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一天晚上,二十歲的丁強去朋友李堅家中探訪。李堅原是工模廠技工、自廠房搬入大陸後,失業已半年了。

丁強也曾失業、最近做小販賣衣服,雖然要走鬼,兩餐也勉強可以維持。所以他想**李堅也去做小販。

到了李家時,阿堅不在。李太太熱情地招呼他。丁強去過李家多次,有時還在那兒吃晚飯,所以和李太太也很熟。

當丁強問起李堅目前的情況時、李太太憂形於色,她說丈夫自失業後,經常賭錢,還借了貴利。最近常有陌生人打**來追債。她做售貨員的收入,只有幾千元,生活十分艱苦。看著五尺六寸高的李太太、和她甜美的相貌,高聳的胸脯和渾圓的屁股、阿強真為她感到可惜,她怎會嫁一個賭鬼丈夫呢?

這時,他的肚子有點痛,便到洗手間去了。他吸著煙,忽然聽見有男人的聲音。好像是李堅回來了。但屋內似乎還進來多兩個男人,在和李堅吵架。他們用難聽的粗口向李堅夫婦破口大罵,出言恐嚇。他又聽見李太太幾次的尖叫聲。丁強急忙走出廁所,想幫李堅,但他還沒出來就被嚇住了,他躲在一角偷看。

他看見李堅坐在椅上吸煙,臉上神情痛苦!而那兩個男人,已脫去了褲子,捉住了李太太。一個剝她的衫、一個脫她褲。

其中一個男人手上還拿著利刀,李太太不敢呼叫。當她的衣服被剝光時、兩隻大型竹筍奶在一上一下地狂跳著。那男子便自她背後伸出兩隻毛茸茸的怪手,抓住白嫩的乳房亂摸亂捏起來。

突然,那男子放開手,抽起李太太兩腳,分開她的腳闆放在沙發。李太太身體便向前傾,但馬上有另一大漢站在她前面,他一手扯住她的秀髮、另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她把口張開,去含他那醜陋的束西。她當然不肯,但當利刀在她臉上比劃時,她還是被迫吞著那大東西,她顯得十分痛苦!但男子狂笑看,兩手捧住她的臉,作圓周式旋轉。

她那巨大的竹筍奶、也旋轉跳動起來,十分壯觀!

這時,前面的大漢改為在她嘴裡不停衝刺,使她兩個大的肉球狂跳不已。而站在她後面的男子,也突然瘋狂進攻,終於把粗硬的大肉棒插進入她的陰道樂。於是,兩個大漢一前一後大力挺進,他由慢而快,但見李太太兩只雪白的大奶子,瘋狂跳躍、像漁夫網起了大魚,魚兒狂跳一樣、壯觀而迷人!

看著這恐怖而變態的一幕,丁強不敢貿行動。理由是李堅都在袖手旁觀,而大漢手上有刀,他怕他們傷害李太太。

但是,當李太太的神情越來越痛苦時,李強的怒火也越燒越猛烈。

兩大漢幹得興高彩熱,他們還調換位置,後面的男人把剛從李太太陰道裡拔出來的陰莖濕淋淋地塞到她的小嘴裡。

後來,兩個男人終於同時發洩了,他們也同時放手,李太太的嘴裡和下體滿是白白黏黏的精液,她跌在地上、慘叫一聲,痛哭起來。

丁強再也忍不住、衝上前朝一個大漢面部狠打一拳,打得他鮮血直冒。另一大漢拿起一張長椅拍向丁強的背後,流血的大漢也來夾攻。

這時李堅狂叫一聲、抓起一支短棍狂擊受傷大漢的頭部、打得他連聲慘叫、頭破血流。而丁強也一腳踢向另一大漢的下陰、使他倒地不起。

兩人抓起褲子狼狽逃走、臨走前還出聲恐嚇,叫他們小心。

大漢走後、李堅呆坐沙發上不動。丁強急忙扶起李太太,並將地下那些她剛才被人剝下的衣服交給她,李太太目光呆滯,像白癡一樣走入房中。

丁強目睹這一幕恐怖慘劇,本想離去,又怕他們倆夫婦刺激過甚,做出傻事。但是他如不走、他們也實在沒有面而目見他,他只好安慰李堅、叫他不可做傻事,有事可以找他,才離開了。

