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派對

這是一篇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真實故事,我長久以來很想獨自創作一篇情色文學。因為身邊週遭包括自己都發生過一些有趣的故事。原本我想寫自己親身的故事,就是上賓館嫖妓卻嫖到自己國中同學的爆笑故事。但後來我的朋友在出國移民前告訴我這一段故事,於是我決定以他的故事當作題材,與喜愛情色文學的同好分享。 其次,在故事內容中必須做一個交代。為了增加故事的趣味性,我摻雜了其中幾位的虛擬人物與情節,包括艾莉(惠雯)、凱文這2位人物是虛構出來的。至於故事最後的真名部分,基於個人隱私,那也是假的。而網友也不必太過訝異,我的朋友並沒有真的以一對四,扣除掉艾莉(惠雯)這個虛構的人物,他在第二個女孩子剛接觸的時候,就受不了繳械了。原本真實的派對是3男3女,而吉娜(麗華)是俱樂部安排的暗樁。我的朋友在這件事情結束後,真的和故事中的麗莎(小鳳)移民歐洲,所以我在故事中才安排他和小鳳挑情的小插曲,不過他並沒有和所有女生去法國吃午餐啦!不過我想大家以後在黑市看到販賣台灣版的性愛派對,應該或多或少瞭解其中原由。 我想,真真實實由網

Continue reading »

一個宿舍裡有六個女的輪著幹

那是我19歲第一次到外地上學,學校是全封閉的寄宿制。我心裡很高興,心想:這下可自由了! 我分的班是高二7班,大家第一次見面,都很陌生,沒什麼人和我說話。班主任來了,給大家排座位,健強!老師叫到我了。我抬起頭,雅馨!你們倆座到靠牆第四排!老師叫到了另一位女同學,我這下子才注意到了她。在我的後邊,有一位女生,烏黑的長髮,臉很小,但很有神。尤其是他的眼睛,水靈靈的,好像能看穿你的心事一樣。他發現我在看她,臉一下子通紅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健強!快坐過去,慢慢騰騰的!我回過神來,答應了一聲,坐到雅馨的旁邊。 阿土!你和小娟坐在…… 老師在繼續排座位,而我卻在打量著雅馨。她的身材很惹火,尤其是胸部。因為是夏天,她穿著低胸的上衣,兩顆大肉球擠得緊緊的,像是要蹦出來。下邊的短裙,雖然不是超短的,但是坐下以後,雪白的大腿仍然看得很清楚。真是個讓人想犯罪的女孩啊! 第二天,就開始上課了,可是我怎麼也不能集中精神去聽講。我總在想著旁邊雅馨,腦中幻想著她和我做愛的情景。下午第一節課上了一會,我竟然不知

Continue reading »

沙發

                            (一)有緣千里   「這就是傳說中的沙發嗎?終於讓我搶到了!」   飛快的在鍵盤上敲下這二句話後,迅速地按下Enter鍵,就怕轉瞬間失去了第一的寶座。看到我的回應順利的排在第一位,我放心的開始閱讀心儀的美女作家寫的色文。   一口氣順暢地看完這篇名為「情傷」的色文,寫的是男友變心的故事,很短的一篇文,我粗略的統計一下,還不到一萬字,這可是破天荒了。因為這位美女作家的文動輒數以萬計。可是今天這一回不但不滿萬字,而且還已經完結了。   難道是有鑒於最近爛尾文實在太多了,過意不去,所以才端上這一道清涼可口的點心,先給咱們廣大的淫民解解饞嗎?   可這一篇確實太清涼了,不,是淒涼,看的我眼淚都快要淌出來了,幸好結局還是美女作家一貫的作風,喜劇收場。   本來只是要利用下班前一點零碎的時間,收一點文好回家慢慢欣賞,沒想到卻意外搶到了沙發,還看到睽違以久的美女作家寫的新作。雖然故事有點令人傷感,不過甜蜜的結局,讓我的心裡頭也有一點兒甜絲絲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

