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女友蓉蓉

我是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二十三歲,上過大學、什麼也都經曆過了。 畢業後跟女友分手,由于工作的原因一直也沒時間再去泡美眉。 平常看了不少原創文章,感覺挺好,今天把自己的親身經曆寫出來與各位狼友分享,還請多多指點!十六歲,我考入了縣一中。 之前,我也對兩性之間的事有過興趣,不過隻停留在跟漂亮的女生說話玩耍的水平,連手淫都沒有過,汗。 高一那年我變化很大,個子高了,樣子也變化了很多,也是那種被同年齡的女孩子經常念叨的小帥哥了。 因為我太靦腆,所以初戀還是女孩子追的我。 那是高二暑假,一個周末,班裏的文娛委員佳來找我,給我一張紙就走了。 我沒覺得有什麼,打開一看,一行秀氣的小字,是佳的朋友蓉寫的。 蓉是我們年級十二個班中的班花之一,是男生們心目中的白雪公主,她竟然給我寫信,還是情書!我頓時覺得好興奮。 信的內容說是希望跟我交往,讓我明天下午兩點去後山涼亭。 到了第二天,我早早的洗了個澡,換了一身新衣服,那時都喜歡穿運動裝。 一﹒八○米、六十五公斤還算標準吧!一點半就到了那裏等著。 好不容易到了兩

Continue reading »

美少女奴隸的首輪

(一)惡戲   「呵……欠……」廣野悅子在老師轉身面向黑板時,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這個清爽短髮、樣貌可愛的美少女,感到上課是一件很沉悶的事。她用筆桿碰了 碰坐在鄰桌的同學,輕聲說:「喂,美美,今天幹甚麼好?」   「甚麼?」另一位少女名叫本莊真奈美,她有一把紮成馬尾的秀髮,較闊的 面額和稍高的鼻樑,看上去有點像混血兒的樣子的美人胚子。   「我當然是在說放學後的事啊!」   「幹甚麼好啊……錢又不夠……」真奈美看來不是太熱心地回答。   這是星期五的下午,在東京黎明女子學院高中部的一間課室裡,兩個少女在 商量著下課後去做甚麼事好。   「就一如以往,以電話交友形式向那些大叔借點錢便可以了!」悅子向好友 提議。   「小悅,妳怎麼經常也想做這種事啊!」   「甚麼啊?又不是只是我在做,妳不是也曾和我一起做嗎!」   「我也不是想做的,只是妳喜歡我也沒辦法,而且這樣我怕會出事啊!」   「不要緊!有甚麼事發生的話立刻溜走便可以了,以前不是一向也很順利的 嗎?」   「喂!那邊的兩個人!」由

Continue reading »

天上掉下的美女

2002年,真是不祥的一年啊!處處碰壁,工作也不順利。22歲了連女朋友也沒有。上班時常常一個人會發呆,什麼時候我也能時來運轉啊,比如中個彩票什麼的。 想著想著突然有人敲了一下我的頭。 「誰啊那麼煩。」我叫到。 回頭一看原來是同事阿文,說到阿文啊,她是我們這兒的美女,21歲了,身材又好,身上該大的大,不該大的不大。今天穿了緊身衫加短裙,哇!乳房在緊身衣的襯托下真的好大好誘人,看的我口水都出來了。並開始幻想阿文脫掉衣服後的姿態。 「你看哪兒啊!」阿文看我的眼神怪異。 「哦,沒什麼!」我一下子被拉回了現實。 「你啊,老是色咪咪的看女孩子小心被扇耳光啊!」她半開玩笑的說。 「哦……」我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也去找個女朋友啊,你條件又不壞。」她接著說道。 「順其自然吧!」我答道。 「下班了,你剛才發什麼呆呢,我先走了……」她轉身走了,屁股一抖一抖得看得人心癢癢,真想上前摸一把。 可惜人家已經有男友了,哎……收拾東西下班嘍.乘著公車穿過半個上海,我家在浦東,上班在浦西。每天這樣都好累啊。更何況現在是

Continue reading »

