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淫蕩舅媽

前一段時期,有一天中午我去舅舅家,發現門前停發著一倆車,大門緊閉。

我覺的不對頭,就輕輕打開門,聽見臥室裡面男女嘻嘻哈哈淫笑不停。女的是我舅媽的聲音,男的聽不出來是誰。聽見男的說:「你老公不回突然會來吧?」

我舅媽說:「放心,六點以後」。這騷貨竟然背著我在家裡和別的男人鬼混!

過了一會兒聽見咕嘰聲,好像是吃冰棍,男的說:「濺貨,好好地唆雞巴,唆的硬硬地才能日你的騷穴。」

又過了一回兒好像是操起了,聽見我舅媽說:「心肝用力日我,我騷癢的厲害,就欠雞巴操。」……後面的話哼哼咭咭聽不清楚。

又聽男的說:「我的心肝小騷貨,日的你爽快嗎?」

我舅媽說:「真爽快……美死我了……你真是我親寶貝……哎喲……」。

男的又說:「你這個欠雞巴日的賣穴貨,我操的功夫如何?」

我舅媽說:「哎唷……哎呀……我的親爸爸……親雞巴漢子……真會日穴……日死淫婦了……」。

男的說:「挨雞巴日的騷貨,母狗,多叫爺爺幾聲好聽的,我會用大雞巴日的你飛上天」。

我舅媽又喊叫說:「我是賣穴貨……我是千人日萬人操的騷穴……哎唷……我的親爸爸……親雞巴爺爺……我的倆片騷穴就是讓我的雞巴爺爺日的……」

這騷貨竟然讓姦夫操的胡亂叫床。操完穴倆人在裡面又鬼混了很長一會那男的才開車走了。

我進門後我舅媽還躺在床上,沒穿衣服,嘴巴邊還有精液,看來我舅媽把那傢伙的精液都吃了。我問她怎麼回事,她對我說,那是她公司的老闆,已來往了半年多時間。難怪她的薪水這段時期一個勁猛漲,原來是操穴錢。有幾回她回家後就趕快換內褲,洗下身,原來在公司就讓人給操了。

我說無所謂,彼此彼此,只要爽快就行,而且有錢賺。我讓她把她的老闆帶到家裡大家一起來玩,後來我們就都放開了。那老闆的舅媽也讓我給操了個不亦樂乎。

有一次我舅媽把她的倆個同事叫到我家裡把她操了個一塌糊塗,操完穴之後,一個傢伙對我和我舅媽說讓我們第二天到他家玩,我舅媽馬上同意,臨走時又把那倆個傢伙的雞巴掏出來唆了一回,說:「回到家好好養精蓄銳,把我的這倆根寶貝雞巴保養好,明天好好地操我」。

他說:「放心吧,我再聯繫倆個人,有一個以前曾經日過你的,明天讓你的騷穴過足癮。」

第二天晚上八點多,我和我舅媽到了她同事家,發現除了昨天那倆人,還有倆個人。

有一個看來以前日過我舅媽,上前就在她的倆腿中間摸了一把說:長時間沒見面,穴癢了吧?我舅媽說:就等你來操。那傢伙說:咱們今天晚上要玩痛快,我提議把咱們的舅媽(我舅媽竟然成了大家的舅媽)衣服脫光,眼睛蒙住,讓她用嘴巴唆每個人的雞巴,然後看她能不能猜中這是誰的雞巴,輪換著來,每輪下來,猜中的可以用雞巴日五十下穴,猜不中的每次罰他一百元給我們的騷舅媽。大家鼓掌同意。

我舅媽說:「不行,那我唆雞巴時穴裡沒有雞巴出入太難受。」

那個傢伙說:「唆雞巴時你的穴裡插一根塑料雞巴,要是掉出來,要拔一根穴毛以示懲罰。」

說完,從櫃子裡取出一根粗大的假橡膠雞巴,有一尺多長,直徑足有五公分,他讓我舅媽爬在地上,肥白的大屁股撅起來,手在穴眼子上摸了一下,摸了一手淫水,說:這騷貨還未操,穴裡就流了這麼多騷水。用舌頭在穴眼裡吸舔了一會,就把假雞巴插了進去,來回抽弄了幾下,把半截插在穴裡面,半截露在外面。

