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

從小到大,經歷了很多被佔便宜的事情,被人摸被人頂;有時候在車上,有時候在舞廳;更有熟人幹這事,乘我喝醉了酒揩油。

起初的時候,我害怕,找地方躲,過分了會偷偷搗他一下或者踩腳,後來也會注意一下那人的樣子,瞪他一眼。總之,這些佔便宜的男人,不知道是本身就長得齷齪還是當時他心裡有鬼,反正臉色難看、長相醜惡、面容扭曲。碰到這樣的,隨著閱歷增加,我會毫不客氣,重重地治他;公共場合,他還不敢叫喊,心裡很美。

有時候碰見小孩、小男生幹這事,就想他們沒見過女人,給個厲害的眼神嚇唬一下;當然,心情好的時候要摸就摸摸吧。

這些事情的發生,都是因為當時的環境,沒有辦法只好忍受,沒有說能產生什麼快感,自願配合的。可就有那麼一次,我心甘情願,還有渴望的感覺,一直留在腦子裡回想著,寂寞人靜的時候,都能幻想成真正做愛的樣子,刺激得難以入睡。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個大學的死黨,參加工作三年後,打來電話說要結婚。她是農村出來的,畢業後就回去老家,在那裡的一個地級市上班,而要去那裡,只能乘汽車,因為火車沒通線。

去車站打聽,有白班車,也有夜班的臥鋪車,我還沒坐過汽車的臥鋪車呢,覺得新鮮,再說一覺睡到天亮,到了,白天還可以玩玩。

上了車,哪個後悔啊,車廂裡一股腳臭味,而我的座位在後面,還是上鋪,後面更臭。想退票,又沒有硬座的夜班車可坐,只好找司機下話,多花了三十塊錢,調到前面的下鋪,中間位置。

天很熱,空調車還沒窗戶可開,人們都在下面等,我不知道,問司機為什麼不開空調,司機說這會開著浪費,開車了自然會開,那時候還冷呢,說到這,他建議我乘車上沒人,挑個乾淨的被子。

我很感激,就在一疊被子裡翻,找了個稍微乾淨點的放到自己鋪位上,也下車等候。

晚上九鐘,汽車出了站,一會走一會停,票員還下去和人爭吵,然後繼續磨蹭著走,最後在快出城市的地方,上來兩個大學生摸樣的男生。因為車上的鋪位在車站就已經按規定賣滿了,司機不知從什麼地方搞來兩個折疊小凳給他們,就坐在窄窄的走道上。

汽車開動了,這次加快了速度,他們兩前後坐著說話,就在我旁邊,我想整個晚上要這樣過,還不累死。

跑起來還沒多久,車速就又慢下來,司機回頭喊那兩學生:「趴下,趴下,檢查呢」。

這兩人開始沒反映過來,感覺說自己,就都嘩地爬下來,爬到我身上,靠後面這個直接俯在我胸上。突然的變故,嚇的我也不敢動,聽天由命地等不知道下面什麼人上來抓我下去槍斃。

實際上沒人上來檢查,車門都沒開。汽車行使起來後,聽司機和票員說話,好象檢查的只爬窗戶上看了看,就放行了。

離開檢查站,兩男的才起來,後面坐著的這個男生感覺到自己鹵莽了,臉開始發紅,不自在地說了聲:「不好意思啊,剛才急的……」

他長得挺帥的,看他快要結巴了的樣子,我想笑,就說:「沒事,還嚇我一跳呢!」

汽車飛速前進,司機打開電視,放著破歌,前後上下四台同時開唱,哪個熱鬧。我後面有個老頭,電視就在他眼前,吵的起來躺下起來躺下,那兩學生看不下去,前面哪個起來給司機說,才關掉。

實際上沒哪個必要,現在坐車,老人需要安靜,年輕人誰沒手機,而哪個手機又能沒有MP3、MP4呢。這不,一關電視,人人都把耳機掛上了。兩個學生互相研究著手機,我也掏出自己的聽音樂,這些歌曲我平常就老聽,加上汽車啟動後空調運轉,也不熱好像也不太臭了,就在搖搖晃晃中睡著了。

