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怒輪人妻

張桃子是一個三十多歲的有夫之婦,但是和老公的生活並不算甜美,老公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每天早出晚歸在地裡忙活農活,有空的時候就去城市裡打工,夫妻倆一年都見不到幾次面。

自從一年前張桃子做過一次子宮檢查,發現自己不能懷孕之後,老公就對她更是不聞不問了,見面沒有個笑臉已經算是好的情況,要不就是連打帶罵,自從上次老公回來已經過去十個月了,十個月沒有見到老公張桃子也是甚至想念,尋思去城裡看望一下老公。

這一天張桃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特意用了一個小時畫了個美美的妝,然後又穿上年輕時才穿的低V領的連衣裙,露出渾圓的半個肉球,為了吸引老公,她甚至都沒有帶胸罩,而是選擇用創可貼粘住了自己已經發紫的拇指粗細的奶頭,以防凸點。她對著鏡子捧了捧那三十六E的大奶子,這是她對自己身材最自豪的地方。

然後她又穿上了一雙黑色的絲襪,和她黑色的連衣裙正好搭配,這是一雙超薄了連褲襪,張桃子想自己和老公見面之後應該會直接去附近的賓館開房吧,因為老公每次回來見到自己,也只會想著做愛的事情。於是乾脆就脫掉了內褲,只穿著絲襪。

坐著大客車一路來到城裡,這一路上的男人基本都被自己風騷的身姿所吸引,張桃子覺得自己滿滿的成就感。

張桃子來到印象中老公打工的那個工地,詢問了一下看門的大爺,大爺眼睛一下子就被張桃子胸前的深溝吸引住了,對張桃子說的話問無不答。

張桃子這才知道自己老公原來在半年前就已經成為了一個包工頭,專門領著工程帶領一幫民工幹活。張桃子一下子覺得自豪了很多。詢問了老公現在的位置,張桃子感覺打車過去。

一到建築工地,卻發現裡面正亂成一團,自己老公正在和十多個民工滿頭大汗的解釋什麼,而民工們群起激憤,眼看就要去打自己老公了。

張桃子走進一聽,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告訴你,馬叉蟲,如果你再不給我們開工資,我們今天非得讓你把四肢都留下來不可。」

一個四五十歲的民工手裡拿著一根鋼筋,對著馬叉蟲惡狠狠的說道。馬叉蟲心想自己還沒拿到工程款呢,拿什麼給你們開工資啊!馬叉蟲深知這些民工都是一群不管不顧的人,自己欠了他們半年的工資,已經影響到了他們生活和養家,他們說要廢了自己,就絕對不是開玩笑啊!

「老公!」這時馬叉蟲聽見自己老婆的聲音,越過人群看見自己老婆,立刻眼睛一亮。沒想到這個不能生娃的玩意這時候來了,看打扮的這麼騷,這可幫我大忙了。

「各位大兄弟,你看這樣行不,你們也知道我沒拿到工程款,根本沒辦法給你們開工資,你們就是廢了我,你們也拿不到錢啊,對你們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你看,那是我家婆娘,各位兄弟都辛苦半年了,平時裡連個女人都見不到,我家婆娘還有那麼幾分姿色,就給大兄弟們想用了。今天就先放過我,我回去再為兄弟們想想辦法,大家看行不。」

一群民工齊齊回頭,看見了張桃子,一看那豐碩的巨乳和絲襪美腿,立刻各個老二都起來了,一群人合計了一下,覺得馬叉蟲說的有點道理,於是有個人站出來問道:「我們這麼多人,你老婆就一個,我們一起上還不給玩死了啊!」

馬叉蟲搓手哈腰道:「隨便玩,隨便玩,玩死了算我的!」

說完,趁著這幫民工還沒有反悔,馬叉蟲趕緊夾著公文包跑了。

張桃子一看事情不對,沒想到自己老公這麼狠心,竟然想拿自己頂賬,也趕緊向外跑,民工一看兩邊都要跑,合計一下,果斷放棄了沒有錢的馬叉蟲,一群人很快追上了穿著高跟鞋跑的不快的張桃子,將她按到在地上。

還有幾個人過去關上了施工地的大門,用鎖子鎖好。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是犯法!」

