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與我的秘密

我的家庭並不富裕,屬於小康偏高一點。父親是鋼廠工人,母親在步行街做小生意(賣內衣)受到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父親所在的鋼廠生意不景氣,導致工資欠發半年多的時間,所以全家的經濟來源基本靠著母親的小店舖。 看著母親每天因父親酗酒,因每日的花銷而憂愁,我毅然決然的放棄了學校安排的實習工作,直接步入社會開始工

Continue reading »

小姨子的除夕倒數

我和老婆結了婚兩年,上個月她剛剛為我誕下了我們的寶貝兒子。因為我們聘請的印傭要過了年之後才上工,岳母大人怕寶貝女產後沒人照顧,二話不說的便搬了過來幫手。 我和老婆為了迎接即將降臨的愛情結晶,在暑假期間已經搬到了現在的新居。新居位於西九龍的新住宅區,不但有三個房間,而且對正了維港,擁有無敵的煙花海景。

Continue reading »

我操了家妹

我有一個妹妹今年念高一,但是她的身材已經發育的不錯,身高165,胸圍還真的滿突出的;由於在家的原因每次她放學後都換下學生服,只穿一件薄薄的t恤,胸前微微突出的乳頭老是讓我想入非非……上身的t恤薄又不長,走動或坐下時常常可以瞥見小褲褲,要命的是妹妹的小褲褲又小又薄,而且式樣又多;常常會有四五跟根細細的

Continue reading »

和姐做愛 夢想成真

 我從很久以前就很想和我姐做愛,但我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所以都只能拿姐姐的內褲和胸罩套在陰莖上自慰。 但是那一天我的夢想居然成真了! 姐姐那天很累,所以睡的很熟,她穿著連身的睡衣,就是裙子的那種。我看她棉被沒蓋好,就走過去想幫她蓋好,但沒想到看到姐姐豐滿的胸部,我起了非分之想。 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上,

Continue reading »

我和堂姐在鄉下

我和堂姐都生活在鄉下,堂姐叫燕菊。 現在堂姐已經嫁人生了儿子,不過堂姐那美妙的身材和那奇特的感覺卻時不時在我腦海里浮現。 我想起因也許是20多年前的那個夏天,在堂姐它們院子南邊有棵大桑椹。每到收麥子的時候,我們都在那棵樹下邊玩,或者爬到上邊去摘桑椹吃。那個時候,我和堂姐還有同門的好多大姐姐、大哥哥們

Continue reading »

老爹和女兒們

湖北荊門地區,仍有許多漁民長年漂在湖泊之中,他們以捕魚為生。打魚賣魚,生兒育女,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騷動和慾望,都渲洩在了一條條小船上。 由於他們生活在水的世界裡,很少和外界來往,陸地上生活的人很難瞭解、知悉他們,他們的生活對於現代都市人來說是一個不解之謎。話說在荊北湖區裡,有一戶漁家,男的叫顧平

Continue reading »

和公公的那點事

    我和公公好了有一年了,這天我下班回到家后見公公在午睡,上班熱得我難 受,我簡單的洗了個澡就來到我的房間,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公公進來了,想必 是剛才我開門的動靜吵醒了他。公公光著背,穿著一條大褲衩。     我穿著短裙倚在床上,雙膝曲起,大腿大部份裸露在外,還隱隱露出三角褲。 公公湊過來,邊和

Continue reading »

三女共侍一夫

林宏偉自幼父母雙亡,被孤兒院收養長大,所以自小就養成刻苦耐勞的獨立個性,從讀國中開始,就半工半讀的完成大學的學業,現任職一家**大企業公司,擔任有關英文業務之處理事項,生活尚稱餬口,在這個工商業發達,到處都是競爭的對手,職少人多,人浮於世的社會中,能求得一職,也算是幸運兒了。 若無人事背景,別說陞遷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