我舅媽說:「這假雞巴沒有真雞巴熱乎勁,但一下能操到穴心子,比較粗大,把穴眼夯的實實的,感覺挺爽快的。」

那傢伙在我舅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用一塊黑布將我舅媽眼睛蒙住,站起來說:「遊戲開始。」

我們五個人坐成一排,我舅媽就摸著爬過來抓住一個人的雞巴含在嘴裡,先深深地含到雞巴根,又用舌頭舔了舔雞巴頭上溢出的精水,看來是想通過嘴巴量一量雞巴的粗細長短,再嘗一嘗精水的味道,來判斷這是誰的雞巴,真聰明!因為五個人中有四個人的雞巴操過她,她是瞭如指掌。

屁股後面的半截假雞巴就好像母狗尾巴上下左右不停地晃蕩。第一輪下來,猜中了包括我在內的三個人,假雞巴掉出來二次,這樣我們三個人每人操了五十下,那二人分別給了我舅媽一百元,拔了倆根穴毛,又把假雞巴塞進穴裡,開始第二輪。

後來我舅媽就輸的多了,因為這幾個傢伙有的在雞巴頭上抹了蜜,有的蘸了飲料,有的把我舅媽 門邊流出的淫水擦在雞巴頭上,這樣她就嘗不出精水的味道,失敗率就逐級提高。五輪下來,穴毛就拔了十多根。

隨後我們五個人就圍成一圈,雞巴輪番在我舅媽的嘴巴來,騷穴裡進出不停,插不到的就抓住雞巴在臉上,奶頭上,肚子上磨蹭,玩了一會,有的就撐不住射了精。

我舅媽興奮的高潮連連,嘴裡喊叫:「我的心肝雞巴……用力操我……日我的騷穴……我的親雞巴……日死淫婦了……。」

一個傢伙說:「騷貨,今天要讓你過足癮,要日爛你的騷穴。」我舅媽說:「日吧……我是爛貨……淫婦……」。

胡亂操了一會,一個傢伙對正在日穴的那個說:「你先停一停,我用手操一操這淫貨的騷穴」。

這傢伙在穴上拍了倆下,一手捏一片穴皮向倆邊分開,露出穴眼裡的粉紅嫩肉,只見淫水夾雜著精液向外溢個不停,穴眼裡狼籍不堪。

他用三根手指頭抽弄了起來,另外一支手在穴門邊摸個不停,這時我舅媽的騷勁又上來了,吐出含在嘴巴裡的倆個雞巴頭,連聲喊叫:「啊……啊……恩……恩……我的親漢子……我的親雞巴爹……你把淫婦的騷穴弄的好爽快……哎喲……啊唷……我的騷勁來了……啊唷……」。

只見我舅媽渾身開始顫動,一隻手抓一根雞巴就往嘴巴裡亂塞,用手正在操穴的那個傢伙說:「快來看,這騷貨的高潮又來了,騷穴還會動」。

那傢伙用手把穴眼撐開,只見穴眼裡的嫩肉一張一合,不停地蠕動。這傢伙連忙把雞巴插進去,「撲滋-撲滋」猛抽猛插了幾下,把雞巴深深地插到穴心子裡停住不動,眼睛閉住說:「啊呀……哎喲……淫婦的騷穴會夾雞巴……爽快……哎喲……太緊了……抽不動了……不行了……我要射精了……」。

這傢伙閉住眼睛抖動了幾下,把精液射入我舅媽的穴裡,抽出雞巴。另一個馬上接著又把雞巴插了進去,不一會也射了精,前面那倆個傢伙的雞巴還在操我舅媽的嘴巴,我舅媽抓住不放,我連忙補空把雞巴插入穴裡,因為穴眼裡面裝了倆個人的精液,感到滑溜異常,大力抽弄了幾下,也交了帳。

