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婦秦可卿

再說賈珍帶著尤氏領著賈蓉和兒媳可卿來拜見賈敬,一進賈敬所在的居室全家人立即拜倒行禮,向太爺賀壽。 賈敬微笑著點點頭說:「好了,都起來吧。」當他的眼睛看到可卿時心裡一震,隨即說:「讓下人們都下去吧。」賈珍讓僕婦們退到屋外伺候,屋裡只剩賈珍、賈蓉、尤氏和可卿。 賈敬仔細打量了他們一回,指著可卿對賈珍說:

Continue reading »

世上只有我媽好

由於父親是個職業軍人,因此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搬家成了稀鬆平常的事。也因如此,我愈來愈討厭交友,因為,向剛萌芽的友情說再見是一件非常難過的事。更令人沮喪的是,我是獨子,沒有可以嘻笑吵鬧的兄弟姊妹。我成了一個非常孤單的孩子,我將責任歸咎到父親身上,我在心裡不斷責怪他。許多人嚮往環遊世界,然而,我必須說,

Continue reading »

我和我媽的那些事兒

                第一章 這是一個極其平凡的傍晚,一家三口正坐一起吃晚餐。我舉起飯碗狼吞虎嚥的往嘴裡送飯,斜著眼望瞭望爸,問:「爸,還要飯麼?不要的話我全要了」 爸把碗裡的一掃乾淨,放下飯碗,伸了個懶腰,隨口道:「不要,你和你媽倆吃完剩下的。」一邊去開了電視懶洋洋的躺下沙發看新聞。 媽

Continue reading »

我在黑社會的日子

 (一)初入社團 我今年22歲,是個學油畫的大學生,我考上大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我的爸爸是個個體傢俱廠的老闆,以前是在道上混的,後來洗白了,在黑白兩道上很有名氣。他脾氣比較暴躁,我從小沒少挨他打,從他的棍棒下教育出來的。 因為老爸的女人太多,老媽和他離婚了,離婚那年我才10歲,跟著老爸生活。小學

Continue reading »

鹿鼎記之阿珂篇

韋小寶和雙兒離開客店,順便為雙兒買了一套男裝,找個地方讓她換上,扮作他的書僮,一齊同行。 接著和二千驍騎營軍士會合,再把皇帝賞給少林寺僧人的賜品,裝了幾十車,一切停當,便即動身啟程。 走了十多日,到了嵩山少林寺。住持得報有聖旨到,率領僧眾,迎下山來,把韋小寶一行人接入寺中。 韋小寶取出聖旨,拆開封套

Continue reading »

夜,媽媽的慾望

在外面照顧好自己,嗯,壹切都小心……媽媽又給爸爸打電話了,而且翻來覆去還是那幾句沒什麼差別的話語,我撇了撇嘴,繼續把註意力集中到了面前的電腦上。我如今十七歲了,上高二,雖然不是什麼好學生,但是也絕對不算差,估計等到高考時候能上個二本吧。家裏也沒什麼有錢親戚或者當官的親戚,就是壹個普普通通的人家。 我

Continue reading »

全能母親

是一個重視兒子起居生活的母親,經常幫兒子整理房間是了解他最好的途徑。 直到一天,當我拿他的衣服準備去洗時,發現地板有一些髒的衛生紙。我接近看這紙片,覺得奇怪那個沾染似曾相識,像以前在我兄弟及我的床旁的東西是一樣的,沒錯!是我年輕兒子的精液。 才注意到兒子最近的舉止有些不同,沒想到在我心目中的兒子,已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