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十五歲

淫蕩十五歲轉眼,我十五歲了,我的身體也是迅速的發育,我的兩個小乳房已經悄悄的鼓起來了,陰戶上,也可是長出了稀稀的陰毛。而且月經已經開始了。

爸爸在家的時候,我時常在上廁所時,經過爸爸的房間,總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喔……喔……好美……哎……哎……親哥哥……好老公……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唔……小穴被幹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頂……哎唷……要丟了……啊……丟啦……太舒服了……快……你洩了……喔……我……也快洩了」

我也就時常偷偷聽了一陣子,感到臉紅心跳,下體好像有什麼東西流出來,用手一摸,濕濕的。於是我趕緊回到房間蒙上被子,不再去想他們,希望能趕快睡覺。可是耳邊仍隱隱約約傳來爸爸和曉雲阿姨的喘息哼叫聲,刺激著我。

想著想著,我不知不覺就赤裸全身,兩腿大開,一手揉搓自己那剛剛發育的小乳房,一手拚命在下體處摩擦。我那稀稀的陰毛下那白裡透紅、鮮嫩的小肉縫微微張開了點嘴,我把中指或食指的指頭淺淺的插進我的肉縫內,然後用其它的手指輕輕碰觸著我最敏感的小肉芽——陰核。而且感覺有熱熱的淫水慢慢地流出來。那近似透明的淫水,從那兩片陰唇之中流出來,更顯出了這陰部的紅潤白嫩,指頭被吸在陰道洞口的那種感覺。

「啊……啊……啊!我怎麼會這麼濕呢?喔……喔……」

自己不斷呻吟著,加深自己的感覺。現在的我,腦海裡滿是我在錄像上看到的那些男歡女愛的鏡頭,時而其中的男女主角在爸爸、媽媽和我之間轉換。

「啊!受不了啦!……哇……好爽,真爽!」

在學會並一次次手淫之後,我總讓自己滿足、疲倦的睡去。

可我多想能親眼看到現實中的男女作愛啊,看是不是和錄像上一樣啊。心裡想著:什麼時候我也可以能享受這樣的遊戲?

一天我們學校有活動,而我不喜歡參加,就一個人先提前回家了。

當我打開門,走進大廳時,忽然,聽到一種已經熟悉的聲音從爸爸的房間裡飄出。

我一楞:「爸爸什麼時候回來了?他們也太……大白天的!咦!怎麼房門也沒關好啊?」

我衝動的想馬上過去看看,可我又怕爸爸和曉雲阿姨看到,那多難為情啊!

可我有似乎隱忍不了這個念頭,就躡手躡腳的走的爸爸的房間門口,從縫隙中,往裡一看,這次我不僅僅是楞了:和曉雲阿姨做愛的竟然是曉天舅舅蘇曉天——曉雲阿姨的親哥哥。

我即害怕有有點生氣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想不到曉雲阿姨竟是這樣的人,哼!我好想大吵起來、給爸爸打電話,可曉雲阿姨對我挺好的,我又努力地平息著自己。漸漸平息了,可那撩人的聲音刺激的我想去看看。

最終,我還是又躡手躡腳的去欣賞:「Ohhh……Ahhh……Mmmm……」

床頭桌上的DVD開著,電視機畫面上的男女正用著誇張的姿勢將兩人的性器官接合在一起,肉棒在小穴裡面抽出又插入,一次又一次,那女生淫蕩地喊著,整間房間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房間裡的地毯上、床上、梳妝台上,胡亂的丟著曉天舅舅和阿姨的鞋子、衣物及內衣褲。

而爸爸和阿姨的大床上,阿姨仰面斜橫在大床上,雙腳微分並不時的抬起、放下。肉色的長統襪也只是胡亂的卷在足踝和小腿上。曉天舅舅輕輕愛撫曉雲阿姨那赤裸的胴體,撫摸曉雲阿姨的秀髮、嫩軟的小耳、桃紅的粉額,雙手放肆的輕撩,游移在那對白嫩高挺、豐碩柔軟的乳房上,並揉捏著像紅豆般細小可愛的乳頭。

不多時,曉雲阿姨的乳頭變得膨脹突起,曉天舅舅將曉雲阿姨那雙雪白渾圓的玉腿向外伸張,烏黑濃密、茂盛如林的三角叢林中央凸現一道肉縫,穴口微張,兩片陰唇鮮紅如嫩。曉天舅舅伏身用舌尖舔著吮著那花生米粒般的陰核,更不時將舌尖深入曉雲阿姨小穴裡舔吸著。

「嗯……哼……啊……啊……」

曉雲阿姨不由自主的發出陣陣呻吟聲,「哥……哥,傳祖……經常……經常不在家,啊……啊我好……真的好空虛啊……啊……來給我……我們再來……快啊……親哥哥……啊……弄我……啊……哼……」

小穴泌出濕潤淫水,使得曉天舅舅慾火高漲、興奮異常,左手撥開曉雲阿姨那兩片鮮嫩的陰唇,右手握住自己粗大的雞巴,對準了那濕潤的肥穴嫩屄,曉天舅舅臀部一聳,猛然挺入,「滋……」

