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姐姐 (1-6)

 第一章、偷窺姐姐   張明和秦萌萌是是從小玩的到大的玩伴,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青梅竹馬。不管 是小學、中學乃至高中他們都是在一起讀書學習的。   同時也因為他們自小住在一個小區的緣故,因此也常有彼此間的往來,偶爾 串串門什麼的是家產便飯的事。而對於張明的來講,能夠天天窩在秦萌萌家裡, 一步也不想離開,那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當然這絕不是僅僅因為他那個漂亮可 愛的青梅竹馬秦萌萌,而是因為秦萌萌的姐姐秦清。   記得在張明還很小的時候,他總是被鄰居家的小孩欺負,不過秦清卻能出面 保護他,也只是因為這件事在還是小孩的張明心中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甚至說 有一種朦朧的依賴感。   在很小時候張明就像跟屁蟲一樣和秦萌萌兩人跟在秦清後面玩,什麼扮家家 的也是常玩的,不過後來因為讀書的關係,張明與秦清見面的時間也就非常少了。   張明依稀記得他剛上初中那會,秦清已經在上大學了,因為秦清上的是外省 的某重點大學,因此想見這個心目中的姐姐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她基本沒怎 麼回來。秦清兩年間只回來了兩次。   張

Continue reading »

淫亂的肉體診療_裸體泡湯還手淫騷女被強姦的後篇

肉體診療的開端 我不安的打量著這間『疑難』診所,不知老牛醫生又想打甚麼主意,‧自從那日在山林中被他姦淫之後,相安無事多日,我終淤把忐忑的心放下,哪知他竟然又打電話給我,要我過來診所一趟,說有重要的東西要給我看‧ 『你來了』穿著白袍的老牛,像是跟老朋友打招呼一樣自然‧ 『你找我甚麼事?到底有甚麼東西要給我看?』我急躁的問,心中的不安不斷擴大‧ 『坐下,別急』老牛拉下診間大門,慢條斯理的坐在電腦桌前‧ 我有部『裸女泡湯竟浪得用石頭男莖插入騷穴』的影片,想跟你一起好好欣賞?』 『裸女泡湯?…』螢幕上放映的那不是……不是那日我在山上手淫的…… 『你……你。…你這個小人……你強姦我就算了……還把牠錄製起來‧』我氣憤得從椅子上彈跳起來‧ 『別急,別急,那日我本來只是要拍一些藥草,這純屬意外!意外!』老牛的手輕壓我的肩,力道雖輕卻充滿壓迫!『 女主角很浪對吧?不過這種又美又浪的女人可是很難找的,對了妳老公喜不喜歡這一類的影片呢?要是喜歡的話,身為男人我可是很願意跟他分享的呢!』 『你到底有甚麼目的?』

Continue reading »

性、友情和愛情——懷念我的摯友和摯愛 

                      (一) ***********************************  我已經結婚七年。雖然和夫人之間的感情很好,但夫妻之間的激情已淡,盡管還沒有退化到要換妻的程度,但平淡的生活確實讓人想起許多曾經的瘋狂。   父母賦於我優秀的外表,因此生命中我並不缺少女人,即使現在也是。但在這些女人之中,小雪是特殊的一個。   認識她的時候,我二十二歲,她二十一歲,都還在讀大學。她的第一次給了我,那是1991年的事了。儘管我那時已有了女友,但她仍然默默地愛了我許多年,直到後來因為一件突發的事情,使她永遠離開了我。也許離開是正確的,因為如今我已經成年,對於愛情的觀念,我相信我和她都在轉變。但回想起來,這份愛裡面,有愧疚,有感激,也有遺憾。   寫下我這一段真實經歷的動機,卻不是因為小雪,而是因為我生命中最好的男友,這個我稱之為小林的男子。雖然我和小林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但因為我的一次過失,使我至今無法面對他。一年多來我一直拒絕和小林聯繫,雖然過失在我,

Continue reading »

