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的新娘懷了我的孩子

  2011年末,阿虎從P縣老家打電話來,要我去參加他和甜妞的婚禮了, 我口裡答應著,心裡卻酸楚極了,當我放下手機之後,我就默默地念著一句話: 「別了,我的初戀,別了,我的甜妞!」   有人說:沒有遺憾的人生不完美,那年我還年輕,不知遺憾為何物,現在我 明白了,甜妞沒成為我的女人,是我人生的一個遺憾!   阿虎是我在P縣老家最好的朋友,他從小與我一起廝混,是過命的鐵哥們。 甜妞是我家的鄰居,和我們走得很近,她對性事成熟得早,最喜歡與我愛愛,多 次與我躲進樹林裡去,任由我撫摸她下體那嫩蔥的芳草地。  後來,我爸在南方發了財,我們舉家就南遷了,分別的那天,甜妞哭成了淚 人,我安慰了她好久,許諾以後一定回去娶她,給她辦一個漂亮的婚禮!沒想到 僅事隔三年,這一切都有了變數,甜妞已經與我的好兄弟阿虎好上了,並且馬上 就要結婚!   我是乘火車回P縣的,但因一場罕見的大雪,鐵路塌了方,我沒能趕上他們 的婚禮,我記得到的那天是12月1號,已經是他們新婚的第三天。   「大哥,你怎麼才到啊?!我和甜妞都

Continue reading »

淫蕩的母親

母親是一個快36歲的女人了。常言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一點不假。這幾年來性慾越來越強,強到任何時候都能被一點點刺激擊的慾火焚身,全身難以自抑。我老公又長期在外地出差,常常想找個情人,身邊也有不少男人。可中國傳統的道德觀讓我始終沒有踏出危險的一步。每到性慾升起的時候,我只能深深的把性的慾望給壓在內心深處。但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單位的人都怕我,同事們不敢和我說話,我更顯得孤獨無援。 我在電信公司裡當一個財務會計,工作不算忙。每天我都穿著老土的衣服,呆板的臉上班。除了替公司裡的同事們報報發票外也就沒什麼事情做了。這個時候我通常上上網。上OICQ聊天成了我工作的主要消遣。在那上面我又找回了10年前當漂亮女人的感覺,無數的男性網友殷情的向我打著招呼,拚命的在我面前表現自己。但我一直沒有和網友見面,因為我在網上是個純情的像一個只有18歲的小姑娘。如果讓那些小伙子們知道我是個快40歲的老太婆,我真的害怕會發生什麼。 在兩個月前,公司給我們每個職工發送了一台電腦,還可以免費上網。於是回到家裡給18歲兒子做好

Continue reading »

岳母的淫露

晴朗的週末,愛睡懶覺的我一直到中午才起來,來到客廳,才看到老公給我留的條子,原來公司突然有事,他馬上要飛上海,最快也要兩個星期才能回香港。哎!又是不說一聲就走了,真沒辦法,他是公司的高層,上市和經營的問題都要他來解決。我自己簡單弄了些吃的,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真的好沒意思。對了,不如去逛街好了,看看有沒有自己喜歡的衣服。 先來看我介紹,我叫羅玉瓊,53歲,身高5尺2吋,三圍36C、25、34,長髮,雖然年紀不小了,但因為一向養尊處優,又愛打扮,看上去還像30多歲是的模樣,有時和我26歲的女兒走在一起,還更像一對姐妹。有些Facebook的朋友還說我像AV女優『河合律子』,我也在網上找來看過,真的很像。我女兒也被說成像極AV女優『Tsubomi』蕾。 想到這裡,我立刻找了一身性感的衣服,一件緊身的深V字領口的吊帶露臍背心,一條緊身彈力的超短裙,我沒有穿絲襪,兩條雪白的大腿完全赤裸的展現在裙子外面,而裡面也沒有帶乳罩,只穿了一條T字內褲,配上6吋的高跟涼鞋。畢竟這樣的穿著太暴露了,所以一直收

Continue reading »