張桃子大叫道,可是一群民工依然無動於衷。

「犯法?你家馬叉蟲欠了我們半年的工資,媽的,為了你家馬叉蟲我都半年沒回家了,這一身的慾火,早就想發洩了!」

「對呀,我家孩子上學還急著用錢,你們家馬叉蟲這麼不講人性,我們又何必和你講人性?」

「各位兄弟,隨便玩,往死裡玩,反正馬叉蟲說了,玩死算他的。不玩死都對不起我們這半年的辛苦!」

「對,玩死她,玩死她!」一群人立刻起哄了起來,抬起張桃子就像是抬待殺的的豬羊一樣抬到了一個毛胚房子裡面。

張桃子剛被扔在地上,就立刻有一個馬臉民工忍不住了,撲倒了張桃子的身上,兩隻大手直接撕開了張桃子的V字領,看見僅僅只有兩個創可貼粘著的巨大胸部,先是一愣,隨後淫笑道:「大家快看,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拿創可貼當胸罩的,這簡直就是個騷貨啊!」

馬臉民工一下子撕開創可貼,膠的粘性讓創可貼離開皮膚時產生一股痛感,張桃子立刻尖叫了一聲,這一聲更加刺激了這些民工。

一個民工一把推開馬臉民工,道:「給我留一個。」然後撕開了另一個創可貼,看著如同大葡萄一樣的乳頭,忍不住直接抓起那個大奶子吸允了起來。

馬臉民工一看,也趕緊抓起另一隻大奶子,對著紫色的大乳頭又舔又咬,他這一咬是真的咬,張桃子痛的嗷嗷直叫,四肢不停的掙扎,但立刻就有四個民工過來按住她的四肢。

「媽的,馬臉,你別把奶頭給咬掉了,我們後面的人還沒嘗嘗什麼味呢!」一個膀大腰粗的大漢說道。

「放心,我有數!」馬臉民工沒捨得吐出那顆紫色的大奶頭,口齒不清的說道。

「一看你們就沒多少需求,反正我是忍不住了,都給我靠邊一點,我要操逼!」一個瘦猴擠了進來,分開張桃子的兩條絲襪美腿,掏出自己那根細長的老二,一把掀開裙子。

「我擦,這騷貨沒有穿內褲!」

瘦猴驚叫一聲,然後就要撤掉陰部上的絲襪,立刻就有人在旁邊喊道:「猴子,絲襪別全脫了,我們還想玩會腿!」

瘦猴手下有分寸,就退到了陰部,露出已經發黑的兩片厚厚的大陰唇。

「這陰唇,真是夠大的,就像兩片大麵包。」一個五十多歲的民工感歎道,瘦猴揉捏了兩下張桃子那巨大的陰唇,就像揉一塊麵團。

「求求你們,放過我,放過我!不,不要,不要插進來!」

然而瘦猴根本沒有在乎張桃子的話,細長的早已硬起的雞巴直接插進了張桃子的陰道。

然而瘦猴剛一插進去,就不動了,然後身體猛地痙攣了兩下。

「我擦,猴子,你行不行了,這就射了!?」一旁的大漢剛脫下褲子,就看到這一幕,好笑的說道。

瘦猴尷尬的解釋道:「好久沒洩慾了,一下子沒控制住。」

大漢一把推開瘦猴,露出自己那如同嬰兒小臂般粗細的巨大雞巴。

張桃子一看就快瘋了,連忙大喊道:「插不進去,插不進去的!」

大漢嘿嘿一笑,分開張桃子的兩條腿,大雞巴對準張桃子的小穴,用力一頂,齊根沒入。

「啊!」張桃子慘叫一聲,腰身一挺,就像是迎合大漢的雞巴。

「看,這不是插進去了麼?」

大漢兇猛的坐著抽插運動,如同一個打樁機,每一次必然發出啪啪的響聲,撞的張桃子魂都要飛了去,張桃子只感覺自己的小穴如同被撕裂了一般,劇烈的疼痛讓她直欲想死,偏偏還有一種瘋狂的快感瀰漫她的全身。

兩個抱著張桃子絲襪美腿的民工也忍住不住了,掏出自己的老二對著張桃子的絲襪美腿一頓磨蹭,緊接著,又有兩個民工衝了上去,脫掉張桃子的高跟鞋,露出張桃子三十八碼的大臭腳。

