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與曉雪初識是在網上,典型的QQ情。當時本人剛大學畢業來上海闖蕩,無聊之餘在QQ上認識了曉雪,因為同是東北人,因此話題很多,慢慢聊得熟了起來,後來很自然的見面、上床、同居直到現在。

曉雪165公分的身高,長相中上,身材不錯,外形文弱,典型的小白領形象。第一次做愛是在第二次見面,吃飯、唱歌,最後在我的床上完成了我們的第一次性器官的接觸。當時覺得曉雪很騷,叫聲很大,就是小屄很鬆,兄弟我的雞巴在亞洲男人裡算是中上了,但當時的感覺就是很鬆,操了快一個小時才射在她的陰道裡。

在後來的生活中,慢慢聊起了她以前的經歷和她的第一次,我相當震驚,原來一個看上去文弱的女孩,竟然有那麼驚人的過去。在我不斷的威逼和引誘下,她終於向我講述了她從十六歲開始的漫長而淫亂的混跡黑道的經歷。********************

第一章 曉雪的第一次

曉雪出生在東北松花江畔一座小城的郊區,雖然是小城,但是這座小城的名氣卻不小,因為東北人都知道一句俗語:「要問小姐哪裡來,呼蘭、阿城、四方台」。

沒錯,曉雪就出生在呼蘭縣,該縣以出產妓女聞名東北,很多女孩子十八、九歲開始就外出到大城市從事妓女生涯,錢賺夠了,屄也被不知多少個男人洗禮過,然後回到這裡安心嫁人、生子,所以在黑龍江的男人聽說是這幾個地方的女人,大多數都沒人敢娶。

曉雪像一般的孩子一樣渡過了她的童年,長到十六歲的時候,由於學習不好就輟學回家,她父母覺得不能讓孩子在家一事無成,因此把曉雪送到鎮上的一個美發廳裡當學徒。曉雪想著做幾年學徒把手藝學好,也在鎮上開個美發廳,當個小老闆,找個好老公好好過日子,是多麼愜意的事情,可是天不遂人願,由於遇人不淑,慢慢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曉雪剛到美發廳,主要做的是在門口迎接迎接客人、看看剪頭髮的師傅如何理發、和美發廳裡的女孩子們聊聊天,日子還算不錯。這個美發廳在這小鎮上開了好幾家連鎖店,基本上壟斷了小鎮的理發市場,聽小姐妹們講,美發店的老闆東子是呼蘭市黑道的狠角色,三十左右歲,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塊頭很大,據說是呼蘭道上混的人,單挑沒人是他的對手,跟呼蘭公安局的副局長馬建仁是拜把子兄弟,黑白兩道通吃;他除了經營美發店,還壟斷了呼蘭的公路交通線路,養了一幫兄弟。

人說東子就兩個愛好:女人和麻將,尤其是處女,聽人說他就喜歡聽雞巴干破處女膜時女人那聲嘶力竭的吶喊和看幹完後陰道流出的紅白液體。

東子平時打麻將,沒事就出來物色女人,錢能搞定的女人,東子絕不吝嗇,如果哪個小屄不知道深淺,硬是不從,過幾天就會在某小巷裡發現這個女人光著屁股躺在地上,全身都是瘀青,下體流著白花花的精液,一看就知道被輪姦了。然而沒辦法抓到歹徒,因為這一切都是在女人昏迷的時候進行的,女人自己都不知道被誰幹了,只能由家裡人領回去不了了之。

東子賭也是出了名的,隨便一場麻將下來,幾萬的輸贏,在這個小鎮裡也算聳人聽聞了。

曉雪聽著姐妹們講著東子的英雄事跡,雖然東子有很多不良愛好,但是打起架來,英勇無敵的形象還是印在了初出茅廬、未見過世面的曉雪的腦子裡。黑土地人崇拜英雄,尤其像曉雪這樣的情竇初開的小女孩。

東子的兄弟經常出沒美發廳,因為美發廳的女孩子比較多,而且都是家裡送出來做學徒的,沒怎麼見過世面,都比較好泡。很多女孩子都成了東子那幫小兄弟的馬子,平時吃吃喝喝,泡錄像廳,去洗浴開房、打炮,成了這些年輕人的消遣方式。