私人秘書

我叫李淑華,今年二十六歲,在一家廣告公司裡做秘書,和丈夫結婚已經三年。 丈夫是某間大酒店的項目經理兼總工程師,酒店是國際性的,尤其這幾年公司發展大陸市場,在國內幾個大城市開了多間酒店,所以這兩年大部份時間都在大陸。 在家的時候,每天一早出門,晚上有應酬,十一、二點才回家,夫妻相聚的時間實在很少。我們家境算不錯,居住的地方有160平米,四房兩廳,我們還沒有小孩,家裡很多時候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菲律賓女傭,顯得很冷清。最近公公(我丈夫的父親),從加拿大回來,居住在我們家裡。 公公和奶奶及他們女兒一家,很早就移民去了加拿大,兩年前奶奶過了身,所以公公今年特意回來散散心。 公公今年56歲,他保養得很好,看起來仍然非常年輕,大約1米8高,身材碩長,有一雙很迷人的眼睛,挺直的鼻樑和堅毅的嘴角,全身充滿著活力和自信,很有成熟男人的韻味和魅力。「爸!你去了加拿大那麼多年,回來香港還習慣吧?」吃完晚飯後,丈夫和公公在客廳裡閒聊。 難得我丈夫今天這麼早就回來,陪他爸吃晚飯。「說真的,我還是挺喜歡

Continue reading »

朋友的爆乳妻

蘇宗佑是我的死黨,又是由小學一直念至國中的老同學,雖然大學畢業後各自出社會做事了,依然經常有來往。三年前我們都先後結婚了,由於尚在拚搏階段,因此還不打算生小孩,兩對夫妻至今仍過著二人世界。 因為我們是鄰居,住得近,婚後也常常互串門子,兩位太太混熟了,都當彼此是一家人一樣,有時他老婆煮了些好吃的小菜,會叫我們過去一起共進晚餐;有時我老婆阿珍弄了些點心,也會拿些過去讓他們嘗嘗。 蘇宗佑的妻子名叫嫣琴,身材特別誇張,前凸後翹不在說,尤其是胸前那對奶子,簡直可用「巨乳」來形容,根據目測估計,起碼有36F以上,在路上引來那些色迷迷目光的回頭率,絕對稱得上是首屈一指。她留著一頭垂肩長髮,尖尖的下巴、彎彎的柳眉,笑起來朋友們都說她有幾分神似大陸影星鞏莉。 我們兩對夫妻在閒談中偶爾會扯到一些有味話題,嫣琴那對大奶往往是我們嬉笑的對象,私底下我甚至還對宗佑開玩笑說:「嘿嘿,你老婆的咪咪確實是人間極品,要是我能有機會摸摸可真是大開眼界了!」 每次我這樣說時,宗佑準會也開玩笑地回我一句:「你老婆那條小蠻腰不也

Continue reading »

我愛上了離婚的熟女阿姨

在我學生公寓附近的一家大餐廳送外賣,而且可以送到寢室來,其中有一個送外賣的女人很能干,她叫李翠,40 歲了。 女人到了40的年齡,可以說是充滿著魅力和誘惑,我一直都夢想能占有她,或者有機會能和她做愛一次心也甘, 只是沒有機會,不盡感嘆,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成熟的魅力是年輕的小女孩所無法比文字擬的,看見這樣的的女 人你才知道什麼是風韻由在,什麼叫勾人心魂,她那向上雙翹混圓肉感的屁股配以緊身褲不但有形而且甚是勾人, 更讓人吐血的是她經常穿只包半個屁股或者夾在屁股里的丁字型的三角內褲,簡直讓我一看到此景雞巴就硬硬地挺 立流水夜不能昧。 有時透過她穿的裹身的外衣隱約可以看到她那兩個豐滿肥碩的大奶子在顫抖,夏天的時候透過薄衣可以看到她不帶 乳罩時的黑色的乳暈,真想衝上去扒開玩弄一番。 我住的是單人寢室,所以比較方便,因為玩網絡游戲或上風艷閣,我都懶得出去吃飯,很多次都是翠姨給送過來的 ,這樣我可以欣賞一下她的外表,寂寞的夜里我總幻想著和她作愛一起睡去,籍此打手槍以渡過一個個不眠之夜, 但我知道,得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熟母被人幹