「我擦,夠味,我喜歡!」一個老漢哈哈一笑,抱著張桃子的一隻美腳就開始又親又舔。另一個就直接多了,直接掏出自己的老二,狂捅張桃子的腳心。

老漢看另一個玩腳的民工,笑道:「小兄弟,不會玩吧,來,哥哥教你。」

老漢掏出自己的老二,平著放在張桃子的大腳上,讓張桃子給自己做著足交,另一個民工也是悟性極高,一看就明白,也學著老漢的樣子用張桃子的美腳摩擦自己的雞巴,立刻有一種細膩的絲襪摩擦感帶來的快感,那個民工很明顯沒受過這種刺激,很快就射了,乳白色的精液濺了張桃子一腳。

老漢搖頭道:「小兄弟你不行啊,看哥哥的。」老漢將張桃子腳後跟的絲襪撕開一個小洞,然後講雞巴深了進去,感受著絲襪和嫩腳雙重的摩擦,臉上露出癡迷的神色,腰身也開始瘋狂的抽動,雞巴在絲襪與美腳間不停摩擦,極度的快感讓老漢精關一鬆,黃白的精液直接射了出來,夾在絲襪與美腳中間,愣是沒有流出來。

「唉唉,看看你們玩的,我們還怎麼玩啊!」兩個年輕力壯的民工推開之前玩腳的二人,走了過去,一人抱起一條腿,本來他們倆也想玩腳的,可是一看上面之前二人的精液,就沒有了性質。

倒是老漢之間的做法提醒了二人,一個人直接在腿上的絲襪開了個小洞,把雞巴伸了進去,感受大白腿和絲襪之間摩擦的快感,一個乾脆把腿打了個折,玩起了膝蓋窩,去感受大腿和小腿夾擊的快感。

這時操逼的大漢也是一個痙攣,身體瘋狂的抖動了一下,精液猶如噴泉一般射了出來,張桃子也跟著翻起了白眼,渾身開始痙攣,顯然也是高潮了。

大漢射完精後很自覺的離開了位置,一個玩奶子的民工立刻補上位置,將自己的雞巴捅了進去,因為動作太快,大漢射出的精液甚至還沒有流出張桃子的陰道。另一個玩奶子的民工一看動作慢了,乾脆把自己的雞巴放在了張桃子的兩個奶子中間,擠壓著張桃子的奶子做出了一個深溝,抽插起來。

同時又有五個衝了上來,兩個不嫌髒的直接玩起了那兩隻沾染了精液的美腳,學著之前二人做起了足交。兩個膽子大的去抓住張桃子的兩隻手,讓她幫自己手淫,還有一個直接光著屁股坐在了張桃子的臉上,不顧張桃子不要不要的喊著,將雞巴捅入了張桃子的口中。

張桃子也是一狠心,雞巴剛進嘴中,就是用力一口咬了下去,民工痛的哇哇亂叫,偏偏張桃子下口十分狠,不論民工怎麼掙扎,怎麼毆打,都不鬆口。

「救我,大伙快救我!」民工趕緊朝著四周的人求救,四周的人哈哈大笑,卻也想不出什麼辦法,這時一個身高兩米,渾身肌肉的民工走了過來,一把卡住張桃子的下巴,用力一拽,張桃子的下吧就脫臼了。

「謝謝。」被咬住雞巴的民工趕緊拔出雞巴到了個謝,然後沒有玩的興趣退到了後面,倒是那個肌肉男頂替了他的位置,粗長的雞巴直接捅進了張桃子的咽喉,感受著張桃子亂動的小舌頭和吸允著的咽喉帶來的快感。

因為肌肉男捅的太深,抽插了沒多少下,張桃子就胸肺一收,眼看著就要吐了出來,肌肉男自然也是感覺到了,在張桃子嘔吐的瞬間,也是咽喉吸收最緊致的瞬間,肌肉男沒有忍著快意,大喊一聲回去,一股濃郁的精液猛地噴了出來,愣是將張桃子的嘔吐物一起給打回了肚子中。

