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大生恥辱

第一回 惡少江龍 上海第二大學的學生社團中心。晚上九點半。 三樓的「野人」酒吧裡,坐著大約幾十個各院系的學生。這裡是學校最受歡迎的酒吧之一,來這裡的學生以一對對的情侶居多,當然也有許多單身的男生來這裡碰運氣。而今天,他們確實飽了眼福。 男生們偷偷摸摸或是大膽的色迷迷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酒吧最裡面的一個角落,那裡坐著兩男兩女。 兩個女孩子是外文系的肖揚和梁婉儀,都是學校裡男生BBS上選出的「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兩人都讀大二,且非常要好。兩個女孩的個頭也差不多,都是1米68左右的高挑身材,有著非常修長迷人的美腿。 梁婉儀今天穿著短裙,白晰勻稱而曲線優美的長腿露在外面,令酒吧裡的男生都情不自禁要多看兩眼。而肖揚則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緊緊包裹著她的長腿和豐滿微翹的屁股。 坐在她們身旁的男孩,一個是現在讀大三的法學院的學生會主席李浩,是肖揚的男朋友(他自然令別的男生妒忌得發狂);另一個是梁婉儀的高中同學,日文系的李柯,同高大英俊的李浩相比,他顯得有點猥瑣。 「你真的答應同江龍比試?」李柯道。 李浩點

Continue reading »

我愛的雙穴霖雪

(一) 我愛的雙穴雪兒   以前看小電影時,我總是幻想有一天能有個美麗人妻投入我的懷抱,卻沒想 到真的有那麼一天。   我在一家本土企業上班,平時不是很忙,由於我的人脈關係,我在公司裡還 做了一個小官,平時對人也很和善,小群體很和諧。   有一天,有個新成員到了我們部,過來向我報導的時候,我正無聊的翻看著 網頁,在某論壇上發帖水經驗。     她看我似乎很忙的樣子,應該是擔心打擾到我這個素未謀面的上司,於是靜 靜地站在那裡,等我發現她的時候,已經是一段時間之後了,其實她不瞭解我, 一般我們部的人來找我都是比較隨意的,我給她介紹了我們部的情況,也讓她不 要拘謹,當這裡是自己家。     奇怪的是,她之前還很高興的樣子,聽到這句話之後,似乎有一些憂傷,我 分配給她一些工作任務之後她就走了,回味她的容貌身材,年輕氣盛的我不禁有 種熱血衝動,完美的身材包裹在標準的白領裝裡面,凹凸有致,臉蛋更是少婦中 的極品,心中不禁有些邪惡的心思在萌發。   之後我在群體活動中特意關注她,瞭解了有關的事情,她確

Continue reading »

女子高生性奴

「噹……噹……噹……」下午四點半台北市某綠衣黑裙著名的女子高中,放學的鐘聲響起,高三女生雷永芬拿起書包,頭也不回衝出教室,她必須在五點半以前回到樹林的家中,如此她才有可能在七點半以前做完家事與複習功課。 七點半以後,她的「爸爸」回來,她的時間就完全屬於她的「爸爸」,她就只是「爸爸」的性奴隸,而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了。 三年前,雷永芬考上人人稱羨的這所女中,她家裡有錢,父親是雷氏企業董事長,然而,在她高三那年的寒假,一次全家出遊,在南部碰上連環大車禍,她的父親、母親、哥哥、弟弟當場死亡,而她頭部撞傷,昏迷不醒,送醫急救,幸運的留存在世界上。 但對永芬來說,這次車禍大難不死,不知是她的幸或不幸。 永芬被送到醫院的時候,頭部撞傷,大量失血,經過醫生急救,幸運的逃離死神,卻在醫院昏迷了一個月,一個月後,永芬醒來了,雖然醒了,但是由於車禍的強烈撞擊,她的腦神經受損,永久失去了記憶,連她自己叫什麼名字,她都不記得了。 在醫院時,是她叔叔雷大德告訴她,她叫雷永芬,她才知道她自己的名字。 永芬在醫院療養了

Continue reading »

