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畢業派對

週末女朋友小娜約好要帶她的五個舍友來我公司開畢業派對。這不,星期六一大早我就開著那輛別剋商務車到了蜀州音樂學院。不一會兒。小娜就帶著五個美女向這邊走來。一路上引來無數人回頭。我坐在車裡也禁不住輕聲吹了聲口哨。因為六女的穿著打扮實在是太性感了。小娜穿著紅色的緊身無袖衫。胸前高高的兩團隨著步子上下顫動。下身是紅色的超短裙。配上紅色的高根鞋和紫色網紋絲襪。像一團撩人的火焰般吸引人的眼球。

她的好朋友小鳳則是黑色的低胸內衣外罩著件黑色蕾絲坎肩。下麵也是一條黑色的超短裙。黑色的半截絲上方。露出一大段白嫩的大腿。一個嬌的暗夜精靈。身後緊跟著的四個美女也毫不的將她們肌膚在公共場合展示出來。有穿著露裝的加低腰短褲的。有低胸吊帶裝加超短裙的。還有遮的挺嚴實但卻薄的能清楚看見裡麵性感胸罩的。最後那個更是象把一塊半透明的布直接裹身上。上麵露出大半個玉峰。

下麵露出整條大腿的。我怎麼看也沒現鬆的下擺下的短褲或短裙在哪裡。不愧是學舞蹈的。四個女的身材好的出奇。六個美女在旁人的注視下上了我的車。小娜坐了副駕位。向我介紹了一下。原來那個露裝的叫小雲。吊帶裝的叫小君。透視裝的叫小珊。圍塊布料的叫小敏。四女禮貌的叫了一聲打過招呼。就再追問其我的事。互相嘰嘰喳喳的聊起了天。一付興奮的樣子。我帶著六女進了公司。

到了十八-。她們參觀了辦公區後麵的休息室健身室和室內遊泳池。沒來過這裡的四個女孩驚歎不已。沒想到氣派的辦公大樓裡竟然有這個奢華的遊玩場所。當聽到樓頂還有個大的露天遊泳池。都心動已。迫不及待的躲進遊泳池房間換了泳衣。要我帶她們上去。趁上午太陽不大。遊會兒泳。

電梯裡。我看到的都是白花花的玉腿玉臂。濃鬱的脂粉香和少女香撲鼻而來。不的不暗自著牙祈禱下麵的壞東西合作些。別頂個帳篷出來讓自己出醜。一到了頂樓。眾受清涼池水的引誘。

一個個嬌笑著撲進了池裡嬉戲起來。我自個在泳池邊樹蔭下的躺椅上躺了下來。叼著支煙欣賞著眾女的打鬧。「幹什麼呢?」小娜穿著泳衣。露出雪白的胳膊整個結實渾圓的大腿和細腰。渾身滴著水珠走了過。躺在了我身邊的躺椅上。攏了攏濕漉漉的長。轉過臉笑著問我。

「唉!年輕真好」小娜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指著我道。「你不也年輕嘛。一付老氣橫秋的樣子!」「呵呵。我?老了老了。哪裡像你們年人這麼有活力有精神啊!」「的了吧你!」小娜嗔了遙一眼。

「你老鬼才信。前兩天把人家弄的死去活來的時候你再不說你老了呢?」說完。小臉一下子紅了。見自顧在池裡打鬧。伸出小手偷偷捏了我大腿根一把。「暈。警告你哈。別把它惹起火了!」我壞笑著瞪了我一眼。目光停留在她胸前泳衣下的高聳上。兩粒紅櫻桃將泳衣頂出兩個凸點。「嘻嘻。我就惹!有本事在這裡來啊!」小娜故意挺了挺胸脯。嬌笑著又捏了我的大腿根一把。腳尖悄悄的伸了過來。在我的腿上滑動著。我鬱悶的瞪了一眼嬉皮笑臉的小娜。正想著要不要讓她跟自己下樓去先洩洩火。放在一的手機響了。接完電話。我沖小娜說道。

「我有事的出去一下。你們就在這裡盡情玩吧。太陽大了就下樓去玩。了別讓她們動的辦公室裡麵的東西外。其餘的隨便。吃飯的時候廚師會先打電話我的辦公室。再送上來的。你們穿好服再去接飯!」「啊?你不陪我們?」小娜撅起了小嘴。一臉的失望。「我估計下午或晚上回來。你們玩吧。沒事的!」我點了點頭下了樓。

晚上應酬完回來,打開休息室的門,一股聲浪撲麵而來,原來幾個女孩子已經開始K起歌來了,大燈被她們關掉了,隻有一隻綵燈旋轉著射出道道五彩的光線,加上光線柔和的背景燈,讓房間像極了一個KTV的豪華特大包間。見到我回來,小娜和小鳳都高興地迎了上來。「吃了晚飯沒有?」我在沙上坐了下來,隨口問道。「嗯,剛吃完沒一會兒!」小鳳點了點頭,「你呢?」「我也吃過了,對了,你們白天怎麼玩的?」「大家在頂樓玩到中午吃飯才下來,下午的時候有玩健身的,有繼續泡恆溫遊泳池的,有上網聊天的,也有睡覺為晚上通宵做準備的,嘻嘻!」

小娜笑著回答道。「哦?挺不錯的嘛,對了,晚上呢?」「這不都唱上了嘛,唱歌喝酒跳舞,反正要玩通宵,說好的,都不許睡覺!」三個人正聊著,那個圍著塊布料的小敏沖三人招了招手,大聲叫道,「聊什麼呢,帥哥,來,喝酒!」我這才看到。吧台上倒了幾杯紅酒。一邊已經放著幾個空瓶子了。看來她們已經喝得少了。我聳了聳肩。走了過去坐在高腳凳上。「美女。怎麼喝?」「來。劃拳!」小敏舉起了小手。「十五二十!」太小兒科了。我總是能在小敏出拳地一剎那看清她地手式。

然後自己以極快地動作調整一下。所以。不一會兒。小敏就連喝了幾大杯紅酒。小臉通紅高聲嚷著不來了。其我幾女也湊了過來。不信邪地跟我比試了一番。結果很顯然。我一拳沒輸。美女們各自都輸了幾大杯。「不玩了不玩了。帥哥太厲害了!」幾女紛紛跑掉。重新開始K起歌來。還別說。不愧是搞藝術地。雖然是舞蹈專業。可唱起歌來一個比一個好聽。欣賞音樂地時候,幾個美女輪流著要跟我喝酒,而且是她們隨意我得乾杯,一會兒功夫,我就被灌下去不少的紅酒。

