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媽媽

我的父親是某工廠的供銷科長,三天兩頭就出差,因此家裡經常就我一個男人,我的妹妹今年才上初三,姐姐是高三的學生,兩個人都忙著要參加中考和高考了,因此家裡的活都落在媽媽的身上。 我才剛剛上高一,在家是什麼事也不願意做,為這沒少受媽媽的嘮叨。這天放學回家,在外面玩了半天籃球,眼看著天快黑下來了才慢慢走回去

Continue reading »

那些年~強姦我的人

「阿阿阿……爸……這次不准再射裡面了」清晨還在睡夢中的我~ 被爸爸的肉棒插到醒…… 剛滿18歲那年媽媽就過世了~爸爸就開始酗酒~而且看我的眼神也越來越猥褻~甚至無意間~還發現他竟然躲在門口邊看我洗澡邊打手槍~也動不動就問我有沒有跟男生上床了~我一直認為爸爸是受到打擊~所以一直都很包容跟體諒~ 直到某

Continue reading »

勾引弟弟的樂趣

冬天到了,我還傻乎乎的不穿衣服,終于,我中招了。先是感冒,然後去診所打針吃藥。不料,幾天后居然病情惡化住院了。在國外的父母便命令弟弟回來照顧我。而他們則繼續未完成的歐洲十國游。我的弟弟,叫葉炎。並不是我的親弟弟。他比我小三歲,在我六歲那年被我父母領養回來。當然,這不代表我們對他怎樣。我的父母對他比對

Continue reading »

上完表妹換表姊

表姊小敏是個大美人,由於北上求學的緣故,所以住在我家裡。由於她就讀的學校是第一學府,所以爸媽特別要她晚上幫我補習功課。這天晚上,家裡就只剩下我跟表姊兩個人,這天表姊穿著一件短褲跟很薄的襯衫,裡面的胸罩都可以看得相當清楚,我眼中看的,跟鼻子裡聞到陣陣香氣,我心中有些癢癢的。 表姊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樣

Continue reading »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今天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騎車去國中學校載母親回來,母親在家裡附近的國中當導護義工,每天晚上都穿著一件類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學校附近的大馬路口,幫忙指揮交通,雖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過晚上車流量大,那些國中生晚自習完後,都八、九點了,而母親正是導護義工帶頭的大家長。 因為弟弟也在那間學校理念書,所以

Continue reading »

哥哥的貓耳女僕

「我希望…能有個貓耳女僕陪我過生日。」我說,並且將蛋糕上的蠟燭吹熄。 「哥,你許這是什麼願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著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既然是生日,許個特別一點的願望應該不過分吧?」我笑著說。 「唔…可是…」 妹妹她皺起眉頭,有些稚氣未脫的圓潤臉孔露出了苦惱的表情,豐而不厚的粉唇輕輕嘟起,鮮嫩

Continue reading »

春滿惠玲母子間

小學五年級還六年級的時候,爸媽原計畫好要換房,但後來爸認為房價會跌,所以想先緩一緩,但據我媽說,其實是他想買新車。 因為兩人爭執不下,導致媽那段時期,常跑來我跟我弟房間(當時同一間)控訴老爸出爾反爾。後來父親還是買了車,但媽也把剩下的存款,加上另外標會(台灣民間最早P2P)硬湊出的頭期款,買了後來我

Continue reading »

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

亂倫是我到現在才懂的一個詞,從前不知道和我姐姐發生性關系就是亂倫。 我和我姐姐有性關系5、6年,直到姐姐談了男朋友。 現在想想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也是我很回味的一件事,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那時候我才12歲吧,我人很小,姐姐比我大一歲,對我很好。 廣州80年代樓價甚高,很多人一架三口都在幾平方米的房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