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新閨蜜

從來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其會上了一個人妖。

是的,我承認我也看過一些人妖的色文圖片和視頻,看的時候也會有性奮的感覺,但那只不過是一種獵奇的慾望。

從來沒有想過我會真的上了一個人妖,而一切都是從女友交的新閨蜜開始。

女友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國際貿易公司,我曾經去轉過,那裡真是精英匯粹,美女如雲,而我的女友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這樣的公司裡,各種競爭都是比較激烈的,所以同事之間能成為真心朋友的並不會多,不過,最近女友會偶爾跟我提起一位新來的同事,到最後這個新同事的身份變成了新閨蜜,女友會在午休時和她一起吃飯,下班後和她一起逛街,我不在的時候,代替我的角色陪女友看電影等等。

從女友的一次談話中,我大概瞭解到了一些這個新閨蜜的信息。

從國籍上來說,她是一個外國人,但從種族上來說,她是一個華裔。

從年紀上來看,比女友還小半歲,但思想見識卻比女友更成熟。

而且「身材火辣,臉龐精美」,這是女友的原話。

而事實上這八個字是以前我對女友的評價,沒想到她會用在別的女人身上,而且她在說這個評價的時候,語氣非常誠懇,當時就讓我產生了想去認識一下這位極品美女的衝動。

當然,那時候我還沒想到,後來的某一天,我會在那麼特殊的一個情況下和這位美女相識。

大概在女友,她的名字叫敏。

大概在敏和妮——那位閨蜜的名字,在她們認識兩個多月的時候,她們一起出了一趟差,時間不長,來回四天。

可問題就是出差回來之後,敏再提起妮的時候就有了一些變化,不是那種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而是有一些奇怪變化,比如沒有以前提到的那麼多了,好像會刻意在我面前避免提到她,偶爾提到了卻會有一些羞澀。

一開始我甚至懷疑女友是不是變成了拉拉。

但這種懷疑都在每次操她時,她那種一如往常的放浪表現中消失了。

最終揭開這個謎團是因為發生了一個非常老套的劇情,無非就是我出差提前回了家一類的。

當我走進客廳的時候,就聽到了臥室裡傳來的喘息聲和呻吟聲,聲音是發出自兩個人,其中一個我非常熟悉,是我的女友。

這妮子難道背著我偷人?可另外一個聲音也分明是一個女人。

我放輕了腳步,推開了臥室的門,順著門縫望進去,在那張承受了我們無數次征戰的大床上,女友跪趴在床上,高高翹著屁股,這是她最喜歡的姿勢之一,因為她喜歡用這個姿勢的時候,我在後面一邊操她一邊打她的屁股。

而現在跪在她身後的不是我,而是一個漂亮至極的女人,當我看到她的身材和五官時,我腦海中立刻出現了八個字「身材火辣、臉龐精美」,同時我也立刻猜到了這個女人是誰,沒錯,這肯定就是女友的那位新閨蜜。

可問題來了,作為一個閨蜜你趴我女友後面操什麼,難道你們是拉拉,你戴著那種假雞巴?沒想到小黃片裡經常看的情景此時變成了真人版,傻逼也知道這時候不該去打斷她們,安靜的當一個觀眾才是色男應有的品德。

可這種品德沒堅持兩分鐘就結束了,原因是因為她們更換了姿勢,而那位閨蜜離開我女友身體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不該看到的東西。

這個「身材火辣、臉龐精美」的美女兩腿之間並沒有戴什麼人造的假雞巴,而是直挺挺的長著一根真貨。

雖然尺寸不大,但那玩意絕對是真正的皮膚包著海綿體,而且裡面還充著血。

看到這兒,我一把推開了門,床上的兩個人同一時間望了過來,於是三個人都暫停了足有一分鐘。

我推門而入只是一種衝動下的舉動,但並沒有想好進來之後要幹什麼,如果裡面干我女友的是個男人,我肯定衝過去揍他狗日的,如果和女友啪啪的也是個女人,我肯定衝過去參加戰鬥。