天天的耳濡目染,讓曉雪這個情竇初開的處女慢慢開始思春了,也覺得那樣糜爛的生活挺刺激、挺瀟灑。多年後曉雪回憶起當時,覺得年輕人的想法太瘋狂了。

轉眼間,曉雪到美發廳已經三個月了,這天正好臘月二十三,過小年,很多人離家近的都回家過年了,老闆東子晚上安排了個聚會,把所有沒回家的姑娘和小夥子都叫到一起吃個年夜飯,大概有十幾個小混子和六、七個小姑娘,曉雪自然是其中一個。沒想到就是這次聚會,曉雪經歷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男人。

在喜上喜火鍋城吃好飯,大家酒足飯飽,東子壞壞的說,他在天天KTV訂了個大包,大家可以去娛樂一下。到了包房,大家就放開了,因為狼多肉少嘛,一上來就是兩三個男的圍著一個女孩開始灌酒,幾箱啤酒過後,女孩子一個個小臉都紅撲撲的。

這時不知誰開始播放迪曲,大家都開始進入舞池跳舞,那時候東北特流行蹦迪,大家跳著跳著都是一身汗,該脫的衣服都脫了,女孩子穿著緊身衣,男的光著膀子瘋狂地搖動著。這些女孩子都是經常和他們一起混的,差不多都被這裡面至少兩個男人操過,因此放得很開。

曉雪也被大家的氣氛影響,跟著大夥拚命地搖著頭。東子在台上領舞,光著上身,穿著寬鬆的迷彩褲,健壯的肌肉上有著幾條刀疤,曉雪看見幾個女孩子都不時的把目光投向他。

曉雪瘋狂地搖了一會,抬起頭髮現東子不見了,她剛一回頭,發現一個健壯的身軀擁住了她,曉雪想掙開他的懷抱,可是利索不能急,東子把嘴湊到曉雪的耳邊說:「我想操你。」就不由分說抱起曉雪進了包房裡的衛生間。

門一關,東子的嘴就吻住了曉雪的嘴,曉雪初次經歷男人的親吻,不一會就被吻得意亂情迷了,東子的手也趁機滑進了曉雪的吊帶衫、胸罩,剛剛發育的乳房被東子的大手揉搓起來。東子感覺到曉雪的乳頭堅挺了起來,知道曉雪也發情了,便脫去曉雪的上衣和胸罩,手又慢慢地伸進了曉雪的裙子裡,粗暴地把曉雪的內褲拉了下來。

東子把曉雪抵在牆上,脫去了自己的內褲,掏出了自己的大雞巴,在曉雪的屁股上摩擦了起來。曉雪回憶說,當時沒有看到東子的雞巴到底有多大,只是感覺很硬,她說東子的雞巴是她經歷過的所有男人中最硬的。

東子摩擦了一會,見曉雪沒有反抗,便湊到她耳邊說:「我要來了哦!」說著握著大雞巴湊到了曉雪的陰道口,沾了點曉雪的淫水,從後面一下子就干了進去。曉雪畢竟初經人事,「啊……」的一聲痛得叫了起來,東子也不管曉雪的死活,提起雞巴一下一下開始抽插起來。

曉雪實在痛得受不了了,向後翹起屁股想把東子擠開,可她瘦弱的身軀哪裡逃得過東子的雞巴的控製啊,反而給東子助興,讓東子的大雞巴插得更深。東子一邊插,一邊說:「哦……太爽了!好緊啊,老子就喜歡搞處女。」曉雪當時覺得,東子每一次抽插都頂到了她的子宮,可見東子的雞巴是非常厲害的。

這樣大約干了半個小時,曉雪感覺到東子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東子狠狠地插進曉雪的屄裡,頂著牆,一股一股地向曉雪的陰道注入精液,就這樣,曉雪被東子奪取了第一次。

當東子拔出雞巴的時候,一大股紅白的精液和處女血的混合物順著大腿流了下來,曉雪輕輕的抽泣著。東子扯了一把衛生紙擦去了雞巴上的穢物,留下了一句話:「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會罩你的。」就開門出去了。

曉雪對著鏡子,看著自己凌亂的頭髮,感受著陰道緩緩流出的東西,她知道自己的第一次被東子奪去了。曉雪回憶說:「第一次我只有一個感受就是痛,沒有享受到任何性愛的樂趣,完全是被動情況下被東子給幹了。」

