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毛女老婦版

事情發生在與黃色娘子軍同一時代。

華北某農村趙各莊,那時已經是高度發達,雖然仍有貧富懸殊,但村子的環境是非常高雅潔淨,是一個大的芭蕾舞場,全村婦人都是芭蕾舞孃。

村裡有一老婦白玉華,原是上海芭蕾舞孃,因走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遠嫁給趙各莊的老楊家,生下一子,這一年,白玉華已經是八十三歲了,她丈夫早已死於她胯下,白玉華雖然年紀老了,毛髮白了,但容顏不老,這麼多年來,她一直看上去如同她二十七歲時的樣子,一點沒變。她身高1米66,現在她毛髮皆白,長長的白髮垂到肥白屁股,她容貌嬌美,奶子不小,細腰肥臀,美腿秀腳,常穿白色小褂七分褲,粉色褲襪白舞鞋,是一位非常性感的老婦。因她是白色毛發,所以人稱她是「白毛女」。

已經是年三十兒了。白玉華的兒子楊老實出外躲債回來了。這楊老實,今年五十多歲,因老娘太性感,他十三歲時就和老娘交配了,因操老娘太多,他顯得很是蒼老,也因為家境不好愁的,他已是灰白頭髮。這幾天因地主黃世仁逼債,他不得不離開親愛的老娘,躲了出去,這些年,楊老實幾乎夜夜姦淫老娘,幾乎從沒在外頭過過夜,這次實在是被地主逼債逼得沒辦法了,只好忍痛離家,但外面滿天大雪哪裡有老娘的懷抱溫暖啊?他又餓得不行,家裡雖然窮得家徒四壁,但有性感老娘啊。於是他不顧一切又回來了,一回來,就一頭扎入老娘懷裡,大口大口吃起奶來,他餓壞了。這些年來,老娘一直給他餵奶。

老楊吃飽了奶,這才緩了一口氣。他從懷裡掏出一付素色褲襪,這是他路過一家居民家乞討時順手牽羊趁其不備從那家婦人那裡偷來的,是那家婦人脫了扔在椅子上的,被他拿來做為新年禮物送給老娘白玉華白毛女。

要過年了,家裡沒糧,白玉華去鄰居小伙子大沖家,讓他吃了奶,換來半斤白面,和不少柴草,她把家裡的炕燒得熱熱的,等著老楊回來。白玉華仍然穿著白色小褂七分褲,粉色褲襪白舞鞋,分外性感。

趙各莊的人都能歌善舞,老楊扒了白玉華的粉色褲襪和白色七分褲,拿著偷來的褲襪給老娘換上,唱道:「人家的媽媽有花戴,老楊我錢少不能買,偷來一付連褲襪,我給我老娘穿起來,哎哎哎哎穿起來。」白玉華見兒子孝順,也很高興,坐在炕沿上伸著秀足,一邊供兒子給她穿絲襪一邊也唱著回應兒子老楊。

老楊給老娘穿上褲襪,捉了老娘那秀美的襪蓮連連捏弄,還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弄得那性感老娘癢得又笑又叫。

老楊剛將那褲襪給老娘一隻秀足穿上,將另一發黑襪尖塞進這邊的襪筒,然後捉了白玉華那只裸著的秀足,百般吮吸捏弄,白玉華芭蕾舞孃的秀足,很是性感,老楊舔得津津有味,白玉華被舔得不住呻吟,突然她驚叫起來,原來她被老楊舔到高潮,忍不住要尿了,老楊連忙一頭扎入白玉華的胯下,把白玉華的尿都喝了,然後貪婪地撕咬白玉華的大叢白色陰毛,舔老娘的淫穴,弄得白玉華又疼又癢,不住叫喚,淫水直流,都給老楊吃了。

白玉華的腋毛柔密也是白色的,楊老實在外面老實,在他娘身上可不老實,他一頭扎入老娘白玉華腋下,抬起白玉華的玉臂,亮出她的腋下,去舔她那白色腋毛,癢得白玉華直躲,老楊架住白玉華的玉臂,不許她躲,繼續舔她的白色腋毛,弄得白玉華難受極了。

老楊又命白玉華撅起肥白屁股跪趴著,屁眼朝外,老楊低下頭,貪婪地舔白玉華的精緻屁眼,舔得白玉華不住哼哼,白玉華的精緻屁眼周圍長滿白色肛毛,格外性感。老楊舔得有滋有味。

老楊站起身,讓白玉華再趴低些,白玉華把兩條美腿又往外分開了些,趴得更低了,老楊就站在炕外,手持粗硬的雞巴,從後頭捅入了白玉華的屄眼。白玉華嬌聲呻吟,老楊的雞巴更強硬了,他也捅得更為兇猛。多年來,他幾乎是夜夜要操老娘,這幾天離家在外可把他憋壞了,他大吼道:「娘啊!娘!你真好看!我操死你!我太痛快啦!」他痛快地大吼著,兇猛挺進。白玉華叫做一團,支持不住,將一張俏臉貼在炕上。

