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教育

首先我得承認我是個色鬼,是個不折不扣的色鬼。

早在幼稚園時代我就開始不停的玩弄我的小雞雞,儘管那與色情的臆想無關。

上了小學後,我繼續這個課餘愛好,鍥而不捨。但和肉體上的成熟相反,在思想方面我卻還近乎於白癡,當然我指得是關於那個方面的,因我在手淫的時候基本上不往女人方面想,原因是根本就不知男人和女人脫光了以後會幹些什麼,而我的想像力也沒有達到如現在這般出神入化的地步,當時連親嘴都沒見過。

這種精神生活極度貧乏的狀態一直持續到我看那捲A片為止,那捲結束我純潔的童真的A片啊∼∼

托老爹的福,早在八五年我就享受到各種高科技帶給我的樂趣。老爹屬於體育界的元老級人物,為國家取得過不少榮譽,同時也給家裡帶來不少好處,在每次出國比賽的時候他都多少帶幾件外國原廠電器,到我小學快畢業的時候家裡已經有了包括組合音響(還是先鋒呢!)在內的一系列電器,其中就有給我的人生帶來翻天覆地變化的放像機。這玩意兒當時都叫錄影機,儘管它並不能錄影。

一個週六,我趁父母不在,召集了幾個同學來家裡玩,正玩得高興,樓下的李哥意外的摸來了,這傢夥當時正上初中。

知道我家沒大人,他直起了腰,在書包裡搗鼓了半天,最後掏出了一盤錄影帶,衝著我們這幫小鬼晃了晃:「今天叫你們看看資本主義的糜爛生活是什麼樣子!」說完飛快的脫下他那雙臭哄哄的回力鞋,一個箭步衝進客廳蹲在電視前弄了好一會然後一屁股坐到地闆上回頭招呼我們:「來來來,都離近點看!」

雪花斑閃得讓人頭暈,忽然一對雪白的大奶子毫無徵兆的出現在螢幕上。

「啊!」大家不約而同的叫了起來。

隨著鏡頭的拉遠,一個更讓人震驚的場面出現了,那對大乳房的主人,一個金髮的女人正瘋狂的撕咬著一根白色的粗大的棍子,我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那根棍子的頂端(龜頭)從那洋女人的口中露出來我才意識到那是根陰莖,說得粗俗點就是雞巴,此時別人也都看出來了,雖然沒人說話,但從他們的表情裡可以看出來此刻大家都在想同一個問題:那玩意兒能吃?

還沒等我研究明白,那女人已經起身蹲到了那根陰莖的上方,然後狠狠的坐了下去,口中還發出一聲尖叫,接著男女生殖器官交錯的特寫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白晃晃的陰部上的一條肉溝裡插著一根粗壯的肉棍子!

暈暈乎乎的看著,直到那男的將龜頭捅到女的嘴裡噴出一股股白漿我才發現有東西從我的嘴裡流出來,我忙抹了一把,是口水。我偷偷看了看別人,呵呵,包括李哥在內嘴角都有一道亮精精的東西掛著,有的還正在往下淌…

我甩掉雜念接著投入到劇情之中…

那A片是有劇情的,但可惜講的什內容我現在已經忘了,只是記男男女女花樣翻新的糾纏喊叫,直到最後……

雖然這部A片帶給我的震撼很大,但卻沒有改變我的思想,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才偶而會想起來,不帶色情的想,但我還是堅持不懈的手淫。

這種不帶幻想的、乾巴巴的手淫活動一直持續到初中,那時我已經進入青春期,開始發育了,第二性徵也蓬勃的出現,我開始注意女人了,應該說是女孩,我對比我大的異性不感興趣。我在手淫時也逐漸想像把現實生活中的女孩子融入到我如天馬行空般的性幻想之中,這也極大的提高了我手淫的快感。終於,在我能射出精液的時候,我終於親身體驗到了一直存在於想像中的∼∼性交!