大漢一離開位置,就立刻有人上去補位,不過這個人就沒那麼好的運氣,剛把雞巴插進去,張桃子就直接吐了出來,連同之前肌肉男的精液,吐的整個民工下身都是污穢之物。

民工大罵一聲,心想自己下身這麼髒可怎麼辦?這時正好操逼的那個民工射完精離開了,民工看見了那已經發紅髮紫的騷逼,以及下面的菊花,立刻有了辦法。

「反正已經這麼髒了,那就點髒的地方。」他趕緊跪倒張桃子的胯下,抬起張桃子的屁股,將滿是污穢之物的雞巴對準張桃子的屁眼,用力往裡捅。

張桃子從來沒被人捅過屁眼,屁眼也是緊致異常。

「無餓,阿依無黑(不要,那裡不行!)」張桃子感覺一個又粗又熱的雞巴就這麼進了自己的屁眼,這個屁眼都要裂開了。

那個民工聽見張桃子的叫喊,只是更加用力的捅了捅。

「好緊啊!好爽啊!」民工痛快的大聲喊道。張桃子則是痛苦的大聲尖叫。

「叫什麼叫,吵死了。」一個民工趕緊走上去拿出雞巴放在張桃子的口中,因為有了前車之鑒,那個民工沒敢捅的太深,怕也被吐的一身都是。

「干死你,干死你!」屁眼的民工一邊一邊大聲叫著,操著操著,張桃子那幾乎合不上的騷逼竟然開始往外噴出精液,看來是之前的幾個民工在張桃子的陰道和子宮裡灌輸了太多的精液了。

「那騷娘們的屁眼怎麼樣啊!」沒有排上隊的民工趕緊問正在屁眼的民工,= 屁眼的民工得意的說道:

「超級爽,等我一下,我馬上完事。」

操屁眼的民工說完,立刻就加速了撞擊的頻率,如同一個電動小馬達,晃的那個騎在張桃子身上,操張桃子兩隻大奶子的民工幾乎都快掉了下來,意識一個鬆懈,直接就射了。

做完乳交的民工剛下來,立刻就有民工頂上他的位置。就這樣,張桃子被十幾個民工一連玩了四五個小時,幾乎每個民工都上了五輪,把張桃子所有的地方都上了個遍,現在的張桃子,渾身只剩下兩隻絲襪,絲襪原本是黑色的,現在已經變成了白色的,無論是絲襪上,只是絲襪裡面,都滿是精液。張桃子身上也像是用精液沐浴了一樣,幾乎都看不見原本皮膚的顏色。

最誇張的是,張桃子的身體還在不斷的痙攣,每一次痙攣,都會有大量的精液從張桃子的屁眼和小穴裡湧了出來,偶爾還會幹嘔,嘔出來的也是乳白色的精液。

「哎,都成這樣了,估計是不能玩了。」一個民工遺憾的說道。

「怕什麼,反正馬叉蟲說了玩死了都不要緊,這不還有氣麼?」另一個民工顯然還沒過完癮,想再上一次,可是在張桃子的身上尋摸了半天,也沒找到一個下得去雞巴的地方。

「要不,咱們給她洗洗,再上一輪?」一個民工提議道,看著張桃子骯髒的身體,這個民工很是覺得噁心。然而他就沒想過,他之前也是在滿是別人精液的張桃子的肉體上縱慾。

「算了,好麻煩,而且我也不行了。你們要是還行你們自己上吧。」一個民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大屌,那根又黑又粗的大屌此刻軟趴趴的耷拉在胯間,完全沒有剛從兇猛的樣子。

眾民工都看了看自己胯間的雞巴,似乎都認同了那個民工的說法,他們現在也算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可是看著張桃子的肉體,又覺得十分可惜。