「帥哥,跳個舞吧?」小鳳唱了一歌,臉上帶著酒意靠了過來。我起身摟著小鳳的細腰隨著音樂的節奏跳起了舞,不一會兒,其我沒唱歌的幾女也互相摟著跳了起來,毫無顧忌的小鳳整個身子都撲進了我懷裡,被我摟著在屋子中間空地上毫無步伐地轉悠著。「今天玩得真開心!」

小鳳抬起頭來,兩眼水汪汪地盯著我,小腹悄悄地湊了上來,在我的小腹上輕輕磨動著。「小丫頭!」我狠狠地瞪了小鳳一眼,下麵的壞東西藉著酒興慢慢地站了起來,硬硬地抵在了小鳳的小腹下「呀,你硬了耶!」小鳳湊到我耳邊嬌笑著,一隻小手藉著昏暗燈光的掩護,悄悄伸了下去,隔著褲子輕輕揉捏著我地堅硬。我被惹得火起,魔爪也偷偷順著兩人身體之間滑了下去,沿著她的大腿,掀起了超短裙的一角,隔著薄薄的小布片,揉搓著她火熱的花丘。

「呀!」小鳳低低驚呼一聲,身子一下子軟了下去,咬著牙躲閃著我的魔爪,「壞蛋,別摸了……你再摸我就在這裡脫光了讓你摸個夠!」我聽到她話嚇了一大跳,連忙抽了魔爪,摟著她的腰,讓兩人的小腹緊貼著輕輕廝磨起來。一曲唱罷,我剛放開小鳳,小娜就湊了過來,「老公,我也要跟你跳!」於是,在小君唱下一曲的時候,我又摟著小娜跳了起來。

「嘻嘻,老公被小鳳惹起火來了?」緊貼地小腹上一個硬硬地東西抵著,小娜一下子明白了過來,故意挺起小腹蹭了蹭,湊在我耳邊壞笑著說道。

「知道就好!」我鬱悶地瞪著小娜說道。「嘻嘻,那要不要娜娜幫你洩洩火?」邊悄悄說著,小娜的小手也偷偷伸了下去,輕輕地揉捏著我的憤怒地巨龍。「怎麼洩?」我一瞪小娜,有些鬱悶地問。「笨笨老公,洗手間!」小娜掂起腳尖咬一了下我的耳垂,哧哧壞笑著說道。我一聽,好笑地衝著她屁股用力拍了一記,悄聲說道,「那還不去?」於是,兩個人趁眾女邊唱邊劃拳喝酒鬧作一團的時候,先後悄悄溜了出來,進了洗手間。

反鎖上門,小娜一下子撲進了我的懷裡,兩個人激烈的擁吻起來,迫不及待的互相脫掉了衣物。小娜的雙峰順著我的胸膛滑了下去,跪在了我地兩腿之間,捧著柔軟的巨峰,將我滾燙的巨龍夾在了深深地溝壑一雙媚目,迷離地望著我,小嘴裡輕輕呻吟著,捧著雙峰上下摩擦起來,誘人的小香舌伸了出來,不停舔舐著巨大地龍頭。呵呵在洗手台邊,閉著眼享受這異樣的刺激,一雙魔爪在她地臉頰和肩上輕輕愛撫著。

她賣力地用豐滿的玉峰套動了一會兒,小娜乾脆趴下身子,小嘴含住了巨大地龍頭,小手扶著我的大腿,努力地張大小嘴,含進了龍身的前半截,然後用力吮吸著,搖著腦袋前後挺動起來。異樣的刺激讓我也興奮起來,魔爪扶著她的腦袋,用力挺動小腹,小巨龍在她的小嘴裡起來。我的巨龍太長太粗了,以至於龍頭都碰到了她的喉嚨,還沒插進去一半。看著身下神色哀婉的小娜,我心底湧起一股瘋狂的念頭,不管不顧地用力挺動著巨龍,把她的小嘴當成了花徑,深深地插了進去。

「唔……唔……」小娜一下子掙紮起來,小手不停不拍打著我的大腿,隻覺得我巨大的龍頭已經抵進了她喉嚨最裡麵,讓她無法呼吸,反射性的開始嘔吐起來,卻被巨龍堵著沒法嘔出來,憋得小臉通紅,眼角浸出了淚花。看著小娜一付被瘋狂蹂躪的可憐樣,我瘋般地猛挺動幾下,暗吐了一口氣,巨龍脈動著在她小嘴裡噴了起來。當我抽出巨龍時,小娜無力地坐到了地上,臉上掛著淚痕,不停咳嗽著,濃漿和著她的唾液從嘴角流了下來,滴在她高聳的玉峰上,一付的景象。

「壞蛋!差點憋死人家!」小娜緩過氣來,不依地拍打著我的大腿,嗔罵道。「乖乖,對不起嘛,誰叫你這麼迷人來著?」我一把摟起小娜擁在懷裡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討厭!」小娜嬌嗔地打了一下我的胸膛,伸出舌頭,將嘴角的濃漿舔了進去,然後手指抹著滴到玉峰上的濃漿,媚眼如絲地望著我,將手指伸進了嘴裡,故意出嘖嘖的聲音舔吸著手指上的濃漿。

這種倭國片子裡常見的動作一下子讓我亢奮起來,一把摟著小娜的肥臀將她抱了起來,放在乾淨的洗手台上,分開她修長的大腿,搭在自己腰間,身子一挺,脹得痛的巨龍分開泥濘的花瓣,深深地刺入了她那又緊又短的花徑裡,沒有停頓地猛烈起來。小娜雙手向後撐在洗手台上,挺著一雙跳動的巨峰,肥臀在我魔爪的幫助下,用力地挺動著迎合著我的進攻,小嘴裡放聲尖叫呻吟起來,「老公……好深啊……用力……再來……愛死你了……再快呀……」在我瘋狂地挺了十多分鐘後,小娜終於尖叫著被我送上了雲端。

接著我放下了小娜,讓她趴在洗手台上,修長的大腿分開,雪白豐滿的肥臀高高翹起,魔爪分開她結實的臀肉,巨龍狠狠地從後麵刺入了她的花徑,撞在了她嬌嫩的花蕊上。「呀!」小娜尖叫一聲,腦袋高高揚起,細腰塌下,肥臀高翹瘋狂地聳動著迎合著我的進攻。小嘴裡邊呻吟邊叫道,「臭老公啊……饒命……待會兒……我們……六個……讓你……盡興……這會兒……饒了我……啊……」聽到她瘋狂的話語,我更是興奮異常,巨龍也越粗大起來,飛快地在她迷人的花徑裡起來,一次比一次猛,一次比一次狠。