我們學校開設了生理衛生課,但上課時男女要分開接受生理教育。老師給男生講男性的生理構造和特性,卻不講女生的。但求知慾極強的我還是通過自學瞭解並掌握了原本是女生應該學習的課程,使我受益良多,同時也對女性充滿了好奇與嚮往,儘管我早已通過別的管道觀賞過女性優美動人的胴體。

但我並不知道女生在青春期也對男性充滿了好奇,甚至比男性還要強烈。

我的同桌應該說是個漂亮的女生,雖然有時候顯得有些潑辣但我還是得承認她的漂亮。一天,在我們分別接受過生理教育之後,她拿著生理衛生的課本問我:「你們男生上課都講些什麼?」我很自然的把書翻到關於男性的章節,指著男性生殖器的剖面圖說:「講這個。」她仔細的看了看,又問我:「這根棍兒是啥呀?」

我不以然:「那是雞巴,」低頭看了看圖解:「學名叫陰莖。」

她鍥而不捨的問:「那這個珠是什?」

「這個嘛……」我又看了看書:「這不是寫著呢?叫睪丸……就是我們常說的卵子。」

「噢……」她點點頭,我不屑的哼了一聲:「你就不會自學?你們學的我早就會了。」

她聞言來了興趣:「真的?那我考考你。」

「那就考吧,我肯定都會。」我極有自信。

她翻到有女性生殖器官插圖的那一頁,用手遮住圖下的註解,指著子宮問我:「這是啥?」

「子宮。」

她點點頭:「那這個呢?」

「輸卵管……那個是卵巢。」

「挺厲害啊。」她拍了我一下又接著問:「知道這個不?」

我看了一眼她指的地方:「是陰道……高芳,問你件事兒……」

她把擋在圖解上面的小手拿開:「行啊,還真都會啊!呃,你要問什麼?」

我撓撓頭說:「你來初潮了沒有?」

「你問這個幹嘛?」她白了我一眼。

「我看書上說到了咱們這個歲數一般女的都來月經……你還沒來?」

「誰說我沒來。」

「啥時候來的?」

「上個月。」

我一聽高興起來:「我也是上個月才遺精。」(需要解釋一下,我雖然早就可以製造精液,但遺精確實是第一次)

高芳眨了眨大眼睛:「什麼是遺精?也出血?」

「叫你自學吧……男的不出血,出精……一般都是睡覺的時候出來。」

「從哪裡出來?」

我也來了興緻,便盡我所知給她詳細的講解了起來……

當時,社會上都流行瓊瑤的小說,學校的女生也喜歡看,只是她們沒錢買而已。我雖然不看,但是家裡卻有很多,我母親喜歡書。

一天高芳問我:「你說你家有瓊瑤的小說,真的?」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後她便和我商量:「借我兩本行不行?保證不給你弄丟。」

我斬釘截鐵的告訴她:「不行,俺娘不讓借。」

「借我一本吧,就幾天……我給你寫作業還不行嗎?」這倒是很讓我動心,見我不說話,她忙趁熱打鐵:「你放心,我說話算數,肯定給你寫作業,考試時也讓你抄。」

我徹底的被打動了:「那好吧,但是別弄丟了,也不能弄壞,要是讓我媽看出來得打死我……」

於是我讓她禮拜天到我家去挑書,我父親出差,母親要到晚上才能回來,所以我才讓她那個時候去。

禮拜天上午,她如期的來了。挑了一本小說後我和她便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兒,聊著聊著,話題又聊到了生理方面。

聊了半天,我又想到了一個新問題:「高芳,你下面長毛沒?」

她一愣:「你怎知道的?」我告訴她說據我瞭解女的來月經就長毛。她反問我:「那你呢?男的有遺精了也長毛吧?」

我得意的點點頭:「當然了,咱班男生沒幾個長毛的,上廁所的時候我看到了。」

我看到高芳的臉微微有些發紅,小巧的鼻尖上還出現幾滴細小的汗珠,於是問她:「你怎了?熱啊?」

她搖搖頭,咬了一會兒薄薄的嘴唇,突然對我說:「你讓我看看行不行?」

「看看?看什麼?」我沒明白。

「在學校裡光看圖了,我想看看真的長的什樣……」

我明白了,她想看我的生殖器!這怎麼可以!?

