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車上的農村少婦

 

記得那是在05年的夏天,我同往常一樣,坐上從廣元開往成都的長途班車,汽車在下午五點準時開車了。這是一輛中巴車,車不大,但車上的人也不多,車起動後座位還沒有坐滿。

車子在開出廣元的途中,陸陸續續又上來了幾個人。當汽車剛駛出廣元市的時候,車又停住了,車門開處,上來了兩個人。我抬眼看去,好像是一對農村夫婦,那個男人看上去有五十左右歲了,而那個女人看上去卻只有三十幾歲的樣子。

這時車上幾乎已經坐滿了,只有我坐的這個最後排的左面最靠角的地方有一個坐位。這個男人看了看,示意要那個女人坐在這個坐位上,而他自己則只能坐在司機旁邊的機器包上了。

汽車起動了,這個女人的丈夫坐在司機的旁邊開始和司機聊天,而我也開始細細地觀察起我的這個鄰居來了。

雖然這是個農村婦女,但是卻帶著一種農婦的特有韻味,高高的個子,皮膚雖然黑些,但卻很細膩。尤其讓我動心的是她那兩個高高聳起的乳房,因為天氣很熱,出了一些汗,一件針織的半袖汗衫已經幾乎貼在了豐滿的乳房上,很明顯,她裡面連乳罩都沒有穿。

因為這裡是山道,車子走起來總是晃晃悠悠的。中巴的車坐本來就不是很寬,她長的是強壯豐滿,我也是不瘦,所以我們兩個坐在一起就是人挨著人,緊緊地擠在了一起。隨著汽車的顛簸,我看到她那兩個誘人的乳房也在一顫一顫的,好像在不住地招呼著我。

我的心動了,隨之褲中的傢伙也開始蠢蠢欲動,將我的褲門頂得高高的。這時那個農村少婦好像已經發覺我在出神地觀察她,也開始慢慢地打量我,當她看到我直立的褲門時,臉微微一紅,衝我輕輕一笑,就趴在了前排坐位的靠背上。

我陶醉了,我真的不能自持了,我想要她,我顧不了那麼許多了,我一定要她。

車子在開出幾站後,陸續有人下車了,最後在和我同一排右側坐位上的人也下車了,後排只剩下我們兩個了。我的心砰砰地跳了起來,我要開始行動了。因為她趴在那裡,右側的乳房正好在我這邊。我開始用胳膊去碰她的乳房,見她沒有反映,就改用抱著肩的姿勢,將右手壓在左胳膊的下面,用手指去輕輕地觸摸。

我見她還是沒有反映,這時我放心了,她是默許了。

這時我大膽地伸出右手,慢慢地、盡情地在她兩個乳房上撫摩著,慢慢地捏著揉著。不久她就開始有了反映,兩個乳頭逐漸地挺立了起來。她仍然趴在那裡,這樣也就更方便了我的撫摩,突然她抓住我的手,我一驚,卻見她將我的手引到了她的背心裡面,我明白了,她是要我從裡面摸,也許這樣更痛快些。她的皮膚太細膩了,我的手從她的腹部慢慢地向上摸去,啊!她的乳房簡直是太令人神往了。堅實而柔軟,雖稱不上是毫乳,但絕對是城市婦女所沒有的那種軟中硬,硬中柔的感覺。

我閉上眼睛,細細把玩著、盡情享受著,反覆、輪流地捻著兩個乳頭。慢慢的我發現她有了反映,身體在不安地扭動著,這好像在鼓勵我,繼續啊!

天漸漸黑了下來,山區的路是沒有路燈的,車裡也不開燈,這更方便了我們的活動。當車開到山腳下,就要過隧道的時候,車子突然停了下來。

「唉!這個破隧道啊,準是又堵車了,大家耐心等一會吧。」司機和大家說。

我的心卻是樂開了花,真是天助我也,可以讓我們盡情地多享受一會了。我衝她會心地笑了笑,她也朝我羞澀地笑了一下,我們在繼續著這開心的活動。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車裡越來越黑,幾乎已經看不到對方了。這時從前面傳來消息,說是一輛拉煤的車卡在了隧道裡,正在想辦法,恐怕一時半時的過不去了。車裡的人都沒有辦法,只能在車裡等待,而這長時間的等待,卻給我們提供了最大的方便。

我將左手從她後背的背心下面伸了進去,撫摩著她的後背,又從後背伸到腰間,輕輕地攬住了她,稍一使勁,她順從地依偎在我的懷裡。這時,我的那個家伙再度地爆發了,沒有辦法,我只好拉開褲門將它釋放了出來。我拉著她的手,引向我的那個傢伙,她的手剛一碰到它,就想觸電一樣,突然將手縮了回去。