第二天,丁強去賣衣服時,內心總覺有點入不安。他在中午打**到李家,也沒有人接聽。黃昏收檔後,他就回家了。他租住一間天台木屋,平時連門也沒鎖。推門入屋時,只見有一個女郎坐在他的長沙發上,登時嚇了他一跳。

她就是李太太周映雪,映雪一見他回來,就傷心地哭了,她說早上醒來,不見了丈夫。他留下宇條、說對不起她、永遠不回來了。她請了大假,四處找尋丈夫,始終找不著。下午回家時,見到鐵閘被鐵鏈鎖住,牆上有恐嚇字句。她十分害怕、便在外面買了幾件衣服。躲到丁強家來了。

映雪楚楚可憐地說道:「強哥,我在香港無親無故,而你是阿堅的好朋友,我想暫時住在這兒,可以嗎?」

丁強說道:「我倒沒問題,但這裡只有你我兩個人,方便嗎?」

映雪低著頭說道:「到這種地步,還有什麼不方便!」

丁強沉默了一會入,還是答應了她。他先帶李太太去吃晚飯。她因為心亂如麻,已整天沒吃東西了,這時才吃得下、似乎恢復了安全感。

飯後,他帶她回家、李太太洗了澡、換了睡衣出來。丁強吃了一驚、她沒戴胸圍,兩隻大豪乳在她走動時蕩來蕩去,不但惹火而且迷人!

昨夜、當淫賊剝她的衫,一手扯出她的胸圍時、兩隻大豪乳如氣球般跳來跳去、十分誘惑。現在,他看著她睡衣內的大豪乳,不禁衝動而不安。但他努力剋製自己,洗澡時拚命淋冷水。

丁強將床讓給周映雪、自己睡沙發。但是,他躺下好久,翻來覆去,總是睡不著。

丁強的房間沒有門,布帳也沒有。他不時望一下睡房那邊,燈光仍亮著。夜深了,他在寂靜中聽見李太太熟睡的聲音。

他一時衝動,悄悄走進房門口偷看。一看之下,不禁楞住了,他的心簡直快要跳出來。原來被單已經跌落在地下,床上的李太太一絲不掛地躺著。

好一幅美人春睡圖,丁強被她全身雪白肌膚,兩個怒聳的大肉球和一處神秘的洞穴吸引住,幾乎想伸手模她,但他最後都沒有。

丁強返回沙發,手顫顫地吸煙,一顆心仍狂跳不止。這時,房間裡突然傳來李太太的尖叫聲,他馬上衝入房。看見她閉上眼仰躺成一個「大」字,她一臉恐慌,下身不停向上仰,上半身左搖右擺,兩隻大豪乳像巨浪般翻滾。她的臉在左閃右避、彷彿正被色魔施暴時那樣。

「李太太,你怎麼啦!」丁強俯身搖著她的肩。

她張開眼,吃驚地爬起來、緊抱著他說:「有人強姦我,他們強姦我!」

丁強知道她發惡夢,就好言安慰她。但是、剛才看見她騷動時,他巳火炮高舉了。

此刻她又緊抱他,身體左搖右擺。她的大奶就在他身上力壓著、磨來磨去。她的下身,緊密地磨擦著他的陰莖的部份,使他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竟狂吻她的臉、她的嘴。

李太太吃驚地掙扎、閃避,最後卻仍讓他吻著小嘴,而她的掙扎也突然停止,竟和他熱吻起來。

她並且拉下他的褲子,向後退至床邊,抱著他跌向床上。

丁強壓在李太太身上,在跌落床的一剎那,他的陽具已經進入她的陰道內。她猛烈一震,豪乳拋動幾下、跟著就浪笑起來。

丁強瘋狂衝刺,像在急速做掌上壓一樣、屁股不停起落,像雨點般一下又一下狂抽猛插著她。

李太太突然淫笑著狂叫起來,嚇得他馬上封住她的嘴。但她上半身又騷動得兩隻大奶子亂搖,他馬上兩手緊握住那對大竹筍奶、像著了魔一樣。這時她的腰和屁股拚命向上挺,而他拚命向下壓。每下壓一次、就全力前衝、因而更深入磨擦著她的陰核。