一直睡到汽車停下來才醒來,一看手機,十一點半了。

司機吆喝著下去吃飯,我倒不餓,但尿憋,就從司機給的塑膠袋裡掏出鞋穿上,跟著大家下車。

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還停了幾輛我們這樣的大型臥鋪車,人都轉悠著,進旁邊餐館吃飯的沒幾個。我到處亂瞅,看有人往左邊的路口走,就跟著一個女的過去,果然牆上寫著「廁所」還畫著箭頭指向裡面。

上完廁所,我在旁邊考了幾串肉償著吃了,就上車躺下繼續聽音樂。

半個小時後,人們開始上車,還沒躺穩當,汽車發動了,窗外的燈光越來越少,進入茫茫黑暗,只有偶爾的會車燈擦著閃過。

我睡不著,聽著歌曲眼睛亂瞟,那兩個學生一個還玩手機,後面這個瞌睡的靠著我頭部的欄杆丟盹。我回顧了一下左右鋪位,左邊是個男的,右邊是個年齡大的女人,難怪他們兩都靠著我。

當靠前的哪個男生伸著懶腰準備收拾起手機的時候,我因為他前面提醒司機關電視,而突然有好感想找他說話,就向他借手機,問他玩的什麼遊戲。他說下載的電影,給我打開一部遞了過來。

是個喜劇片,我戴上耳機開始看,他就學著他同伴的樣子也靠著睡覺,我起身拉他一下,指了指我的腳那裡,意思是可以趴著睡。他很感激,試著在我蓋著被子的小腿上俯下。

這時聽不見,就看見我頭旁邊的這個男生用腳偷偷踢爬我腿上睡覺的同伴,那個還裝著不動;我就莫名其妙,摘了耳機回頭看他,他一下又開始裝睡覺,於是我明白他逗同伴呢,也有點害羞,臉熱熱的。

這也不是辦法,那樣很受罪,我就動腿,讓那個男生起來,然後儘量往另一側挪,看能空出來點讓他們兩都爬著睡。他們兩也看出來了,一個勁地小聲說:「不用了,你睡吧,沒事的。」

試了幾次,確實不行啊,除非我把腿放地下,要不挪出來點地方,讓他們爬下腿還碰他們頭,正這麼客氣著,腳跟前哪個男生說他同伴,可以過去另一邊走道,和他頭對頭地爬著睡。

真是個好辦法,我同意。他從前面摸索著過來,我把裙子在被子裡拉著整理好,然後蓋好被子,讓他們爬在小腿上。

頭對頭睡,互相抵仗,錯開就有一個抱著我腳,一個太靠上。當他們這樣睡定後,我就覺得彆扭,首先,腳不能動,平常沒注意睡覺腳需不需要動,這時候就覺得不是腳心癢,就是指頭癢,還捂得熱的很,想動不敢動。腿上由於靠我這個男生爬著的手好象就要夠著我大腿,汽車顛的一動,我就擔心他是故意摸我。

電影也看不進去,開始胡思亂想,乾脆關了叫起男生還給他,閉上眼睛裝,裝會就睡著了。

迷迷瞪瞪地躺了半天,還是睡不著,車顛簸著,他們在我腿腳上起伏著,心裡癢氧的,借著會車時一閃而過的燈光,看前面這個男生的臉,閉著眼睛酣酣地很好看,就無聊的這麼等那燈光。