交換姐姐

一個晴朗的下午,兩個逃課的學生在校舍屋頂上聊天打屁。 「阿光,或許你可以來幹我的女友……」聽到小振學長這麼說,我還以為是一個低級的玩笑。不過看他一臉嚴肅,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頭殼壞去。 「喂!我可是說真的,別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好不好。」 「學長,平時看你小氣八拉的,連罐飲料都不曾請過我,現在無緣無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給我幹,如何讓人相信呢?」 「我沒說要把儀蓁白白送給你幹啊……」小振不懷好意地淫笑著:「想幹我清純美麗的儀蓁,就把你騷包的姊姊也讓我幹一幹。」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對姊姊意圖不軌,自從上次在我家看過她後,小振簡直對她著魔了,只是我沒想到他竟然願意以她的女友來做交換條件! 「我姊姊才不騷包呢!她可是氣質高雅的大學生,更何況,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不管怎樣,我就是想要幹她……我好想脫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細嫩的肌膚,玲瓏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對驕傲挺立圓翹的雙乳,我好想用我的巨棒抽插她緊湊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聽她嬌柔淫媚的叫床聲……啊!不論如何,我就是想要幹你漂亮的姊姊,讓

Continue reading »

睡夢中侵犯學長的女朋友

睡中侵犯學長的女朋友是這麼開始的,由於我是念室內設計的,畢業後到學長的個人工作室幫忙,學習經驗也想要如法泡製,學長租屋的地方既是工作室也是住所,剛好還有一個空房,就理所當然的租給我了,而學長的女朋友江敏就與他同住,她則在私人企業擔任企劃的工作,是個標準的上班族美女。 一襲長髮烏黑亮麗,經常把它挽起,但是就是與短髮不一樣,自然有一股較為成熟嫵媚的韻味,包藏在合稱得宜的套裝裡的是更加濃纖合度的美體,只是,難得一窺嬌驅。她總是不讓自己身體有暴露的機會,大概是由於不想男人因為自己的美貌,而贊同她的提案吧?個性也是比較好強的典型。 雖然是周休二日的星期六本應該休息,但是為了趕進度,學長一早就敲我的門吵醒我,天啊!!老兄才六點鐘,他不給我申訴的機會,直接告訴我說他在七點半之前必須到中壢,你在中午以前要把林太太的場子設計圖畫好,說完他就走了。 我很想跟他說圖我昨天就畫得差不多了.雖然學長不收我太多房租,但是這些日子以來我上班時間外的額外貢獻,應該多的可以抵償兩倍的房租了,誰叫他是我學長兼好友,而且未來

Continue reading »

凹凸分明的身材

健司︰「我…我可以使用皮鞭是嗎?」 久留美怒極而笑,用非常溫柔的語氣問道︰「你想向我揮鞭是嗎……?」 健司連忙答道︰「沒…沒有……」 「(真是個無知的傢伙。)」久留美接著說︰「用繩子的效果也是很好!」 健司︰「是嗎……」 「沒錯!看到繩子陷到肉裡去,那真是最高的享受。」久留美陶醉的說。 健司吶吶的回答︰「我只知道繩子陷到肉裡的感覺……」 久留美心想︰「我想也是,你也配,哎,誰讓那個女神要我作M女呢!!」 「尤其是用麻繩效果最好了!」久留美接著說︰「因為麻繩綁好以後,會感到痛。」 健司小聲問道︰「我…我可以綁你嗎……?」 久留美︰「當然可以!女神不是叫你虐待我嗎?你到是快綁呀!!!!」 健司︰「可是該怎麼綁呢?」 久留美差點暈過去︰「什麼?」 健司︰「咦?」 久留美怒道︰「你真的想綁我嗎?」 健司︰「沒…沒有。我開玩笑的。」 久留美︰「哼!真是無聊的玩笑。」 健司︰「是…是……」 久留美心想︰「(這傢伙對我的無理,竟然都逆來順受。果然是個有奴隸傾向的傢伙。)」 「那我們是不能直接做的。」久

Continue reading »

海棠春色

              自從我發現姐姐的書包裡有避孕套的秘密之後,我就開始打她的主意。   我姐姐曉棠,那年18歲,剛剛上大學,長得像海棠花一樣艷麗迷人。她從小就是我性幻想的對象,我時常在浴室裡偷聞她洗澡後換下來的內褲,並用它裹著小弟弟手淫。當然我不會像黃色小說裡寫的那樣變態,把精液射在姐姐的內褲上——那也太離譜了,不被發現才怪!   有個週末,爸媽帶著妹妹月蕾去鄉下外婆家了,只有我跟姐姐兩個人在家。她千方百計想哄我到外頭玩去,給了我二十塊錢,叫我晚上和同學一起去看電影《聖戰奇兵》。   我心裡當然明白她的真正用意,假裝答應了,並說看完電影還會去同學家裡玩,可能要到晚上十一點多才回家。其實我根本沒去什麼電影院,在大街上逛了半天,花光了二十元錢,然後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殺了個「回馬槍」,偷偷溜回家中。結果被我發現姐姐在她和妹妹睡的房間裡正跟一個男的激烈地做愛。   姐姐把門關得緊緊的,我只能非常艱難地從鑰匙孔裡(好在那孔眼還算比較大)看到一丁點兒。從小眼兒中可以看見姐姐騎在那男的身上,

