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物語

出差約有半年了,終於回家了。心中的性飢渴非同尋常,想肏老婆的嚮往已有一百八十多天了呀,正值虎狼之年我怎能忍受得了呀,只不知我那驕妻是如何度過的?要知道,她的性慾一點也不比我差,她比我小三歲,應比我強才對呀,心裡感覺到真是對不住她,這次一定要好好疼疼她,補償她,讓她好好享受身為人妻的快樂與滿足!!!

我家住五樓,家中只有老婆一人住,三室一廳,現代化的家具,顯示出我們的生活還算可以吧,近半年我還是寄回不少錢給她花,因為她上班工資太少了。況且還要她女人們所需要的一切呀……  回家天已經黑了,我從樓下看到家中的客廳有微弱的燈光,知道老婆在家,很是興奮,直想撲上前去,好好地插她一場,彷彿見著老婆那人見人愛、玲瓏誘人的魔鬼身材……下體自然翹立起來……  我想給老婆一個意外的驚喜,沒有按門鈴,直接用鑰匙靜悄悄地打開防盜門後,又悄無聲息地打開裡門,從門縫裡向裡一瞧,並無老婆阿晶的身影,唉…?老婆不在客廳呀,那她肯定是在……我滿心狐疑地躡手躡腳走進客廳。

可是我向四週一看並無老婆的行蹤。各室都敞著門,確實無人在家,她會去哪裡?我一看時鐘,已經快晚上十一點了,都這麼晚了,能去哪了,回娘家了?可能是,她怕有小偷,所以就開著小燈的,我心想。算了,也不給她打電話了,我也累了,就早早回屋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起來後先撥了個電話給嶽母家,我問阿晶是否在那兒,她回說不在。「什麼!?」我一聽就傻了。放下電話後思前想後,得不出個所以然,我便出門逛街去了,中午在酒館裡湊合了一頓,到了晚上才懶懶地返回家中,可老婆還是未回來。

我只好拿出遙控器,先看一下成人鎖碼台,自己解決一下吧,老婆一時也指望不上了。打開一看,馬上就要放映一部名為「年輕少婦的激情物語」,哇靠,真帶勁!好好看看,過一把癮再說。

雖為鎖碼台,但放映的卻往往是賓館中偷拍的段子,遠近、大特寫及聲效均有,因為偷拍的攝像機是帶遙控的,很爽!電視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賓館房間的鏡頭,這時門開了,進來一對男女,一關上門,兩人就開始擁吻,男的穿得西裝革履,女的穿的是一身白色套裙,我發覺與我老婆阿晶的套裙是一樣的,看來我老婆還挺有眼光,是此時比較流行的白色套裙。

接著,這一對男女便吻便互相撫摸對方,便吻便互相脫對方的衣服。直看得我小弟弟一柱擎天,由於是偷拍的,臉還看不清楚,但動作很清楚的。只聽到親嘴的「呱唧呱唧」,和兩人氣喘籲籲聲音,以及「蟋蟋嗦嗦」的脫衣聲。

不一會兒,兩人已是赤身相見,只見那女的身材錯落有致,該凸的地方一點也不含糊,該細的地方就是他媽的細,一雙白白的修長的美腿,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苗條又不失豐滿,年級約有三十出頭吧,一對乳房又大又白特惹人憐。

再一看那男的,身高約有一米七多,年齡大約在五十多歲吧,粗獷健壯,幾乎是將那女人抱起來親…,但見那女的也不含糊,「囈嚀」一聲,雙手摟著男人的脖子,兩腳一蹬,一雙修長的玉腿立馬纏住了男人的粗腰。

好一對癡情的男女,好一場曠世戀情,妙哉……鎖碼台,我饒是興奮地想,一邊用手撫弄著自己的小弟弟。

這時,畫面上來了個立體圖像,只覺得好像鏡頭在圍著他兩人轉,實際上是房間裡安裝了好幾個攝像機,最後剪輯而成的。一會兒,我看到了女人的性感的大白屁股,一會兒看到了男人強勁的後腰。

他們在激烈地熱吻和撫摸,只聽那女的說「快點……快……,我要……我要你的…」還未說完就被男人用嘴堵上了。我忽然覺得女人的聲音有點耳熟,接著我被劇情的發展吸住了,沒在意其它東西。

只見那男的將女的往豪華雙人床一扔,女人「呀」地一聲,我又一愣,我還未看清女人的面部,那男人就一個魚躍,猛撲到女人身上。女主人公兩腿主動打開,雙手緊抓著床單,氣喘籲籲。

接下來,男主人公一手摸她的大乳房,一手探到女的下體,口也不閒著,「呱唧呱唧」吃著另一隻乳房,只聽那女的,哼哼唧唧地不停地呻吟,倒是與一般的A片沒有什麼大的差別,雖然有些耳熟,但女人此時的叫聲可能都差不多吧。