又過了很久,在一次顛簸過後,我就感覺有個手到了被子裡面來。我的心一下提起來,趕緊閉上眼睛裝睡,心跳的自己都能聽見。

那手慢慢地隨著車身的搖晃在往我腿上爬,好象是車顛到上面的一樣,我腦子裡沒有閃來的燈光,也沒有汽車的轟鳴聲,精神全集中到那條腿上,眼睛閉的太用力自己都覺得酸。

那手摸到我漆蓋那,由於身體再不能向上,停在那輕輕的捏弄,我有些放心了,悄悄舒了口氣,把神經放鬆下來。

正在這時候,一個大的顛簸,他隨著起來,落下來後就到我大腿上了。我的心隨著他手的遊動再次緊張起來,大腿肌肉怎麼這麼敏感,緊張中還癢癢地讓人難受。

他的手像蛇一樣,在看準搖晃的機會就開始往我腿縫裡鑽,幾次搖晃以後,手就徹底進來,抓著內側的軟肉,好象那是他的。

他的手放在那裡,開始出汗,我的腿也好象在出汗,他感覺到了,就試探著往上移,當時不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就也找了個顛簸的機會把腿分開了。

說實話,他很帥,又給我好感,偷摸我我不會反抗,但我從來沒有這樣過,主動給人空間。這一分開腿,我就擔心他摸到上面,摸到私處,緊張再次從心底裡湧上來。

後來想起來,實際上我這分腿的動作,就可能是給他的信號,給哪個男人都不會再放過我了。

這個男生就把頭轉到後面枕在外面的一隻胳膊上,把身體挪得更朝上,外面的肘子幾乎都在車的搖晃中能碰到我陰部,下面那隻手更加大膽,試探著停頓著就到我陰部那裡,指頭摸著根部的大腿肌肉。

興奮在緊張中越來越占上風,我有心把腿分的更開,但下面哪個男生抱著我雙腳。就這樣,在那指頭小心的撥弄我褲頭的時候,我還是在不知不覺中把腿變成了O型。

他的手明顯感覺有些抖,停在那好一會才開始繼續動,指頭輕輕地撩褲頭外面,撩的我想動一下身子,好不那麼難受,但緊張中還沒勇氣去動。

他開始從側面掀褲頭,指頭一下碰到我的外陰肉肉,簡直就想電擊,我不自禁地顫了一下,還沒等他分開摸到陰口,我就感覺有東西往外湧動,像月經期量大的那兩天一樣。我想壞了,不會是來了吧,轉念前幾天剛完,怎麼會呢?那會是什麼,發浪流水水,也沒這感覺啊,我又不是沒做過愛。

那手已經沒有顧忌了,上下摸著,濕濕的指頭帶著水,尋找著可以進去的口口,我被興奮又拉了回來,屁股也開始揉動,好想把口口給他對上。

他插進去了,我也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伸手一下抓住他擱在我陰部骨頭上裝睡的胳膊,死死地不放手。

到這陣,已經明顯變化了,他也起來,左右看著,把還在前面的屁股和凳子拉到我跟前,想爬我胸上繼續裝,我那裡管他,把他胳膊直往我頭上拉,他似乎明白了,又左右看,然後一下低頭吻住我。

