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和哥哥一起干了我

迷迷糊糊中,我感到一只用在我的兩腿之間亂摸。我睜開眼睛,映入我眼中的是哥哥那張英俊的面孔。 「哥,快出去……小心被爸媽看見!」我緊張地說,把哥哥伸到我兩腿之間的那只手推開。哥哥嘻嘻一笑,小聲說:「放心吧……他們早就出門去了。」說完,哥哥又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撫摸我的陰部。 「哥……你好壞哦!」 我低聲說,閉上雙眼任由哥哥撫摸我的身子。哥哥一面吻著我一面把手伸到我的內褲里面輕輕撫弄我的陰毛和陰蒂,然后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內緩緩地抽動起來。在哥哥的挑逗下我漸漸感到渾身燥熱,陰道內就像有千萬只螞蟻爬動似的又麻又癢。我睜開雙眼看著哥哥,不好意思地說:「哥……別……別弄了……好癢哦………」 「小妹,是不是……想哥哥用大雞巴干你的騷穴啊?」哥哥把手從我的內褲里抽出來,用激動的目光看著我說。我點了點頭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用饑渴的目光看著哥哥。哥哥立即脫掉我的內褲,接著像剝水果皮一樣熟練地除掉我上身的襯衣和乳罩,一下子把我從床上抱起來。 「小妹,閉上眼睛……哥帶你到一個好地方。」哥哥用發紅的眼睛

Continue reading »

兄妹情

我叫黎世宜。我的第一次性經驗是在八歲的時候,也許更早一點。 你不信!對不起,這是事實。而我的第一個男人就是我哥哥-黎世恩。我哥哥多大啊﹖他只比我大二歲。 其實那時我也不懂,所以任由哥哥隨便玩弄。由於實在是年紀太小了,且也已事隔多年,詳細過程不太記得了。只隱約記得…….. 是夏天吧!因為爸爸媽媽都在上班,所以請了一個OBS(歐巴桑)陳嫂來照顧我和哥哥。可是陳嫂有時會偷懶,煮完晚飯就走了,所以我只好和哥哥一起洗澡。不過我很喜歡讓哥哥幫我洗,因為哥哥他會摸得我好舒服哦!由其是尿尿的地方(後來才知道那是小穴)都會興奮的偷尿尿(後來才知那是淫水)。 剛開始的時候,哥哥會用他的小雞雞(現在是我寶貝的大肉棒了)在我的小穴附近摩擦。後來他開始試著向小穴裡鑽,第一次,我覺得痛,不過畢竟是小雞雞,所以也進來一些。當時的感覺好奇怪,有一點痛又有一點癢、更多一點舒服。 第二次是我主動跟哥哥提再玩一次,哥哥一看機不可失,用力一挺,竟然全進來了。一開始我只覺得怎麼這麼痛﹖我不要玩了,哥哥叫我

Continue reading »

我與家人亂倫的新故事

一年多沒有回家了學校的學習太忙,為了考研究生,我連春節都沒有回家,在學校複習,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拿到了研究生的通知書,這還是我們附近唯一的一個研究生的,想想爸爸媽媽一定很高興也會很自豪的。 打車回家的時候,看著窗外的景色,家鄉有了好大的變化啊,多了好多的花草,家鄉美了,是不是家鄉的人也越來越漂亮了呢! 沒有告訴爸爸媽媽我回來的消息,我想給爸爸媽媽一個驚喜,歡喜地走上六樓,輕輕用鑰匙打開門,可是讓我失望了,家裡沒有人,爸爸媽媽都不在。把東西放好到我的房間,躺在床上想著爸爸媽媽可以去哪裡。 已經一年沒有看見我親愛的爸爸媽媽了,他們是不是很好呢?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多了,他們能去哪裡呢?隨手拿起放在我床邊桌子上的影集,翻看著,這裡都是我們家的照片,從我可以和媽媽做愛開始,我都會在生日的時候照很多的相片。其中有媽媽給我口交的,我操媽媽騷屄,我操媽媽肛門,還有我和爸爸一前一後操媽媽,更有我和我的同學一起操媽媽的照片,那時候我生日總是很快樂,而且我也越來越喜歡看媽媽被別人操的樣子,好像我操媽媽已經不

Continue reading »

