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的情人

在一個小山村裡,村中二十幾戶人家,都是以務農維生,許進福年五十六早年喪妻,和唯一兒子許川就靠著一塊山坡地,種植地瓜相依為命,許川二十一歲時,許進福便托人為許川作媒,終於在鄰村找到一個女孩——美秀,許進福以家裡所有積蓄,將美秀娶回來做兒媳婦。

新媳婦年紀小許川兩歲,進門後把家裡整理得井井有條,小兩口非常恩愛,對許進福也很孝順,一家人日子過得非常快樂,但只有一件讓許進福非常苦惱的事,就是兒子的房間和他的房間只隔著一片木板牆,每天夜裡他常被媳婦的呻吟聲吵醒,他們做愛時美秀雖然努力不發出聲音。

但當高潮來臨時她還是忍不住叫了出來,許進福常常半夜被這種淫蕩銷魂的聲音吵醒,開始幾天許進福還是極力忍耐,蒙著被子睡覺,但是他們不僅天天做愛,而且每次一做就是兩三個小時,弄得許進福幾乎每夜失眠,後來許進福干脆晚上不睡覺,每當隔壁傳出美秀的呻吟時,許進福就趴在牆縫上偷看。

從兒子房裡黯淡的燈光下,許進福清楚的看見美秀赤裸著身體,以各種姿勢承受兒子肉棒的衝擊,或者含著兒子的肉棒吸舔,這種淫靡香艷的景象,讓許進福忍不住邊看邊握著肉棒套弄。

婚後不到一個月,許川便和村裡的人到城裡打零工貼補家計,雖然捨不得和新婚妻子分開,但為了家計不得不去,還好這次只出去一個月。

許川走後,許進福還是如往常一樣,白天到田里工作,直到天黑後才回家,有一天許進福提早從田里回來,他剛到門口就聽到一個熟悉的呻吟聲,許進福從門縫往裡看,看見客廳裡美秀下半身赤裸,一腳放站在地上,一腳跨在椅子上,她手上握著一根黑黝黝棍子,正在小穴裡抽插,許進福心裡暗罵:

「這臭婊子真淫蕩,丈夫才離開不到幾天,大白天就自己搞起來,說不定將來還會給兒子綠帽子戴,我要進去罵她一頓。」許進福剛要推門進去,裡面又傳出一陣高亢的浪叫聲,許進福從門縫往裡瞧,看見美秀可能正在高潮。

她一手搓揉著乳房一手加快抽動木棍,晶亮的淫水不斷從小穴噴濺出來,這樣的畫面許進福很熟悉,因為在他偷看兒子和媳婦做愛時,媳婦在高潮時就是這把淫水從她的小穴和兒子的肉棒交合處噴濺出來,許進福知道這只是剛開始而已,媳婦還需要幾次高潮後才會停下來,於是他決定再看下去。

一次高潮後美秀翻身仰躺在桌上,她朝向門外曲張雙腳,這是許進福第一次清楚看到媳婦的小穴,美秀的小穴長滿濃密的陰毛,像饅頭一樣高高隆起,兩片淡粉色陰唇隨著木棍抽插不停捲入翻出,從肉洞不斷流出的淫水,沿著股溝流到桌上,看得許進福肉棒怒漲慾火難耐,他忍不住脫下褲子衝入屋內,在美秀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許進福搶下木棍,把脹得發痛的肉棒插進美秀的陰道。

「嗯~~~ 爸~~~ 不要~~~ 不可以~~~ 」美秀髮現闖進來把肉棒插進她的小穴的人,竟然是她的公公,急忙伸手抗拒。

美秀淫蕩的樣子,早已讓許進福慾火焚身,他哪管美秀的抗拒,他雙手扣住媳婦雙腿,下面屁股猛搖,肉棒在媳婦緊湊的陰道抽插得吱吱作響。

「噗吱~~~ 噗吱~~~ 」「哼~~~ 不要~~~ 哼~~~ 」美秀呻吟著抗拒。

許進福粗大的肉棒在媳婦敏感的陰道不停抽插著,美秀從驚嚇緩和下來後,感覺到小穴被公公的肉棒撐得又漲又舒服,她剛降下來的淫慾,又被快感挑了起來,美秀那雙推拒的手,不知不覺勾住公公的脖子。