這時前面那倆個傢伙忍不住就在我舅媽的嘴巴裡射了精,她把全部吞嚥了下去。這時我舅媽的高潮還未完全過去,一個傢伙抓住橡膠雞巴塞到穴裡進進出出弄了幾下。

我舅媽才不動了,過了一會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說:「真舒服,渾身通泰」。

她摸了一把 門說:「這幾下可把這倆片騷穴操美了,瞧,精液都灌滿了。」

那晚上我們都住在她同事家,我第二天早上八點多起來後,發現我舅媽還跟那幾個傢伙滾在一起睡覺,嘴裡含著一根軟雞巴,嘴巴邊還有精液的痕跡,那根橡膠雞巴還插在穴裡頭,穴門邊濕乎乎的,昨晚上我睡的早,看樣子他們把我舅媽整整操了一晚上,一個個睡的跟死豬似的……自從上次在我舅媽的同事家裡玩完五男操一女群交遊戲之後。

每當我倆偷情時回憶起那次的經歷,就感到特別地刺激興奮,簡直成了一副精神上的春藥,我舅媽還常常對我說,要是人更多一些可能更帶勁快活,她希望每隔一段時間來這麼一次活動,從內心講,我一想起她被幾個男人同時操時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淫態就特別興奮。

一天晚上吃完晚飯後,為了消磨時間,我倆坐在客廳一起觀看我從朋友處拿來的一盤黃片,開機一看,原來是一部人獸交媾的片子,我舅媽還是第一次看這類黃片,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臉上隨著電視畫面的變化不時露出驚訝的表情。我們看到一條德國牧羊犬被綁在牆角,那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洋婆子脫了衣服。

解開那條狗,開始用手弄那條狗的生殖器,那條狗之前也一定做過這種事了,而且看來經驗十足,那女人坐在地上,將腿張開,那條狗自動地開始舔她的陰戶,還不時將長舌頭插進她的小穴裡,我發現狗的老二開始變化,而那個女人的手也忍不住地去玩弄那根肉棒,後來,那個女人不知在她的乳房上抹了什麼。

那條狗開始舔她的乳頭,搞得她的乳頭硬了起來。當那個女人將狗雞巴插進她的嘴裡不住地舔吸時,狗的陰莖越變越大,過了一會兒,那女人轉過身趴下,那條狗撲了上去,插了好幾次之後,才在那女人的幫助下把它的陰莖插進她的穴裡,而且立刻開始抽送,一直不停地幹了她五分鐘。後來那條狗開始狂吠,倆條前腿緊緊搭在那女人的背部倆邊,屁股拚命飛速地聳動,看來它射精了。

那女人也達到了高潮,她枕在手肘上,讓那條狗可以幹得她更深,那條狗足足射了一分多鐘,而那女人的高潮比它更久,後來那條狗平靜了下來,但是它沒有將它的雞巴拔出,它伏在女人的背上,狗雞巴還插在小穴裡。旁邊一個男人抱起狗的臀部,將它往後拔,當將狗雞巴拔出女人體內時,很響亮地發出了一聲「叭」的聲響,立刻狗精由女人的陰戶流出一直流到了她的腿上。

接下來是一場人馬大戰的鏡頭,這時我舅媽顯得有些興奮,不時把我的雞巴掏出來唆舔幾下,並要我用手揉搓她的陰部。畫面上一個女人走到一匹白公馬身邊,立刻彎下腰來握住那根馬鞭,開始用手搓弄,另一個女人先在一旁看著,大約過了幾分鐘之後,她才加入行列,兩人一起玩著那匹馬的老二。

一個女人爬到馬腹下,開始舔馬的陰莖,還大約含進了那根馬肉棒四寸長。過了幾分鐘後,另一個女人也爬到馬腹下,倆人輪換用嘴含舔那根馬鞭,同時用手不停地搓弄著露在嘴外的其它部份,那根馬鞭看起來起碼有十四寸長。

