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淫娃

邱淑貞三選港姐那一年,我在港島一間成衣廠做燙衫的工作。那是間家庭式的山寨工場,有四部平車,一部車邊機及一張燙床。工友們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車收送。老闆顧著另外的生意,很少過來這裡。所以這個小小的空間,竟然變成我和幾位女工的性愛樂園。 由於工友中有我一個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眾女人打趣取笑的對像。其實我也樂意和她們打打鬧鬧,有時還可以趁機摸摸他們的肉體,以肆手腳之欲。其中最經常和我開玩笑的是李金蘭,她是個二十來歲的青春少婦,圓圓的臉兒白裡透紅,豐滿的肉體上有著一對漲鼓鼓的乳房,渾圓的臀部微微向上翹起,非常性感迷人。金蘭的個性開朗大方,像個大笑姑婆,和我說話時總是對我摸這摸那手多多的。我也曾經摸過她白胖胖的手兒,偶然間也觸到她那富有彈性的乳房。是並不敢輕易主動地調戲她。 另外三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工,一個是鄭惠玲,中等身材。白白淨淨的,俏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一個是周素燕,一付健美的身段,古銅色的皮膚細滑可愛。還有一個是二百磅的大肥婆,名叫柳金花。雖然肥笨,卻也風趣健談。 工友中最年輕的

Continue reading »

和護士阿姨激情淫亂的生活

兄弟是湖北人,醫學院畢業,2000年找關係分配到我父母所在一家超大型國營單位的職工醫院做外科住院醫生。那年我22歲。長相屬於典型的醫生形象。斯斯文文,偏分頭,一米七八,65公斤多點,皮膚白白的。戴副金絲邊眼鏡,為人處事屬於比較溫情的那種。我認為我給女性的印象很有好感的,因為我從無數女人的目光中感覺到的是欣賞和慾望,從上大學到工作也算艷遇不斷吧。BS一下自己感覺良好。 女主角阿秀呢。在我十多歲就認識她,是我們醫院的護士,中等個,皮膚很白,(廢話:你們什麼時候看到過黑黑的護士MM,除非她是非洲的護士MM. )瓜子臉,柔順的長髮披肩,人如其名,很清秀。屬於很親切,笑起來很好看的那種女人。比我大八歲。她曾是我少年夢中的天使。她丈夫和我父親是一個單位的,因此在我少年時有一段時間我竟然要叫她阿姨!做夢也沒想到我們竟然會發生偷情,並且延續至今…… 因為我是新來的,又是單身漢,所以平時或過年過節就經常被安排加班或上夜班。現在想想還真是不合理,年輕人正是精力旺盛,慾望和需求正高的時候。那些四五十歲的晚上還

Continue reading »

下班後的偷情

傍晚七點,辦公室裡已經冷冷清清。當然,除了你和我。年輕有為的你,仍然自願加班處理業務,而我呢?我也很忙,忙著裝出很忙的樣子,我是為了你才留下來的,你知道嗎? 年輕、高大、帥氣、積極進取,幾乎所有能用在有為青年的形容詞都適合於你。斯文的你,總是對我彬彬有禮。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你知道嗎?今晚,我要你!我要你臣服於我的裙下。 「要勾引,可不能太明顯喔!呵呵!」我心想。我去了趟洗手間,把胸罩解下放進隨身的皮包,乳白色線衫裡突起的兩點代表著我的情慾,嗯?好像有點太暴露了!把最外面的那件制服短外套整理一下。嗯,看起來好多了。 在飲水間泡了兩杯咖啡,端到你的座位旁。 「還沒忙完啊?」 「嗯!還有一些資料要處理,你不也是?」 「呵!來杯咖啡吧!」 「謝謝。」 我彎腰把你的咖啡放在桌上,領口全開的我,知道我的乳已經完完全全的展露在你的面前。我故意放慢動作,甚至藉由擺放奶油球及湯匙的動作來延長我彎腰的時間。我很清楚自己整個胸部和乳頭正微微地晃動著,我害羞的紅了臉。我這樣勾引,很壞吧! 起身後,瞥見你的褲檔

Continue reading »

