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果大戰紀嫣然

夜幕低垂。 明月爬上了皇城的上空,又白又亮,孤單卻永桓。 內外皇城的燈火與宮城外延展無窮的民房廟寺,組成了大地上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都會。秦淮河岸那沒有夜晚的煙花勝地,更為大明朝的繁華作了一個具體而微的闡述。 月暈外星光點點,在這大雪後的純美世界上舞躍閃爍,像在為俯仰著道諸般一切的接天樓最高第七層上將會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