於是我拒絕了她,看來她很失望。我有些不忍,又是為她找理由說:「要不這樣吧,你也讓我看看那咱倆就公平了……」

我為以她會同意,沒想到她很堅定的也拒絕了。而我卻被我自己的提議搞得心癢難熬:我還沒有親眼見過女性的裸體呢。我軟硬兼施,最後用無限量的借給她瓊瑤小說的代價換來了她的同意,但條件是我得先叫她看。

我滿心不願的脫下了褲子,露出處男的純潔陽具,由於羞憤交加,我的小弟弟一直垂頭不起,直到高芳用手抓住了它。反應奇快,被她抓到手中的小弟弟馬上就豎了起來,高芳嚇了一跳:「怎回事?怎麼硬了?」

我一陣尷尬,順手扯過沙發坐墊,蓋住張牙舞爪的小……不,應該說是大弟弟,「該我看你了。」

高芳臉紅了:「那你先把臉轉過去。」

我依言扭過臉,激動的心臟強烈的在胸腔裡跳動:啊,馬上就要看到了……

「好……好了……」高芳的聲音有些失常,我把臉扭回來,天,她竟然把褲子全脫了,下身一絲不掛!沒想到她的腿這麼白。只見她閉著眼睛,把手捂在胯間,但還是有幾根黑色的恥毛從指逢中露了出來。

我有些不知所措,手中的座墊滑了下去,被壓迫的陽具憤怒的跳了出來一頭撞在我的小腹上發出「啪」的一聲,高芳大概是想知道從哪裡發出的聲音所以睜開眼睛:「啊,怎麼比剛才還大?」我低頭一看,這傢夥翹得高高的正用那只獨眼瞧著我,老實說我也著實被它嚇了一跳: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大??

嚇歸嚇,東西還得看。於是我站起來,挺著硬邦邦的陽具走到高芳面前蹲了下來,用力的扯開她擋在襠下的小手:「你擋著我怎看的清……」

只有一個字能形容少女的陰部:美!我呆了好一會兒才定下心來仔細的研究起來:她的陰毛是捲捲的,雖然有些亂,但分佈得很均勻,呈一個標準的倒三角形而且只生長在陰戶上,陰唇的兩邊寸草不生,白嫩嫩的很是誘人。

白嫩的大陰唇裡是粉紅色的小陰唇,真的,很漂亮的粉紅色。為了看得更清楚,我用手扒開了兩片大陰唇,然後看了看她,沒什麼反應,只是臉更紅了。

我放下心來,接著我的少女陰部之旅。

我看著摸著,腦袋有些迷糊,不知怎回事嘴就貼到了她的陰唇上面,高芳小聲呻吟了起來,雙手也按到了我的頭上。我喘著粗氣,拚命的舔吮,高芳的陰唇也漸漸的膨脹,嗯?這是什麼?我忽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在小陰唇上方的摺皺裡漸漸的突出了一個小小的肉粒,這東西雖然小得很,但我一舔它高芳的呻吟就明顯的要大聲一些,於是我便不停的舔那舔,吮啊吮。

舔得高興了,我還用手把她的陰道扒開,裡面有一層半透明的白膜,白膜中間還有一個小孔,要是如今看到這玩意我肯定雙手高舉高呼「處女萬歲」,但是那年月我根本就不知道眼前這是個啥玩意兒,雖然也聽說過處女膜這東西,但沒有直觀形象的教材讓我去認識它,所以根本就沒有把它和處女膜聯繫到一起,我草率粗暴的用手指頭捅了捅,沒想到這層膜極具韌性,居然沒被捅破!

高芳哼了兩聲,把陰部向我的嘴巴上挺了挺:「你幹嘛呢……接著……接著舔吶……」

我一愣,忙伸出舌頭狂舔起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滿腦子都是那捲A片裡的男男女女及每個讓我徹底興奮的鏡頭,看著眼前的少女濕淋淋的陰部,我不可抑製的想把雞巴插進去。

起身坐到高芳身邊,我抱住她說:「高芳,我想插進去。」

也不知道她聽沒聽懂,她的回答是:「……隨便……」

我忙扒到她身上,把雞巴對準她的陰部就往裡捅,但挺了半天屁股卻沒什效果,沒進去。而她也掙扎起來:「你要干什?不行……」

我奮力壓住她,更使勁的挺動屁股,老天有眼,終於讓我找到了門路:一陣胡頂亂撞之後,我的龜頭猛然進入了一個很緊很軟很熱的地方!我呼出一口氣,低頭一看:「你怎了?哭什麼?」「疼!」