她擦去了下體的精液,穿上衣服,走出了衛生間,眼前的場面讓她嚇了一大跳:舞池裡只剩下三個女孩子,衣服已經被扒光了,幾個男的圍著跳貼面舞;沙發上有兩對白花花的肉體,男的在上面一上一下的幹著身體下面的女人;桌子上坐著曉雪的好朋友小敏,赤裸著身體,大腿向兩側張開著,腿中間站著他的新男友陳三,陳三的雞巴正一下一下地插著小敏的小穴,小敏陶醉的喊著:「三兒,爽啊!快使勁……使勁幹我,干爛我的小屄……」剛才出來的東子正坐在沙發上喝著酒欣賞他的弟兄們操女人,地上到處都是胸罩和內褲。

不一會,沙發上的兩個男的到了最後的衝刺階段,身下的女人大聲的叫著,兩個人最後把精子射在了女人的體內。

那會在東北道上有個規矩:干女人戴套子說出去會讓人家笑話,所以曉雪說那時候他們性交都是不戴套子的,都是內射,然後或者女人吃藥,或者懷上了去打胎。曉雪後來被東子操懷孕過一次,結果只能自己偷偷的去打胎。

曉雪說,她有感覺那次幹完會懷孕,因為東子插得很深,大雞巴頂在子宮口射的精,而且射得很多。曉雪說是東子故意坑她,因為這種長玩女人的男人,知道如何讓女人懷孕。

後來曉雪才知道,被東子搞過的女人基本上都被受過孕,東子說這樣才有成就感,把女人操懷孕了,就意味著這個女人一輩子都會記得他。女人一旦被搞大肚子,東子一般就不會再和她搞了,因為沒什麼成就感了。

繼續說舞池裡的淫亂場面,小敏和陳三的性交也到了最後時刻,曉雪看到陳三的雞巴屬於細長型的,每次都捅得很深,小敏爽得一塌糊塗,弄得陳三雞巴上都是白漿。陳三最後衝刺了幾下也頂著小敏的子宮口射精了,陳三最後一股精液射完,小敏已經全身痙攣的躺在了桌子上。

這種群交場面不只是A片裡才有,在這些年輕的小混混們中是真有發生的。大家都休息了一會,這時東子說:「大家都散了吧,各找各地,各操各屄。」大家衣服都穿好,陸續離開了KTV,有的一男一女找地方瀟灑去了,有的幾男一女找地方玩群P去了。

曉雪癱坐在沙發上,被東子拉起來走了出去,上了東子的車。曉雪膽戰心驚的問:「東哥,你要帶我去哪裡啊?」東子笑著說:「找地方操屄。」說著開著車,帶著曉雪直奔洗浴中心去了。

那晚東子共干了曉雪三回,在KTV開苞後,到了洗浴客房立即操了一回,曉雪說,這回她才感覺到性交原來那麼爽,被東子幹出了兩次高潮。中間他們出去吃了點燒烤,回來東子又把她按在床上狠狠的操了一回,最後把精子射進她的陰道,曉雪趕緊起來蹲在地上,把精液摳了出來。

我老婆說,那天她差點被摺騰死,但是不敢惹東子,只能任他在身上發洩,而後來被東子干多了,便慢慢喜歡上了和東子操屄。

第二章 東子逃難,火炕宣淫

自從那次曉雪被東子破了處之後,接連三天,東子沒事就在曉雪的小穴內注入他的精液,沒過幾天,曉雪就成功升級為東子的新女朋友。

東子這人玩女人有個特點,那就是在同一段時間只玩一個女人,直到玩厭了或者把肚子弄大了。而且他處理玩過的女人也很有一手,懷孕後,給些錢把孩子打掉,從手下的混混中找個帥哥去接手,女人剛被甩,又有個新的男人對她好,大多數都默默接受了。當時的曉雪當然不知道這個公開的秘密。

因為曉雪是個雛,東子是她的第一個男人,東子覺得曉雪的身體比較乾淨,而且小屄剛被開苞,十分緊湊,他幹起來特別舒服,所以曉雪很自然地取代了前一個被東子搞了兩個月,搞大了肚子的女人,成為新一屆的東嫂。

雖然她才只有十六歲,可是被小弟們東嫂、東嫂的叫著,曉雪心裡反倒美滋滋的,也經常會和小混混和小太妹們開開玩笑,東子也經常帶曉雪出現在各種娛樂場所和他的軍事基地(就是混子們經常聚集的地點,狡兔三窟,在東北這些大混混們都有多個聚集地)。