緊接著,好戲開場了,男主人公不客氣地擡起後腰,都不用手引導,只聽到「噗茲」一聲,他的粗大肉棒已順利地插入到女主人公的陰道中,女人高興地「噢」了一聲。

看到畫面上男人進進出出和上上下下的賣力的干,聽著女的「哦……哦……喲……喲……」我興奮地提前射了……,簡直太爽了。

一會兒,畫面拉近了,看到男人的結實的背影,和女人纏在男人腰上的修長玉腿,「囈」這女的大腿處怎麼也有一塊粉紅的胎記呀,我的心格登一沈,有點迷糊了,我老婆不是就有一塊嗎?我又一想,不可能,她不會幹對不起我的事,再說別的女人也可以有呀,我心裡安慰自己。

我想看一下女人的臉,正好被男人給擋住了,因為他正在賣力地肏她,嘴巴也不閒著,緊緊地堵著她的嘴,只聽到她「唔……嗚……噢……」地叫,同時也賣力地扭動著腰肢,雙手也是緊緊地摟著男的,可以看到她的兩個白又大的乳房被男的壓得扁扁的,一頭漆黑的長發,隨著頭的擺動而愈發零亂,甚至於已蓋住了她的臉。

不是A片,卻勝過A片,我想,可真是沒有白花錢呀……  自從花錢設了這個鎖碼台後,我多半是自我解決自己的性問題,很少觸及老婆了。再加上出差半年來,未曾有過性生活,本來就很壓抑,今天正好發洩。

過了一會兒,只見那女的已翻身騎在了男人的身上,從後看,只見那女的雙手向前摁著男人的胸部,男人的一雙大手則摟著女的24W的細腰,女的一上一下地開始套弄男的生殖器。

一個特寫近拍在畫面上顯現出來,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的粗又黑亮的陰莖,正被女的帶紅又帶點白液的大陰唇包著,進進出出。不斷地傳出「噗唧……噗唧……」的聲音,「哇……好爽呀……你真是我的好老公……」女主人公嗚嚥著說,接著又加快了上下套動。此時的畫面上一白一黑形成鮮明對比,給人以強烈的肉體震憾。

接著,鏡頭轉向了側面,只見那女的一對又白又大的乳房,上上下下地在拚命地顫抖,好像特領會女主人公的意圖似的隨著女主人公的上下動作而搖擺不定,真正的淫蕩婦人呀……她的烏黑的長發這時更顯飄逸,前摔後擺,上下飛揚……只看得我下體再度膨脹,真他媽的爽……過癮……  慢慢地,鏡頭轉到了正面,只見男的已把雙手的重心轉移到了女人抖動的豐滿的乳房上,不停地來回撫摸,直教女主人公的乳頭變得又紅又翹,同時,他的下體還配合著上面女主人公的動作上下奉送,直幹得女主人公「啊啊……呀……呀……噢……噢……好老公……你好棒呀……」不斷浪叫聲。

這不是我老婆阿晶的聲音嗎?我的眼睛都瞪綠了……天啊……這是真的嗎?

這時鏡頭拉近,正好女主人公高興地往後摔頭,頭髮被摔到了後面,我可以看到她的臉了,但由於房間的燈不是太亮,我只覺得有點臉熟,還是不敢確定她是否就是我老婆,因為女主人公一直在激烈地上下聳動著,眼睛也閉著。況且,男主人公此時正好擡起頭來,用嘴含住女主人公的顫動的乳房,令女主人公興奮地頭向後仰,使我想看清的願望再一次泡湯。

「老公……快快……我快不行了……噢……好老公……」只聽到女主人公邊喘邊嚷道,由於是偷拍,攝像機都是在角落裡,所以聲音不是很清楚,但還是覺得耳熟,畫面上氣氛很具有感染力。

這時男主人公終於開口講話「噢……曉梅……你真棒……簡直讓我爽死了……噢……噢……我也要不行了……」說完又是一陣猛烈地衝鋒。我一聽「曉梅」心中又是一格登,這不是我老婆的小名嗎?怎麼這麼巧呀……  只見畫面上,男女主人公均同時達到了高潮,男主人公揚起身子,同女主人公緊緊地摟抱在一起,雙方下體一股一股地洩了。接著男女主人公雙雙軟倒在雙人床上,緊緊地相擁著,不肯分開,四肢交錯糾纏,嘴對嘴熱吻著,鏡頭拉近,看得見女主人公的陰道正緩緩流出大量白白的精液……  靜靜地過了五分鐘,只見女主人公調過頭,由於她頭髮長,根本看不清臉。她用手扶起軟下來的大肉棒,一張玉口,將它含了進去,上上下下地套弄起來。