「嗯~~~ 嗯~~~ 噗吱~~~ 噗吱~~~ 嗯~~~ 」屋裡充滿美秀的呻吟和性器摩擦的水聲。

「嗯~~~ 嗯~~~ 舒服~~~ 嗯~~~ 下面~~~ 好滿~~~ 好舒服~~~ 嗯~~~ 」沉浸在肉棒摩擦產生的快感,她雙腿勾纏在公公腰上,忘情得把肥美的屁股隨著抽擦的頻率上下擺動。

「哦~~~ 哦~~~ 快~~~ 快~~~ 用力~~~ 要~~~ 要~~~ 來了~~~ 哦~~~哦~~~洩~~~ 洩了~~~ 哦~~~~~~」一陣猛烈抽插後,許進福接近了臨界點,聽到美秀要洩了,他加快抽插,肉棒更用力深入媳婦陰道深處,龜頭狠狠撞擊著她敏感的花心,不久,一股溫熱的黏液,噴灑在許進福的龜頭上,許進福舒服得一陣哆嗦,把積存已久的精液,射進媳婦的體內。

「啊~~~ 啊~~~ 洩了~~~ 好舒服~~~ 啊啊~~~ 」美秀在浪叫聲中又一次高潮。「哦~~~ 哦~~~ 我也~~~ 要射了~~~ 哦~~~ 真舒服~~~ 」許進福又用力抽插幾下,也把剩餘的精液全數射進美秀子宮裡。

激情過後,美秀羞愧得流出眼淚,許進福也為剛才的魯莽後悔,但事情已經發生,後悔也沒有用,許進福抱著媳婦裸露的肩膀安慰她:

「美秀,對不起,爸爸太衝動了,自從你婆婆過世後爸爸就沒有碰過女人,但是你和阿川結婚後,每到半夜你發出的聲音,讓爸爸聽得難受,剛才在門外看見你躺在桌上自慰,爸爸才會這麼衝動。」

美秀聽到公公說每晚都在聽她做愛的浪叫聲,羞得更是無地自容,許進福看媳婦嬌羞靠在自己身上,兩顆堅挺的乳房隨著呼吸抖動,許進福下面不覺得又蠢蠢欲動,美秀也查覺公公肉棒逐漸硬起來,羞得急忙轉身逃開,許進福急忙抓住她的手。

「別走媳婦,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爸爸會負責,阿川不知還要多久才能回來,這段時間不如讓爸爸來照顧你。」美秀知道公公說得是什麼意思,她害羞的低下頭,心想如果答應,那就是背叛丈夫,和公公做愛又是亂倫的事,如果不答應又有點可惜,公公年紀雖大,但他的肉棒又大又硬,丈夫雖然年輕,可是就下面的東西,就沒有遺傳到公公,如果答應公公就可以~~~ ,美秀既想要又害怕猶豫不決。

許進福看媳婦低頭不語,知道她已經心動了,她高潮剛過慾火還沒有降溫,不如趁現在再操她一次,或許以後就可以時常和媳婦作愛,於是許進福把媳婦抱進懷裡,抓住她的美乳搓揉。

「嗯,爸爸,不要~~~ 」美秀象徵性伸手推拒。許進福見媳婦並沒有多大抗拒,便低頭吻住美秀豐潤的雙唇。「嗯~~嗯~~嗯~~~ 」許進福舌頭伸進媳婦的嘴裡,美秀也伸出舌頭相互交纏,許進福的手從她的乳房往下移動,摸向美秀肥美多汁的陰戶。

「嗯~~嗯~~」美秀張開雙腿,讓公公的手更容易進入她的禁地。「啊~~真緊~~媳婦啊~~自從你們結婚後,每天都在做愛,怎麼還這麼緊?」許進福手指插進美秀濕潤的陰道緩緩抽動。「嗯~~人家也不知道,也許是阿川的肉棒比較細,所以才會這樣。」美秀被公公摸得渾身又癢又舒服,她已不再害羞,還握著公公的雞巴揉捏套弄。

