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的姐妹花

(一)

有一種女人人見人愛。

不是高雅的那種,會令男人仰之高不敢出手,也不是艷俗的那種,叫男人怕被胭脂粉粘住了甩不脫。

是那種把商店打折的時裝十分得體的穿在身上,嘻嘻哈哈地很少有算計別人的心腸,健康而有曲線美,很生動的漂亮著,總有那點小小的叫人不甚討厭的矯情,發點小脾氣也是秀色可餐的過眼煙雲的女人。

她們是地地道道的小家碧玉,那年齡也恰是不設防的年輕,這樣的女人最容易讓男人去朦朦地覬覦。

我的對面就坐著一對這樣的女人,從外表上看像是一對姐妹,不久這個想法就得到了證實。

隨著火車緩緩的啟動,站上的喧嘩聲漸漸的遠去,鬱悶和煩躁的氣氛籠罩著車廂,時間真難熬。

兩雙美麗的眼睛有些茫然的盯著車外,臉上掛著一絲的憂慮,看著使人心生憐意。

小姐,對不起,恕我冒昧,你們好像有心思。

我主動地跟她們瘩茬。

她倆有些驚異的回過頭了,齊聲道:啊,不,先生你誤會了,我們只是走了神。

開了個頭,一會兒便熟絡了,天南海北的侃了起來,她們果然是姐妹,而且都在市郊的一個集體企業上班,這一年來由於生孩子都在家呆著,丈夫的單位都不景氣,一年難發足工資,姐妹倆看這也不是辦法,便一起相約南下打工,說到打工時兩人的臉頰上都微微的泛起了紅暈,莫樣兒煞是可愛。

我剛結婚不久,對男女之事正是上癮之時,平時工作忙,全國各地到處跑,夫妻在家的時間很少,禁慾的厲害,看著她倆那嬌俏的模樣,實在是心癢難耐,下身不爭氣的搭起了帳篷,只好轉移話題,談起自己的事來,我剛上班一年,由於是學校畢業,一年後轉正就是中級職稱,這次去南方出差,考察同行廠家的一些設備。

江城真是火爐,雖然是秋天,可是天氣還十分熱,火車上更是悶熱,姐妹倆都是夏天的裝束,粉紅色的繡花襯衣和黑色的裙子,腿上是肉色的長襪,腳上穿著褐色的高跟鞋,兩人穿的一模一樣。

你們真漂亮,簡直就像一對雙胞胎。

我由衷的讚美道,可能是不習慣這樣直接的讚揚,姐妹倆的臉一下子都紅了,倆人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過了半響年紀大的一個才冒出一句:先生,你也挺瀟灑的。

我心裡暗暗好笑,這倆妞可真是嫩雛,一點事都莫不開,真是一對小家碧玉,一時間慾火又升了起來,人不風流枉少年,這年頭這樣的美妞到那去找,一定要弄上手,可是也沒想到什好的辦法,只好先胡聊一陣再說。