只一會兒,肉棒就昂首起立。男主人公一見女主人公的性感的白屁股正在眼前,也用嘴吃起她的陰蒂來……這一來女主人公可受不了了,「噢噢」「直叫……一下子就軟得趴到了床上,也顧不得吃男主人公的肉棒了。

男主人公可來了精神,爬了起來,兩手提起她的性感白屁股,只聽女主人公:「啊……」的一聲,原來肉棒已重新插入,從鏡頭看來,正好是側面,真像兩隻狗在交配……「啪啪啪……」肉棒在衝擊著……女主人公的兩隻大乳房前後地晃著……秀髮已蓋住了她的頭和臉,可能是頭髮也有點礙她的事,她很瀟灑地用右手把前額的頭髮向兩邊分了分,由於鏡頭太遠,我還是未看清,這時鏡頭慢慢拉近,女主人公的臉慢慢放大……  正看的紅眼時刻,停電了……媽的……我罵了一句……又過了十五分鐘,來電了……可是片子剛剛完……  只見女主角早已軟軟地趴在了大雙人床上,而男主角則疊在女主角的背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粗黑的陰莖依然插在女主角的陰道中,久久不分開,男主角少說也有90公斤,女主角竟然忍受得了,看來比我老婆強多了,每次我在她身上,她都說太壓得慌,完事就讓我下來。還是人家老婆好呀,只可惜未看清這嬌美少婦的臉蛋兒呀,我恨恨地想。

最後,我發現片底打有日期和時間:2001年5月24日23:59,結尾語:午夜酣鬥美嬌娘,你上我下誰家婦!?

好像正是我出差在外的日期呀……我百思不得其解……也有點乏,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沈沈地睡著了。

睡夢中,我夢見片中女主人公已從畫面中走了下來,輕吻著我的臉,心裡一陣興奮……,伸手就去抱她,這一抱竟然醒了,抱著卻是自己的老婆阿晶。

「回來了,老公,我好想你呀……」老婆邊親邊說。我這時已基本醒了,生氣地問她:「你昨天晚上去哪了?」「噢,是這麼回事,我跟我們經理到常州出差去了,這不今晚剛趕回來嗎?」老婆笑著回答。

「你們單位共幾個人去的,什麼時候去的?」我不停地問。「唉呀,老公……人家不是說了嗎?還問這麼細作啥呀?」老婆應對自如,我也不好多問下去,免得傷了夫妻感情。

到了床上,老婆開始摸我,可我卻是一厥不振,令她很是掃興。翻過身去,不再理我,一夜無話。

第二天,老婆又急急忙忙上班去,由於她的單位離家太遠,她要騎單車一個多小時才能趕到單位。在她未到之前,我撥了個電話給她單位的一個叫小劉的朋友,想問一下老婆最近的情況,他是我的老朋友了。

他原來是老總的司機,沒想到這小子混得不錯,不知為什麼最近向上爬得很快,現在居然當上了辦公室副主任,他與我老婆也很熟的,平時打個趣了……你打我追的什麼也不打緊,從來未因為這個臉紅過,而老婆也好像樂意與他打鬧玩耍。

撥完號後,「喟,您好!請問您找誰?」一陣熟悉的女聲從電話那端傳了過來,是老婆的聲音……我嚇得趕緊放下電話,心想:才半個小時不到,她怎麼這麼快就到單位了?!

不對呀,就是換了我也不可能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那兒呀,真是見鬼了…?

我們單位一般出差回來都有幾天的休假,所以我這幾天也無事可做,就坐到電腦桌旁,上網聊天算了。

打開電腦後,桌面上彈出QQ登錄對話框,號碼不是我的,而是我老婆的,可是我沒有密碼,也進不去,乾著急沒撤呀。算了,先找個老友聊聊再說吧。我進了自己的QQ中,發現網上有一個本市的網友他正在上面就與他打招呼,而他也是阿晶的初中同學,大家都是朋友,也無話不說。

我就問他如何進到別人的QQ中去,他笑了,輸入到「你想當克格勃呀,這很簡單,但只能看到他們的聊天記錄。」我回到「那也行呀」,他回覆「到網站中下載一個QQ潛入者軟件。」

我依法下載,按說明操作,只十來分鐘,我就潛入了老婆的QQ聊天記錄中了。打開一看,哇塞,聊天記錄還真不少呀……但老婆的網友原來才五六個,看名字我一個也不曉得,只是一個個的符號。

從頭看吧,我點開第一個網友的記錄,只見上面有不少秘密呢。我特別留意五月二十幾號的聊天記錄,發現了問題所在。原來,老婆在我出差期間,經常與這叫領導:的網友交住甚密,甚至連稱呼都是「親愛的」之類的,真不怕肉麻。

我老婆QQ名叫云兒"""下面是我下載下來的聊天記錄:

領導:親愛的……你在網上嗎?我都快想死你了……有空嗎?今晚……771……:)))5- 23 20:20  云兒""" 在呀,親愛的……我也很想你呀……今天不行,要不,明天晚上我有空,反正我老公這十多天是回不來的……呵呵……771  521……:)))5- 23 20:21  領導:好吧,明天老地方,我們就在大酒店408吧,如何呀寶貝……5-23 20:23  云兒"對了,你能給你那老——太太請下假來嗎?5- 23 20:26  領導:嘿,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才懶得管我呢?我都快兩年沒動她了……她哪比得上美人你呀……呵呵……5- 23 20:30  云兒"""別光會貧嘴了……可你也沒少給她買禮物呀……5-2320:33  領導:嚇,你吃醋了……呵呵……明天晚上我一定好好補償和犒勞一下你的……一定……包你滿意,準勝過你那小又矬的老公……5- 23 20:37  云兒""" 別瞎說,我老公對我可好了……只是……不說了……5- 23 20:40  領導:哼,我才不信呢,你這麼豐滿性感,又比你老公高,說死我也不相信他能滿足你的胃口……哈哈……哼,除了像我這樣的男人,他是根本滿足不了你的……對吧。寶貝……5- 23 20:43  云兒""" 當然,他還是不能同你比呀……你的傢夥雖老猶鋒……真個是老當益壯呀……我選擇我喜歡……嘻嘻……5- 23 20:46  領導:這麼著吧,明天晚上你先去,千萬別讓熟人看到喲……記住了,帶上你的墨鏡……我要好好收拾收拾你,讓你知道薑還是老的辣……哈哈……流水水了吧5- 23 20:50  云兒""" 你真壞……嘻嘻……看我明天晚上怎麼收拾你,不讓你難看才怪了……哼……5- 23 20:52  領導:到時候你就明白誰是領導了……哈哈……5-2320:55  云兒"""我要讓你以後見到我就怕我……嘻嘻……5-2320:57  領導:好了,親愛的,就聊到這兒吧,我要早點休息,好養足精神對付你這個小妖精……哈哈……5- 23 21:03  云兒""" 好吧……我也有點困了,記得明天早上開車來接我呀……我可不想再騎什麼破單車了……吻你……5- 23 21:08  領導:886,521,771……明天我會帶給你另外一個驚喜的……相信我,沒錯的……:)))5- 23 21:12  云兒""" 521,771,886……:)))一言為定……5- 23 21:14  看到這兒,我大吃一驚,不會吧,老婆在我的印象中可是個賢妻良婦呀。是不是老婆受不了活寡呀,像她才三十剛出頭,正值女人性慾高峰,難道……?可她實在太漂亮了,太有氣質了,眼光也很高的,很少會看上誰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沒錯的。

可是這個領導到底是誰呀?阿晶的單位我未去過,除了幾個要好的朋友外,一個領導也不認識。這個領導還有車,對了,能開車來往自由的人能有幾個?這樣一想,我心裡一下開敞起來:肯定是她單位的某個老總啦。

難怪今天早上這麼快就到了單位上了呢,原來背景挺複雜的呀。但我又想,也不能僅憑QQ中的幾句聊天就定她的罪吧,我得想法去落實一下。

下午飯後,我騎單車來到本市的唯一一家豪華大酒店,找到前台,正好是我的前任女友阿娟在當班,我喜出望外,忙上前打招呼,「唉,好久不見了,娟……」

她擡頭一看,「我當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怎麼想起來看我呀……?是不是嫂夫人又得罪你了呀……」

「想你吧……」我說。

「去……,誰用你想……」她笑道。

「是這樣,我想查一下是否有熟人在五月二十四日晚上在這住宿過?你能幫我嗎?」我問道。

「小菜一碟,誰讓我們曾經一場來著……」阿娟笑盈盈地說。

「你給我查一下市電力公司的領導有沒有在這天住過?」我問道。

「噢,那天我不當班,不過我可以給你查一下,請坐,喝點什麼?」娟說。

我坐下說道「來杯冷飲吧,正好消消火……」

阿娟也是個相當漂亮而有氣質的女孩,身高與我老婆不相上下,在大街上如果不仔細看,任誰都會把她倆看成是雙胞胎的,她倆主要是眼睛有點差異,阿娟眼比阿晶要大點,由於她倆是老鄉,口音都很難辨別的。

當然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娶阿晶的原因,我要找回阿娟的影子。但她要比我老婆小兩歲,當時我追她時,幾乎到手,天知道又殺出個什麼田剛來,他身高一米八二,比我快高一頭了,又是搞電子、攝影專家,也比我有錢有勢力的,至今我也不明白他是怎麼上手的。

阿娟打開電腦檔案,調出五月二十四日的當班記錄,一搜索,居然沒有,我就開始納悶了,QQ中的話是鬧著玩的嗎?

