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奸大學實習生

到我公司實習的處女大學生我是上海一家信息網路公司派駐蘇州分公司的市場部經理,因為蘇州市場做的總部在當地給我租了一套公寓,配了一部車,雖然和老婆孩子不在一起,但蘇州到上海來去還是很便當的,所以幾年下來我也樂得一個人在外地逍遙自在,可以無所顧忌地玩女人。我玩女人有一個原則,就是只玩良家女子,絕不玩妓女。雖然良家女子或女孩搞上手要費點工夫,但我覺得最大的好處就是安全,我可不想玩妓女花了錢還弄不好染上病。

現在大學生畢業找工作越來越不好找了,所以公司每年都有很多大學生主動找上門來要求實習、試用什麽的,我每年都會挑幾個漂亮的、家在外地女大學生來公司實習。年輕女孩子純情、愛面子,又沒什麽社會經驗,不難搞上手,失身后十有八九都不敢聲張的,再加上不是本地人,玩了也不會有什麽麻煩,成就了我不少好事。這就說說侯曉梅吧。

侯曉梅是南京人,2年半前來我公司要求畢業實習,我一眼就看中了,一米六多的個子,長發披肩,長得白晰漂亮,身材也好,我留她下來做實習文員。經過幾天觀察,我發現侯曉梅性格比較文靜,在公司上了幾天班,基本上沒什麽私人**,不像有男朋友的樣子,后來她告訴我是她父母不讓她大學談對象,想讓她畢業后回南京。我開始帶著她出去談客戶、吃飯,當然我是很健談的,總能逗得她很開心。女孩子接受能力還很強,比如她原來不會跳交誼舞,我教了她一段時間,就跳的不錯了。我常帶著她去喝咖啡、遊泳,晚上有應酬的時候,應酬結束了我都是開車送她回學校。

一次晚上應酬客戶結束后,我帶侯曉梅去喝咖啡、跳舞,跳舞的時候,我故意和她臉貼得很近,右手緊緊摟著她腰,使得她的身體靠緊我,乳房都要貼到我胸口上了,右手時不時貌似無意地在她屁股上摸兩下,昏暗的舞池,她低著頭不敢看我,我明顯能感覺到侯曉梅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一曲結束,趁她轉身背對我時,我雙手順勢摸在她雙乳上,輕輕揉了兩下,她嚇了一跳,趕忙把我的手推開,回到座位上低頭喝咖啡掩飾著慌張,但並沒有要逃走的意思。我看這次試探差不多了,就提出送她回學校。在車上我沒對她怎麽樣,看樣子她松了口氣。學校門口她下車時,我說:「明天是周末,下班后在路口等我,我們出去玩。」她紅著臉沒回答我,一聲不響地走進了學校。

第二天上班后,我看侯曉梅和其他同事說笑很正常,只是眼光和我相遇時,有點慌張。呵呵,女孩子都是這樣。下班后,我開車出來,老遠就看到侯曉梅穿著一身淺藍色的連衣裙,肩背著小包站在路口等我了,憑經驗我知道有戲了,明后兩天休息,有時間足夠搞定了。吃過晚飯,我們玩了一會兒卡拉OK,接著又去喝咖啡、跳舞,侯曉梅被我逗得一直笑個不停,似乎忘了昨天的尴尬。

我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已經過了她學校關門的時間,就故意裝著才發現的樣子說:「哎呀,你們學校已經關門了,你回不去了」。

「哎呀,是啊,怎麽辦啊」侯曉梅正玩得開心,一下子也著急了。

我安慰她說:「沒關系,今天是周末,明天不上班,玩得開心點,待會就到我哪兒住一晚吧。」

她有點為難地說:「到你哪兒?這怎麽好啊。」

「不要緊,我是公司租的兩室一廳的公寓,就我一個人住,你來沒關系的。」我說。

侯曉梅猶豫了一會,輕輕點點頭。於是我們就結帳離開,開車回到我的住處。

「你一個人住這樣的一套房子,真不錯啊,我們宿舍一間房要擠四個人呢。」侯曉梅一進我公寓的門,就羨慕地說。

我半開玩笑地說:「你覺得這里好,你就搬來和我一起住啊,怎麽樣?」

侯曉梅沒有直接回答我,說:「我們同學有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的。」

剛才跳舞跳了一身汗,我讓侯曉梅先去洗個澡再休息。她洗完了出來,我一看,女孩子浴后確實是水靈靈地誘人,連衣裙領口被水打濕了一小塊,脖子上還留著沒擦乾的水珠,皮膚越發的白嫩,腳上沒穿絲襪,光腳穿著我給她找的一雙拖鞋,看著她楚楚動人的樣子,我的雞巴有點發漲。