舔了一會,有倆個男人抬了一個包裝精美的軟凳放到馬腹下,一個女人在上面躺下,她張開雙腿,調整她陰戶的高度,一切就緒之後,旁邊的那個女人握住那根馬老二,抵在她的陰道口前,慢慢地往前一頂,讓那根馬陰莖插了進去,大概一直插進了六寸才感到滿足,然後開始前後搖動,讓那根黑色的馬 在她的陰戶內進出。

這個女人和馬大概一直干了五分鐘後,倆人換了一下,電視內不時傳出倆個女人的大聲浪叫和失神地尖叫,最後,那匹馬嘶叫了幾聲,身子猛烈地聳動了幾下在女人的陰戶裡射了精,馬鞭抽出的時候,一大灘白色的馬精立刻湧了出來,流的滿凳子都是,射過精後的那根馬鞭還不停地滴著精液,兩個女人交替地含住馬雞巴吸吮,一直到精液滴完。

片子放完後,我舅媽的陰部已經是濕淥淥的,我說:「瞧你這騷興發的,是不是也想讓狗和馬操?」

看起來她對這人獸交戰有些吃驚,對我說:「這些洋人真會玩花招,竟然和動物也可以幹,那些女人看起來倒是很舒服快活的,不過,我可不想與動物干,除非拍片子賺錢,那是另外一回事,讓狗和馬操我覺的太賤,況且只圖一時爽快弄個什麼病就麻煩了,我還是比較喜歡讓男人們操,人數越多越刺激,陌生人最好,他們不會知道我的身份。」

我微笑著說:「還說和動物干下賤,讓一群男人輪番操你就不下賤嗎?我看你這才是真正的淫蕩下賤。不說了,先弄一會敗敗火。」

……此後的幾個月,我瞞著她偷偷在互聯網上發了一個群交啟事,應徵的人很多,我逐一地會見了願意參加的人,最後選中了其中的12位男仕。他們都具有良好的職業,身體健康衛生,長相健美,陰莖在14cm至18cm之間,事前我對他們闡明,在那兒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這麼多男人一晚上操我舅媽一個人。

但如果我的舅媽因受不了啦說「停」,那就意味著這場活動終止,每個人須交納300元的活動經費,事後不能對外張揚。這些人看了我舅媽的照片後均迫不及待地表示同意,並希望盡快組織這次活動。聯繫好人員之後,我提前在某風景區租了一座別墅,決定把這裡作為即將開始的聚會場所,然後把聚會的時間和地址通知給了每個人。

到了聚會的這天下午,我告訴我舅媽,晚上我要帶她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哇,太好了!什麼地方?玩什麼?」她興高采烈地問我。我回答她︰「先不揭曉,我準備到時給你一個意外驚喜。」吃完晚飯後,我們鴛鴦戲水洗了個澡,以使我們清醒。這時大約是晚上七點,因為晚飯時我們喝了點酒,酒精令我的舅媽雙頰緋紅,顯得比往常更加嬌俏動人。我相信那些人只要一見她這模樣,雞巴立刻回翹起來的。湊空我給別墅那邊打了個電話,知道他們都在等候了,我吩咐他們先把衣服全部脫掉,藏在小房間裡,等我們到了之後,按我的吩咐行事。

進門的時候,我對我舅媽說:「你要蒙著眼進屋,這樣等下你才會有意料不到的驚喜,若看見,就全沒神秘感了。」

她聽話地讓我把她雙眼蒙起,然後我牽著她手走進睡房。她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滿懷歡喜地等待著我送給她的意外驚喜。我讓她別動,我去給她拿禮物。

