒著臉頰,而綾音則看的是津津有味,還拿出手機,不顧我的抗議,將我脫衣服的過程完完整整地錄了下來……在綾音的視奸下,脫下那條被淫水沾得濕漉漉的內褲時,穿上不透肉的白絲襪,片刻之後絲襪的陰部就滲出一圈水痕,120D的厚度也沒能遮住蜜汁四溢的私處,哪怕穿上韻律服,丁字部位仍有顯眼的痕漬……

滿足了綾音的要求,藍發少女也不在忍耐,一把從後面將我抱住,因為沒有戴胸墊,紫色韻律服上有了兩個明顯的凸起,綾音也不客氣地捏住了藏在柔軟布料下的蓓蕾。被綾音捏住乳頭的同一刻,我也發出了滿足的嚶嚀,積蓄了一整天的慾火總算有了發洩口,即便只是乳尖被玩弄,也著實讓我感到一陣痛快。

可很快的,與器材室僅有一門之隔的體育館就穿了女生們的聲音,排球社的社團活動開始了,然而我已經沒可能拒絕綾音了……

更讓人難堪的是,綾音竟然調出來剛才拍的視頻,讓我看著自己的換衣過程,同時不停挑逗我的敏感帶,再加上隔壁的響動,這三種混合刺激下,我已經等不到排球社的人離開了,小聲抽泣著請求綾音進入我的小穴,綾音這次沒有再折磨我,聽到我屈服,立刻讓我扶著器材室的門,撕開了我濕熱小穴處的絲襪,在蜜液的潤滑下,勃起的肉棒輕而易舉地就捅到了花心深處,這就是最開始的那一幕……

「莉醬、莉醬……」

恍惚之中,綾音好像在喊我,只是我的反應有些遲鈍,見狀,綾音突然猛得向上一突,碩大的龜頭狠狠地戳中陰道深處的敏感點,觸電般的強烈刺激頓時讓我腦海霎時一白,本能地就張口了櫻桃小口……

「哈啊……!」

聽到自己高亢的尖叫的淫叫,我整個身體都是一僵,眼眸也因驚恐睜大許多……綾音這次清楚地感受到了我此刻的心情,因為驚慌的原因,我的陰道也猛地緊縮,用力夾緊了綾音的凶器,而感受到這無與倫比的緊縮感,藍發少女也不禁舒爽地歎了口氣。

「莉醬的小穴真緊呢,害我差點就忍不住了。」綾音勾了勾唇角,繼續說道,「好啦,別擔心,外面的人已經都走了,不信你仔細聽。」

好、好像是的……經少女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隔壁體育館早就沒了聲音,都怪自己剛才光顧著忍耐,根本沒注意到外面的變化。

就在這時,我的下體忽然感到一陣空虛,綾音竟在這個時候將她的棒子抽了出來,帶著不解與委屈的目光扭過頭,誰知綾音卻自顧自走到了軟墊上,然後平躺下來,朝我勾了勾手指道。

「過來,莉醬。」

綾音的棒子耀武揚威地豎著,彷彿剛才對我小穴的征撻只是個前奏,根本不足以令其滿足。

望著那根散發著熱氣與奇異吸引力的雄性象徵,我感到喉嚨有點乾渴,綾音開口時,自己已然目光迷離、跌跌撞撞地走了過去……因為自己連第一次高潮都還沒達到,如今免去了被外人撞破的擔憂,此刻我彷彿只能看到那根能帶給我快樂的粗壯。

「對,腳跨過來,然後慢慢坐下來……嗯,好的。」綾音一點點給出指示,讓我將手指伸入白絲襪的撕口處,然後撥開自己的兩片大陰唇,慢慢靠近那通紅的龜頭。

自己淫水潺潺的粉嫩小穴剛剛『咬住』綾音的龜頭,一股酥麻感立刻從激盪而出,我的雙腿不由得一軟,再也支持不住,直直地跌坐了下去,綾音的肉棒借此機會整根沒入我的陰道之中,剛剛中斷的滿足感再度回來,我的嬌軀都不禁興奮地顫抖起來。