老楊又拔出雞巴,再頂入白玉華屁眼,白玉華叫得更淫了。

老楊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被白玉華的屁眼緊緊裹住在老娘屁眼裡進進出出,那香艷景象真是太刺激了,老楊的雞巴在白玉華緊小溫暖的屁眼裡舒服極了。他渾身一麻,精液猛烈地射入白玉華屁眼深處。

白玉華被操得精疲力盡,癱在炕上。老楊也壓在她身上,呼呼喘著粗氣。白玉華半天才緩過氣來,她被操得太狠,眼裡含著淚說:「兒啊,你把娘入得太狠啦」老楊看著娘那付嬌模樣,不由獸性又起,就命娘轉向外面,將雞巴塞入白玉華嘴裡,迫使她把自己雞巴舔得乾乾淨淨,把雞巴上的精液舔淨吞下。他吃白玉華的奶,老娘白玉華吃他的精,這樣也節省了不少糧食。他們家窮,白玉華的奶和老楊的精都沒有浪費。

在白玉華的小嘴裡,老楊雞巴又硬了。他再度挺進老娘屄眼。

老楊一口氣連操老娘三次,最後累得娘倆都癱在炕上。

老楊正壓在白玉華身上喘著粗氣,忽聽有人砸門,聽聲音是黃府穆仁智,壞了,要債的來了!

母子倆慌忙把衣服穿好,白玉華去開了門,將債主迎了進來。

進來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戴瓜皮帽,長袍馬褂,抓地布鞋,手持文明棍,看年紀二十七八歲,身高一米七左右,他就是地主黃世仁。跟著他的是他的管家穆仁智,三十出頭。

黃世仁一般不親自出馬收債,今天他親自出來。卻有個大大的原因。原來,黃母黃月仙,63歲,1米63,是位頗有姿色的地主婆,因為她太性感,丈夫死於她胯下,黃世仁是個小色狼,一直吃她的奶,十三歲上把她給操了,此後母子常年保持性關係。黃母是黃世仁第一個女人,給黃世仁留下了極深的印象,黃世仁也因此對老婦情有獨鍾。後來家裡的奶媽們都被他操了,他又利用向佃戶們逼債的機會,操了不少性感老婦。

黃世仁早就聽說老楊他娘是位性感老婦,今夜他是有備而來。

黃世仁盯著白玉華,心想,不愧是上海芭蕾舞孃啊,一點不老,分明就是個嬌美女青年嘛,老子今天操她操定了!他一邊盯著白玉華直嚥口水,一邊心不在焉地和老楊說話。那白玉華剛被兒子操過,衣衫不整滿臉潮紅,一付淫婦模樣,身上還散發出陣陣淫水的味道。難怪黃世仁一下就迷上了她。

黃世仁道:「老楊啊,今兒個,你欠我們家的債可不能再拖了!」老楊一下給黃世仁跪下:「少東家,我可是三天水米沒打牙了,你就發發慈悲吧。」

他沒說假話,只是沒說吃老娘奶的事。「不行!你一而再再而三,拖了多久了?今個非還不可!」

「少東家,家裡可真的是揭不開鍋啦!」

黃世仁四下看了看,眼光又落在白玉華身上,問穆仁智道:「老穆,他說的可是真話?」穆仁智心領神會,忙道:「沒錯,這老楊頭窮棒子,沒錢沒糧,不過」「不過什麼?」「可以用他老娘抵債!」

黃世仁一聽忙界面道:「好吧,老楊,就用你老娘抵債,咱們的債,從此一筆勾銷。」

老楊一聽如雷轟頂,自他十幾歲進入老娘屄眼以來,幾乎夜夜要入老娘屄,在老娘身上,他得到了多少歡樂啊!他不敢想像沒有老娘的日子。首先,沒有老娘奶喝,他就得餓死。

老楊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黃世仁就是不聽,不然就要他當場還債,老楊沒有辦法,心裡發急,剛才又操老娘操得太狠,操得身體虛了,一急之下,竟急得昏了過去。黃世仁抓著老楊的手,在賣他娘白玉華的賣身契上按了手印一式兩份,黃世仁收了自己那一份,立即和穆仁智強行把白玉華帶上停在門外的馬車,急急趕回去了。

