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家丁之三奴淩辱肖青璇篇(牢獄篇)

金陵城外兩道騎著駿馬的人影風馳電掣的掠過! 其中一名十二三歲,面帶稚氣的少年正是小綠,另一個年輕公子哥面如冠玉,面帶微笑,長衫飄飄,說不出的風流潇灑竟是金陵城中一名貴公子。 那貴公子冷冷的道「我不是叫你要提防陸中平那畜生嗎,要是他發現了那頭大奶牛,還發走了她,玉德仙坊一旦發現她的大弟子被我們淩辱了,

Continue reading »

老闆娘豐滿的肉體

  這天。阿健到黃玉燕的店裡幫她幹活,忙完活時,老闆娘已在廚房內忙碌清洗碗盤,背向著廚房門口的她,卻不知阿健攝手攝腳先悄悄的溜到前頭店面去,把店門輕輕拉好關閉,上了鎖才走向回廚房。 黃玉燕做完家事後,轉身看見阿健站在房門外,她走向他面前嫣然微笑︰「阿健……真謝謝你的幫忙……坐會兒……喝杯茶……」 「

Continue reading »

同學的巨乳熟母是妓女

身為一個單身的魯蛇阿宅,我解決性慾的方法除了擼管打手槍外就是找妓女解決,因為收入不高,月薪只有22K,所以一般我都是去豆干厝,缺點是時間只有短短的20分鐘,而且小姐常常年紀偏大且素質不佳,不過1砲只要花1K,也實在沒得挑剔了。直到一位同事給了我一個台南的巨乳熟女個工訊息。這個巨乳熟女的收費雖然是2K

Continue reading »

與女兒在浴室中

「康啷」 一聲,浴室傳出巨響,偉田原本正在電腦前上網,被嚇了一跳,趕緊衝向浴室.「如如?如如?」 浴室的門依然鎖著,裡面毫無回應.文如是偉田的女兒,今年剛滿17歲.從文如14歲那年起,偉田就與妻子離異,前妻總是抱怨他太投入工作,回到家又總是窩在自己的房裡,最後終於忍受不住,丟下父女倆自己跑了.自怨自

Continue reading »

左擁右抱女同事

我和秋怡初次相識的時候,大家同在一個寫字樓共事。 當時,她只是雙十年華,白白淨淨的,五官很端正。 聽說她已經嫁為人婦了,所以我沒特別對她注意。 那一年夏天,我和秋怡一起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處理公司的展出攤位。 因為和她很接近。 我開始留意到她一雙手臂非常雪白細嫩,一對小巧玲瓏的手兒十指纖纖,很是惹人喜

Continue reading »

催眠物戀

郭助教的床上,躺著兩位美貌青春的女大學生。 兩人都有一對難得一見、傲人而飽滿雙峰,只是一個看來文弱清秀,而另一個看來干練有主見。 兩人身上布滿了做愛後的痕跡,身上三個妙處,都充滿著男人黏稠的精液。 然而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其中文弱的那一個,私處血跡斑斑,竟是第一次? (呵呵……接下來…該下一步計畫了…

Continue reading »

強姦三嬸

我的三嬸在她26歲時,便成了寡婦。 由於三嬸嫁給三叔不到半年的時間,而且年紀還算很輕,家人便跟三嬸說:等為三叔守寡一年之後,如果有合適的對象,想要再嫁,絕對不會反對三嬸的去留,就這樣,三嬸一直跟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三叔過世半年之後,有一天晚上,家人全部北上去喝親戚的喜酒,隔天下午才會回來,只

Continue reading »

親密的表姐

電話響起,我接了起來,「喔……原來是表姐啊,嗯……好……」心裡面不禁愉快起來,我又可以去找表姐了。 想到我與表姐的關係,那可得從我小時候開始說起。本來我住在南部,印象中小時候每當表姐來家裡,總是我與她玩的最開心,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也越來越喜歡表姐,只是表姐家住台北,不是常常可以來南部玩的,所以過年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