偌大的雞巴全根盡沒小穴。 「啊……啊……啊……啊……啊……快啊……像以前我們……啊在家一樣……干我……干……親妹妹……啊……啊……」

曉雲阿姨滿臉通紅,在曉天舅舅眼裡顯得嫵媚迷人,反而更加把勁的用九淺一深把雞巴往肉緊的小穴來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曉雲阿姨陣陣抽動。狂熱的抽插竟引爆出曉雲阿姨那久未挨插的小穴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曉雲阿姨完全崩潰了,淫蕩春心迅速侵蝕了曉雲阿姨。

寂寞很久的小穴怎受得了那真槍實彈的雞巴狂野抽插,身體生理起了漣漪,漸漸淫慾快感冉冉燃升,刺激和緊張擊著全身細胞,曉雲阿姨感受到小穴內的充實,敏感的陰核頻頻被碰觸,使得曉雲阿姨快感昇華到高峰。

「啊……喔……」

激發的慾火使得曉雲阿姨那小穴如獲至寶,肉緊地一張一合的吸吮著龜頭,曉雲阿姨尚未生育又兩個多月未挨插的那小穴窄如處女,令曉

天舅舅樂得不禁大叫:「喔……好妹妹……你的小穴好緊……夾得哥哥好爽啊……」

「喔……好……好棒……哥哥……你真厲害!……哥哥……你還和以前一樣啊……啊……喔……喔……人家……親妹妹……快不行了……啊……啊……嗯……啊……哥哥哥哥……好哥哥哥哥……用力,再用力……」

雞巴犀利的攻勢,使曉雲阿姨舒暢得呼吸急促,雙手環抱住曉天舅舅,曉雲阿姨的肥臀上下扭動迎挺著曉天舅舅的抽插,粉臉霞紅羞澀地嬌歎:「啊哈……啊哈……呀呀呀呀……嗯呀……嗯呀……再用力……加油……不要停……不要停……這麼長時間……沒和親……親哥哥……啊做愛了……搞爛妹妹的淫穴……插爆它……再用力!」

曉雲阿姨的肥臀隨著曉天舅舅的抽插不停地挺著、迎著,九淺一深或九深一淺、忽左忽右地猛插著,點燃的情焰促使曉雲阿姨暴露風騷淫蕩本能,浪吟嬌哼、

朱口微啟頻頻頻發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哥哥哥哥……你好神勇……啊……」

強忍的歡愉終於轉為治蕩的歡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亂的她已再無法矜持,

顫聲浪哼不已:「嗯……唔……啊……你再……再用力點……親哥哥哥哥……不要停……啊……」

曉天舅舅聞言大樂,連番用力地抽插雞巴,粗大的雞巴在那已被淫水濕潤的小穴如入無人之地抽送著。 「喔……喔……親……親哥哥哥哥……美死妹妹了……用力插……啊……射進來……啊……哼……妙極了……嗯……哼……」

曉雲阿姨瞇住含春的媚眼,激動的將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頻頻從小嘴發出甜美誘人的叫聲,空曠已久的小穴在粗大的雞巴勇猛的衝刺下連呼快活,腦海裡只充滿著魚水之歡的喜悅。雞巴被又窄又緊的小穴夾得舒暢無比,曉天舅舅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雞巴在肥穴嫩屄裡迴旋。

曉雲阿姨的小穴被曉天舅舅又燙、又硬、又粗、又大的雞巴磨得舒服無比,暴露出淫蕩的本性,顧不得羞恥舒爽得呻吟浪叫著,興奮得雙手緊緊摟住曉天舅舅,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曉天舅舅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雞巴的研磨。曉雲阿姨已陶醉舒暢得忘了是被親曉天舅舅曉天舅舅在姦淫,而把曉天舅舅當作愛人!

浪聲滋滋、滿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雞巴,曉雲阿姨被曉天舅舅插得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

「哎……好……好爽……親哥……哥……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不了啊……我又找回我們……以前做愛……啊……用力……的感覺啊……喔……哎喲……你的東西太……太大了……」

浪蕩淫狎的呻吟聲從曉雲阿姨那性感誘惑的小嘴頻頻發出,濕淋淋的淫水不斷向外溢出,沾濕了床單,兩人雙雙恣淫在肉慾得激情中! 曉雲阿姨嘴角溢著淫笑:「親愛的哥……哥哥……哥……你滿意嗎……你痛快嗎……」

「嗯……嗯……你真行啊……喔……哥哥太……太爽了……唉唷……」

曉天舅舅被曉雲阿姨挑逗得心跳加劇、血液急循、慾火燒身、全身一暢、精

門大開,滾燙的精液「卜卜」

地狂噴注滿小穴,曉雲阿姨的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

「我們……我們……歇會再做……,我們要……和第一次時,那樣……好好過過癮。好……嗎?親妹妹……小雲!」

「喔、喔……太爽了……」

在我聽的整個過程中,我是又刺激,又興奮,還吃驚。

(原來曉天舅舅和曉雲阿姨以前就做過!)