「綾、綾音?」自己的小穴緊緊套住綾音的肉棒,可自己一時卻犯起了迷糊,還在納悶綾音為什麼不動一動。

見到我呆萌的樣子,綾音不禁失笑,只得柔聲道,「笨蛋莉醬,上下動一動啦。」

這、這樣嗎?按照綾音的話,我稍稍抬起翹臀,敏感的陰肉與肉棒摩擦起來,頓時如觸電般的酥麻感傳出,一雙美腿一軟,再次坐了下去,使得綾音的肉棒又深入了我的陰道……這種感覺和被動接受綾音的抽插不同,但具體的分別我卻表達不清,但剛才體味到的快感驅使我再次使出力氣,抬起了白皙的美臀,接著又在摩擦的美妙感受中落了下來,沒多時,在身體對慾望的本能驅使下,我雙手抓住了綾音的豐滿的雙乳,小屁股上下運動著,讓小穴不斷吞吐著那根愈發粗壯的肉棒。

「綾音的棒棒……好棒……人家的,小穴……哎呦……好舒服……」

在我不斷聳動白嫩屁股的同時,綾音也在配合我的動作,每當我臀部落下,少女腰部便會向上一頂,這時就會讓肉棒進入的更深,帶給我更銷魂蝕骨的快感,好像我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自己坐在藍發少女的肉棒上,放浪地扭動著纖腰,同時也毫無顧忌地呻吟著,我金色的髮絲隨著起落的動作在空中散出絢麗的軌跡,略顯黑暗的器材室,室內氣氛已經變得無比淫靡。

「莉醬真是用功呢,動的這麼快。」

「因為,因為……這樣人家……才能……舒服……哈啊……」

「可是莉醬不覺得自己聲音有些大嗎?」

雖然源源不斷的快感彷彿要將神智吞沒,可我還是發覺到綾音語氣的古怪,隱約間有種不妙的感覺,可事到如今自己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臀部上下運動的速度變得更激烈,馬上就會讓我達到渴望不已的高潮!

吱扭——器材室的突然打開,正對著大門方向的我清楚地看到,排球部部長晴美一臉詫異地出現在門口。

而幾乎同時,我在晴美部長出現的同時被綾音送上了絕頂的高潮!

「喔啊啊啊啊!」欲仙欲死的快感高潮瞬間遍佈全身,身體仿若痙攣一般失去了控制,白皙挺翹的臀部死命地吞吐綾音的肉棒,陰道持續不斷的收縮更是在短時間內給予藍發少女過度的刺激,令她也把持不住,幾次狠狠的上衝後,綾音便將白灼的精液盡數射進我陰道深處。

「哈啊……哈啊……哈……」

性愛高潮著實讓我失神了一段時間,自己與現實間彷彿隔著一層白霧,什麼都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連思考能力好像都失去了,拋卻了一切的煩惱,只是單純地感受著同時作用在身體與精神上的無邊快樂……不知有多長時間,失去焦距的紫眸才慢慢找回一些清明,微微低下頭,呆呆地看著像小貓一樣、吸允從我私處流出的精水混合物的晴美部長。

為什麼……?

被人窺破我和綾音秘密的驚慌還沒升起就已經被現實戳破,一頭精神的黑色短髮,陽光氣息十足的晴美全無丁點排球部部長氣勢,更像是一個貪淫少女,對我的小穴又吸又舔,而綾音就在她的身後,褪下了對方的布魯馬,用再度堅硬起來的肉棒奸幹著晴美部長。

「清醒一些了莉醬?」綾音發現我一副不清楚現狀的樣子,一邊保持對晴美小穴的衝刺一邊說道,「等一下哦,讓我先喂餵這個淫亂的母狗。」說完,藍發少女抬起手,重重地在晴美部長臀部上拍了一下。

被打的晴美部長立刻露出癡態,毫無廉恥地叫道。

「是的……我是主人的母狗、肉便器……母狗一天不被主人干……就難受的要死……主人用力,干死我……!」

晴美部長的淫聲浪語令我瞠目結舌,現在哪還能看出這是那個陽光活力的排球部部長?根本是一個任由綾音擺佈的性愛娃娃!

狐涎帶來的另一個副作用麼……

我心中閃過一絲明悟。

這個副作用不是作用在我和綾音身上,是針對於其他的普通人,簡單來說,凡是和我們性交過的人都會淪為綾音和我性俘虜。

不用說,我是在佐籐身上發現這個跡象的……雖然我的身體是很容易發情,但由於每天都會與綾音做的緣故,在家的時候即便沒有佐籐,我和琥珀女生間的虛凰假鳳也能很大程度上幫助我緩解慾望,可偏偏每次最積極反而是佐籐,一開始還不覺得什麼,直到我們發覺佐籐若是沒有在我身上發洩過,哪怕和琉璃琥珀她們做的再激烈,也無法得到滿足,我對他而言,就是那無法戒掉的毒癮!