「嗯~~美秀你好會玩雞巴,爸爸的雞巴被你摸得好舒服。」「阿爸,你不要笑嘛,還不是你把人家弄得好癢,人家才忍不住去抓你那裡。」「美秀,阿爸看過你幫阿川吃雞巴,你也幫阿爸吃吃雞巴好嗎。」許進福看媳婦已經主動握著他的雞巴,更進一步要求美秀。

「阿爸,我是你的媳婦,怎麼可以叫人家幫你吃雞巴。」美秀嘴裡說著,人還是坐到公公旁邊低頭把握在手裡的雞巴含進口中。

許進福舒服靠在椅背上,一邊看著美秀的動作,一邊把手指從美秀屁股後面插入她的小穴摳挖,美秀一手握著雞巴一手揉捏著公公的陰囊,她把龜頭慢慢吞進口中,直到插進喉嚨後再慢慢吐出,又用舌頭舔龜頭尖端的馬眼,再沿著陰龜頭到囊舔,來回幾次後又含住雞巴吞吐,許進福被媳婦高超的口技吸得非常舒服,雞巴更是漲得又粗又硬,他兩根手指在媳婦的陰道不停摳挖抽插,把美秀的小穴挖得淫水橫流,終於許進福忍不住拉起美秀,讓她躺下一手抱著她的腿,一手扶著雞巴就往美秀的小穴插。

「嗯~~~ 」美秀小穴被雞巴插入,騷癢空虛的感覺變得飽漲充實,她忍不住屁股上挺雙腿夾住公公的腰。許進福雞巴在媳婦的穴裡,只覺得裡面又熱又緊,陰道裡胬動的嫩肉,還不停擠壓研磨著龜頭,他低頭含住媳婦的乳頭吸吮,一邊擺動屁股把雞巴在媳婦的小穴裡緩慢的抽插。

「嗯~~~ 舒服~~~ 嗯~~~ 阿爸~~~ 快一點~~~ 嗯~~~ 」舒暢甜美的快感從陰道擴散到美秀全身,她挺動屁股配合著雞巴的抽插擺動。

「嗯~~~ 嗯~~~ 插到~~~ 花心了~~~ 嗯~~~ 好舒服~~~ 阿爸~~~ 用力~~~嗯~~~ 」許進福的雞巴在媳婦窄緊溫軟的穴裡加快抽插,快感從龜頭不斷傳遍他周身神經,他很高興能幹到這漂亮的媳婦,便加速用力抽插,恨不得把雞巴連根插入媳婦的穴裡。

美秀雙腳夾緊公公的腰,肥白屁股上下猛拋,她已到瀕臨高潮邊沿,陰道裡的嫩肉緊勾纏著雞巴,花心像小嘴一樣不停吸吮著公公的龜頭。

「啊~~~ 啊~~~ 阿爸~~~ 用力~~~ 插到~~~ 底~~~ 嗯~~~ 好舒服~~~ 阿爸~~快點~~~ 嗯~~~ 」沒多久美秀子宮一陣痙攣,一股溫熱黏滑的陰精噴灑在許進福的龜頭上,許進福龜頭被熱精燙得一陣酸麻,也忍不住把精液射進媳婦的子宮裡。

「啊~~~ 啊~~~ 好舒服~~~ 啊~~~ 阿爸~~~ 你的~~~ 精液~~~ 燙得媳婦~~~好舒服~~~ 」受到精液的衝擊,美秀又來了一次高潮。

一周後,許川從城裡回來,許進福問兒子為什麼會提前回來,原來許川在城裡找到一個長期工作,不過必須到更遠的地方,所以老闆才讓他先回家幾天再回工作地,聽到兒子只回來幾天,許進福心裡暗暗高興,因為這幾天他和媳婦正打得火熱,兒子如果不走,那他又要回到從前,過那種單身苦悶的日子。