從牆上的鏡子裡,她自己清晰地看見自己巨大的雙峰垂在身下,隨著我挺動的節奏瘋狂搖晃著,雙峰間看下去,紫紅的粗大飛快的在自己粉紅的花瓣間進進出出,帶出一股股春水,順著她的茸毛一滴滴掉了下去……在洗手間瘋狂了許久,我折騰得小娜了四五次才放過了她,休息了一會兒,兩人又溜回了房間。我的褲子上沾著了些小娜咳出來的濃漿,於是進了屋我直接到裡間換了套休閒T恤和寬鬆的短褲才回到房間。

剛剛坐下,小鳳就湊了過來,摟著我的胳膊,悄聲說道,「不老實,跟娜娜出去偷吃去了吧?」「切!別瞎說!」我瞪了她一眼,魔爪順勢悄悄擰了擰她高聳的玉峰。「呀!」小鳳低低驚叫一聲,打開了我的魔爪,「騙誰呢,我一看你們兩個溜出去了,就知道準沒好事,結果我偷偷跑到洗手間外麵,嘻嘻,你猜我聽到了什麼?」

小鳳現了小娜跟自己在洗手間裡的偷情,我,正不知道怎麼回答,穿著露臍裝的小雲走了過來,「帥哥,來,跳舞!」我連忙起身摟住了小雲隨著歌曲節奏跳起了舞,總算是逃脫了小鳳的追問。由於小雲穿著露臍裝,我的大手隻得摟在她的腰肢上。小雲一下子覺得一個火熱的大手摟在了自己的細腰上,一股熱力順著肌膚竄遍全身,加上酒勁,身子有些軟。不知不覺,身子向著我越貼越近,胸前的玉峰隔著薄薄的衣服在我胸口不時輕輕摩擦一下,短裙下擺外光潔的大腿也不時被我短褲下大腿上的腿毛輕輕摩擦一下,好癢,好酥麻。

「帥哥,你好帥喲!」小雲的臉上越來越紅,身子越來越軟,讓我不得不更用力地摟著她的細腰。「嘿嘿,你也很漂亮啊!」「是嗎?」聽到帥哥的誇獎,小雲有些得意,扭了扭身子,胸前的高聳重重地在我胸口摩擦了一下,身子一軟,順勢倒進了我的懷裡,「假話!」「真的,沒騙你!」「哼,那你剛才還離人家那麼遠?手都抬累了!」

小雲錯著酒勁大膽地說道。「嘿嘿,這下行了吧?」我乾脆兩隻手都摟著她的腰讓她靠在自己懷裡。才洩過地巨龍在這樣香艷地刺激下再度抬起了頭。隔著短裙碰到了小雲地小腹。「嘻嘻。原來你是個色狼!」小雲湊到我耳邊輕笑著說道。故意挺著小腹摩擦了幾下。這時正笑鬧地眾女見到兩人地姿勢。一下子笑了起來。拍著手怪笑著。還有人吹起了口哨。

小君正在唱歌。於是拿著話筒高聲笑道。「哦耶。雲美女春了!」眾女一下子毫無形象地大笑起來。小雲扭過頭。得意地望著眾女。「嘻嘻。春就春。有本事你們也春啊!」說著故意在我懷裡扭了扭身子。掂起腳在我臉了親了一口。惹得眾女又是一陣狂笑。於是。接下來。酒意上頭地美女們都放開了。一個個輪流跟我跳舞。還非得要我也像摟小雲那樣摟住她們身子在我身上挨挨擦擦地。都現了我下麵地小帳篷。笑著悄悄罵我色狼。

身子卻在我懷裡扭得更加厲害。更離譜地是最後跟我跳的那個圍著塊布料的小敏,竟然在眾女的尖叫調笑聲中故意抬起一隻大腿掛在我腰間,將飽滿的小腹下麵湊到我的帳篷上摩擦了兩下,讓眾美女看清了她下麵果然隻有一件小小地丁字褲,於是紛紛狂笑著要我給她扯掉!笑鬧了一陣,小娜搶過了話筒,放肆地大叫,「下麵,表演開始!」小娜和她的室友一個個輪流站在屋子中間,隨著音樂聲響起,跳起了舞蹈,還別說,不愧是專業的,她們的舞姿都很優美,我邊欣賞邊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

特別是那個穿透視裝的小珊,竟然換上了一件漢服,剛才奔放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優雅聖潔起來隨著古箏曲的節奏她的典舞曲讓我不由自主地沉醉了。我邊欣賞邊想起了小娜關於舞蹈演員的問題,果然,這幾個裡麵,隻有小珊的玉峰大小適中,能讓人專心地欣賞她優美地舞姿。而其他幾女的玉峰都不算小,特別是小娜的最為巨大,在跳舞的時候,我的視線總不自覺要移到她的玉峰上去。表演完畢,見到我的熱烈鼓掌,美女們都很開心,笑鬧著一起連乾了好幾杯。

音箱裡傳出強烈的節奏,巨大強烈的鼓點聲像是直接敲在人心裡似的,讓人不由自主地想放聲尖叫著隨著強烈地節奏瘋狂搖擺自己的身體。話筒裡傳來小鳳的大叫聲,「美女帥哥們,瘋狂的時間到了,High起來吧!」說完關掉所有的燈,隻留著一個閃爍地射燈隨著節奏給房間裡增添了許多瘋狂的氣氛。眾女尖叫著衝到了屋子中央,高興地雙手高舉,隨著節奏用力搖晃著,柔軟誘人地腰、臀瘋狂扭動,隨著節奏尖叫著亂舞起來。

玩鬧到現在,每個人,包括我都喝了不少紅酒,在這瘋狂的氛圍裡,每個人都有些迷迷糊糊起來,動作、表情都有些誇張,顯然在酒勁下,每個人都真地放開一切,盡情地享受這個瘋狂的夜晚。酒壯色膽這話不但對男地適用,對於女的也同樣適用。隨著節奏扭動著屁股的我被六女圍在了中間。在小娜的帶領下,美女們圍著我轉著圈跳了起來,那時明時滅的光線下,我分明看了六女的眼神都有些迷離起來,望向我的眼神也充滿了春意和挑逗的意味。慢慢地,六女越靠越近,我的胳膊,胸口、背上都不停碰到柔軟高聳的玉峰,腰和屁股特別是那頂著的小帳篷,不時被一隻隻小手輕輕撫摸一下,大腿則不時碰到一雙雙光潔的美腿。

終於,小娜轉到我正麵的時候,一下子撲進了我的懷裡,小手掛在我的脖子上,柔軟的身子隨著節奏在我懷裡扭動,高聳的玉峰抵在我胸膛用力擠壓著,修長的大腿大大地分開,隨著音樂節奏,肥臀不住上下左右劃著圈,讓大腿根的飽滿花丘抵在我的帳篷上不住的磨擦,周圍的五女一下子出了高聲的尖叫和笑聲。