不光自己弟弟,琥珀與琉璃也多少有類似的傾向,只不過起因是狐神的附體,但這個暫且不提了……

那麼綾音那邊八成和我一樣,但我沒想到的是,擁有男性陽具的綾音對女生的影響這麼嚴重……其實我十分明白,除了我之外,綾音肯定也和很多女生發生過關係,但像晴美部長這樣的,竟連身心都臣服於綾音,幾乎是藍發少女的性奴了!

我倒吸了一口氣,真不知道有多少少女已經被綾音俘虜,沒想到我竟能看到現實中的水晶宮,而且開後宮的還是我的青梅竹馬!

「莉醬,」這時,綾音忽然將肉棒從晴美部長身體中抽出,無視了晴美部長慾求不滿的呻吟,少女玩味地看著我,「這次你想在上面還是下面?」

那副得意的樣子,好似料準我不會拒絕她……不得不說,這是事實。

如果說男女之間存在做愛相性,那麼我被狐神變化的身體,和綾音的肉棒絕對是最佳的配對!只有當綾音的肉棒進來時,才能感受到那種銷魂奪魄的美妙,哪怕一個小小的摩擦或者顫抖都能帶來一個個小高潮;同樣的,只有我粉嫩緊致的小穴,才能讓綾音的肉棒得到那無上的享受,讓兩人都攀登到極樂的仙境,欲仙欲死!

而唯一的例外,就是醫務室那一回,狐神附身在醫生身上,她的大屌帶給了我不亞於綾音的享受!

所以說,我沒法拒絕綾音,無論是身體還是內心,雖說狐涎性奴化的副作用對我無效,但我依舊深深迷戀著綾音……

仰躺著張開了雪白修長的雙腿,我順從著身體的需要,呻吟道,「綾音,我要……」

我不能拒絕綾音,而她也無法忍受我淫蕩的誘惑,藍發少女壓在我身上,二話沒說就進入了我波光粼粼淫水充沛的小浪穴。

嘶,藍發少女與我同時吸了口氣,不愧是彼此相性最好的身體,光是插入就有源源不斷的快感湧了上來,只覺得綾音肉棒火熱溫度要把我的心兒燙酥了。

而在另一邊,晴美部長失去了綾音的寵幸,只得用手指自慰來緩解身體中越燒越旺的慾火,綾音見狀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小晴美,穿上短褲搬一個跳箱過來,然後坐在上面,用小穴磨蹭跳箱的邊角直到高潮為止,這期間不許再用手,只能用小穴去磨蹭。」

已然成為綾音的性俘虜的晴美部長,儘管看上去憋得有些難受,但卻完全遵照了綾音的指示,像騎木馬一樣騎在跳箱的邊角上,扭動著屁股在略顯尖銳的邊角上來回移動,「哈啊……痛……擦著了……小穴被擦著了……哦哦……」不時發出難耐的呻吟之聲。

不過我卻沒有旁觀晴美部長淫戲的精力,綾音堅定而有力的一次次進入我身體深處,如同一名出色的魔法師,在積蓄著魔力準備著一個絢爛而致命的魔法……而隨著身體越來越興奮地回應著綾音的撞擊,我被白絲襪包裹的修長雙腿不自覺地纏住了綾音的腰部,並隨著藍發少女的插入而微微用力。

「腳纏得這麼緊……莉醬就這麼想要啊。」

「不、不是……教我的……是綾音……」

這姿勢分明是綾音讓我做的,每次用傳統體位做愛的時候,綾音都叫我纏著她的腰部,而且這樣做的確能帶給自己更多的快感,幾次下來,我的身體就已經記住了。

「嘛,身體夠誠實就行了,」綾音倒是很滿意我體嫌口正直的屬性,剛說完,她眼中忽然閃過古怪之色,「莉醬,手抱住我,要抱緊哦。」

雖說搞不清狀況,但此時的我對綾音是完全順從的,聽話地伸手環住綾音優美的脖頸,緊接著下一刻,自己的身體就倏得騰空而起!