那姐姐說的不錯,我這人是標準個兒,1.77米不高不矮,人也長的還算耐看,在學校就十分喜歡鍛煉,身體很健壯。

黑色的西褲,雪白的襯衣加淺黑色的領帶,看上去還真瀟灑。

我叫秀芳,我妹妹叫秀絹。

聊了半天,姐姐才告訴我她們的姓名,她們高中畢業,工作是縫紉,別人裁好的料,她們用縫紉機縫,此外再也沒作過別的。

我看著她們道:你倆的勇氣實在可嘉,沒有什專業技能就敢去打工,我搞了一年的技術還不敢去,真令人佩服這股創勁。

倆人聽到這裡臉又是一紅,憂慮的神色浮現在臉上。

這樣吧,我那邊有些同學,我把地址和工作單位寫給你們,有需要可以去找他們。

我不斷的討好著,倆人連聲道謝,拿出紙來。

我一邊寫一邊道:我曾想去打工,所以瞭解些廠家招聘方法,我告訴你們些規矩吧。

接下來我給她們講了些應聘時的注意事項,她倆聽的津津有味。

我突然話鋒一轉,一臉嚴肅的道:還有些注意的事項,特別是像你們這樣的漂亮女孩,現在有些廠家,專門問一些女孩的私事,還有些不好啟齒的問題。

還有這樣的事,問些無關工作的事有啥用。

妹妹有些天真而又不解的問。

我也不知為什,你看報紙沒,有些招聘人員專門問女孩的性能力,房事和不和諧,還有性取向等等讓人難以啟齒的問題。

姐妹倆聽的有些不知所措,你望我我望望你,一時間氣氛尷尬起來。

車上的人不多,我的旁邊的位置還是空著的。

午餐的叫賣聲,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悶氣氛,列車員推著滿載盒飯的餐車走來,列車上的盒飯實在差勁,5-10元的根本沒法吃,我問有沒有好點的,她說有50元的炒菜,兩葷一素一湯,我要了一份,又要了三瓶啤酒。

倆人一起攔阻起來,都要自己付款,又說不用這貴的,我只好站起來勸道:你們都別客氣,能碰到一起是緣分,50元一點都不貴。

好說歹說把她們勸住了,可菜上來時又扯了起來,倆人都說不會喝酒,要把酒退掉,列車員十分幫忙說拿來了不能退,我只好又止住了她們道:酒是不能退了,這樣吧我喝一瓶,你倆共一瓶,留一瓶晚餐,再扯的話就是看不起人拉。

好不容易吃上了午餐,麻煩的事又來了。

火車的行進本來就顛簸,正好又碰到轉彎,整個車廂震動很大,姐妹倆前的酒杯都震倒了,酒水潑了倆人一身,倆人忙掏出手絹擦了起來,我面前的筷子也震落在地上,連忙府下身去檢,剛一低頭就見兩雙美腿在眼前晃動著,看得我不由得慾火上竄,一時間什都忘了,在倆人的小腿上使勁的摸了兩把。

啊……啊!

在兩人的尖叫聲中我坐了上來,兩人紅著臉,狠狠的盯著我,像是要發火可最終沒發出來。

看著倆人一動也不動筷子,我心理涼了半截,只好硬著頭皮,邊罵著自己邊勸了起來,嘴都說干了,還沒有作用,正當我感到絕望時,姐姐俯身在妹妹耳邊不知說了些什,倆人繃著臉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良家婦女有良家婦女的麻煩,那就是過於敏感了,雖然車上的人不多,可是鬧僵起來也不好辦,我苦腦的無計可施,只好瞇著眼打盹,不久竟聽見姐姐秀芳在叫我,先生……先生……。

我坐了起來,能不能,騰個位置,我妹妹困了,想睡一下。

當然沒問題,我立馬站了起來,準備到別處找位,姐姐輕歎了一聲,對我道:就坐我邊上吧。

你不睡。

我隨口問道,我睡不著。

說完不再理我,呆呆的凝視著窗外。

窗外光線把她的面頰映像的幾近透明,細小的汗珠掛在額頭,潔白的臉龐顯示主人的青純,微蹙的眉頭卻流露出主人的憂慮,我看著凝視著窗外的美麗女人,恍然間好像看到了她內興深處,她正在為即將到來的打工生涯而擔憂,一股伶憫之情湧上心頭,我輕輕的道:不要擔心,一切事都會好起來的。

她看了看小睡的妹妹一眼,滿臉憂愁的道:當時的一時衝動,現在才有些害怕,不知以後怎辦。

車到山前必有路,你要放寬心,這個世界總要給人條活路的,只要自己不灰心,保持努力向上的信心,天無絕人之路的。

我反覆耐心的勸著她,雖然我自己並不相信這一套,可是我知道女人們最信這些套話,女人是最需要哄的,仇敵或為知心朋友,關鍵看你能否說動她。

我們小聲的談論著,我盡量順著她的性子,不住的勸她和鼓勵她,她的神情有些好轉,看了我一眼,低聲說了句:謝謝你,先生。

我笑著搖頭道:不客氣,別叫我先生了,我姓寧叫寧翔,叫我寧翔吧,小翔也行。

小翔,謝謝你,唉!