我洗完澡出來,侯曉梅正端著水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也倒了杯水,坐到她身邊一起看電視聊天。我們說著話,正好電視里是男女主人公接吻親熱的鏡頭,侯曉梅下意識地扭頭看了我一眼,我趁機左手一攬她的肩膀,把她攬到我懷里,低頭吻住了她的雙唇。

「別……」侯曉梅在我懷里掙紮著,想推開我。「好妹妹,你真漂亮,別怕,讓我親親你。」我在她耳邊說。一聽我這話,侯曉梅掙紮的力量馬上變小了,呼吸急促起來,慌亂地閉上了眼睛,我趁機又吻住她濕潤的嘴唇。她還不會接吻,不會回應我的親吻,我伸出舌頭撬開她的牙齒,慢慢地,她的舌頭會迎接我了,一會兒還試著伸出舌頭來找我。我趁這時,右手隔著裙摸住她的乳房,她渾身一震,睜開眼睛看了我一下,下意識地抓住我的手往外推。

「別怕,好妹妹,讓我抱抱你,」我一邊說手一邊繼續進攻著她的乳房。她抓我的手慢慢地不再用力,頭害羞地埋到我懷里。我左手在她脖子后面輕輕拉開連衣裙的拉鏈,裙子一下子就裂開了,露出了肩膀,然后伸進去從背后解開她的乳罩,右手把裙擺撩起來,從裙子下面伸進去,一把握住了乳房。侯曉梅的乳房酥軟而有彈性,乳頭挺挺的,已經發硬了。她下身穿著條米色的內褲,大腿夾得緊緊的。她在我懷里閉著眼,我繼續吻著她,手不停地揉捏著她的乳房,能摸到她心口咚咚跳個不停。

我就勢把她抱起來,走進臥室,輕輕把她放到床上,順勢我一條腿伸在她兩腿之間,使她的大腿合不到一起。

侯曉梅在我懷里緊張地看著我,雙手抓住我的手臂,我在她耳邊輕聲說:「好妹妹,你真美,讓我好好親親你。」說著我脫下她的連衣裙和乳罩,只剩下一條內褲。這時她白晰的胸脯、挺拔的雙乳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低頭繼續親吻著她,從嘴唇、脖子到乳房,侯曉梅浴后的身體散發著迷人的氣息。我的手撫摸著她圓潤的雙肩、酥軟的乳房、光滑的小腹,最后往下伸進內褲……。「啊--,不要……」侯曉梅渾身一震,喃喃無力地說道,她本能地想合攏雙腿,可被我的腿架住了,大腿合不攏。「好妹妹,我好喜歡你,你不要怕。」我一邊吻著她一邊說,同時不容她反應過來,下面的手一把摸在她大腿中間的陰戶上。

侯曉梅的陰戶已經全濕了,毛茸茸熱呼呼的,我上面親吻著她的雙乳,下面手指輕柔的撥弄著她溫濕的肉縫,侯曉梅在我的上下夾攻下,已經神情迷離,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陰戶流出的淫水沾了我一手。於是我慢慢拉下她的內褲,她竟不自覺地微曲雙腿,讓我徹底褪下了內褲。

終於,侯曉梅一絲不挂的橫陳在我面前,她雙眼緊閉,兩頰緋紅,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酥軟的雙乳挺立著,乳頭漲得紅紫紅紫,平坦的小腹,細細的腰肢,光滑修長的大腿,兩腿之間陰戶豐滿聳起,上面陰毛不是很濃密,但烏黑油亮,閃著誘人的光澤。這時我脫光自己的衣褲,分開她的大腿,讓她的陰戶徹底呈現在我眼前,整個陰戶是處女特有的鮮嫩的粉紅色,早已經水淋淋濕漉漉了。侯曉梅陰阜很豐滿,陰阜上陰毛較濃密,往下漸漸稀疏,延伸到大陰唇兩側,大陰唇上方,兩片鮮嫩的小陰唇緊閉,緊緊包著頂部粉紅色的陰蒂,我用手指將大陰唇分開,侯曉梅剛才洗澡時下身洗得很乾淨,陰戶里面、嫩褶肉縫中沒有一點積垢,只見緊閉的陰道口浸沒在清澈透明的淫水中。

