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創傷

這是我的故事,是我們一家的故事。 但是,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始述說。 也許我應該從頭開始,引導你經歷我的整個過程,讓你詳細地瞭解事情的發生、發展和結局。 我不知道事情是否做錯了,我真的不知道。 也許,我是真的錯了,但是什麼才是對的呢?我不知道。 但我想,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還是有必要源源本本地說出來

Continue reading »

漂亮媽媽多年守寡,兒愛她

我今年20歲了, 180的個頭,在讀大學。我爸死的早,就我和媽媽共同生活,媽說爸是在美國被飛機撞死的。那年我媽剛懷我時才18歲。我爸生前是個公司的老闆,爸死後媽媽賣掉大部股份,財產富有,所以吃穿不愁,慢慢的把我養大。 所謂溫飽思淫欲,因我從小不愁吃喝,媽媽的錢盡著我用。剛上大學時給同學帶壞看上了片,

Continue reading »

堂姐的黑絲襪

今天我參加了堂姐的結婚典禮,堂姐終於結婚了。當我聽到堂姐要結婚時簡直不敢相信,還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呢!真為她感到開心,也感覺很欣慰。由於常年以來,我家和堂家的關係很好,什麼事情都會大家一起討論,一起商量……日子都過的好快呢……現在她都長的亭亭玉玉的了。 我堂姐長的還不錯,最喜歡她那堅挺的鼻子,皮膚

Continue reading »

美女大學生被人干

女生樓水房內,光屁股沖澡的系花 九月下旬的一個周末的夜晚,砰地一聲,北師大女生宿舍429房間的門被撞開了,一位臉色蒼白的年青女大學生步履有些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仔細看去,女孩兒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散亂的披肩長發上沾著露水似的東西和草葉,真絲短袖衫的兩個扣子都系錯了,隱約看去,女孩兒的領口處還斑斑駁駁

Continue reading »

笑傲外傳之信手拈來牡丹花

那日令狐衝與任盈盈葬了岳靈珊。 二人在墳前拜了幾拜。 站起身環顧四周,衹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山前一池碧水,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 盈盈道:「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一面養傷,一面伴墳。」 令狐衝道:「好極了。 小師妹獨自個在這荒野之地,她就算是

Continue reading »

爸爸 別逗了

  不知不覺暑假到了,我和爸爸的發生不正當關係也已經快兩個月了。 這期間只要有機會,我們便會瘋狂的做愛。 由於爸爸喜歡在我的小穴裡射精,還不戴套,怕我出意外,所以還買了避孕藥,讓我定期服下。 其實能和爸爸經常的親近,我心裡已經非常滿足了。 但心裡還是有些小小的遺憾,那就是不能無所顧忌的和爸爸做愛,每

Continue reading »

春梅阿姨

我的姨媽楊春梅,年方三十,皮膚雪白細嫩、身材凹凸勻稱,楊春梅渾身散發著成熟、誘惑、高雅美艷,一雙黑白分明的大鳳眼,姣白的粉臉白,一張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纖纖柳腰裙下一雙迷人玉腿雪白修長,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艷麗充滿著少婦風韻的嫵媚。 我從見到楊春梅的第一眼,就認定了楊春梅將是我跨下的玩物。我一直苦

Continue reading »

夜襲大姐

雯雯(我大姊的小名),這衣服穿到你身上真不錯啊。」啊!是妹妹的聲音。 我順著聲音向臥室看去,臥室打開了一條縫,我偷偷把眼睛從縫隙中看進去,只見大姊穿著一件淺白的連衣裙,正在穿衣鏡面前轉動著身子,妹妹則躺在床上,一臉幸福的看著大姊。 「這衣服挺貴的吧?都叫你別亂花錢了,你總不聽。」大姊一邊欣賞著鏡子裡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