嬸嬸被我威脅洩慾

  其實我一直想要搞我嬸嬸,為何有這種念頭呢?這得說到我大學的時候,那時候高中考試不佳,只好隨便找了間學校念,結果好死不死被我選到花蓮某大學,也不知道是眼殘還是怎樣,反正就陰錯陽差的要去花蓮東部唸書,當下只覺得真是衰到靠妖。好不容易去到那裡,結果很度爛的是,宿舍竟然滿了?等於說我要在外面找房子租?

Continue reading »

餐廳主管Tina羞恥訓練

  Tina是我的女朋友,今年29歲在一家酒店擔任餐廳主管的工作,第一次認識她是在與她公司合作的會議上,她穿著細肩帶的低胸貼身上衣及洋裝式長裙,底下穿著厚底露指高跟鞋,大大的眼睛畫上亮亮的眼影,長髮束在後面隨意的綁著,由於那件細肩帶上衣是彈性的質料,將她的胸部往內束緊,形成一條明顯又誘人的乳溝,看上

Continue reading »

友妻,我拿什麼去愛你?

快下班時,我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話,說是今天要陪趙姐逛街,就不回家吃飯了,還可能晚一點回家,孩子就在媽那裡過週末,讓我別等她了。 我一陣吱吱啊啊的就掛了電話。 一直到晚上12點,沒什麼好看的電視節目了,我也就自己睡了。 說是睡覺,其實是躺在床上開始幻想和妻子一同逛街的趙姐,她是好友佳的妻子,三十出頭,

Continue reading »

上了穿絲襪的表姐

一天,我正在網上瀏覽「XX網」,我的表姐——已離異,現住在我家——鳳姐走了進來,笑著說道「是不是在看不良網站?」,「沒有」我指著電腦上一幅玉足圖片說「我在網上學足底按摩呢」,「是嗎?我在外面站了老半天,說起來腳也有點酸痛呢」,她面帶微笑地看著我,「我來幫你揉揉吧」「那多不好意思。」「沒事,能幫鳳姐按

Continue reading »

媽媽的坎坷

在經過長時間的運作並得到王叔的擔保後,媽媽和我來到米國的西部小鎮,來直接投靠以前爸爸曾幫過的王叔。 一下飛機走到機場出口的通道就看到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體重估計有二百多斤,大肚子,禿頭,圓臉,三角眼,趴鼻子,小薄嘴唇的一個穿黑西服微笑著並招手的中年男子和媽媽打招呼。我想那應該是王叔了。 見過禮後,我

Continue reading »

鄰居大波人妻

今年剛好三十歲的柳大根因親戚移民,以三千元的月租向親戚租住了他的公屋。他最近賭馬贏了幾萬元,向老闆請假一星期享受一下。 鄰居有一對姓周夫婦時常吵架。周先生是中港貨世車司機,好像是他最近給太太的家用越來越少,今天早上他又聽見兩人吵架,還傳來周太太司馬雁的救命聲。 大根開門一望,見周先生憤然離去。他返回

Continue reading »

我被小色狼干了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看到眼角的魚尾紋,我意識到自己已經36歲了,嘆息 自己不在年輕,每當這時,我都有一種莫名的悲哀。但令我驚喜的是,我依然殘 留著年輕時的影子。不大但飽滿的乳房,在每次戴起乳罩的時候都是十分的堅挺 ;依然纖細的腰部是我注意平時生活習慣的結果;最令我滿意的是自己形狀誘人, 在走路時會不自

Continue reading »

音樂系的美女

「我的女神,不要走啊……不要走……我們還沒……」 保羅從午覺中驚醒過來,他發現被單濕濕黏黏的,「原來是夢啊。」 他不禁感到遺憾。他已經二十歲了,卻還沒有真正的性經驗,所有的知識,都是從成人雜誌和***裡面學來的。談起對付女孩子,他還真的不行,除了彈鋼琴以外,他什麼事都做不好。「對了,現在要到琴房去。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