女孩子對第一次性交是充滿恐懼心理的,必須充分地弄弄她,讓她盡量放松,少感覺到痛楚,她以后會很快接受性交、享受到性交的快樂。我俯下頭,先對著陰戶吹了幾口氣,只見她陰戶一緊,又一股淫水湧了出來,我伸出舌頭,輕輕舔住陰戶,用舌頭分開兩片小陰唇、剝出陰蒂,含住陰蒂,輕輕地吮弄。侯曉梅的陰戶剛才洗得很乾淨,味道鹹濕清爽,沒有尿騷味,我很滿意。

我埋頭在侯曉梅兩腿中間,舌頭從陰蒂到小陰唇、陰道口,忽輕忽重、忽探忽舔、忽攪忽捲、忽頂忽揉……侯曉梅哪里受過這個,被我弄得她下身不停地扭動,兩腿一會打開、一會夾住我的頭,嘴里竟發出嗯嗯的哼聲。突然間,侯曉梅兩腿緊緊夾住我的頭,氣息急促,身體顫抖,陰戶中一股熱熱的淫水湧出來……她被我弄得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我把侯曉梅抱在懷?,這時的她渾身軟得像一灘泥一樣,我在她耳邊說「我進來了,要不要我進來啊?」她閉著眼不說話,雙臂勾住我脖子,光溜溜的身體緊緊貼著我。我知道時機差不多了,而這時我的雞巴早已是傲然挺立了,肉棒堅硬發熱,龜頭紅紫發亮。我把侯曉梅放平在床上,將她大腿向兩邊分開,在她屁股下墊了塊毛巾,這時她的陰戶內外全是滑膩膩的淫水,很潤滑了,我用手指撥開陰唇,將龜頭對準陰道口,輕輕往里頂了頂,才頂進去半個龜頭就感覺到了處女膜的阻礙。

於是我讓她兩腳舉起來,從我身后勾住架在我腰上,這樣可以把陰戶打得最開,我肉棒頂住陰道口,身體半壓在她身上,腰部往下一用力,龜頭往前一挺,「哧」地一下突破阻礙,肉棒插進去了一大半。侯曉梅「啊」的一聲,感覺到了疼痛,身體一哆嗦,勾著我脖子的雙手一下子緊緊摟住我,我一鼓作氣,下身再一用力,一下把我的肉棒整根插到她陰戶,只覺得侯曉梅的陰戶又緊又熱,陰道壁肉緊緊地包裹著我的肉棒,龜頭部位被陰戶嫩肉緊緊地擠擁住,妙不可言。我足足有5、6分鍾沒有抽動肉棒,既是為了減少侯曉梅初次性交的痛楚,也是好好感受處女陰戶的美妙。

因為我插著她沒動,慢慢地,侯曉梅的眉頭舒展了點,氣息稍平,睜開眼看我一下,我不停地吻著她,她的舌頭也回應著我,不再笨拙,竟還帶著點渴望了。由於侯曉梅是第一次,我沒有玩什麽花樣,只是慢慢抽動肉棒,退出一半,又緩緩插進,龜頭在陰戶中擠開嫩肉,每次都將肉棒插到她最深出,一直頂到她溫熱的花心上,頂得侯曉梅身體顫抖,嘴里不住地絲絲吸氣。剛開始幾下,我看侯曉梅疼得不時皺眉頭,很快就好多了,陰戶又緊又熱,里面淫水越來越多,我整根肉棒還有陰毛上都是她的淫水,還帶著絲絲血水。

不一會,我肉棒感覺到侯曉梅的陰戶開始一陣陣收縮,我知道她又到高潮了,於是將肉棒一插到底,緊緊頂住她肉心,她被我頂得不住地扭動著屁股,嘴?忘情地哼哼著,氣息又急促起來,舌頭開始尋找我的嘴,我馬上吻住她,上下齊動,把她送到高潮。