(二)

外面的世界是怎樣我也聽說過,很難啊。

說著說著好像很軟弱的靠在了椅背上,我俯上前右手抓住她擱在桌的雙手,秀芳姐,不想這些不高興事了,我們說點別的,她的身子一震,想要推開我的手,我握的很緊,她掙了一會沒掙脫,猶豫了一下,停止了動作,對說道:" 小翔,這樣不好,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她說到這裡又哎的一聲歎了口氣。

我握她的手用了力道,讓她的身子轉向我,裝著嚴肅的樣子道:秀芳姐,你別誤會,我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說完放開了她的手,她雙眼盯著我看了半天,最後輕輕一歎道:我沒誤會你,只是……只是,哎!

我們能坐在一起也許就是緣份,你千萬別把我們想歪了。

我心中暗喜,裝模作樣的道:怎會想歪,我一看到你們就知道你們是什人。

一時間我們都沒話可說,我起身從行李架上那下礦泉水遞給了她,她輕啜了口,放在前面桌上,我向她挪了挪,她白了我一眼沒有吱聲,我一時又控制不住左手環上了她的細腰,心裡確想著要糟糕,出乎意外她只是身子僵硬了下,並沒掙扎,我心中一喜,靠到她的耳邊耳語道:秀芳姐,你真漂亮,我很喜歡你。

她的左手握住了我環在腰間的手,轉頭對我道:小翔,這樣不好,火車上人這多,你放手好不好。

柔聲軟語使我的慾火更旺,我緊了緊箍在腰間的手臂,向她道:秀芳姐,你剛才不是說我們有緣嗎,火車上的人都在睡覺,就是有人看到又怕什呢。

她的臉紅紅的沒有說話,內心像是在進行劇烈掙扎,我見機不可失,手臂輕輕一帶,她有些軟弱的倒在了我身上。

我的手在她的腹部輕輕的柔捏著,慢慢的向上移動,手掌托住她左乳,每當她有不悅的反應時,我就停止了動作,最後我的手握住了她的整個乳房,她的額頭沁出了汗珠,可並沒反抗。

手掌隔著衣服撫摸著豐挺的乳房,交替的在兩邊捏柔著,肥大的乳房被拉伸成各種形狀,她的雙頰佈滿紅暈,緊蹙的眉頭讓人看著心憐,隨著我不停的玩弄,乳峰上那兩粒肉珠逐漸突起,透過乳罩和襯衣輕刺著我的手掌,我用掌心壓住肉珠,不停的摩擦。

猛的聽見她哼了一聲,抬眼一看,她那緊蹙的眉頭已經舒展開來,開始享受肉體傳來的快感。

除丈夫外沒被外人享用的肉體,在陌生的撫摸中異常的敏感,感覺到她似乎難耐的扭動身體,我飛快的收回手,扯開她左腰間扎入裙內的襯衣,手快速的鑽了進去,等她想阻止時我的時候,手隔著乳罩握上了她的左乳,她無耐的停止了動作。

捏弄一會後,我把乳罩向上推起,手掌終於我住了那鮮嫩的肉球,可能是結束哺乳不久吧,她的乳房異常碩大,我的手抓不住半個,只好在兩個肉球上胡捏亂揉,從底部托住向中間推擠。

在我的挑鬥下,她發出輕微呻吟。

看著她那享受的樣子,我猛地捉住了她的乳珠,使勁拉扯著,她有些吃疼的扭動著,一絲絲的液體流到了我的指尖,我抽出了手,指尖上粘著白白的液體,我把指尖移到她眼前,笑著問道:這是什?

她害羞的轉過身去,把臉埋進了我的胸前,我還是饒她不過,反轉過她的身子,把手指伸到自己的鼻前聞聞讚道:好香!

又放道嘴中添添道:好甜!

