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女同事的中出體驗

轉眼之間一年就要接近尾聲了,年末的工作各種繁瑣,好不容易才把手頭的事情做完,打算舒舒服服的等著過年,可公司這時候居然安排我去N市做年終監查。我們公司每年年終都會派專人到某地,監督當地的經理進行年末檢查,這次是因為N市的檢查人家裡人過世,整個公司這時候似乎就我比較閒,於是安排我代替他去。沒辦法,領著工

Continue reading »

智救護士

離開學校,阿龍還在意淫剛才與法文老師的美好時光。 「原來打砲是多爽的事情!」阿龍說。 「不是吧?你從前都沒有經驗嗎?」我問道。 阿龍一臉尷尬,還道:「你少管我……難道你從前就試過了嗎?」 阿龍的一句話令我回憶,那已經是初三的事情了。 「思齊,我~~~不行了~~~喔~~~高潮~

Continue reading »

操了董事長的兩個女助理

我下火車時,已經是夜裡1點來鍾了。大街上的人已經很稀少,只是偶爾會有一輛出租車駛過。我給董事長打了電話,她告訴我說,由小江來接我的,並把她的手機號碼給了我。我打通了小江的手機,她急忙忙的說,「不好意思!你稍微等一下!馬上就到!」 我站在車站外抽著煙,欣賞著深夜時分的重慶街景。沒多一會功夫,小江急急忙

Continue reading »

女法官的悲慘遭遇

陳玉瀅是市法院民事法庭的主審官,今年才剛滿三十二,不僅是單位重點培養的對象,還是全市最年輕的主審官,她出生乾部家庭,人又長得漂亮,丈夫又是司法局的課長,前途光明,陳玉瀅可謂樣樣順心,可最近她卻被一件事搞的心情很不好。 一個叫趙洪的香港商人在市郊投資建了一個塑膠廠,本來是件推展市裡經濟建設的好事,可沒

Continue reading »

零號女刑警外傳

Chapter 1 老大之死 一個陰霾的日子, 一名男子走近監獄旁 , 低頭喃喃自語:「老大,你就這樣去了,死的寂寞,我一定要將抓你的那個婊子女警活活拖過來,在你面前好好凌辱她,以祭你在天之靈!」 新八走進獄所內,將老大的遺體領出,一個冷冷清清的葬禮,他心中無限的恨意。 二年前,老大最逮那一天,他正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