高潮的我軟軟的倚在門旁,見他們告一段落了。急忙回房,沖澡、換衣服,又悄悄的溜出了家門。

這時,天已經暗下來了,我在家附近,隨便吃了點東西,正思量:什麼時候回家啊,怎麼回家,要不要自己再高潮一下等事情的時候,無意中看到,曉雲阿姨和曉天舅舅一起去了旁邊的超市,我不禁心一動:他們?看來曉天舅舅一定要在我家吃飯,那他們會不會再……那我又可以欣賞了。不錯,就這麼辦!

我找了一個公用電話,給曉雲阿姨打手機:「喂,曉雲阿姨,我是婷婷!」

「婷婷啊,你放學了吧,快回家,我今天給你做好吃的。」

「不了。曉雲阿姨。我今天有事,不回去了,我去同學家住,好不好?」

「這……」

電話那頭靜默了一下!

(我猜,曉雲阿姨和曉天舅舅一定在商量!)

「好吧,不過你要注意安全啊!」

曉雲阿姨的聲音裡透著一絲絲欣喜。

「好的,放心吧,拜拜」

還有啊,婷婷,有事,打電話給我啊,就這樣,拜拜!「

我放下電話,馬上回到家裡,躲進我的小屋裡,換上睡衣,關上燈,靜靜等著。

過了沒多長時間,我聽見曉雲阿姨和曉天舅舅說笑著回來了。我馬上就從門縫裡我弄好的小洞裡向外瞧。

曉雲阿姨和曉天舅舅提回來幾包熟食、快餐,剛一放下,旋即,擁在一起,激烈的吻起來,他們一邊吻還一邊用雙手來回撫摩這對方的軀體,慢慢的倒在寬大的違禁詞語上,曉天舅舅解開曉雲阿姨上衣的紐扣,隔著乳罩,親吻上曉雲阿姨的乳房。曉雲阿姨輕聲呻吟著,脖子努力的向外揚,雙頰已經微微紅潤。

當曉天舅舅漸漸向下親吻至曉雲阿姨的肚臍的時候,曉雲阿姨大聲呻吟了一下,但她伸出雙手,拉起曉天舅舅說:「哥,先不要急嘛,今天小婷不回來,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們可以像以前那樣,好好的享受一個晚上,整一個晚上,我都是你的。」

曉天舅舅從曉雲阿姨身上抬起頭來,又在曉雲阿姨的嘴上親了一下:「好吧!小雲,你不知道,我盼這一天盼了多長時間了,自從你和傳祖結婚,我們都沒做過,我都快憋壞了。」

「嫂子沒和做愛嗎?」

「她?別提了。和她做愛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怎麼也不像和你作愛這樣爽。」

「哥啊,也是,說真的,傳祖在家的時候,我們作愛也挺過癮,也挺爽。但怎麼也不刺激,沒有和你一起做的時候那種感覺。特別是他經常不在家,我是多麼盼你來。」

「來幹什麼啊?」

曉天舅舅伸手在曉雲阿姨的裙子裡摸了兩下,壞笑著問。

「你啊,這還用說嗎?」

曉雲阿姨在曉天舅舅頭上輕打了一下,「哥,你好壞!」

「說說嘛,我很久沒聽我的小雲妹妹說淫話了,我很想聽。」

說著,又在曉雲阿姨身上,上下其手。

「哥,你啊,做爸爸的人,還像以前那樣壞,人家不來了」

曉雲阿姨嬌羞的說。

「好妹妹,說一句嘛,只一句。」

曉天舅舅一隻手從曉雲阿姨乳罩的邊緣,伸進去,輕輕的撥動曉雲阿姨的乳頭,看著曉雲阿姨說。

「恩……啊,好,好,我說。我多盼你來,我的親哥哥,來弄我,用你的大雞巴來弄小雲我,你親妹妹的小穴。啊……啊,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

「說真的,哥,你今天很猛啊,你不會是很長時間沒作愛了吧?」

「也不儘是,不過像我們這麼刺激的是和她們所沒有的。」

「她們?她們是誰?說,你除了嫂子還和誰做過,不會是和妓女吧?」

「我怎麼會幹那事啊!」

「哼,量你也不敢,否則……」

說著,曉雲阿姨在曉天舅舅褲襠裡輕輕打了一下,並隨之把手放在了那兒。

「哎喲,你要給我弄斷了,看誰再如此刺激的插你的小穴。」

曉天舅舅誇張的大叫,並狠狠的在阿姨的乳房上揉了幾下。

「那你說啊,和誰啊?告訴我啊,親哥哥!」

「和雲欣,還有小蕊。」

「雲欣我知道,是你小姨子,那小蕊是誰啊?」

「小蕊是雲梅(曉天舅舅的老婆)她大哥雲海的女兒。」

「哥,你真的很厲害啊,小蕊有十五歲嗎?」

(後來知道,雲海的老婆已經和他離婚了!)