神雕別傳

第一部 布局 序章 響雷一個接著一個,山林籠罩在傾盆的大雨中,把漆黑的夜晚弄得更加陰森恐怖。劃過天際的閃電似乎要把夜幕撕裂,顯示著大自然的無窮力量。 在打閃電時,隱約可看到一戶沒有光亮人家座落在深深的山谷里。自從金兵入關以來,許多人都舉家遷到南方避難,這里看來似乎也是一座死宅。 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宅子,分為里屋和外屋,還帶了一個廚房和一個茅廁。宅子前面是比膝高的野草,門前的幾棵大樹在夜色中顯得異常詭異。 宅子的大門和窗戶都死死關著,破舊的燈籠在狂風暴雨中搖曳,隨時會掉下來。門上掛著一面闢邪的銅鏡,蜘蛛網掛滿了整個屋檐。所有的跡象都表明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 然而透過嘩啦啦的大雨聲,從這座死宅里卻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呻吟聲。 莫非有鬼?今天正好是七月十四,中國人的鬼節!聽說很多孤魂野鬼都喜歡在大雨傾盆的夜里出沒。 借著閃電的光亮看看宅子的里屋,你肯定會大驚失色。原來里邊和屋外的淒涼完全不同,而是布置得相當華麗,不但有各種乾淨的家具,還有一張不錯的床。床上當然沒有鬼,是人,而且是一絲不掛的一男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熟母被人幹

  我叫小翔,今年17歲。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著普通的髮型,穿著普通的衣服,過著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們這個小縣城裡讀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媽媽,吃到媽媽親手做的飯菜。   我的媽媽叫王美霞,是縣城裡一所初中的語文教師,雖然我們的家庭條件並不好,但媽媽對自己的儀容卻相當在意,衣櫃裡總是會留著兩套正裝,一套是冬季穿的西服,一套是夏季穿的OL裝,夏季當然不可缺的就是絲襪了,在媽媽的床頭櫃裡總是會放著幾雙或者未開封的或者洗乾淨的肉色或黑色絲襪,媽媽從來不讓我接觸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媽媽的床頭櫃就是我的禁地。   我們縣城一共有兩所初中,就是所謂的一中和二中,而由於家中沒有靠山,所以媽媽只能到二中任教了。和所有的二流初中一樣,二中可以稱得上是惡魔聚居地,那些家中有權有勢,而子女卻又相當的不爭氣的家庭,父母為了不讓兒女背上文盲的稱呼,都會花大筆的錢讓自己的子女來這裡。   媽媽曾經親口告訴我,這裡的學生平均每個月都要2000多的零花錢,天啊, 這需要我的爸媽辛苦一個月才能賺到。我很慶幸我

Continue reading »

我愛嬌妻被人幹

我和小蘭結婚後就搬去住新房。香港供樓買房不是那麼容易,這新房還是爸爸借了些錢給我付了首期,再借一些給我裝修得漂漂亮亮。我們結婚後半年,我媽媽打電話給我,說要爸爸要來住幾天,因為那舊房想要裝修一下,爸爸忍不住那噪音。 「哎,親愛的老婆,我爸爸要來住幾天。」我用商量的口吻對我這個美麗可人的妻子小蘭說。小蘭雖然心中不太樂意,她也明白我這爸爸幫我不少忙,才能讓我們順利地成家立室。在我們同意下,我爸爸就搬來住了。 但我爸爸搬來之後,我們夫妻的生活步調整個都亂了,尤其是夫妻間的親蜜行為更是無法像以前那般的快活與盡興。小蘭當然也不討厭這個公公,只是因為兩人生活過慣了,多了一個人就是不太習慣。 我爸爸一早就出門晨運,小蘭起床為我準備早餐時也就不避諱的只套件寬大的睡裙,裡面就只有穿著件小內褲。V字型的領口使她那驕人的雙乳露了一些出來,加上她走路時胸部的起伏不定,使我下體的小弟弟也早起,肅然起敬。 我匆匆地吃完早餐說:「小蘭,今晚我又要遲回來了,這一陣子公司的事很多。」說完就離開了家,留下我愛妻在門口嘟長嘴

Continue reading »

在別人家裏,玩別人老婆,真爽!

此良家35歲,158高,身體勻稱,五官精緻,外形可以打80分,更關鍵的是功夫好。別看他外表斯斯文文,打扮的樸素、傳統,脫了衣服後相當放的開,叫床聲一浪高過一浪。 兄弟是在一個交友網站上看到她的資料後,加她QQ的。當時兄弟28歲,沒女朋友,又不怎麼招妓(怕不幹淨),找個良家作性伴侶一直是兄弟的夢想。看了她的資料後,心想一個35歲、女兒都已7歲的女人還熱衷交友,憑感覺有戲,便加了她的QQ。 果不出所料,該女子丈夫長期在外做生意,一年中隻有幾天時間陪她,性饑渴的塌糊塗。 基本摸清了她的家庭情況和內心想法後,兄弟便循序漸進的把話題往性方面引導(方法狼友們多有敘述,就不重複了),然後又通了幾次電話,終于消除了她的戒備心理,勾起她的欲望。 那天,按照事先的約定,我到她所在的城市的一家賓館開了個房間(我和她的城市之間相距兩個小時車程),隨後打電話給告訴她已經到賓館了。不多久,她來到賓館,一開門,兄弟心裏忍不住一陣驚喜,眼前的這位少婦身材勻稱、五官精緻,盡管眼角已有些許魚紋,卻讓她多了一股家庭主婦的味道