可現在這算怎麼回事?我只好選擇不進不退的方式,在床邊一支沙發上坐下了。

敏看我沒有馬上衝過去,她走下床走到沙發邊,跪在我的腳邊開始跟我解釋,故事就是從那次出差開始的。

那一次是她們代表公司去參加一個商務會議,提前會務組收到的名單顯示去的是兩位女性,所以敏和妮理所當然的被分配到了同一個房間。

她們到達酒店的時候,妮表示想自己出錢重新開一個房間,而敏堅決反對,問妮為什麼要單獨睡一邊,是不是約了炮友。

妮說自己並沒有約任何人,但又給不出合理能說服敏的理由,最終被敏強拉硬扯的帶進了房間。

敏的性格一相開朗,沒有過多的羞澀和矜持。

在收拾了一下東西之後,兩個人為誰先洗澡推讓了半天,最終的結果是敏先洗,敏洗澡過後直接上了床,她催著妮也快去,洗完之後,兩個人好偎在一個被窩裡說些閨蜜私話,可是妮卻找著各種理由和事情磨磨嘰嘰了好半天,直到敏靠到床頭睡著了才走進浴室。

可妮不知道的是,敏的入睡只是假裝的,她就是想看看妮到底在搞什麼把戲。

所以當妮洗澡到一半的時候,敏突然闖進了浴室,她當時看到的情景和表現出的震驚,估計也就和我現在的情況一樣吧。

妮的秘密已經打破了,只好對敏講出實情,她是一個人妖。

妮從小就希望自己成為女人,青春期到來後這種渴望變得更加清晰了,她從那個時候起就開始服從藥物,因為先天的條件,外表就長得文靜美麗,幾年的藥物作用之下,她的外表完全變成了一個女人,胸部也發育到了B杯的尺寸。

後來她乾脆做了聲帶手術和一次隆胸,把胸整到了D杯。

從那個時候起,妮除了還擁有一根雞巴之外,其它已經完全是一個女人了。

那時候妮剛19歲,她計劃在20歲的時候,再去做最後一次手術,變成完全的女人。

在那段時間她試著交往了幾個男友,可又發現自己對男人的渴望並不強烈,她發現自己的內心裡不僅是個女孩兒,還是一個拉拉。

所以妮決定暫緩一下變性手術的計劃,那條雞巴得以保存了下來。

到了妮21歲的時候,她得到了公司的指派,來到了中國的合作夥伴任職,並且認識了我的女友敏。

在她和敏的工作生活交流中,她發現自己愛上了這個同一種族的女孩兒,可自己的情況在這個相對保守的國度,還是讓她心生矛盾,不敢冒昧表達。

沒想到這次公司派了她們一起出差,妮著實激動了好久,可以和心儀的對象獨處,可低頭看看自己的兩腿之間,她又再一次陷入了難過。

她想著如果早些做了手術多好,可要是做了手術,自己喜歡的敏並不是一個拉拉怎麼辦呢。

好吧,如果敏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她喜歡的是男人,可自己還算是一個男人嗎。

這些矛盾的心理讓妮不知如何是好。

藉著被撞破的機會,妮一骨腦的把自己的經歷和想法都說了出來,然後靜靜的等待著敏的宣判。

敏聽完了妮的講述,被騙的氣憤已經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鮮、好奇和一絲興奮。

她這時候才認真的看了看面前這具美麗的身體,的確是一具連自己都要表示羨慕的肉體,皮膚細膩白皙,線條凹凸有致,除了兩腿中間多出來的那一條之外,面前的妮可算是一個完美的女人。