湊到她耳邊道:謝謝你,秀芳姐,二十年後你又讓我嘗到了母乳的味道,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這提倡母乳。

看著我一臉壞笑,她伸出手來打了我一拳,臉上充滿了嬌羞。

我借勢推了她一把,讓她的臀部懸空在凳外,她沒有發覺我的用心,反而靠的更緊了。

我的手再次撫上了她的腹部,在園園的肚臍周圍環繞著,一面說話分扇她的注意力,一面手指在她裙邊試探著,就在她談興最濃時,颼的一下,插入了她的裙內,突破裡面的內褲,手掌按住了她整個陰部,而中指已經淺淺的插入了那濕濕的小屄屄。

她驚的差點叫出聲來,臉色刷白,左手使命的抓住我手。

我則靜靜的不動,我知道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女人即使有千般不願,但只要你捉住了她最隱蔽最重要的部位,她也就不怎反抗了,因為她覺得其它的已不在重要了,這就是為什有人上下其手而不得法,而有人一擊即中的道理了。

果然不久秀芳的手就有所鬆動,她的密出已十分濕潤,滑滑的液體已流到了陰唇上,我的手指在肉洞裡輕輕的轉著,慢慢的抽出,撫弄著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用手指描繪著整個陰部的形狀,密液越流越多,粘的我滿手都是,當我的手指在頂端的肉珠上不停的揉搓時,她終於鬆開了手,全身柔軟的靠在我身上。

怒漲的肉珠越來越大,我想用指尖壓住,先是四處揉弄,最後用指下壓,逐漸加大力到,像是要把肉珠壓進肉內似的,她的喘息聲逐漸增大。

隨著逐步的玩弄,手指全部的插進了肉洞,細膩的嫩肉把手指層層纏繞著,我轉動著手指擠壓著溫暖的嫩肉,無數的柔軟細肉象觸手一樣按摩著我的手指,前後抽插著手指,感覺到指尖頂著了子宮口處的肉餾,啊!

那就是花心了,手指每輕戳一下,她的身體就不停的抖動,洞內的密液也不住的往外湧出,我的手掌,她的整個陰部都濕成一片,小小的內褲已濕的粘手,淫水順著溝道向下流去。她身體不住的在我懷裡扭動,我的肉棒也在她的刺激下堅挺豎起,隔著裙子頂在她的後臀上,稍微調整了下姿勢,我鬆開了皮帶,抓住她的右手扯進褲內,把她的手按在暴怒的肉莖上,見她有些畏縮,我俯在她耳邊調侃道:怎麼,在家中沒對老公做過。

她狠狠的抓住肉棒掐了一下,我疼的悶哼一聲,左手在肉洞中狠狠的攪動起來。

我們彼此的慰籍著對方,情火越升越高,正在不知如何發洩時,列車員那查票、查票的高聲叫喊把我們驚的分了開來。

整個車廂的睡意被打破了,大家紛紛起身坐起,我對面的秀絹也坐了起來,秀芳可能有些累了,叫我過去和妹妹坐在一起,自己躺了下來。

我在秀絹旁邊坐下,順口問了句:秀絹姐睡好了嗎?

她似有似無的恩了聲,我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只見她面現紅暈,低著頭不知在想什。

我的手習慣性的摸上了她的大腿,我很驚異她竟沒拒絕,看到我吃驚的樣子,她小聲道:你跟姐姐的那樣我怎睡得著,希望你不要把我們當成淫蕩的人。

怎會,不用你們介紹,就看得出你們都正經的女人,那種老老實實的家庭主婦。

她用帶著謝意的目光看著我。

車上的人都坐了起來,我也不敢過於放肆,輕撫的手慢慢的摩挲著,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她也十分憂慮,不知打工的決定是對是錯,姐妹倆都有和諧的家庭,生活是很苦,但也餓不死人,這次出來主要是為孩子的將來著想,一想到孩子就什也不怕了,什樣的苦和罪都可以忍受,唉!