於是我悄悄把那12個人全部叫到睡房,圍在我舅媽周圍一圈。我對她說:「禮物已拿來,但還不能看,我們先脫光衣服玩一會。」衣服脫光後,我把她摁在我的胯下,把陰莖塞進她的嘴裡讓她舔吮。天啊!感覺真好。她一邊吸啜著我的陽具,雙手還握住我的陰囊輕輕地搓揉。我把她按低,令她四肢著地,我接著抓住一支橡膠假陽具,伏在她背上,從後面往她有點濕潤的陰道開始插入,她屁股一抬,假陽具便恰好順著淫水滑到裡面去了。我把假陽具在她的陰戶裡抽出插入、推進拉出地讓她爽了一陣子,不一會大量的蜜汁就從我老婆的陰道湧了出來。

我一邊繼續做著抽插動作,一邊悄悄招手示意一個男人站到她屁股後面就位,看見我舅媽那淫水四溢的陰戶,他的陰莖早已勃起得硬梆梆了。

我伸出手指做出「一、二、三」的手勢,數到第三下時,將假陽具從舅媽的陰道抽出,他立刻接上把陰莖插進去,然後徐徐地抽送起來。我們合作得天衣無縫,舅媽一點也沒發覺在她陰道裡抽插著的東西已經調了包。

那男人正抽插得起勁,我舅媽突然停止了吸啜我的陰莖,抬起頭把眼布扯開了。她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圍繞在她腦袋四周的,全都是一支支昂首怒目的大陰莖,急不及待地正準備替氣喘呼呼地在她屁股後面猛幹著的男人接班,有些忍不住的,甚至在龜頭上已洩出幾滴精液來。

我連忙對她說︰「意外吧?這些就是我送給你的驚喜禮物,希望你全部接受。」

她顯得有些興奮地說︰「當我剛開始意識到在我穴裡抽插著的是條真實的陽具時,確實有點愕然,但是既然你已把我弄得這麼興奮和滿身火熱,況且又是你送給我的驚喜大禮,豈能不受?我現在是欲罷不能,只好把它玩完。我打算跟這裡的每個男人至少都干二次,再看他們還能不能硬起來,你可以在一旁觀看。」

聽她這麼說,我便放下心來,坐回椅子上,靜靜觀看眼前這淫糜群交一幕的展開。我舅媽很快地就把三個男人拉到她面前,開始輪流吸吮他們的陽具,口中含著一根,兩手則握著另外兩根在套捋著。吸一會,又換過另一根,週而復始,一視同仁。大約兩分鐘後,她指示前面的三個人撫摸她的乳房,剩下的男人在她屁股後面排成一行隊,輪流去操她的,直至射出精液為止,接著便輪到下一位。

第一個操她的男人可能太興奮了,雖然他很小心地控制抽送速度,極力忍耐著,但還是在她濕滑的陰道裡抽送了幾下後就忍不住射了出來,我老婆雪白的屁股上沾滿了他射出來的淡白色精液。

跟著接下來的男人學乖了,他把抽送速度控制得很好,慢慢地在我舅媽的陰道裡小心抽插,但是也只不過享受了5分鐘,他的精液便裝載在我舅媽燙熱的陰道裡。第三個男人毫不間斷地接上,他用龜頭沾沾陰道口的穢液,馬上就一口氣把陰莖全根埋沒在我舅媽的陰道裡,然後把她抱起在腰間,一拋一拋地向大臥室邁去。其他人跟著過去圍成一圈在旁邊觀看,我想,接下來將會變得更為有趣。

他把我舅媽放在地上,一舉高她兩條腿就快速抽送,他狠操我舅媽時是如此勇猛,硬梆梆的陽具把她的嫩穴插得淫水四噴,發出令人興奮莫名的「吱唧、吱唧」聲,胯下的陰囊隨著他身體的搖擺而晃動,一下下拍打在我舅媽的陰門口。

我舅媽開始發出呻吟聲,雙手緊緊地摟住他的後背,他越插越快,越插越猛,終於忍不住爆炸了,他迅速把陰莖拔出來,起身往前一跨,射出的精液噴灑在她大張的口裡和興奮得扭曲的俏臉上。她「咕」的一聲把他的精液吞下,馬上又抓住旁邊另一個男人的陰莖,又吮又啜的吞吐起來。