當然也會有很多愛慕東子、想和東子搞的一些騷女人嫉妒曉雪,她們經常會背地裡說曉雪:「那小騷屄有什麼好的,不就是沒被別人搞過嘛!破了處還不是跟咱們一樣。再說又沒老娘活好,那小屄口活肯定不行。」的確,就在他們說這話的前天下午,曉雪生平第一次吃了男人的雞巴,而且第一次就是口爆。

那天下午,曉雪陪東子打完麻將,東子壞笑著說:「雪兒,哥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特別刺激,保證你身心愉悅!」

「什麼地方啊?有沒有那麼好啊?」曉雪羞答答的說。

「去了就知道了!」東子說完,開著他的路虎直奔目的地。

車開到了北街呼蘭二中後面的一個小巷子內,來到一家租售影碟的店,影碟店老闆老鱉一見東子帶著女人過來了,趕緊上前打招呼:「東哥,好久沒過來了哦!抽煙,抽煙!」邊說著邊遞上香煙。

「老鱉,這是我馬子曉雪,剛拿下沒幾天,帶她過來長長見識。有沒有好片子,給我找幾盤。」東子拉過曉雪,給老鱉介紹。

「東嫂好!」老鱉陪笑著說道,心裡則想:『媽的!又不知道誰家的閨女被東子糟蹋了。閨女的父母要是知道自己還未成人的女兒被快能當她父親的男人每天操幹著,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因為東子經常帶女人來玩,甚至有一些還是在呼蘭二中上初中或者高中的女學生,老鱉也見怪不怪了。

老鱉給東子找了三盤碟片和一個房門鑰匙,曉雪看到其中一個影碟的包裝上寫著幾個大字:「初三八班王佳慧」。東子拿著碟片和鑰匙,帶著曉雪進入了影碟店的內屋,經過一個走廊,曉雪看到走廊裡左右兩側都是類似賓館的客房。東子拿著鑰匙打開了一個客房的房門,兩個人走了進去。

進入房間,曉雪看到房間中間擺著張大床,大床上方的頂棚是一面大鏡子,床的前方放著一個大電視機和DVD,床頭櫃上放著幾個避孕套,牆上貼著一副大畫,上面寫著「性愛一百零八式」和一幅幅赤裸裸的性愛姿勢畫冊,曉雪看到上面有些姿勢東子干她的時候用過,絕大部份都很新奇。

這時東子說:「今天哥就用這一百零八式搞你,看你能撐到第幾式!」

「你壞!」曉雪嬌滴滴的說。雖然曉雪也算經歷的女孩到女人的轉變,但是這些赤裸裸的鏡頭還是令她有些臉紅。

房間雖然沒有酒店那種豪華的裝修,但看上去還算整潔乾淨,東子看著略帶驚奇的曉雪解釋說:「這裡表面是一家影碟店,實際上卻是為情侶打炮、情人搞破鞋提供炮房的地方。來這裡開房打炮的情侶可以免費選擇幾個黃片助興(在那個時候的東北網絡剛剛興起,想弄盤A片看看相當睏難),二中這爛學校裡面的學生都不好好學習,很多男學生出來當小混混,女的屄毛還沒長齊就出來被男人搞,所以這裡天天爆滿,有時候還得提前預訂。」

「東哥,你經常帶女孩子來這麼?」曉雪現在回憶起來說,當時這個問題問得相當愚蠢。

「這個房間是老子的專用房,上過這張床的女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吧!年輕的、年老的、胖的、瘦的。老子最喜歡搞初中生,屄緊毛少,夾得我特爽。」說完,東子把那盤寫了字的碟片放進了DVD中。

曉雪回憶說,東子雖然整天搞女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精力那麼好,雞巴每次都很威猛,一點也沒有縱慾過度的表現。而且東子特別喜歡搞瘦小型的女人,東子說,他看著瘦小的女人在自己健壯的身下被操得呻吟喊叫,特別有成就感。

這時,電視裡出現了跟這間房很類似的一個房間裡,一個穿著校服的女學生被一個三十多歲的健壯男人帶進來,進了房間後兩人開始熱吻起來,男人一邊吻一邊開始脫女孩子的衣服,只一會工夫,兩人已經赤裸相見了。