我忙擦了擦她的眼淚:「別哭了,我再給你舔舔。」

「嗯……」她點點頭。

於是我抽出傢夥,蹲了下去又埋頭舔了起來。

好像不哭了,我抬頭問:「還疼不疼了……」

她抹了抹眼睛笑了起來:「你把嘴擦擦,怎麼沾了那麼多水……」

我一摸,果然不少:「高芳,再讓我插一下好不好?」

「不……可疼了。」

「沒事兒,要是疼我再給你舔。」

「那……那好吧,你輕點。」

我又趴到她身上:「其實剛才我也挺疼,但也挺舒服,你不舒服?」

「沒覺得,光覺得疼了……我聽楊卓芬她姐說女的第一次都疼,以後就舒服了……」

「我說呢。」我摸著她的陰毛:「那錄影裡的外國人幹的時候,看著都挺舒服……」

「錄影?現在有?讓我也看看……」

「現在沒有,等哪天我管李哥借一下,到時候叫你,咱倆一塊兒看……」說完我就動屁股想把雞巴再插進去。

雞巴熟門熟路的進入了顯然要比褲檔高出好幾個檔次的地方,它興奮的跳個不停,但苦了高芳,她又疼哭了。但這次我沒理會她,使勁的將我的陽具捅到了底,然後回憶著錄影抽插了起來,可惜的是,還沒等我仔細的體會到做愛的快感就糊裡糊塗的射精了,射得很多,弄得高芳胯下到處是白乎乎的精液。

我用手紙給她擦了擦,然後摟著她坐在一起,她好奇的擺弄著我已經軟下去的陽具:「你看,又軟了,真好玩……」沒擺弄幾下,小弟弟又搖頭擺尾的硬了起來,她格兒格兒的笑著:「又硬了……這裡是什麼呢?是骨頭嗎?」

我沒理會她的問題:「高芳,再讓我弄一下好不好?」

她不笑了:「不行,現在還疼呢……等不疼了再讓你弄行不行?」

我也不好求,只能老老實實的坐著讓她擺弄著我的雞巴。忽然我想到一個解決的辦法:「高芳,我不弄你,但我現在這麼硬著很難受,要不你用手幫我擼一擼,那也挺舒服的。」

「行!」她很痛快的答應下來,然後在我的指點下開始幫我打飛機,確實比我自己搞舒服多了,我滿足的歎了口氣,然後把手伸到她的陰部,她微微挪了一下身子,又把腿張開一點,但就是這樣我還是摸得不太方便,將就著摸吧。

但沒多久,一個更讓我激動的念頭由然而起:口交!

我的心又烈的跳動起來,停下手上的動作,我盤算著怎麼向高芳開口。

「你怎麼不摸了?」高芳有些不滿:「那我也不給你弄了,怪累的,手都酸了……」

「別,我正舒服呢……高芳……」

「幹嘛?」她見我又把手伸到她的陰部,這才接著給我打起飛機來。

「我再給你舔舔吧?」

她的小臉又紅了:「你怎麼這麼色啊……」說完很自覺的躺了下去,我趴在她兩腿間舔了幾下:「那我怎麼辦?」

她偏著頭想了想:「你轉過來,坐到這兒來……唉,不行……」

試了幾個姿勢都不行,於是我提議了,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69勢。經過她的同意,我騎到了她的頭上,然後伏了下去,把臉埋到她的雙腿開叉處伸出舌頭亂舔了起來。但高芳遲遲沒有動作,我問:「你怎麼不動啊?我很難受……」

「啊……好了好了,馬上就給你弄……你快舔啊……」她帶著哭腔說。

我敢打賭,我最少舔了她半個小時,看她情緒很不錯,我小心翼翼的建議:「我說高芳啊……你舒服不?」「嗯……」

「你看你舒服了,我還難受著呢……要不你也給我舔舔吧?」

她不幹:「多髒啊,我才不幹呢。」

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嚴重的打擊,於是我翻身站了起來,「我都給你舔了,也沒嫌你埋汰,你到嫌起我來了……不公平……」我不滿的嘟囔著。