黑夜中的換妻

曉月和曉雲兩姐妹嘻嘻哈哈地在菜市場上買菜,兩姐妹只不過二個月沒見,卻像久未相見的親人一樣親熱,也難怪,她們姐妹兩打小就感情好,要不是兩人都嫁了人,還真不捨得分開住呢。 姐姐曉月二十五歲,身材豐滿,圓圓的臉顯得可親可愛,微笑時風采迷人。胸前一對乳房驕傲地高高挺著,配上多肉的臀部,看上去整體雖然讓人感到稍為胖了些,但那肉感絕對吸引男人的眼球。 而妹妹曉雲二十三歲,身材高挑,臉蛋沒有姐姐那麼圓,鼻挺口小,皮膚白嫩,再加上細腰長腿,真的是讓男人們為之心跳。 買完菜正準備回家,曉雲看見路邊的小吃店,口水直流地直嚷先吃點東西再回去。曉月知道這個妹妹愛吃小食,只好順著她意進了小吃店,嘴裡嘮叨:「小讒貓一個,真奇怪你怎麼就是吃不胖。」 曉雲嘻嘻直笑:「天生麗質,姐姐你是羨慕不了這麼多的啦。」 「呸,還臭美了你,估計是家健整天和你做運動來了。」 兩姐妹常開玩笑,就算是一些閨房性事也不放過。曉雲立刻反駁:「那姐夫是不是一個月才來一次功課呀?」 「哈,你是笑我胖是不是?」曉月故意沉下臉。 「啊?誰?誰敢說我姐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軍官媽媽

母親在高中畢業後,因?家庭狀況不好,就投入軍旅生涯中,這一進去就是快二十年頭,如今快四十的母親,終於要領到終身俸可以休息,從小生活在軍事家同中的我,除了嚴厲兩字以外,我實在找不到第二個形容詞可以形容。    母親早婚,與村裏一個小開結婚,生下我沒多久後,可能母親常常待在軍中,老爸屌癢就到處找女人,在我國小時,母親牽著我的手離開,到一個離部隊比較近的地方,重新生活。 我從小就知道母親是職業軍人,在我印象中,母親是渾身就是惡魔的化身,我不知道被扁過幾次,直到我現在升到大學,母親階級也開始變高,自由時間也比較多,如今母親快要退休了,我心中當然也非常開心,而這一路走來,母親始終沒有再找過第二個男人,在我開始懂得性事後,我漸漸的發現,母親其實姿色算是不錯。 固定體能訓練,加上生活作息正常,皮膚有些滄桑,乳房隨著運動操課,並沒有很大,但是軍人站挺的翹臀,感覺很結實,留著一頭代表階級很高的長馬尾,我開始懷疑母親是怎麼解決性需求,難不成是找別的軍人做愛?不太可能吧,那不就好幾十年都是自己DIY,其實我並

Continue reading »

和女友的媽媽偷情了

那是在3年前的一天,我認識了她,她青春亮麗,比我小4歲,我是78年的, 她是82年的,那一年我24,她20歲,我們很偶然的認識了,她很漂亮,我們從初步相識到逐漸熟悉,她天生麗質,很漂亮,長長的頭發,身材也很好,屬于那種溫溫柔柔的女孩子。 說實話我們認識真的是很偶然,主要是因爲在公交車上她踩了我的腳。當時我爲了參加同學的婚禮要去市場買衣服,巧的是我們要去同樣的地方買東西,她也是同樣的目的去的。結果我們就一起去了,慢慢的,我們熟悉了,成了朋友。 不要誤會,我和她是很好的普通朋友的那種。 可能是因爲我把她當成我的小妹妹一樣,沒有像其他的男孩子拼命的讨好她,反而獲得了好感,所以她和我反而有話說。她是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女孩,很獨立,也很有個性。 說實話,我不喜歡比我小的女朋友,以前有過幾個女友,最小也隻比我小1歲不到,她曾經問過我,你爲什麽不喜歡我,我說,我喜歡你啊,不喜歡怎麽會做朋友。她笑了,你不想追我麽,不會是同性戀吧,我打了她的頭,說我不喜歡未成年人,我們的關系繼續發展,成了無話不談得好朋友。

Continue reading »

少婦姐姐 (1-6)