阿娟拍了拍我的腦袋:「阿東,你最近好像變瘦了呀!嫂子也太不關心你了……要是我……」她沒有再說下去,眼裡散發著一種憐愛的眼神。

「誰讓你當初變卦來著?!」我親了她額頭一下,笑著說道。但發現她的眼神中閃過一種無奈,只好告別。

我懷著懸念,邁著沈重的步伐回到家中,一點也提不起精神來。心裡有負擔當然無神了。

經過幾天的苦思冥想,還是等明天求助於老朋友較妥呀。

有一天,阿晶打電話回來,說單位領導要她一起跟客人談生意,要晚回來,晚飯也不回來吃了,叫我自己先睡,不用等她的門,我頓時心生疑竇:哪有人打工這麼賣力的?況且談生意亦甭談得這麼夜呀!我裝作沒事一般,只是吩咐她一談完了便早些回家。

半夜裡聽到了開門聲,我倒在床上裝作蒙頭大睡,不曉得她回來。她輕輕放下手提包,拿著內衣褲就到浴室裡洗澡,我趁機偷偷檢視一下她手提包,看是否有任何值得令人懷疑的物品,發現一隻鑽戒,價格約在2萬元以上吧,我在銀行的所有存款也不夠呀,是誰給她買的?

當她上床時,我又詐作被吵醒,摟著她要求歡好,她也借明早大家都要上班為藉口而婉拒了。我對著她眉角生春的臉容,心裡的疑團越來越大:如果在以前,她對我的提議還求之不得呢!

乘她睡著了,我假意到廁所小解,鎖上門悄悄找著她今天穿過的內褲來檢視一番,誰知她早就將內褲泡在盆中的水裡,我提出來看了看,什麼也看不著,也聞不住著什麼味,看來好像也沒有什麼事呀。是不是我太多疑了呀?!

躺回床上,整夜都睡不著,腦袋裡想著QQ中的話,不禁想起來出差剛回來時在鎖碼台上看到的偷拍片中的女主角,有40″ 50% 看起來像阿晶,那讓人欲火噴漲的畫面,引人遐思的呻吟聲……特別是女主角的叫床聲音,特象阿晶的……想到這,我的下體立馬有了反應,肉棒高高聳立,一跳一跳的,因為這種事如果真的發生,對我來說簡直太刺激了……  慢慢地,我開始喜歡幻想,幻想真的有一個跟我分享老婆的男人,並幻想他是啥模樣,才能比我對她更有吸引?

頓時,我的腦海中浮現起一幅令人怒不可厥的畫面:阿晶赤裸地躺在床上,張開大腿,隨著壓在她身上男人的猛力抽插,而擺動款款腰肢在不停迎送,當那男人把精液射入她陰道時,她暢快得叫床連連,騷得把洩出的淫水將床單染得濕透……  經過一段時間的自我幻想,我竟能自己達到高潮……根本用不著老婆了……  幾天後的夜裡,我偶爾接到幾個陌生電話打來,但當我拿起「喂」一聲時,對方便回說對不起,撥錯了,一開始,我也沒覺得什麼不妥,可由於我經常幻想嬌妻被人玩,不免有所懷疑:她會不會在外面給我戴綠帽呢?!這種物慾橫流的年代,又是剛出三十的嬌妻!不行,我得暗地裡調查一番,才能安心。

我分析,老婆的通訊手段有兩個,就是通過電話和QQ互相聯繫的。QQ我已調查過了,一時還找不到可靠的證據。至於老婆用的是手提電話,要偷聽實在不容易。忽然想到,朋友王小明在學校裡是出名的無線電迷,有點小聰明,能將收音機改裝過後,可以跟另外的無線電發燒友互通訊息,是否亦可以用此方法,截聽到老婆手提電話的對話內容呢?

第二天一早,約了王小明喝早茶,我把心中的疑難向他傾訴,並向他求教破解方法。他說:「以我目前的技術,絕無問題,事實上也經常無意中截聽到許多手提電話的交談內容,但真要我監聽你老婆的通話,不單道德上說不過去,而且連她電話的波段也不知道,要從成千上萬的波段中篩選出來,比大海撈針還難。這樣吧,老同學一場,就姑且幫一幫你,你想個方法,用她的手提電話打給我,我就可憑此測到這具電話的波段,但此事千萬不可張揚出去。」

輕而易舉,我用老婆的手機給王小明打了個電話,很快搞定。為了便於竅聽,我讓他又給我連上了小錄音機,一旦有老婆的電話,可全部錄下來,沒必要天天守著聽的。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約有半個多月吧,電話都很正常,無可疑通話。我心裡不免有所失望。