「你這人真是,怎麼跟小孩兒似的……好啦好啦,又沒說不行…你去洗洗,洗乾淨點。」

我這才高興起來:「呵呵……洗完了要不要抹點蜂蜜呀?」

她十分認真的點點頭:「你家有蜂蜜?行,那你就抹點兒吧。」

「噢!」我點頭,轉身就向衛生間衝去,後面高芳喊:「一定要抹!不抹我就不給你裹!!」

無奈,洗了之後,我將粘粘乎乎的蜂蜜抹了點在雞巴上,然後回到沙發前:「洗完了。」

「蜂蜜呢?」她還真叫真兒啊?

「蜂蜜也抹了。」

她用兩根手指捏住陰莖,又用另一手的食指在陰莖上點了點,然後將這根手指頭伸到唇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滿意的點點頭,隨後躺了下去。

我又騎到她頭上,打算看看她怎麼給我舔,誰知她叫:「不許看!」我只好埋頭下去給她舔陰部。

剛舔了兩下,就覺得一個軟乎乎的東西在我的龜頭上蠕動了幾下,我舒服得渾身一抖:「啊,真舒服……高芳,你再使點勁舔……要不你乾脆給我裹一裹吧(裹,乃吮吸之意)?」

「什麼?真是給你點兒臉你就上鼻粱,不──行!」

我歎了口氣:「那你還是舔吧……」

聽過狗喝水的聲音吧大家?我當時舔著舔著高芳的陰部忽然覺得發出的聲音怎麼和狗喝水的聲音一模一樣?想著就笑了起來,高芳問我笑什麼,我說了之後她也開始笑,說:「舔你這個東西的時候總覺得像在舔雪糕,這上面又有蜂蜜,剛才差點沒一口咬下去……」

我聞言心裡一陣癢癢,忙鼓勵她:「那你就咬一口試試。」

「那我真的咬啦?」她握著陰莖笑著說,「你咬你咬。」我連連點頭。

沒想到這個小白骨精真下得了口,竟然真的用牙咬了我的陰莖一口,而且還咬住不放!我疼得連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看著陰莖上的牙印我衝她吼:「你真咬啊!咬掉了誰賠,疼死我了……」

高芳見我真發火了,臉也變的煞白:「真咬疼你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它那麼硬,還以為咬一口沒什麼事呢……再說我也沒使勁兒咬啊……不是你讓我咬的麼……真是……」

我指著雞巴上的牙印又衝她吼:「你看你看,牙印這麼深還說沒使勁兒,那你再使勁兒還不真得給我咬掉,屬王八呀你……」

「好了好了……」高芳用手輕輕揉著我可伶的陽具,「我陪禮道歉還不行麼?」我不依不饒的,她也有些生氣了:「那你剛才還把我弄疼了呢!你說那怎麼算?!」

我聲音更高:「你疼了我不是給你舔了麼!」

「那我也給你舔了呀?」

「你舔得不舒服!」

「那你說怎麼辦?」

「你……你得給我裹!」我提出了要求,她看了看那個牙印,咬了咬下唇:「裹就裹!」說著一頭紮到我的胯間,張口就把雞巴含了一半到嘴裡,接著就吐了出來:「行了吧?給你裹了。」

「你耍賴!怎麼就裹一下?我還疼著呢……」

「誰耍賴了?你也沒說讓我裹幾下啊……」

「怎麼也得裹到我不疼了吧?」我信心不足的小聲說。

高芳沒有說話,看來有些動搖,我趁機遊說:「你一邊給我裹,我一邊也給你舔,保證讓你舒服……你看行不?」她終於點頭了。

我讓她躺下,還是用老姿勢69式。為了討好她,我猛舔吮她那敏感的小肉粒,也許是被我舔得很舒服吧,她很快就把我的龜頭含到口中吸了起來。

其實直到今天我對口交的感覺也一直不是很烈,那對我來說還不如肛交來得舒服,我想口交對男人來說心理上的滿足可能要更烈一些吧?但當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就那麼好,以至於她還沒裹幾口我就迫不及待的活動起屁股在高芳的口中慢慢的抽插起來,她只是稍稍的掙扎了一下就不再動了,任由我把雞巴在她口中抽來插去,我想她可能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陰部了。