Continue reading »

工廠淫娃

邱淑貞三選港姐那一年,我在港島一間成衣廠做燙衫的工作。那是間家庭式的山寨工場,有四部平車,一部車邊機及一張燙床。工友們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車收送。老闆顧著另外的生意,很少過來這裡。所以這個小小的空間,竟然變成我和幾位女工的性愛樂園。 由於工友中有我一個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眾女人打趣取笑的對像。其實我也樂意和她們打打鬧鬧,有時還可以趁機摸摸他們的肉體,以肆手腳之欲。其中最經常和我開玩笑的是李金蘭,她是個二十來歲的青春少婦,圓圓的臉兒白裡透紅,豐滿的肉體上有著一對漲鼓鼓的乳房,渾圓的臀部微微向上翹起,非常性感迷人。金蘭的個性開朗大方,像個大笑姑婆,和我說話時總是對我摸這摸那手多多的。我也曾經摸過她白胖胖的手兒,偶然間也觸到她那富有彈性的乳房。是並不敢輕易主動地調戲她。 另外三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工,一個是鄭惠玲,中等身材。白白淨淨的,俏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一個是周素燕,一付健美的身段,古銅色的皮膚細滑可愛。還有一個是二百磅的大肥婆,名叫柳金花。雖然肥笨,卻也風趣健談。 工友中最年輕的

Continue reading »

(♥菲~原創) 初章~在陽臺失身

老媽: 小采~ 上樓去把洗好的衣服晾一下。 我: 唷… 拿著整籃的衣服爬到5樓陽臺曬衣服,心裡不爽著為何不叫在玩線上遊戲的老哥來曬。 老哥: 還有什麼要晾的啦? 我: 籃子裡還一堆,瞎了喔? 老哥: 兇屁阿? 我: 三小! 看著老哥帶著一副不爽的臉拿起衣服披在吊鏈上,我也不想理他的拿起衣服想趕緊弄完回房間看韓劇。 老哥: 又買新胸罩了? 你的罩杯有那麼大嗎? 我: 靠腰喔! 聽到他這個死宅男說的話,我帶著怒火轉身想搶回他手中的胸罩,卻直接就和他撞在一起變成趴撲在老哥身上。 而他的雙手在跌倒時剛好準確的抓握住我的乳房,霎那間兩人緊密的貼身接觸使我們尷尬的保持姿勢對望著。 老哥: 還真不小…. 好軟的觸感…. 我: 你….你放手啦! 我立刻爬起來掙脫老哥正揉搓著乳房的雙手,卻馬上被他強行推靠貼著牆壁動彈不了。 老哥: 再讓我揉揉你的奶子,我都沒發現你的身材變那麼好。 我: 我是你親妹妹! 別太過分喔! 斥喝的話才一講完,老哥的嘴唇立刻貼住我的唇

Continue reading »

新娘

深夜,大廈內的住客都進入夢鄉了,一對年青新婚男女在喜宴後,由兩個好友送回家,其中一人先行離去,因我是伴郎,要留下來交待一些事情。 我們都有醉意,但新郎醉得特別厲害,躺在沙發上,臉紅似關公,卻仍然興奮地大叫我要洞房。 站在一旁的我倍感惆悵,我最近失戀了,交待一切事情後,我向一對新人告辭。 「阿生,失戀算甚幺?我也試過!不要灰心,艷梅有一個表妹,我叫她介紹給你,老婆,替我安慰阿生,介紹你表妹給他吧!」新郎說完,沉沉大睡。 二十二歲的新娘李艷梅,有六成醉意,平時本已艷壓□芳的她,由於高興,又化了妝,此刻簡直美若天仙。 她身穿一件低胸晚裝,魔鬼的身材半露,上身的兩條吊帶突出她那幼滑而雪白的肩和背,下身那開叉似的旗袍,使她驕人的美腿表露無遣,如此佳人,使我又羨慕又□忌又悲哀! 李艷梅假裝生氣喝叫丈夫入房去,沒有回應,她打他的臉,擰他的大腿,也沒有用,便彎腰抬起新郎的頭,對我說︰「麻煩你幫忙抬這蠢貨入房!」 看著新娘艷如桃李的臉頰,晶瑩欲滴的水汪汪大眼楮,似火的紅唇而又含情帶笑,我在剎那間驚為天人,

Continue reading »
1 179 180 181 182 183 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