美秀聽說丈夫住幾天就走,心裡百味雜陳,她希望丈夫不要再走,但又捨不得公公給她的快樂,因為這幾天公公給她的快樂,比丈夫還多,但終究是亂倫的事不免擔驚受怕。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許川在家這幾天和美秀兩人特別恩愛,白天怕會被人看見,兩人只有摟摟抱抱親個嘴,到了晚上,兩人很早就關進房裡,不久就傳出美秀淫浪的呻吟聲,這聽在許進福耳朵裡真不是滋味,但又無可奈何,只好到院子枯坐,等到兒子媳婦睡了後才回房睡覺,但是半夜他還是會被吵醒好幾回。

三天後許川又要回到城裡去,許進福強忍了幾天,早已經慾火難耐,好不容易送走了兒子,他急忙把媳婦拉進房裡,美秀體貼溫柔得脫下公公褲子,這些日子來她已習慣做愛前先為公公口交,美秀含住公公雞巴,仔細繞著龜頭舔了幾次後才吞入口中,她一邊吸套一邊輕輕揉捏著陰囊,等到許進福雞巴在美秀口中漲得更大後,美秀才淫蕩得張開雙腿,等待公公雞巴插入。

「阿爸,媳婦的穴好癢,快來操媳婦的穴吧。」許進福扶著雞巴就往媳婦穴裡插,雖然有淫水的潤滑,但是許進福粗大雞巴進入媳婦細窄的陰道,還是沒辦法一次到底。

「嗯~~~ 好粗啊~~~ 阿爸~~~ 你的~~~ 雞巴~~~ 撐得媳婦~~~ 浪穴~~~好漲~~~ 」「乖媳婦~~~ 這幾天~~~ 阿爸的雞巴~~~ 差點憋壞~~~ 今天一定干~~~ 幹得你~~~ 爽死~~~ 」許進福一邊搓揉著媳婦的乳房,一邊用力擺腰抽插。

「啊~~~ 啊~~~ 好舒服~~~ 啊~~~ 阿爸~~~ 你今天~~~ 雞巴~~~ 好大~~~插得~~~ 媳婦~~~ 好舒服~~~ 」美秀雙腿夾著公公的腰,淫蕩的擺動屁股。

「啊~~~ 啊~~~ 阿爸~~~ 好舒服~~~ 啊~~~ 用力~~~ 媳婦~~~ 的~~~ 騷穴~~~好舒服~~~ 啊~~~ 不行~~~ 要洩了~~~ 啊~~~ 好舒服~~~ 」美秀高潮來臨時,陰道一陣激烈收縮,陰道裡的嫩肉不停胬動夾纏著雞巴,緊接著她子宮又一陣痙攣,終於把炙熱的陰精噴灑在公公的龜頭。

「啊~~~ 乖媳婦~~~ 騷媳婦~~~ 你的騷穴~~~ 夾得~~~ 公公~~~ 好舒服~~~喔~~~ 公公~~~ 也要~~~ 射了~~~ 」許進福龜頭泡在媳婦熱燙的淫液裡,舒服的更賣力抽插,不久他背脊一陣酸麻,快感由龜頭傳遍他週身神經,終於在媳婦的子宮深處射進精液。

晚上翁媳倆像夫妻一樣親密睡在一起,許進福免不了又干了媳婦幾次,直到天快亮了才入睡。

第二天許進福進城要買禮物送給媳婦,美秀一個人在家無聊,加上昨被公公操了一夜身體有點困乏,就進房裡睡覺,美秀剛睡下不久,許進福一位朋友胡勝來找許進福,他在門外叫了幾聲沒有人響應。

就逕自推門進屋,胡勝在屋裡又叫了幾聲,還是沒有回應,他轉身要離開時,看見一個房間房門半開著,胡勝走近一看,裡面床上躺著一位年輕美少婦,胡勝也是一個色中餓鬼,看見如此美貌少婦哪肯放過,他推門進入房間,站在床邊仔細觀察床上少婦,美秀面朝外側躺睡在床上,肥白的乳房有一半從寬鬆的領口露出來,胡勝看著心底暗想:

「以前怎沒有注意到許進福家裡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女人?看她眼角含春的樣子,肯定是哥淫蕩的女人,今天自己或許有機會風流一番。」看到美秀撩人的睡姿,胡勝下面早已硬了起來,他靠近美秀身旁,把手伸入睡衣領口,輕輕撫摸她的乳房,睡夢中,美秀感覺乳房被一隻粗糙的手掌揉捏著,她以為是公公回來又要佔她便宜,半睡半醒閉著眼,享受那種騷癢的感覺。

