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嬸的夜吟

  參加工作兩年多了,由於工作繁忙,我已經快三個年頭沒回老家看看了。今年春節剛過,父母就催我回老家去看望那裡的親人,給大伙拜年。我的老家在一個風景秀美的南方小山村,在那裡我度過了我快樂的童年。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我回到了那熟悉的地方,時間已是下午2點多了。山依然是那山,水依然是那水,變化的只是

Continue reading »

送貨送到床上去

(林小姐是嗎?……….您好~~我是XX快遞,有您的一件貨品,喔,不在晚一點…幾點?八點,好的好的,可以,沒問題) (媽的勒,又不在家,幹!又白跑了,這個女的到底是買什麼東西阿?安坑又這麼遠,沒事住這麼遠幹麻?今天已經來第三次了,八點,我不要下班喔)我嘴

Continue reading »

浴室裡的呻吟

跟女友(姑且稱之為女友吧,本來我已經在兩天前跟她提出過分手了,從嚴格意義上來講只能稱之為前女友)認識有一年多了,在一起同居也已有一年零二十八天。但是我萬萬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麼一件讓我震驚的事。 就在四天前,也就是公元2004年4月25日。當天正值週日,由於我的電腦DVD光驅出了點問題,就到科技市場去

Continue reading »

監獄里的啪啪啪 女記者獻身體驗強奸快感!

我是個罪犯,連環強奸犯。我覺得我自己性上癮,每次我看見漂亮的女人,就會抑制不住心中的沖動,恨不得馬上把她們按倒在胯下,用肉棒狠狠地插死她們。 雖然我已經被抓了,但是我在法庭上表現得萬分懺悔,並且在另一樁殺人案里提供了線索,所以從死刑被輕判到死緩。死緩=死不了,全國都知道……監獄的生活很無聊,不過今天

Continue reading »

上了失戀的同事

   今天難得休息在家,中午則是和我的紅顏知己電視台節目部的主任張灩萍小 姐約好了在我家樓下新開的川菜館吃飯。這頓飯她可是打了好幾次電話預約了。   她是我所有的認識的女人之中可以說是最美、最好看的。她長著一付鵝蛋型 的臉,下巴稍尖,又有點瓜子臉的趨向。我真的無法描述她的臉的長相,實在是 太漂亮了!

Continue reading »

我被女友轉手了

每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每個人的故事對於自己來說,都是那麼精彩。   我是個宅男,一天只知道宅在家裡的那種大齡青年。在一次朋友的婚宴中認 識了梅,是朋友的朋友介紹的,後面經朋友的朋友正式介紹,我跟梅決定見面相 親。這次,朋友的朋友因為有事沒能來。梅卻帶了她的密友若曦來。因為我也不 是很在意,所以當天我

Continue reading »

我與兩個男人

有一天,我無意間逛到這個網站,看了幾篇的情色文學,看到一篇由R所寫的”我與我的老婆及好友”。 那真是一篇能煽動人慾望的好文章,但,我認為那樣太誇張了。一直是不以為然的。 直到有一天,我的男友到我的住處來,當他正親吻著我,手也開始不安份時,我突然想起這篇文章,我興奮的連線並指示

Continue reading »

迷情三人行

陪著小琇南下到墾丁去玩,順便見見她那傳說中的情人。 在她們女同的世界依我所知換伴頻率是蠻快的,所以她這個維持了將近3年的T伴侶,確實引起了我的白目好奇心。 車子緩緩的進到南灣區域,小琇給民宿的聯絡人打了電話請他過來帶路,從小路往上爬坡繞進了一棟小房子的停車場,屋裡的整體裝潢佈置還算是可以接受。 小琇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