這時我舅媽的雙手像個在水裡快要沒頂的人似地伸出亂舞,旁邊圍觀的男人走前一步,她立即左右手各執一支陰莖,飛快地套動起來,鼻子「唔……唔……」

地發出快活的呻吟聲。

這時排第四和他後面的男人再也忍捺不住了,在我舅媽後面排起的隊伍開始混亂起來,他們紛紛爭先恐後地把自己的陽具在她身上各處部位磨擦,好幾支陰莖一起擱在她嘴唇旁邊,令她一時應接不暇,不知該去含吮哪一支才好。她的嘴巴這時根本就沒有空閒發出呻吟聲,每一時間都有兩支以上的陰莖在裡面同時抽插著。

剛剛射完精的第三個男人彷彿意猶未盡,他的陰莖仍是硬梆梆的並沒有軟化下來,他隨即趴在我舅媽身上,龜頭仍糊滿精液,陰莖轉眼又插回我舅媽的陰道裡,他屁股像浪潮一樣起起伏伏,繼續努力地向她亢奮的小穴進攻,我聽見她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啊……老天……你那寶貝好硬喔……快……再快……對了對了……別停……啊……我快死過去了……」

不久後他開始第二次發射,射出的滾燙精液很快就把我舅媽淺窄的陰道灌滿,多餘的便像奶油一樣從兩人生殖器的交接縫隙間擠溢而出。他剛把還滴著精液的陰莖拔出,另外一個男人立即接上去幹她。

兩度幹完我舅媽的男人臉上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他拿起一條毛巾,擦著陰莖上的穢液坐到一邊。我眼光轉回我舅媽身上,不知何時已經有另一個男人接手在抽插著了,她的兩片陰唇這時已出現紅腫,緊緊地裹住他那根粗壯的陽具,在抽送間被拖進拉出,似乎與他的包皮粘在一起。

他不停地瘋狂抽插,絲毫沒有稍微停下來的意思,我舅媽嘴唇邊掛滿一條條的精液,一邊下滴,一邊張口大叫︰「耶……耶……噢……操我……哎呀……操我……狠狠地操我……不要停……我……哎唷……再操大力一點……啊……我太喜歡這種感覺了……」

那群男人先後不停有人射精,我舅媽的身上所有能盛載精液的地方都盛滿了白花花的精液,無論陰戶、嘴巴,甚至乳房、肚臍、腋窩、腿縫、耳孔……都是那些東西,多到能沿著她光滑的肌膚淌到地板上。

這時已記不清是第幾個男人在操我舅媽了,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已把她的陰毛糊成亂糟糟的一團,但仍然有不絕的淫水和精液從她的裡流出來,一路經過肛門滴到地板上。

正在操我舅媽的那個男人在她的陰道裡已抽送了不少時間了,他此刻好像也接近高潮邊沿,他把陰莖快速地從陰道裡拔出,蹲到我舅媽的腋旁,將龜頭按在她兩顆硬挺的乳頭上輪流磨擦,噴出的精液遍佈在我舅媽一雙美麗的乳上。

我舅媽利用雙手把精液在乳房上揉抹,塗滿得兩個乳房都亮晶晶的閃著亮光,她還貪婪地呼叫著︰「啊……好爽喔……誰……輪到誰來干我了……快……哪個都好……不要讓我的騷穴空著……」

四個男人立刻蜂湧上前,有倆人搶先把陰莖插進我舅媽的陰道和嘴巴裡,我舅媽抓住其餘倆人的陰莖放在她的乳房上亂蹭,看樣子她被他們操得爽快異常,高潮來了又來,相信連她自己也數不出有多少次。