一個月過去了,就在我剛想放棄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在查看結果時,錄音機播放出一個可疑電話:「喂,曉梅呀!好惦唸著你喔,今晚老地方見。」那男人的聲線有點粗放,但由於電波的干擾,夾雜著大量的沙沙聲,一下也認不出來,阿晶回答:「死鬼,是就早點喔,老公已出差回來了,上次被你纏得太夜,幾乎讓老公懷疑上了。」

王小明嘻嘻地對我說:「阿東,節哀順變好了,早知阿晶這麼容易上,讓給我總好過便宜街外人喔,肥水不流別人田嘛!」

我也沒好氣去響應他,只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王小明,你說,甚麼是老地方?難道眼巴巴的就讓綠帽子往頭上蓋下來?快幫我想想辦法吧!」

王小明沒正經地回答:「急甚麼?看來也不是第一趟了,今晚你打個電話給她,問問她在哪不就行了?」

真給他的嘻皮笑臉氣壞,我說:「別說笑了,講真的,只是知道有啥用?我要知道那男人是誰,最好能看到、聽到現場的情況,就沒得抵賴了。」

王小明聳了聳肩:「我能幫的就這麼多,你要裝偷聽器、偷窺鏡,不如去問問田剛。」

對!怎麼從沒想到呢!雖然田剛是我的前情敵,可礙於前女友阿娟的面子,也沒有與他怎麼著,再加上我也喜歡搞攝影,經常請教於他,時間一長,我們就成了好朋友。

田剛與我住同一個樓,但不在我這個單元,但與我家是相鄰的。他比我小兩歲,人長得五大三粗,可對電子與攝影等可是很精通的,幾年前結婚錄相還是他幫忙給錄的呢。

我和王小明一同來到田剛的家裡,將情況一一說給他聽,到此地步,也顧不上家醜外傳了。田剛拍拍胸口:「嘿嘿!捉姦?我最擅長了,保管你人贓並獲、圖片清晰!」我說:「我只是想你替我想法裝個攝像頭來監視老婆。其餘的,我自己來見招拆招行了。」

田剛聽完了說:「原來你只是想偷看家中的情況,那就簡單得多了!也甭裝甚麼偷聽器、偷窺鏡那麼麻煩,裝個小型數碼攝錄機就可以了,最多再替你加多個遙控器,可以將攝錄機的鏡頭做窄幅度擺動,加上原本的拉遠扯近功能,床上哪一個角落都逃不過你的眼睛。對了,還要不要替你拍些」戰地照片「?保證幅幅沙龍照,朋友一場,就打你個八折吧!」他竟跟我侃起了生意,真是奸商呀。

我好奇地問:「鏡頭也可擺動?高科技啊!」王小明跟著說:「十年前的」高科技「了。」

「可是,咱們到哪裡去監視呢?光有攝像機是不成的呀?」我問道。

大家一時呆了,都不知如何藏身才好的。

「有了!」田剛到是聰明一點,「從咱們兩家的牆上鑽一小孔,把線引過來不就得了,在我家看。」

「什麼?!」我表示不同意,因為我怕自家的秘密全讓這小子看去了呀。

「哪就另請高明吧?我就想到這法。」田剛看來有點生氣。我一想,這全是為了我的要求,何必得罪朋友,咬了咬牙地點了點頭。

很快,我們就接好了,因為我家的雙人床就在東側臥室,正挨著田剛家。

「接下來,就要給機會讓你老婆」引狼入室「,然後再……不過阿晶不是蠢女人,看來不會那麼輕易中計的。」王小明又提出問題。

田剛回答:「你放心,這種情形我見得不少了,一時給情慾沖昏頭腦,再精明的女人也會幹傻事。」

過了兩天,我假裝對阿晶說:「老婆,公司裡有點急事,派我上南方出差五天,但要你獨守空帷,真不願意,該想個甚麼藉口推掉才好。」阿晶說:「別傻了,去五天,又不是三四年,看你的冤氣樣!公事要緊嘛,臨回家前,記得打個電話回來,等我好預早熬定一個老湯給你補補。」

臨出門口,抱著老婆親親的時候,心裡想著:「我已經廣佈了線眼,你就好自為之吧!」。

出來後,我繞了一圏,直接去了田剛家,田剛的老婆正好請假回娘家了,幾天後才回來,我又把竊聽好手王小明叫來。中午的時候,大魚上釣了,阿晶在電話裡跟那個姦夫說:「嗨!領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老公出差上南方去了,要五天才回來呢,今晚來我家吧!甭偷偷摸摸再到外面開房了,太遠了,我不想往外跑了。你有甚麼混身解數,今晚都儘管抖出來好了。不過來時可要戴好墨鏡呀,別讓人看見。」

那男人樂不可支:「嘻嘻,天助我也,看我今晚不把我幹過痛快!好了,不見不散!」

淫賤的對話,把我氣得七竅生煙,幾乎把那收音機都砸碎了,王小明卻躲在一旁捂著嘴咭咭地偷笑,還落井下石:「哎呀!好精彩的對白,怎麼不講久些?就算講足一晚,我寧願不睡覺也陪他們聽足一夜!」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我們利用反光鏡看我家六單元門口的情況,留意著住宅樓門口的一切動靜。果然,不久就見到老婆一個人回家了,為什麼沒有姦夫呢?難道我聽錯了?

