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的姐姐最好

我十八歲的那年,強姦了我的美麗溫柔的親姐姐,自此展開了我和姐姐的如火如荼的姐弟性愛。但與其說是強姦,不如說是姐姐半推半就的讓我得逞,而最終成了雙方自願的「和姦」

。此後則更是男歡女愛、乾柴烈火的姐弟相姦,儘情享受壯男少女的性歡暢。那年我唸高三,我是個走讀的學生。十八歲的我,因想考上重點大學,學習得十分的緊張辛苦,每天壓力都很大,但又實在是無處發泄。姐姐這正是雙十年華,健美又漂亮。姐姐從來就一直十分疼我,見到我這樣緊張有壓力,作為護士的姐姐便開始幫我的忙了。六月的夏天,天很熱。姐姐每天傍晚都會給我按摩,並且護理照料,生怕我有不舒服的地方。就這樣:令我平生第一次最最興奮的事情終於出現了。六月中的一天晚上,我剛考完試,感覺考的很好,回到家告訴了姐姐,姐姐聽了很為我高興。接著,姐姐像往常一樣,為我按摩背部、頸部和腿部,我處在享受之中。大約三十分鐘後,姐姐好像有點累了。「姐姐,你歇一會吧!我來幫你按摩一下吧!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你一直為我服務,現在皆是我為你服務的時候了!」

說著,我把姐姐的手拿開,在姐姐可能拒絕之前,我兩手已抓住她的肩膀,然後用力的按摩起來,由於時值夏天,氣溫很高,姐姐渾身都有點出汗,發出一種淡淡的、特殊的、誘人性感的、似香非香的氣味。按摩從她潮濕且柔嫩的肩膀開始,到達如瓷如玉的晰白脖子上,然後降落到她那兩隻如白藕般的細長粉嫩的手臂上,姐姐畢竟是個護士,對於我的按摩還是接受了。她閉上眼睛,任由我在她身上按摩。「姐姐!怎麼樣!很舒服吧!」

我邊問,邊按摩著她。「是,是啊!很舒服,好棒啊!」

姐姐有點不自然的回答著。我能觸摸著這樣的一個女人,美麗、豐滿、而又性感的姐姐,我打從心裡高興的笑起來。我有些興奮的問:「姐姐,我給你來個依次全方位的按摩,好嗎?」

按摩時,我在姐披散著頭髮的粉紅色脖子上吐著熱氣,溫暖的熱氣一下子碰觸到她,一下子又離開她,這微妙的接觸,很可能攪亂了姐的神經。「哼,是,是嗎?...姐姐等著...你的按摩」

姐姐吞吞吐吐的回答我。「姐姐,趴下來嘛!」

我對姐姐小聲的說:「好方便我為你按摩。」

「趴下來?不行啦!」

姐姐回答說。「怕甚麼!」

我鼓勵姐姐說:「我僅僅是替姐姐按摩而已!」

姐姐猶豫了一下,假裝很輕鬆的樣子,橫趴在我的床上,兩手重疊托住下巴。我開始按摩起來,從姐姐的背後開始。漸漸的我聽到了姐姐的不規則的喘氣聲。「感覺如何!姐姐?」

我邊按摩邊問道。「很舒服,唉,拜託你了!」

姐姐一副很舒服的樣子回答我。終於,我按摩到了姐姐的屁股上。這是我的第一次接觸到女人圓翹翹的屁股,我的陰莖一下就充起血來。我掀開姐姐的超級短裙,看到一條乳白色、小之又小的棉質比基尼三角內褲,緊緊的勒陷在姐姐兩片雪白的肥臀中間的股縫中,姐姐的整個光溜、肥大、渾圓、後突的屁股都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眼前!我的陰莖硬的更厲害了,頂在我的小內褲上,疼的我直咬牙。我左手逆時針,右手順時針的,用力的揉弄姐姐的雪白粉嫩的美臀。姐姐故裝鎮靜的對我說:「弟弟,你輕一點!」

而這個時候,我的陰莖也早已經從內褲的護鳥布的一側頂了出來,把褲衩頂了老高。我不理姐姐的吩咐,仍是著力的按摩撫弄,姐姐的鼻孔已經張大了,呼吸漸漸加急,也似乎越來越興奮。不大一會兒的工夫,姐姐雪白的屁股已讓我揉的通紅了。

突然,我情不自禁的,將手滑進了姐姐的大腿根內側,撫摸按揉起來,姐姐如同被電擊般的整個身體僵硬起來,但,姐姐沒有表示異議,還是假裝享受著,臉也不由的紅暈起來。

接著,沒有徵詢姐姐同意,我大膽的把姐姐翻了過來,讓她仰躺著。我鼓起勇氣,將她的雙腿大大的分了開來。小內褲勉強的蓋住了姐姐的陰戶,但小腹下大腿間的陰阜明顯的聳突墳出,小內褲緊裹下的鼓漲大陰唇輪廓,和唇間的裂縫,都清晰可辨。這時姐姐發出大口大口的喘息聲,我本以為姐姐會發怒我的大膽放肆,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姐姐竟十分合作的任我分開大腿,上體後仰,咬緊嘴唇,斷續的呻吟起來。沒有責備我,那就是允許我的行為!於是我便更大膽的來回撫摸姐姐的大腿、小腹﹙避開陰戶﹚、全身的肌膚。

