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上司

因為沒有什麼社會背景,我一直在銀行屬下的一個小儲蓄所當一名普通的出納員,快38歲了,工作上一點也不順利。妻子今年也34歲了,在一家個體小公司做文員,工資也不是很高。 最近我單位有點人事變動,有一個科長位置空缺,我蠢蠢欲動想贏得這個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了,於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贏

Continue reading »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今天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騎車去國中學校載母親回來,母親在家裡附近的國中當導護義工,每天晚上都穿著一件類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學校附近的大馬路口,幫忙指揮交通,雖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過晚上車流量大,那些國中生晚自習完後,都八、九點了,而母親正是導護義工帶頭的大家長。 因為弟弟也在那間學校理念書,所以

Continue reading »

哥哥的貓耳女僕

「我希望…能有個貓耳女僕陪我過生日。」我說,並且將蛋糕上的蠟燭吹熄。 「哥,你許這是什麼願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著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既然是生日,許個特別一點的願望應該不過分吧?」我笑著說。 「唔…可是…」 妹妹她皺起眉頭,有些稚氣未脫的圓潤臉孔露出了苦惱的表情,豐而不厚的粉唇輕輕嘟起,鮮嫩

Continue reading »

無意間上了女友堂妹

這件事情已經在我心裡放了好多年,曾經被女友警告絕對不能說,因為她知道我偶爾會寫寫網路小說,所以也特別交代我,絕對不能寫出來,這是我大學時候蠻荒唐的性愛回憶。 不過基於保護當事人的原則,故事裡的名字都不是真名,關於這一點要跟大家說個抱歉,只有事情是真實的,我會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是因為我跟她分手好幾年了。

Continue reading »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

雲中鶴把迷魂香放入室中,秦紅棉忽然聞道一股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但已經晚了,一陣頭暈目眩,昏倒在地上! 雲中鶴彎腰抱起癱軟在地上的秦紅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秦紅棉那嬌麗的粉臉上親了幾口,把秦紅棉放在床上,就要扒去秦紅棉的衣裳,忽然轉念一想:玩一個無知無覺的木頭美人有什麼意思,可是放開她後又怕她

Continue reading »

灌醉朋友幹她女友

由於老婆昨晚老家有事回去了,要回去一周時間,於是我把朋友和她女朋友叫家裡吃飯,因為平時我們就經常四個人在外面一起吃飯很少在家裡吃。 朋友年齡比我小。但是因為工作就是賣西鳳酒(西安人都知道),所以經常喜歡喝酒,工作一年多甚至有點嗜酒,而她女朋友(欣)現在不太喜歡她這樣喝。 說到他女友也就是欣,就叫她欣

Continue reading »

少婦的憎恨

下午時分,一個年約二、三十來歲的少婦人走進公園,她雙目四顧,正在找尋著她的獵物。 婦人身材豐滿,不美也不醜,身穿吊帶連衣裙,走起路來,高跟鞋發出誇張的音響。 她那多肉的屁股左搖右擺、胸前兩團軟肉雙雙向前跳動,看起來十分性感。 忽然,她看見一個六十歲左右男子坐在椅子上看報紙。 她斜眼一望,阿伯正看著一

Continue reading »

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

亂倫是我到現在才懂的一個詞,從前不知道和我姐姐發生性關系就是亂倫。 我和我姐姐有性關系5、6年,直到姐姐談了男朋友。 現在想想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也是我很回味的一件事,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那時候我才12歲吧,我人很小,姐姐比我大一歲,對我很好。 廣州80年代樓價甚高,很多人一架三口都在幾平方米的房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