這時男人坐在床邊,翹起自己那大雞巴,那個女學生跪在地上,一隻手握著男人的雞巴,一邊用嘴慢慢將男人的長槍吞進嘴裡。男人的包皮有點長,那個妹妹每次吞進的時候,皮就向後翻起,吐出的時候,包皮又包上了龜頭。男人一邊仰著頭從房頂的鏡子裡,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女孩嘴中出沒,一邊抱著女孩的頭瘋狂地抽插起來。

東子說:「那個騷屄是二中初三八班的,叫王嘉惠,騷得不行,被我手下一個小兄弟給操破了處女膜後就成公交車了,大家上。那男的是二中的體育老師,據說性能力超強,可以連續干三個鐘頭,王佳慧在上體育課時勾引體育老師,後來就被上了,他們經常來老鱉的店裡打炮,老鱉每間房子裡都安裝了錄像設備,所以我們沒事就來欣賞活春宮。」

曉雪看著看著,慾火逐漸在體內被點燃,呼吸急促了起來,慢慢癱在了東子懷裡。

東子對曉雪說:「寶貝,給我口一管。」說著掏出了自己的大雞巴。

「東哥,我都沒有給人口交過,不太會,會不會咬到你啊?」曉雪回答說。

「沒事,哥不會怪你的,你像電視上那樣做就行。快來,寶貝,哥的雞巴要爆了!」

曉雪將嘴慢慢地湊到了東子那堅硬的雞巴前,曉雪聞到一股尿騷味,本能的要離開,可哪裡逃得出東子的大手,東子用雙手抓著曉雪剛燙的長髮,把雞巴干進了曉雪的嘴裡抽插了起來,一邊抽插,一邊喘著粗氣:「唉呀媽呀……噢……老妹……嗷∼∼爽死了!喔∼∼再深點!」曉雪無法掙扎,只能生硬地用舌頭舔著東子的雞巴任其胡為。

曉雪說,當時肉棒已經頂到喉嚨了,她連喘氣都感到費勁,但為了討東子的歡心,只能任他在嘴裡抽插,而且次次深喉。時至今日,曉雪的口交技術已經相當成熟,但是在給我口交的時候,都會要求我先洗得特別乾淨,她說那是幫東子口交時留下心理陰影了。

東子搞了一會曉雪的嘴,就把曉雪拉上床,三下五除二把衣服剝了個清光,一邊用嘴吸曉雪的乳頭,一邊用手撫摸著她那沒長幾根毛的小屄(曉雪現在的陰毛可是相當茂盛)。曉雪覺得自己的屄內又麻又癢,好像有無數螞蟻在咬,「嘩嘩」的往外流水,一邊喘息著一邊說:「東哥,我要……快幹我!」

曉雪後來回憶說,年輕女人一旦被男人搞上後,是很熱衷於性愛遊戲的。

東子說:「寶貝,哥來了,一百零八式之老漢推車!」說著,握著他那根經過數百個小屄洗禮的鋼槍,掰開曉雪的雙腿,慢慢湊近了曉雪的陰道口,以龜頭沾了些曉雪的淫水,摩擦幾下就猛地插了進去,一桿見底,整根雞巴都沒入了曉雪的陰道。

曉雪的陰道是屬於比較淺的,很容易見底,我現在干她的時候,她老叫痛,說頂到子宮口了,也不知道當時她是怎麼忍受東子那根大雞巴的。她則說是當時年輕,陰道彈性好,我也只能表示無奈。

東子按照牆上的一百零八式,一式一式的在曉雪身上試驗,每式操一分鐘,曉雪則爽上了天瘋狂地喊著、呻吟著。干到第三十式「隔山打牛」的時候,曉雪已經高潮得一塌糊塗了,當東子拔出來正要往裡操的時候,只見曉雪的屄裡噴出一股淫水,像撒尿一樣,沒錯,曉雪第一次潮吹了!