可憐天下父母心。

對自己的丈夫她沒有什埋怨,反而說現在的男人壓力更大,事業成功的男人畢竟是少數,她們也不想自己的男人壓力太大,現在整天都悶不吭聲,再加壓別鬧出病來。

我用敬佩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少婦,撫摸著的手也縮了回來,現在這樣的女人真是太少了,更不用說城市中的年輕主婦,至於知識女性中就更沒有了,她們向男人的索求太多,給男人們的壓力如此之大,使我不禁想那些平凡的男人活的是多辛苦,這些男人和這些家庭是多的不幸,而這一切大多都是由於女人的愚蠢造成的。

望著眼前低頭沉思的妹妹和對面正在小息的姐姐,我的心中緩緩的湧上一團暖意,老天真是垂青,讓我遇上了外貌嬌媚和心靈如此美好的女孩,這就是所謂的緣吧,我暗暗的下了決心,一定要把握好這個機遇,讓生命中留下一段永誌難忘的美麗插曲,讓生命之火盡情燃燒。

晚餐又是老一套,飯後不到一小時,火車就緩緩的進入了廣州站,我們隨著,望著快要黑了的天,姐妹倆有點不知所措。

我乘機對她倆道:要不在這休息一晚,明早再走,順便也可問問路,現在過去到那已經很晚,連旅館都不好找。

姐妹倆商量一會終於同意了,我們避開那些沿街拉人的小販,走了大半個鐘頭,才找到一家旅館。

在廣州這樣的旅館真算貴,我住一個單間,姐妹倆住一兩人間,房間中都有浴室和空調,我付了錢,姐妹倆沒說什麼。

廣州的天氣比武漢涼爽多了,沖了個涼後我下到底層的院中納涼,考慮著下一步的行動,看著院外那些廣告和海報,忽然靈機一動有了主意。

半個鐘頭後我敲開了倆姐妹的門,迎面的靛麗景色令我眼前一亮,剛剛浴完的姐妹花清麗動人,姐姐上著雪白的襯衣,黑黑的乳罩隱隱若現,豐碩的乳房象要逃出束縛把襯衣頂得老高老高,艷麗的面容上掛著微笑,還帶著水珠的長髮被束在腦後,是在屋裡的原因吧,粉紅的短裙下沒穿長襪,圓潤的大腿顯得更加白嫩,細細的纖足上穿著拖鞋;妹妹跪趴在床上看電視,青色的套裙襯托出美好的曲線,豐滿的大腿上什也沒穿,挺拔的臀部翹得高高的。

我定了定神,強裝鎮靜道:秀芳姐,時間還早我們去看電影吧。

她還沒回答妹妹就搶道:好啊!

我們正沒事可做想出去,你在下面等一下,我們就下來。

走在微風習習的馬路上,姐妹倆的風采吸引了不少觀望的人,我望著左右貌美如花的兩位女人心中充滿了自豪。

(三)

進入影院時電影已經開始,摸黑中我們坐在了後排,看電影的人不多,大多數位置還是空著的,看電影的人也大多是成雙成對的,剛一坐下我的雙手就環上了兩人的腰,姐妹倆似乎都有種默契並未掙扎,電影是我不喜歡的那種港片,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兩姐妹身上,這一刻我忘掉了一切,只想好好享受身旁那美麗的肉體,我右手輕撫著妹妹的的大腿,不停的摩挲,左手卻從後面插進了姐姐的裙內,揉捏著姐姐的臀瓣,姐妹倆細小的驚乎淹沒在影院的嘈雜聲中。

由於坐在登上,我的手不能深入,我拍了拍肥肥的臀肉,示意姐姐向前傾翹起臀部,她向我瞪了一眼,雙手迭在前面的椅上,弓起了身子,我的中指順勢插進了臀溝,剛淋的浴,臀溝中濕濕的,中指順著臀溝前後的滑動著,指尖不時的碰到那濕潤的菊蕾,她不停的抖動著,玩弄了一會,總覺得有勁使不上,坐在椅上的姿勢實在不便,抽出了手指用手撫弄著臀瓣,時而壓攏時而扒開,再很很的捏掐著臀肉,看著靠在椅上看著電影的妹妹,右手撩起了裙子插進了內褲,用手分開了大腿,手掌蓋住了整個秘部,掌心壓在兩片肥厚的陰唇上,輕輕的摩擦,可能是感到我用不上力,妹妹向後靠了靠,使整個前部懸空,大量的淫水潤濕了我的手掌也順著肉縫流向股溝,我伸出食指插進了肉洞,妹妹的肉洞又緊又淺,噗一進入就被細嫩肉夾住,前端也頂到了一小肉瘤,立即不停的抽插起來,母指的尖端向上攀尋找到了陰蒂,揉搓起來,中指則順著淫水下壓住了菊蕾揉弄起來,三道攻勢的夾擊下,妹妹的嘴裡飄出只有我能聽到的呻吟。