 第一章、偷窺姐姐   張明和秦萌萌是是從小玩的到大的玩伴,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青梅竹馬。不管 是小學、中學乃至高中他們都是在一起讀書學習的。   同時也因為他們自小住在一個小區的緣故,因此也常有彼此間的往來,偶爾 串串門什麼的是家產便飯的事。而對於張明的來講,能夠天天窩在秦萌萌家裡, 一步也不想離開,那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當然這絕不是僅僅因為他那個漂亮可 愛的青梅竹馬秦萌萌,而是因為秦萌萌的姐姐秦清。   記得在張明還很小的時候,他總是被鄰居家的小孩欺負,不過秦清卻能出面 保護他,也只是因為這件事在還是小孩的張明心中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甚至說 有一種朦朧的依賴感。   在很小時候張明就像跟屁蟲一樣和秦萌萌兩人跟在秦清後面玩,什麼扮家家 的也是常玩的,不過後來因為讀書的關係,張明與秦清見面的時間也就非常少了。   張明依稀記得他剛上初中那會,秦清已經在上大學了,因為秦清上的是外省 的某重點大學,因此想見這個心目中的姐姐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她基本沒怎 麼回來。秦清兩年間只回來了兩次。   張

Continue reading »

失衡的天平

雪花又飄了下來。 又是一年了,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區別,只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 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髮,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蘇軾的那句「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唯有淚千行。」 這是他的妻子茹的長眠之地。吉望著那已被雪蓋住的那個妻子的所在,腦中想的是她的笑語歡聲,不由得放聲痛哭:「茹啊……我對不起你,我是真的愛你啊……」 床上。 一對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著。男人氣喘吁吁,女人鶯語連連。 但見男人雙手瘋狂地揉捏著女人的乳房,下身閃著光的陰莖在女人的小洞內來回穿梭,帶著女人的那兩片陰唇時進時出,還有點點淫液撒在床上。 這個男人正是吉,這個女人是亦,他是吉的情人。 結婚三年了,吉已經漸漸地對妻子茹身體的感覺淡了,雖然他對妻子的愛沒有少了一絲一毫。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麼自然。 那是一個宴會。經朋

Continue reading »

表姐母女與我

今天是連續假期前,最後一個上班上課的日子。下午放學時間一到,我收拾好東西,只用十五分鐘,就走完原需半小時的路程。雖然走得這麼快,但絲毫不覺得疲累,因為褲子內硬挺昂揚的寶貝不斷拉著我向前走。 最後,我停在一座雙層洋房前,順手按下電鈴:「叮噹!」沒多久,一位漂亮清秀的少婦便來開門。她帶著甜美的笑容,身上穿著淡黃色帶白色花紋的細肩帶連身裙,露出白晢的雙臂和雙腿,腹部隆成一個圓球,顯示已經懷孕。看著她笑盈盈的眼神,我完全被溶化。從有記憶以來,她就是這麼動人,獨一無二。 「姿翎表姐!」我打招呼道。 「阿航,你今天可真早到啊!」表姊回道。 「因為我心急嘛!」我低聲笑道。 姿翎表姐帶著笑意,抿著嘴,在我手臂上捏了一下。 在此自我介紹。我叫石冠航,今年二十四歲,是醫學院六年級學生。姿翎表姐是阿姨的掌上明珠,比我大了九歲。小時候兩人常玩在一起,她也頗愛顧我這個小表弟。更重要的,她當了我幾年的家教。猶記自己國小時期調皮貪玩,成績自是滿江紅,父母打罵半天也拿我沒輒。後來想到是時正就讀大學的姿翎表姐,便請她勉為

Continue reading »

偷吃的網友

這天早上無事,上網瞧瞧,忘了是上到那個網站,遇到一位叫VIVI的女孩子,我本來想問她身高體重,沒想到她先問起我了,當我回答181Cm/75Kg之時,她也立即回答說她身高167Cm/50Kg。 我說:你身材很棒嘛! 她說:彼此彼此! 可能她感覺身高與我很相配,就跟我聊了起來,她說她剛上完大夜班下班,我問她是什麼職業,她說在XX醫院當護士,那是台北一家很有名的貴族醫院,聽說醫院中的護士有不少美女,我不由更起勁的與她聊了起來,由於她很少上網,打字打得慢,跟不上我的打字速度,她不太好意思,我們又聊得很投機,她就建議我們用電話聊天,此話正中我下懷,於是我立即撥了電話給她。 我:喂~! 她:咦?你聲音蠻好聽的嘛! 我:你的聲音也不錯! 她:呵呵~你是我三個通電話的網友,聲音最好聽的一個! 我:謝謝!你見過網友嗎? 她:見過一個! 我:感覺如何? 她:不好! 我:為什麼? 她:他長得比我還矮,而且胖胖的,看起來還有點…髒!還不識相的想跟我…跟我…… 我:想跟你怎麼樣? 她:想…想上我啦…你怎麼這麼愛問

Continue reading »
1 78 79 80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