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一家春

惠楓是胡家的媳婦,22歲就嫁給胡家的老三,胡家的老大及老二也結了婚,兩對夫妻也住在家中,胡家還有一個老四剛滿十八歲,但為繼續就學在家幫忙事業,另外惠楓的公公55歲是個喜歡玩女人的老色鬼、婆婆惠卿45歲但是身材還是十分嫚妙與惠楓不分上下、一點也看不有45歲的年齡,家中事業已交給四個兄弟經營,兩人在家享

Continue reading »

蜜桃咬一口

衰衰衰衰衰!她真的、真的、真的超級有夠衰! 辛苦打工存下來準備要去隆乳的錢,居然倒楣地被扒手偷走了,氣得夏慕心窩在PUB喝酒洩恨。 喝得醉醺醺的夏慕心,顛顛倒倒地晃起身子,突然,一個頭暈目眩、腳步不穩,撞進一個男人懷裡。 唐季亞自然地扶住就快癱倒的夏慕心。搞什麼啊?自己最近被老媽逼著結婚,心情已經很

Continue reading »

大意的小芳

朱穎芳的父親因公司的業務今天剛去出差,要三個月後才回來,隔壁鄰居周伯(約60歲)忽然吃朱穎芳豆腐!!朱穎芳,剛滿二十的的少女,翹臀嬌乳、俏面泛春,一米67,三圍34.24.35;一個平凡的女學生,看起來是個樸素而不施脂粉的少女,穿著簡單,或者說單調,很少上街,偶然只去商船逛逛而已。平常的作息也很正常

Continue reading »

女主播由學生時期開始的可怕性經歷

「嗚嗚……哼……嗯……」一位少女正咬緊牙關,心如鹿撞,喉嚨裡發出了很大的一聲呻吟,清淚從眼角緩緩滑落。 在一身 OL 的裝扮的美女平放在餐桌上,惱怒而又絕望地扭過俏臉,望向窗外,雙手被按著西裝短裙子下擺撩起,修長的薄絲襪玉腿羞恥的微微夾緊,我下身的八吋肉棒,正穿過那撕破的襪褲中,侵進她柔軟的肉縫上。

Continue reading »

吃了老闆的老婆

因為那天的婚禮舉辦的很成功,老闆很高興,事後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紅包。而新娘子李美欣對我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把我當成了可以交談的朋友,經常在老闆面前說我的好話。我當然也就順桿往上爬,閒暇時口甜舌滑百般獻媚,索性美欣姐姐,以博取她的歡心。 日子就在平淡中一天天渡過。 可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半年的新婚期還沒

Continue reading »

淫蕩學院

「不用急吧,對不準沒關系,讓老師來引導你。」林老師將兩腿分得更開,用手指把濕淋的陰唇扯得向外翻出來,還連帶把小穴內的分泌亦帶了出來,淫水泛濫的小穴就展現在華豐同學的面前,老師用手將華豐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戶,說:「來,慢慢用力插進來……唔……啊……對……對……」華豐於是慢慢的將火熱的肉棒頂了進去,早已

Continue reading »

媚藥失控

終於放暑假了!不用上課讓我多了許多空閒的時間,除了和姊妹們逛街唱歌之外,其餘的時間都花在陪男友,炎熱的天氣讓我幾乎都是躲在男友的房間,吹著冷氣不停恩愛著。 明晚男友的一位死黨從國外回來,所以男友的那群死黨約好晚上要一起唱歌,晚上剛好沒節目的我也死皮賴臉的吵著要跟,男友一開始死都不讓我跟,但是在我的床

Continue reading »

淫亂的橋樑

(一) 我在這裡是說人與人之間的橋樑。 謝文傑今年十五歲,是高中一年級的學生,他因性格內向,很少和其他同學說話。他做什麼都是默默無語地做,他的各科成績非常好,每次考試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所以老師們和同學們也喜歡他,不排除他。 一天,是一個新學期剛開學不久,大家很空閑因沒什麼要做。大約是下午2點鍾左右,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