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嬌妻

旁邊的雙親正跟對面的一對夫婦講個不停,我無聊的喝著飲料,邊看著對面的一位年輕小姐,她低著頭,很害羞的樣子。看她長得也還不錯,清純的臉孔,齊肩的頭髮,配上合宜的洋裝,可說是蠻可愛的,可是到目前見面已經一個小時了,卻沒講幾句話,而我當然也是一樣。 這是我第一次的相親,都是老媽硬逼著我過來的。說起來也真是

Continue reading »

村裡的偷情男女

金黃色的圓月靜靜的掛在半空,一陣涼爽的清風吹過,讓人舒服了很多,勞累了一天的人們吃過晚飯都在準備著休息。 我和陳剛來到王強家三人躲進裡屋,神秘的商量著什麼,不時笑出聲來。 原來聽說村裡的某個有婦之夫和有夫之婦經常晚上出去操逼,所以我們三個人今晚要一看究竟——我們躲在淫男家門口附近的一個柴堆後,等待著

Continue reading »

淫女網絡墮落實錄

當QQ聊天風靡神州大地之際,我居然對這個新生的男女交往方式一竅不通。那個時候,我還整天捧著電大的課本苦苦攻讀註冊會計師。 我的性經驗不多,結婚前只和一個男人有過肉體上的關係,他是我的初戀男友。我是個比較保守的女孩,開始時我只同意男友親嘴、摸奶,對於男人們最急於得到的大腿下面的那個神秘器官,我一直是執

Continue reading »

看到自己女友被朋友搞(超好看)

最近,我沈迷了網咖遊戲,每天一下課,就跟愛玩線上遊戲的同學,一同在網咖打通霄,不過我跟他們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是個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標準的單身宅男。玩了1個多月之後,我發現女友小怡不太對近,原本每天都會固定吃個晚餐,慢慢地下課她都沒打給我,反而變成我打電話給她,她會跟我說,叫我安心的繼續玩遊戲,說

Continue reading »

欲望的旗幟

當劉慧敏拿起電話的時候她的手已經是戰抖的了。“喂,”當電話那頭那個熟悉的渾厚的男聲響起的時候就印證了她的猜測是對的,電話是鄭柯打來的。於是她儘量平靜的回了聲:“喂?” “怎麼了小寶貝?時間還沒到就有感覺了?聲音都是抖的,呵呵~~~” 聽到鄭柯放肆的調笑她立刻覺得小腹一陣墜痛,心立馬跳成了一個。但僅存

Continue reading »

房東傳說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你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家勸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棟樓房的繼承才一周不到。章曉夜不願意樓房留著一些中老年人與單身漢,他更樂意留著一些年輕美女在樓房裡。

Continue reading »

我給王思懿難忘的一次婦科檢查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畢生於北京的協和醫科大學,現是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婦科的付主任醫師。記得大學畢業分配時的臨床實習,自己的志向是內科。可分配到醫院時,確通知到婦科報到。 我當時的觀念是一個大男人在婦科工作,天天為女人檢查那裡。在朋友和親戚面前很沒有面子,加之我對醫學的興趣不在婦科,所以自己好長時間心

Continue reading »

在指壓店的肛交經驗

上週一個人在的市區街頭,想說找家指壓店推一推,可是在逛了半天隻看到幾家「愛X蘭」「美X蘭」之類俗俗的全套店,連個像樣一點的美容指油壓都沒有,心中正為苗栗的男人感到難過時,忽然看到一家很獨特的店面,淺色原木的裝潢,大片透明的玻璃櫥窗裡排著一列列的精油瓶罐,招牌上寫的是「XX香精油專賣店」旁邊一排小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