一會兒,侯曉梅睜開迷離的眼睛看著我,我問她:「還疼嗎,好妹妹?」。她輕輕搖搖頭說:「現在好多了。」然后抱住我吻起來,我回應著侯曉梅的親吻,兩手摩挲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是漂亮的半球形,酥軟又有彈性,手感和口感都很好,因充血而脹成紫紅色的乳頭,右乳房下還有一顆小痣。我用嘴和手玩弄著她的乳房,下面肉棒依然堅硬地插在她陰戶中,我緩緩送腰,挺肉棒頻頻頂她的花心,帶得雙乳上下顫動,侯曉梅感覺到了我的又一波進攻,羞澀地對著我焉然一笑,大腿卻是更加張開了點,勾在我腰上,兩手抱住我的屁股,似乎想要我的陰莖往身體里再插深一點,看來我的調教有了效果,她第一次就已經嘗到性愛的甜頭,我想我該開閘射精了,呵呵。

於是我加長了抽插的行程,每一下抽至陰道口正好含住我的龜頭,然后直插到底,頂住花心揉三揉,如此反覆,頻率慢慢加快,一口氣插了兩百多下,每一下都插得侯曉梅雙乳亂顫,揉得她浪態四溢、嬌喘連聲,淫水流了一屁股,我的肉袋和雞巴毛上都糊滿了她的淫水。

我把她的大腿舉起來,向她身體兩側分開,這樣她豐滿的陰部更加向上聳起,我可以插得更深,她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陰戶挺上來迎接我的插入,我一口氣用力又插了幾十下,突然侯曉梅的陰戶中又是一陣發熱一陣收縮緊緊裹住我的肉棒,嘴里的哼聲開始急促起來,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於是我腰眼用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覺得我的陰莖在她陰戶里開始發熱怒漲,一股酥麻的感覺從腰眼發出,沿著肉棒瞬間直達龜頭,我在侯曉梅耳邊說:

「好妹妹抱緊我」,我深吸一口氣,侯曉梅一口含住我的舌頭不放,我屁股往下一壓,最后一下直插她陰戶的深處,頂住花心,只覺得龜頭一癢,肉棒一陣突突跳動,一股股滾熱的精液直沖而出,狠狠地射在她花心上,侯曉梅的陰戶第一次受到精液的刺激,我肉棒每跳一下,侯曉梅就渾身一抖,我的肉棒在侯曉梅陰戶中跳了十幾下,射了好多精液,最后終於安靜下來……。

射完后,我壓著她,侯曉梅在我身下軟得像沒有骨頭一樣,我們兩人緊緊擁抱著,我仍插著她,讓肉棒在她陰戶中慢慢變軟。侯曉梅一句話也不說,閉著眼吻著我的嘴唇、臉、脖子。我雙手溫柔得撫摸著侯曉梅的全身,在我的安撫下,她的氣息慢慢平靜下來。

我坐起身,把軟了的肉棒從侯曉梅陰戶中退出來,只見她陰戶外淫水四溢,粉紅色的小陰唇張開著,原本緊閉的陰道口,被我插得有點紅腫,在我肉棒抽走后還沒來得及合上,陰道里面灌了我的精液,乳白色的精液中夾著鮮紅的血液,慢慢地溢出陰道口,順著屁股溝流了下來。我用面巾紙輕輕地為侯曉梅擦去陰部的精液和血液。

這時,已經是半夜了,我們一起洗了個澡,此時侯曉梅在我面前已經不再那麽羞澀,我們兩人上床光著身體相擁在一起,被窩里,她偎在我身邊,我則抱著她,雙手玩弄著她的乳房和陰戶。侯曉梅突然擔心地問我今晚她會不會懷孕,我問她上次月經乾淨是什麽時候,她說是三天前,我告訴她說那就不要緊了,她現在在安全期內。我們相擁著進入了夢鄉。

由於昨晚的大戰,我和侯曉梅都有點累了,一覺睡到第二天上午10點多,我朦胧中覺得有個柔軟滑膩身體在挨擦著我,睜眼一看,天已大亮,雖然拉著窗簾,外面看不見房里,但房里很明亮,侯曉梅先醒了,她偎在我身邊,雙手摟著我脖子,雪白渾圓的乳房緊壓著我身體,呵呵,是她在弄我。