為了保險,我們又多盯了十多分鐘。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又來了一輛的士,一個高壯男人悄悄走進樓內,我想跟著下去看看,王小明卻拉住了我:「這個時候沖上去有甚麼用,好戲還早著呢,再過十分鐘咱們再開電視機吧。你先喝口酒,消消氣……呵呵呵」

我連喝了幾杯烈酒,氣倒沒消,頭卻有點暈了。過了十多分鐘,我實在等不及了,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接駁上攝錄機的電視,田剛也真細心,還一併接駁上錄像機,好讓我把現場情況一一偷錄下來。

畫面出來了,原來鏡頭藏在大床對面衣櫃頂的鞋盒裡,霎那間,慘不忍睹的場面出現在我們眼前,以前鎖碼台中看到的畫面,現在正像小電影般在電視機的屏幕上演:一進屋,兩人就開擁吻,接著是脫衣……真是[ 年輕少婦的激情物語] 的原裝回放,一絲不差。

一會兒,阿晶赤身裸體仰躺在床上,四肢像八爪魚般纏繞著那赤裸男人的身軀,他的屁股正像打樁機般上下移動,阿晶窄窄的陰戶正捱受著他強而有力一下接一下的抽插,烏黑的陰毛給洩出來的淫水漿成白濛濛一片,還有一些流到床單上,閃著反光。由於背著鏡頭,始終不知那男人是誰,只見到他聳動的屁股、時隱時現的陰莖、前晃後搖的陰囊……只是與片中長得一樣高大勇猛……  王小明的注意力卻不是那男人,他把弄著遙控器,將畫面拉近成性器官交媾的大特寫,只見阿晶嬌嫩的小陰唇此刻紅通通地形成環管狀,緊緊包裹著那沾滿淫水、出入不停的陰莖。

不知是畫面扯得太近,還是本來如此,那男人的陰莖也真粗,把阿晶的小屄撐得飽飽滿滿,密不透風。最令我痛心的是,阿晶這時竟上下挺動著屁股,順著他的抽插動作而迎迎送送。

電視機傳來令人臉熱的叫床聲,本來這種悅耳的樂韻只有我才可獨享,此刻卻分別傳進三個男人的耳朵裡:「啊!……啊……啊……嗯……嗯……嗯……老哥哥……你的粗雞巴……大雞巴……就快把我的小屄插爆了!……嗯……嗯……爽死我了!……嗯……嗯……我又要洩了……洩了……啊!啊!啊!……今晚我都要你這樣插著我啊!……嗯……嗯……」

田剛與王小明像在欣賞著一套精彩萬分的激情小電影,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目瞪口呆,好像那被肏得死去活來的不是朋友老婆,而是表演迫真的美豔小電影皇后。他把畫面晃來晃去,一會對準淫水淋漓的陰戶,一會又對準蕩漾不停的乳房,有時更對準中間被淌下的淫水流成一道白線上的屁眼。

再一看田剛與王小明的下面,天啊……整個兩個大包……媽的,讓這兩小子便宜……可沒他們我也做不到這一步,可能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價吧。

暈暈呼呼地,我耳濡目染地看著心愛的老婆,在不停地被第二個男人肆意姦淫,肺也幾乎給氣炸了,心跳氣速、汗流如麻、坐立不安。

但很奇怪,當面對著所有男人都沈醉在我老婆的誘人胴體上,被吸引得不能自拔的時候,心內那股不能解釋的奇妙感覺又開始冒升起來,而且越來越強烈。

比幻想要來得真實多了,我很享受這種感覺,下體象田剛與王小明一樣膨脹而起。看來,任何男人都逃不過她散發出來的魅力,被無形的引力牽扯著,就像太陽系的九大行星,轉來轉去,都始終擺脫不掉太陽的魔掌。

老婆的叫床聲越叫越大,男人抽送的頻率亦越來越快,畫面上只見他的陰莖鼓脹得有如一枝巨形火棒,努力地向陰道拉出挺進。好像嫌不過癮,他拔出了濕淋淋的大肉棒,「別……人家要……」阿晶正在興奮頭上,一下被抽走了寶貝,哪受得了呀……  還沒等她說完,男主角一雙有力的大手輕鬆地握住老婆的細腰,一下子就把她整個反了過來,變成一個象小狗的趴著的姿勢,又見男主角兩手一提,阿晶的性感白嫩的大屁股一下子就凸了起來。

