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上的小女孩

「不會吧?被偷吃了?」我望著一顆巨大的石頭,上面原本應該放著三四條的魚乾,但現在只剩下一根魚骨頭。 「大概是島上的那群狗吃掉的。」我只好苦笑著。 我之前做生意失敗欠了債,只好偷偷祕密搭船出走躲債,途中不料遇到了暴風雨,所幸大難不死地漂到這個無人荒島上。一般的船難大多會有人前來救援,但我是偷渡,所以怎

Continue reading »

好姐姐……我愛死你小肉洞了

家住台中,今年二十一歲,高中畢業後,由於沒有考上大學,所以十九歲就提早入伍兵。退伍後由於父母的鼓勵,也一方面覺得應該再拿個文憑,比較好找工作,所以北上台北,白天上補習班,晚上則借住姐姐家。 姐姐叫張佳雯,今年二十七歲,說起我那個姐姐,從小性情就文靜,清秀可人是她給人的印象,五專畢業後就在私人公司擔任

Continue reading »

痴心禁戀之柔母痴兒

  三年的加拿大求學生活結束了,我沒有聽從導師的建議留下來,而是迫不及 待登上了飛往故鄉台北的飛機,故鄉有生我養我的美麗母親………飛機起飛的那 一刻,我對溫哥華這座生活了三年半的國際都市心生幾分不捨,這裡留下了我關 於青春的回憶,學校、同學,還有一位最難忘的韓國的女導師~李允珍。   我17歲被母親

Continue reading »

小洺客運上的撿屍豔福

  我叫小洺,21歲,當兵的時候是在高雄,所以每次放假收假都是搭客運來回 桃園高雄。有一次放長假,就買了票搭統聯回桃園,我拿著行李一上車,就看到車 上左邊最前面的座位是空的,那是我最愛的座位,在司機的正上方,前面只有一片 玻璃,而且在前面做什麼事,後面的人都不會知道。   好幾次在那個座位露鳥又打手

Continue reading »

我比大哥早上了嫂子

晚上到一家酒店休息,約在6時的時候,電話突然響起來我馬上接過電話來,我聽到一甜美悅耳的女人的聲音:「先生用不用按摩服務?」我問過價錢後,覺得十分合理,所以叫了她上來。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粧,長過肩的大波浪頭發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

Continue reading »

淫娃娃的成長

淫娃娃的成長(一):公交車上性騷擾 我叫婷婷,高中二年級,是學校啦啦隊隊長。 今天剛好15歲生日,下課後,啦啦隊留下來練習到8點,晚上大夥在KTV為我慶生,所以連啦啦隊制服也沒換下,批件外套就匆匆去了。啦啦隊的短褲,讓我修長的大腿露在外面,讓我覺得既炫耀又性感。 半夜12點,搭上回家的公交車。由於是

Continue reading »

小姐賣春藥!還可當試驗品

那個賣催情香水的女人,本來想買她的產品,卻沒想到送上門來讓我操。誰讓她做的是那種產品,又那麼騷?不過我到底也有付錢,所以也不算是白玩吧!再說她也享受著了,算是扯平。 現在想起那個女人的騷樣子來,心裡還覺得癢癢地,很想有機會再和她切磋切磋,希望她還能想起我這個意外情人,記得那天的爽。 在這裡有一點經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