當我再次拉著她的手時,她輕輕地握住了它,並上下地捋著,她將嘴湊到我的耳邊用濃重的山西話輕省地問:「它怎麼這麼大啊?」

我笑著朝前邊看了看:「他的沒有這麼大嗎?」

「才沒有,小的不行噢。」說完就伏下身去,一口將我的傢伙含在了嘴裡。

我沒有料到她會這樣的痛快,就小聲地問她:「看來你含雞巴是很內行的,在家經常給他含吧?」

「才不,他倒是總想讓我含,可是含在嘴裡軟軟的,就像一個大豆蟲,噁心死啦,如果像你這樣的雞巴,天天讓我含我都樂意。」

說完,就用舌頭輕輕地舔我的馬眼、龜頭和龜頭溝,一陣陣酥酥麻麻的感覺直衝大腦。然後,她又將我的雞巴整根的吞在嘴裡,一邊將頭上下移動著,用嘴套弄著雞巴,一邊用手在下面使勁地捋著。我的兩隻手也沒閒著,在使勁地揉搓著她的兩個大而挺、堅而柔的乳房,同時捻動著兩個堅挺的乳頭。

在她嘴套手捋兩面夾擊下,我就感到從後背傳來一股熱流,我兩條腿伸的直直的,身上的肌肉都蹦緊了,一種不可言狀的快感向我襲來,我知道即將發生的事情,她可能也意識到要出現的情況了,手加緊了捋動,但嘴卻要離開,我立即將她的頭按住,這時,隨著雞巴在她嘴中的一陣陣跳動,一股股精液全部的射進了她的嘴裡。

射精後,我身上立即癱軟了下來,她也含著我的雞巴,趴在我的腿上好久沒有動彈。一會,她又像嬰兒吸奶般的一下一下地嘬著我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好像要嘬盡雞巴裡殘留的精液。這時,我的雞巴在她溫柔的吸吮下,又慢慢地恢復了陽剛之氣,比剛才更粗更大地塞滿了她的小嘴。

她嚇了一跳,馬上吐出雞巴抬起頭來悄聲對我說:「你太厲害了,這麼快就又立起來了。你太壞了,剛才差點沒把我給灌死,你的那東西出的太多了,我在家都從來沒吃過他出的那東西。」

說完,抬起身向前看了看她的丈夫,但是這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車裡什麼也看不到,而且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耐不住寂寞而睡著了。

我們兩個緊緊地摟抱著,她的手始終沒有離開我的雞巴,一邊用手套弄著,一邊小聲地叨咕著:「愛死我了,愛死我了。」

我的手慢慢伸向她的褲帶,她好像感覺到了什麼,用手緊緊抓住褲帶:「這可不行,讓他發現了就完了。」

我輕聲說:「你含也含了,吃也吃了,我連摸摸都不行嗎?」

她聽我這樣一說,就慢慢的鬆開了褲帶:「可只准摸哦。」

我的手順著她的腹部慢慢地向下摸去,哇呀!原來裡面已經是汪洋一片了,我看了看她:「不讓我摸,是不是因為這裡已經氾濫成災啦?」

她不好意思地說:「還不都是你壞。」

我的手在裡面輕輕地摸索的,濃密的陰毛長滿了洞口的上端和兩側,雖然被淫水浸得濕膩膩的,但更加顯得性感十足。我的手繼續向下伸著,這是一個十分整齊的屄,摸著就可以想像得到她的潔淨。我緩慢地輕撫著大陰唇、小陰唇,用手指輕輕在陰道口劃著,我並不急於將手指插進去,最後,摸到了已經漲大了的小豆豆—陰蒂。我慢慢揉著它,每揉一下,她的渾身就抖動一下,我漸漸加重了力量,她終於堅持不住了,拚命地樓著我,為了不發出呻吟聲,用嘴拚命的吻我,將舌頭伸進我的嘴裡,使勁地攪動著。

最後,她實在是忍耐不住了,伸出手,將我摸著她陰蒂的手使勁地向下按,我也順從地將手移向陰道口,藉著濕滑的淫水,毫不費力的,我的兩個手指已經滑進了她的陰道。手指進去之後,我故意的不動,最後她沉不住氣了,狠狠地揪了一把我的雞巴:「壞蛋,你咋不摳啊?」

我笑了笑說,「怕你受不了啊。」

說完,我的手指就在她的陰道裡緊一陣慢一陣地摳著,一會抽插、一會旋轉、一會抽出手指,在她的陰蒂上捻一下。她用兩隻手緊緊地抱著我,將嘴貼在我的耳邊,輕聲地呻吟著:「好哥哥你真會玩……玩死我了……美死我了,使勁摳啊……啊……別停……別停,再摳摳豆……對,就是那……美死我了……啊啊…

…不行了……「

突然,我感覺到她陰道裡一陣痙攣,人也像僵了一樣,不顧一切地樓著我的脖子,瞪著眼睛,挺直了上身,將陰道緊緊地壓在我的手上,我知道她的高潮到了,我將三個手指伸進了她的陰道,在裡面旋轉地攪著,這時我就覺得手指一熱,一股清泉噴發了出來。