胡勝見美秀對他的撫摸沒有反應,只是偶而嘴唇胬動一下,他以為是美秀對他得侵犯當作春夢,於是更大膽把另一隻手伸進美秀睡衣下擺,沿著光滑的大腿摸向小穴,當許進福摸到小穴的裂縫時,裡面早已一片濕漉漉,許進福心中暗喜:「這女人果然淫蕩,難怪會一付春情蕩漾的樣子,看來今天會有收穫。」胡勝猜想的不錯,美秀確實是一個性慾旺盛又淫蕩的女人,不過昨晚和公公一夜纏綿,倒也解了不少飢渴,只是這種女人禁不起挑逗,如果被挑起慾望,她會毫不猶豫得和你作愛。

胡勝手指插入美秀穴裡輕輕抽插,另一手解開美秀睡衣扣子,不多時,美秀上半身已經裸露在胡勝眼前,她的小內褲也被胡勝拉下一半,露出她那長滿茂密的陰毛的小穴,美秀以為是公公在輕薄她,也不作聲裝睡任他輕薄,胡勝看出美秀是在裝睡又沒有抗拒,他更大膽把美秀的小內褲脫下,他的手指在美秀濕滑的陰道中翻攪,一邊低頭含住美秀嫣紅的乳頭吸吮,被胡勝這一攪弄,美秀下體癢得淫水不停湧出,混身更是像蟲咬一般的難受,她忍不住呻吟了出來:

「嗯~~~ 好癢~~~ 嗯~~~ 阿爸~~~ 不要~~~ 摸~~~ 了~~~ 媳婦~~~ 裡面~~~好癢~~~ 嗯~~~ 用你的~~~ 雞巴~~~ 嗯~~~~干~~~ 媳婦~~~ 嗯~~~ 」美秀誤認身上的男人是公公,所以毫不掩飾用淫蕩的話說出渴望,這話聽在胡勝耳裡不由得喜出望外,原來老朋友許進福和他媳婦已經有一腿,只要抓住這個把柄,哪怕這小媳婦不乖乖聽話,就是許進福知道也無可奈何。

胡勝有了把柄更是有恃無恐,他脫下褲子把粗大的龜頭頂在美秀充滿淫水的裂縫裡磨擦,美秀被磨得又癢又舒服,雙腿勾住胡勝的腰挺高屁股叫著:

「啊~~~~~~別逗我了~~~ 阿爸~~~ 媳婦~~~ 裡面~~~ 好癢~~~ 快點~~~ 把~~~你的~~~ 大雞巴~~~ 插進去~~~ 」聽道美秀這麼淫浪的要求,胡勝早就忍不住,他腰用力往前一頂,「噗吱~~~ 」一聲,雞巴藉著淫水的潤滑插進一半。

「啊~~~ 」「哼~~~ 真緊~~~ 」兩人不約而同舒服得發出聲音,美秀空虛的陰道被粗大的雞巴撐得又漲又舒服,陰道裡的嫩肉緊緊箍著雞巴,胡勝只覺的雞巴被一個溫軟窄緊的肉洞緊緊的夾住,他把龜頭頂住花心靜止不動,靜靜享受被子宮裡的小嘴吸吮的快感。

「啊~~~ 阿爸~~~ 你快動~~~ 騷媳婦~~~ 小穴~~~ 好癢~~~ 」胡勝雞巴插入後不動,急得美秀屁股猛挺套著雞巴,一邊還淫浪的催促快動,美秀一動胡勝也跟著動,他雙手抓住美秀乳房,邊搓揉邊擺腰抽插,把美秀插得不停浪叫:

「啊~~~ 啊~~~ 好公公~~~ 親爸爸~~~ 你~~~ 好厲害~~~ 啊~~~ 啊~~~昨晚~~~ 干了我~~~ 一晚~~~ 還~~~ 這麼硬~~~ 啊~~~ 啊~~~ 用力~~~ 插到底~~~ 媳婦~~~ 騷穴~~~ 好爽~~~ 啊~~~ 啊~~~ 」美秀淫蕩擺動著屁股浪叫,她誤以為是公公在幹她,胡勝也毫不留情,雞巴在美秀的肉穴裡飛快的狠插猛抽。