這時後面那個男人把他的大雞巴賣力地在我舅媽陰道裡做著活塞運動的同時,其他歇息完的人亦不時地用長短不一的陰莖塞進她嘴裡抽插,然後再把精液射在她俏臉或乳房上。

後面操她的那個傢伙只是默默地不斷抽插著我舅媽那紅腫的陰戶,由始至終不吭一聲,這時他突然停止了抽送,把沾滿淫液的雞巴從陰道裡拔出來,將我舅媽狗爬式地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將雞巴套入穴裡,我這時看看表,由開始至現在已過了一個半小時了,但她卻似乎讓這些男人給操的不知道疲勞。

這時一個男人趁著空檔走到她前面,把陰莖塞進她嘴裡,令我吃驚的場面出現了,另有一個男人走到我舅媽的屁股後面,把他亢奮異常的大雞巴一點點地塞進我舅媽那早已藏有另一根陰莖的陰道裡,現在有倆根雞巴在同時操著她的已狼籍不堪的騷 。

我舅媽的呻吟聲又再度開始,她顯然是希望陰道裡能塞進越多陰莖越好,她呻吟著說︰「哦……慢慢推進去……裡有點脹……推深些……噢……真爽快……啊……倆根寶貝雞巴正在同時操我的……」

只見兩根雞巴好像有默契地在我眼前立刻此進彼出地抽送起來,「吱唧、吱唧」的淫糜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我舅媽的哼叫越來越急促,嬌軀不斷地抖顫,看來她是被操得又再高潮迭起了。

過了好一會,我舅媽全身大幅度弓起,四肢抽搐,在她享受著前所未有的一個大高潮時,那兩個男人也不約而同地把他們火辣辣的精液一齊灌注入我舅媽的陰道深處。大概是受到這令人賁張的氣氛感洩吧,在前面的那個男人也於差不多同一時間將精液射進她張大得合不攏的嘴裡。

就這樣,大約平均每個男人都射了倆次精,大部分人顯得有些累了,坐在沙發上、床上歇息,我舅媽渾身上下全是精液,我站起身,扶起滿身浸泡在精液裡的舅媽,她淫淫地看著我說,希望我也幹一下,我的陰莖在她被眾男人弄的整個過程中一直是勃起得硬梆梆的,早準備好把忍耐了兩個多小時的雞巴在她身體裡發洩一番。我藉著大量精液的幫助,毫不費力地就把陰莖一鼓作氣的插進她亢奮的穴裡,在裡面「撲哧……撲哧……」

地抽送了大約5分鐘後,就完了事。

我氣喘吁吁地問︰「剛才爽嗎?」

她說︰「噢!爽斃了。」

我對著滿身精液的舅媽說︰「你的穴一邊被大群男人輪番操著,又一邊替他們吸吮雞巴,到現在才不過二個多小時,其實我想你是希望能整個晚上都做著同樣事情才可滿足吧?」

她嬌羞地微笑一下,並且點頭同意。

這時有倆個男人過來扶著她走入浴室進行清洗,其他人則坐在客廳吃著夜宵,恢復一下體力,準備再戰。過了一會,我舅媽和那倆個幫她洗澡的男人洗完後出來了,他們三人也吃了一些夜宵,補充了一下體力。我問她還行不行,她說:「沒問題,我還想再玩一會,倒是他們有幾個的炮彈剛才可能射完了,我懷疑這幾個的雞巴今晚上還能不能硬起來。我還有點餓,再吃些這是誰拿來的奶油蛋糕。」

說完,她轉身就要去拿茶几上的蛋糕來吃。那倆個幫她洗澡的男人急忙擋住道:「別急,我們餵你吃。」只見他倆把陽具在奶油上沾了沾,沾滿後讓我舅媽唆舔陽具上面的奶油,如此反覆倒也吃了不少。其他有幾個人看了一會,陽具重新勃起,分別走上前去又操上了……就這樣一直弄到半夜12點多,一個個才興盡離去。

他們走後,我舅媽說:「謝謝你送的這個禮物,真讓人刺激。」

我說:「這樣的活動只可偶爾為之,不可沉迷其中。」

她點頭稱是……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