「噢……啊……太好了……」「噗唧」一聲,大肉棒就不見了,哪去了……進了阿晶的淫穴了。

「就像鎖碼台一樣棒,真刺激呀……好!!!」田剛與王小明完全忘了他們是在幫我,竟在我面前叫起了好。

「啊啊啊啊啊……」阿晶在男主角的緊密衝擊下,下垂的雙乳前後不停地緊晃,秀髮早已蓋住了她的臉,只聽她呻吟不斷……看來她也快到高峰了……看得我的下體也慾火噴張……恨不得也上去幹上一陣才過癮呢。

鏡頭越來越近,肉棒與陰唇看得很清了,衝擊頻率很高……  只見此刻男主角的陰囊往上提了幾提,扯動著兩顆睪丸亦跟著跳躍幾下,整枝陰莖便深埋在陰戶裡面不斷抽搐,屁股縫一張一縮,兩團臀肉拚命顫抖,陰戶和陰莖的縫隙間冒出幾顆黃豆般大小的白色液體,越來越大,然後匯聚成一灘白漿,汨汨往下淌去……我知道,這場床上戲已經到了謝幕的時候了,那男人正將滾燙的精液無私地貢獻給我老婆,一股接一股地往深處輸送。

當兩人都精疲力盡緊抱在一起,靠在床背喘氣的時候,王小明把鏡頭拉遠,好看清楚這姦夫的嘴臉,然後就是進房捉姦的最佳時刻了。當那男人的臉孔佔滿整個電視機畫面時,我頓時呆若木雞,半晌也說不出話來。

原來那姦夫就是……就是……就是阿晶公司的老總——趙經理!還好我有一次見過阿晶公司的合影,所以正好能認出來,他都五十好幾的人,還有心誘姦人婦……  隨後,他倆的一段對話引起了我的興趣:「下次出差,我們到深圳玩玩吧……,聽說那裡特開放……」

「最好不過了,我就喜歡玩刺激的……」

「上次出差,你覺得我侍候的你還滿意吧?哈哈……」

「還說呢……人家的陰部都快腫了……哼……」

「要不說樣吧,天天在你家也太麻煩,明天晚上我們還是到老地方——大酒店的408房間吧,又寬敞,大床肏起來又有彈性……還可以一起來個鴛鴦浴,再帶上幾盤A片,邊看邊學嘛……嘿嘿……」

「好是好,我怕讓別人抓著把柄,讓我老公知道。」

「與以前一樣,我們用假名字……反正那裡的老闆是我哥們兒……沒事……」

「好吧……我明天一定要報仇雪恨……嘻嘻……唔……」

老婆又被她經理給堵上嘴親上了……接下來又是兩人的翻云覆雨,激情物語……  原先設定好的計劃統統打亂了,必須重新部署。我和田剛及王小明商量了好一會,終於想出一個妙計,要他自食其果,栽得心甘命抵。

可是轉念一想,不成,如果我真得找他的麻煩,老婆的工作就真泡湯了,要知道,當時阿晶找趙經理給她安排工作是多麼費勁呀,還送了不少錢呢……想到這,我又一次低下了頭,獨自強忍淚水入肚,誰讓咱有求於人呢。

這一下我可是全明白了,難怪我查不到證據呢,原來如此呀……想到此,我嘆了一口氣:唉……家門不幸呀,出些淫婦……我消沈地想到。

其實早在兩年前,阿晶去她單位找老總安排工作時,就被她的好色老總盯上了,只是苦於無隙可乘,但不知後來是怎麼得手的?

閒著無事,我打電話給阿晶單位辦公室副主任的小劉。

「嘿,小劉,晚上有空嗎?陪我喝酒吧,我好悶……」

「行,你老哥一句話,我敢不應……呵呵……我帶酒,你備菜……」小劉人很爽快,長得也很英俊。「要不這樣吧,我們到外面去吃,也省得自己動手了……」我不想他人加入便這樣說道。「不見不散……」小劉也挺高興地回道。

從晚上七點,我倆一直喝到十二點鐘,期間小劉就我的所有疑問,前前後後全都告訴了我,我心中的疑問全打開了……原來如此呀……!到了後來,由於心情不佳,再加上小劉拚命跟我碰杯,我的酒量又小,結果喝得酩酊大醉,只好由小劉扶我回家。

開門的是老婆阿晶,看來她已經睡了一會兒了,因為她只穿了件睡衣,裡面什麼也未穿,可睡衣卻跟未穿沒有什麼大的區別,因為那睡衣幾乎是透明的。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她的下體濃黑的陰毛以及驕人的雙峰。直看得小劉兩眼發直,張著嘴……  「呀,是小劉呀,你們怎麼喝這麼晚呀,還讓他喝這麼多,真是的……快扶他進來呀,還愣著作什麼。」她哪裡知道小劉的注意力全在了她的玉體上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