手指頭偶而故意從姐姐的腹部上昇,有意無意的碰觸她的豐滿的乳房。漸漸的,我的手指開始溫柔的撫摸姐姐圓突乳峰下方的斜坡...然後找到乳罩邊的空隙,手指潛入罩杯中,並且摸逐了起來。乳房灼熱柔嫩有彈性,乳頭則是聳立著,姐不由的發出喘息聲!但是卻又盡量的咬緊牙根,不讓聲音從牙縫中泄漏出來,「弟.弟弟..那個部位不用按摩..謝謝你!」

姐姐不情願的說著。「姐姐,別客氣了!你為我按摩了那麼多天,都不說累,我這才替妳按摩了一會兒,又算的了甚麼呢?」

我忍著陰莖被束縛的難受的痛苦對姐姐說。同時,我的手掌則已完完全全的撫蓋上她的胸部了...我見姐姐不反對,乾脆掀開了她的胸罩,手掌大膽的按揉著姐姐那既白嫩又富彈性的乳球,那感覺真好。「不,不行啦!.快住手啦!弟弟!..不可以這樣..這不是按摩..不用按摩了..」

姐姐有點驚慌的起身對我說。我抱住已經起身想要馬上逃開的姐姐,不讓她逃走,仍把她按倒仰臥在床上,一邊仍用力揉弄她的柔滑敏感的乳峰....。姐姐發出呻吟聲:「啊..啊..不要這樣..不可以..說好只是按摩..這樣不行啦!..」

姐姐淫蕩的叫著。「姐姐,我只按摩你的乳房,有什麼不可以呢?」

我假裝有些惱怒的說。「不,還是不行啦!弟弟,你不能這樣...按摸姐姐的胸部...」

姐姐討價還價的說。「姐姐,我保証你,其他的部位我絕對不會碰觸!」

我雙手按在姐姐的尖梃乳房上,作圓周運動似的撫捏按摩著。姐姐真禁得住玩弄,讓我撫摸挑逗了這麼長的時間,居然還沒有開口要我幹她。「不行,我得想點新辦法來玩姐姐!也許剛才我用的方式,早已被姐姐的男朋友試了上百次了!」

我心裡想著。立刻,我開始轉向姐姐的下半身,我將姐姐的黑色短裙向上一擼,只見小內褲已扭成了一條狹窄的三角布帶,三角帶深深的勒陷在姐姐的陰戶當中的裂縫中,聳突的陰阜已裸露了出來,阜上有一小蕞稀淺的絨毛,三角帶兩旁暴露出了兩塊漲卜卜、肥白無毛的大陰唇。在這激動萬分的時刻,一個念頭出現在了我的腦子中。我用力將姐姐的兩條白嫩的大腿向兩邊一辟!「啊!姐姐大腿的柔韌性真好!」

我不由的暗自稱贊好。姐姐的大腿竟然被我大大的劈開,我極度的興奮,我幾乎要失去了理智,但我還是忍了下來。我試著盡力掰開、擡高姐姐的白嫩無瑕的修長大腿。姐姐的大腿被我越掰越張開,幾乎超過了一百八十度!「啊!疼!好疼啊!」

姐姐也疼的尖叫了起來。這時我發覺,姐姐的兩片大陰唇竟大大的左右分張開了,三角褲,不,是「三角帶」

,也被拉歪了位置,姐的整隻陰戶已完全裸露了出來,在因充血而分開的大陰唇肉縫中,可清楚的看到姐姐那誘人的雞冠狀的小花蒂(陰核)。看到這麼性感刺激的景色,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我迅速的扯去姐姐的內褲,掏出陰莖,一個霸王硬插花,我的一厘米長的粗大陰莖就逕直刺入姐姐的陰道....。姐姐尖叫了一聲:「啊!弟弟,你要幹什磨?!我是你的親姐姐呀!」

沒有等姐姐說完,我的大半截生殖器已經刺進了姐姐溫潤緊密的陰道,我立刻聳動屁股,開始抽插起來!姐姐見我不停的攻擊,就本能的掙紮扭躲。姐姐仰臥在床上,我用雙手抓住姐姐的白嫩的胳膊,不讓她反抗,我的下身進入姐的大腿間,大半條陰莖已深入她的陰道,我用力的抽插著她,姐姐妄想要掙紮擺脫我。不消片刻,我已全根盡入,龜頭頂到姐姐花心底的一團軟肉,不能再向前了。