一個民工百無聊賴的走到張桃子腳下,脫下張桃子那滿是破洞的絲襪,然後將絲襪揉成一個球,帶個滿滿的精液,塞進了張桃子的小穴內。

他這已無聊的舉動,立刻就讓其他幾個民工眼前一亮,一個民工走到他面前,拍了他一巴掌,興奮的說道:「小劉啊,沒想到你還能想到這個玩法。」

幾個民工如同發現了新大陸,趕緊衝上去脫下張桃子另一隻絲襪,也不顧弄得滿手都是精液,就頂著之前那只絲襪塞進了張桃子的爛穴之中。

這時一個民工跑出了毛胚房,不一會他就提著一桶水回來了,正看見一群民工蹲在張桃子兩腿之間研究著什麼。

提水的民工直接把一桶水潑到張桃子身上,不僅清洗了張桃子身上的精液,還將已經失去意識的張桃子喚醒了過來。

「啊!啊!」張桃子一醒來,就感覺到陰道中的脹滿和刺痛,忍不住大聲尖叫起來。

「老張,你剛從往這個騷逼裡塞了什麼東西,看她叫的淒慘的。」

「應該不是我吧,我就塞了一個扳手,一定是老三,那貨剛從塞了一個磚頭進去!」

「我擦,老三,你有才啊!」

「哈哈!我就想看看裡面到底能塞多少東西。」

「完了,這下這逼算是不能了,算了,反正也爽過了。」

「對呀,看這掃貨這個大肚子,估計裡面全都是咱們的精液了。」一個民工指了指張桃子鼓囊囊的小腹,說道。

說罷,還上去用力踩了一腳,只聽張桃子慘叫一聲,緊接著大量的精液從騷逼中噴了出來,甚至因為噴的太勇猛了,還把之前塞到裡面的東西都噴了出來,什麼小塊的磚頭,扳手,皮帶,襪子等,倒是最先塞進去的絲襪沒有被噴出來,只被噴出來了一半,還有一般在陰道裡面,看起來就像是長了條黑色的尾巴。

幾個民工一看張桃子現在這樣子,原本已經軟下來的雞巴立刻又硬了起來,一群人衝上去,沖的快了就搶到了騷逼,美腳,紅唇和巨乳這樣的好地方,沖的慢了只能拿雞巴去頂張桃子身上各個地方,但是人還是太多了,最後兩個人看實在是沒地方,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張桃子的耳朵孔,不過能塞進去就奇怪了,然後這兩個奇葩又去捅張桃子的鼻孔,這下那個操嘴的民工可不幹了。

「喂喂,別鼻口,你把鼻孔堵死了我這還賭著嘴呢,憋死了玩起來就沒意思了。」

「那我倆怎麼辦?」兩個民工很是無奈的說道。

「等我們都玩完了吧。」

「等你們玩完估計人都被玩死了,不行,一定要給我們留個地方。」

「好好,我們不玩死,不玩死,留給你倆玩死行不?」

兩個民工尋思了一下,看著渾身都是雞巴的張桃子,以及自己半硬不軟的雞巴,還是點了點頭。

等到眾人又輪完了兩輪,張桃子已經奄奄一息了,一群民工全部癱倒在地上,一個民工指著那兩個沒輪上的民工說道:「你倆去弄死她吧,我們看著,就當收尾節目了。」

兩個民工也不敢真的弄死,畢竟讓他們殺豬殺雞還可以,殺人還是不敢的,想了想,決定還是讓張桃子已經都無法被馬叉蟲操了,這樣才算是對馬叉蟲的報復。

兩個民工商量了一下,對眾人說道:「算了,餘興節目大家一起上吧。」

「怎麼上,我們都不行了。」

「我倆分開她的腿,你們輪流踢她的騷逼,踢爛為止!」

「好注意。」

於是兩個民工一人抱起張桃子一條光禿禿的美腿,一邊用雞巴蹭著美腿,一邊吸允舔舐著張桃子的臭腳,看著一群民工對著張桃子的騷逼一輪狂踢猛踹。

一個民工因為用力太猛,半個腳掌都踢進了張桃子爛逼裡,另外幾個民工一看還能達到這個地步,立刻當仁不讓,更加用力的踹,更有甚者,把整只腳都踹進了張桃子的爛逼裡,張桃子光滑的小腹上甚至還能看到腳趾的輪廓。

一個民工覺得踢的不過癮,走到張桃子的身邊,對著張桃子的一對大奶子也是一頓又踩又踹,愣是將張桃子的乳頭踩出了混雜著紅色的血液奶水。

等大家都踢累了,走開一看,張桃子的騷逼果然已經成了爛逼,陰唇就跟破布一樣,陰阜都踢的腫的跟塊饅頭似得,而張桃子本人,早已翻著白眼,在地上不停的抽出,眼看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