就在我被她瘋狂的舉動嚇了一跳的時候,小娜湊到我耳邊輕笑著說道,「好老公,喜歡這樣的安排麼?她們都不是第一次了,但也不是壞女孩,盡情享受這個瘋狂的夜晚吧!」說著小嘴印上了我的大嘴,笑著親吻了一下,一個漂亮的轉身退開,跟五女再度形成一個圓圈圍著我轉了起來。六個美女邊扭著身子邊圍著我又轉了一圈,小鳳一下子撲了過來,一邊跟小娜一樣扭著身子磨擦著我,一邊跟我親吻著,最後意猶未盡地抓著我的兩隻手放在自己扭動不停的肥臀上,讓我隔著短裙用力揉捏了兩把。

接下來,一邊轉著圈跳著,小雲、小君、小珊和小敏都分別撲進我懷裡跟我跳了一段貼麵舞,對於送上門來的豆腐,酒意上頭的我自然是不吃白不吃,於是,除了被我一一親吻過外,小雲向眾女示威般拉著我的魔爪隔著露臍裝的短衫在自己飽滿的玉峰上揉捏了好一會兒才得意地鬆開我。沒想到更火爆的是穿著吊帶短裙的小君,摟著我的時候,拉著我的魔爪從低胸領口入直接插了進去,在她的玉峰上揉捏著,至於是隔著薄薄的蕾絲胸罩還是直接掀起了胸罩,隻有她自己和我兩個人心知肚明了。而換回了半透明透視裝的小珊,則好像有點害羞,隻允許我隔著衣服揉捏了幾下她的肥臀就逃了開去。

當然,最為火爆還是小敏,不但主動拉著我的魔爪,掀起她自己那短得不能再短的衣服,讓我的魔爪直接撫在剛才被眾女看到的黑色丁字褲上,還故意學剛才跳舞的樣子將右腿掛在我腰上,讓眾女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黑色的丁字褲細帶上我不停揉搓著的魔爪,刺激得眾女高聲尖叫起來,一邊隨著音樂的節奏鼓著掌,小嘴裡叫道,「帥哥,脫下來,帥哥,脫下來!」

「嘻嘻,帥哥,幫個忙,你看誰叫得最起勁的,把她的小褲褲褲給脫了,本小姐今晚就隨你處置,怎麼樣?」小敏嬌媚地衝我笑了笑說道,小腹邊故意挺動了一下,讓我的魔爪在她的丁字褲上用力地磨擦了幾下,小嘴裡輕輕喘息了一聲。正在起哄的幾女聽了小敏的話,一下子笑得更加的起勁,邊拿眼睛望著我,見她正壞笑著沖眾女看來,一下子嬌笑著四散而逃。我壞笑著在房間裡追逐起眾女來,連立下賭注的小敏也被我追得在屋子裡圍著茶幾轉圈兒。
眾女嬉笑著躲避我的追逐,卻被我不時追上一個,故意拍拍屁股,捏捏細腰,摸摸肥乳……惹得一屋子美女嬌喘籲籲,媚聲四起,一個個捂著被我揉捏拍打的敏感部位小臉通紅,最後終於都跑不動了,不約而同一頭載倒在沙上不玩了。「哈哈,我們來玩刺激的遊戲好不好?」小娜搶過話筒,沖嬌喘的眾女和我問道。「什麼刺激的遊戲啊?讓帥哥跟你在這裡現場直播一次?」

小敏哈哈大笑著問道,眾女一聽也不由自主大笑起來,邊起哄要我跟小娜來一個激情表演。「去你的,死小敏,不知道剛才是誰恨不得讓帥哥脫了你的小褲褲呢!」小娜好笑地反擊了一句才接著說,「帥哥是我們今晚的嘉賓,自然得有嘉賓的待遇!我的遊戲很簡單,帥哥坐在椅子上,手腳放好,不許亂摸,再蒙上眼睛,我們輪流抱她一下,讓我猜是誰,帥哥猜到了就算勝,抱我的那個美女就得喝一杯酒,否則帥哥就得喝一杯!怎麼樣?」

「哦耶,好玩,好玩,我同意!」小敏一聽一下子興奮小手,其我幾女也舉動了小手,估計對於紅酒喝高了的她們,什麼遊戲都會覺得好玩吧?「那好,話先說在前麵,要是誰中途不玩怎麼辦?」「嘻嘻,誰這麼煞風景本小姐不撓得她欲仙欲死!哼哼!」小敏舉起雙手,吹了一口氣,掃視了一下眾女。估計她平時在寢室裡沒少用這招對付室友們,至少眾女一見她的表情,都同聲叫道,「要玩要玩,奉陪到底,誰怕誰啊!嘻嘻,隻是不知道帥哥有沒有膽量呢?」見眾女嬉笑著望著自己,我心裡暗笑:暈,我有什麼不敢的?吃虧的又不是我!

嘿嘿!於是裝作一付害怕的樣子,「不許故意針對我哈,不然我不來!」「太好了,那我們先請帥哥坐在椅子上!」小鳳屁顛顛搬來個高背椅子,眾女嘻嘻哈哈拉著我坐下,小娜還故意吩咐我把手背在椅子靠背上,跟個小學生似的。「嘻嘻,我來當裁判,這一輪是這樣的,」小娜手裡拿著一根毛巾揚了揚,「我把帥哥的眼睛蒙上,大家上來抱一下帥哥,我必須猜出是誰,猜對了,美女就輸了,得喝一杯酒!

猜錯了,帥哥也得喝一杯,知道了不?」「知道了!」眾美女一個個帶著酒意興奮地大叫。「好,開始!」小娜用毛巾蒙上了我的眼,接著一具火熱地身子就鑽進了我的懷裡,小手摟著我的腰,跨坐在我腿上,故意用大腿根碰了碰我頂起的帳篷,還故意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耳垂。「哈哈,小鳳!」我對小鳳的這一招再熟悉不過了,立即叫了出來,就聽得眾女一下子笑了起來,小鳳嗔怪地在我耳邊悄聲叫道,「臭老公!」

然後離開了我的懷抱。接著又一個美女摟住了我。大膽地挺著小腹碰觸著我胯下頂得高高地帳篷。小手在我胸口輕輕愛撫著。「小敏!」我從她跨坐在自己腿上時衣裙下擺地緊繃猜到了正是圍著塊布料地小敏。話一出口耳朵就被銀牙輕咬了下。「壞蛋!這也被你猜到了?」接下來。我很輕鬆地從她們地衣服或是身材上全猜對了。