愛裸睡的貝絲

  一九九五年四月,我首度踏入亂倫的性愛旅程。我有一個女兒,名字叫貝絲(Beth),時年十五歲,我的女兒長的很動人可愛,但平時並沒有很多男孩打電話給她。她身材美而均勻,是一般人所稱的“爸爸的寶貝掌上明珠”,而我也真的十分喜愛她。   四月初的一晚,已是深夜,我剛在電腦上寫完一篇文件報告。我需要將文件轉載到小磁片上,明天可帶到辦公室應用,   但剛巧我手頭有的磁片都已滿載了仍需保留的文件,我便想到貝絲最近新購了幾盒磁片,我可借用。但磁片放在她臥室裡,我從沒有在深夜進入過貝絲的臥室,她媽媽又早已入睡,我只好自己到她臥室去取用。   我輕輕推間女兒的房門向內張望。她室內有小夜光燈,室內一切都可清楚看見。貝絲仰面睡著,薄毛毯只蓋住下半身,而她腰部以上則是全部赤裸。我從沒有看過女兒貝絲的乳房,她的玉乳巍巍聳立胸上,真美,霎然看到,真是眼福不淺。我進入她臥室,反身輕輕將門關上。   收起好奇心,我先在她的書架上面拿了兩片我需要的磁片,然後走近貝絲床邊,仔細地觀看欣賞女兒的美妙乳峰。她的奶子不是那種所

Continue reading »

我和姐姐的之旅

今年暑假,我姐和我都順利完成學業了,只不過我是從大學畢業,準備要念研究所;而我姐則是趕忙在七月底交出論文,總算搭上畢業的尾班車,拿到碩士學位。我家是開店做小生意的,平常我爸媽雖然忙進忙出,對我們姐弟倆的關心倒也不少。我姐前陣子為了趕論文把自己關在房間足不出戶,整天過著無天無地的生活,爸媽也都看在眼底。所以當八月初我們全家在飯店吃頓大餐,算是慶祝姐姐和我順利畢業時,爸媽便提議要我們自己去好好玩一玩,好抓住暑假的尾巴,尤其姐就要踏入職場,往後要放個長假除了被資遣,恐怕都難有機會了。 平常爸媽對我們管教還蠻嚴格的,除了班上團體行動外,和同學朋友出外旅行,他們總是會叨念再三,害的我和姐姐總不太敢跑得太遠,也少了許多和朋友一起出遊的機會。所以當我和姐姐聽到爸媽主動提議讓我們去玩,都高興得不得了。只不過依爸媽的個性,事情絕對沒那麼好康,果不其然,我爸馬上提出條件,說什麼因為他們要顧店走不開,不能跟我們去,所以我們不能跑太遠,只能當天來回……..我的天,聽到這我都快昏倒了,當天

Continue reading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 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功課只能算還好,但卻是運動高手,是她們學校排球隊的主力選手,因為常運動的關係,所以姊姊身材很好,才高一而已,就有165公分,三圍也很突出,標準的腰束,奶膨,屁股硬邦邦,(請用台語唸)。 姊雖然是校隊,但因為要負責N晚飯,所以只能練習到5點,就要趕公車回家,本來她自己有一輛腳踏車,可以早一點到學校練習,但是壞了還沒修,所以練習的時間根本不夠。 那一天,我去接我姊姊回家,姊姊看到我好高興,因為有我可以來接她,她就可以多練習一個鐘頭,所以她拜託我可不可以以後每天都來接她,那樣她就來得及在媽媽回家之前把飯煮好。 我還在猶豫著,姊姊已經拉著我的手拜託起來。她一直搖著我的手,偶而我的手

Continue reading »

情撼半生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   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滿屋沉沉,房裡的角上桌下,還帶些昨夜的黑影在流動著,隴隴透著房間裡終年桑榆晚景的悽惻。   剛剛的夢仍清晰可辨,在夢中,小雪冷冷的側身端坐於亭台看著外面瀝瀝的雨,然後回頭看著我,面容滿是憂惻苦澀。   我搖搖頭平復思緒,起床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飄雪,遠景濛濛,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飄來沾上我的嘴邊,在唇間溫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來,在我唇上輕輕地吻著。   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過的仍在滴著血的回憶,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情.撼.半.生                 第一部              

Continue reading »
1 136 137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