我太想了,沒有這麼強的欲望,吐著舌頭讓他吸,感覺那就是多餘的,不讓他吃了難受。他的手就沒離開過我陰部,一直插著。

他嗦了幾下我舌頭,就離開了,他擔心,左右偷看,然後又下來吸吃。我難受得想把腿伸上來彎起,好讓他進的更多,就開始抽腿,後面的男生被抽醒來,我已經顧不上管他。

高潮要來,要來了,用力,用力,我差點這樣叫出來。可就在這時,他把手停下來,取了出去,在空中摔動。

他的指頭太困了,小聲對我說:「痠得不行了!」

我哪裡依他,還想摟他脖子,突然就感覺有個涼手進來哆嗦著摸到那裡,我一下伸手拉住,就往下面放。

下面終於又插開了,褲頭被他指頭帶著進去磨的旁邊肉疼,我伸手進去,一擡屁股,拉到腿下。

面前這個男生不好好親我,總是親一下擡頭看一下,好在他開始把手伸進來摸我胸,我把短袖從肚皮上掀起,讓他把手伸到裡面,他就那樣隔著乳罩摸弄。

我的腳也被手握著拿捏,就在這上下夾擊中,我高潮了。

我咬著牙,忍著享受,一直讓它持續了好久。

高潮平息了,過去了,下面哪個男生還在努力的插動,我一身是汗,不好意思的回應著前面這個男生還不時的低頭親吻。

當他再次低頭的時候,我小聲告訴他,我想起來,熱的很。看他隔著我身子搗了一下他的同伴,他的同伴就把手取出去了坐好了。

我把枕頭下的包取出來,撕了些衛生紙在被子裡把下身擦了擦,穿好褲頭,就起來坐在床上。

大家都無話,前面哪個望著車前的公路,後面這個也坐的正正的看著窗外,我把被子蹬開,涼爽的無比舒服。

這樣坐著,也難受,我碰了一下旁邊的男生,小聲說:「你們兩換著睡會,我下來坐坐。」

他頭搖得像撥浪鼓,連說:「不用,這樣挺好,挺好。」

我用腳瞪前面那個男生,然後指鋪,他也搖手。

這個事情確實美妙,黑黑的,又不怕羞,還那樣享受,我打心裡感激他們,他們不休息,我也不好意思睡,就半靠著把旁邊男生的手握住回想剛才的瘋狂。

他用指頭玩我手,玩了會就不老實了,往他那里拉,我也沒拒絕,但靠著夠不到,就隨著手把身子躺下。

他半側著身子,自己把拉鎖拉開,我就摸到一個硬硬的棒棒被褲子別著向上貼在肚皮上,我一下拉了出來。他趕緊把手撐到床沿上,當住前面的亮光。

成熟的女人沒有不喜歡硬硬的肉棒的,我握著它套弄,就又開始想了。身體一騷動,各種欲望都上來,我用腳尖踢前面一本正經坐著的男生,他回過頭來,我還沒說什麼,他的同伴就在黑暗裡給他比劃。

會意了的他開始把凳子往來移,移到我大腿處,就把手從後面伸進被子,我再次脫了褲頭,在被子裡蹬到最後,並側身過去,把屁股儘量挪給他。他開始摸我屁股,摸我陰處,我的快感逐漸襲來,有想吃握著的這個肉棒。

我把頭往外,想鑽到他那,感覺夠不到,他把凳子搬著換了個方向,面朝後坐下。我又試了一次,還是不方便,最後,他有倒騰方向,把腿展長伸進床鋪底下,然後儘量靠近床邊,我終於可以含住它了。

天熱,不知道是捂的還是他不乾淨,反正有點騷臭,但那時候已經到哪個勁上,我不好意思再不吃,就開始給他口交。

我口交,他注視著前方邊看人邊摸我胸,屁股那裡指頭已經又插進去玩弄,舒服的我更加賣力。

沒有幾下,他就射了,全射進我嘴裡,本來我感覺他射出來,想張嘴,又怕弄他褲子上,只好都含著。

他射完,我抿著嘴,防止精液漏出來,然後慢慢把他雞雞吐了出來。吐到哪裡都不好,他也幫我找東西,還被下面那手插的難受的想張嘴;最後他突然想起我的衛生紙,把我包從枕頭下抽出來,我取了些紙,吐出來挽成紙蛋放在鋪下的地板上。

他挺仗義的,自己舒服了,還不忘同伴,當我收拾好躺著享受下面時,他提著凳子到前面拉同伴小聲說話。

那男生就停下手裡的活,開始挪凳子向我過來。我明白他們意思,但想剛才那樣口交太難受,在他過來坐我頭前的時候,我坐起來說:「你坐到床上,我枕到你腿上。」

他猶豫了一下,就起身了,我也看了看周圍熟睡的乘客和前面專心開車的司機,起身給他讓地方。

我把枕頭和包都遞給腳那兒的男生,他很明白,就放我腳旁。這樣他的同伴就可以完全的坐上來,我把頭枕到他腿上,開始拉他拉練。他比哪個老實多了,手始終在發抖,還擔心我頭不舒服,輕輕用一隻手墊著。