兩手同時工作很累,我抽出了插入姐姐褲內的手,姐姐以異樣和羨慕的眼神看著慾火難耐的妹妹。

我狠狠的拍了拍她屁股,讓她坐直起來,解開自己的皮帶,把她的小手帶入握住肉棒,沒等我的催促她就主動的套弄起來,柔軟的掌心輕揉著龜頭,向下緩緩移動,酥癢的感覺在堅硬的頂端括散,秀芳的動作十分熟練,握住肉棒的手很輕柔,套弄的使人很舒爽,完全不向新手的生澀。

我不禁的調侃道:秀芳姐真熟練,一定是在家經常做,剛才在火車上還裝樣騙我。

她的臉紅紅的沒回答,手上卻繼續進行著。

我用左手環著腰,從另一側把手伸進了她的襯衣,由下插入乳罩抓住肥嫩的乳房,大力的揉捏起來,她馬上就哼出了聲,跟妹妹一樣靠上椅背。

我拔出了玩累的右手,讓妹妹用手撫弄肉袋。

兩人一左一右的服侍我的小弟弟,聰明的妹妹還不時在我的大腿根部和谷溝中摸索,我的右手也沒閒著,環住妹妹的腰肢,從下面插了進去,立即就抓住了乳房,我的手上粘滿了她的淫液,弄得她兩乳上都是,抓弄著乳房就像在和泥巴滑膩異常,我統一了雙手的動作,同時的捉住兩人的乳頭,上下左右的拉扯,同時抓住兩的肉球,壓捏成各種形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停揉弄,姐妹倆也不停的交換著我的肉棒和肉袋,兩人的激情越來越高,喘息聲和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身體軟弱無力,慢慢的都斜依到我懷裡。

忘卻羞恥和放開胸懷的女人魅力真是無窮,從未見過的媚像和浪態在她們的臉上顯露殆盡,很難把她們和良家婦女聯繫起來,這時跟街頭的妓女也沒什兩樣,女人真的都是這樣嗎?

慾望壓倒一切?

影院裡的人沒有注意到這一切,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我們盡情的享受著,兩人被我擺成了各種姿勢,一時讓兩人弓起身來,從後面玩它們的臀瓣,在股溝中細細的探索;一時要兩人仰靠在椅上,雙手同時插入兩人的肉洞,抽插旋轉,有時抽出手來直接抓住雙乳玩弄,再者讓兩人一前一後,同時玩弄兩人的前部和後部,多種姿勢的玩弄下,兩人密流成河,整個陰部和屁股溝都是濕濕漉漉的,內褲都像是能擰出水似的,我的雙手也是滑溜溜的。

兩姐妹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在我懷中扭動。

我的高潮也到了頂點,趕忙側身子,掀起秀芳的裙子,一泡熱精全部噴射到她的大腿上。

我把手上那些粘糊的液體有順勢抹在兩人的大腿上,大家沉靜在激情過後的餘韻中,誰都不說話,只有電影的音樂在大廳中飄揚。

走在霓虹閃爍的馬路上,大家好像都有些疲倦,姐妹兩人像是有心思而顯的心不在焉,我從後面環住兩人的手臂,想說些勸慰的話可沒開口,回來的路像是很漫長,不知走了多久才到了門前,我想進去卻被姐姐攔住,她小聲道:我們要洗個澡,你也回去沖沖吧。

洗了個澡,看看時間已經九點了,忍住去敲她倆門的衝動,點了根煙靜靜的坐了下來,也不知是抽第幾根煙的時候聽到了敲門聲,我急忙拉開了門,兩張清麗的面孔呈現在我眼前,明艷的臉龐在淡淡的燈光下顯的有些妖艷,浴後的水珠還掛這潔白的臉上。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還沒等我開口,姐姐就對我道:小翔,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有些淫蕩。