「剛過完十五歲生日,挺小的!」

「屁,我們第一次的時候,我還差幾天不到十四歲啊,哼,又一個處女便宜你了!」

「什麼處女啊,雲梅、雲欣和雲海也和你我一樣,而小蕊十四歲就把第一次給了她爸爸。」

「咯咯,哥,看來,兄妹亂倫的不止我們啊,還真有父女亂倫的,刺激!對了,雲海和雲梅知道你弄雲欣和小蕊嗎?」

「知道!」

「那他們不干涉?」

「干涉什麼啊,我們還有時一塊弄呢?」

「哦,有機會,我也和你們一起玩玩?」

「行啊,真是挺刺激的!」

「啊……你……怎麼又這麼硬了?」

「小雲,我們來吧!」

「不要嘛,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們先吃飯吧!」

「好,吃飯。」

說完,先站起來,開始把買來的熟食、快餐擺在餐桌上。

曉雲阿姨也站起來,稍微整理一下衣服,就坐下來,一起用餐。

原來他們之間都彼此喜歡作愛,還這麼亂啊!我心裡既不高興又羨慕的想。

很快,他們就吃完了。曉雲阿姨說:「哥,你先去洗洗澡,我來整理。」

「好勒」

答應一聲就上樓去了。

曉雲阿姨迅速的收拾好餐桌,也上樓去了,我不禁一呆:「唉,他們要去房間做嗎?還得害我去他們房間門口去,唉!」

正想著,曉雲阿姨又下來了,並檢查了一下關著的窗簾。原來,她是去換衣服了,我一看,也不免有點吃驚,只見曉雲阿姨穿的很少,一襲小吊帶式性感內衣,被包著很少一部分的大乳房幾乎要脫穎而出,薄薄的半透明的超短裙,也只能掩到白白的大腿根部,露出乳白色的內褲。

(我從來沒見過曉雲阿姨穿的這麼性感,太迷人了!)

這時,曉天舅舅已經洗完了,他居然光著身體走回客廳,胯下的肉棒還軟塌塌的,隨著走動來回甩動。當他看到曉雲阿姨穿著這麼性感內衣,並斜依違禁詞語上有意無意地做著撩人動作,他的那東西,竟然迅速的勃起(好粗大啊),還一顫一顫的。他快步走到曉雲阿姨身旁問:「可以開始嗎?」

曉雲阿姨羞澀的點點頭,撲倒在她親哥哥的懷裡。

曉天舅舅輕輕地拍著曉雲阿姨的腿,開始溫柔地撫摸她的大腿,曉天舅舅的手慢慢地順著她的大腿往上滑,感受著妹妹大腿的溫暖和柔滑的感覺。曉雲阿姨被曉天舅舅摸得渾身發顫,她的手無力地握住曉天舅舅的手腕,但絲毫沒有阻止曉天舅舅的意思。

曉天舅舅的手在曉雲阿姨的身體上四處遊走,曉雲阿姨的呼吸細長而均勻,身體完全放鬆任曉天舅舅的手摸遍自己的全身。曉雲阿姨的嘴唇正對著曉天舅舅的耳朵,不時地給曉天舅舅一兩個吻,或是舔一舔曉天舅舅的脖子,向曉天舅舅的耳朵裡呼氣。曉天舅舅扳正曉雲阿姨的身子,使他們面對面,他們的身體配合得真是非常的合適,曉天舅舅突出的地方曉雲阿姨的就會凹進去,身體的互補使他們摟在一起時倍感舒服。過了幾分鐘,曉天舅舅似乎按耐不住了,想進行更深入的接觸,於是就想讓曉雲阿姨摸他的小弟弟。曉雲阿姨好像體會到了似的,溫暖的小手握住了曉天舅舅熱乎乎的小弟弟,纖細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

「哥哥,你的小弟弟比剛才更大了!」

「我覺得沒什麼兩樣。」

「可我感覺它確實比剛才大多了。」

「用手指是感覺不出來的。」

「這只是初步感覺,我想一會我的小穴可以確切的告訴你我真的大多了。」

「是嗎?」

「嗯!」

「好,那現在就讓我們開始吧,妹妹。」

曉雲阿姨順從地挨近曉天舅舅,大腿又搭在了曉天舅舅身上,曉天舅舅緊緊地摟住曉雲阿姨柔軟的身子,手掌滑入了曉雲阿姨的內衣內,貼著小腹往上走,曉雲阿姨被曉天舅舅摸得吃吃笑個不停,腰肢款擺。曉天舅舅摸到了曉雲阿姨豐滿尖挺的乳房,在曉天舅舅大手的籠罩下,它們猶如球一樣,在曉天舅舅的手裡被捏扁又放大。曉天舅舅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曉雲阿姨尖尖的乳頭,細心地捻動揉捏著,感覺到它們越來越硬。「哦……哦……哦……哥……不要……好癢……好舒服……」

曉天舅舅一言不發,只是不停地揉搓妹妹的乳房,手指在曉雲阿姨的乳頭上來回打轉。曉雲阿姨的呼吸又急促起來,呼出的熱氣噴到曉天舅舅的臉上。彷彿心有靈犀一樣,他們的嘴唇對在了一起,然後就是充滿激情的熱吻。他們熱情地擁吻著,拚命吮吸對方。曉雲阿姨主動把舌頭伸了過來,如同一隻小鳥般在曉天舅舅的嘴裡自由地飛翔,攪得曉天舅舅神魂顛倒,感覺到無比的刺激。曉天舅舅含住曉雲阿姨柔軟滑膩的舌頭,用力地吮吸它,同時用力地擠壓曉雲阿姨的乳房。