小娜解開了毛巾。衝我樹起了大拇指。「帥哥真厲害!」於是。眾女不得不各自喝了一大杯紅酒。「不幹。娜娜呢?算輸還是算贏?」小敏不幹了。帶著酒意沖小娜叫道。「嘻嘻,裁判不算,反正大家輪流當裁判嘛!接下來小鳳當裁判,可以定規矩!」「太好了,哈哈!」小鳳連忙壞笑著衝了過來,搶過小娜手裡地毛巾,「我宣佈,第二輪是每個人讓帥哥蒙著眼摸胸部,哈哈,輸了的脫一件衣服!帥哥也是一樣,輸了幾次就脫幾件!」眾女一聽全部笑得東倒西歪的,在沙上倒作一團。「不幹!欺負人家穿這種衣服的!」小敏先反對了,畢竟她的衣服就一塊布似地,一脫就沒了。

「切,你自己剛才還說不許耍賴呢,大不了你當裁判的時候想用更捉弄人地規矩不就得了?」小鳳不依了。「就是,我們都不怕,小敏,沒氣質沒膽量,羞羞!」其餘幾女也許是平時被她撓癢癢撓怕了,好容易有這個機會,自然想看看她被脫掉衣服的糗樣子。「哼哼,來就來,不一定是本小姐輸呢!」小敏被大家一激,一下子答應了下來。我的眼睛又被蒙上,按小鳳的吩咐伸出了大手,接著一團豐滿柔軟的碩大玉峰湊了上來,我故意用力揉捏了幾下,大叫道,「哈哈,娜娜!」一下子聽見眾女的尖叫和笑聲,齊聲叫道,「娜娜,脫衣服,娜娜,脫衣服!」

「急什麼急,還沒猜完呢!」隨著小娜地大叫,我隻覺得腰間被用力擰了一把,雖然看不見,但用腳指頭都能想到是小娜的報復。

接下來,小珊因為玉峰在幾女間最小巧而被猜中,小君地吊帶裝是絲質的布料,滑滑地,被我猜中了。也許是剛才跳舞的時候拉著我地魔爪伸進吊帶裝裡被我捏出了感覺,小雲也被猜中了。自然最後一個小敏毫無懸念地了。小鳳取下毛巾,跟我一起大叫著要眾女脫衣服。

雖然眾女酒勁上來,都很興奮,加上跟我挨挨靠靠地,被我帶著魔力的魔爪吃豆腐吃得一個個春心蕩漾不已,不過想到真要脫衣服都還是有此些不好意思,畢竟是夏天,就算是小雲、小鳳和小娜四人也隻有上衣下裙子兩樣,而小珊和小敏更是隻有透明的衣服,一旦脫了,那可就隻有性感的內衣遮著身上三點了。見大家都紅著臉扭捏忸捏著不好意思脫衣服,小娜站了起來,「切,這有什麼?脫就脫,正好覺得熱死了!

剛才還一個個說要玩到底呢,連衣服都不敢脫,鄙視你們!」挑釁地說著,主動脫掉了那條緊身的紅色無袖T恤,露出了性感的紫色蕾絲小胸罩,一對碩大玉峰在包裹下顫動不已。一見有人帶了頭,除了裁判小鳳外,小雲也紅著臉脫掉了露臍裝那小小的上衣,露出了粉紅色的小胸罩,然後小君的吊帶小上衣也脫了下來。接著上身隻穿著胸罩的三女衝了上去,齊心合力將小珊和小敏按在了沙上,一翻笑鬧後,兩女的衣服也被剝掉,變得隻有性感之極的小胸罩和丁字褲勉強遮著兩女的敏感部位,看得我兩眼直,胯下的巨龍一下子激動得脹痛起來。

「哼,我來當裁判!」小雲挺著那粉紅色包裹的高聳衝到了我身後,將小鳳推了過去,大笑著說,「這輪的規矩是讓帥哥摸屁屁猜美女,哈哈,同樣,猜對了的話美女脫一件衣服,帥哥猜錯了的話也得脫衣服!」一旦脫掉了一件衣服,眾女一下子真正放開了,聽到小雲的規矩,一個個隻紅著臉哧哧笑著,卻不像剛才那樣有人出聲反對了。

於是,被蒙著眼的我一雙魔爪享受了五個美女那或豐滿或結實或小巧或性感的翹臀,而我魔爪在她們敏感肥臀上故意的揉捏和愛撫一下子讓眾女紛紛臉紅心熱,身子燙,眼裡都流露出無邊的春意。

結果,小鳳、小娜、小君三女被我猜對了,而興奮過頭的我在摸著脫光了衣服的小珊和小敏的時候,竟然隻顧著拉扯丁字褲的細帶挑逗她們,一時大意將兩女的名字說反了,被判輸了兩次。於是,在裁判小雲和小珊小敏的笑鬧催促中,小娜也脫掉了紅色超短裙,露出了紫色的丁字褲和紫色絲襪的蕾絲花邊,無比誘人。小君也在眾女的「威脅」下脫掉了短裙,跟娜娜、小珊、小敏一樣渾身上下隻有一套性感內衣褲了。隻有這輪的裁判小雲和徐小鳳兩女還穿著短裙,好歹遮著最神秘的關鍵部位。

而我則被命令著在椅子上坐好,眾女圍著我嘻嘻哈哈地扒掉了我的休閒衫和短褲,隻留了條內褲,被憤怒的巨龍頂得高高的,無所遁形在在眾女麵前顯示著它的威猛。現了當裁判的好處,小敏趁大家還在或羞澀或大膽地紅著臉張著嘴驚歎我那壞東西的巨大時,一下子跑到我背後,搶佔了裁判的位置,得意地沖眾女笑道,「哈哈,輪到我當裁判了吧?我的規矩是,其實我很民主的,」小敏壞笑著補充了一句這接著說道,「要麼你們輪流吃帥哥的香蕉,要麼讓帥哥輪流嘗嘗你們花蜜的味道,嘻嘻,二選一!」「死小敏,壞死了!」

眾女一下子小臉通紅,咬著牙沖小敏笑罵道,她們自然都明白小敏指的是什麼遊戲了。「呃,難度太高了?」小敏眼珠一轉,「那這樣,本小姐大慈悲給你們降低難度,怎麼樣?就讓你們每個人都騎在帥哥懷裡表演一段騎馬,哈哈!」不等眾女笑罵出聲,小敏又是嘿嘿一陣壞笑著補充道,「嘿嘿,我又沒叫你們扒開帥哥的小褲頭,也沒叫你們脫了小褲褲跟我來真的,不過,你們要都願意的話,我可管不著,嘻嘻!」