沙發

                            (一)有緣千里   「這就是傳說中的沙發嗎?終於讓我搶到了!」   飛快的在鍵盤上敲下這二句話後,迅速地按下Enter鍵,就怕轉瞬間失去了第一的寶座。看到我的回應順利的排在第一位,我放心的開始閱讀心儀的美女作家寫的色文。   一口氣順暢地看完這篇名為「情傷」的色文,寫的是男友變心的故事,很短的一篇文,我粗略的統計一下,還不到一萬字,這可是破天荒了。因為這位美女作家的文動輒數以萬計。可是今天這一回不但不滿萬字,而且還已經完結了。   難道是有鑒於最近爛尾文實在太多了,過意不去,所以才端上這一道清涼可口的點心,先給咱們廣大的淫民解解饞嗎?   可這一篇確實太清涼了,不,是淒涼,看的我眼淚都快要淌出來了,幸好結局還是美女作家一貫的作風,喜劇收場。   本來只是要利用下班前一點零碎的時間,收一點文好回家慢慢欣賞,沒想到卻意外搶到了沙發,還看到睽違以久的美女作家寫的新作。雖然故事有點令人傷感,不過甜蜜的結局,讓我的心裡頭也有一點兒甜絲絲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

美女對決

依萍是個美麗的女孩,一對圓圓的大眼睛水靈靈的,皮膚白白的。她一進美娟的臥室,便倒在美娟的懷裡,美娟溫柔的對她說:想我嗎?她的回答是深深的一吻,當兩張香氣撲鼻的小嘴熱烈的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兩個人同時眩暈的倒在地板上。 美娟頑皮的拿出絲襪,互相嬉笑著穿上,她的腳型很美,柔軟而結實,肉色的絲襪代表著性感,黑色的絲襪代表著征服,所以她穿的是肉色的連褲絲襪而美娟穿的是黑色的連褲絲襪。 女人的腳永遠都是一個話題,在女人與女人的愛中,對於腳的崇拜不亞於女人對男人根的崇拜,所以美娟緊繃的黑色絲襪小腳就成為她崇拜的對像,她深情的與美娟的腳接吻著,柔軟溫順的舌頭滑過絲襪的腳趾,一次次的吸吮著,一次次的親吻著,美娟的腳尖可以在她身體的任何部位點擊,經常是一支腳踩在她的娃娃臉上,而另一支腳探索著她的神秘花園,這次也不例外。 美娟看著她的小嘴被塞入自己半支腳的頑皮樣子而感到無比的滿足,另一支腳頂在她大大分開的襠部盡力的扣弄著,美麗的愛液潤滑著她們的絲襪,潤滑著美娟的腳,而她也在美娟腳趾的戲弄下得到被征服的快樂。

Continue reading »

咖啡屋內的人生小故事

我是俊仁,開了一家位於台北東區某條繁華大街中內的一條巷口內的咖啡屋,我的咖啡店開的雖然不大,但是卻天天客滿,原因無別,因為我的咖啡屋是一個可以讓人忘記傷痛,傾吐苦水的好去處,由其來此的客人們最喜歡找我當他們的忠實聽眾,所以我的咖啡屋天天客滿的原因就在這裡。 我的客戶群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是以社會男女及年輕學子佔大部份,不曉得愈是年輕的男女,愈是煩惱多苦水多,反觀較成年的男女所傾吐的苦水卻大不相同,今天我只是將一些已許久未再出現的客人中,將他、她們曾對我所說過的話拿出來回憶一番,希望他、她們不會介意才好……! —————————————————————————&#8

Continue reading »

絲襪正妹自白(被強制拉制輪姦)

那年我17歲,還是高中二年級的女孩子,身高167公分的我除了有一雙勻稱的長腿,也擁有一張姣好的臉蛋,過肩的長髮,雖然胸部並不傲人,但是配上我瘦瘦的身材,倒是恰恰好。 雖然學校就在城市裡,周圍都是大樓,不過在冬天時,冷鋒仍然刺骨,我穿著冬季的長袖制服,下半身的西裝長褲則是以裙子代替,露出的雙腿自然就穿上黑色天鵝絨褲襪來保暖了。修長筆直的雙腿穿上黑色褲襪顯得格外的性感,上課時自己會也下意識的來回撫摸大腿,感受那細滑絲襪帶來的觸感。 下午放學後,跟同學到了附近商圈,吃過晚飯逛了一圈後,要搭車回去時,天色早已暗淡。當公車到站後,離家裡還有一段路要走,當我經過附近一條暗巷時,眼前出現一輛休旅車,突然開啟的大燈強光照得我睜不開眼,隱隱約約看見兩個高大的人影衝下車來,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已經被強行架上休旅車了。我驚恐的大叫,車上一共有3人。 「你們要幹嘛」我大力掙扎試圖想要爭多,努力裝作鎮定的樣子,眼角卻已經被逼出了淚來。 3人沒說一句話便撲上來,把我壓倒在地,壓倒性的力氣讓我沒有反抗的餘地,他們

Continue reading »
1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