她軟軟地倒伏在我的身上:「你是怎麼摳的,把我的陰道給摳漏了吧,怎麼流出這麼多的東西啊,流出來的是什麼,是血嗎?這可咋好啊,我可從來都沒象今天這樣啊。」

我用手將她的陰道口摸了一把,又將手伸到她的鼻子下:「你聞聞是血嗎?」

「那是什麼?」

我一邊親吻著她,撫摸著她,一邊給她講女人高潮的生理現象。

她好奇地問:「那我剛才就是高潮了嗎?」

我說是,她說:「那我結婚十幾年了,為什麼一次都沒有過啊?」

我說那怎麼可能,她說:「就是,我們每次都是那樣,他說要來一次,我就讓他來一次,他進來後,就使勁頂,頂個三五分鐘他就出了,我剛感覺到美,他就完事了,有時我半夜睡著了,他想來一次,我還迷糊著他就插進去了,等我醒了,他已經射完了。」

我明白了,她遇上了一個不負責任的丈夫,結婚十幾年了,竟然沒有嘗到一次高潮的滋味,今天如果不是碰上我,恐怕這一生都不會知道高潮是什麼滋味了。

我直起身看了看表,已經是將近半夜12點了,再看看車裡的人,包括司機在內,已經都統統睡著了。

我吻著她的眼睛、耳垂、脖子,輕輕撕咬著她的乳頭,手繼續摸著她的陰道、陰蒂。慢慢的,我發覺她的呼吸又在加重,一隻手樓著我的脖子,一隻手不停地捋著我的雞巴。

「讓我給你來一次過癮的好嗎?讓你品嚐品嚐真正美的滋味。」

「在這?我怕。」

「沒關係,你看他們都已經睡著了,我們輕一點就可以了。」

她猶豫了一下,沒有說話,算是默許了。

我讓她趴伏在座位上,將褲子脫下至膝蓋,我跪在她的身後,將我那早已硬得難受的大雞巴插進了她的陰道,只聽到她輕輕地噢了一聲,我說你可要堅持住啊,一會就美了。我開始只是輕輕地抽插,她的陰道真是美極了,嫩嫩的,每抽插一次都感覺到她緊緊的陰道壁總在試圖夾住我的雞巴。

我用兩手牢牢抓住她的胯部,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加大了插入的深度,我已經感覺到我的龜頭與她子宮頭的碰撞了,每碰撞一次,她的渾身就要顫抖一次。最後,我用雙手從後面摟抱著她的雙乳,讓她直起身來坐在我的雞巴上,我發現她已經有些忘我了,坐在我的雞巴上開始扭動著臀部,嘴裡小聲地發出「啊…啊…」的聲音。

我從她陰道中抽出雞巴,準備換個姿勢,她馬上用手抓住我的雞巴:「不要出來,我要,我要,快插進來啊。」

我坐在車坐位上,讓她面對著我,她手扶著我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然後一點一點地坐了下去,當坐到三分之二時,她說,這樣不行,插的太深了,頂的慌。我說你再試試,慢慢地往下坐,這時,我的兩手樓著她的腰一使勁,我的雞巴一下就連根都愛滋攜帶者進了她的陰道,我感覺到我的雞巴好像插進了她的子宮。

「你頂死我了。」她輕呼了一聲,就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我知道,她是怕自己喊出聲來。

我開始了我的運動,我用手抬著她的臀部,輕輕向上移,然後又抱住她的腰輕輕往下坐,這樣反覆幾次後,她開始適應了,慢慢地開始自己上下套弄起來了。

她雙手樓著我的脖子,我的雙手捻著她的兩個乳頭,逐漸她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一邊套弄著一邊說著。

「哎呀!你的雞巴怎麼這麼粗這麼大啊。」

隨著一聲聲輕聲的浪叫,她狠狠地將我的雞巴連根插進了自己的屄裡,渾身蹦緊,兩手死死地摳著我的後背,一股陰精澆在了我的雞巴上,我的龜頭被著熱熱的陰精一激,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像開了扳機的水槍,大股大股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

我們兩個就這樣緊緊地相擁著,我的雞巴還插在她的屄裡,我們已經沒有力量再動,我們也不想動,就這樣肉體相連地感受著彼此。

一會,她在我耳邊悄悄說:「我要給你生個小兒子,讓他和你一樣,也長一個這樣的大雞巴。」

半夜一點,前面的車子開始動了,此時,我們已經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了,不過我們還是相互擁抱著,在不停地接吻,回味著剛才美好的一刻。

半小時後,她丈夫在前面喊道:「秀雲,別睡了,前面咱該下車了。」

這時,她伏在我的耳邊輕輕說道:「謝謝你,讓我知道了什麼叫做真正的愛,也讓我真正感受到了愛的高潮,但願下次坐車還能碰到你。」

車停了,她和丈夫下車了,我回頭向逐漸遠去的她望著,唉!這真是長途車上半夜情啊!

【全文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