見小敏得意的樣子,眾女一下子吃吃笑了起來,眼神盯著我那高高的帳篷,卻都不好意思第一個上去試試。娜娜突然出了主意,要小敏先在我身上做做示範動作。一下子眾女一下子笑了起來,紛紛起哄要小敏先試一試。「喂,我是裁判!不需要參加遊戲的!」小敏一下子得意地笑著說道。

「切!自己都沒膽量,還想叫我們做,沒氣質啊沒氣質!」見眾女一臉的輕視,酒意上頭的小敏一下子瞪了回去,「暈,做就做,等下要是有人敢不做的話,哼!看老娘不撓得她昏死過去!」說完蒙好我的眼睛,分開修長結實的雙腿,跨坐在我腰間,小手摟著我的脖子,高聳的玉峰緊緊貼在了我的胸口,隨著她嬌軀的扭動磨擦著我。腦袋後仰,挺起胸口,一下一下真像騎馬似的在我身上馳騁起來。

敏為了示範,在我身上象真正歡好那樣縱情馳騁遙的巨龍由於被小敏那黑色的蕾絲丁字褲小布片給牢牢地擋住了,那憤怒的巨龍隔著我的內褲用力將半透明的蕾絲小布片抵得凹了進去,從丁字褲細帶兩邊露出的粉紅花瓣緊緊地含著火熱的龍頭,那強烈的刺激讓小敏的小嘴裡一下子情不自禁地出了輕輕的喘息和呻吟,主動找到我的大嘴,紅唇裡吐出誘人的呻吟,主動親吻起來。

沒幾下,小敏竟然忘隻是在做示範,激動地用力吮吸著我的大嘴和舌頭,小腹不斷前挺,讓那渾燙的巨龍越來越快地貼在花蕾上用力磨擦起來,而滑膩的春水早已將她的丁字褲那巴掌大的布片濕了個透。

眾女見她的豪放樣子,一下子楞住了,不由得身子軟、目不轉睛地望著兩人的動作。小娜悄悄從背後湊對我耳邊輕輕笑道,「老公,快,吃了她!」我一聽嘿嘿壞笑了下,魔爪不再聽話地背在身後,而是悄悄伸到了前麵,一手扶著小敏的肥臀幫著她動作,另一支魔爪悄悄撥開我自己的小褲褲,將那紫紅色的巨龍一下子解放了出來。正圍觀的眾女,除了娜娜和小鳳外,小君小珊和小雲三女第一次見到那麼嚇人的粗長和巨大,都被嚇了一跳,不由得捂著小嘴倒吸一口涼氣,腦子裡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可怕的東西進了自己緊窄花徑的情形,估計連自己嬌嫩的花徑都得被撐壞吧?

心裡有些害怕,雙眼卻目不轉睛地盯著,生怕眨了下眼就錯過了好戲,一個個屏住呼吸期待著那粗大的東西鑽進小敏不停挺動的肥臀下那粉紅濕滑的肉縫中。小敏正閉著眼陶醉在我強烈的男性氣息裡,邊奮力磨擦著我邊腦子裡一片空白地享受著磨擦地快感。突然覺得肥臀被一雙魔爪抬離了巨龍,於是她的小嘴裡一下子出了難耐的呻吟,扭動著肥臀,再度湊上了那堅硬的粗大。

才磨擦了兩下,小敏一下子大聲呻吟起來,一雙迷離的媚眼睜開,有些驚訝地望著我。原來,她感覺到自己那從丁字褲細帶兩邊綻放的粉紅花瓣緊貼著的不是我那剛才被自己春潮淋濕的內褲,而是一條火熱滾燙地粗大。正在她驚訝地望著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隻見我衝她壞笑一聲,接著一隻魔爪扯開了丁字褲的細帶,然後一個巨大的東西抵在了自己的花瓣上,然後肥臀被我兩隻魔爪緊緊捏著用力向下一按,我地小腹同時也用力向上挺了起來。

「呀!……」小敏尖叫一聲,隻覺得我那粗長巨大的滾燙一下子擠開了她嬌嫩的花瓣,順著春潮氾濫地緊窄花徑深深地刺了進去,猛地撞在了她柔軟嬌嫩的花蕊上。雖然也有過幾次經驗,可我的粗大堅硬和長度是她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小敏隻覺得兩腿之間被楔入了一個巨大地棍子似的,酸脹中略帶著一絲絲疼痛,一瞬間,她甚至有被我的巨大剖成兩半的感覺,隻來得及尖叫一聲就不停倒吸著涼氣說不出話來,小手死死摟住我的脖子連連示意我不要動。

隨著小敏的尖叫,目不轉睛地小珊幾女也倒吸一口涼氣,心底再一次不約而同地想到要是這麼巨大的壞東西插進自己地花蕾裡會不會被插裂啊?我沒有理會小敏的示意,雙手捧著她地肥臀,小腹一收,輕輕將巨龍抽出了大半,在小敏才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再次狠狠地撞了進去,惹得小敏又是一聲高亢地尖叫。於是。在房間裡眾女地注視下。小敏地嬌軀一次次被我頂起來。一次次出高聲地尖叫。

我地動作越來越快。小敏地尖叫也越來越高亢婉轉。慢慢地變成了興奮地呻吟。「啊……帥哥……輕點……有力……快來……再用力……」。隨著小敏旁若無人地興奮尖叫呻吟。她雙手扶在我肩上。跨坐在我懷裡。肥臀劇烈挺動。迎合著我越來越猛烈地進攻。包括小鳳和娜娜在內地五女目瞪口呆地注視著兩人地瘋狂表演。隻覺得小臉通紅。身子軟。慢慢地。五女不知不覺地退回到沙上勉強坐下。

眼睛卻一刻也捨不得離開椅子上瘋狂歡愛著地男女。不知不覺間。五女先後現了自己大腿間一片滑膩。一下子羞不可抑。特別是娜娜、小君和小珊三人。剛才輸得脫掉了衣裙。隻穿著性感誘人地蕾絲小褲褲或丁字褲。一下子雙手緊緊摀住了大腿根。不停湧了地春水早把小褲褲地布片濕透了。再繼續就得遭殃了。被我地巨龍瘋狂地攻擊了近半個小時。小敏終於不停尖叫起來。肥臀劇烈挺動著。小手死死摟住了我地脖子。「呀……帥哥……用力……快……來了……來了……呀……」在她瘋狂地尖叫呻吟中。肥臀猛地扭動幾下。死死抵在我小腹下。

全身顫抖著被我送上了去端。噴射出一大股春潮。然後軟軟地倒在了我地懷裡。、輕輕將身上地小敏從身上挪下來。讓她躺在沙上。我這才現五女在一邊地沙上躺作一堆。一個個小臉通紅。小娜和小鳳更是放肆地閉著雙眼在自己地玉峰和大腿間撫摸起來。小嘴裡也出難奈地呻吟。小君小雲和小珊雖然沒有那麼放肆。但也死死盯著我那滑膩粗大地巨龍。捨不得移開目光。