不讓我回答她又繼續道:我們出來前就瞭解了情況,外面的打工不容易,你不給老闆賺一萬人家怎會給你一千,我們沒有什技能,怎能生存。

她頓了頓有些靦腆的道:我們那有許多小姑娘出去,十分風光,經常寄錢回來,大家都很羨慕,其實我們都知道她,這次出來前我們也向她們作了瞭解,也有這個打算。

一時間我們都沒說話,沉默了好一會,她像是下了決心道:小翔,我們總算有緣,我一直在想,與其給了別人還不如給你。

說完嬌羞的低下了頭,一時間我心中湧上一股感動,走到她們中間坐下,摟住兩人道:我決不會看不起你們,相反我很敬佩你們,不管什原因,你倆有勇氣出來闖就十分令人敬佩,這個社會人人都難,你們的行為令我感動,謝謝你們看的起我,讓我們忘掉一切,盡情享受生命賜予我們那最美最動人的激情吧。

我解開姐姐的襯衣,鬆開乳罩,豐滿的雙乳在胸前晃蕩,黑色的短裙被退下,用手輕托她的臀瓣,拉下內褲,一具充滿曲線美細膩的腰肢,給了她一個火熱的吻,回轉身來脫妹妹的衣服。

秀芳從背後環住我的腰,兩個肉球緊緊的壓在我的背上,忍著這火熱的刺激,我迅速的把妹妹剝成白羊。

我摟著兩人走到床前坐下,秀芳溫柔脫著我的襯衫,秀娟一手隔著褲子揉捏著我的肉棒,一手愛撫著我健壯的肩頭,我的雙手這在姐妹倆的胸前肆虐。

好不容易我們都赤裸了,大家好像不知怎樣進行下一步,我想了想,拉過妹妹讓她跪在我的腳下,按住她的頭,讓她邦我口交,看她有些遲疑就對她道:"以前沒作過嗎?

你們要到外面去,這種事一定會碰到,比這還難的都有,所以想叫你們先有個準備,如果你們覺得難那不作也行,我沒別的意思。

秀娟沒再猶豫,握住肉棒張嘴含了進去,肉棒感覺被一個狹小的腔室包裹著,纖纖的細舌在輕輕的環繞著,那不熟練的動作讓人刺激非凡,我慢慢的聳動著,緩緩的進入她的喉嚨,她則不停的吸允著。

看著旁邊閒坐的姐姐,我一把扯過她,讓她弓起屁股,秀芳的股溝很深,圓圓的屁股夾的很緊,從後面竟然什也看不到,我拍拍那兩塊肥肉,讓她分開雙腿,肥厚的肉唇和褐色的菊蕾露了出來,淋浴後滿是水漬,手指在雙唇上不停的滑動,時而衝到前面在肉珠戳動,時而鑽入洞內前後抽插,沒一會淫水流了滿手,滴滴的淫水灑落在雪白的床單上,弄了不久就抽出手指,用滿是淫水的指尖在菊蕾周圍揉動,秀芳有些害怕向前逃避,我左手抓住她的大腿,不讓她移動對她道:秀芳姐,你別怕,沒什的,我會很溫柔的。

說完手指就插入了她的菊蕾,由於水很多,她並不感到疼痛,但緊張的心情使得她把我的手指緊緊夾住,我不停的轉著圈子開發著她那處女菊洞,慢慢的已是盡根而沒。

兩女大聲的呻吟著,我的肉棒越來越壯大,差點就射進了秀娟的口裡,我迅速的抽出肉棒從後面插入姐姐的蜜洞,剛一插入就瘋狂的抽插起來,左手拉起妹妹讓她從後抱住我的腰,滑滑的乳房貼在了我的背上,我的慾望被進一步的觸發,胯部撞擊在雙腿上的聲音劈啪作響,由於在影院中放了一次,我的後勁十足。