「啊~~~ 啊~~~ 阿爸~~~ 插到底~~~ 騷媳婦~~~ 好爽~~~ 用力~~~ 干~~~啊~~」胡勝把美秀翻趴在床上,從後面連續干了上百下,把美秀爽得大聲浪叫:

「啊~~~ 啊~~~ 阿爸~~~ 你~~~ 好厲害~~~ 啊~~~ 騷媳婦~~~ 要~~~ 洩了~~~啊~~~~~~好爽~~~ 洩~~~ 了~~~ 啊~~~ 」美秀舒服的達到高潮。

高潮後美秀理智稍微清楚,胡勝還是抓著她猛干,這時她才發現肏她的人不是公公,而是一個陌生人,嚇的美秀急忙翻身想逃。

「啊~~~ 啊~~~ 不要~~~ 你~~~ 是誰~~~ 啊~~~ 不要~~~ 放了我~~~ 不要~~~啊~~~ 啊~~~ 」可是身體被胡勝緊緊壓住,胡勝抓著美秀的乳房更用力猛插,美秀奮力擺脫胡勝翻身想要逃開,胡勝一把抓住她的腰往後一拖,雞巴再一次從後面插入她的小穴,可是美秀不停掙扎,胡勝只好開口威脅:

「不要叫了,你再叫,我就把你和公公通姦的事說出來。」美秀被這句話嚇住了,她和公公通姦的事如果真被傳出去,按村裡的規矩她會被趕出去,連公公一家也會被趕走,到時候丈夫可能不會再要她了。

胡勝見美秀被他的話嚇住,接著威脅美秀:「如果不讓我說出去,你就乖乖讓我爽一次,我就當做不知道這件事。」面對胡勝的威脅,美秀心裡盤算著:

「決不能讓他傳出去,就依他的意思滿足他吧,反正方纔已經被他操了,再讓他操一次也沒損失,方才被他的大雞巴操得很舒服,就當作是和公公作愛好了。」胡勝見美秀不說話也不再反抗,就抱著美秀的腰又開始抽插起來。

「哦~~~ 哦~~~ 不要~~~ 哦~~~ 放了我~~~ 」美秀嘴裡說著不要,屁股卻隨著雞巴的進出擺動,胡勝看在眼裡心底暗暗得意:「這小媳婦果然淫蕩,今天老子就操個過癮。」胡勝抽插更加賣力,他把雞巴退到小穴口再狠狠插入,美秀被操了低頭翹臀,一個肥白的屁股,隨著雞巴的進出不停前後猛擺,小穴外肥大的陰唇也隨著雞巴,一下捲入陰道一下翻出來。

「啊~~~ 啊~~~ 好深~~~ 喔~~~ 頂到~~~ 花心~~~ 了~~~ 啊~~~ 啊~~~~小穴~~~ 要~~~ 被~~~ 干破~~~ 了~~~ 啊~~好爽~~~ 啊~~~ 」「啊啊~~~ 好舒服~~~啊~~~ 又~~~ 要~~~ 洩了~~~ 啊~~~ 洩~~~ 了~~~ 啊~~~ 好爽~~~ 」美秀早已忘了是被強姦,她迷失在肉體的快感裡,窄緊的陰道緊緊吸纏著雞巴,胡勝彎腰從後面抱著美秀,兩隻手抓著她豐滿的乳房,一邊抽插一邊在美秀耳邊說著:

「小騷貨!哥哥的大雞巴操的你爽不爽?」「嗯~~~ 好~~~ 好爽~~~ 嗯~~~哥哥~~~ 的~~~ 雞巴~~~ 好大~~~ 操得~~~ 妹妹~~~ 好爽~~~ 」「小騷貨!喜歡哥哥操你嗎?」「喜歡~~~ 以後~~~ 妹妹~~~ 的~~~ 騷穴~~~ 就要~~~ 哥哥的大雞巴~~~ 操~~~ 才會~~~ 爽~~~ 」「啊~~~ 啊~~~ 哥哥~~~ 快~~~ 快點~~~ 妹妹~~~ 又要~~~ 洩了~~~ 啊~~~ 啊~~~ 」美秀浪叫後,子宮一陣激烈抽搐,噴洩出炙熱的陰精,澆在胡勝的龜頭,胡勝本來就快要支撐不住,龜頭又被陰精燙得一陣酸麻,他急忙加快抽插時幾十下,也跟著射出精液。

「啊~~~ 來了~~~ 啊~~~ 親哥哥~~~ 妹妹~~~ 又洩了~~~ 」「哦~~~ 哦~~~好爽~~~ 哥哥~~~ 也~~~ 射了~~~ 」激情過後,胡勝親吻著美秀,一雙手也閒著,抓著美秀的乳房搓揉。

「小浪婦!我叫胡勝,你叫什麼名字?」「我是許川的媳婦,叫美秀。」「原來是許川的媳婦,這小子真有艷福,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你又是誰?大白天的,跑進來欺負人家。」「我是你公公的朋友,是來找你公公的,誰知道他人不在,卻找到他媳婦,真是艷福不淺。」胡勝得意的把玩美秀兩顆美乳。

「我公公到城裡去,我才會被你給欺負了。」胡勝一聽許進福到城裡去心中暗喜,許進福這一趟進城,不到晚上是趕不回來,現在才剛過中午,還有時間可以好好玩這個小媳婦。

「美秀!你什麼時候開始和你公公作愛?」為了怕美秀不願意,胡勝故意把話題導入美秀翁媳亂倫的事。

被胡勝這麼一問,美秀羞得不知怎麼回答,胡勝又問了一次,她才小聲說:「半個多月前。」胡勝趁機說:「這事如果讓村裡的人知道,你們會被趕出去,還好碰到我,我不會說出去,不過你要讓我~~~ 」美秀當然知道胡勝的意思,她本來就很淫蕩,才會和公公作出亂倫得事,被胡勝強姦後,她覺得胡勝比公公強,現在胡勝藉這件事情威脅她,她就裝作害怕勉強答應。

胡勝看美秀低頭不語,知道她已經願意,立刻翻身壓住美秀親住她的小嘴,美秀也伸出舌頭和他的舌頭勾纏起來,熱吻後,美秀推開胡勝,一付嬌羞的模樣:

「你不要這樣,我公公快回來了,要被他看到就糟了。」色慾熏心的胡勝哪可能放過美秀,他摟住美秀嬌軀揉著她的乳房說:

「別怕!你公公不到晚上是趕不回來,現在還有時間,我們可以再玩一次。」胡勝壓住美秀,把剛硬起來的雞巴插入美秀小穴,美秀也很配合的舉起雙腿勾著胡勝的腰,兩人又一次展開肉搏戰。

「啊~~~ 好舒服~~~ 妹妹~~~ 的~~~ 小穴~~~ 會被~~~ 哥哥~~~ 的~~~ 大雞巴~~~ 操破~~~ 」「小騷貨!喜歡哥哥的大雞巴嗎!爽不爽?」「嗯~~~ 喜歡~~~妹妹~~~ 的~~~ 騷穴~~~ 被~~~ 哥哥的~~~ 大雞巴~~~ 塞得~~~ 好舒服~~~ 」胡勝連續操了一百多下,把美秀翻趴在床上,從後面再一次插入。

「啊~~~ 插到~~~ 花心~~~ 了~~~ 哥哥的~~~ 大雞巴~~~ 好長~~~ 插得~~~妹妹~~~ 的~ ~~騷穴~~~ 好舒服~~~ 」胡勝不斷變換肏穴的姿勢,把美秀舒服的高潮不斷,兩人玩到天黑,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晚上許進福回來把禮物送給媳婦,兩人免不了親熱了一番,從此美秀周旋在公公和胡勝之間,白天胡勝趁許進福到田里時,偷偷和美秀私會,晚上許進福關上門就拉著媳婦作愛,一年後美秀懷了孩子,這期間許川回來過一次,所以也不知孩子應該是誰的?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