姐姐試圖左右掙紮晃動,而我就隨著她的晃動,不稍停的幹著她。姐姐的反抗不但無濟於事,反而增加了我的這第一次亂倫的挑逗刺激!她的陰戶左右扭動,我的陰莖也便跟蹤追擊,不停的抽插,成了美妙的花式性交!受到我十八厘米長的又粗又硬的雞巴的衝擊,姐姐掙紮的更加厲害,我覺得有一股液體自姐姐的陰門溢出,定睛一看,原來是姐姐的被我搗破的處女膜的處女落紅鮮血!姐姐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但可能是害怕被鄰居聽到,姐姐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嗚!,嗚,!嗚,!嗚!,嗚!嗯,嗯,嗯,嗯,嗯..弟弟,快饒了姐姐吧!..,」

姐姐苦苦的哀求。也許我是個虐待狂,我十分的喜歡聽女人被我蹂躪的叫床聲。姐姐越是哀求,我就幹的越來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姐姐發出了聽在我耳中令我消魂蝕骨的、美妙的呻吟。漸漸的。姐姐的反抗越來越弱。她終於停止了反抗。而且還聳動陰戶,配合我的抽送。她陰戶中充滿了黏黏的蜜汁,抽插時發出悅耳的「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

的性媾聲音。我一面姦淫姐姐的陰戶,雙手也沒閒著,不停的撫摸姐姐的大、乳峰、和全身的曲線,還不時撥弄她肉縫中的陰蒂。姐姐口中不住的呻吟,閉著眼,一任我姿意姦淫。大約廿來分鐘後,突然,姐姐的陰道一陣強烈的痙攣,我感到一大股溫熱的沾液澆淋到我的龜頭上,而姐姐此時便軟綿綿的昏死在床上,我想姐姐可能是受刺激過度了。

是我太粗魯了嗎?畢竟,她還是處女啊!...看著姐姐暈去的樣子,我雖有些擔心害怕,但我相信如此健美的姐姐,是絕對不會被我姦死的吧....但我還是停了下來,停止了對她的蹂躪,抽出了我還沒有射精的硬幫幫的粗壯陰莖。

啊!我的陰莖比原來粗了一圈,再仔細一看,天哪,該不是我的陰莖腫了吧!?哼!第一次幹女人就腫了,我有些不服氣!哼!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就幹到底!(後來才知道那不是腫了,而是幹得十分性奮時的現象,幹得舒暢性奮時,陰莖會變得份外長大粗壯。)

既然姐姐已經昏了過去,我就必須再把姐姐操活!我再度將雞巴插入姐姐那美妙滑膩的小肉洞,慢慢的抽插起來。那姦淫睡美人的滋味真好,真美妙,爽得難以形容!我十分想痛快的在姐姐的陰戶中射精,雞巴硬翹翹的,被姐姐的小肉洞的陰肉緊緊的包裹住,只覺得爽滑透頂,越抽插越舒暢,但就是沒有要射出的感覺。我時而九淺一深的輕抽慢送,時而緊鑼密鼓的盡力狂姦。姐姐漸漸的自昏死中醒轉,口中又開始「嗯,嗯,嗯嗯,嗯..」

的呻吟..話說到現在,已經是五十分鐘以後了。儘情蹂躪過姐姐的陰戶,我又想嚐試姐姐的後庭:大龜頭蘸了姐姐陰戶流出的淫汁,溫柔的、小心的擠進姐姐的未經開鑿的菊花小眼裡。

我緩慢的前後來回的活塞式的幹姐姐的肛門,真的緊湊的不得了,但不久姐姐的肛門油也開始大量的湧出,我沈浸在操我姐姐的歡快之中。突然,姐姐的肛門一緊,我也是無法再忍受這種刺激了,龜頭感到一陣出奇的酸癢,一大股精液噴射入了姐的體內。我拔出了雞巴,雖然洩了一次,但雞巴仍然硬翹著,心中也仍是淫興勃勃的,好想再狠狠的姦姐姐一次。這次該射在姐姐陰戶花心裡,那才算是我真的完全佔有了姐姐的美女肉體。

姐姐終於睜開了眼,滿臉通紅的看著我。

開始時我不敢和她的目光相對。但轉而一想,幹都幹了,怎能逃避呢?而逃避並不是辦法!我便對姐姐擡起了頭,和她的目光相遇。我想這下慘了,我是無法解釋了,我不做聲,硬著頭皮,只等著姐姐發落。令我大吃一驚的場面出現了。姐姐沒有如我預期的大哭大鬧,或是痛恨的譴責我強姦了她,奪去了她的保持了廿年的寶貴處女貞操。她用纖手將她肥嫩的陰瓣掰開來,說:「弟,還有力再幹姐姐一次嗎?」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