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與羞恥的二喬

董卓用一雙充滿著欲望和饑渴的目光重新審視著二喬,大喬分明已經受不了春藥的折磨,號叫起來:「……快……快些……」 董卓哈哈笑道:「你是在求我嗎?蕩婦!」便一挺陰莖,就著大喬的第一次高潮的淫水插入大喬體內。大喬感覺陰道內仿佛一下塞入了一根鐵柱,畢竟這麼大的陰莖不是誰都能體驗到的,大喬此時就已感到了無比的

Continue reading »

項羽與琴清

項小龍自隱居過後,過著神仙般的生活,左擁右抱,盡享齊人之福。 如此過了數年,他的兒子項羽也16歲了,已經長大成人了。 塞外,風光如畫,遠處只見遼闊的草原上,一少年正騎著駿馬飛馳而至。 近來一看,見他五官工整,肌肉發達,雙眼靈活而有力,雖稱不上是俊男,但獨有的剛毅神情,無形中滲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力

Continue reading »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

雲中鶴把迷魂香放入室中,秦紅棉忽然聞道一股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但已經晚了,一陣頭暈目眩,昏倒在地上! 雲中鶴彎腰抱起癱軟在地上的秦紅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秦紅棉那嬌麗的粉臉上親了幾口,把秦紅棉放在床上,就要扒去秦紅棉的衣裳,忽然轉念一想:玩一個無知無覺的木頭美人有什麼意思,可是放開她後又怕她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