曉雪也是傳說中的潮吹女,爽的時候可以噴水的!「啊……東哥,你干死我了……爽哦!用力操我……」曉雪大喊道,東子則開始進行下一個姿勢了。

干到第八十八式的時候,是東子仰面躺在床上,曉雪則背向東子跨坐在他身上,當然連接他們身體的是東子的雞巴。曉雪一聳一聳的用陰道吞吃著東子的金槍:「東哥,哦……我又要來了,快加油操我!」東子聽後,一陣「劈哩啪啦」的撞擊聲,曉雪又一次升天了。

曉雪洩身幾次已經無力再戰了,但東子堅持要打完一百零八式,曉雪只能撅起屁股,讓東子繼續未完的戰斗。曉雪抬頭看了看正在放映中的電視,裡面的兩人也到了最後關頭,男人飛快地用雞巴穿刺著女孩的小穴,插著插著突然拔了出來,湊到女孩的臉前,女孩張口把雞巴吃進嘴裡,只見男人大叫一聲,雞巴顫抖著把大股大股的精液射進了女孩嘴裡。

這時東子已經干到最後一式了,快速的抽插著,他對曉雪說:「我也要爆在你的嘴裡,一會給我接好了,不許吐出來,全部吃掉。」說著把頻臨爆發的雞巴插進了曉雪的嘴裡,抵著曉雪的喉嚨大股大股的射進去……曉雪用嘴幫東子清理完下體後,直接倒下去就睡著了。

沒錯,她太累了也太爽了,兩人抱著就睡著了。曉雪後來回憶說,這次性愛是她有生以來最爽的一次,干到後來,她已經完全麻木了,覺得陰道裡東子每抽插一次,她就顫抖一次,永生難忘!這就是曉雪的第一次口爆,現在曉雪從來不讓我射在她的嘴內,可能跟做東子女人的時候精液喝多了有關。

曉雪回憶說,剛跟東子在一起的頭一個月,因為她剛破處,小屄緊,東子天天都會在她身上放兩炮,每天至少射一次在她體內,各種地方都留下過他們做愛的痕跡,錄像廳的沙發上、美發店的洗頭椅子上、東子的車上、公共廁所裡……只要東子雞巴硬了,就會插進曉雪的屄裡放炮。

有一天,曉雪在美發廳坐著正和姐妹小敏聊天,小敏說:「雪兒,咋樣?最近和東哥在一起混得爽吧?吃香喝辣,夜夜春宵!東哥的床上功夫可是出了名的強悍!」曉雪說:「強是很強,每次都幹得我受不了,而且每次都射進去,我怕哪天懷孕就完了!還說我呢!你那陳三少也是出了名的長槍。」

小敏說:「長是長,就是不夠粗,每次插進去四分之三就到底了,但是小屄撐不滿,哪像你們東哥,又粗又長!」

「啊!你跟東子幹過?」曉雪驚訝地說。

「剛來美發店的時候被東哥幹過一次,那真是終生難忘。因為我不是處女,做了一次之後,東哥再也沒找過我,後來就跟了他手下的陳三。其實東哥好幾個手下都幹過我,陳三也知道,我和他也就是一炮友。」小敏有些失落的說。

小敏是曉雪的鐵桿姐妹,直到現在,小敏還經常過來上海找曉雪玩,我們也一起玩過3P,小敏和曉雪一樣,騷是很騷,就是屄松,可能也是被大雞巴操得太多了。

正聊著,東子和陳三還有一個叫黃毛的小混混匆忙的開門走進來,東子說:「曉雪、小敏,趕緊收拾東西,我們要出去躲一陣子!」原來九九年國慶五十周年全國嚴打,主要針對掃黃打黑,東子公安局的兄弟提前通知他,讓他出去躲一陣子。說完,曉雪和小敏就去收拾東西了。

東子說城市裡不安全,他們躲到離呼蘭幾十公裡的一個鄉裡,那裡的鄉長以前求東子辦過事,東子說上他們家去住幾天。東子開著他的車,一行五人,直奔他朋友家開去。

到了那個鄉長家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自然一番寒暄客氣、酒肉招待。鄉長家是五間大磚房,他和他老婆住一間,兒子住一間,兩間是倉房,鄉長說:「東哥,只能委屈你們住一間了,那火炕上可以睡三個人,地上還有張床,可以睡兩個。」又對他老婆說:「老婆子,一會把火炕燒熱乎的,讓東哥好好歇歇!」

飯後,鄉長帶著五人到了他們住的那間房休息,房子不大,有一鋪火炕,能睡三、四個人,地上放了張床。東子說:「老子還沒睡過火炕呢,陳三你跟小敏睡床,曉雪、我和黃毛睡炕上。今天挺累的了,大家早點休息吧!」說完,就拉著曉雪脫衣服上炕睡覺。

