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線鴛鴦

一、平凡童年 阿凡、成雄、和我三人是干城二村一起長大的,三家緊鄰而居,只是父親們在軍中的地位有些差異,阿凡的父親是駕駛士官長,成雄的爸爸是排長,而我爸爸是中校營長,但三位不在同一單位服務,各人上各人的班,各人休各人的假,但有幾件事卻非常接近,大家收入都很少,大家都很少能回家,每家的媽媽都在做副業,只

Continue reading »

酒店實錄

糖糖是我在臺北一家CLUB認識的小姐,已忘了是幾年前的事了,只知道那時的臺北市長是陳水扁,記得那天是星期六,我臨時被公司派去臺北出公差,處理完公務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於是我決定在臺北玩一天,星期日再回高雄,反正只要拿發票回去報公帳就行了,會計小姐跟我很熟,飯店錢也不用我出。 我來到了客戶公司附近的第

Continue reading »

性感的銷售小姐

幾年前,也就是在零三、零四年的時候,我從外地來到上海。 經過親戚的介紹和疏通,加上我自身的條件也不錯,進了一家外國航空公司駐滬辦事處工作。 其實這份工作並不像很多不瞭解這一行的人想像的那麼好,可以整天西裝領帶的出入高級酒店,上下班都配車,拿著很高的月薪。 當時,我剛進這家公司時做的是駐機場的貨運操作

Continue reading »

老婆的姐妹做了我外遇對象

老婆出差,一個人在家。平常看A片都是趁老婆睡著偷偷的看,今天可在客廳蹺著二郎腿看了。看著看著,老二抬起頭了,嗯,真興奮。 才開始用雙手安撫我的兄弟,忽然一陣門鈴響起,老婆的死黨秀秀在門外,叫著「心怡…心怡…」,天啊,我急急忙忙關上電視,清了清喉嚨,「喔,來了…,心怡出差了…」一邊打開門。 秀秀住在樓

Continue reading »

睡了一個有男朋友的嫩妹

因為公司業務的關係,我要幫新入職的同事們安排住處,一線城市租房成本也很高,所以大多數都是安排在廠房改造的白領公寓。 這種白領公寓,在辦公室會安排人值班收取房租,辦理退租手續,機緣巧合之下,我就認識了這個九九年的嫩妹紙。 她名字裡有一個敏字,就喊她小敏吧,個子不高,應該就一米五七~一米五八的樣子,不過

Continue reading »

找女友卻找到了淫娃

  繡花自從和我發生了第一次關係之後就開始瘋狂的喜歡上和我做愛,再加上我不停的暗示她可能會和她結婚,她越發喜歡和我在一起,不過畢竟是有過不同經歷的人,還沒有完全沈迷在肉慾當中,我們只在週末相聚,只一起過週末,平常都不來往,直到相識第三周發生了一件事情,徹底讓她陷入和我的肉慾不能自拔。 相識第三周的週

Continue reading »

一位敬業小姐的做愛實錄

我們工作組居住的這家賓館距離我們這次進駐的單位很遠。據他們領導講,這家賓館可以說是他們這裡條件最好的,也是當地政府的招待所。選擇這裡主要是為了能讓我們休息好,另外這裡也比較安全。 這話現在看起來不假,雖然這家賓館大堂掛著三星標誌,在我看來這裡評個四星綽綽有餘。最重要的一點是這裡確實安靜,服務生也很有

Continue reading »

裝修豔遇

我在家處理業務弄了通宵,第二天睜著一雙迷糊睡眼到公司去,走進公司大門,看到一位短發女孩子安靜的坐在接待廳里,由於隔著雕花玻璃,隱約間只覺得那個女孩個子不高,微微低垂著頭,看不清臉孔,穿著寶藍色的及膝裙,我以爲她是來應徵的,也不在意,走入了我的個人辦公室。 我才坐下點了菸,想趕緊處理完公司的事回家睡覺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