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果大戰紀嫣然

夜幕低垂。 明月爬上了皇城的上空,又白又亮,孤單卻永桓。 內外皇城的燈火與宮城外延展無窮的民房廟寺,組成了大地上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都會。秦淮河岸那沒有夜晚的煙花勝地,更為大明朝的繁華作了一個具體而微的闡述。 月暈外星光點點,在這大雪後的純美世界上舞躍閃爍,像在為俯仰著道諸般一切的接天樓最高第七層上將會發生的艷事,奏起了寂靜偉大的樂章。 樓下雖是高手密佈,守衛森嚴,可是在這第七層樓上,秦夢瑤卻忘懷了一切,對她來說,大地間除韓柏外別無他物。 星移月轉,滄海桑田,人事遷移,在這永無止盡的變異裡,眼前這一剎那對她來說卻是永恆長存。 她的精神正與週遭的一切翩然起舞。 在這一刻裡。 接天樓成為了只屬於她和韓柏所共同擁有的甜夢。 月兒孤懸在星弧的邊緣,又圓又遠,照亮了這被大雪淨化了的世界。 她以無上的慧心,感受和傾聽著夜空那無言的章句。心神亦嵌進了這宇宙的節奏裡去,再難分辨彼我。 可是當她瞧往和她並肩倚欄外望的韓柏時,芳心一顫,竟移不開目光。 韓柏仍像往常般瀟酒飄逸,丰采動人,但她卻感到他多了一點以前沒

Continue reading »

豬八戒逞淫女兒國

話說八戒隨唐僧取經,鞍前馬後,得成正果,懇請佛祖大發慈悲,恢復了他天宮俊郎的本相,受封多情使者。八戒返回高老莊,尋得愛侶高翠蘭,小兩口恩恩愛愛,暢遊愛河,倒也是一番人間快活。 一日,八戒突然念起師父和師兄弟來,決定赴花果山一行,探望他們,順便邀請他們到高老莊做客。八戒對高翠蘭商量此事,高翠蘭依依不捨,她歷盡苦難好容易與愛郎重合,青春年少,情感日濃。聞及此事,翠蘭投進八戒懷中,扭腰擺臀,女兒情態,難以表述。 八戒擁著嬌妻,那豐腴的少婦胴體,讓他又是一陣慾火上升,雖說是日日快活,夜夜春霄,歡好無數,八戒總對嬌妻迷戀不捨。翠蘭這一扭動,八戒食髓知味,憨然一笑,輕偎俏臉,上下其手,高翠蘭星眼流動,嬌吟不已,鬢角還微微的有著幾滴的香汗,一縷打濕的秀髮貼在耳根處,少婦風情,誘人到極點。 須臾,一具香噴噴胴體妙相橫陣,那雪白豐挺的雙乳,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那渾圓翹挺的美臀,圓潤光滑膩滑白皙的修長大腿,更讓八戒百看不厭,百摸不厭的那芳草地,蜜汁露滴。 八戒雙眼一亮,撫摩翠蘭大腿的手指上移,直取花心,到嫩穴

Continue reading »

楊貴妃外傳

此乃某粵語舊書報雜誌中的資料,凡夫選摘改編為網絡故事,與同好共享。 目的純為延續華人的民間情色文學,請佚名原着見諒,請收集者繼續流傳!正文∶ 中國四大美人之一的楊貴妃,史書上記載,安史之亂後,她跟隨唐明皇倉惶逃向四川,到了馬嵬坡,三軍嘩變,殺了宰相楊國忠,並且要求處決楊貴杞以謝天下,唐明皇無奈,只好犧牲楊貴妃,用白綾將她縊死。 但是,時至今日,在日本山口縣向津具地區,一個名叫久津的地方,卻有一座”楊貴妃之墓”。 這是甚麽緣故呢? 一個中國皇后,明明死在中國,葬在中國,怎麽她的墳墓竟會跑到日本去了呢? 長久以來,日本歷史學家對這惘問題進行了各種研究,提出了五花八門的假設,下面便是其中一種。 馬嵬坡,鳥雲密布,星辰無光,陰風怒吼,大地搖顫,草木含悲┅┅ 率領兵上嘩變的龍武將軍陳元禮,手按寶劍,目光炯炯,逼視唐明皇。 唐明皇肥胖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要他犧牲楊貴妃,實在是件太痛苦的事。 “皇上!”陳元禮很有禮貌,但語氣卻咄咄逼人∶”請早下聖斷!” “朕把她貶為庶民,”唐明皇像哀求般地望着陳將軍說

Continue reading »

紅樓夢之大觀院

 第一回元妃省親 ***********************************小弟不才,潛水三年看了無數色文,從SM大大的紅樓綺夢到小白前輩的紅樓夢外傳,還有騷人大大的太監文紅樓夢魔和其他前輩的紅樓外傳,紅樓後傳,等等,最有名的是迷男大大的紅樓遺秘。小弟沒有前輩那麼好的文才,紅樓夢裡一百二十回,小弟只從大觀園寫起吧。*********************************** 是年榮國府大小姐元春晉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恩准省親。於是榮國府大興土木,從榮國府東邊起接寧國府花園,轉至北邊,一共三里半大。雕樑畫棟、移山引水,大造省親別墅,直到十月將盡,幸皆全備。於是賈政擇日上本奏請賈妃省親,朱批次年正月十五上元至日,恩准省親。 展眼元宵在即。自正月初八,就有太監出來指點如何如何,賈赦等督率匠人扎花燈焰火之類,直至十四方俱停妥。這一夜榮寧兩府上下都不曾睡覺。 到了十五日五鼓,榮寧連府自賈母起皆大妝起來,賈赦等在西街門外,賈母等在榮府大門外,直至賈妃在一大群太監共女護衛

Continue reading »

唐明皇與楊玉環

唐玄宗開元年間,皇帝玄宗李隆基(裡弄雞?)與自己的兒媳婦,壽王的妃子楊玉環勾搭成姦,在名正言順以前,他們之間還得偷偷摸摸地。 這天,天氣悶熱,玄宗大宴群臣。唐朝的風俗與現代西方差不多,在公共社交場合可帶著自己的妻子一同參與,因此,玳王就帶著妻子楊玉環進宮。其實,玄宗此舉就是為了有個機會接近楊玉環。儘管雙方已經發生了肉體關係,但那種看在眼裡想在心裡卻吃不著的滋味時時刻刻刺激著玄宗的心,因此這天他隨便找了個名義就邀請眾大臣和皇親國戚們在宮中擺宴、習見,玄宗與楊玉環的雙眼總是互相看著,但就是沒有機會。後來,楊玉環起身又宮女帶領去廁所,玄宗一看自己也跟了過去。 皇家的廁所很氣派,是在一間大殿內分成幾個屋子,每間屋子都用香熏過,且都有宮女伺候,屋子內有供人休息的床,緊隨楊玉環進入殿內的玄宗一努嘴,所有伺候的宮女都悄悄的推出去,玄宗反手將殿門關緊。 楊玉環是真的想要小解。她剛剛從便桶上抬起肥美的屁股,提好褲子,正在此時玄宗挑簾進來了。 「陛下……」楊玉環還未說完,玄宗就撲上來緊緊抱住她,在她身上亂摸

Continue reading »
1 2 3 4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