失衡的天平

雪花又飄了下來。 又是一年了,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區別,只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 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髮,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蘇軾的那句「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唯有淚千行。」 這是他的妻子茹的長眠之地。吉望著那已被雪蓋住的那個妻子的所在,腦中想的是她的笑語歡聲,不由得放聲痛哭:「茹啊……我對不起你,我是真的愛你啊……」 床上。 一對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著。男人氣喘吁吁,女人鶯語連連。 但見男人雙手瘋狂地揉捏著女人的乳房,下身閃著光的陰莖在女人的小洞內來回穿梭,帶著女人的那兩片陰唇時進時出,還有點點淫液撒在床上。 這個男人正是吉,這個女人是亦,他是吉的情人。 結婚三年了,吉已經漸漸地對妻子茹身體的感覺淡了,雖然他對妻子的愛沒有少了一絲一毫。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麼自然。 那是一個宴會。經朋

Continue reading »

淫亂的情人

窗外的雨始終沒有停下來,我獨自在房中沉思,她的倩影令我沒法忘記。尤其是她的兩片薄薄的嘴唇最吸引我,誘惑得我很想吻她,緊緊地擁吻她。 當然,她的其他方面也是十分配合,晶靈的雙眼,長長的眼睫毛,襯在嬌俏的臉上也是使人迷惑。還有那模特兒般的身段,胸前非常偉大,纖腰輕盈可握,比起許多明星小姐還要漂亮動人。 最令人迷心就是她的談吐,溫文、高貴,是我所見的女孩子中最完美的。可惜,我並不能追求她,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俊彥的未婚妻小姿。 我和俊彥是由小玩到大的死黨,我們一向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知己,但是我竟然迷戀起他的女人,自己也覺得實在有點兒過份了。但是,由第一次遇到小姿,我就知道自己情不自禁地暗戀她,我恐怕自己控制不往內心的衝動,唯有盡量徊避,以免做出錯事而對不起俊彥。 其實,我自問條件不差,也有堅定愛我的女朋友,但是,男人就是如此,老婆永遠是人家的好。正當我想得入神之際,門聲忽然作響,我有點奇怪,這麼晚了,是誰呢? 打開門一看,原來竟是我的女友玉芬。 「玉芬,這麼大雨,你來做什麼呢?」我問。 「阿

Continue reading »

情撼半生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   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滿屋沉沉,房裡的角上桌下,還帶些昨夜的黑影在流動著,隴隴透著房間裡終年桑榆晚景的悽惻。   剛剛的夢仍清晰可辨,在夢中,小雪冷冷的側身端坐於亭台看著外面瀝瀝的雨,然後回頭看著我,面容滿是憂惻苦澀。   我搖搖頭平復思緒,起床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飄雪,遠景濛濛,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飄來沾上我的嘴邊,在唇間溫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來,在我唇上輕輕地吻著。   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過的仍在滴著血的回憶,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情.撼.半.生                 第一部              

Continue reading »

立雯奇遇記

個性開放的立雯在山中迷路,又逢暴風雨,所幸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棟農舍,於是便前往躲雨。 “老伯,我能在您這兒打擾一晚嗎?明早雨一停我就走。"立雯向正在農舍裡翻著稻草的老人懇求著。 老人抬起了頭,瞇著眼上下打量著立雯答道:"我這兒十幾年沒人上來了,方圓十里可只住著我和我那兩個不懂世事的傻小子,小姑娘難得來這兒,也算是有緣了,不過…." 老人歇了口氣接著又說:"這草茅唯一能睡人也只有屋裡的這張床,我們爺三兒躺下也是胳臂挨著胳臂,今晚風雨大,老頭我得到屋邊牛舍去守著我那幾條耕牛,小姑娘就委屈和我那兩個傻小子擠一擠了"。 聽到這兒,就連向來生冷不忌的立雯也不禁皺起了眉頭,老人自然也看出立雯的不悅忙道:"小姑娘,妳放心,我這兩個小子,從小生長於山中,男女床第間事絲毫不懂,對於小姑娘妳的清白當然無損" 立雯聽了老人的一番解釋,也就釋懷,於是向老人福身說道:"那就麻煩老伯了" 老人帶著立雯走入屋內後道:"鄉下人睡的早,這兩個小子已經睡了,小姑娘自己挪地方睡,老頭我有農事要忙,不多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夢中情人