再看看那多出來的一條,不像其他男人那樣是相對深的膚色,而是和其它地方一樣粉白。

不知道是否因為裸承在喜歡的人面前,這條「女人的雞巴」竟有些微微勃起,或者是察覺到了敏的目光,這傢伙有了更明顯的生理反應,它越脹越大,到最後成了90度的翹著。

妮尷尬極了,她試圖用手去遮擋,卻被敏制止了。

敏走了過去,用調皮的語氣問妮:我可以摸一下嗎。

妮對這個提問有些意外,不過敏沒等她的回答,直接在妮的面前蹲了下去,她用小孩子研究昆蟲一樣的態度盯著妮的雞巴看,然後又用手捏,最後就含到了嘴裡。

敏後來告訴我,當時她並沒有想到這是在給男友之外的人口交,她只是出於好奇,想看看人妖的雞巴和男人的雞巴有什麼不同。

但當時的那樣的情況,她的動作無疑是給了妮一個肯定和鼓勵,妮抓按著敏的頭就操了起來,而敏只是象征性的退讓了一下就沒再拒絕。

後來的事就順理成章了,敏和妮兩個放開懷抱大幹了一場,房間裡充滿了兩個女人的呻吟聲,敏身體上可以插的洞都被妮攻佔了。

出差的期間,兩個人又做了好幾次。

這種和「女人」做的感覺大大滿足了敏的新鮮感和好奇心。

用她的話說,一邊被雞巴操一邊吃著別人的奶子,感覺太有趣了。

不過出差回來見到我之後,敏就有些尷尬,畢竟自己做了那麼出格的事,所以沒再和妮繼續關係。

遇到這次我出差離家,一個人的寂寞勾起了敏的慾望,敏答應了妮的逛街邀請,然後心有靈犀的逛回了家裡,誰想到我偏偏也在這個時候提前回了家。

說到這兒,敏向我投來討好的眼神,而我只是繼續擺出不置可否的表情,敏知道我向來心軟,既然沒有發作,那多半是已經不再生氣了,所以大著膽子爬到我跟前,隔著褲子開始舔我的雞巴,看我還是沒說話,就舌頭捲起拉鏈,咬著拉開,又唇舌齒並用的把雞巴從褲襠裡掏了出來。

這是敏的絕招,凡是要討好我的時候,這傢伙的嘴上功夫真是厲害,不僅是說話好聽,最厲害的是可以用嘴完成一系列的高難複雜動作,包括脫掉我身上所有的衣服和鞋襪。

當敏開始為我口交的時候,我抬頭掃了一眼床上的妮,敏看到了我的眼神,馬上轉頭對妮說:你上了人家女朋友,現在還不趕緊來賠禮。

因為妮對我並不太瞭解,不知道我這樣一言不發的沉默,到底代表著什麼態度,所以她?還是他?還是她吧。

她一直不敢出聲也不敢動作,現在聽到敏的召喚,馬上反應了過來,也趕緊從床上下來,像敏一樣,分跪在我的雞巴另一側,她輕輕抬頭看了我一眼,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繼續,我則是開始在這樣的近距離之下,更仔細的欣賞起這個第三性別。

因為是跪姿,合併的雙腿擋住了她身上那截多餘的東西,應該是有意為之吧,那東西被她夾在了雙腿之下。

現在從我的角度去看,這完全是一個極品的美女,眉目含情,唇齒生春,整個五官看不出一絲男性感覺,站在女人堆裡也絕對能成為亮點。

還有和敏一樣細膩的皮膚,精緻的鎖骨,比敏還要豐滿的雙胸正被兩隻細細的手臂擠壓出一條深溝。

也許是妮從我目光裡看出了欣賞的成分,這等於給了她一個認可。

她張開了嘴,伸出舌頭舔上了我的雞巴。

敏為了讓妮有多一些表現的機會,把整個肉棒都留出來給了她,自己把目標轉向了兩隻鳥蛋。

以前看這類小黃文的時候,經常看到這樣的描寫,說人妖所做的口交往往比女人更好,因為她們比女人更瞭解該怎麼伺候那條肉蟲。

當妮的舌頭在我的雞巴上舔了幾下,尷尬的氣氛逐漸消失的時候,她開始越來越投入的工作了。

果然和之前的傳聞一樣,妮的服務和敏,以及我之前用過的任何一張嘴都不同。

那感覺無法形容,同樣的動作,同樣的節奏,可一吞一吐,一吸一卷,差別只在毫釐之間,感受卻妙不可言。

當我發出第一聲舒爽的歎息,敏知道我已經完全忘了她犯的錯,男人真是的一種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我彷彿看到了敏的嘴角揚起一絲勝利的微笑。

