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時輕力撫摸女性的頭髮

女性的髮際(髮根)不僅是平常由外面看不見的部份,對男性而言,是具有神秘魁力的焦點之一,更是男性隨時想摸的部位對女性而言,髮根是一種心理性的性感帶,由於位在身體的後側,被摸瞬間有種來不及防備的意思存在。因此,敏感的女性,只要髮際被人偷看一下,都會產生輕微的心理興奮。 要想對髮際做有效的指技,體位是個問

Continue reading »

小阿姨和表姊

本人叫小傑,在升中學時、父母為了我可以成才,選了較遠的港島地區的名校,而我家是在新界。 所以母親紿我安排在她妹妹的家褱寄宿,她是住在兩層覆式的亳華單位,十分近我校。 小啊姨叫慧林,是公認的大美人;現年三十六歲,樣子似林青X,身材似林志鈴,有一對粉嫩雪白、飽滿又膨脹的乳峰,修長的腳足有四十二寸,和陳慧

Continue reading »

我終於打開了她的美腿

那一年是我最落泊的一年,我在一位姑姑的公司當送貨員,有一天我送一顆紅楓樹到一家化妝品公司,當我蹲著身子照著公司職員的指示將紅楓樹放到門口櫃檯旁邊之時,一位身著OL服,下身大約膝上十五公分窄裙,足登三寸高跟鞋的小姐走過我身邊,那雙美腿是我有身以來看過最美的腿,雪白修長,腿部的曲線讓我內心悸動,抬頭只看

Continue reading »

酒醉的學姊

『喔學弟,該你囉!』學姊笑咪咪地對我說。 她手拎著一個洗臉盆,裡面裝著盥洗用具和換下的衣物,從熱融融的浴室煙霧裡走出來,簡直像仙女下凡! 她上身只穿著一件紅色條紋的細肩帶,竟沒穿奶罩~奶頭突出而不自覺。 下面則穿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褲,露出豐腴細嫩的大腿與半個屁股。 我敢打賭她也沒穿內褲!八成是

Continue reading »

我和我男朋友的溫存

李文華正忙著製圖的工作,忽而一抬頭,只見同事鄭佩妏目不轉睛地注視這一方。 哼!真討厭!………. 李文華看了一下覺得很煩,於是背過了臉。日前,在歡送會的歸途中,偶然和鄭佩妏發生關係後,他就一直對李文華窮追不捨。 無論到那裡,他都要跟過去。他哪種咬住不放的行徑,實在異

Continue reading »

俏管家

拎著背包,跟往常一樣的走向街角,卻發現一堆同事擠在門口,有人叫罵,有人靜坐,一旁還有幾個男生點著煙,我走了過去,拉了拉領班的衣服。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大門貼著:餐廳倒閉,從今日起停止營業!」他嘆氣說著。 「怎麼會這樣?欠我們的薪水呢?」「誰知道?!一點徵兆都沒有,說關就關,這些老闆一點良心都

Continue reading »

我躺在床上,一時無法入睡。 室友們都回家去了,只有我一個人留在宿舍。在 BBS 上雖然 talk 得很愉快,但是一關電腦,身心都覺得疲憊已極,只想找個女孩子共暖被窩;向來孤單的我心想:春天到底什麼時候來?    「哈囉?」 一個女性的聲音響起,很輕,帶了點試驗性質;我張大眼望了望,隨即感到好笑;自己

Continue reading »

迷失的伊甸園—岳母篇

  “昊天,你今天上班嗎”剛下夜班,準備回家,岳母打來電話,“今天休息,剛下夜班」。   “奧,那你回家休息吧,明天中午來吃飯」。   “恩,好的,我回去跟小雨說一聲”剛說完,正準備掛電話時,那邊電話傳 來掉地的聲音,只聽見一陣呻吟聲,艸,岳父還很生猛嗎,一大早就辦事,還來 個電話,尼瑪,瞬間雞巴硬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