曉雲阿姨的嘴唇微微打開,牙齒輕輕咬住曉天舅舅的上下唇,同時抽回舌頭在曉天舅舅的雙唇上滑動,感覺非常刺激。曉雲阿姨的身體猶如火一般熱,大腿不斷地摩擦曉天舅舅的小弟弟,挑動曉天舅舅的慾火。曉天舅舅把曉雲阿姨推倒在違禁詞語上,曉雲阿姨明白了曉天舅舅的意思,打開大腿,雙手勾住曉天舅舅的脖子。

曉天舅舅褪下曉雲阿姨的內衣,露出曉雲阿姨的下身,大概是由於興奮,曉雲阿姨的身體已經有些緊張了,曉天舅舅可以感到曉雲阿姨的小腹繃得很緊,緊貼著曉天舅舅的小腹,將火一般的熱情傳遞過來。曉雲阿姨的身材相當豐滿,但是很令人愛憐,令曉天舅舅只想溫柔地、小心地呵護曉雲阿姨,不想令曉雲阿姨受到傷害,只想和曉雲阿姨痛快地接吻。曉天舅舅把身體壓在他妹妹的身上,再次吻上曉雲阿姨柔軟溫潤的雙唇,曉雲阿姨張開嘴,熱情地回應曉天舅舅的接觸。

他們擁抱在一起,兩個赤裸火熱的身軀漸漸地融合為一體,舌頭熱烈地交纏著。曉天舅舅抬起自己妹妹的頭,讓曉雲阿姨枕著曉天舅舅的手臂。曉天舅舅感到曉雲阿姨堅挺的乳房緊緊地抵在曉天舅舅的胸前,乳頭對著乳頭,互相研磨。

看這他們激烈的前戲動作,我感覺我的身子也在不斷的發熱,小穴穴裡已經開始有水滲出,我解開睡衣的紐扣,一手覆蓋一個小乳房,輕輕的揉動,不自然的雙腿並在一起,磨蹭著。而雙眼一直沒有離開客廳裡嬉戲的他們。

曉雲阿姨的手撫摸著曉天舅舅的後背,順著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曉天舅舅的屁股,然後曉雲阿姨自然地抬起大腿,纏在了曉天舅舅的屁股上。曉天舅舅的另一隻手扶正小弟弟,讓它抵在曉雲阿姨已經潮濕的淫穴口,輕輕用力往前一送,順利地擠進兩片肥厚的陰唇中,曉天舅舅輕輕地旋動小弟弟,刺激曉雲阿姨的陰唇,腰一沉,順利地插了進去。曉雲阿姨滿足地呻吟了一聲,身體放鬆下來。

「哦,哥哥,好大呀!」

「你也好緊啊!」

「哥哥,啊……親哥,你沒覺得你的比下午時還大啊,啊……恩……哥哥,我相信你一定會弄得人家越來越快活的,比……啊……啊下午更舒服的。是吧?」

曉天舅舅用行動來向妹妹證明。曉天舅舅一邊和曉雲阿姨熱烈地擁吻,一邊將小弟弟挺進到曉雲阿姨的淫穴深處。

曉雲阿姨的淫穴裡已經十分淫水漣漣了,而且熱乎乎的,四周綿軟的淫肉舒舒服服地貼在曉天舅舅的肉棒上,不斷地給曉天舅舅以壓迫感,曉天舅舅的小弟弟很快就到達了終點,前面有非常柔軟的東西擋住了曉天舅舅的去路,曉天舅舅知道這應該是子宮了。他們維持著膠合的狀態好一會,然後曉天舅舅開始抽送小弟弟,陰壁與小弟弟的緊緊密結合,使曉天舅舅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難,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給曉天舅舅極端的刺激。曉天舅舅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離妹妹的身體,然後進入時再從新插入,如此這般,曉雲阿姨被曉天舅舅弄得心癢難耐,慾火越煽越高,但就是無法得到滿足。

「哦……哦……哥哥……不要這樣……哦……哦……不要停下來,」

曉雲阿姨哀求道,聲音已經興奮得發抖了,「干……干我……哦……哦……哥哥……干親妹妹……哦……好喜……歡哥哥……狠……狠地干……妹妹的小穴……哦……別擔心,妹妹,哥哥會讓你滿意的。」

曉天舅舅抬起曉雲阿姨的大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

曉天舅舅的每一擊都深深地撞到子宮口,然後每一次的抽出又都會帶出曉雲阿姨淫穴內的大量淫水。「哦……哦……哦……哦……撞到子宮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哥哥……你真棒……還像以前……以前那麼……棒……啊……哦!」

曉雲阿姨呻吟著。此時曉天舅舅改變抽插的速度,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插得曉雲阿姨淫聲大叫:「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哥哥……哦……用力的干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妹……妳的小穴好爽……我的小弟弟好舒服……」