後背的姿勢使我經常滑出槍膛,幾次後我改變了方向,右手握住肉棒,用龜頭在她的菊蕾上滑動,左手扣住她的細腰,微微使勁龜頭滑入了她的後庭,秀芳大聲的喘息著,緊密的腔室夾的我的肉棒不能移動,我在她的臀上輕拍著,讓她放鬆,最後肉棒全部沒入了菊蕾,慢慢的秀芳也適應了,我開始抽動起來,後庭和蜜道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其緊密的程度,讓肉棒的每次移動都充滿了酸麻感,害怕高潮的提前來臨我放慢了速度,可是秀娟卻壞壞的在背後推動起來,我回手狠狠的拍打她的肥臀,抽出肉棒躺了下來,讓秀芳騎在上面,肉棒從下刺穿她的淫洞,同時拉過秀娟讓她騎在胸上,雙手分開她的臀瓣,右手中指立即就刺入她的洞內,一進入就左勾右突的大力攪動起來,秀娟淫蕩的扭動屁股,這小妮子可真夠浪下面的秀娟也上下起伏著,這種姿勢最易深入,粗大的龜頭頂到了她的子宮口,一團軟肉在龜頭上揉動,秀芳也浪聲的叫了起來,每次的插入都頂在嫩肉上,秀芳被刺激的有些受不了,抬起臀部後遲遲不敢落下,我猛的大力拍打她的臀部,她吃力不住重重的落了下來,肉棒刺進了她的最深處,她發出的大聲的嗥叫。

看著眼前的屁股在淫蕩的擺動,我抽出手指直接的插入了褐色的菊蕾,妹妹也發出了驚天大叫,夾緊的屁股想向上逃被我緊緊扣住,讓她適應了一會我的手指開始抽動起來。

兇猛的淫水流濕我的胸膛,透過上下起伏的屁股縫,我看到被我頂的外翻的姐姐的肉唇,隨著肉棒的進出,粉嫩的肉唇不停的翻出翻進,淫靡的景色使我腰部傳來陣陣的酸麻,我讓姐妹換了個位置,肉棒頂進了妹妹的淫洞,拉住姐姐的頭髮,讓她俯在我的頭前,咬住那紫漲乳頭吸允著。

我不停的抽插,不停的聳動,嘴在雙乳上瘋狂的嘶咬,大量的體力消耗,使得姐妹倆有些力乏,妹妹動了一陣後軟軟的倒在床上。

我拉起姐姐坐了起來,讓她跪在床上,雙腿環住她的細腰,讓她雙手夾住乳房作起乳交來,粗黑的龜頭在她乳間時隱時現,柔柔的乳肉摩挲的我的肉棒舒爽不已,我拽過妹妹的雙腿讓加入姐姐的行列,按著她的頭讓她吸允在雪白肉體中進出的龜頭,姐妹倆用乳和嘴不停的伺候我的肉棒,汗水和唾液把我的肉棒弄得濕潤不堪。

經過短暫的休息後,我讓姐妹倆迭在一起,插入上面姐姐的洞內開始新一輪的抽插,肉棒在姐妹倆的四個洞內輪流抽動,干的她倆不停的哀鳴,妹妹的菊蕾更加緊湊,粗大的龜頭把褐色的褶皺漲得舒展開來,軟肉緊箍著肉棒使我差點射了出來。

在這異鄉的旅館裡在這禁忌的環境下,兩女一男忘掉了一切,盡情的享受著生命的激情,讓慾望之火在心中燃燒。

最後的時刻終於來臨,我讓兩人跪臥在床邊,從身後插入姐姐,在兩人間輪番的攻擊起來,最後獨攻姐姐的蜜洞,同時又拉過妹妹,讓她貼在姐姐的臀上,插差一陣後抽出肉棒,插入妹妹的嘴裡,在姐妹的肉洞和小嘴中輪流抽動,陣陣的酸麻不住傳來,我強忍衝動抽了出來,再狠狠的塞進姐姐的菊蕾,使勁全身力量一插到底,腹部重重的壓在她臀部上,猛烈的發射出來。

我也疲倦的壓在她的背上,久久才拔出,肛門中湧出的精液濺到妹妹的嘴唇上,淫靡的情景刺人心扉,我把肉棒在軟癱的妹妹臉上擦拭乾淨,倒在床上不能動彈。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