今天故事的主角是我一位同事的老婆紅姑,這是我給她起的名字,因為她實在太像鍾楚紅了!我叫阿偉在北方一座城市的電力局工作,體育大學畢業的我本來在一所學校當體育老師,後來特招到電力局上班在工會工作,經常代表單位出去比賽,紅姑的老公阿軍也是我們球隊的一員,他是中鋒,我是控衛,單位很重視球隊,沒有比賽的時候也天天訓練,所以隊員之間關係不錯,雖然我才來不久,但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為了歡迎我的到來,全隊輪番做東請客,我來到新單位一個月以後,輪到阿軍做東了,那天大家喝得非常開心,一下沒有把握住喝大發了,超出了阿軍的預算,他錢不夠,又不好意思說就悄悄給他老婆打電話送錢過來。 就這樣我第一次見到了她,當時我已經喝得迷迷糊糊,一抬頭髮現飯桌前多了一位美女,穿著一紅色套裙,咦!怎麼鍾楚紅來了,阿軍見我望著她就趕快介紹:這是我老婆……後面說的什麼我都沒聽清,一聽說是別人的老婆我當時腦袋就嗡得一下大了,紅姑可是我一直的夢中情人,好容易站我面前了居然有人說是他老婆! 可以說第一次見到她,我就被她深深的迷住了,由於

Continue reading »

他的妻子是妓女

兄弟,記住,出了門千萬別回頭,咱們這兒有這講究……六哥,這幾年承蒙…… 行了,是兄弟就別說那話……保重啊六哥! 六哥是監獄裡的紅頭,進來8年了。當年因看不慣當地一個橫行霸道的市容干部,一氣之下把他給殺了,因為附近給求情的人太多,死刑改了無期,牢裡的犯人都佩服他,也怕他,慢慢的他成了老大。剛出來的那個叫吳天明,三年前因為替朋友出氣,拿刀砍了當地一個無賴。判了三年。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六哥因佩服吳天明的義氣,在牢裡很罩著他,因此吳天明在牢裡沒受什麼苦。 天明……天明……吳天明聽到有人叫他,他茫然的四處看著,強烈的陽光讓他睜不開眼睛。這兒,天明…… 很遠的地方,一個大樹背後,走出一個和吳天明看起來差不多年齡的小伙子。吳天明認出來了,他是黨建國,比他大一歲,是他最好的朋友。三年前,因為當地一個無賴總欺負黨建國,吳天明替他出氣,砍了那無賴幾刀。能來接他出獄的也許只有黨建國了。吳天明是個孤兒,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誰,他入獄後養父母也失去了消息,剛剛出獄的他什麼也沒有………… 天明,知道你今天出來,我等

Continue reading »

姑媽的白虎穴

    19歲那年高中畢業後我考取了一所大學學物理,生在鄉村長在鄉村的我終於來到了省城的這所高校。在這座城市裡有我的爺爺的兄弟,因排行第七,我稱他為七爺。七爺一向對我不錯,雖然以前因為在鄉村的緣故我很少跟住在城裡的七爺打交道,但七爺知道我念書刻苦,成績一向很好,所以對我特別鍾愛,時不時還寄些錢給我買文具等學習用品。上大學後,我就常常在週末到七爺那裡去玩。   七爺膝下僅有一女,也就是我的姑媽,她是一家醫院的護士,對於這位姑媽,我除了能從外貌上描述外,其他方面知之甚少。姑媽大約40歲左右,由於生活條件優越,所以保養得好,仍然風韻尤存,面容嬌好,前兩年因為夫妻感情不和離了婚,據說是因為姑父有外遇。   離婚後的姑媽有一個愛好就是打麻將,所以週末我到七爺這裡來玩的時候,她不是到外面打麻將去了,就是糾集幾個麻友在七爺家打。與她一同打麻將的總是那麼幾個人,街坊或同事。其中有一個街坊是跟姑媽關係比較好的,我常常能碰到她。她姓楊,我叫她楊姨。   楊姨的丈夫前年因癌症去世了,她現在跟母親和女兒住在一起

Continue reading »
1 107 108 109