她這回沒再用嘴,而是用手三下兩下,脫掉了我的褲子。

事實上我也有此想法,完全的放開才能享受更多的快樂。

雙腿可以分得更開了,兩個女人——姑且這樣稱呼吧,兩個女人有了更寬展的活動空間。

這時候我才看出兩個人的不同,敏雖然外表文靜,但口交的時候向來風格熱情;而妮雖然咳,那啥,卻表現的比真正的女人還要細膩。

她舔的時候並不慢,但卻一點不馬虎,幾乎是每一條褶皺、每一個敏感細胞都舔到了,而且還懂得從龜頭到鳥蛋、再到屁眼不斷的更換位置去刺激。

這時候敏已經整個停止口交服務,開始幫我脫掉其餘的衣服。

當三個人都保持一致的時候,妮正趴在我的胯下,屁股翹得高高的,仰著頭用舌頭清理著我菊花褶皺裡殘存的便渣。

敏看到妮那淫蕩下賤的樣子,忍不開始笑她,卻忘了自己浪起來比這還騷得多。

敏故意大聲跟我說,你看妮姐舔你舔得多投入啊,你現在是不是菊花好爽,可是妮姐的菊花還一直閒著呢。

老公你要不要去試試啊,人妖的小菊花喲。

雖然妮臉趴在下面,看不到表情,但聽到敏的話,卻能感覺出她的心理產生了變化,我甚至可以從她屁股的聳動看出,她剛剛絕對有菊花一緊。

舔屁眼的動作也從溫柔轉向熱烈了,看來這騷小妖真是屁眼癢了。

我該怎麼辦呢,從來沒干過男人,他媽的人妖到底算男人不算,反正不是女的吧,還從來沒幹過「非女人」的屁眼呢。

好糾結。

敏這個煽風點火的貨,看出我的心思,衝我補了一句,老公,人家可是剛操過你老婆,你就不想操回來嗎,那咱家多吃虧。

雖然明知道她這話是激將法,可想想說的也沒錯,我家的便宜已經讓人家占了,自己不佔回來對不起和諧二字。

念到此處,我二話不說,沖妮嚕了嚕嘴,示意她去床上趴好,老子要頂你個肺。

妮自知躲不過這一遭,或者她也壓根沒打算躲,說不定菊花正渴呢,看她迅速的在床沿上趴好,翹起了屁股,還特意夾緊雙腿,把自己那玩意擋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就說明她是有多配合。

事實上到這個地步了,我也已經習慣了妮人妖的身體,而且經過她一番超水準的口吹之後,在心理上我已經完全把她看成是一個女人了。

既然這麼漂亮一個女人,對著我翹起了如期滾圓的一個屁股,不上簡直不是男人。

我向前邁進兩步,下身已經貼到了妮的屁股上,而她竟是憑著專業級的敏感,適當的調速了自己的高度,以求我直指前方的雞巴正好抵到她的菊花上。

干人妖雖然是頭一回,爆菊我可不是新人。

雞巴上早就沾滿了兩個女人的口水,妮的菊花裡也浸出了不少的腸液,正閃著歡迎的光亮。

完全不存在需要潤滑的問題,我所要做的就是扶住她的屁股,把雞巴捅進她的屁眼,再選擇是以溫柔還是粗暴的方式開始馳騁即可。

身為一個剛被人偷了女友的男人,理論上我應當粗暴一些才是應有的態度,而現在雞巴裡充血的程度,和那種幾欲爆炸的硬度也支持我做出這樣的選擇。

所以從第一下起,我捅進妮後門的速度和力度都是滿荷的,粗魯的生殖器,粗野的衝撞著妮的直腸。

看來妮已經有日子沒和男人做過了,從第一棒起,她就開始不斷髮出淫蕩的呻吟,伴隨著她的浪叫,我大力的拍打著她的屁股,髖關係和屁股之間發出連續的巨響。

果然,啪啪啪才是操炮時最合適的伴奏。

敏看我們玩得起勁,也過來湊熱鬧,她爬上床,在妮的正面分開雙腿,把妮的臉壓到自己的胯間,很快隨著妮頭部的轉頭,敏也開始呻吟起來。

我知道她正享受怎樣的快感,妮的那條舌頭我可是才剛剛領教過。

也難怪敏會被這個人妖勾搭上,這個妮子果然是有幾下真功夫。

一想到這個問題,我心裡又是一陣不爽,操屁眼的力度更大了,就像我想讓雞巴從妮的屁眼裡插進去,再從她的嘴裡衝出來一樣。

當然我是沒有那樣的尺寸啦,不過每一下的撞擊都是骨頭對骨頭的較量,撞得妮又喊又叫,不知道是爽還是疼,或者兼而有之。

關於這一點,處在妮正面的敏得到的答案更準確,因為她可以看到妮的表情,我想那表情當中帶出來的是滿足和快感,所以敏看到妮的表情之後也忍不住了,她甚至於主動提出要我爆菊。

以前的話這是不可能的,之前有限的幾次肛交都是在我下了很大功夫之後,敏才「勉強」接受,雖然在真正操起來之後,除了開頭幾下會嚷著疼之外,後面也會享受得嗯啊直喘,淫水直流,可過後都會抱怨肚子不舒服,然後表示再也不走後門一類的。

可是這次居然主動提出,看來是受到了妮「積極正面」的好影響。

女友有要求,當然優先服務,我馬上拔出插在妮菊花裡的雞巴,捅進了已經並排趴好的敏的屁眼裡。

事先並沒有專門進行潤滑,這對於女友那朵並不常開的菊花來說,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很容易讓她吃不消,好在剛剛妮趴在她的胯間舔了半天,除了把一個騷逼舔得水光溜滑之外,一朵菊花也舔得濕漉漉的,口水加淫水向來就是最好的潤滑液,所以敏被雞巴捅了之後,並沒發出我擔心的那種慘叫聲——那是之前每次爆菊,第一棍捅進去時她都會發出的聲音。

