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長假開始後,公司車班調度吃緊,每個人的班都排的滿滿,平常跑短程也加班兼跑長途.

這天我開了14小時後,接近目的地時,雨已開始下起,雨勢時大時小,我把車速放慢.等到達時已經入夜,比正常時慢了一個多小時,乘客都下車後,我把車上稍為清理,把車開去停好,到辦公室交了行程表;提著行旅包準備要去旅社休息,出了辦公室穿過候車大廳,除了少數人還在等候其他路線未到車輛,沒接到人,整個大廳已漸漸寂靜.

走到入口大門邊,空蕩蕩的長排座椅,有位小姐單獨抖縮坐著,表情十分沮喪,看起來哭過,眼眶還紅紅的.

小姐,我是這裡的司機,你有什麼問題嗎?是不是等不到接你的人?

一聽到我問起,她眼淚就簌簌掉下來,我在她身坐下,等了一會兒,她心情總算平息下來.

我叫鄭麗,從S市來的,我原本跟朋友要利用這次長假見面,為了節省舟車時間,我倆各自從工作的地方出發,相約到這裡見面,一方面可有更多相聚時間,也可以避開被熟人碰到;誰知下了車,沒見到人,要打電話連絡,才發現行李可能在車上睡著時,有被人動過,錢包丟了;我打了幾次他的手機,他都不接,還把手機也關了.現在我身無分文,人生地不熟,又不敢通知家裡來接我,進退兩難..

我說:聽你的口氣,你是背著家人出來和男朋友約會.這樣吧!明天天一亮,我向公司查看看有沒有空位,讓你可以搭上車回去.

這位師傅,那我要怎麼樣把車錢還你呢?

不用啦!我只說你是我親戚,票價可以有折扣,沒多少錢,沒關係;倒是現在,你總不能在這裡坐一整夜,又濕又冷的,我正要到旅社去休息,你也一齊走吧!我幫你問問有沒有空房間,到明天再說.

出了車站,雨也沒小歇,半走半跑,到了旅社;管理員正靠著桌邊打盹,

我輕輕敲敲桌子問同志,還有沒有空房間呢?

管理員看到我一身制服,就馬上把鑰匙往桌上一丟,還悻悻地說:怎麼那麼晚!也不看看什麼日子,都什麼時候了,那有空房間,別人早到的,已在睡回籠覺了.

我看也沒什好說的,趕緊帶著鄭麗進入房間,公司準備的旅社還不錯,房間裡還有沙發,小桌子.

我把行李包往桌上一放,就跟鄭麗說:沒有別的房間,今晚將就一下,你先去洗澡,把濕衣服換了,可別著涼了.

我坐在沙發上等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一下夢到和我愛人在一齊,她握著我的陰莖,舔著我的馬眼;平常做愛時只願用手摸摸捏捏而已今天怎麼那麼主動;

睜開眼,原來是鄭麗,她已洗好澡,換了睡衣,還略施薄妝,剛剛看到還沒什麼感覺,現在穿著睡衣看起來更添嫵媚,也別有風韻;她蹲在沙發邊,不知什麼時候解開了我的皮帶,把小弟掏出用手套弄著,小嘴把整個龜頭含進去.

你都這樣叫起床啊!

師傅,對不起,讓你等久了剛剛淋了雨,我洗頭又泡了泡熱水澡,真舒服,出來看你睡得熟,叫了幾聲也沒叫醒,看你帳棚撐得好高所以就………..

看來,這鄭麗還滿騷的.不過我也不會趁人之危強人所難

好啦!好啦!你先睡吧!床給你睡,我洗完澡就睡沙發上.說完就起身到浴室,洗完澡才想到,我沒拿換洗衣物,我聽外面沒動靜,燈也關小了,她大概已經睡了,反正就幾步路,只要往沙發一躺,被子一蓋就沒事,打定主意,光著身子,三步並二步跑到沙發邊,一掀被子就鑽進去.

哎呀!

我的頭撞到一團軟乎乎的東西,而小弟則掉進一個溫暖洞裡,原來,是鄭麗睡在沙發上,我的頭正好撞到她的陰阜,她張嘴要叫,正巧把我的肉棒給含住,兩人掙扎一會兒;

她才吐出來說:你這話兒那麼大差點把我噎死了,又撞得我私處痛死了.

我起身開燈,見她痛苦的摀住胯下,

不是說你睡床上嗎?怎麼你跑到沙發上來.

我想,你睡沙發不舒服,你開了一天的車一定很累了.我湊合睡著就好.

剛剛說好讓你睡床,要再讓來讓去,就都別睡了!你到床上去睡吧!

她一拐一拐走到床邊,說:你撞得我痛死了,也不來幫人家揉一揉.

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好差事.

我走到床邊,她已朝上躺著,隔著睡衣揉了幾下,感覺睡衣下毛絨絨的我掀開她的睡衣,她也沒說什麼,睡衣下面沒穿內褲,映入眼裡,嬌嫩的芳草細細地鋪蓋著,粉紅色陰唇輕微顫慄翳合,中間還有濕濕地水漬;用手在她的陰阜上揉了一會兒,只見她雙眼緊閉,我有意無意的手指搓到她的陰核,感覺她的陰核越來越硬,聽得,她已嬌喘噓噓,小腹也一下一下往上挺,用手往那桃源洞口一摸,愛液也氾濫成災,都流到屁股`床上了,這時鄭麗兩手在我背後直抓,我回過頭一看,她不知何時,已把睡衣和胸罩都脫光了.

哥哥,你躺下來,讓妹妹用奶奶幫你把雞雞夾一夾,說著把肉棒放到她的乳溝,哥哥,你這根好長又粗,她用奶奶夾住後,龜頭正在她嘴唇邊,她用舌頭在肉菱邊繞著.

我也把嘴湊近她的洞口,含住陰唇,用舌尖戳著她的陰核,

唔!唔!唔!唔!每戳一下她就哼一聲,才沒幾分鐘她就叫唉!喔!喔!我高潮了!

我坐起來,把她雙腿抬起朝上,左右分開,讓整個陰戶現出來,我用她流出來的淫水抹在陰毛上,把陰毛梳開,把兩片陰唇也貼開,讓陰道口張得更開,把舌頭戳進濕淋淋的陰道裡,上上下下攪動,雙手撫摸著鄭麗的乳房,也不時用力捏一下乳頭,她唔唔吱吱,又一次高潮了.

我快受不了了!.我從來沒有一下子來兩次高潮,哥哥你的舌頭就讓我快死了,要是肉棒插進來豈不要了我的命.

兩次高潮後,她已全身無力,我將她翻過身去,讓她跪在床邊,把屁股朝外,我站在床下,高度正好,握著陰莖往洞裡一插,滑溜溜地,一下全根盡沒,我將她兩手拉往後,一下一下往後拉,小腹撞著她圓潤的屁股,陰囊則拍著它的陰核,整支陰莖都撞著她的子宮,幾十下後,又改淺插,用龜頭去弄她的G點;約莫近百下,她大叫一聲,整個淫水大量湧出,我再也忍不住,加快速度往最深處用力插個十幾下,把精液全都射在她的裡面.

第二天,送她上車時,她看著我說:哥哥,謝謝你,你真好.

不知她是說我的人好,還是肉棒好.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