「好親親……好哥哥……我爽死了……哦……妹妹舒服死了……哎……」

「妹……妹……我愛妳……哦……哦……我愛妳……」

「好丈夫……好哥哥……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親愛的……快……小穴好爽……哦……」

「哦……哥哥……我舒服死了……我愛……好哥哥……」

「妹……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哥哥……我愛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妹要出來了快……快啊……我爽上天了……啊……」

「妹……妳的精水……弄得我要洩了……妹……我也愛妳……妹……」

「好哥哥……妹妹好舒服……好爽……哥哥……你快一點……」

「嗯……哦……我好爽……好爽……嗯……」

「妹……我也好舒服……好爽……哦……哦……」

曉天舅舅突然感到一陣溫暖,一陣衝動,隨著曉雲阿姨的洩出,曉天舅舅這樣抽送了幾下,也隨之射精了。完事之後,曉天舅舅和曉雲阿姨,相互的愛撫著,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這時的我,不知不覺中,雙手揉弄雙乳的動作也越來越大,越重。小穴穴裡的水也越來越多,已經開始順著的大腿流下來了,我覺得我的小妹妹裡好癢,我的呼吸也越來越粗了。而且這樣一個勁的站著,我覺得好累。於是就把我的小沙發,悄悄的移到門口,盤腿坐在上面,並把我的狐狸玩具放在身下,用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坐在兩腿之間,不斷的扭動屁股,使其刺激磨蹭著我那近似光突突的陰戶。

「妹,我還想要!」

「好吧,我們到房間去。」

「不,在這裡就好!」

「這是客廳裡又傳來說話聲,我趕緊去看。」

可能是曉天舅舅剛才沒有好好的看曉雲阿姨的身體,所以曉天舅舅的目光像搜索目標似的,在曉雲阿姨全身上下猛盯,要把曉雲阿姨看個夠,曉雲阿姨有點嬌羞的說:「看什麼,以前沒看過呀?看你,真像頭大色狼!」

「我很長時間沒有好好的看了,現在要看飽,永不忘記!」

輕輕的,是那麼的柔,那麼的美,吻上了曉雲阿姨的嘴,手也嫵摸曉雲阿姨的敏感部位,他們都已經很長時間沒彼此坦露了,所以要多多瞭解,要多多親近,要把以前的損失補回來似的。漸漸的,曉天舅舅的小弟弟又硬了,似乎比剛才更粗更大更長。曉天舅舅把曉雲阿姨放倒,細心的看著曉雲阿姨全身的一切,潔白如玉的皮膚,挺挺硬硬的雙乳,以及那個長滿了毛的淫穴口,曉天舅舅的嘴含著曉雲阿姨的乳頭旋轉的咬,輕輕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進了曉雲阿姨的淫穴內。好多的淫水,有點黏黏的,淫水是越來越多,曉雲阿姨的淫叫聲,也越來越大聲。「嗯……哦……哦……我好痛快…好哥哥……我要你……我要你快干我……妹好癢……」

看到自己的親妹妹變得如此淫蕩,如此的放浪,曉天舅舅的心中早充滿了熊熊慾火,不用曉雲阿姨叫,曉天舅舅早要幹上去了。這是曉雲阿姨大聲的說:「哥哥,現在你把我當成你女兒幹好嗎?那樣也許可以加大我們的刺激,哦……哦親哥哥,啊……不……是親爸爸啊…幹我,干女兒的小騷穴……啊……幹我!」

「放心,好乖女,我一定……爸爸一定干你,干你……舒服的!」

我聽的好納悶啊,曉雲阿姨叫曉天舅舅『爸爸』自稱『女兒』。兄妹亂倫難道還沒有『父女』亂倫刺激嗎?那我可以和爸爸『父女』亂倫嗎?想到這,我不禁又狠狠的搖了幾下屁股,重重的揉了幾下乳房。

曉天舅舅將小弟弟,又對準了曉雲阿姨的淫穴口,用力一插,已整根盡底,曉天舅舅這次的干炮,比上一場更急速抽送,幹得曉雲阿姨叫聲比先前又大了許多。「啊……我的小穴好爽……女兒爽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爸爸……哦……用力的干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雲兒……妳的小穴好爽……爸爸的小弟弟好舒服……」

「好親親……好爸爸……女兒妹妹爽死了……哦……女兒舒服死了……哎……」

「雲兒……雲兒……我愛妳……哦……哦……我愛妳……」

「好丈夫……我愛妳……好爸爸……好哥哥……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親愛…的…快……小穴好爽……哦……」

「哦……爸爸……我舒服死了……我愛……好爸爸……」

「雲兒……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爸爸我愛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小雲要出來了快……快啊……我爽上天了……啊……」

「雲兒……妳的淫水……弄得我要射了……雲兒……我也愛妳……雲兒……」

曉天舅舅和妹妹又再一次的雙雙洩精,我也同時達到了高潮,我們三人全身的神經在這一剎那,被緊縮,癱瘓。我實在忍不住,在違禁詞語上沉沉誰去。朦朧中聽見「妹,我還想要多來幾次,可以嗎?」