老楊悠悠醒來,只見老娘已不在了,一張賣身契放在炕桌上,楊老實流著淚悲憤地唱道:「滿天白雪」

他拿起白玉華剛才脫在炕上的粉色褲襪,使勁地聞那發黑的襪尖,不由雞巴又硬了,老楊拿著白玉華的絲襪瘋狂手淫,又射了一次,在最後射精的時候,一方面因為體力超支,虛弱過度,一方面楊老實被白玉華性感絲襪所刺激,又上了年紀,突然發了馬上瘋,射完精後就此死去,也算做了風流鬼。

白玉華被黃世仁帶回家中,黃世仁正要操她,黃母進來了,她很愛兒子,不願他和別的女人交配,見這白玉華嬌美性感,更是嫉恨,遂將她收在自己房裡做了奶媽,不許黃世仁與她交配。

年就這麼過了。

黃世仁急得抓耳撓腮,沒法下手,只偷了白玉華幾付褲襪過癮,同時在她老娘身上洩火,將黃母奸得嗷嗷直叫。終於有一天,黃母被兒子操得陰部受傷,去曹家集醫院看婦科,黃世仁總算等到了機會。

他和老穆兩個偷偷摸進白玉華的房裡,白玉華知道兒子死於她絲襪之下,唯一的親人沒了,天天以淚洗面。這天下午,正拿了老楊送她的那付素色褲襪呆呆地出神,

黃世仁和穆仁智撲了進來,一把將白玉華按倒在炕上,用她手裡的褲襪將她一雙玉手反綁在後,又扒了她身上的褲襪和七分褲,穆仁智上了炕,坐到白玉華身後,從後面抱住她,黃世仁一頭扎入白玉華兩腿之間,貪婪地舔她的白色陰毛和陰道。老穆則熱烈地玩弄白玉華不小的奶子,使勁擰她揪她那紅色的紅攖桃般的大乳頭子,白玉華疼得直哭。黃世仁這個壞種又拿了個大苞米棒往白玉華屄裡亂捅,捅得白玉華又疼又叫,淫水直流。

黃穆二人將飽沾白玉華淫水的苞米棒拔出吃了。吃了後獸性更加熾烈!兩人把白玉華吊在房梁下,兩人將白玉華夾在中間,白玉華的兩條美腿也被繩子綁住分開,整個人吊在半空,呈倒T形。也只有白玉華這樣優秀的芭蕾舞孃才做得出這樣性感的舞姿。黃穆二人一前一後抱住白玉華,黃世仁從後面將雞巴頂入白玉華屁眼,老穆從前面將雞巴捅入白玉華屄眼,前後夾擊奸弄得白玉華嗷嗷直叫,淫水直流。

在白玉華的哭叫聲中兩人先後將精液射入她的身體深處。

他們一人佔住白玉華一隻乳房,吃她的奶。

吃飽了奶,二人又有勁了,於是交換了位置再操。白玉華的哭叫聲直響到凌晨,黃府上下都知道這是少東家在玩白毛女,男人們被白玉華的呼喊聲所刺激,紛紛抱了相好的奶媽也狠操了起來,於是一整夜裡,黃府裡女人們的嚎叫聲此起彼伏響成一片。

黃母陰部傷癒歸來,知道白玉華被黃世仁操了非常生氣,她罵黃世仁不孝,又和幾個奶媽將白玉華抓進她自己房裡。

黃母和奶媽們還有白玉華都脫得一絲不掛。

女人最知道怎折磨女人。黃母命幾個奶媽在白玉華屁眼裡和屄眼裡都塞入大苞米棒,她自己躺在躺椅上,叉開兩腿,命白玉華給她舔屄,舔得她忍不住尿了,都逼著白玉華喝了。白玉華又被迫舔了幾個奶媽屄,喝了她們的尿。然後,黃母她們吃白玉華的奶,狠咬她的乳頭子。疼得白玉華死去活來連聲慘叫!

這還不算完。黃母她們來到門外,這是黃母的獨院,幾個奶媽牽來兩頭黃府牲口棚裡的大牲口,一頭大公馬,一頭大公驢,迫使白玉華屈身於大牲口下面,與大公馬大公驢交配了。

白玉華被大牲口們從後面操,大牲口的陽具太大了,白玉華被糟蹋得死去活來,失聲慘叫,交配完了,她也癱在地上起不來了。

黃母揚言像這樣的折磨要經常進行。

白玉華哭著想,再這樣下去,自己非被糟蹋死不可。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逃跑。

接下來兩天,黃母纏著黃世仁操她,黃世仁日夜奸母,白玉華也稍緩了緩,第三天,她勉強能下地走動了。天一黑,黃母屋裡又響起女人的嚎叫,黃世仁又在操他媽了。白玉華趁此機會摸到後院,打開後門逃了出去。