東子只穿了條三角內褲,前面被雞巴撐得鼓鼓的;曉雪脫了外套,全身只剩下胸罩和下面的小三角,有點不好意思的鑽進了被窩。黃毛也只穿了條三角褲進被窩睡了,黃毛是屬於那種高瘦型的,身上除了排骨就是皮了。小敏和陳三也爬上床睡下了。

睡到半夜,曉雪被一陣「吱呀∼∼吱呀∼∼吱呀∼∼」和熟悉的喘息聲給吵醒了,原來是床上的陳三正在干小敏,那個破床不是太好,所以陳三每操一下,床就「吱呀∼∼吱呀∼∼」的響,而且曉雪還聽見旁邊的黃毛喘氣聲也很粗,曉雪估計他是在打手槍。

這時,一雙大手摸上了曉雪的屁股,把她的內褲往下拽,原來東子也被吵醒了,而且性慾被勾引了起來;曉雪也被這刺激的場景感染,手也摸上了東子的雞巴,把它從內褲中釋放了出來。東子把曉雪的內褲拉到了膝蓋下面,曉雪側身躺在炕上,把屁股靠向了東子的雞巴。

東子一邊親著曉雪的耳垂(曉雪的耳垂相當敏感,曉雪說,男人只要一舔她耳垂,她就想被干),一邊把雞巴從後面靠向了曉雪的騷穴,慢慢地摩擦著。曉雪正陶醉著呢,東子的雞巴突然一下子從後面干了進去,曉雪本能的「啊」了一聲,隨後嘴被東子摀住了。

東子在她耳邊說:「忍著,別叫,農村的夜很靜,而且房子不隔音,一遇到異常聲音,會引發全村的狗都會叫!」

就這樣,東子就保持著這一個姿勢,不斷地從後面操幹著曉雪,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重,曉雪嘴裡咬著枕巾,只能忍著不叫,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看曉雪這邊也大戰了起來,黃毛實在受不了了,突然跳下炕去,爬上了小敏和陳三的床,只聽得小敏小聲叫了一句:「呀!黃毛你幹嘛?快下去!」黃毛哪裡肯放過,不一會兒,小敏發出更加沉重的喘息聲,代表她已經默許了黃毛的加入。陳三和黃毛也不是第一次一起玩一個女人了,輕車熟路,不一會兒就把小敏搞得快不行了。

下面的火炕向上散發著熱氣,後面的東子操幹著下面的小屄,曉雪又經歷了一次興奮刺激的性愛。東子就一個姿勢幹到底,後來曉雪說她的胳膊都壓麻了,東子干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在一陣急促的抽插中狠狠地射進了曉雪的陰道裡。

東子從後面拔出雞巴,曉雪乖巧的鑽進被窩,用嘴幫東子清理好了下體,然後拿著枕巾把屄裡流出來的精液擦乾淨,躺在了東子的懷裡休息。

藉著月光,曉雪朦朧看到在小敏的床上,三個人像三明治一樣疊在一起,黃毛躺在底下,小敏趴在他身上,估計黃毛的雞巴正直挺挺地倒插在小敏的屄裡,陳三在最上面也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曉雪當時心裡想:『陳三和黃毛是一個插屄、一個插屁眼呢?還是兩個雞巴同干一個穴呢?』後來她偷偷問小敏,小敏說:「那兩個犢子玩意,一開始一個干屄、一個干肛門,後來就兩根雞巴都插到屄裡,你一下我一下的交替操著,直到最後一起射進我的屄裡。」

小敏那邊做完一會就沒動靜了,估計是都摺騰累了,相續睡去了。第二天早上,曉雪一睜眼睛,發現床上的三人,小敏躺在中間,下體還有昨晚流出來的片片乾涸的精液,陳三手放在小敏的屄上,黃毛的手放在小敏的奶子上,場面相當淫穢糜爛。

這時,鄉長老婆來敲門,說要起來吃早飯了,幾個人才懶洋洋起來,穿上衣服出去洗漱和吃飯。經過了昨晚的2vs1,黃毛也和小敏熟絡地調笑著。東子幾人就在鄉長家住下了,沒事打打麻將,獸性來了操操屄,這樣的逃難生活也算相當愜意了。  [全文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