「好啊!要幾次都可以,我們先休息一下,我一定滿足你!」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幾聲誘人的呻吟聲把我驚醒,我懶洋洋的,坐直身子,向外瞧去:曉天舅舅挺著小弟弟,偎近了曉雲阿姨的身旁,雙手不安份在曉雲阿姨的背後撫摸著,四目注視,曉天舅舅和曉雲阿姨的唇終於吻合了,曉雲阿姨的喉嚨中傳來幾聲低沉而顫抖的呻吟,聽到這幾聲呻吟的聲音,曉天舅舅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實,漸漸的,曉天舅舅摸到妹妹的乳房,另外一隻手,順著大腿的內側進入了禁區。

「不要……不要嘛……快插進來嘛。」

曉雲阿姨想要掙脫,想用力的推開曉天舅舅,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妹妹,讓哥哥好好的愛妳啦……先摸摸。」

曉天舅舅的嘴,從曉雲阿姨的唇吻到脖子,曉天舅舅好像一個小孩子,貧婪地吻著曉雲阿姨的肌膚,小弟弟來回地在曉雲阿姨的大腿上磨擦著,曉雲阿姨似乎是需要了,呻吟聲變得大多了,她好像得了軟骨症,軟軟地躺在違禁詞語上,曉天舅舅不放鬆的緊迫著曉雲阿姨,嘴巴含著曉雲阿姨那紅色的奶頭,手呢,卻鑽進了茂盛的大草原,撥弄著曉雲阿姨那迷人的淫穴。

「妹妹,妳更美了,美得讓我心慌。」

此時曉天舅舅的八寸肉棒像暴怒似的,猛抖個不停。曉雲阿姨一看到曉天舅舅的小弟弟,立刻伸手抓住它,不再讓小弟弟跳動,握住了小弟弟的手,來來回回的套弄。曉雲阿姨的淫穴早已濕得不成樣子了。此時曉雲阿姨像是期待的深情看著曉天舅舅,高舉著雙腳,拉著曉天舅舅

對曉天舅舅說:「不要再弄了……快……快……我受不了……不要再弄了!」

曉天舅舅將小弟弟對準了曉雲阿姨的淫穴口,用力一插」

滋「的一聲,曉天舅舅這支小弟弟全支沒入,一頭插進了曉雲阿姨那要命的淫穴裡。「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爽……哦……哦……小弟弟真硬……」

「嗯……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了……哦……」

「哦……我愛死你了……你幹得我好舒服……好美……」

「好淫穴……我會干死妳……哦……妳的淫穴包得我好舒服……干……」

「對……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哦……我好爽……哦……」

「親哥哥……用力的干……插爛小穴……干爛小穴……大力。」

「好淫穴……哦……我會幹死妳……我會的……哦……」

「快一點……哦……用力……哦……用力……」

「哦……我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哦……」

「好哥哥……我愛死你了……哦……哦……」

「哦…哦……我快活死了……哦……哦……」

曉天舅舅的小弟弟在曉雲阿姨

的淫穴裡進進出出,帶出了陣陣的響聲,淫水早已浸濕了他們的陰毛,對曉雲阿姨,曉天舅舅這時已是毫不客氣,毫不憐惜的猛力的插,使勁的插,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曉雲阿姨搞得半死不活,淫聲四起,此種聲勢,真的是好不驚人。

「好哥哥……你干我……哦……我快瘋了……爽……嗯……嗯……爽死了……哦……我好爽好爽…哦……妳的屁股快扭……快動……哦……哦……快扭………哦……好哥哥……你插死我了……干死我……哦……」

曉雲阿姨的雙腿,緊緊的勾住曉天舅舅的腰,曉雲阿姨整個人就像真的快瘋了,不停的吶喊,不停的擺動,她是太興奮了,太舒服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射向曉天舅舅的龜頭,刺激得曉天舅舅好不爽快,此時的曉雲阿姨陷入了昏迷狀態,曉天舅舅立刻抽出小弟弟。

輕輕的磨著曉雲阿姨的陰蒂。過了一會兒,曉雲阿姨的人才轉醒過來說道:「你幹得我爽死了,你讓我快活死了!」

「你還沒有洩,來,我來替你弄一會!」

曉雲阿姨示意要曉天舅舅躺著、曉雲阿姨的手慢慢的套弄小弟弟,最後低下了頭,開始吸吮曉天舅舅的馬眼,和整根小弟弟。曉雲阿姨的舌頭,就像一塊加了工的綿球,舔了曉天舅舅幾乎要跳起來,太好,太美了。「哦……哦……好嘴巴……哦……你……添得太美了……哦……」

「好妹妹……哦……妳太會吸了……哦……吸得我爽死了……」

「美死了……哦……哦……好爽好爽……哦……哦……」

「好妹妹……哦……含深一點……深一點……哦……哦……」

「哦……好舒服……好美……哦……快……弄快一點……」

曉天舅舅知道自己快洩了,而曉雲阿姨似乎捨不得離開他的小弟弟,嘴巴含了又含,曉天舅舅連忙推開曉雲阿姨,不能再讓曉雲阿姨再含弄下去,否則就沒戲唱了。曉雲阿姨很自覺的轉過身,學狗爬式的姿勢,曉雲阿姨那雪白、肥大的屁股,淫潤潤的淫穴中,滲著太多的淫水,真是又騷又浪又蕩。小弟弟如排山倒海之氣勢,立刻插入那小小的淫穴,給予曉雲阿姨無情衝刺。