黃世仁操他娘操到後半夜,把他娘奸得半死,然後偷偷來找白玉華,想操白玉華,這才發現白玉華跑了。

黃世仁急得帶了穆仁智和幾個長工連夜追了出去,直找到大天亮也沒發現白玉華的蹤跡。黃世仁氣得回家把他娘操得死去活來。

從此白玉華就消失了。

幾個月後,在離趙各莊很遠的的山裡出現了一位白毛仙女,她在一座無人廟裡安身,善男信女們認為白毛仙女降世,漸漸供奉日多,後來發現白毛仙女愛吃水果,就大盤大盤水果供奉,但誰也沒見過她。

這白毛仙女當然就是白毛女白玉華,她吃著人們供來的水果,在廟裡安身,倒也不錯,這裡遠離趙各莊,趙各莊那一帶的人們根本不知道這遠山裡出了個白毛仙女。

白毛女用棍子往自己屄裡插,以解決性慾問題。同時堅持練芭蕾舞。就這樣過了五年,白毛女已是八十八歲的性感嬌美老婦了,仍是二十七歲嬌美女青年的模樣。

這一天,大春帶著夥伴們來到遠山裡打獵,發現了白毛女,大春已經三十多歲了。他們衝動地在山洞裡輪姦了白毛女,然後帶她下山。

他們告訴白毛女,黃家因為作惡太多,已經被上面派員下來把家財分了。黃世仁已經死於黃母胯下。黃母也被村裡的人們分享了,成了大家的公共情婦。

白毛女喜極而泣。

她回到村裡。

在村前的芭蕾舞大舞場上,鄉親們迎接她回來。

一些性感婦人跳起了芭蕾舞,她們穿著紅色花小褂,藍色七分褲,粉色褲襪繡花鞋,舞姿輕盈,姿色妖媚,她們翹起足尖,將身子立了起來,並不時撩起大腿。她們唱道:「大紅棗兒甜又香,送給親人嘗一嘗」

她們一邊唱著一邊解開小襖,亮出大如大紅棗的乳頭,她們的乳頭形狀與白毛女的不同,白毛女的乳頭如紅攖桃,而這些舞孃的乳頭向前突出,連同乳暈,大如大紅棗。

上頭派下來的那些人猛撲上去,大口吮吸撕咬這些芭蕾舞孃的大乳頭子,其中不少粗魯漢子他們粗暴地撕咬舞孃們的大乳頭子,疼得她們慘叫聲響成一片。

這時,白毛女跳著芭蕾舞旋轉著來到婦人們中間,她不時揮動大腿,她的芭蕾舞跳得很好看很性感。她穿著白色小褂七分褲,粉色褲襪白舞鞋,不時翹足尖而立,一會又連連旋轉,舞姿輕盈而有力,充分顯示了她高超的芭蕾舞技。她在用美麗的芭蕾舞姿來向人們表達她的喜悅心情,因為她結束了流浪在外的生活,又可以回家了。

白毛女嬌美性感,白髮飄飄,大家看得獸慾勃發,尤其是她不斷高舉秀足,看得眾人垂涎三尺,以大沖為首,紛紛要求聞白毛女的秀足,白毛女旋轉到大沖面前,舉著美腿將秀足遞到他嘴邊,大沖捉了白毛女的秀足,扒了她的白舞鞋,捉了她的襪蓮,使勁嗅那發黑襪尖,盡情捏弄她的襪蓮,隨後,白毛女輕盈地旋轉到每一個男人面前,舉著秀足,將襪蓮遞給他們,供他們聞香捏弄,白毛女的蓮香使得在場的男人們獸性大發,一擁而上,扒了白毛女的褲子和褲襪,迫使白毛女將一條白光光的美腿高舉過頭部,亮出她的屄眼,有的人吮吸撕咬她的紅攖桃般的乳頭子,吃她的奶,有的跪在她的胯下舔她的屄眼,撕咬她的白色陰毛,有的舔她的屁眼,還有的捉了她的秀足百般吮吸捏弄。白毛女被男人們弄得又疼又癢,不住驚叫。

後來,人們輪流將美腿高舉過頭的白毛女夾在中間,對她進行前後夾擊,一個接一個地將雞巴往她屄眼裡和屁眼裡狠插!大春第一個姦污了她。上面下來的那些人緊跟著也姦污了她,再下來是鄉親們

白毛女高舉美腿,亮出屄眼,被男人們前後夾攻,慘遭眾人輪姦。以這種性感而高難度的舞姿被輪姦,也只有芭蕾舞孃可這樣。在白毛女痛苦的哭叫聲中,周圍的其她芭蕾舞孃也遭到了男人們的姦污,大舞場上,《大紅棗》的音樂柔媚 地響著,和芭蕾舞孃們的哭叫聲交織在一起。

此後,白毛女和黃母就都住在大沖家,成為全村老少爺們的公共情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