我拉開拉練,他自己倒騰著掏出來,可真是大啊,嚇人到怪的。我用手玩,仰臉朝他笑,他羞得把臉邁到一邊去了。

我滿口地吃,吃進了半截,開始套弄,渾身又開始熱起來,想著這個東西插進下面,肯定舒服,就不知道會不會疼。

那小子舒服到了,也不好好摸我了,光前一下後一下的亂看著,我踢了他一下,他才把手伸進來。

上面給人感官刺激得厲害,下面又被插著,很快我的快感神經有像小兔子一樣,一蹦一蹦地竄上來。

突然,我的頭一下被緊緊地按住,我屁股那裡的手也抽出去了,這才從閃動的燈光中感覺有人從他後面出來。

感覺那出來的人到車門口了,車就停了下來,我剛想離開他的粗大雞吧,實在憋得慌,但他還按著,並把被子開始往我頭上拉。

聽得旁邊也有人起來,穿鞋下車,靠前的男生也下車去了,接著,有別人也在往外走,小便完的又上來,更不好的是司機把前面的車燈也打開了。我把臉儘量埋在他小腹上,粗大的肉棒並不見軟,堵的我一個勁用鼻子吸氣。

就在這個最最難受的時候,這個不爭氣的小子開始射了,我感覺到他的東西開始抖動,就覺不對,往外使勁吐了一下卡在裡面的雞雞就試著濃熱濃熱的液體往嗓子眼鑽。我嗆了一下,使勁推他,當雞雞退出去些,我舌頭能活動,就收縮著喉嚨那麼咽了下去。

我還是第一次吞精,就在這樣的環境裡,吃了個精光。

隨著他雞巴的慢慢軟化,我舒服多了,就那樣俯著一直等汽車開動。

在人們都在自己的鋪位上躺下,我們才慢慢分開,我假裝睡醒了的樣子,問他們兩到哪裡了,起來喝水沖洗嘴裡的精液腥味。他則在我的掩護下把自己的東西裝好,並起身坐到下面。

左邊鋪位的男人起來上廁所了,一直莫名其妙的看我,我假裝沒看見,坐起來讓兩男生換著睡會,他們推讓著客氣,就是不睡。於是我又要來哪個男生的手機,開始看電影。

兩男生一前一後,都靠著欄杆開始睡覺,估計也在裝。

看了一會,覺得沒意思,眼睛皮也開始打架,我就還了,躺下睡覺。

這次真的睡著了,很香,很騷,就醒過來,原來小子還在偷摸呢,兩個人手都在下面。看看周圍,好象都睡著呢,就沒管,分開腿讓他們玩。

什麼都是偷的過癮,這會放開讓他們摸,雖然還流水,弄的騷騷的,但感覺不出一點要高潮的跡象;兩個手也是有心沒心的在玩,摸摸肚皮呀,在口口上撥弄撥弄,偶爾插進一兩下。

這種感覺也好著,躺著享受,慢慢又睡了過去。

睡得太死了,直睡到天亮,光線開始刺眼才醒來,旁邊兩學生什麼時候下車的都不知道,折疊凳也收了起來。

我一摸下面,屁股下濕了一片,裙子也濕著,我才想起來還沒穿褲頭,趕緊爬到腳下找。沒有,被子裡裙子裡都沒有,又不好意思聲張,拉好裙子起來坐在床邊開始整理頭髮。

車繼續搖晃了一個多小時,才到目的地,這段時間裡,鄰床的男人也起來,一直偷偷看我,我轉過去,想著晚上發生的事情,臉開始發燒。

下車後我在車站亂轉,讓風吹我裙子後面,轉了半天才給朋友打電話,二十分鐘,她和男朋友打車過來接上我。

在車上,多年沒見的朋友,當然高興了,快樂的學校往事被一樁樁提起來,夜色下的旅途中所發生的事情瞬間煙消雲散,沒了蹤影。

現在,想起那次旅途,總在寂寞和需要的時候,我會加以幻想,有時候幻想成在車上做愛,有時候幻想成在床上做愛;可是無論在哪裡,腦海裡總是只有親吻過我的那個男生的臉和另一個的粗大雞巴,模糊了就會把他們拼湊成一個人,然後陶醉一番。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