也不知道我們這麼互相舔吮了多久,當我身下的高芳連著挺了幾下腰的時候我也射精了,很舒服的射精。

射精之後的我喘著氣癱在高芳的身上,陽具還在她的嘴裡……過了一會,她推了推我,我從她身上下來後看見她的嘴角有點精液,於是便伸手替她抹掉。然後問:「剛才舒不舒服?」「嗯。」她點點頭。

我有點糊塗,剛才是射到她嘴裡了嗎?還是射到沙發上了呢?我伸長脖子看了看。

「你看什麼呢?」她也扭頭左右瞧了幾眼,「找褲衩麼?」

「不是……剛才我射精射到哪裡去了?你給吐到哪兒了?讓我媽看見就完了……」

「啊!」她瞪大了眼睛:「讓我給嚥下去了……」

我倆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瞅了一會兒,我說:「嚥了就嚥了吧,反正也不髒,剛才你那裡冒出的水我也都給嚥了……呵呵。我當時還以你尿了呢……」

「胡說八道,你才尿了呢……」她紅著臉打了我一下,話題就此岔了過去。

但我還是有些好奇:「什麼味道呢?」

她問:「你說什麼?」

「剛才我射到你嘴裡的。」

她搖搖頭:「剛才有點迷糊,想不起來什麼味兒了……不過,好像沒啥味道……你自己也嘗嘗不就知道了麼?」

我笑著說:「那你也嘗嘗你的是什麼味道吧……」

在一個週日,我在一個處女身上失去了處男之身。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高芳到我家換書的時候我們又來了一次,在熱烈的互相口交之後,我又一次將精液射到了她的嘴裡,然後勸她吞下去,她沒有反對,嚥下去之後她對我說:「噁心,太噁心了!!」

之後我們又作了一回,我慢慢的把陽具插到她的陰道裡,雖然她還是不太適應,但比上一次要好多了,起碼可以應付我的抽插,大約干了二十分鐘我才再一次射出精液,這次都射到了她的陰道裡。高芳小聲說:「比上次好多了……不過沒有你舔得舒服……」

自從這次後我倆的關係更密切了,在學校時也開始尋找機會交歡,甚至上課時我情緒來了也讓她把手伸到我褲子裡給我打飛機,結果常常就是弄得她滿手的精液。我從不帶手絹,她便記著天天帶,以便在給我手淫後擦精液。

課間十分鐘更是被我倆充分的利用起來,找到一處沒有人的地方,比如器材庫,樓後等都是我們交歡的場所。但在學校裡做愛是不太明智的,所以我們一般只口交一下,我先給她舔,舔到滿意後她再給我吹。

由於她的高潮來得不是太快,所以逼得我們不得不研究怎樣才能讓她更快的到高潮,所以到了後來,我五分鐘左右就可以讓她交代了。而她的口技也十分了得。

而當我家裡沒人的時候我們更加瘋狂。少年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尤其是我和高芳一起看了A片之後,幾乎所有的性愛姿勢都讓我們學著作遍了,當然我們從中也得到了極大的快樂。但奇怪的是雖然我們從不做避孕措施,但從沒出過事,這不是我們有缺陷,以後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也許是上帝一直在保佑我們這對小情人吧?

讓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高芳家裡,由於那天下雨,所以我和她沒有機會在學校做愛,結果兩人都慾火高漲,知道她的家裡人都還沒有下班,所以我們兩人就抓緊時間做愛,因她的父母隨時都可能回來,所以那次相當的刺激,但是當我就快要射精的時候高芳那長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的妹妹月如突然推門而入,嚇得我和高芳差點沒暈過去。

事後為了堵住小月如的嘴,我便三天兩頭的給她買好吃的,結果是雖然她沒有告發我們,但一見到我就流口水,照她的話說就是:大巧剋力又來啦!

我和高芳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大學畢業後我們還在相戀,直到她出國我的初戀才正式的結束。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