我笑著問她:「是不是想我了?呵呵。」侯曉梅做了個鬼臉:「不知道!」「哈,不知道?!你再說一遍。」我一把把她抱在懷里,她雙唇迎上來,我們又熱吻在一起。一邊接著吻,我的手捉住她的雙乳,輕輕地揉捏起來,她的身體緊緊貼著我,微閉著眼享受我的撫弄。我的手順著她的胸脯、小腹、滑向她兩腿之間的芳草之地,她感覺到了,擡起一條腿架在我身上,打開了大腿,我手一摸她陰戶,呵,已經水淋淋濕漉漉了,年輕女孩子就是敏感,才揉了幾下乳房,一摸就出水了。

我的雞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我拉過侯曉梅的手放在我肉棒上,也許是她第一用手觸摸男人的陽具,先是手往后縮了一下,然后小心的抓住我的肉棒說:「這麽粗這麽硬啊。」我逗她說:「我要是不粗不硬,怎麽讓你舒服啊。」她趴在我耳邊說:「昨晚……一開始覺得痛……,后來就好舒服,你弄得我舒服極了。」我進一步逗她:「哪現在想不想我再弄你?」

聽了我的話,她握我肉棒的手用了一下力,吻了我一下說:「你好壞,我里面癢了」。聽她這麽一說,我的肉棒越發硬了,再摸她陰戶,淫水已經泛濫了。我翻身壓在她身上,侯曉梅心領神會地雙腿勾上我的腰,把陰戶呈送到我肉棒面前,我的肉棒找到她陰戶口,屁股一推,整根肉棒直插入陰戶中,侯曉梅舒服得嗯地一身嬌哼,緊密濕滑的陰戶又一次含住了我的肉棒,裹得我爽意無比,我擡臀送腰,徐徐抽插起來。

我由緩到快,由淺到深地抽插著侯曉梅的陰戶,先是直進直出地插了一百多下,止止她的癢,侯曉梅比昨晚放得開了,舒服地哼哼著,身體隨著我的抽插有節奏的迎送,帶動雪白的雙乳上下顫動,浪態飛揚。我插了不到兩百下,她就高潮了。我對侯曉梅說:「想叫就叫出聲好了,外面聽不見的。」聽了我的話,她做了個鬼臉,歪在床上喘息著,享受著高潮的快感。我雙手握住她雙乳,下面挺肉棒再戰嫩穴,這次我快進慢出、九淺一深地插起來,用龜頭在陰道口時而撥弄陰蒂,時而翻弄小陰唇,再三搔弄后,一下長驅直入到底,然后緩緩抽出,在陰戶口又是幾番搔弄后一插到底……「啊--啊--,好癢,癢死我了……,哦--哦--,好舒服……」侯曉梅從來沒有被這?玩過,喘息著語無倫次了。我被她的浪態刺激得也無比興奮,由於昨晚噴射過的原因,現在肉棒越戰越勇,半個多小時過去,侯曉梅已經三次高潮,我還挺立未射。

侯曉梅在我身下,又一次長發紛亂,星眼迷離,雙乳活跳,嬌喘連連,渾身軟得像一灘肉泥。我把侯曉梅的雙腿舉起,架在我肩膀上,她的陰戶再次聳現在我眼前,由於興奮和充血,大陰唇越發飽滿鮮嫩,兩片小陰唇漲得嬌嫩欲滴,看得我肉棒腫漲難忍,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看著自己的肉棒沐浴著侯曉梅的淫水、捲帶著小陰唇在陰戶中插進翻出,我興奮到了極點,我也快高潮了,最后我捧起侯曉梅的屁股,將肉棒狠狠地一插到底,龜頭深深地鑽入花心嫩肉,這時的侯曉梅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喘息著將我的頭埋在她雙乳中……

終於,我的肉棒再次在侯曉梅的身體中噴發了,將濃濃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在她的陰戶深處……這場肉搏戰,我們盡興釋放。我插著侯曉梅,讓肉棒在她身體中慢慢變軟,再看侯曉梅,慵懶地躺在我臂彎里,鼻尖上一層細汗,雪白的胸脯起伏著,豐乳微顫,我慢慢抽出沾滿她淫水的肉棒,她懶洋洋撇著雪白的大腿一動不動,濕漉漉的陰戶大張著,任由精液混著淫水溢出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