她的呼吸急促得快要窒息了,她推開他的嘴,呻吟地大叫大笑。這時,他再次向下壓入,她巳無力向上迎了。他力頂著她,雙手力握兩個大豪乳,向她發洩精液了。

丁強壓住李太太的肉體休息一會入,才穿回衣服,像罪犯一樣逃出廳、坐在沙發上不安地吸煙。他偶然抬頭、看見李太太已坐在他對面一尺地方,她的身上仍一絲不掛,一對大豪乳怒聳,微抖著仍在引誘他。

但是、剛才她那淫蕩十足的眼、此刻卻像一把利刀一樣,直刺向他的心。她的嘴角泛起惡意的冷笑,使他充滿不安和罪厄感。

「阿強,是我故意布下色慾陷阱引誘你的!你果然上當了!」她冷冷地說。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呢?」他驚呆了。

「你眼睜睜看見我被兩個男人強姦,而且、我的丈夫也在場。」李太太憤恨地說。

丁強說道:「我明白了,你引誘我,是想我也分擔你一分羞恥,因為我和好朋友的太太上床,這是可恥的。」

「除了你,我也想向他報復。他太沒用了!」

第二天、丁強在出去的時候請周映雪離開。他不想一錯再錯,但是,當黃昏他回家時,他見李太太仍在,她正在煮晚餐。她楚楚可憐地說:「你趕我走,你忍心看見我被貴利王斬死嗎?」

他當然不忍心了,但他又失眠。當李太太半夜睡不著出廳坐時,他又忍不住了,他抱住她擁吻,撫摸她的乳房,後來又抱她上床,和她做愛。

但事後他又後悔起來。

這樣的子過了半個月。有一晚丁強回家不見了李太太。他竟有點失望了。她留下字條,說丈夫去百貨公司找她、要她和他搬人新界暫住、她更留下地址和**. 丁強連續有幾晚失眠、他終於在一個黃昏到新界找李太太、原意是想幫她丈夫。去到時,李堅不在。他坐了一會,向她告辭。她為他開門,卻一直看他,含情帶笑。

他大力關上門,旺吻她、剝她的衣服,她雖在掙扎,卻也在浪笑。當彼此一無所有時,他推跌她到沙發、抽起她的腳,這次佔有了她。

他抓住她兩腿的腳踝,把粗硬的大陽具向她的陰道裡狂刺。李太太仰躺沙發上,大聲呻吟著,兩隻大奶子像被拍的籃球一樣狂跳。

在她第一次高潮過去後,兩人變換了位置、他坐於沙發,而她生在他膝上。她一坐之下,他的陽具又進人她陰道。兩人互相愛撫熱吻了好一會兒、李太太淫性又發作了。

她坐在他身上拚命地一上一下大力搖動。而他在狂吻她的小嘴後,一於抓緊一隻竹筍奶力握,還張口吮她另一隻肉球。在她的極淫蕩的笑聲中向她射了精!

互相擁抱的兩人突然看見李堅,他不知何時已經進來,手上拿著一把菜刀。李強大驚失色,但他決心坐以待斃。

周映雪卻向丈夫冷笑道:「你敢殺死我們嗎?如果你還是一個男人,就動手吧!但你太沒用了,我被兩個男人強姦,你也不敢動、何況現在!」

丁強忽然明白到李太太的故意紅杏出牆,是想毀滅自己、毀滅她丈夫,也毀滅他!

因為他和李堅目睹她的被奸!

他雖然後悔、但閉上眼等死。可是,李堅擲下刀走了。

正當他慶幸拾回性命時,李太太卻說:「你認為你還有面目見你的朋友嗎?」

「我不想死,我愛你,我們一起過新生活好嗎?」丁強緊抱她,不讓她拾起地上的刀子。

【全文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