綾音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帶著我站了起來,而我好像一隻樹袋熊似的,雙腿緊緊纏著綾音水蛇般的細腰,雙手則牢牢抱住少女的脖頸,完全依賴綾音才能穩住身形……然而,保持這樣的姿勢對綾音來說似乎也不輕鬆,剛感受到青梅竹馬的搖晃,突然一雙柔嫩的手臂從後面抱住了我,一對堅挺不失柔軟的乳房也貼在了我光潔的脊背上。

晴美部長?

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了身後那名少女的黑色短髮,但沒等我完全確認對方的身份,我的後庭猛得就被一根不亞於綾音的粗壯肉棒所貫通!霎時間,我的前後兩穴均被肉棒所侵佔,可憐的自己就像三明治一樣被兩名少女懸空夾在中間!

「饒、饒了我……這樣……啊……這樣……會壞掉……哈啊……」

「那就壞掉吧,嘻嘻!」

晴美部長的聲音充滿了淫邪的味道,我頓時想到並肯定,從後面插我菊花的少女已經不是原本的晴美部長,而是狐神的附體了……是的,這個據說經常神隱的月丘神明很喜歡對我搞突然襲擊,除了新誠醫生那一次,狐神還曾附身到琥珀與琉璃身上,令這兩名朝夕相處的少女也品嚐了我美妙的身體,從此欲罷不能。

「好緊……莉醬的小屄收縮得好厲害,因為被前後插入所以更加興奮是吧!」

「當然啦,她是越被插就越有感覺的類型,一輩子都無法與肉棒分開呢。」

「……哈啊……不……哦哦!」

綾音與狐神一唱一和的對我說著淫猥的話語,心中羞恥得想做出反駁,可在兩人嫻熟的配合下,被操得全身痙攣的我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

「我會好好疼愛莉醬的……所以,高潮吧,讓我看看莉醬迷亂的樣子……」

「你們可是妾身百年來唯一中意的對象,妾身會慢慢告訴你肉體的極樂……現在,先感受一下吧!」

腦海中的白光越來越強烈,綾音與狐神聲音也漸漸變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一閃而逝的畫面……

在舞台劇的後台,我的公主裙被撩起、內褲被撥開,作王子打扮的綾音從後面插了進來,就在我們要登場演出舞台劇之前,趁著四下無人時侵犯我,而自己因為害怕被觀眾以及其他演員發現,只能顫抖地承受著綾音的鞭撻……

在學校的醫務室,白絲護士服的自己被綁住了雙手,綾音和新誠老師一上一下地玩弄我的身體;畫面一轉,新誠老師仔細玩弄我的私處,同時她也像母狗一樣被綾音進入;畫面再變,自己叉開白絲美腿,坐在被狐神附體的新誠老師身上,而櫻色的粉唇則含住了綾音雙腿間的巨獸……

在佐籐房間的床上,同樣衣無寸縷的琥珀壓著我,少女的豐滿與我的柔軟擠壓著摩擦著,我們的濕熱小穴也貼在一起,佐籐挺著肉棒,硬生生闖入琥珀和我小穴之間,將摩擦的快感同時帶給我與琥珀,而琉璃也壓著佐籐,用身體磨蹭著佐籐充滿男性氣息的背脊……

在家裡浴室中,我與琉璃分別坐在佐籐、琥珀的肉棒上,一邊主動搖動著美臀,讓小穴貪婪地吞吐那兩根粗壯的陽具,一邊互相親吻、愛撫著對方的身體,發出陣陣淫靡的叫聲……

在月丘神社山腳下,和神社巫女們同樣作白衣緋褲的打扮,但內裡卻光著身體被狐神用龜甲縛綁著,每動一下,小穴都會摩擦到紅色的棉繩,可自己卻只得忍受著,和其他巫女一樣幫忙做著神社的祈福儀式……

在神社的大殿中,我的巫女服被撕得破爛,連手腳也被所束縛,被紅色棉繩捆綁的絕美身體不停地顫抖,而綾音與狐神各被一名女巫用嘴服侍著肉棒,笑盈盈地看著我的癡態,直到我快忍受不住時,她們挺著早已飢渴不已的大肉棒,走近了我……

在自己溫馨的臥室內,我躺在床上,微微張開了雙腿,露出淫水氾濫的小蜜穴,床前站著一名和我有著八分相似的美麗的金髮女子,是愛莉……她帶著憐愛與渴望的笑意,緩緩地壓到了我無與倫比的玉體之上……

這是……未來嗎?

但是,很不錯的樣子吶……

腦海中閃過最後這個想法,下一刻,我徹底沉淪在綾音與狐神帶來的高潮之中……

「END 」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