Continue reading »

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

王政是和我一個單位的同事,自從上次兩人碰巧在同一家髮廊巧遇後,便開始一同鬼混。昨天上午他神秘的跟我說,週末晚上,有個他認識的少婦發春,已經說好了,晚上等他男人出去出差後,就可以上。一聽這麼好的事,原本當然不能放過,可惜週末我正好也要出差,便推辭了。但還是好奇的問道是哪家的少婦,這麼風騷。王政得意的開始扯了起來,說這個少婦那叫一個風騷啊!胃口也大的很,可惜她男人不中用,上個月,在一個咖啡館搭訕上手後,當晚就去開了房。 一聽我來勁了,恨不得推掉工作上去嘗個鮮。但最後問道那少婦的地址的時候,我驚呆了!居然是我家的地址,因為王政沒來過我家所以不知道。難道他說的風騷少婦就是我的老婆?那我不就成了那個不中用的男人了?我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可王政的描述,讓我簡直難以置信,他嘴裡描述出來的少婦和我老婆許琳一模一樣,一米60的個子,豐滿挺拔的胸部,雪白的肌膚還有那披肩微卷長髮。 「那娘們的胸部軟的很,特別那兩個乳頭,是暗黑色的,脫光了往床上一扔,那飽滿的乳頭讓人看了特別來勁。下面的毛也多的離譜,我玩過那麼

Continue reading »

拯救被凌辱的班花

忘了是哪一天的晚上,當時已經十點多了我並沒有回到家,而只能孤獨的面對著SEM,打著一片又一片的X-ray。 都是該死的老師,期末考試突然改成報告,平常沒數據的我,根本沒資料上 台,只好趕緊做實驗,希望能趕出一點東西哀。教授學長今天都回家了,留下我 一個人在這裡,所幸大多數的時間並不用等在X-ray室裡面,還可以用電腦 上網,不然等著一片要一個多鐘頭的X-ray真是會瘋掉。 正當我上著風月尋找新色文時,外面傳來一些聲響,我心想:「這麼晚了,研究大樓的門也關了,是誰會在這裡啊?」 基於好奇心,我走出實驗室,尋找聲音的來源,當我走到另一間實驗室時,裡面傳來一陣聲響。 這時我就發覺有點怪異,因為照理說今天只有我申請留校,基本上這整棟大樓應該只有我才對,於是很好奇的敲了敲門,問:「請問裡面是哪位?」 裡面並沒有人直接回答,而是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慌張聲音,似乎在收拾些什麼,我又敲了敲門:「裡面還好嗎?」 「嗯……恩……沒事,我……我出去了。」說完,門打開來,一位研究生從裡面衝出來,神色道是滿慌張

Continue reading »

老孫與儿媳婦

老孫其實不老,今年才五十,是湖南省某廳副廳長。 人們叫他老孫,主要是因為孫悟空經常自稱老孫的緣故——起初只是几個牌友叫,漸漸的身邊的人都開始叫他老孫。 然而此老孫非彼老孫,一米七五的個,身材魁梧,任何人都不會把兩者對比起來。 閑話少說:在菜市場最外面是一溜擺地攤的小販,其中有一個叫王婆的,孫老經常去她那里買。 主要是王婆的菜精致,而且經常有一些新花樣。 今天老孫頭就看中了一樣菜——枝子花(或者叫黃枝子花)。 青色的枝子花用清水泡著,盛在一個大缽子里,只看得老孫頭食欲大興。 (注:黃枝子是一味中藥材,有清熱、去毒的功效,其花用開水燙一下,和些青辣椒,用清油一溜,特好吃……我就最喜歡吃這個菜)老孫,今天要買點什麼菜?王婆看見老主顧來了,臉上堆起笑招呼著。 王婆,來半斤……老孫頭點了點盛枝子花的缽子,……多少錢?王婆一邊從一個破籃子里面翻塑料袋,一邊說道:這東西金貴,要10塊一斤呢,又趕時節,你要是喜歡吃,就多買一些,自己家里用清水泡著,可以留几天得。 老孫聽了,就抽出十塊錢來:那就來一斤。

Continue reading »
1 107 108 109 110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