操自己女朋友可不能跟操一個經常被爆菊的人妖那樣,開始幾下我都把速度放得很慢,敏聲息皆無,肯定是咬著嘴唇在忍受著直腸裡的不適。

漸漸地,她開始適應能夠張嘴發出輕微的喘息,我知道已經順利完成起步,可以掛二檔了。

我插入的深度慢慢增加,但速度還保持著中速。

又是十幾下過後,敏的喘息變成了呻吟,屁股開始跟著節奏動起來,到這時候我才真正掛檔提速,開始了在敏的身體上馳騁。

當我在身後策馬揚鞭的時候,妮爬到了床下,坐到了我的兩腿之間,當她抬起頭的時候,整個臉就正好貼到了我和敏身體交合的位置。

妮伸出舌頭在我的蛋和敏的逼之間來回舔舐,這樣的助興節目確實不同,我和敏都享受到了以往爆菊時候沒有過的快樂。

這樣的姿勢和組合還有一個好玩之外,有時候把敏操到投入的時候,我會故意把雞巴抽走,讓她著急一下。

這個時候,我就會把雞巴塞進妮的嘴裡,一邊享受被喉嚨緊箍的舒爽,一邊看著敏的屁股左右亂晃尋找雞巴的有趣樣子。

我之所以這麼做還有一個原因,我不打算很快的就把敏乾爽,雖然她爆菊的次數不多,但每次操到最後,她都會被操的格外滿足,甚至會出現不小的高潮。

但那種快速得到的高潮,退潮也相當的快,幾乎是高潮一過,雞巴從屁眼裡一拔出來,這傢伙就一付不認賬的樣子,不但拒絕以後再爆菊,甚至於就像剛剛被捅得浪叫連天的那個騷屁眼不是長在她身上的一樣。

而這次,我要用這種慢升溫的方式,讓她徹底接受爆菊,加上現在有了妮這樣一個輔導材料,讓敏變得對肛交興趣濃厚,甚至於渴求盼望看來也不是難事了。

難得看到敏在爆菊的時候這麼配合,這麼主動。

她不僅會擺動屁股來配合抽送,還會收縮屁眼來給雞巴更多的刺激,那感覺真像要夾斷了似的,我都覺得不是我在爆她的菊,而是她想爆我的雞巴。

在敏的屁眼裡猛捅了幾百下之後,我終於爆發,把出差以來積存的彈藥全都灌注到敏的直腸深處。

因為還處在興奮當中,發射之後的雞巴並沒有軟下來,我又繼續亂捅一陣,還是從敏的屁眼裡拔了出來,因為我打算換個花樣。

當雞巴離開敏的身體,龜頭重新暴露在空氣中,剛射出的精液已經被捅成了泡沫粘在雞巴上,當中還有一些液體呈現出黃色,想必裡面混和了一些腸子裡的髒東西。

這時候妮做了件讓我喜歡的事,她張嘴含住了雞巴,沒幾下就清理得幹幹淨淨,完全不計較剛從屁眼裡拔出來的雞巴骯髒,看她吃得那麼津津有味,好像很興奮的樣子。

看妮舔完了雞巴上的髒東西,我又把雞巴捅進敏的屁眼,插了幾下之後拔出來,又帶出好多屁眼裡的髒東西,而妮還是照樣舔了個乾淨。

就這樣重復了幾遍,直到敏的屁眼裡再掏不出什麼東西來為止。

在這樣做的時候,敏一直扭頭看著妮的動作,好像也很想試試的樣子。

我這樣問敏,敏用她一對水汪汪的眼睛橫了我一眼,我就知道這騷貨確有此意。

於是讓敏躺在床上,讓妮操進敏的騷逼,而自己又捅進妮的菊花裡。

三個人來了一個串連,又一輪狠操。

在妮快要發射的時候,讓敏調整身體,轉過來用嘴含住人妖小雞巴,先餵了一份開胃菜。

然後在妮的屁眼裡射出自己的第二炮,又用之前的方式,一點點用雞巴掏出屁眼裡精液,再轉送到敏的嘴裡。

當敏舔乾淨雞巴上最後一滴精液,看著她嘴角上還掛著一星體液,再看看翻身躺在一邊的妮,菊花翕張,我突然覺得,以後的小日子會越過越有趣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