  我叫小翔,今年17歲。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著普通的髮型,穿著普通的衣服,過著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們這個小縣城裡讀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媽媽,吃到媽媽親手做的飯菜。   我的媽媽叫王美霞,是縣城裡一所初中的語文教師,雖然我們的家庭條件並不好,但媽媽對自己的儀容卻相當在意,衣櫃裡總是會留著兩套正裝,一套是冬季穿的西服,一套是夏季穿的OL裝,夏季當然不可缺的就是絲襪了,在媽媽的床頭櫃裡總是會放著幾雙或者未開封的或者洗乾淨的肉色或黑色絲襪,媽媽從來不讓我接觸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媽媽的床頭櫃就是我的禁地。   我們縣城一共有兩所初中,就是所謂的一中和二中,而由於家中沒有靠山,所以媽媽只能到二中任教了。和所有的二流初中一樣,二中可以稱得上是惡魔聚居地,那些家中有權有勢,而子女卻又相當的不爭氣的家庭,父母為了不讓兒女背上文盲的稱呼,都會花大筆的錢讓自己的子女來這裡。   媽媽曾經親口告訴我,這裡的學生平均每個月都要2000多的零花錢,天啊, 這需要我的爸媽辛苦一個月才能賺到。我很慶幸我

Continue reading »

我愛嬌妻被人幹

我和小蘭結婚後就搬去住新房。香港供樓買房不是那麼容易,這新房還是爸爸借了些錢給我付了首期,再借一些給我裝修得漂漂亮亮。我們結婚後半年,我媽媽打電話給我,說要爸爸要來住幾天,因為那舊房想要裝修一下,爸爸忍不住那噪音。 「哎,親愛的老婆,我爸爸要來住幾天。」我用商量的口吻對我這個美麗可人的妻子小蘭說。小蘭雖然心中不太樂意,她也明白我這爸爸幫我不少忙,才能讓我們順利地成家立室。在我們同意下,我爸爸就搬來住了。 但我爸爸搬來之後,我們夫妻的生活步調整個都亂了,尤其是夫妻間的親蜜行為更是無法像以前那般的快活與盡興。小蘭當然也不討厭這個公公,只是因為兩人生活過慣了,多了一個人就是不太習慣。 我爸爸一早就出門晨運,小蘭起床為我準備早餐時也就不避諱的只套件寬大的睡裙,裡面就只有穿著件小內褲。V字型的領口使她那驕人的雙乳露了一些出來,加上她走路時胸部的起伏不定,使我下體的小弟弟也早起,肅然起敬。 我匆匆地吃完早餐說:「小蘭,今晚我又要遲回來了,這一陣子公司的事很多。」說完就離開了家,留下我愛妻在門口嘟長嘴

Continue reading »

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

王政是和我一個單位的同事,自從上次兩人碰巧在同一家髮廊巧遇後,便開始一同鬼混。昨天上午他神秘的跟我說,週末晚上,有個他認識的少婦發春,已經說好了,晚上等他男人出去出差後,就可以上。一聽這麼好的事,原本當然不能放過,可惜週末我正好也要出差,便推辭了。但還是好奇的問道是哪家的少婦,這麼風騷。王政得意的開始扯了起來,說這個少婦那叫一個風騷啊!胃口也大的很,可惜她男人不中用,上個月,在一個咖啡館搭訕上手後,當晚就去開了房。 一聽我來勁了,恨不得推掉工作上去嘗個鮮。但最後問道那少婦的地址的時候,我驚呆了!居然是我家的地址,因為王政沒來過我家所以不知道。難道他說的風騷少婦就是我的老婆?那我不就成了那個不中用的男人了?我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可王政的描述,讓我簡直難以置信,他嘴裡描述出來的少婦和我老婆許琳一模一樣,一米60的個子,豐滿挺拔的胸部,雪白的肌膚還有那披肩微卷長髮。 「那娘們的胸部軟的很,特別那兩個乳頭,是暗黑色的,脫光了往床上一扔,那飽滿的乳頭讓人看了特別來勁。下面的毛也多的離譜,我玩過那麼

Continue reading »
1 169 170 171 172 173 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