小手也明顯偷偷地在大腿間輕輕滑動。半躺在沙這端的小雲也雙眼迷離地望著我,一隻小手伸進她還穿在身上的超短裙裡不停動著,另一隻小手用力捏著自己粉紅蕾絲小胸罩下的玉峰,見到我色色地盯著她誘人的身子,不但沒有害怕,反而用力挺起胸口,小舌頭伸出慢慢地舔著自己的下唇,帶著挑逗的表情望著我。「嘿嘿,讓帥哥來幫幫你吧,乖小雲!」我壞笑著走了過去,將小雲的超短裙翻到腰間,雙手抓住她紫色絲襪包裹著的美腿用力分開,環在自己腰間,將那高昂著的巨龍向她兩腿之間湊了過去。「帥哥……來……啊!……」

被剛才的現場直播刺激得春心大動的小雲興奮地將自己早已濕透的丁字褲小布片撥到一邊,挺動著肥臀,兩眼死死盯著那滑膩的巨龍一下子分開自己粉紅的花瓣,堅定地向自己最深處挺進。強烈無比的飽脹和酥軟讓她興奮地高聲尖叫起來,不知輕重地挺動著迎合了幾下,就被我一陣猛烈的進攻不停撞地她花蕊上,尖叫聲中,再也不敢挺動肥臀了,隻張著小嘴不停倒吸著涼氣努力承受著我的巨大和衝擊……

在小雲終於適應了我的巨大,開始努力挺動肥臀迎合我的時候,一邊的小君終於忍不住難奈的酥癢,不顧羞恥地將我正在小雲的玉峰上揉捏的魔爪拉了過來,引導著我扒開自己的黑色蕾絲胸罩,揉捏著她脹痛的玉峰。然後再拉著我的魔爪,來到一片泥濘的大腿根間,挑起丁字褲的細帶,在她火熱的粉紅色嬌嫩花瓣上揉搓起來,雙腿緊緊夾著我的魔爪磨擦著,小嘴裡難奈地呻吟著。

當小雲尖叫著終於被我送上雲端時,小君再也忍不住身體內入骨的~癢,一下子騎在我的腰間,小手捏著我那猶帶著小雲噴射出的滑膩春水的巨龍,迫不及待地向自己流著春潮的花徑中湊了上去。然後小手撐在我胸口,邊扭動細腰,讓巨龍分開緊窄的花徑慢慢地擠了進去,抵在那酥癢的根源,也就是柔嫩的花蕊上。

咬著牙適應了一下,小君就迫不及待地閉著眼忘情呻吟著,扭動著肥臀,在我身上用力馳騁著,小嘴裡也開始呻吟著胡言亂語起來。我半躺在沙上,欣賞了會兒小君在自己身上瘋狂挺動的刺激場景,轉過著,見小敏和小雲兩人閉著眼躺在沙上,滿臉都是滿足的極樂表情,搭在沙上的美腿無力地分開,兩女那誘人的緊窄肉縫間,還慢慢湧出剛才在我們時我噴射在她們花蕊裡的濃漿。

而一邊的小鳳和娜娜兩女竟然摟抱在一起互相安慰起來。而最後那個小珊,小臉通紅,眼神裡充滿了春意,卻銀牙死死咬著下唇,看樣子我跟三女的大戰讓她快要不能自已了,正苦苦支持著不向我撲來。見到小珊那飢渴的雙眼滿是嬌媚地望著自己,我壞笑一聲,由著小君在我身上忘情地挺動,鷹爪飛快伸出,一下子拉開小珊捂著大腿根的小手,撥開丁字褲的細帶,按在那早已濕得一塌糊塗的花丘上,用力揉搓起來。

「呀……」小珊小嘴裡驚叫一聲,花瓣上強烈的酥癢一下子竄遍全身,嬌吟一聲身子不停抽搐,一大股春水噴了出來,淋了我一手,還有不少噴得老高,淋在了地毯上。潮噴?望著小珊噴出的泉水般的春水,我一下子國片子裡某些女優的絕活,一下子興奮起來,中指和食指一下子插進了小珊抽搐著的花徑,用力地扣挖起來,得意地欣賞著小珊一次次被自己刺激得噴出清亮滑膩的春潮。當小君終於尖叫著洩了身子軟軟倒下後,我一把抱起被魔爪的洩得迷迷糊糊的小珊,讓她雙腿著地,趴在了沙邊上,用力分開她的肥臀,巨龍猛地刺了進去,在她放肆的尖叫聲中,飛快地起來。

沒想到剛才舞蹈那麼好看的小珊竟然如此的內媚悶騷,在我的進攻下,她的聲音叫得比誰都大,奮力扭著她柔軟的腰肢,聳動著肥臀,讓我的小腹在她結實的翹臀上用力撞擊著出啪啪的聲音。在她尖叫著洩了一次後,她不但不像其我幾女一下癱軟下來,反而呻吟著撲向了我,跨坐在我腰間,扭動著肥臀將我的巨龍吞了進去,忘情地馳騁起來……

好容易餵飽了小珊,小心將爽暈過去的她放在沙上,我轉身摟著小鳳和娜娜兩女滾到了床上,用魔爪和巨龍不停地安慰著飢渴萬分的兩女,將她們數度送上後,不知疲倦地我又衝向了還軟在沙上的小敏……整整一夜,床上、沙上、地毯上、茶幾邊、吧台邊……到處都留了了幾女一灘灘混合著我濃漿的春潮,到最後天都快亮時,我才摟著再度被我弄暈的小鳳擠著眾女躺在了床上,這時,其餘幾女早已要麼直接被我弄昏睡過去,要麼累得昏睡了過去。

六個如花般嬌嫩的少女被我折騰得沒有一絲力氣,而我也終於覺得有些累的感覺,於是摟著小鳳柔美的嬌軀呼呼大睡起來。我這一覺直睡到快中午才醒來,睜開眼,看著床上和沙上六女玉體橫陳,我才真正清醒過來,回想起了自己與眾女昨晚酒勁上來有多麼瘋狂。正苦笑間,懷裡地小鳳迷迷糊糊動了動身子,也許是感覺到大腿上一個硬的抵著不舒服,扭了扭身子,閉著眼就伸出了小手,卻一把捏住了我醒來後就昂著頭的巨龍。套弄了幾下,小鳳一下子清醒過來,睜開眼見我正低下頭望著自己,一付壞笑的表情。