「哥……你真行……你真會幹穴……小穴會爽死……」

「好親人……哦……你入得我美死了……哦……又來了……」

「嗯……嗯……我的小穴美死了………爽死了……嗯……」

「……嗯……我快活死了……嗯……嗯……」

「好淫穴……我會幹死妳……妳的淫穴夾的我好舒服……」

「哦……好爽……哦……小穴會爽死……嗯……」

「好妹妹……快頂上來……快頂上來……我要……出來了……」

「好哥哥……快……大力一點……快……啊……啊……」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美……啊……倆快死了……」

急促的呼圾聲,和激情之後所剩下的殘餘,曉天舅舅和曉雲阿姨都深感滿意。「沒想到,你還這麼會幹穴,幹得太爽了。」

「妳的穴像怒江一樣,水急而又多,小弟弟快要泡爛了。」

討厭的死鬼,下次我再也不讓你干穴,弄得人家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而這時小弟弟似乎還不滿意又翹起來,於是曉天舅舅……又輕輕的將小弟弟插入淫穴內,按照往例的,在剛剛開始的前奏曲,必須是深深入淺出,讓小穴能有更多舒暢。」

「嗯……嗯……好爽……爽呀……嗯……你真是會玩小穴……嗯……「嗯……我的好哥哥……小弟弟插得小穴真爽……嗯……真舒服……嗯……」

「好淫穴……小弟弟等一下要狠狠的干妳……狠狠的插小穴……」

「好哥哥……嗯……親哥哥……你大力干小穴……使勁的插小穴……嗯」

「嗯……太爽了……好親親……你幹得太好…嗯…嗯……」

「哦……小穴用力緊夾著小弟弟……哦……哦……我好爽……哦…好舒服……哦!」

小弟弟一進一出的帶出了不少的淫水,淫穴似乎是爽到家了,爽的不能言語,曉天舅舅又要開始了,又要摧殘曉雲阿姨的淫穴,啪!啪!啪!

一聲又一聲的肉響聲,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插,插得淫穴淫水四濺,淫穴如被大雨般的急打小花一樣。「啊……啊……輕一點……輕一點……啊……啊……會痛呀啊……」

「啊……會痛……啊……哎唷……小力一點……」

「痛……小力一點…拜託……拜託……啊……小力一點……不要那麼用力……我的好愛人……親哥哥……輕一點……小力一點……我會受不了……」

「好淫穴……哦……妳多忍耐一下……哦……哦……忍耐一下……」

「哎唷……拜託……不要用那麼大力嘛……啊……啊……小穴會痛死……」

「我受不了……哎唷……受不了……大雞巴哥哥……輕一點……求求你……」

小弟弟就這樣重重的插入,又狠狠的頂,大約過了二百多下,淫穴開始舒服,淫穴也感受到重插的美味。「哦……嗯……舒服……舒服……嗯……小穴真舒服……小弟弟幹得真舒服……」

「嗯……小穴好爽……嗯……小穴爽死了……嗯……你真的好會幹穴……嗯…」

「好淫穴……哦……妳痛快嗎……哦……妳很爽嗎……哦……」

「……好心肝……嗯……嗯……我爽死了……嗯……」

「小弟弟……嗯……干的小穴……爽壞了……嗯……嗯……我爽到天邊了……」

「好親親……嗯……我愛死你了……嗯……爽……爽死了……」

「……屁股動快一點……哦……扭高一點……哦……我舒服透了……」

「哦……淫穴夾緊……哦……哦……我好爽……好爽……」

「好心肝……哼……我要升天了……小穴要爽到天邊了……啊……」

「啊……啊……小穴爽死了……啊……小穴升天了……啊……咧……」

「婀……真會幹穴……啊……幹得我爽死了……啊……啊……」

一陣又一陣的重干,一次又一次的狠插,曉天舅舅的小弟弟沒有因為如此狂插法,因而萎縮,依然視淫穴無物,依然挺堅如鐵。干穴由重,快,狠,而轉變為輕、慢、柔,到最後射精才停下來。

淫穴像經過這次重重抽插,就像大水災一樣,氾濫成災,整張違禁詞語,幾乎濕了一半多。曉雲阿姨只有那喘息的份,整個人像昏死一般,靜靜的躺著。曉天舅舅的陰毛,妹妹的陰毛,就像澆上了漿糊,又黏又濕。

過了好長的一段的時間,曉雲阿姨終於恢復了一點體力,輕聲說了幾句話。

「好哥哥,妹妹被你的小弟弟干死了,我真的不曉得什麼叫美,叫爽了。」

「妳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們到樓上去。」

「你幹得我都不能起來了,你真猛,真狠,小穴要休息好久才能復原了!對了,一會給我說說你是怎麼弄上她們的?」

曉天舅舅一把把曉雲阿姨抱起來,慢慢的走上樓,回到爸爸的房間裡去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