「呀!」小鳳輕呼一聲,躲進了我地懷裡,小手卻捨不得鬆開似的,仍緊緊握著我那粗大的滾燙,輕輕套弄著。「小鳳寶貝。醒了?」我低下頭。邊吻著她地耳垂。魔爪卻悄悄地滑進了她白嫩地兩腿之間。在她地粉紅花瓣上輕輕揉搓起來。不時挑逗一下那粒小小地相思豆。在我地挑逗下。小鳳很快就陷入了激情之中。雙眼迷離。水汪汪地盯著我。大腿開合著。不停夾著我地魔爪。小手也更加用力地套動著那滾燙地巨龍。

終於再也忍不住花徑深處那難耐地瘙癢。呻吟一聲。分開雙腿跨在了我身上。小嘴雨點般親著我地嘴和臉。肥臀扭動著。春水湧動地花蕾湊到了巨龍上。輕輕搖動著。將憤怒地巨龍吞了進去。讓它順著那火熱潮濕地花徑。深深地刺進她嬌嫩地花蕊。滿足地歎了口氣。小鳳抱著我。讓自己地玉峰緊緊壓在我寬厚地胸膛上。搖擺著細腰。挺動著肥臀。瘋狂地尖叫著享受起來。

兩人地瘋狂動靜讓眾女一個個都驚醒了過來。一下子回想起昨晚酒後地瘋狂。不約而同地感到不好意思。一個個都閉著眼繼續裝睡。小鳳地呻吟聲和兩人挺動中出地啪啪聲卻讓眾女一個個臉紅耳熱起來。雖然閉著眼不敢看兩人地姿勢和動作。可傳來地聲音卻不停提醒著她們回想起昨晚自己在我身下婉轉承歡地嬌弱樣子以及當時欲仙欲死地無邊快感。於是。眾美女地呼吸聲不約而同地急促起來。小臉也一個個通紅。特別是小敏。

甚至她已經開始偷偷地磨擦著自己地雙腿。小手也悄悄地伸到了大腿根處。當小鳳放聲尖叫著軟倒後。我壞笑著看了看強裝睡著地眾女那春意盎然地表情。大搖大擺地光著身子來到沙上躺著地小敏身邊。分開她地雙腿。巨龍順著早已泥濘一片地花瓣。猛地刺了進去!小敏再也沒法裝睡了,清醒狀態下,更加地覺得我巨龍的火熱粗壯與可怕的長度,一下了尖叫了起來,雙腿緊緊夾在我腰間,挺動著肥臀放肆地迎合著我的兇猛進攻……

當六女被我挨個擺平後,仰躺在床上沙上的她們再也沒了昨晚的矜持,勉強吃過我叫上來的飯菜,一個個恢復了精神,光著身子就衝進了恆溫泳池嬉戲起來。我也壞笑著跳進了池子,魔爪東摸一下西捏一把吃著眾女的豆腐,興致上來,抓著一個就抱出池子,滾在池邊的厚絨墊上挺著巨龍~伐一番,惹得眾女嬌聲求饒不已,一個個小臉通紅、滿臉的春情。折騰了許久,我被眾女推回了休息室,沒過一會兒,六女風情萬種地進了房間。

正躺在床上看電視的我一下子坐了起來,隻見小鳳和娜娜兩女穿上了公司的製服,而小雲和小君穿上了空姐製服,小敏和小珊則將那兩套護士的製服套在了身上。被改造過的性感製服穿在她們年輕美麗的嬌軀上是那麼的令人熱血沸騰,我壞笑著大叫一聲就要撲過來,卻被小娜嬌笑著攔住了,示意我乖乖地躺在床上。我舒服地躺在床上,欣賞著六女扭著結實白嫩的修長美腿,邁著誇張的貓步慢慢走到床前,一邊還故意解開了製服上那幾粒關鍵的扣子,低下身子,由著我色迷迷的目光從她們胸口處探進去欣賞著透明情趣內衣裡的無限風光。

六女媚眼如絲,春意盈盈地盯著我,來到床邊,爬了上來,分別趴在了我的兩邊,六具各具情趣的肥臀翹得高高的,誘人地搖擺著,六雙小手輕輕撫上了我的臉、胸膛、小腹和大腿,六條滑膩的小香舌在我的臉上、胸口和大腿上來回輕舔著。我舒服地閉著眼,享受著小鳳和娜娜對我嘴唇、鼻尖、臉頰和耳朵的親吻,感覺到趴在兩邊的小雲和小君那靈活的小香舌在自己胸口遊走著。

突然我被小鳳親吻著的嘴裡出一聲悶哼,原來,趴在我大腿兩邊的小敏和小珊竟然配合著用小嘴吞吐起我粗大的巨龍來,尤其是正含著龍頭的小敏,正努力張大小嘴,讓巨龍深深地抵到了她的喉嚨上,並用力吮吸著。小珊也將我的兩粒大丸子吸進了嘴裡,邊吮著邊用小香舌輕輕攪動著那兩粒。

我被六女服侍得暗爽不已,一邊閉著眼享受著美女的小嘴服務,一邊伸出魔爪,在小鳳娜娜和小雲小君的嬌軀上來回亂摸,沒多大功夫,四女的扣子全被我解開了,連透明的情趣胸罩也被我推了上去,製服的裙子更是被推到了腰上,露出光潔的女膩肥臀輕搖著,隻有一條細細的帶子般的丁字褲在我的魔爪下被撥到了一邊,完全沒能保護到四女那粉紅嬌嫩的花蕾,被我一番揉搓,紛紛湧出了清亮的春液,小嘴裡的呻吟此起彼伏。

小珊和小敏一起舔舐著我粗長的巨龍,聽到四女的高叫低吟,也情不自禁地用力吞吸著巨龍,邊伸出小手不停揉搓著自己的玉峰和大腿根,小嘴裡含糊地呻吟著。悶騷的小珊再也受不了花徑深處那難耐的癢感,推開小敏的腦袋,一下子跨坐在我腿上,分開丁字褲的細帶,將的花蕾湊了上去,咬著牙一挺肥臀,尖叫著讓巨龍深深地插了進去,瘋狂地挺動起來。

我的巨龍驟然被套進了一個不停蠕動的緊窄火熱裡,爽得倒吸一口涼氣,兩隻魔爪一下子用力地插進了娜娜和小雲的花徑裡扣挖起來,一時間,娜娜小雲和小珊都高聲尖叫起來,不停搖擺著肥臀享受著無邊的快感……整整一下午,六個青春美少女穿著淩亂不堪的製服,無力地癱在床上,被我輪流在她們青春美妙的少女上無止境地洩著激情,呻吟和尖叫此起彼伏,房間裡充滿了男女精華混合的氣息。直到晚上,眾女才緩過勁來,撐著身子清洗掉一塌糊塗的痕跡,結束了這次荒唐無比的畢業派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